Quantcast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北大吴谢宇弑母案】头顶烈日,站在黑暗中?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元旦过后他悄然离世!毕生心血化作一颗糖丸,拯救了万千中国儿童!

最爱大北京

2019年1月2日

元旦后的第一天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


刚刚获悉

我国著名医学科学家、病毒学专家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原院校长

一级教授顾方舟同志

因病医治无效

于2019年1月2日3时35分

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



对于许多人而言

顾方舟可能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但其实

他的贡献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

从某种角度来说

全中国的所有孩子都被他拯救!

换言之,只要你是在中国正常长大

就一定要感谢他的贡献!



为何?小北问你

你小时候有没有吃过糖丸疫苗

相信我们每个人都吃过吧

是的,没有人不知道“糖丸”

它在很多人的记忆里

可是“最美味”的东西



记忆中的小时候

“糖丸”都是在打针之后吃的

很甜很好吃

那时候,小朋友们都以为

它是打针不哭的奖励呢

但其实,它不是糖果,而是一种疫苗

用于预防脊髓灰质炎



脊髓灰质炎,简称“脊灰”

亦俗称“小儿麻痹症”

是一种严重危害健康的传染病

也是世界卫生组织继天花之后

第二个计划要消灭的传染病


20世纪50年代

这种疾病在国内流行很厉害

它可能会引起轻重不等的瘫痪

且多发于7岁以下的儿童

大多数患儿可能因此手不能动了

也有些可能不会走路了

最严重的是没办法自主呼吸

且一旦得病就无法治愈



而为了消灭“脊灰”这一可怕的

儿童急性病毒传染病

顾先生奉献了自己毕生的精力

上世纪60年代初

他牵头研制成功液体和糖丸两种活疫苗

自1964年“脊灰”糖丸疫苗全国推广以来

“脊灰”的年平均发病率

从1949年的十万分之4.06

下降到1993年的十万分之0.046

使数十万儿童免于致残


这一研究成果是对医学的巨大贡献

也是对国家、对人民的贡献

甚至是对整个人类健康的贡献

所以,为了感谢他让我们健康长大

顾方舟,这个名字

在此之后,请让我们铭记!



弃医投身公共卫生事业,只为让更多人受益

1926年,顾方舟于宁波出生

他的童年生活算不上幸福

或许用“不幸”来形容更为贴切些

4岁时,他的父亲便去世了

为了养家糊口

顾方舟的母亲辞去了教师职业

只身赴杭州学习刚刚兴起的现代助产技术

后来又拖家带口移居天津

在英租界挂牌营业成为助产士



那个时候,租界里的日子是很艰难的

地痞滋事、流氓敲诈

警察还借保护之名行勒索之实

一次警察来勒索,恰巧被顾方舟看见

警察走后,看着顾方舟恐惧和愤怒的目光

母亲叹了口气,对他说:

“儿子,你要好好读书,要争气

长大了,你要当医生

当了医生,我们就不用求别人了

都是别人求你救治。”



在那个国无国格、民如丧家土狗的年代

哪有职业能真的扬眉吐气?

但在十多岁的顾方舟听来

“不用求别人”这句话,却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于是,一颗从医的种子

在顾方舟的心中,就此埋下



1944年,顾方舟便以优异的成绩

考取了北京大学医学院医学系

本以为带着母亲的心愿

再加上这是自己年少时的个人志向

顾方舟会在从医之路上一路走下去


但令人跌破眼镜的是

在毕业前夕,一向为同侪视为有一双巧手的

“外科医生好料子”的顾方舟

却在人生道路上来了一次急转弯


他放弃了当一名医生

而是选择进行病毒研究,投身公共卫生事业

这看似只是临时起意的冲动之举

其实却是顾方舟深思熟虑后的慎重选择

更是信念日渐坚定的人生决定



究其根源,主要是因为

他成长于民族危亡的战乱年代

目睹了老百姓因为工作环境恶劣、医疗条件差

而遭受病痛的折磨甚至死亡

作为一个热血男儿

他无法独善其身,安静地学习


当时,中国的公共卫生事业才刚刚起步

国人对公共卫生很陌生:

厕所沿街沿河而建,粪便尿溺时常满溢

河水拥有饮用、洗衣、除垢、排污等多重用途

水井与厕所比肩而设

平时村落就垃圾遍地、臭气熏天……

卫生环境的恶劣直接导致疾病的流行

死亡率之高令人咋舌



于是,常怀国之忧的顾方舟逐渐认识到

如果人民不幸

生活在肮脏污泞、疾病肆虐的环境中

作为国人中的一员

能满足于作为医生体面,安心工作吗?

很显然,顾方舟无法置身事外

因为,他早已把自己和国家的命运融为一体了


他曾说过:

“当医生一年只能救有限的病人

我们国家这么苦

正缺少公共卫生行业人员

我做这个,一年能拯救成千上万的人呢”


所以,为了能让千百万人受益

顾方舟毅然决然地选择了

弃医投身于公共卫生事业



毕业后,他来到了大连卫生研究所

从事痢疾的研究工作

朝鲜战争爆发后

顾方舟又被派往战场,治疗患了痢疾的战士

1951年,在战场后方的顾方舟被召回大连

作为中国第一批留学苏联的学生

被派往苏联医学科学院病毒研究所学习



凭着一股韧劲,在苏联

顾方舟克服了语言不通、水土不服

思念家乡和亲人的种种不适应

终于在1955年夏天

以优异论文《日本脑炎的发病机理和免疫机理》

取得了苏联医学科学院副博士学位

结束了在苏联的学习

回到了朝思暮想的祖国


而就在他回国的时候

中国亦发生了一件堪称惊天动地的大事



攻克脊灰,中国要走活疫苗技术路线

1955年,一种可怕的疾病

在江苏南通大规模爆发

全市1680人突然瘫痪

大多为儿童,466人死亡

随后迅速蔓延

青岛、上海、济宁、南宁……

一时间,全国多处暴发疫情

国人陷入一片恐慌之中



感染疾病后的孩子是非常凄惨的

他们基本上都无法正常行走和动弹

而且,这种疾病更可怕之处在于

起初病症根本不明显

一开始就是感冒咳嗽等小情况

但是可能一夜间,腿脚手臂就不能动了


而随着病情的发展

其关节会异常肿大,四肢严重变形扭曲

最终变成残疾人,或是终生瘫痪

这对每个家庭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患儿痛苦万分,家长心碎不已

而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正是前文提到的脊髓灰质炎

简称“脊灰”,亦俗称“小儿麻痹症”

那个时候

“脊灰”就如洪水猛兽般,人人闻之色变


为了预防和控制病情

1957年,31岁的病毒学家顾方舟临危受命

开始了“脊灰”的研究工作

他调查了国内几个地区

脊髓灰白质炎患者的粪便标本

从北京、上海、天津、青岛等

十二处患者的粪便中

分离出脊髓灰质炎病毒并成功定型

并发表了《上海市脊髓灰质炎病毒的分离与定型》


这项研究,是我国首次用

猴肾组织培养技术分离出病毒

并用病原学和血清学的方法

证明了I型为主的脊灰流行

以此研究为标志

顾方舟打响了攻克脊灰的第一战



1959年,卫生部决定派顾方舟等人

到苏联考察脊灰疫苗的生产工艺

当时,美国和苏联均研制出了脊灰疫苗

疫苗分为活疫苗和死疫苗两种

死疫苗安全、低效、昂贵

活疫苗便宜、高效但安全性仍有疑问

那么,我国到底更适合哪一种呢

没有人能够解答


若决定用死疫苗

虽可以直接投入生产使用,但国内无力生产

若决定用活疫苗

成本只有死疫苗的千分之一

但得回国做有效性和安全性的研究

顾方舟判断

根据我国国情,只能走活疫苗路线

于是,他立刻向国内写信汇报在苏联的考察情况

并加上了自己的判断:

我国不能走死疫苗技术路线

要走活疫苗技术路线



不久,卫生部采纳了顾方舟的建议

1959年12月,经卫生部批准

中国医学科学院

与在北京卫生部生物制品研究所协商

成立脊灰活疫苗研究协作组

顾方舟担任了组长

进行脊髓灰质炎疫苗的研究工作

后来,事实证明

顾方舟当时的判断是对的



疫苗研发坎坷,以身试药,守护幼儿

事实上,早在1958年

卫生部派顾方舟

去苏联考察死疫苗的生产情况前

政府就考虑到了疫苗的生产问题

由于活疫苗实验需要有供实验用的猴子

而云南有一个猿猴基地

所以,1959年1月

将卫生部批准正在云南筹建的

猿猴实验站改名为医学生物学研究所

以此作为我国脊灰疫苗生产基地


当然,这只是解决了疫苗研发路上的

其中一个难题

当时我国刚经过内战耗竭,百废待兴

所以,在生产基地的建设上

还面临着设计资料少、交通运输困难

物资紧缺

苏联撤走所有援华专家等等困难



顾方舟后来曾说:

“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儿

就说:‘行!虽然有困难

但是能够克服的,一定努力干!’”


九个月后,有19幢楼房

面积达13700平方米的

疫苗生产基地,终于建成了


听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难处

但是,你很难想象

一个科学家的实验室

竟是从昆明的一个山洞开始挖的

而且还是顾方舟自己带人每天挖的



你也很难想象

建房子、平整地基等这些事儿

也都是顾方舟自己亲自上阵

那个地方,没有房子,住都没地方住

吃也吃不饱……

可以想象,条件是多么地艰苦

但顾方舟却坚持了下来,着实让人佩服


1959年,顾方舟(前排右一)在昆明与职工创建生物医学研究所,正在建设工地平整地基。


不止是建设实验室时亲自动手

在研制脊灰疫苗的每一项工作中

顾方舟也都是亲力亲为

没有任何的现代化设备,万事全靠双手

为了能尽快拯救孩子

顾方舟拼了命的工作

因为,他无法接受再有孩子遭受不幸



本以为研制出疫苗已是克服了重重困难

但更大的难关,还在后头

疫苗在动物身上试验成功

算不上是真正的成功

因为,还有临床试验阶段

需要确定该疫苗对人体的安全性


也许,在那个年代

每个人都有奋不顾身,舍生取义的精神

至少,在顾方舟身上

小北感受到了无畏的奉献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

顾方舟和同事们决定自己先试用疫苗

冒着瘫痪的危险

顾方舟喝下了一小瓶疫苗溶液

万幸,一周过去后

顾方舟的生命体征平稳,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然而此时,顾方舟的眉头却锁得更紧了

因为他面临着一个他一直担忧的问题:

成人本身大多就对脊灰病毒有免疫力

必须证明这疫苗对小孩也安全才行

那么,找谁的孩子试验呢?

又有谁愿意把孩子留给他做试验呢?


望着已经进展至此的科研

顾方舟咬了咬牙,毅然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拿自己刚满月的儿子做试验!

于是乎,顾方舟瞒着妻子

给自己年幼的儿子服用了

刚刚研发出来的脊灰活疫苗

独自承担着丧子妻离的风险


在顾方舟的感召下

同事们也纷纷给自己的孩子服用了疫苗

这些初为人父母的年轻人

用一种看似残酷的执着

表达着对国家、对人民、对科学的爱

这是科学史上值得记载的壮举

也是新中国成立后的辉煌史诗中

浓墨重彩的一笔



测试期慢慢过去了

面对着孩子们一张张依然灿烂的笑脸

顾方舟和同事们喜极而泣、相拥庆祝:

疫苗是安全的!

努力没白费,疫苗是安全的!

终于,顾方舟的梦想实现了

试验圆满成功

表明这种疫苗可以投入生产、给全国儿童服用了



打响脊灰歼灭战:糖丸疫苗问世

试生产成功后

全国正式打响了脊灰歼灭战

1960年12月,首批500万人份疫苗生产成功

在全国十一个城市推广开来

很快,投放疫苗的城市,流行高峰纷纷削减


不过,面对日益好转的疫情

顾方舟却并没有大意

他敏锐地意识到

为了防止疫苗失去活性,需要冷藏保存

这就给中小城市、农村和偏远地区的

疫苗覆盖增加了很大难度

另一方面,疫苗是液体的

装在试剂瓶中运输起来很不方便

此外,服用时也有问题

家长们需要将疫苗滴在馒头上

稍有不慎,就会浪费,小孩还不愿意吃



怎样才能制造出方便运输

又让小孩爱吃的疫苗呢?

顾方舟突然想到

为什么不能把疫苗做成糖丸呢?

经过一年多的研究测试

顾方舟等人终于成功研制出了糖丸疫苗

并通过了科学的检验

很快,闻名于世的脊灰糖丸疫苗问世了



除了好吃,运输方便外

糖丸疫苗还是液体疫苗的升级版:

在保存了活疫苗病毒效力的前提下

延长了保存期


就是这些发明,使得糖丸疫苗迅速扑向

祖国的每一个角落

1965年,全国农村逐步推广疫苗,

从此脊髓灰质炎发病率明显下降

1978年我国开始实行计划免疫,

病例数继续呈波浪形下降



此后顾方舟继续从事着脊髓灰质炎的研究

1981年起,他从“脊灰”病毒

单克隆抗体杂交瘤技术入手研究

1982年,研制成功“脊灰”单克隆抗体试剂盒

在“脊灰”病毒

单克隆抗体杂交瘤技术上取得成功

并建立起三个血清型、一整套 “脊灰”单抗


1986年11月,顾方舟(右三)访问列宁格勒全苏外科研究院,并向主人介绍代表团中国专家。


1990年, 全国消灭脊髓灰质炎规划开始实施

此后几年病例数逐年快速下降

自1994年9月在湖北襄阳县

发生最后一例患者后

至今没有发现由本土野病毒引起的

脊髓灰质炎病例


2000年,“中国消灭脊髓灰质炎证实报告签字仪式”

在卫生部举行

时年已经74岁的顾方舟作为代表

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同年10月,经官方证实

中国本土“脊灰”野病毒的传播已被阻断

我国终于成为无脊灰国家



这一场消灭脊髓灰质炎的战役

最后以胜利告终,而如此喜人的结果

却是顾老用毕生的付出换来的

从正当盛年到年逾古稀

这位中国的“脊髓灰质炎疫苗之父”

将毕生精力都投入到了

“脊灰”疫苗的研制和推广之中

像一个战士一样,在医学的战场上执剑而立

为中国公共卫生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


2012年,在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科技大会上,顾方舟(右二)获终身成就奖。


2016年,糖丸完成了历史使命

被新疫苗取代,退出了历史舞台

如今,顾老先生亦载誉而去

但他用无私奉献

换取的无数中国孩子的快乐和健康

终将会被我们永远铭记


最后

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个特殊的日子

2019年1月2日

也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位伟大的科学家

顾方舟老先生


糖丸爷爷,一路走好!



整理/安筱七

内容参考来源:光明日报(作者:田雅婷)、人民日报(作者:范瑞婷)、中国科学报(作者:徐源)、北京日报 IDBeijing_Daily


大家都在看

▶️今天小寒节气,最冷的日子开始了!冷啊啊啊啊啊啊啊


▶️又少一家!这次是虎坊桥大名鼎鼎的…北京人的最爱啊


▶️苦等15年!马凯餐厅回来了!北京人难忘的回忆啊


    Read more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