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高级红!!!祝贺步长制药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

数据告诉你,谁将为美国25%的关税买单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磁器口!消失20年,即将归来……

最爱大北京

对于“红学”爱好者而言,曹雪芹先生在京城的几处故居一定是如数家珍吧?通州张家湾,香山黄叶村,后海大翔凤胡同,以及两广路磁器口路口东北角“蒜市口十七间半”房子。



日前,“蒜市口十七间半”曹雪芹故居复建工程已正式启动,到2020年3月,一幢原汁原味的清式三进四合院将落成。



蒜市口曹雪芹故居

消失20载  十七间半再现


1982年,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保存的清代内务府档案中,相关专家发现了一件雍正七年(1729)的“刑部移会”,其中载明:江宁织造隋赫德曾将抄没曹家的“京城崇文门外蒜市口地方房十七间半、家仆三对,给予曹寅之妻孀妇度命。”



至此,“蒜市口十七间半”房,成为了曹雪芹在京唯一有史可考的故居,根据推测,这里也应该是曹雪芹最初构思《红楼梦》、完成初稿的地方,毕竟原著中屡次出现的兴隆街便在不远处。


少年曹寅


1999年,因两广路的修建,“蒜市口十七间半”曹雪芹故居被拆除,从那一刻起,社会各界对其要求复建的呼声就不绝如缕。



整整20年过去了,如今,故居复建终于破土动工,也算是新春伊始,京城一大文化佳音。


据项目建设方介绍,复建的“十七间半”是根据拆除时留下的照片,并参考了同时期文献照片以及红学专家的建议,将原汁原味复制这“十七间半”房屋在清末时的形制。


院落占地790平方米,三进房屋,建筑面积约440平方米。复建将采用文物复建的模式,房顶依旧采用木结构框架,从工艺和原材料都使用清末形制,建设过程中也将尽量使用当时拆除的老物件。



按照计划,曹雪芹故居“十七间半”将于明年3月底完工,院落前部还将配套建设一个约200平方米的绿地,成为中心城区一个新的文化地标。


复建后曹雪芹故居,并非是一处旅游景点,而将是保护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延续城市历史文脉,保护好前人留下的文化遗产。



曹雪芹故居要恢复是好事,可这地界儿又是蒜市口的,又是磁器口的,到底怎么论啊?



磁器口or蒜市口

傻傻分不清楚


老崇文人应该都知道,当年23路公交水道子站的下一站就叫蒜市口,可同样的站点,而106路和其它公交线路的车站就叫磁器口,这是咋回事呢?



在历史上,崇文区有条文明河,从前门外的鲜鱼口起,往东,经草厂(一至十条)、南北芦草园、三里河、金鱼池、水道子、河泊厂(东、西、南、北、中巷)、磁器口、蒜市口、榄杆市、三转桥、大石桥、广渠门流入通惠河。



由此可知,在历史上,磁器口在西,蒜市口在东。而在1965年蒜市口大街和榄杆市大街、大石桥大街合并为广渠门内大街。



而曹雪芹故居恰巧就在蒜市口的区域内,也真是应该感谢这位大文豪,让今天的年轻人还知道早年间的京城,还有蒜市口这么个地名,虽然其如今已消失于历史的车轮之下。



前文说过,文明河几乎贯穿整个老崇文区,外加崇文门(元代的文明门)是元大都东南部进城的唯一通道,河道的运输,城门的开启,便铸就了这一带的经济繁荣。



当时许多人在城外摆摊叫卖,其中以经营大蒜的居多,于是被称为蒜市。


明朝嘉靖年间修建北京外城后,这一带就成了城里,从万历至崇祯年间及清代乾隆年间,被称为蒜市口,形成了南北走向的街道后称蒜市口街。



后来在街北口有“景德轩”和“精品阁”两家瓷器店先后开张。且买卖兴隆,到了清朝宣统年间改称瓷器口。


再往后陆续又开了几十家瓷器铺,街道两旁还有许多瓷器摊儿,成为名副其实的“瓷器一条街”。因“瓷”和“磁”相通,解放以后被命名为磁器口大街。



当然,磁器口的诸多买卖中,大家印象最深的,还应该是那碗豆汁儿吧!


磁器口锦馨

重口味的记忆


如今天坛北门附近,有两家豆汁店很有名,一家叫老磁器口豆汁店,一家叫做锦馨,其实它们都和当年位于磁器口的锦馨豆汁店渊源颇深。



锦馨豆汁店是京城唯一一家豆汁专卖店,前身是1958年开业的蒜市口小吃店,当年在花市地区火神庙卖豆汁的“豆汁丁”即在此店内经营。


“豆汁丁”去世后,该店仍一丝不苟地制作豆汁,遂渐以豆汁闻名,70年代后期更名为“锦馨豆汁店”,店址就位于两广路磁器口附近。



豆汁浓郁的酸馊气味很难让外地朋友接受,头次品尝,常常掩鼻干呕,面露难色,并冠之以“黑暗料理”的称号。



所谓“甲之砒霜,乙之蜜糖”,就是这样味道怪异的吃食,北京人喝起来却是相当享受,转着碗口边喝边吸溜,就着咸菜丝和焦圈,根本停不下来,而锦馨,无疑就是老北京喝豆汁的圣地。



一碗豆汁,一张糖油饼,不少崇文孩子上学那会儿骑车路过磁器口时,在锦馨的早餐标配,拎着小奶锅来买豆汁的大爷大妈更是不计其数。



当然,后来也是因为两广路的拆迁,锦馨豆汁店关门了。这才有了天坛北门外锦馨豆汁的重张,以及不远处磁器口豆汁店的诞生,据说两家店主均是老锦馨的员工。



虽然离开了磁器口,但这碗回味悠长的豆汁文化,好歹算是传承下去了!


磁器口锦芳

每年一次的元宵狂欢


虽然锦馨离开了磁器口,但锦芳却来了,都是“锦”字头的老字号,也都经营豆汁,可锦芳的经营种类,显然比锦馨丰富许多,各种清真小吃齐备。



尤其是元宵,每年正月十五前夕,两广路上排起的长队便是对其元宵口味、质量的认可。



锦芳原址本在崇文门,原内蒙古驻京办旁,后来两家一起搬走了。锦芳才在磁器口路口东南角扎根儿。




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正月十五前您可要记得来锦芳,拎一袋什锦馅儿的元宵,为佳节收个尾。



如今提到磁器口,老人念叨的是吃喝,年轻人关心的是学区房,“新北京人”关注的是核心区的前景,也许曹寅故居的重现将会让大家对这里重新审视,原来磁器口,竟是这么精彩!


部分图片来源新浪微博,作者见图片水印



整理/壹月陆日

大家都在看

▶️@所有北京人,您最爱吃的这口回来啦!


▶️景山隔壁的这条胡同,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风景?


▶️帅爆了!北航 太牛!不服不行!


    Read more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