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渣男张学良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2019互联网公司死亡名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连载】《Remember the Time:在最后的时光保护他》第二部分/第十三节(上)

2015-04-06 迈克尔杰克逊俱乐部 迈克尔杰克逊俱乐部


Chapter 13


八月底,迈克尔杰克逊的管理者们正奋力稳定住他的财务,杰克逊本人离开弗吉尼亚到达纽约。Raymone Bain为他安排去两家杂志社拍写真,意大利的《Vogue》和《Ebony》。其中《Ebony》的写真将作为纪念即将来临的《Thriller25周年》的一部分。


当他在纽约的时候,杰克逊决定住在他很要好的朋友Dominic Cascio和Connie Cascio在新泽西州的家里。Dominic在20世纪80年代第一次认识迈克尔杰克逊,那时杰克逊是赫尔姆斯利皇宫大酒店的常客,而Cascio在那里做经理。他们俩成了朋友,很快这位歌手又成了Cascio家的常客--每次他来这座城市的时候都会去他家。他还邀请卡西欧夫妇和他们的孩子来Neverland过圣诞节或度假。Frank Cascio,卡西欧家最大的儿子,长大以后成为了杰克逊90年代末期的助理。次子Eddie“Angel”Cascio,在杰克逊的鼓励下也从事音乐行业,成为一名专辑制作人,他在家里的地下室建造了一个录音室。


杰克逊在2007年秋天到达,卡西欧家给录音室装上了舞蹈地板并隔出一块空间装修成歌手的卧室;Prince,Paris和Blanket住在一楼各自的卧室。卡西欧一家给予了杰克逊从未拥有过的东西:正常的生活。许多年来,他们家成了他最喜欢住的地方,一个让他能真正做自己的地方。

Bill:八月底,我接到Raymone的电话,她租了一辆豪华房车雇了司机送杰克逊先生和孩子们去纽约,Javon和我开着SUV跟着他们,而我们两个将住在距卡西欧家一英里的宾馆里。Grace不和我们一起,她与我们在新泽西州会和,家庭教师也在那里等我们。暑假结束了,孩子们该上学了。


我们离开前要先收拾弗吉尼亚的房子。他买的一大堆电影设备,至少价值4,5千美元的书籍,还有几个巨型辛普森人偶。我们把这些东西打包好存进仓库,迈克尔杰克逊在世界各地都有存东西用的仓库,比如伦敦,加利福尼亚。他在新泽西州有四个直升机棚里面装满了他拍MV和巡演用的道具。如今他在弗吉尼亚也有仓库了,他买了太多东西。我敢向你保证,在世界各地都有人手里藏着迈克尔杰克逊的私人物品,因为他买了东西以后就留在那而不带走。


当我们去新泽西州的时候,我们不知道要去那待多久,但不会回到拉斯维加斯了。我们只是再度开始了旅程,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去哪。


Javon:卡西欧家住在一个叫“Franklin Lakes”的小镇上,位于4号国道旁,是那种典型的郊区住宅。他们一家都非常亲切,友好。我们以前在拉斯维加斯见过Angel,但这是第一次见他们家所有人。我们把杰克逊先生和孩子们送进去,卸下一部分行李。卡西欧太太邀请我们共进晚餐,但我们婉拒了。杰克逊先生说他在这里住没问题,于是我们回到宾馆。


Bill:我们离开弗吉尼亚的前一天晚上,大概凌晨2:30,我看见两辆车开往Grace住的房子前。这看起来有点古怪,于是我开车跟了过去,我能看到几个人进了房子。我给Grace打电话说:“Grace,怎么了?”
她说:“没事啊。”
“一切还好吧?”
“很好,怎么了?”
“我看到两辆车开到你那去了。”
“哦,有几个朋友来看我。”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戒备,但我没再问。第二天早晨我和Javon坐在餐厅吃早饭,我看见一个高大的白人独自也在那吃饭。我以前没见过他,看起来不是这里的人,不是那些在Goodstone Inn度假或工作的人,这件事我一直记得。

两周以后我们来到新泽西州,杰克逊先生找我说他知道我们最近非常劳累,Raymone建议增加一个保镖,这个人叫Mike LaPerruque,过去在Neverland做过保镖。杰克逊先生说他不会像在弗吉尼亚的那些人一样,他说:“Mike不是来管事的,他是来帮助你们的。他过去为我工作知道我的喜好。”


我不认为我们需要这个,但既然是杰克逊先生的意思,那好吧。我说:“没问题,先生。”
当Mike LaPerruque过来的时候,他给我打电话说想见个面认识一下。于是我去和他一起吃早饭,当他走进来时,我的天!这不就是那个我在Goodstone见过的高大白人吗?我没说我在弗吉尼亚见过他,他也没提到去过那里,但我知道那就是他。


现在我把前后发生的事连起来想,其实我和Javon一直不知道:自从我们导致Raymone的人被解雇后,她就开始口头上排挤我们。杰克逊先生说过她不断在他耳边说不能信任我们,而那天晚上在弗吉尼亚也是她把Mike LaPerruque带来见杰克逊先生。她想说服他解雇我们并让这个人做保镖团队的头儿监管她雇的那些人,但杰克逊先生说不行。不过他觉得让Mike加入我们分担一些工作是个好主意。


而当我们和他一起工作的时候,我能看出来他知道我和Javon的很多事情。他总说他是来处理问题的,如果他来处理问题,那肯定是有人告诉他我们工作得不好,而这个人只能是Raymone。但他也不是光监视我们,他对很多事情很在意,比如他说:“你们知道,经纪人是很重要的,他们要知道自己的客户具体做了什么,这样才能控制好媒体。”


不管怎样,如果杰克逊先生坚持用这个人会让我很头疼。而且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拿到工资,Raymone怎么解释她连两个人的工资都付不了却还雇了第三个人?当她一直说杰克逊先生的钱“紧张”时却支付了Mike LaPerruque飞到弗吉尼亚的机票?你的猜测和我的一样。如今,Javon和我每天只能靠饭费补贴生活。


Javon:后来连饭费补贴都没了。我们在新泽西州住的第三天发现补贴没有来,我们给Raymone打电话:“怎么回事?你让我们吃什么?”
她说:“别担心,你们需要什么在房间里点就行了。“
可我们住的不是带有客房服务的高档宾馆,这更像是那种连锁宾馆。他们唯一有的食物就是汤和三明治,就这些。我们只好每天都吃三明治,汤,早餐吃冻麦片。


没有了每日补贴,我们甚至不能维持工作了。以前我们每周都要去专门的地方洗车,做维修。现在没钱干这个,只好拿着水管自己洗然后把车擦干。有几周我们没洗,杰克逊先生和孩子们坐进去的时候后座上还有食物残渣。同时我们也没钱熨洗自己的西服。


Bill:我们的脾气也越来越不好,因为又累又烦又饿。我尽量让自己像佛祖一样,振作起来并保持心态平和。对我来说这还能忍受,毕竟我干这一行很久了。但Javon从没经历过这些,他正处于一个很困难的时期。


Javon:我们尽量不让杰克逊先生看到我们的烦躁,但他看出了好几次。有些天他打电话让我们去办点事。他在早上6:30打电话来说:“我需要你们去超市买点东西。“我们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衣服,摇摇晃晃走出去,带着脾气开车。他看出来了,他说:“Hey Javon,怎么了?我看不到你笑啊。”
他总是这么甜蜜亲切温和,这让我生不起气来。

Bill:我不但没有现金,连该死的信用卡都透支了。可是从他购物的方式,你看不出来他的财务有什么问题。那些天,我们常去莱辛顿大道的古董店,他挑了很多古董然后让我去付款。


在新泽西州四号国道旁有一家购物中心--Short Hills,我们去过几次,在购物中心门口旁有一个巨大的摩天轮,是属于室内游乐场的。他路过的时候仔细看了看摩天轮,然后在上车前跟我说:“Bill,我想让你去看看谁负责这个摩天轮,问问多少钱,我想买这个。”


你能想象我当时的反应吗?他要把这个摩天轮搁哪啊?这家伙在新泽西州还没有房子,他现在住在卡西欧家的地下室。但那天晚上我还是去了购物中心,记下摩天轮的制造商并查询清楚,它价值30万美元。我把这些信息交给他,谢天谢地他后来没再跟我说起这个。


我们知道他其实有现金来付我们工资,这令人很难过。他带了足够多的现金所以他可以随时给我们钱,我们没管他要,他也没给。我们知道他是怎么看待这钱的,两者是分开的,这只是给他和孩子们用的。他不认为这些钱可以用来发工资,这让人感到沮丧。他会给你1000美元去买他想要的东西,有些东西甚至是荒谬,没必要的。他会打电话说:“Bill,我把钱留在后门了,我需要一个平板电视和IPhone充电器。”我们买完以后可能会剩些零钱,你知道,我们想留着它买点吃的,但他会要回去。

Javon:我又生气又沮丧又暴躁--我和Bill也开始不和了。我们去办事的时候,除非迫不得已,不然我们基本不说话。我记得有天晚上我们几乎吵起来了,我正在手洗自己的衬衫和西服,然后把它们挂在浴室再用吹风机吹。困在廉价的宾馆,每天吃饼干喝汤。我想去告诉Bill我再也受不了了,但他根本不理我,我使劲敲他的门将近一个小时,在外面喊他,他终于给我开门了。我看出来他也生气了,我说:“我要把我的衣服送去洗衣店,我得要点钱,你给Raymone打电话跟她说这个!”


Bill一下火了:“他妈的!我们的衣服都需要洗,你以为只有你吗?”
“好啊,那你TM想让我怎么办?你是那个负责和Raymone联系的人!”
我们来来回回吵了将近20分钟。
“我的信用卡已经透支了!”
“我的也透支了!”
我们一直互相抱怨,但我们都经受着同样的事。我家里刚有了新生儿,Bill是个单亲爸爸很久没见到女儿了。我们应该冷静一分钟,为什么要吵架呢?我们都累了,可以借酒消愁,但是我们没钱买酒。
那些天我们都非常郁闷,我们希望有人跳出来闹点事。那些天我们盼着有人会伤害老板,这样我们就能叫这人好看了。我有一把电击枪,每秒能放出95000毫伏电压。我一直跟Bill说我很想使用它,我说:“请让什么人对杰克逊先生说些疯狂的话,请让什么人对他做一些欠揍的事。”


Bill:我们特别想在迈克尔杰克逊面前踹这些人的屁股,就是想让他看到我们的郁闷,让他知道我们的感受。我们希望他也来教训这些人,因为我知道他也很烦他们,我们想说:“嘿,杰克逊先生,快来踹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给他点颜色看看。”

Javon:我们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你还留在这?为什么不辞职呢?”这听起来很奇怪,因为没有人强迫我们留在这,但这却是最现实的事。我们知道被欠了多少工资,如果辞职了,那可能再也拿不到工资了。


Bill:我们决定不管多么困难,杰克逊先生并没有离开我们,因为只要他站在我们这边,他们总有一天要付我们工资,这是从现实的一方面来看。另一方面,从我个人,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为什么留在这:为了孩子们,为了Paris, Prince, Blanket,你不可能离开他们。你知道他们面临着什么:被隔离,孤独。万一他们遇到什么事该怎么办呢?就像他在弗吉尼亚给我打电话时说的那样:他是如此爱他们,但有很多事他都无法亲自为他们做。我们愿意牺牲和自己孩子相处的时间去给予他们这些,而且我们也怕新来的保镖不能照顾好孩子们。


Javon:某种意义上我们违背了保镖协议,因为你不应该和委托人过度接触。但我们控制不了因为每天会和他们相处16个小时。每次我们考虑辞职的时候,想起带孩子们去商店他们高兴地说:“谢谢你,Javon!谢谢!”我们的心就融化了。


我们总是感觉被需要,我们觉得自己在做一份很重要的工作,远胜那些普通的工作。有时我们开车带杰克逊先生去办事,他会说:“伙计们,我真为你们自豪,孩子们非常喜欢你们,你们干的太棒了,我想让你们知道我很感激。”这让我们感觉太爽了,这可是迈克尔杰克逊说的啊!我不管别人怎么说,但当迈克尔杰克逊对你说你工作棒,那你的工作就真的与众不同了。而当我们终于拿到工资的时候,他是那么兴奋,他希望我们因为为他工作而开心。

那是我们到达新泽西州的两周以后,我们送杰克逊先生去给意大利杂志《Vogue》拍写真。地点在曼哈顿上东区的Carlyle,拍写真的工作室大概在53或54号大街上的一个很有年代感的巨大阁楼里。那里有足够大的电梯运放我们的SUV,于是我们把车开进去停在他们拍写真的那一层。他们给他准备了好多衣服和贵重的首饰。


当Raymone出现的时候杰克逊先生正在化妆椅上做准备,她走进来拿着一叠邮件和信封,其中有两个信封是给我和Bill的。当她把这些交给他的时候,他停下了化妆,他直接暂停了所有事,他从椅子上跳起来--妆还只化了一半,罩着衬衫,头发上还有卷发夹子,他跑着穿过房间挥舞着信封说:“Bill!Javon!我给你们个惊喜!”


他把信封给我们的时候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看到了吗?拿去吧!我跟你们保证工资会发的!我很抱歉它拖了这么久,非常感谢你们一直为我工作,换成别人可能就离开了。”我们向他道谢,他说:“现在我们可以好好工作了对吗?我需要你们精神起来,现在可以笑一个了吧?”


这实在是太真诚了,他很自豪能让我们得到工资,我们也同样兴奋,然后我们打开信封。


Bill:只有一半的工资。Raymone只付给我们被拖欠工资的一半。杰克逊先生走后她过来说:“你们现在满意了吧?”就好像她帮了我们多大忙,我告诉她稍后我会找她谈谈。
当拍摄结束的时候,我们钻进车里,杰克逊先生说:“伙计们,你们都开心吗?”
我挤出一个笑容,说:“是啊,先生,我们很好。”
我感觉很不好,我很生气,因为我无法拿到全部工资。但我看到他脸上的兴奋,快乐,他很开心,很少能看到他这么开心,我怎么能把这事告诉他令他难过呢?

Javon:那天晚上我们就住在Carlyle。我在餐厅里遇到了Raymone和她的两个同事,她冲我招手:“Javon,过来!过来坐!你怎么样?”
一直以来Raymone对我的态度比对Bill要好,因为我不是那个夹在她和杰克逊先生之间的人,所以在她眼里我只是个跑腿儿的男孩。于是我挤出一丝假笑走过去,她能看出来,她说:“你要去哪?”
我说:“来这吃点东西。”
“哦,那坐下来和我们喝一杯吧!”
我不想让自己感到更加难受和紧张,所以我只和他们坐了一会儿。结账的时候,我瞥了一眼账单,总共花了2300美元。他们一定点了很多昂贵的酒。我只是坐在那盯着账单,心想,妈的,这钱都够补上欠我的工资了。
Raymone说:“Javon,怎么了?”
我不认为当着其他人的面跟她讨论工资的事很合适,于是我说:“没什么,我只是心情不太好,我要回房间了。”
“好吧,晚安。”


Bill:我觉得她把我们当成傻瓜,她以为我们不知道她雇Mike LaPerruque是为了什么,以为我们不知道她以杰克逊先生的名义在拉斯维加斯租住高档公寓,还常让我们送她过去。很明显杰克逊先生不信任她,但她为什么还在这?我们也不明白。

幸运的是,Mike LaPerruque没让我们烦恼太久。他很快就惹恼了杰克逊先生。拍完《Vogue》的两天以后,我们从新泽西州的一个商场开车回家。车里有我,杰克逊先生,Mike,这时收音机报道说O.J.辛普森在拉斯维加斯被铺,这次他是因为持械抢劫,想偷走酒店里展览的属于他的体育纪念品。这则消息刚一播完,Mike LaPerruque就说:“他们终于把他抓了!!他们终于抓了O.J.!”
杰克逊先生坐在后座,他说:“怎么了?O.J.怎么了?”
Mike说:“他们终于抓了他。”
“什么叫他们终于抓了他?”
“他在拉斯维加斯被捕了。”


杰克逊先生没太大反应,他只是说:“哦。”后来我们停了一会儿车,Mike下车去超市买东西,这时杰克逊先生说:“Bill,我不喜欢这个。”
我说:“您说什么,先生?”
“我不喜欢他们对O.J.的评论,O.J.和我是朋友。没有人知道,但在他被无罪释放后曾来Neverland和我待在一起。”
我当时就想:神马??我可从来不知道这个。
我不太清楚他到底认为O.J有罪还是没罪,但我觉得他很同情O.J.因为他也经历过,甚至他被宣判无罪后人们也不放过他。杰克逊先生说他很清楚O.J.的处境,他说:“O.J.应该离开这个国家,他应该离开再也别回来。”
所以当Mike对O.J.发表了那样的评论,杰克逊先生开始对他不太爽了。而且很明显他总向Raymone汇报消息而杰克逊先生讨厌这个。他说:“这不是过去那个为我工作的人了。”杰克逊先生没有炒了他,他还在我们身边,但我们出去办事不带着他了。

拍完《Vogue》一周后,我们又去给《Ebony》拍,这次的规模很大。他们把我们安置在四季酒店,而拍摄地点在布鲁克林博物馆,整个博物馆当天被《Ebony》包下。早上8点我们送杰克逊先生到那,他有一个专门的化妆室,有一排排的名牌服装,所有的活动都围绕着他。很多杂志社的人也在那,很多负责人。


我已经习惯看到粉丝们尖叫着想要接触他,当你有大批粉丝的时候,你就会处于被保护的状态。而在这里我不用把每个人都推开了,所以我可以看到这些人如何接触他,每个人都是那么恭敬,他们都是业界内的成功人士,但他们都向他鞠躬。一切都围着他转,他去哪就能改变哪个房间的气氛。


到了拍摄的时候,他开始兴奋起来。他做各种POSE,很疯狂的POSE,在摄像机面前抓裆,跳舞。有一个瞬间,他做了一个旋转后裤子撕开了,他直接又撕了一次几乎把裤子撕掉了!这时所有人都为他欢呼,他完全开启了舞台模式!而对我来说,一个从小听着Jackson 5的歌长大的孩子,我完全傻眼了。这是一场真正的《Ebony》写真秀,真正的迈克尔杰克逊,令人颤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一天,我看到了过去从没看到过的--他的另一面。在摄像机面前,他好像光芒万丈,整个人的举止气场都改变了。这才是我真正,第一次见到流行音乐之王。从某种程度上说,我只是为迈克尔杰克逊工作,他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流行音乐之王身边围着各种设计师发型师;而迈克尔杰克逊甚至会自己洗衣服,Javon和我都看到过他穿着睡衣和孩子出去看电影,这个人我们很熟悉。但另一个人,流行音乐之王,对我们而言是陌生的。


Javon:《Ebony》拍摄结束后我们准备回家,已经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了,但杰克逊先生想四处逛逛。每个早晨,我们要送家庭教师到卡西欧家给孩子们上课,我们待在离房子很近的地方,以便杰克逊先生随时有需要。我们会绕着街区转看看周围有没有狗仔,但基本没有问题因为这是一片很安静的地区。大多数时间他只是待在屋里派我们去办事,也有时候3,4天都不会呼叫我们。


你能看出他和卡西欧家族渊源很深,他在他们家很快乐和放松。我记得那是他最愉快的经历之一,就是能很放松的和别人相处,以前我从没见过他这样。我知道他很开心,因为有一天我去接他,他上车的时候我说:“杰克逊先生,您看起来胖了一点,您状态很好啊!”


他说:“是啊,Javon。我吃的很好,Angle的妈妈让我胖起来,他们给我做各种意大利食物,孩子们也特别喜欢。”

第十三节(上)完

来源:MJJCLUB.COM/迈克尔杰克逊贴吧(翻译:沫沫爱迈克 校对:Michael Chan)

============================

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至"朋友圈"哦,Keep Michaeling!Let's have fun!!!!

【迈克尔杰克逊俱乐部官方微信:michaeljacksonclub ,欢迎加入】特别提示:我们俱乐部2015年的大型活动#历史重现·HIStory20周年·全球巡展巡演#即将在全国各大城市劲爆举行,届时将展出历史时期的MJ亲笔签名黑胶唱片,原版单曲卡带,历史巡演各站演唱会门票及当时的各种官方纪念品!还有我们的专业演员复刻历史世界巡演,你们期待吗?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