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初恋物语》第7集

性生活为什么要关灯?

污漫画 | 《神秘贝壳岛》第1~44话(全集)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7月9日 下午 4:5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自己住破屋却交6万余元党费,利川83岁老人背后的故事令人动容……

恩施发布 今天

点击蓝字 ↑【恩施发布】(hbesfb)关注我


一位83岁的老人

一次党费就交了2万元

还交了3次


这老人是个富豪?

可老人家的房子长这样

↓↓



并不富裕的老人为何如此

高额的党费背后又有什么样的故事?



利川市毛坝镇退休干部

刘永菊



刘永菊,女,土家族,1935年11月生,现住湖北省利川市毛坝镇甘道村。

1957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8年1月参加工作,1958年1月至1959年1月任毛坝区回龙公社妇联主席;1959年1月至1960年10月在利川党校读书;1960年10月至1974年10月任毛坝区清水公社妇联主席;1974年10月至1977年10月任毛坝公社清坪管理区妇联主席;1977年10月至1978年10月任毛坝公社新华管理区工作员;1978年至1986年任沙溪党委委员、妇联主席;1986年至1988年任毛坝区妇联主席;1988年1月至今毛坝镇人民政府退休职工。


四次高额的特殊党费分别是——

2018年6月28日,刘永菊上交特殊党费20000元,报答党的恩情,向建党97周年献礼。至此她已缴纳特殊党费6万余元。


2017年5月4日她委托甘道村支部书记张应超到毛坝组织办上交特殊党费1000元


2017年6月27日,她本人到镇组织办上交特殊党费20000元。上交特殊党费的原因:她说“天高地厚党恩重,艰苦奋斗跟党走”,上交特殊党费是为了感谢党把她培养成为光荣的共产党员。


2011年,先后两次缴纳党费20000元,其中一万元是为了完成老伴儿胡明镜的遗愿,一万元是为自己上交特殊党费。



刘永菊老人的家是位于利川市毛坝镇甘道村4组的一幢老屋。沿着崎岖的小路,记者来到一处靠山搭建的破旧木屋,木屋孤零零在莽莽星斗山之中。屋内十分破败,除了一台小电视、一个电饭煲之外,几乎再无值钱的东西。


利川市毛坝镇甘道村4组老屋。


不到80平方米的房间用虽用木板隔开,仍四处漏风。屋内挂有一排腊肉,但并不是老人自己的,而是侄儿家的,老人现在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及腰椎炎,每天只能吃点白米饭和青菜,生活条件很艰苦。老人每月仅有的2100元的退休金,除去药费,基本存不了什么钱,存两万元交党费实属不易。


老人家平时的生活更是节俭,每顿都是白米饭和蔬菜,衣服总共就十来件。


老人没有子女,老伴去世后,她的生活基本由侄儿刘远洪夫妇照料。


对自己的生活苛刻,却向党交了61000元的大额党费。言谈中,老人无时不向记者表露自己的遗憾:吃药多,没能存更多的钱交给组织。


现在主要是病痛磨人,吃药多,不然我还要存钱,交给党组织。我总觉得,吃好穿好不是共产党员的作风。


提起党,老人大多时候是在抱怨自己,觉得自己没能为党做更多的事,没能好好回报党的恩情。

 

老人托人交党费



两笔党费谢党恩


老人交的第一笔大额党费,是为了完成老伴胡明镜的临终嘱托。2011年8月,胡明镜老人病逝前,握着刘永菊的手嘱咐:“这么多年来,我没为党组织做点什么,你一定要代我向党组织交党费,要交一万元。”刘永菊很赞同老伴的想法,立即向他保证,会很快完成他的遗愿。

 

老伴去世后不久,刘永菊就和和平村村支书一起,向毛坝镇组织办讲述了丈夫的遗愿,并上交党费一万元。

 

在得到“党费收据”那天,刘永菊老人来到老伴坟前告慰:“我完成了你的心愿。”

 

他进步了,我也得进步,要向他靠齐。”望着红彤彤的党费收据,刘永菊心里暗下决心,自己得像老伴学习,不然就落后了。不久,刘永菊也为自己向党组织交纳了一万元党费。


两万元在农村,是一笔让人眼馋的“巨款”。当地一些人不能理解她的行为:自己不富裕,穿得差、吃得差,还向组织交这么多钱。有的人在背后笑她傻,有这么多钱,不知道自己吃点好的、穿点好的。

 

刘永菊听后,很严肃地反驳:“吃了这么多年国家的,退休了也没能为党再做点什么,就是应该少吃少穿,节约点,让钱回到组织的怀抱,光想着自己吃好穿好,有什么必要,向党组织交党费是老伴和我的共同心愿”。

 

 她的话让笑她的人无言以对。


刘永菊的做法感动了党组织和很多党员,这么多年来,利川市委组织部和毛坝镇组织办都有一个习惯,有什么新的党的书籍,会每年分两次送到刘永菊老人家里,因为老人渴望继续学习。


老人喜欢听别人讲党的新政策


第一位自愿火葬的村民


刘永菊出生贫苦,在很小的时候就经历了土改运动,那时,她的父母就教育她要爱党敬党。在父母的鼓励下,她不管是在学习中还是在工作中,都以共产党人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一直是大家公认的积极分子。由于表现突出,她很快就被党组织接纳,先后当过回龙公社妇联主席、清水妇联主席、清坪妇联主席、新华乡工作员、沙溪乡妇联主席、毛坝乡妇联主席。

 

老伴胡明镜由于是富农出身,在那个年代,他的入党申请迟迟得不到组织的批准。

 

多年申请入党未果,胡明镜也有过想放弃入党的想法,刘永菊却不同意。刘永菊鼓励老伴:“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你怎么能轻言放弃,你必须和我走同一条路,我们是两口子,不走同一条路不行”。

 

胡明镜为刘永菊的话深深地感动,在工作中表现更加积极,1986年,在胡明镜五十岁的时候,终于被批准入党。

 

 “他对我很好,从来不对我直呼其名,从来就是听我的安排,除了单位能安排他,就是我由来安排他。”至今,刘永菊回忆起丈夫胡明镜也是满脸笑意。

 

丈夫去世前,刘永菊打破农村传统,开放的想法从脑中闪过:“你死后,能不能抬你去殡仪馆,我想把你的骨灰带回我娘家老屋,我也会回那里去住,陪着你。

 

胡明镜想了一下,像往常一样回答:“一切都听你的安排”。

 

在毛坝镇,胡明镜是第一位自愿火葬的居民。

 

两位老人没有子女,老伴死后不久,刘永菊就像承诺的那样,带着丈夫的骨灰盒,回到自己娘家,丈夫就长眠在木屋旁,刘永菊天天陪伴着他。

 

当年离开和平村时,刘永菊把自己在和平村的小平房钥匙交给了村支书,愿意无条件捐献出自己的房子给村组织当活动场所

 


一辈子都相信党感谢党


我这一辈子都相信党、感谢党,跟党走,我这一生过得很美好。


据老人侄儿刘远洪介绍,老人无论在什么场合,都很骄傲自己是一名中共党员,她认为自己能加入党组织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她是真正爱党敬党。

 

 “她能这么相信党、认可党,我们很感动,也很支持她向组织交纳党费。”刘远洪说。

 

她感动我们的不仅仅只是交纳了六万余元的党费,更是她的奉献精神和几十年如一日对党的信仰,这种力量是无法用金钱来衡算的。


刘永菊老人还多次请甘道村村支书向毛坝镇党委转达,自己百年之后,会一切从简,绝不会给组织增添任何负担。


来源:指尖利川


编辑|李徐祎

初审|梅珂

审核|邹瑜


近期最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