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女性高潮时为什么会“喷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名家 | “食古而化”的区广安

2015-04-15 秋怡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区广安:广州美协常务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州大学艺术硕士导师


繁嚣中的隐者


在闹市之中,画室“墨池春深阁”是区广安的清修之地。画室远可观山,近可玩竹,楼梯旁的小池塘流水潺潺,仙鹤伫立。“颇得湖山趣,不知城市喧”,隐者居于此,玩物而不丧志。

门廊之下,猪身佛有俩。观者笑,他亦大笑,笑出一派“大朴不雕”的趣味。






念师恩,意难忘


他从六、七岁即师从岭南书画名家卢子枢的高徒袁伟强,成其入室弟子。私塾式的习画模式,言传手摹,练就了他过硬的童子功。

捧出锦盒,戴上白手套,区广安轻轻地打开珍藏许久的盒子。




↑砚台为袁伟强生前所用,砚台已磨穿,砚底有一个大洞,边缘的磨石又薄又脆。袁老师去世后,弟子们推举区广安代为收藏。“古人的遗物里,我也没见到过有磨穿的砚。这是袁老师数十年来一直使用的砚台,底盘已被他磨穿,这种刻苦精神令我终身受用。”


“笨”,只为寄托情怀


区广安其实很“笨”,因为他不随潮流,不玩噱头,不画抓人眼球的概念。多年前,廖冰兄曾评价区广安道:“他是个笨人,很笨,现在各种花招很多,办法很多,结果他还是跟着古人,这么笨地去跟,但他跟进去,现在又成了。”

区广安作画,就像古人习画自娱一般,只为寄托情怀。在他看来,技艺提高,除了多画,别无他法。






他偏爱传统,在书斋里,他指着按照原比例仿做的圈椅道:“这椅子,一坐上,就有正襟危坐的感受,腰,会自然挺起来,手,顺抚,脚跟微提,端庄,气宇轩昂,有着大国公民的风范,不像卡拉OK夜总会的沙发,一坐下来,就想窝着。”


“三个八小时”


区广安尚古、好古,但又“食古而化”。“每当空闲,我是用几千年前中国人发明的竹子和兽毛做成的笔,去跟古人和艺术沟通。”

他所秉承的“三个八小时”理论,让其画画的爱好成为日常。“一天24个小时,除去8小时的睡眠,剩下的8小时要全情投入工作,另外8小时留给自己的爱好。”



↑夜未央,兴致高。既成爱好,又何须在意时辰?





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部副主任梅墨生说,区广安画的花卉,有民国气息,“不先说明,很容易让人误认为是民国时期的作品”。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薛永年也认为,区广安年纪轻,画老派山水,不仅笔墨功力老到,而且画得有古意,“和时髦的所谓传统画家有很大的不同”。

广州画院理论研究部主任梁照堂则认为,区广安的复归传统,具有典型个案的意义,“区广安并不仅仅在于传统的‘ 回归’,更在于他们的理性‘归拓’!他在笔墨上回归传统,在观念上拓深传统”。


另辟蹊径的“不要脸”


区广安的人物画有四奇:迹简、意繁、胆大、心细。简笔人物画神态鲜活但面目模糊。两三根线条,已能勾勒出人物的特点,实为妙哉。




↑无需面容,仅隆额、驼背两项,便知是孔子无疑。








↑“我画的七贤,都没有眼睛和耳朵,只是几笔勾勒出一个动态,却不让人感觉有缺陷。其实,它的动态就已经表现了人的一切,因此,看传统中国画,其实是把自己的心境与画中人进行置换,假如,你站在画的环境里,你会不会感到一股清气透心凉?”


诗书画印,并驾齐驱


区广安素有学诗、写诗的习惯。2013年,“知天命”的艺术家正式拜师学习诗词,老老实实做“学生”。

临摹《富春山居图》长卷的三个月,是区广安与元代黄公望的一次神交,让他悟出了画中的四时变换:“起头处春意盎然接着是草木华滋、夏日葱茏之景画卷中间则秋意浓郁而结尾处慢慢有初冬的感觉山野肃穆宁静。黄公望想借四时之变譬喻人生变迁这是我这一判断的深层次原因。”



区广安临米芾书法



区广安临颜真卿《祭侄文稿》


临摹,是为了更好、更深入地了解传统。“很多人都是急功近利,怕出不来。先不用怕这个,因为我们距离传统实在太远了,连门都还没跨进去,就叫嚷‘出不来’,结果面对宝山空手回,回来后乱涂,实在可笑!黄宾虹七十岁之前都是临摹,这说明了什么?学传统不能浅尝辄止!”



区广安所作之《百花图诗》


活到老,学到老,缺啥补啥才是正道。“在我的艺术架构中,诗书画印任何门类都不能偏废,这就像木桶理论,只要有一块木板矮小,桶里的水也不会饱满。为此,我要弥补每一块的缺陷,让艺术架构完整。”


五年磨一剑,四名山走遍


2010年起,区广安始以长卷的形式描绘广东四大名山,以一年一座名山之节奏先后画了丹霞山、罗浮山、西樵山与鼎湖山。

“为山川写照是画家的必然使命,我每次去,都不拍照,只是通过记忆和体悟。”画丹霞山时,他翻看了大量地质和人文的史料,研究怎样用皴皱的独特笔法来表现地貌之“丹”、“雄”、“秀”、“静”。他用朱砂着色,移步换景,把舵石、巴寨、僧帽峰、锦江之水、云霭等原本不可能出现在同一平面的景观融为一图,将横跨数省的千里丹霞浓缩为15米的长卷。




“现在很多人搞不清楚国画是怎么回事,主要是现在大家都不用毛笔了,都是敲键盘,发短信,一指禅。”站在木瓜树与灵芝相伴的阳台上,区广安眺望着近处的白云山,无奈地笑笑。“这里每天会往来许多鸟,我就在这里撒点米,它们把米吃完了还留下一点鸟粪,它不要全拿走,也会放下一点,还是比较和谐的。”


雁过尚且留痕,那么,人又该如何呢?且让我们在众多高清画作中慢慢领悟吧:












名作何处寻?展览等着您!


展览名称:“走进广东四大名山——区广安诗书画印艺术档案展”

展览时间:4月12日至6月10日

展览地点:广东省档案馆



说明

高清作品图片由区广安先生亲自授权,版权归原艺术家所有。其余文字由小编编写整理,版权归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所有。仅供学习、研究、交流之用,谢绝商用。

所有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欢迎转发分享到朋友圈,但谢绝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院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艺术新思想策源地

岭南艺术品集散地

欢迎合作及联系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中315号羊城创意产业园3-12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电话:020-87133765

邮箱:ycwbysyjy@163.com

合作QQ:3206068307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