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女性高潮时为什么会“喷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最生猛的"90后",居然是他......

2015-04-19 秋怡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4月17日,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组织的“大家来吹水”迎来了“90后”的著名雕塑家潘鹤先生。只见这位“不老男神”脸色红润、睿智风趣,引现场“花痴”竞折腰。




潘鹤

别名潘思伟,著名雕塑家,1925年生于广州,籍贯广东南海。现任广州美术学院终身教授。曾从岭南派画家黄少强学国画。后在香港、澳门等地从事肖像雕塑。1949年后进入华南人民文艺学院学习。历任广州美术学院讲师、副教授、教授,中国美协常务理事、广东分会副主席和全国城市雕塑艺委会副主任。



(潘老向大家展示其珍贵的纪念册)


1洗脸的秘诀


“你们洗脸都是怎么洗的?上下搓是吗?我告诉你们,这就错了!我20来岁就独创了我的独门洗脸方法,洗脸要左右搓而不是上下搓,这样才不会长皱纹!”



说实话,从潘鹤老师的脸上是看不出具体年龄的,因为看不到皱纹!他曾多次与已故著名粤剧表演艺术家红线女赴北京参加文联会议,两人都是全场年龄最大的艺术家。“但是说我和红线女同龄也是不对的,因为有时候她会说比我大几个月,有时候又说比我小几个月。不过女人就是这样的啦。”潘老说完,不禁笑了。



(潘鹤与红线女,资料图)



(提起艺术往事,潘老激情澎湃。)



2喝红酒的秘诀


“我是每天都喝红酒的。如果在红酒里面加四五粒话梅会比较好入口。一瓶红酒,通常是两餐半左右的量。我喝红酒已经五年了,医生也不让我喝XO和白兰地,就允许我喝红酒,所以我脸色很好。”



(据潘老介绍,红酒配陈皮话梅都会很可口。)



(潘老谓:“一杯红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虽然我90岁了,但血液中含钙量很高。医生说了,除了20多岁的小伙和我差不多之外,含钙量如此之高在全国也是少见的。”身体健康的秘诀会是什么呢?要不大家也喝红酒试试?





3想吃就吃要吃得痛快


潘老最喜欢吃什么呢?令人意外的是,潘老最爱吃的竟然是肥猪肉!

潘老的长子潘放先生说:“我爸最喜欢的就是肥肉,因为他认为喜欢吃什么就证明身体缺什么。他也不喜欢吃青菜,水果也不怎么吃,更不喜欢吃鱼。”想吃就吃,潘老对美食的态度果然不一般!



(潘老给“兴悦酒家”提字的时候本不想署名,因为连在一起就是“识食潘鹤”,他自不敢当啊,哈哈。)



(潘老的快人快语让大家不禁掌声连连。)



(兴悦酒家最出名的就是片皮鸭。大家问道:“潘老师,您比较喜欢吃鸡还是吃鸭呢?”潘老笑着说:“哈哈,你们不要想着整蛊我。其实我喜欢吃的东西是会变的。”)



4爱生活,更爱音乐


给潘老送上音箱的时候,他问道:“这音箱能播我喜欢的歌吗?”答案是肯定的。潘老大笑道:“那就可以播我最喜欢的《蓝色多瑙河》和《魂断蓝桥》啦!是《蓝色多瑙河》,但绝对不是‘男士多老婆’啊!”(懂粤语的朋友可以读读看)潘老说完,大家无不莞尔。



(循环播放《蓝色多瑙河》和《魂断蓝桥》的NBEI便携式音箱成功吸引了潘老的注意。)



(音乐声中,潘老挥毫完毕“吹水居”。)


5爱跳舞,bon cha cha


潘老最近也有学习舞蹈的趣向。而在现场挥毫的时候,大家不禁追问其写好书法的秘诀。潘老笑言:“写字的时候什么都不要想,更不要想王羲之什么的,该怎么写就怎么写,写字要像跳舞那样有节奏感。



(潘老以快三拍、慢三拍的节奏为“大家来吹水”所书的“艺术局”。)




6勤动手,“床上功夫好”


潘老有一本厚厚的纪念册,记录着他从小到大的照片、媒体报导、奖状证书等珍贵材料,是世上独一无二的。“这些资料都是我从床底下、抽屉下面找出来的,一整理就这么大一本。”站在一旁的儿媳妇补充道:“这些东西他喜欢自己整理,别人都帮不了他。”手脚灵活,看来是勤于动手的效果啊。



(珍贵的老照片,猜猜潘老站在哪个位置?)



(潘老的纪念册厚重十分。)


在雕塑上,潘老的动手能力则更强了。几年前入院时,他因“百无聊赖”、“手痒难耐”而在病床上独创速雕之法。“在医院做雕塑的时候,护士发现我是雕塑家,就叫我给她做雕塑。这个护士叫我做,那个医生也叫我做,然后我就都做了,个个都是拳头大小。到出院一看,我当时给医生、护士、探病的各行各业朋友做的像竟然有六十多个。现在这些雕塑都已经铸铜展览了。所以就有人说了,我的床上功夫好啊,哈哈!”是的,如果有时光机,也许很多人都抢着去当医生护士了……嘻嘻。



(病榻速塑作品,4月26号前在南岸至尚美术馆展览,有兴趣的朋友记得抓紧时间前往。)



7风趣又幽默


潘老说起,在日本的时候,曾经有个记者对他说:“这么多人采访你,你就像明星一样啊。”他就回答道:“我不是明星啊。我不唱歌,不是歌星。我也不跳舞,不是舞星。我只是雕泥的,唯一我独有的就是雕泥(那)星吧,哈哈!”(懂粤语效果更佳)



(战后越秀山畔,1945年潘鹤的水彩写生画。“这个五层楼啊,在日本人来的时候全被炸了,砖头拿走,木头拿走,只剩下泥墙。那时候我年轻‘唔识死’,就跑去那边写生,谁知道后来这画就被香港总督买了。”)


潘老回忆起以前美术学院的趣事就说:“那时政策上对知识分子平反就起了一栋‘教授楼’。那时候用的还是蜂窝煤,大家都要自己拿上拿下。于是我就在楼梯口下作了首诗:‘八户人家八教授,上上落落憨居居(九九),琴棋书画终何用,终日奔波柴米油。”人才!果然是人才啊!


(潘老首次为杨振宁做雕像的照片)


(潘老与杨振宁前妻杜致礼合影)


(潘老再遇杨振宁夫妇)



8家庭幸福


潘老和其夫人结婚已近60年,大家不禁追问其爱情往事。“潘老师,您当年是怎么哄师母的?”潘老笑着说:“我都不用哄她,因为她是聋的。所以啊,找女人就要找听不见的。”幸福之情洋溢脸上。



(年轻的时候,潘老是画水彩的。因为爱情,他才走上了艺术之路。)


潘放接着爸爸的话就说:“我妈妈很漂亮的,而且真的很纯。我爸和她就是用身体语言交流的。他们没有谈过恋爱,因为谈不了,所以他们是表达恋爱。”无声胜有声的爱情,原来也是如此美好。



(三代人和乐融融共举杯。对了,大家认识到遗传基因的重要性了吗?)




(猛男九十也是一枝花。面对现场的“花痴”,潘老笑言:“我现在是‘临老入花丛’,回家不知道要怎么交代了,哈哈。”)



9人生经历丰富


因为年代的特殊性,潘老经历了很多出现于历史课本上的往事,也许经历的不凡才铸就了他艺术成就的不凡。

“我以前是中大附属小学的,那时候读了十年小学呢。因为当时日本人来了,读了上学期就要走难,读着读着又走难,下学期也就升不上去了,所以又重读上学期,反反复复读了十年。我们那代人都是这样的,没读完就又走难,升不上去嘛。”


(潘老年轻时的自塑像)


6070年代的时候我曾经被打倒了,后来平反的时候才放我出来,还叫我做个雕像放在美术学院。所以当时我就做了以鲁迅为题材的《睬你都傻》,因为我觉得那些人不值得我横眉冷对。正所谓‘有你咁好气,无你咁长气’,所以我就昂起头看着你。沽名钓誉又有什么用呢?”



《睬你都傻》


“我做《艰苦岁月》的时候,就是因为当时冯白驹带领的琼崖纵队从100多人到26人的坚守故事感动了我,所以我才选择海南游击队的乐观抗战故事做了雕塑。但当时反地方主义盛行,这个雕塑就被陈列在军事博物馆的长征部分。我曾经写信给军博要求纠正,但有关负责人却不让我再提这件事。三十年过去了,终于事过境迁,现在报纸也都可以登了,所以我就大胆说了出来,这不是长征,而是海南岛游击队!还有椰子壳的呢。”




是的,潘老对待作品就是如此“倔强”而有原则,正如他所言,“好的艺术家就很坚强,不好的艺术家却唯利是图”。



(众多重要人物对潘老的雕塑情有独钟)



10忠于本心最重要


在政治风向与艺术本体面前,潘老坚定地选择了后者。“发生各种变故的确会稍微影响我的心情,但不会改变我追求艺术的方式。我还是得坚持自己的想法,是什么就是什么,想表达什么就要大胆地说出来。因为我考虑的是千百年后的事情,所以更不能被眼前的利益所驱使”。



(作品《自我完善》。“你看这个雕塑啊,我的手只能解决我的上半身问题,但社会太肮脏我也没有办法解决了,我的能力只能到此为止。那现在呢,我觉得可以向下多解决了一点。”)


而对于日渐浮躁的艺术社会,潘老既忧心又充满希望。“现在有些艺术家哗众取宠,沽名钓誉、唯利是图,简直就是不知所谓!虽然我们很难改变这现状,但其实也没必要太过气愤,因为忠于自己的艺术家依然存在着。”



(80岁时,潘老曾赋诗:“转眼人间八十年,世风日下钱钱钱。老来方知徒悲愤,能癫就癫过一天。”听君一席话,沽名钓誉的人不知作何感想呢?)



(潘老说:“大石压死蟹,我不怕,我就这么举着吧。比萨斜塔斜了,没关系,我来扶着吧。”)


是的,如果不能改变世界,那就从改变自己开始吧!未来仍是如此光明,值得你我共同期许。且让我们笑看世间的风云变幻吧!







(“90后”的不老男神潘鹤先生生猛又风趣,没有来到现场的您是不是感觉很遗憾呢?)



To Be Continued...

042X
世上本有月食、日食,何妨亦有周食?下周“艺术局”,敬请关注与期待!


“笋野”求推荐!

如果您有任何好吃、好玩的东西希望推荐给艺术家们,欢迎随时联系公众号哦!我们的目标是:让大家都识食、识玩!


特别鸣谢:

感谢广州兴悦酒家、NBEI便携式音箱对本次活动的大力支持!





文/秋怡

图/邓勃 秋怡



说明

本文原创,版权归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所有。

所有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欢迎转发分享到朋友圈,但谢绝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院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艺术新思想策源地

岭南艺术品集散地


欢迎合作及联系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中315号羊城创意产业园3-12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电话:020-87133765

邮箱:ycwbysyjy@163.com

合作QQ:3206068307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