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女性高潮时为什么会“喷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狂狷郭莽园

2017-03-23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烟波一棹 梦笔生花


郭莽园:1942年生,广东汕头人,西泠印社社员,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广州画院艺术顾问,广东华人书法院名誉院长,中国手指画研究会顾问。



导语狂狷如他,其画笔酣畅、墨淋漓、色古艳、意悠远。他是谁?郭公莽园也。


郭公,在我眼里是一亲切的美髯公,头发和鬓角里仿佛藏着无限的智慧与情思,笑容爽朗。言至激昂处,神采飞扬。最令我难忘的是他的声音,沙沙低沉。


论画谈道,或可从艺事、评陟、神思、通变四部分的回答中一窥郭公神采。



《一路春风》 郭莽园 137.8cm×69.8cm 2005年



A 艺事



《艺术周刊》:能用最精简的语言概括一下自己的艺术吗?


郭莽园:刻鹄雕虫,一耕夫来自田间。


《艺术周刊》:艺术上,有做长期、中期、短期规划的习惯吗?都实现了吗?


郭莽园:君子务本,一以贯之。


《艺术周刊》:在艺术上,您获得自由了吗?如否,您将如何获得自由?


郭莽园:常挥彩笔淋漓写,榔栗横担不顾人,有之。笔墨未自由,得失常相逐,也复有之。


《艺术周刊》:您对自己所从事的艺术的未来,悲观还是乐观?理由?


郭莽园:乐观!本来就是玩,从事艺术本来就是一种够奢侈的玩。


《艺术周刊》:何谓之大写意?您认为什么样的画可以称之为大写意画?


郭莽园:中国画中最高的艺术形式。


大写意非关尺幅,指那些气象高华、笔墨简约、气势恢宏、天人合一的写意画作品。


《艺术周刊》:艺术上,最满意自己什么地方?为什么?


大写意。偷工懒做,见好即收,毎年努力减几笔。画面上大块大块空白,照样郭莽园:算钱,爽!


《艺术周刊》:艺术上,最不满意自己的又是什么?为什么?


郭莽园:不能孤高、未肯流俗,自然天地小。


《艺术周刊》:最艰难的创作状态是什么?


郭莽园:新婚之喜、乔迁之庆、庆祝××周年之类索画索字。


《艺术周刊》:什么状态下最有创作的欲望?


郭莽园:像郑板桥:“晨起看竹,烟光日影露气,皆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胸中勃勃,遂有画意”,“送现银,则中心喜乐……”,兼而有之。


《艺术周刊》:什么状态下绝不创作?


郭莽园:内子不在家或无空,不能帮忙打下手绝不创作。家无书僮,向由内子侍砚、磨墨、理纸、挤色、换水、适当时候使用电吹风等,几十年来配合默契,没有更合适可更替人选,被彻底捆绑。懒!害死人啊。


《艺术周刊》:您的创作时间主要集中在哪些时段?


郭莽园:我欲画便画。有时深夜推被披衣而起……


《艺术周刊》:遇到创作瓶颈时,如何解决?


郭莽园:读书、喝酒。


《艺术周刊》:您在艺术上的绝活是?


郭莽园:指书、指画下过点工夫。曾书“指到柔时龙入缽,墨当酣处虎生风”一联臭美过。


《艺术周刊》:您认为创作大写意画理想的状态是怎样的?


郭莽园:十月怀胎,一触即就。


《艺术周刊》:您如何看待地域文化对画家创作的影响?


郭莽园:以前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现在都说地球村了。


《艺术周刊》:美国学者高居翰认为,元代之后的中国绘画,一直便是以文人画为主导(除了明初院画有短暂复兴)。您认为这一传统会复兴吗?为什么?


郭莽园:传统不会断,复兴,说来话长。不赘。



B 评陟




《农人春事》



《艺术周刊》:当艺术家的好处是?坏处呢?


郭莽园:潮汕土话:羡死厝边(邻居)、饿死仔(妻儿)、激(累)死交己(自己)。


《艺术周刊》:您觉得大师有可能画出很烂的画吗?


郭莽园:大师都是那些珍惜羽毛的人。


处理烂画,是大师一项不可或缺的本领,不然何谓“废画三千”。


《艺术周刊》:画坏了或者说不满意的作品,一般作何处理?


郭莽园:不复瓿、不糊窗、不补壁,干脆利落当垃圾处理。


《艺术周刊》:您认为什么样的写意画是好作品?衡量标准是什么?


郭莽园:能把书法语言转化成绘画语言,恰当表达画家美好意象的作品。气韵生动。


《艺术周刊》:齐白石认为“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郭莽园:白石老人这段话打小就认为是发聋振聩。


《艺术周刊》:您认为什么样的绘画题材可以较好地表现文人画的价值?


郭莽园:不是说“画什么不重要,关键看你怎么画”?


《艺术周刊》:陈师曾谓:“文人画之要素:第一人品,第二学问,第三才情,第四思想。”您认为文人画最核心的要素及价值是什么?


郭莽园:现在看来,觉得应该加个第五:本领。


《艺术周刊》:陈师曾在《文人画之价值》一文中这样解读文人画:“即画中带有文人之性质,含有文人之趣味,不在画中考究艺术上之工夫,必须于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此之所谓文人画。”您怎么看?


郭莽园:应该刪除文中之“不”字。


《艺术周刊》:徐文长曾说:“吾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这是否是文人惯用的诡计,即把自己最受人重视的艺术放在最末的位置,以抬高其它?您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


郭莽园:不得而知。我是画画的,其他都是基础。


《艺术周刊》:在近年的国展中,写意画入选和获奖的比率持续走低,这一展览现象,您怎么看?


郭莽园:正常,好正常!现在能画写意画和能画好写意画的人太少了。


《艺术周刊》:当代画大写意的画家中,有无您觉得是成就斐然的?您觉得自己的大写意作品和他们比,优劣各在何处?


郭莽园:今天天气……嘻嘻,哈哈。


《艺术周刊》:如何看待新文人画这一问题?新文人画是文人画吗?


郭莽园:画有好坏,没有新旧。既然说是“新文人画”,肯定和“文人画”有所区别、有所不同。


《艺术周刊》:有人说文人画的标配是诗书画印,您认为是吗?文人画的标准形式到底是什么?


郭莽园:不一定。如果文人画家有诗书画印全面的知识修养那也未必好。


文人画有标准形式吗?


《艺术周刊》:有人说中国艺术领先西方数百年,据说指的就是文人画。对此您怎么看?


郭莽园:不考虑这些似是而非的话题。


《艺术周刊》:有人评价您是“文人画家”,您的反应会是?


郭莽园:诚惶诚恐!



《秋江》 郭莽园 50.9cm×66.8cm 2010年



C 神思



《艺术周刊》:能用最精简的语言概括一下自己的人生吗?


郭莽园:“臣之壮也,犹不如人,今老矣,无能为也已”。


《艺术周刊》:理想的绘画状态是什么样的?


郭莽园: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艺术周刊》:最向往在哪里举办个人展览?


郭莽园:家乡大祠堂。


《艺术周刊》:如果让您选择,理想的身份是什么?


郭莽园:还是当画家。


《艺术周刊》:让您带上一个人去您最希望去的地方,会带上谁?为什么?


郭莽园:带太太。逗她开心,要她照料我。


《艺术周刊》:有过自投罗网、向世界屈服的经历吗?


郭莽园:在尘埃之中,积威约之势,从俗浮沉,与时俯仰,古今一体,何劳动问!


《艺术周刊》:如果有机会让您重新出发, 您希望远方在哪里?


郭莽园:远方永远在远方。自知根器终平钝,愿作涂中曳尾龟。


《艺术周刊》:“要么庸俗,要么孤独。”您觉得是这样的吗?目前您的状态是庸俗还是孤独?


郭莽园:“青藤雪个远凡胎”,想孤独就能孤独么?我本常人,凡夫俗子,处尘世中,向往孤独,修持历炼,消长进化,希求脱胎换骨。到今还常有“未能免俗”之叹!


《艺术周刊》:理想跟梦想,最大的区别在哪里?您的理想和梦想是?


郭莽园:理想梦想都是想。家庭出身不好,当年凡所有想,皆是虚妄。现在烟波一棹,梦笔生花。


《艺术周刊》:“充满劳绩,然而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之上。”说得对吗?


郭莽园:善!牡丹芍药夸颜色,我亦清和得意时。



D 通变




《月夜》



《艺术周刊》:能说说艺术圈里您几位有趣朋友的名字吗?他们有趣的地方在哪里?


郭莽园:就近而言,水墨村这帮村民们。散淡!不粘不滞、无争无求的散仙。


《艺术周刊》:您最主要的嗜好是?会由此觉得自己是一个玩物丧志的人吗?还是说,自己是个有情趣的深情的人?


郭莽园:饮茶、抽烟、喝酒、嗜食……


养心养神养志养身。


《艺术周刊》:喜欢哪一类型的艺术社交活动?


郭莽园:清谈!听孙淑彦兄侃清末民初潮汕文坛轶事,许习文兄抖书画鉴定秘笈硬料,罗韬兄讲诗书画印廿四品,张演钦兄钩文人画七七八八……


《艺术周刊》:假如您的一件很珍贵的代表作,有拍卖行打保票说,拿去拍卖就会创造出个人最高拍卖纪录;同时有一家著名的省级美术馆想收藏这件作品……您更愿意托付与谁?


郭莽园:看情况,有酒学仙、— 36 37476 36 13550 0 0 6117 0 0:00:06 0:00:02 0:00:04 6117 é…’学佛。


《艺术周刊》:在某个重要的社交场合,因为主办方一时疏忽将您冷落了,怎么办?会像齐白石一样赧然离去吗?还是高傲地岿然不动?


郭莽园:卑以自居。释然安然。


《艺术周刊》:如果意外得了一千万现金合法收入,您会怎么安排这笔横财?


郭莽园:合法收入不算横财。一千万元做盐——咸,做醋——酸。反正是空头支票,等开大点再作打算。


《艺术周刊》:羡慕那些不断刷新拍卖纪录的艺术家吗?


郭莽园:当今,是几千年来艺术品市场最好年代,艺术家不断刷新拍卖纪录,为市场繁荣喝彩。“邦有道,贫且贱焉……”不羞惭、不羡慕,做好自己。


《艺术周刊》:您对艺术市场的态度是?


郭莽园: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


《艺术周刊》:市场一直很喜欢您某类题材的作品,但您又不想老是重复,您会怎么办?


郭莽园:提价。






岭东莽园 真奇士也


《秋风雁影斜》 郭莽园 136.5cm×33.7cm 2011年



导语:寻先生自述,仅见《砚铭》一小文。且寻几篇序文或前言,于此“飨宴”诸位,言虽稀简,愈显矜贵……


郭莽园,这位生于岭东草莽之间的艺术家,一直在体制外磨砺,近年来受到业界颇多赞许。一提到郭老莽园,就自然联想到“裤头师傅”,一管秃毫走江湖,野逸横生,真真有趣…… 且看艺术界各位大咖的评点:


廖寥数笔,虽苍苍片墨,而画外之意无穷


我把莽园的画列在“才人之画”和“奇人之画”之间。“才人之画”首先要见“才”,“奇人之画”首先要出“奇”,莽园的画见才而又出奇。所以我一见便为之一振。


莽园之画,虽廖寥数笔,虽苍苍片墨,而画外之意无穷,此词心也。有此词心者,其画者,画也;其画者,非画也。画者,形、色、墨也,非画者,“品高而度远也”。画而非画,非画而画,此语唯可与知者道也。


——陈传席《品高而度远 莽园的画》



余观其群鹤戏海图,纵横数笔画飞鹤,立鹤于上下,当中以大笔着兰色,淋漓横扫,浓淡相间,有骨有韵。其画之巨,固已惊人,其法之奇,古所未有,今所未有,中所未有,洋所未有,唯潮汕人郭莽园有之。莽园者,真画家之闯王也!


——陈传席《独创和逾越》



莽园兄与予西泠同社,岭南才子也。工画,尤以丹青驰名,翰墨之交,而有斗酒诗百篇之气概,书画界颇少见。予最惊奇者,莽园才思敏捷,以擅对句自得,每遇逸事佳境,不假思索信手拈来,七步八叉之喻,信不独见于古人。所谓文人书画,倘无此等才情,安敢妄誉私夸哉。吾社中之有莽园,重其书画之才,更重其诗联之才焉。


——陈振濂《颐斋翰墨》



如风中看剑,锋刃峥嵘而精气内蕴


不知怎的,一提郭老莽园,我自然联想到“裤头师父”,并以为酷似。其实昔时诸大家均为“白发西瓜”一路,如白石、宾虹,虽有点儿师承,但更多是靠自个悟性。郭老俨然一介才子,大手笔,没套路,笔墨那两下真够吓人:运笔幽趣横生,如髙山坠石;线条率意挥洒,似鬼斧神工;墨色相融,好比虎穴探子;笔墨相破,好像天马行空。


——方土《裤头师傅》



莽园之画也,其卓然于外者二,曰笔墨、结构耳。其笔墨也,旷达而不失细微;灵动而不无沉厚、动转而不少凝重。其结构也,如韩信之点兵,弈秋之布局,虚实相生,出人意表。其笔墨如斯,盖因其善书法,工碑帖。帖学之气韵柔媚,碑学之气势刚拙,杂然而一体,浑然而天成。故细观其笔墨,情、意、韵皆备矣。其结构之妙,盖因其善篆刻,以有求无,以小见大。得此二者,莽园之于今之画坛,执牛耳者也。


——罗一平《以意造境 由境生意》



静观莽园之画,每感其挥运之风,飒飒然而长驻。其所造之物,所造之境,一一着情感之色彩,无非其胸中之丘壑,诚可谓别有天地非人间也。苟以一二语以概其法,则曰:因势用笔,随情赋彩,情与物融,法随情生,空间感藏时间流,野乱处有统率方,此莽园之六法也。


——罗韬《言说不可言说者 述郭莽园之艺》



莽园属于大器晚成那一类艺术家。在绘画方面,他曾相继亲炙陈半醒、赵适怀、梁留生等先生的教诲,经由四王而上溯宋元诸大家,并在以黄瘿瓢为代表的闽派传统中流连忘返。从个人气质上来说,莽园更接近正统文人的角色。但经过生活的历练,在他与传统民间文化之间似乎存在更强的亲和力。


因此,在他那些古意盎然的绘画作品中,能够看到源自传统民间智慧的巧思和传统民间工艺的蛛丝马迹,一点也不奇怪。不言而喻,莽园在温习传统的经验的道路上走得越远,最后返回自我的王国需要跋涉的时间也就越长。在这个一切都讲求“速效”的时代,这肯定不是一种值得推广的经验;但在我看来,作为一个艺术家,莽园的魅力和真正耐人寻味之处也正是在这里。在他锲而不舍的性格中,我看到的是较之虚伪的谦虚或轻妄的傲慢更值得尊重的自信。


我的设喻或许并不妥帖,“木斧”磨出棱角,磨成“利刃”,但更值得寻味是“磨”的过程。


——李伟铭《莽园与木斧之喻》



岭东郭莽园,奇士也,能诗擅画,书法《好大王》、《褒斜道》诸碑,笔走重涩,结体奇险。或作指画,若万毫齐聚指掌,简劲峭拔,观其画,如风中看剑,锋刃峥嵘而精气内蕴,俨然英雄名士风格。高且园、潘天寿之后,允称高标翘楚也。


——李伟铭《莽园指头画说》



莽园画宜书画并看,书趣画趣,都在其中郭莽园试图以古拙、挥洒、恣肆而不失含蓄的笔触,重现现代文人的古典情怀。因此,严格来讲,郭莽园是现代文人画的典范。其画中所展现的意韵与内涵,正是离我们已渐行渐远的传统文人的情思。所以,看到郭莽园的画,总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如同见其人。


——朱万章《郭莽园绘画的意味》



莽园画,宜书画并看,书趣画趣,都在其中,互有相映,相得益彰,其书中拙味,与画中清气,合而和和。


笔墨二字,不可小看,一看再看,才知笔墨何止笔墨!与无笔墨者,是无笔墨可谈,即无笔墨。而知笔墨何止笔墨者,方有一二笔墨可谈,与莽园可谈一二三四……


余知莽园画,莽园书,多年矣!大病二年,又见莽园画,莽园书,奇趣依然,多好!


真真有趣!


——林墉《真真有趣》






艺亦无涯 磨墨磨人

《柏颂》 郭莽园 365cm×725cm 2012年



莽园郭氏,西泠印社社员。汕头人,1942年生,好文艺,曾受业于陈半醒、赵一鲁、梁留生诸耆宿,习诗书画印。幼憨厚,人号呆丁。


余生平好画,而不画、忮画、亵人之画。我画欲画便画,亦非名利酒肉而神画。画者快我之生活,慰我之志愿,得意落墨,不求雅观,简陋之画也。渺我画不恶,称我画不喜;导我画正者则师之;其同道趋名慕利者,敬而远之。于我名利淡泊,画亦淡泊,以画慰生平之快也。而恨未有好画,为惊众受益,见善而良,过而慎之,深愧!深愧!


——郭莽园《砚铭》



先生归来,是弹铗而歌冯生、是田园将芜陶令、是少小离家贺老、是乘风归来苏髯、是有亭深竹板桥……


小楼一统,故什杂陈、无弦老琴、微凹古砚、击节唾壶、分江水注……长物无多,一件件都曾经陪伴先生笔走龙蛇的岁月,请用心聆听,一件件都沉默着动人的故事,请留神察看,一件件都饱含着手泽的奢华。


——郭莽园《先生归来》



说来惭愧,不知不觉练字都练了六十多年矣。


六岁父亲启蒙习唐楷;十六岁随陈半醒师杖履,入汉、晋碑;三十岁,弃西画转画中国画,字继续练,但多了些思考:象、点、划如何转化成国画语言,字如何和画协调等。水深啊,写字真难!写字手艺活也,要磨要练,喜欢!虽苦犹乐。宣纸,一个倾注感情的海,长长毛锥如西来一苇,载着滄桑,载着故事,载着性灵,载着智慧,倾心忘手,一行行的徐行、飘荡……写字真好!

幸有习文哥哥相伴联展,破题儿第一遭写字示众,用句说过的老话:如入厨新妇,蹑步上堂,千祈诸公不吝赐教,不吝赐教!


——郭莽园 《写字者 写志也》



闲来无事,与升文兄论艺,言及去宿习“笔在意先”。于是各于纸上信手涂抹,又互换因势成形得猫图十二,淳奇君兴起即席为之题字。游戏笔墨虽未足观,亦快事也。


——郭莽园《黑墨团中天地宽》



无论窗明几净,无论月白风清,无论酒酣耳热……动墨横锦,百感萦胸,造化在手,万象纷呈,画画于我是件快乐的事。至于想法、追求等,各有肝胆,惜余木讷笔钝,未能尽言。好在意象心象相通,明眼人在画面会见到端倪的。

——郭莽园《中国水墨收藏·莽园卷·序》



艺亦无涯,磨墨磨人,未敢奢望惊世骇俗,却也心怀幽远……


至于得意忘形、拖泥带水、稀里胡涂、自以为是等,看官,恕之!“臣之壮也,犹不如人。”今老矣,如此而已焉。


——郭莽园《水墨对话——李平野、郭莽园联展·前言》



郭莽园和孙女郭伊岚





六朝胸臆 狂狷性灵


《关河一望萧索》 郭莽园 69.9cm×68.9cm 2011年



【先生归来】


2014岁杪,水墨村办“先生归来”文房清供展。郭莽园作序云:“先生归来,是弹铗而歌馮生、是田园将芜陶令、是少小离家贺老、是乘风归来苏髯、是有亭深竹板桥……小楼一统,故什杂陈、无弦老琴、微凹古砚、击节唾壶、分江水注……”


【时论以为】


郭莽园六岁时,得父亲启蒙,习唐楷;十六岁,从陈半醒师杖履,入汉、晋碑版;三十岁,弃西画,研国画。今年表自述曰:时论以为文人画大家。


【画家闯王】


陈传席谓曰:莽园者,真画家之闯王也。


【唯莽园有】


陈传席观郭莽园群鹤戏海图,叹赏曰:其画之巨,固已惊人,其法之奇,古所未有,今所未有,中所未有,洋所未有,唯潮汕人郭莽园有之。


【并无消息】


上世纪七十年代,郭莽园赴穗观俄罗斯油画名作展。均为复制品,大失所望。归后,谓其师曰:此地并无夷人画真消息。乃不复作素描速写油画之属。


【终有交代】


郭莽园心仪西泠印社。后入社,乃叹曰:家父殷殷厚望,终有交代。另有美食家协会副主席名分,莽园最爱。


【捉管便知】


或谓:天不怕,地不怕,惟怕某文人要画画。郭莽园应道:且画去,捉管便知他斤两。


【早出日头】


郭莽园诣黄永玉,黄永玉信口诵其十三岁所作曲子:“洞庭春早,堤上青青草。帆弦轻扣别情,暖波摇泪。遮莫是,千百句离骚将魂勾了。且把这长亭折下的柳枝儿抛。恁它个愁心绪惶惶不入调。甚搅恼。帆顶上翩翩四五只鱼鸥鸟,管它的灯火岳阳楼。谁耐得黄鹤楼上黄鹤飞去了。明朝又是襄阳道,何处香来,远岸边,有几丛水仙袅袅。”郭莽园乃叹曰:“孰谓‘早出日头晤成天’?”


【不服来战】


某公不服郭莽园。郭曰:各悬素轴三十,通衢摆擂,过客出题,即席为诗书画,可山水,可人物,亦可花卉,悉听尊便,每日十张,不得撕毁重画,如何。某讪讪而去。


【一归祗园】


雷铎作联赠郭莽园:潮阳滩头书匪,山阴道上印人;半生历荆莽,一悟归祗园。


【深具词心】


陈传席谓莽园画深具词心。有此词心者,其画者,画也;其画者,非画也。


【方寸海天】


郭莽园尝谓曰:莫笑形骸龟鳖缩,须知方寸海天宽。


【少耽诗画】


郭莽园访区潜云,坐中有美院女生少红,称名不合己意,求易之。郭作联曰:少年先锋队;红色娘子军。诸公大笑。郭复撰一联曰:少耽诗画老耽字;红上冰梢绿上簾。区以为雅,遂以六尺宣书赠少红。少红大喜,更名之志乃止。


【得自由身】


郭莽园自谓此生最得意者,乃以自由志而得自由身。


【一介狂狷】


郭莽园自道:六朝碑版横胸臆,一介狂狷写性灵。


【一羞南郭】


一九九七年,郭莽园入西泠印社。好事者以“四绝入西泠”求郭莽园上联。须臾,郭莽园对曰:一生羞南郭。


【国家俸禄】


或问郭莽园退休何所。郭答:国家俸禄不曾领。


【何不鼓掌?】


郭莽园喜作大字,围观者愈众,则愈勇。书毕,辄笑谓:何不鼓掌?


【不可,不可】


挥毫时,有知名画家促郭莽园以色点花心。莽园道:“不可,不可。”人问何故。

答曰:我作画,独喜偷工减料,见好就收。


【天地无情】


朱新建郭莽园共绘一画。朱写茶花竹子,郭画一石一鸟。毕,朱题曰:大地不含情,能使草木春。


【乃见莽园】


罗韬目郭莽园曰:以写梅之笔写石,复以写石之笔写梅,梅石同写,乃见莽园之兀傲;以写人之致写马,复以写马之致写人,马人同写,乃见莽园之萧索;以写山之意写海,复以写海之意写山,山海并写,乃见莽园之苍茫浩瀚。



【上官不宣】


【采写 黄立婷 严秋怡】





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出品《艺术周刊》第1期版面欣赏


文章转发自《艺术周刊》第 1 期

编辑:冯丹琪

采写:黄立婷   严秋怡

封面、封底设计:张伟樾

微信编辑整理:一介





“岭南国画百家”评选火热进行中。敬请垂注!

请点击原文链接了解相关信息。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欢迎留言

欢迎投稿

未经同意其他公号不得转载

小编无限爱你们

欢迎大家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