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女性高潮时为什么会“喷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艺术周刊 | 岭南大写

2017-06-05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为了弘扬中国画大写意精神,广州画院策划并主办的“岭南大写:广州画院名家邀请展”即将于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举行。参展画家为:郭莽园、方土、郑阿湃、陈一峰、许裕长、宋陆京、王秋奇、陈映欣、贾博鸿、吴洁聪、张演钦。《艺术周刊》(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出品)第27期专门出版专刊,深入探讨岭南大写意的现状以发展。




A02版




大写无疆



《荷石水禽图轴》 八大山人



夫天地育万物,而万物有性灵。然知天地之亦有其性灵者,可谓鲜矣。地脉贲张,山岳为之摇震;天气感奋,云霞因而发蒸。以地之至博也,而不能隐其怒;以天之无垠也,而不能化其感懑于无形,况蕞尔之一躯耶!


人之性灵也,亦天地之性灵。故循天地之正者,其性灵与天地相一;逆天地之性者,其性灵相悖而失其相济。故所谓大写意者,非一逞其气而恣其所欲者之谓也。所谓大写意者何?写者,泄也,泄天地之性灵者也;写,亦泻也,发人之性灵之不得不发者也。天地之性灵,至大至朴而至正也。古之画人法天则地,以自然为师,以造化为功,能泄天地之性而泻一我之灵,故能得其阴阳之条畅,成其功烈之赫奕。得天地之大者,故能成其大;得天地之正者,故能就其正;得天地之朴者,故能存乎其性。


大写之大,非关一时也,而在乎能与天地同在而无所谓终始;非关一地也,大写之大,当一小天下而奄有四海,奚能以区区一域而囿之哉?非关一人也,竞以气力相高,贵己贱彼,则必损天地之大德也。


往者梁楷以待诏而违其性,乃怒泼其墨,其性毕见而圆满自足。徐渭志攀鸿鹄然终命踧而不达,遂痛掷其所宝,而随之以山崩海立、嫠妇夜哭。八大负国恨家仇,故时哭之笑之,孔雀为之铩翮,游鳞为之矐目。仁山非孔以刺儒,郁郁而瘐死。皆性灵所系,故能感天动地。客谓曰:圣人无情,而运之者有情乎?无情乎?然,谁运圣人耶?答曰:谁运圣人,吾不之知也,惟知圣人虽无情,而必有性灵也,圣人既与天地相一,则与天地同此性灵。天地能感奋,则蹇蹙不得不申,愤懑不得不摅,发而为画,摅而成章,而承之以天地之性之灵,得至正至大至朴之气象,是为大写。数子巍巍荡荡,名声施于今日,功德著而不灭,允为大写宗师。诸人虽殊方异类,而其归一揆也。诸公亹亹,从者济济。进则海晏河清,退则林麓薮泽,上则皇帝群后,下则元元九流,沐其重光,效其淑美,向风慕义,栖迟其域,遂致四隩之攸同,天下之壮观。


然百年间,国画之一门也,道统幽昧,学统陵夷,政统失据,人多黭浅而世情险巇,或龙章裸壤,或韶歌聋俗。刺客无所,剑论不传,士者一去,诗书委地。于是大写萧条,高情不寄。余复悼今之画人,志婉娈于声色,情绸缪于货赂,诡故不情,偶得一物,嬲之不置,而自号大写,宁不谬哉?既自诩大写,安能舍其至大至正至纯,而特从其小小者耳?今吾人睹大写之不作,咨正道之曳行,惧徽烈之难继,乃申旧章,明明道,约裛藻,兴书法,赞大写,隳胆抽肠,以敷畅厥旨。偶有所得,则盱衡扼腕,扬眉扺掌,幸甚至哉。



【张演钦】



A03版




解衣磅礴 文化自信



《花月满一庭》 方土



导语:为了弘扬中国画大写意精神,广州画院策划并主办“岭南大写:广州画院名家邀请展”。展览地址: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参展画家:郭莽园、方土、郑阿湃、陈一峰、许裕长、宋陆京、王秋奇、陈映欣、贾博鸿、吴洁聪、张演钦。《艺术周刊》就此专访了主办方广州画院院长方土。



《艺术周刊》:请介绍广州画院大写意画家及总体水平评估。


方土:随着全国美展的不断渗透,画坛格局起了变化,从老一辈画家以大写意为主,慢慢发展到如今年轻人以工笔画为主。上世纪八十年代,画工笔的很少。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如今演变成画写意的非常难能可贵。早些年,大家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然而这并非一时半刻可以克服,也许需要寄托下一代、下下一代画家的努力。现在不仅仅是广州画院,整个画坛都处于较无奈的阶段。近年来广州画院补充了几个人,年龄都偏大,约五十岁左右。也只有到了这个岁数,才能对大写意有所体会。


《艺术周刊》:广州画院为什么如此重视大写意?


方土:应该承认,这与我本人对大写意情有独钟有关。作为一院之长,我的理解是,大写意是中国画笔墨精神的根本,重视大写意就是践行“文化自信”的重要体现,这也是每个画家必须传承优秀文化传统的职责所在。当然,我不敢说重视了,画院就会有理想的大写意作品出现,这还有赖于每个人的努力。


《艺术周刊》:广州画院大写意创作取得今天成绩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方土:广州画院的画家们经常一起切磋合作,相互提高,经常参与一些公益服务项目,形成了每个拿毛笔的画家都有随手露几笔的本事。这种笔会进行多了,大家自然而然对大写意重视起来。


《艺术周刊》:接下来,广州画院在推动大写意艺术方面有何构想?


方土:一个是不断向传统学习;另外是营造氛围,经常组织外出写生,走向生活。不管是画工笔的还是写意的,都要有随手速写的能力,这种训练最有效。


《艺术周刊》:能谈谈广州画院大写意现状和方院长本人的关系吗?


方土:我科班是画大写意花鸟画。任院长一职,岗位要求必须适应各种需求。例如昔年时逢长征胜利七十周年,我带领大家“走长征路”。回来搞创作时,发现花鸟画用不上了,就开始着手画人物,最后用实验水墨的方式创作了《长征军娃系列》;又比如前些日子接到广东省委宣传部策划的广东四大名山画卷创作活动,这就要求自己拿出画山水的本领了。作为院长,什么都得带头,而年轻画家必须掌握两至三个本领。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老一辈艺术家都是这样走过来的。


《艺术周刊》:最能代表中国画精神的大写意作品,似乎很难进入全国美展。如何看待这一矛盾?


方土:难入选是因为写意难画,写意精神丢了,这怪不得谁。不过,我认为,画家有生之年,也许画大写意吃亏,但历史从来没有让画写意的画家吃亏。一路走来,年龄稍大就不太适合画工笔画。我不认为非得入选全国美展,才称得上是优秀的美术人才。


《艺术周刊》:您刚刚说道大写意的发展也许要寄托于下一代、下下一代画家,在此有何寄语?


方土:引用林丰俗老师当年对我说的两句话:一是要有“废纸三千”的干劲,一是多画“梅兰竹菊”去体验笔墨。拿《芥子园画谱》举例,它不是某画家的作品,而是将历朝历代画得好的构图、用笔等归纳总结而编成,珍贵无比。实际上《芥子园画谱》是一本教材,我们中国画教学却将之抛弃,真的很可惜。年轻人如果从这本书入手,必有收益。



A04版




彩笔淋漓 丘壑内营



《梅瓶》 郭莽园 2017年



郭莽园:1942年出生,广东汕头人。西泠印社社员,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广州画院艺术顾问,广东华人书法院名誉院长,中国手指画研究会顾问。



《艺术周刊》:你认为自己的画属于大写意吗?一幅画称之为大写意,应该具备哪些要素?


郭莽园:属于。写意画重写、重意,而大写意是更重写更重意。


《艺术周刊》:你在从事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受到过哪些人的影响?


郭莽园:大写意启蒙是业师陈半醒先生。当年岭东大写意老画家数不胜数,在这个氛围中成长,备受教诲,其中受揭阳余凤生(白丁)先生影响尤深。


《艺术周刊》:近来你创作的大写意作品有无得意之作?比如说?


郭莽园:自己甚觉得意的,极难。有时画毕觉得不错,过几天就不激动了。


《艺术周刊》:在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困惑?如何解决?


郭莽园:书法语言如何转化成绘画语言,形象如何转化成画面意象等,一直困惑中,一直在解决。


《艺术周刊》:在创作大写意的过程中,最开心的时刻是?


郭莽园:横挥彩笔淋漓写,漫谱新声慷慨吟。


《艺术周刊》: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大写意创作?近期在创作上有何新想法?


郭莽园:大写意真难,继续努力,争取毎年减它三五笔!


《艺术周刊》:岭南历史上你最佩服的大写意画家有哪些?为什么?


郭莽园:苏仁山。兀傲不羁,古朴高逸,不泥古法,自辟蹊径,用笔、构图、意境皆有新意。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画坛中,以大写意著称的艺术家不乏其人,有哪些是你比较推崇的?


郭莽园:水墨村的村民们,还有陈永锵、李伟铭、方土、王秋奇、陈炳佳、钝丁……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大写意要取得新进展,其困境和挑战是?


郭莽园:大写意在全国都存在困境和面临挑战,岭南画大写意的画家数量不少、水平不低,如何取得新进展?茫然。


《艺术周刊》:你觉得地域对大写意创作有何影响?


郭莽园:随着科技、交通、信息等发达起来,地域对大写意创作影响不大了。



A05版




表抒胸臆 古逸清和



《简易写人意》 方土



方土:广东惠来人。1986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国家一级美术师,广州画院院长。广东省中国画学会执行会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兼中国画艺委会委员,中国画学会创会常务理事,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受聘为广州美术学院、华南理工大学、暨南大学、广州大学客座教授。


《艺术周刊》:你认为自己的画属于大写意吗?一幅画称之为大写意,应该具备哪些要素?


方土:当然属于,地地道道的大写意,全都是生宣纸画出来的。时下,有一种看似是写意画,实则不用生宣、而是半生熟纸画的。几笔下去融成一块,较容易控制,这类型的画家不少。与其对比,我的大写意更显真。


大写意无论画什么,都是借题发挥,目的在于充分发挥笔墨韵味,体现笔墨精神,通过笔墨技巧体现作者的人格、品味、思想内涵以及才情才华。真正的大写意不是“假、大、空”,而是有内涵的,需要一定功力和基础做支撑。一笔下去韵味内涵都具备,非常难做到。


《艺术周刊》:你在从事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受到过哪些人的影响?


方土:回过头想想,对我影响最大的先有《芥子园画谱》,后是吴昌硕、齐白石,再后是八大山人、徐渭。


《艺术周刊》:近来你创作的大写意作品有无得意之作?比如说?


方土:得意之作不多,很难说哪一幅可代表,倒是近年来创作的“梅兰竹菊加牡丹”条屏,既雅又俗,又可换钱讨生活。还有一批简笔的山水写生新鲜出炉,备受关注。


《艺术周刊》:在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困惑?如何解决?


方土:最大的困惑是创作灵感的稍纵即逝。画大写意核心的问题是如何抓住瞬间的感觉,一路做下去。有时候一件事情,打算花十年去做。可时间过去了,却一事无成。杂事太多,时间、精力、情感没法融为一体,这是我最大的困惑。


《艺术周刊》:在创作大写意的过程中,最开心的时刻是?


方土:置之死地而后生。原本画坏的不断补救,最终反而变好了。假如没有开始的坏,就没有后面的精彩。每逢这种情况,甚有一种因祸得福的快感。


《艺术周刊》: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大写意创作?近期在创作上有何新想法?


方土:大写意可以不断地嫁接一些旁类的东西,通过嫁接既开花又结果:有古今结合、中西结合的嫁接,也有理性与感性的嫁接,还有“人算”和“天算”的嫁接。


《艺术周刊》:岭南历史上你最佩服的大写意画家有哪些?为什么?


方土:苏仁山堪称岭南大写意鼻祖,他的画作到现在还没过时;关良将中国画和儿童画的趣味相嫁接;林风眠将中国画与西洋的色彩相嫁接,最终形成自己独特的面貌。这些都是岭南历史上值得佩服的大写意画家。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画坛中,以大写意著称的艺术家不乏其人,有哪些是你比较推崇的?


方土:赖少其。他运用传统的线条去写当代的景象,其笔下的当代建筑不受笔墨局限,用传统的笔墨语言表现出当代的景致,画面处处直指心性。我觉得赖少其是继李可染、石鲁之后一个重要的当代画家。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大写意要取得新进展,其困境和挑战是?


方土:吸取北方的朴拙大气,将传统古意融入画面之中。岭南画家的困境与内地的一样,备受市场经济困扰,多数人未能免俗。毕竟艺术家也是人,不能没有钱,又不想太为市场左右。


《艺术周刊》:您觉得地域对大写意创作有何影响?


方土:应该没多大关系,倒是画种会受到影响。比如,岭南有影响力的山水画家甚少,原因何在?岭南地区没有多少名山,我们的山被树木盖住了,看不到结构。岭南之所以多出花鸟画家,皆因这里的花花草草比较多。


受气候影响,南方的宣纸拿出来都是软绵绵的,而北方却是咔嚓有声。在北方想让墨晕开没那么容易,在南方想让笔挺起来没那么简单。因此,南方画家缺少骨法,北方画家缺少韵味,要是两者结合一起最好不过了。



A06版




满心而发 肆笔而成



《听泉》 郑阿湃 138cmx34cm



郑阿湃:1966年出生于广东省潮安县,1990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现任广州画院副院长,广东省预备役师画院院长,广东省中国画学会副秘书长,暨南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



《艺术周刊》:你认为自己的画属于大写意吗?一幅画称之为大写意,应该具备哪些要素?


郑阿湃:我对大写意的理解是:大写和意是分开的,大写是表现手法,而意贯穿整个创作过程。


《艺术周刊》:你在从事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受到过哪些人的影响?


郑阿湃:历史上有很多优秀的大写意画家,我只是学一学他们的皮毛而已。


《艺术周刊》:近来你创作的大写意作品有无得意之作?比如说?


郑阿湃:无。


《艺术周刊》:在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困惑?如何解决?


郑阿湃:大写意很难画,很多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


《艺术周刊》:在创作大写意的过程中,最开心的时刻是?


郑阿湃:过程。


《艺术周刊》: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大写意创作?近期在创作上有何新想法?


郑阿湃:一直在摸索。


《艺术周刊》:岭南历史上你最佩服的大写意画家有哪些?为什么?


郑阿湃:关、黎二老,画得好。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画坛中,以大写意著称的艺术家不乏其人,有哪些是你比较推崇的?


郑阿湃:李伟铭、方土。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大写意要取得新进展,其困境和挑战是?


郑阿湃: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艺术周刊》:你觉得地域对大写意创作有何影响?


郑阿湃:无任何影响。



A07版




随意生发 大璞不雕



《今朝有酒今朝醉》 陈一峰 180cmx96cm 2015年



陈一峰:号大容山人,1960年生于广西玉林。1982年毕业于广西艺术学院,1997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广州画院专业画家,惠州学院客座教授,广东画院签约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中国画学会理事。



《艺术周刊》:你认为自己的画属于大写意吗?一幅画称之为大写意,应该具备哪些要素?


陈一峰:是的。自然自在的状态,随意生发的笔触。相由心生,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大璞不雕。


《艺术周刊》:你在从事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受到过哪些人的影响?


陈一峰:张旭、梁楷、李白、徐渭、八大山人,还有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等。


《艺术周刊》:近来你创作的大写意作品有无得意之作?比如说?


陈一峰:有得意之作,比如《孔子》、《张癫》、《苏东坡》、《文天祥》,以及《大汉雄风》(霍去病),还有《母亲》、《高原牧歌》等民族风情系列。


《艺术周刊》:在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困惑?如何解决?


陈一峰:写实和理性是我遇到的两大障碍。刻求太多,感性不足,很难直截了当表现内心的激情和世界。本不喝酒的我,往往酒后有如神助,偶尔得窥大写意的门道。


《艺术周刊》:在创作大写意的过程中,最开心的时刻是?


陈一峰:最开心的是过程,以及生命(作品)的诞生。


《艺术周刊》: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大写意创作?近期在创作上有何新想法?


陈一峰:我的大写意创作是用心、用生命去画的,近期还要继续努力,进一步提高自己的修养和境界,并拓宽表现的题材和空间。


《艺术周刊》:岭南历史上你最佩服的大写意画家有哪些?为什么?


陈一峰:当代关良、赖少其是我由衷钦佩的大写意画家,钦佩他们的品格和境界,以及留下的许多绘画艺术精品。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画坛中,以大写意著称的艺术家不乏其人,有哪些是你比较推崇的?


陈一峰:前有关良、赖少其,后有郭莽园、方土等。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大写意要取得新进展,其困境和挑战是?


陈一峰:不要吃老本,也不要妄自菲薄。要发扬近代前辈李铁夫、高剑父、林风眠等敢为天下先的精神,继往开今,当能重铸辉煌。


《艺术周刊》:您觉得地域对大写意创作有何影响?


陈一峰:地域不重要。如果说重要,则是孔雀东南飞!近代革命、改革开放都从广东开始。近现代绘画,李铁夫、冯钢百、二高一陈、林风眠、关良、赖少其等,都是全国乃至世界有影响力的画家。中华民族文化复兴,中国画大写意复兴,岭南画家要有舍我其谁的精神。



A08版




写意法脉 入古出古


《花四屏之二·夏荷》 许裕长 180cmx32cm



许裕长:1953年出生,广东陆丰人。广东省第八、九、十届政协委员,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广东人文艺术研究会副会长,广东省中国画学会理事,广州画院特聘研究员,广东省海外联谊会副会长。



《艺术周刊》:你认为自己的画属于大写意吗?一幅画称之为大写意,应该具备哪些要素?


许裕长:写意画分为大写意和小写意,我的画不能算是大写意,称之为写意画较恰当。大写意既要有笔墨功夫,又要有内涵,例如青藤、八大等人,吴昌硕还不能算是大写意。


《艺术周刊》:你在从事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受到过哪些人的影响?


许裕长:我从11岁开始学画画,临摹较多。首先从《芥子园画谱》入手,后临摹过任伯年、齐白石、吴昌硕等人的作品,以及岭南画派高剑父、高奇峰作品。


《艺术周刊》:近来你创作的大写意作品有无得意之作?比如说?


许裕长:没有什么得意之作。目前主要画梅兰竹菊,将四君子作为作业,不断进行探索和研究。我的画不卖,纯属个人爱好和业余练笔。


《艺术周刊》:在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困惑?如何解决?


许裕长:大写意问题不容易解决。我想画大写意,画得又不完全是大写意,还在不断地探索中。


《艺术周刊》:在创作大写意的过程中,最开心的时刻是?


许裕长:最开心的时刻是“画兴”袭来的时候。趁“画兴”上来,关掉手机,把自己关在工作室,忘记吃饭,忘记睡觉。


《艺术周刊》: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大写意创作?近期在创作上有何新想法?


许裕长:要画出自己的风格实属不易。近期也没什么新想法,一直在探索。最近多次和王秋奇等人说,想离开广州去外地写生。


《艺术周刊》:岭南历史上你最佩服的大写意画家有哪些?为什么?


许裕长:一时想不起岭南历史上有什么大写意画家。我认为高剑父、高其峰、杨善深、关山月、黎雄才、赖少其等是岭南最有代表性的大师。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画坛中,以大写意著称的艺术家不乏其人,有哪些是你比较推崇的?


许裕长:我比较喜欢郭莽园老师的作品,他诗、书、画、印全面,相当有造诣。他在笔、线、墨、水、色包括落款方面都特别讲究,其作品没有程式化。画画其实是修养和境界问题。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大写意要取得新进展,其困境和挑战是?


许裕长:我觉得当代岭南大写意领域要开一个研讨会,好好研究古人。这十几年来我们看到了写意画一些新的发展迹象,但是要迈开步子、走向大写意,路子还是很艰辛。


《艺术周刊》:你觉得地域对大写意创作有何影响?


许裕长:岭南文化在全国非常有代表性,但是囿于地域文化的局限性,突破文化藩篱依然不容易。回到我前面所说的要开一个研讨会,好好地研究古人。



A09版




古气神韵 禅墨道味



《寻真误入蓬莱岛》 宋陆京 2017年



宋陆京:广州画院专业画家,广东省美协理事,广东省中国画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艺术周刊》:你认为自己的画属于大写意吗?一幅画称之为大写意,应该具备哪些要素?


宋陆京:我觉得自己的画属大写意。真正的大写意,不单指物的形态,更要看到物的神韵。引用王摩诘两句话,“画中有诗,诗中有画”,“画是无声诗,诗是有声画”。怎样达到这个境界呢?要意在笔先,心灵一触,笔墨表露在纸上。所以说“形成于未画之先”,“神留于既画之后”。近代有好多物事为古代所没有,并非不能入画,只要用你的灵感与思想,不变更原理而得其神态,画得含有古意又不落俗套,也许就是大写意了。


《艺术周刊》:你在从事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受到过哪些人的影响?


宋陆京:花鸟方面我喜欢徐谓以及近代的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等,山水方面喜欢八大山人以及近代的黄宾虹、傅抱石、陆俨少等。


《艺术周刊》:近来你创作的大写意作品有无得意之作?比如说?


宋陆京:大写意必须有量的积累,难选出得意之作,一张画不能代表全部作品。


《艺术周刊》:在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困惑?如何解决?


宋陆京:大写意的花鸟及人物方面都没问题,只是画山水大写意我有些困惑,简笔为大写意?还是不具体为大写意?或者拿大毛笔画叫大写意?黄宾虹拿小毛笔画也是大写意,李可染把桂林山水画成黑山水或万山红,是不是也是大写意?我认为还是注重书写性,画思想的意境。齐白石先生说得好:“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让大自然与探寻心性产生呼应和共鸣,达到相互激发的过程。它不会局限于景物本身固有的形神关系。佛家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禅机大抵如此吧。


《艺术周刊》:在创作大写意的过程中,最开心的时刻是?


宋陆京:创作出一张充分体现自己性情的作品之时。


《艺术周刊》: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大写意创作?近期在创作上有何新想法?


宋陆京:近来忽然喜欢怀旧了。怀旧是老年人的事,也是有情感的象征。多年的写意创作,越来越觉得这是一种阅历的自然流露。年轻时候历经的磨炼,正是画画需要的沉淀。作品写心,感人处唯有“情”字。在画中创造的是另一个天地,有时要表现现实,有时又不能太现实。此间取舍,全凭自己的思想。艺术作品中还有一个元素——“人”。“人”首先是具备艺术性的一本书,作品就是他的故事。人和作品应该是统一的,只有统一才能突出作品的核心。见识不同,学问不同,经历不同,作品的格调自然也不同,此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艺术周刊》:岭南历史上你最佩服的大写意画家有哪些?为什么?


宋陆京:丁衍庸先生是岭南人,他一直都没把画当画来画。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画坛中,以大写意著称的艺术家不乏其人,有哪些是你比较推崇的?


宋陆京:岭南历史上我最推崇的大写意画家有林风眠、关良、赖少其等。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大写意要取得新进展,其困境和挑战是?


宋陆京:在岭南提倡大写意有困境。近代史上有个岭南画派,以精细、色彩绚丽而著称,岭南文化多年来延续着这个脉络。发展大写意需要一个过程,要靠部分有名望的画家多搞展览从而产生社会影响,逐步使岭南人认识它、接受它。


《艺术周刊》:你觉得地域对大写意创作有何影响?


宋陆京:没有任何影响。



A10版




写在何处 意在何方



《偶见山色》 王秋奇 2016年



王秋奇:1950年生于广东省陆丰碣石。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广州画院特聘研究员,广东省中国画学会理事,广东省政协书画促进会常务理事。



《艺术周刊》:你认为自己的画属于大写意吗?一幅画称之为大写意,应该具备哪些要素?


王秋奇:我的多数作品属于大写意。大写意作品,没有具体、条条框框的要求,但确实要具备某些硬性指标,就是事物的本质和未来。而在艺术创作的技术层面上,则是表现到何种程度。这种表现程度,不是由艺术家本人来评判,它必须产生在读者和观众的心灵和想象当中。美,是终极真理。不论专家还是不识字的老太婆,不论群体差异有多大,结果必须是唯一的。


打个比方说,今天看着美,将来看着也美;中国人看着美,外国人看着也美;岳飞看着美,秦桧也认为美。这才叫真美。这种美,不具象不行,只具象更不行;不抽象不行,太抽象也不行。这个尺度实难掌握。掌握的高低,就是艺术家的创作水准。对于读者和观众来说,就是鉴赏力问题。大写意的另一要素是,这个作品给行家和观众带来多大的愉悦、震撼和启发。


《艺术周刊》:你在从事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受到过哪些人的影响?


王秋奇:徐渭、朱耷、吴昌硕、高凤翰、潘天寿等前辈高贤,还有郭莽园老师,对我有比较深的影响。


《艺术周刊》:近来你创作的大写意作品有无得意之作?比如说?


王秋奇:有部分属得意之作,比如:芭蕉八哥、古藤小鸟、山色苍茫、菊花葫芦、枇杷小鸟、小猫、牵牛花等。


《艺术周刊》:在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困惑?如何解决?


王秋奇:最大的难处和困惑,在于对事物的本质真正理解了多少,对未来事物和世界有多少想象。也就是说写在何处,意在何方。这个没有捷径可走,只能是多听、多看、多读、多写、多思考、多参与,深入历史、深入生活。


《艺术周刊》:在创作大写意的过程中,最开心的时刻是?


王秋奇:最开心的时刻,当然是在艺术上有所感、有所悟、有所发现。还有就是完成一幅作品后挂在画板上,悠然泡上浓茶,叼着香烟,乐自己之乐。


《艺术周刊》: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大写意创作?近期在创作上有何新想法?


王秋奇:没什么新想法。所谓新想法不是凭空想的,而是在深刻学习和勤奋创作中自然产生。


《艺术周刊》:岭南历史上你最佩服的大写意画家有哪些?为什么?


王秋奇:没有所谓“最”之说,每一位前辈都值得我们敬佩,每一位艺术家都有优点值得学习。一切现实都建造在历史之上,一切未来也一定建立在现实当中。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画坛中,以大写意著称的艺术家不乏其人,有哪些是你比较推崇的?


王秋奇:郭莽园老师。借用一位朋友之语:莽园老师可以用一部书去写,可以用一句话去说,就是不好用一篇或几篇文字去写。曾经有人如此评点“愤怒的莽园”。在点评者眼中看来,当得起“愤怒”二字的,只有徐渭、高南阜、八大、郭莽园等。愤怒不是发脾气或心有不满,只有大胸怀和大追求,对事物和生命有深刻理解和想象的人,才会懂得并产生愤怒。与我们日常所说的愤怒不在一个层面,不是同一个意思。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大写意要取得新进展,其困境和挑战是?


王秋奇:这个既不好长篇大论,也不好长话短说,这是整个时代的要求、表现和启发。


《艺术周刊》:你觉得地域对大写意创作有何影响?


王秋奇:地域对大写意没有影响。所谓地域说,无非是地理和历史的整体条件无意中在艺术家身上产生的个体影响。



A11版




守望本性 得意忘形



《武夷茶香》 陈映欣 2017年



陈映欣:1963年生于广东澄海,1988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画院专职画家,《广东画院》副主编,广东省中国画学会理事,广东省海外联谊会理事,广东省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会员。


《艺术周刊》:你认为自己的画属于大写意吗?一幅画称之为大写意,应该具备哪些要素?


陈映欣:我的画属于写意画。大写意画要求作者有更强的造型概括力和笔墨表现力。


《艺术周刊》:你在从事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受到过哪些人的影响?


陈映欣:梁楷、徐渭、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等大师。


《艺术周刊》:近来你创作的大写意作品有无得意之作?比如说?


陈映欣:不敢说有得意之作。


《艺术周刊》:在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困惑?如何解决?


陈映欣:如何跳出前人的笔墨程式,“得意而忘形”,一直都没解决。


《艺术周刊》:在创作大写意的过程中,最开心的时刻是?


陈映欣:把一幅貌似画坏了的画“死马当活马医”,最后竟然得到一幅好画。


《艺术周刊》: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大写意创作?近期在创作上有何新想法?


陈映欣:还不够“写意”,希望更“写意”。


《艺术周刊》:岭南历史上你最佩服的大写意画家有哪些?为什么?


陈映欣:让我想想……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画坛中,以大写意著称的艺术家不乏其人,有哪些是

你比较推崇的?


陈映欣:让我想想……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大写意要取得新进展,其困境和挑战是?


陈映欣:忘记“岭南画派”,忘记“撞水撞粉”。


《艺术周刊》:你觉得地域对大写意创作有何影响?


陈映欣:在当代,这个问题好像不存在,如果不坐井观天的话。



A12版




腕底神助 心随自在



《喜爱丹龙舞》 贾博鸿 60cmx60cm 2016年


贾博鸿:九三学社广东书画院副院长,广东省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中国画学会理事,广州画院特聘画家,广州青年画院副院长,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花鸟画艺委会副主任。


《艺术周刊》:你认为自己的画属于大写意吗?一幅画称之为大写意,应该具备哪些要素?


贾博鸿:我的画应该属于大写意。至于大写意所具备之要素,没有认真研究过。


《艺术周刊》:你在从事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受到过哪些人的影响?


贾博鸿:吴昌硕、齐白石、石鲁。


《艺术周刊》:近来你创作的大写意作品有无得意之作?比如说?


贾博鸿:得意之作不多,因为创作过程中很难彻底进入物我两忘、心手双畅之境。


《艺术周刊》:在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困惑?如何解决?


贾博鸿:困惑来自诸多方面,旧的解决了,新的又来,至今仍困惑。


《艺术周刊》:在创作大写意的过程中,最开心的时刻是?


贾博鸿:腕底觉有神助,心随所愿自在。


《艺术周刊》: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大写意创作?近期在创作上有何新想法?


贾博鸿:时有想法,总不成熟。


《艺术周刊》:岭南历史上你最佩服的大写意画家有哪些?为什么?


贾博鸿:高剑父、赖少其,贵在才情,妙在格高。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画坛中,以大写意著称的艺术家不乏其人,有哪些是你比较推崇的?


贾博鸿:高剑父、杨善深、赖少其。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大写意要取得新进展,其困境和挑战是?


贾博鸿:没思考过。


《艺术周刊》:您觉得地域对大写意创作有何影响?


贾博鸿:没思考过。



A13版




咫尺千里 勾皴点染



《传统园林》 吴洁聪 2016年 60cmx176cm



吴洁聪:字量寿,号承宽、三乐居主人。1975年生,广东揭阳人。1998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获学士学位。2005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研究生班,获硕士学位。广州画院专职画家。



《艺术周刊》:你认为自己的画属于大写意吗?一幅画称之为大写意,应该具备哪些要素?


吴洁聪:山水意象,咫尺千里能小写吗?历代山水画有青绿、浅绛、水墨、界画的分法,而无大小写意的说法。有情理之中的皮相,有意料之外的意趣,谓之真写意、大写意。


《艺术周刊》:你在从事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受到过哪些人的影响?


吴洁聪:1、2、3、4、5……数不胜数。


《艺术周刊》:近来你创作的大写意作品有无得意之作?比如说?


吴洁聪:好歹画过一堆,汗也流了不少。骗得几个小钱,你说得不得意?


《艺术周刊》:在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困惑?如何解决?


吴洁聪:生而知之圣贤,困而知之苦学。摸着石头过河,不知何处是岸。


《艺术周刊》:在创作大写意的过程中,最开心的时刻是?


吴洁聪:错手打翻墨盘,顺势勾皴点染。人算不如天算,一曲笙歌到岸。


《艺术周刊》: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大写意创作?近期在创作上有何新想法?


吴洁聪:一直取经路上,心猿意马常态。想法一日三千,不可说也。


《艺术周刊》:岭南历史上你最佩服的大写意画家有哪些?为什么?


吴洁聪:近的未免沾亲,远的似乎带故。硬要说说岭南,只有林良入眼。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画坛中,以大写意著称的艺术家不乏其人,有哪些是你比较推崇的?


吴洁聪:丰俗其实不俗,俯拾即是心法。岭南村舍花草,从其笔下升华。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大写意要取得新进展,其困境和挑战是?


吴洁聪:念佛弟子千万,能开悟者几个?修持应在个人,管它岭南岭北。


《艺术周刊》:你觉得地域对大写意创作有何影响?


吴洁聪:六祖生于岭南,问法去到北地。被斥南蛮学法,妙答佛无南北。如果真能大写,必可通达四方。终日想着地域,无异划地为牢。



A14版




性情毕现 胸次全出



《清湘行吟图》 张演钦



张演钦:广州画院特聘画家,中国国家画院、广州美院、广州画院“青苗画家培育计划”课题组专家,广东省中国画学会理事,广东省美协第九届理事会理事,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第五届理事会理事。



《艺术周刊》:你认为自己的画属于大写意吗?一幅画称之为大写意,应该具备哪些要素?


张演钦:自以为所画,可忝列大写意一门。写意,有简如八大者,有繁如宾翁者,故不以繁简论;写意,有快如徐渭之风驰电掣者,又有慢如齐璜之蜗牛奔命者,故不以快慢论。然大写意,必求其快,快,则性情毕现;当求其简,简,则胸次全出。所谓大写意,吾所重者三:格高品清、情真如婴、用笔铁定。舍此不足观。徐渭、八大,正宗的大写意。


《艺术周刊》:你在从事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受到过哪些人的影响?


张演钦:徐渭、八大、齐白石、吴昌硕、钱选。徐渭纵逸,八大奇肆,白石敦朴,苦铁苍茫。四子虽为古人,然今见其用笔,似有渊渊之金石声不绝于耳。钱选则是工笔画家,但格调散淡,无出其右者。


《艺术周刊》:近来你创作的大写意作品有无得意之作?比如说?


张演钦:近嗜《史记》,尤爱“刺客列传”,以为文章得苍茫沉郁之气者,无以过之。忽有所感,遂作梅兰竹菊之属,似有所得,乃号为《刺客列传》。


《艺术周刊》:在大写意的创作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困惑?如何解决?


张演钦:有困惑,不大写。


《艺术周刊》:在创作大写意的过程中,最开心的时刻是?


张演钦:都开心。大写意,人生最惬意事也。


《艺术周刊》: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大写意创作?近期在创作上有何新想法?


张演钦:沉郁之气难得,而文气绝难求。幸有此一往书卷气。画无书卷气,便不足观。齐白石之高于吴昌硕,全在其书卷气。大写意但求随心所欲而不逾矩,故无“创作”之想。


《艺术周刊》:岭南历史上你最佩服的大写意画家有哪些?为什么?


张演钦:苏仁山。品格极高,格局极大,笔墨极妙。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画坛中,以大写意著称的艺术家不乏其人,有哪些是你比较推崇的?


张演钦:郭莽园先生和方土先生。郭先生《关河一望》,品格太高,真大写意之神品也。方土兰竹,出手不凡。


《艺术周刊》:当代岭南大写意要取得新进展,其困境和挑战是?


张演钦:惟恨自己读古人书太少。


《艺术周刊》:您觉得地域对大写意创作有何影响?


张演钦:写意之大,当睥睨天下,奚能以区区一域而囿之?



【采写 黄立婷】




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出品《艺术周刊》第27期相关版面欣赏                  



文章转发自《艺术周刊》第 27期

编辑:冯丹琪

采写:黄立婷   

封面、封底设计:张伟樾

微信编辑整理:khaine





“岭南国画百家”评选火热进行中。敬请垂注!

请点击原文链接了解相关信息。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欢迎留言

欢迎投稿

未经同意其他公号不得转载

小编无限爱你们

欢迎大家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