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周刊 | 广东艺术家再绘海南

2017-08-23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编者按:昔广东艺术家绘海南,诞生了许多好作品。今年九月适逢“椰子寨战斗”九十周年,琼海市委宣传部和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等机构组织琼粤艺术家,再绘海南,表现“椰子寨战斗”这一革命历史题材。为此两地艺术家深入海南、深入生活、研究历史,认真创作。遂有此“广东艺术家再绘海南”专题。我们期待着他们不辜负时代使命的美术作品。



A02-03版




请到天涯海角来,探寻“红色娘子军”的身影

 广东画家海南主題创作经典回顾



《艰苦岁月》



潘鹤,中国雕塑界泰斗,广州美术学院终身教授,曾获“首届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


 “请到天涯海角来,这里四季春常在,正月里来花正红,五月里来花开……”这是赞美海南美好风光的一首脍炙人口的好歌。 自古以来海南都是艺术创作的宝库!她不仅有挺拔的椰树、清澈的海洋、柔软的沙滩,她还有千般姿态、万种风度,可以说是艺术的殿堂,艺术家们灵感的发源地。 作为毗邻海南的广东,两地美术交流频繁,一直不缺少对海南心生向往的广东美术家,他们创作了不少以海南历史、风俗、人物、风景为题材的经典作品。


《艰苦岁月》是当代著名雕塑家潘鹤的成名作,于20世纪50年代创作,取材于海南革命摇篮母瑞山,以冯白驹将军为原型。《艰苦岁月》雕塑以老战士吹笛子、小战士偎依身旁倾听为造型,老战士的面孔饱经风霜,一双粗糙的大手轻巧地按着笛子,精瘦而有力的筋骨,从破旧的短军衣中露出来;少年信赖而亲密地倚在老战士的身边,仰首凝望着远方,入神地倾听着,体现出艰苦年代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据潘鹤回忆,这一作品是受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委托,为建军30周年美术展而做,当时的主旨是要表现第四野战军解放海南的情景。潘鹤舍弃了浅白地表现战争胜利场面的思路,他采访了曾任海南游击队司令员的冯白驹,决定从艰苦场面来表现,结果草稿因为“没有表现革命高潮和胜利”而被否决了。不服输的潘鹤坚持了自己的思路,最终形成了一个老战士和小战士的形象构思。在艰苦岁月里,老战士仍然吹奏起快乐的笛子,嘴角微溢着笑意,小战士托腮倾听,憧憬着未来美好的生活,一种积极乐观的精神深深地感染了观看的人。


在新中国美术史上,在新中国雕塑史上,在表现革命历史题材的范围内,《艰苦岁月》都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作品。它以动人的形象,体现了最能在观者心灵中激起共鸣的主题。如今《艰苦岁月》已成为各种中小学美术欣赏教材及百年美术必收录的作品之一。作品原件现存于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



《红色娘子军》



邓子敬,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文史研究馆艺术专家成员、文史研究馆中国画院原院长,广东画院专业画家、中国海洋画家协会副主席、新加坡南洋画院副院长、海洋画研究中心副主任、海南省美术家协会顾问。享受国务院授予“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1931年5月1日,“红色娘子军”诞生在海南万泉河边,开始了在中国现代史上一段富有传奇色彩的战斗生活,上演了一出反帝、反封建、保卫苏维埃红色政权的英勇、顽强、惨烈的革命武装斗争史剧,轰轰烈烈地奏响了中国革命和妇女解放运动中最为光彩的一段乐章。


1961年,这段传奇故事被著名导演谢晋搬上了银幕,吴琼花、洪常青等英雄人物以及娘子军的故事,成为一代人的红色记忆,其中短促有力、浓郁深沉、富有海南特色的旋律《红色娘子军连连歌》:“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怨仇深……”随着影片的播映传遍大江南北,成为电影插曲中的经典之作。


《红色娘子军》是邓子敬为琼海红色娘子军纪念馆创作的长卷,是邓子敬转型时期的作品。从画面看,版画影子浓郁,颜色强调黑、白、灰的对比。画面呈平面化,没有深度空间,脸部的形象近似于符号化。人物的轮廓用方折的直线勾勒,看不到线条的变化。



《我爱万泉河》



李醒韬,广东开平人。历任广州市委宣传部美术组组长、广州画院副院长、广东文艺职业学院副院长、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等,现为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广州市政协书画院副院长、广州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书画院执行院长、广州炎黄画院院长。


梁照堂,广东顺德人,著名国画家、书法金石家、美术理论家。


《我爱万泉河》 创作于1972年的油画《我爱万泉河》是由广东画家李醒韬和梁照堂共同创作的。《我爱万泉河》以海南第三大河万泉河为场景,描绘知青下乡时的场面,在当时一片“红光亮”美术中关注生活、关注人性,给特定年代的中国美术留下一抹亮色。这幅作品大胆借鉴印象派代表莫奈的画风,逆光取景,呈现朦胧和抒情意境,在当年独树一帜,一度风靡。



《海南风情》



何坚宁,1960年生于海南岛,1982年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后到广州幼儿师范学校任美术教师。现为广州画院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作品有《海南风情》、《故乡梦》、《故乡的椰树》、《故乡风情》等。


作为生于海南的画家,何坚宁坦言在色彩、感觉、题材选择上都受到家乡的影响。出于对家乡的感情,1984年,何坚宁创作了《海南风情》,并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此时,何坚宁刚到广州幼儿师范学校任美术教师没多久。《海南风情》没有很生硬地描绘海南的某个地方,而是以海南经常有的台风情景来表现:画面上一排椰树在台风中摇曳,屹立不倒,后面是一片大海,以此表现人在狂风暴雨中不弯曲,不低头,坚韧不拔的精神。



A04版




为了真实再现, 廖宗怡亲自上阵摆姿势



《椰林风雷》 廖宗怡、张树军、马万东 163cmx203cm 油画 2017年



《椰林风雷》是廖宗怡和张树军、马万东合作完成的。 

   

廖宗怡,1937年出生于广东省潮州市。南部战区陆军文艺创作室创作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廖宗怡说,对于部队文艺创作室专业画家来说,这种出去采访、采风形成一种对表现对象直观的感受,回来再进行创作是一种常态化的工作方式;张树军说,在创作过程中,为了准确把握人物动态造型,廖老师亲自穿上道具装摆姿态;马万东说,对于这幅作品的表现的主題,三人讨论了很长时间,主要是研究当地的文化和分析当时的战斗状态。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


廖宗怡:刚开始接到这个任务时压力很大,后来主办方提供了一些素材之后,觉得轻松多了。画家画画不仅要多听也要多看,才可以产生直观的感受。椰子寨战斗在整个琼崖革命斗争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打响了全琼武装起义的第一枪,全面揭开琼崖武装总暴动的序幕,因此我们打算表现9月23日清晨狂风暴雨中讨逆革命军冒着生命危险攻打敌人炮楼据点的情景。


《艺术周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廖宗怡:一个重大历史事件可以派生出很多表现方面,但是很多时候,从正面的角度切入可以更充分地表现出来,9月23日清晨,椰子寨风雨大作,这样能够较好地将紧张的氛围烘托出来。


《艺术周刊》:和自己以往的主题性创作相比,从题材、表现手法来看,你本次的创作有何特点?


廖宗怡:这次创作和以往的军事题材作品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以前很少画斗争、开火、战斗的场景,这次是从正面表现战斗的场景,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这类题材如果表现得不好,很容易显得苍白。


《艺术周刊》:你希望此幅作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


廖宗怡:希望将革命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不怕牺牲、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精神表现出来,我想只要有了这种精神做任何事情都会成功的,我们希望在画面中把这种精神渲染出来。


马万东,陕西横山人,2010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南部战区陆军文艺创作室专职画家、美术创作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


马万东:此作品我是和廖宗怡,张树军两位前辈合作的,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这幅作品的主题是廖宗怡和张树军提议的,在琼海采风的过程中,这幅作品的构思就已在廖老师的脑海里显现,回到广州后就着手准备。画面讲述的是椰子寨战斗中攻打敌方炮楼的一个瞬间,这个场景在椰子寨战斗的历史中具有代表意义,所以决定画这个构图。


《艺术周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马万东:海南琼海地方特色浓郁,具有很强的地域性,因此在构思作品阶段,着重表现这一特点,在表现地域特点和战斗气氛上着墨较多。


《艺术周刊》:和自己以往的主题性创作相比,从题材、表现手法来看,你本次的创作有何特点?


马万东:对于如何表现当地文化和分析当时的战斗状态,我们讨论了很长时间,因此画的过程相对比较顺利。另外,我是第一次与两位老师合作,压力较小,总想着画不好也会有两位老师收拾。我在部队创作室从事美术创作,一直都是军事题材创作,这次的创作任务与之前的一样,也属于军事题材的作品,表现手法也较接近之前的一些作品。


《艺术周刊》:你希望此幅作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


马万东:从最终的作品效果来看,基本达到了两位老师和我的预期效果——黎明前椰子林中战斗打响,攻下炮楼,画面战斗氛围浓厚,色调以冷色为主,营造出一个紧张的气氛。


张树军,南部战区陆军文艺创作室美术创作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事理,国家二级美术师。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


张树军:油画《椰林风雷》是我们这次赴海南琼海革命老区采风后接受的任务,因为时间有限,为保证作品的进度和质量,我们采取了合作的方式,由廖老师先把握大的格调和构图,马万东和我负责铺色和局部刻划,最后大家一起深入调整,基本上顺利完成了这次的创作任务。


《艺术周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表现革命历史题材、为革命先辈们造像,是我们的职责。作为部队的美术工作者,更是义不容辞,我们能用自己手中的画笔为传颂革命历史、弘扬战斗精神作出一点贡献,感到十分荣耀和欣慰。



A05




位战士各持大刀长枪红缨枪 表现的就是“英雄情结”



《风雨待发》 蒋彦 180cmx60cmx3 2017年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中国画学会理事,部队专业美术创作员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


蒋彦:海南琼海椰子寨采风结束后,我构思了《风雨待发》草图,三位战士各持大刀、长枪、红缨枪,立于风雨中,正在聆听战前动员,作好战前准备,他们中的大多数没有参战经历,第一次临战,内心或紧张或淡定,但是脸上透着坚毅,同仇敌忾。这幅作品采用水墨绣像的表现形式,呈现出沧桑而厚重的美学特征。


《艺术周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蒋彦:这幅作品的构思,基于以下几点。我党领导武装斗争,攻打椰子寨,参战人员的成份是多样的,年龄也不同,我选择三个不同年龄的壮青少来作为代表,以突出典型的意义。他们手持的武器也说明了我党领导武装斗争,从一开始,就是武器装备陈旧落后,与强敌对垒,靠的是精神意志和不怕牺牲的战斗精神,这正是我军强军梦必须继承和发扬的。


《艺术周刊》:和自己以往的主题性创作相比,从题材、表现手法来看,你本次的创作有何特点?


蒋彦:这次创作主题画,时间紧、任务重,但构思早,进入状态也比较顺利。一是形象塑造有地域特点,突出琼崖英烈的精神特征,眉宇之间透出威武从容之气慨;二是笔墨掌控收放自如,画面更加整体,线条与块面交相融合而呈现水墨张力,法度更为丰富。将山水画的浑厚、花鸟画的灵动隐于人物画的创作中,一直是我的艺术追求。坚持以书入画,使作品更加气韵生动和具备金石之味,则是我始终追求的创作目标,这次创作使自己的探索之路又迈开了一小步!


《艺术周刊》:你希望此幅作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


蒋彦:我试图在《风雨待发》中表现风雨如磐、军令如山、视死如归的英雄情结。《红色娘子军》的系列创作是前辈画家为我们树立的标杆。我们这次创作有实地采风,有现场讲述,我以绣像的形式表现该主题,通过消解情节性、注重典型性来表现人物形象。


我们要做的就是深入了解和感悟琼崖英雄的音容和精神,努力用独特的平实的艺术语言表达出来。只有打动自己,才能打动观众。


记得还在海南椰子寨采风回程的飞机上,蒋老师就向我讲述了《风雨待发》的创作,并给我看他画的草图。1个月过去了,这昔日之草图已成饱满丰富的三联水墨画。“经过层层渲染后,三位战士坚定的表情亦跃然纸上”,关于《风雨待发》的创作构思,蒋彦如是说。



这棵见证革命沧桑的老树,读出时光味道



《枇杷树下》 许永城 100cmx80cm 油画 2017年



许永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师从郭润文、范勃;后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研究生课程班,师从杨飞云。2017年毕业于巴黎高等教育集团弗朗索瓦兹·巩特时装设计学院艺术品管理硕士。多次赴俄罗斯、意大利、法国进行学术交流,现为中国油画院特邀青年艺术家,广东画院签约画家,八零油画学社成员。


许永城的作品是宁静的,但又流露出浓浓的诗意。他作品里消失的边缘线、模糊的笔触营造出一种现场感、仪式感。所以有人认为,在许永城的画里可以读出时光的味道,他画里的一草一木、一人一景,印在时光里,与记忆相连。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许永城:在海南采风过程中,我对洞主庙那棵百年枇杷树产生了兴趣。当年头戴“南洋帽”的杨善集,在这棵百年枇杷树下作了他最后慷慨激昂的宣讲,90年过去了,这棵枇杷树依旧青翠茂盛,我希望能用油画将画面定格成永恒。


《艺术周刊》:和自己以往的主题性创作相比,从题材、表现手法来看,你本次的创作有何特点?


许永城:我一般都是画表现都市人心灵孤独、迷茫这一类题材,很少画这类红色题材的主题创作,这对于我来说算是一个陌生的领域。


《艺术周刊》:你希望此幅作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


许永城:我希望用油画表现这棵见证革命沧桑的老树,在画面里读出时光的味道。随着时间的推移,记忆会变得越来越模糊,通过图像作为一个载体,勾起对过去的记忆。



A06版




丛林里那些破旧小房子

 正是推动琼崖革命的发源地和摇篮



《陵水县苏维埃政府旧址》 陆佳 97.5cmx145cm 2017年



陆佳,深圳画院专职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高级美术师。


接受《艺术周刊》采访时,陆佳正开着老爷车在湖北巴东野三关森林花海巡游。陆佳近年来主要是以水墨为媒介,以旧建筑为题材进行表现,于是海南琼海椰子寨采风结束后就以“陵水县苏维埃政府成立会址”为题创作了这幅作品。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


陆佳:在海南琼崖老革命根据地采风的这些天,对陵水县苏维埃政府成立会址感受特别深刻。90多年前,琼崖的革命志士,能在这样一个风雨之夜于万泉河边的椰子寨发动革命,他们要经受多少艰难险阻。丛林里的那些破旧小房子,正是推动琼崖革命的发源地和摇篮,因此我就想以此建筑物作为主题创作。


《艺术周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陆佳:最近这些年我创作的主题和风格主要都是以旧建筑为主体,因此,这次创作我还是用水墨做媒材,以楖林深处革命根据地小房子为主题进行创作。


《艺术周刊》:和自己以往的主题性创作相比,从题材、表现手法来看,你本次的创作有何特点?


陆佳:过往我创作了大量的主题创作,当然是以水墨为主,可这次创作带给我的那种愉悦感受是深沉的、浓郁的。海南热带雨林的风情是红色的、是革命的。因此,在画面的表现手法上充满着对未来无限的向往和憧憬。


《艺术周刊》:你希望此幅作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


陆佳:我希望这幅作品无论在画面上、形式上以及在内容上都能够体现出红色作品应有的调性和情怀,并以此作向海南岛琼崖革命根据地的革命先烈和战士致敬。



风、雨、凌晨, 这是我所有主题创作中用笔最洒脱的



《风雨椰子寨》 李晓白 180cmx194cm 纸本水墨 2017年



李晓白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广州文艺志愿者协会主席、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李晓白:在琼海椰子寨采风时,我们走访了椰子寨战斗遗址及其它革命胜迹,耹听当地文史人员对革命先辈事迹的描述,让我进一步了解了共产党领导的海南革命斗争历史。特别是打响海南武装革命总暴动第一枪的椰子寨战斗故事,让我兴趣甚浓,当文史人员讲到战斗中有革命军人、当地农民及相当数量的妇女参与,当天的战斗发生在凌晨四、五点钟且风雨交加,我脑子里马上涌出一画题——《风雨椰子寨》,考虑到风、雨、凌晨这几样元素特别便于笔墨的挥洒,所以选此画题是再贴切不过了。有了画题,我马上根据资料构思出草图:冲锋在前的士兵、振臂高呼的指挥员、手持刀叉的农民和妇女形成了一股洪流,锐不可挡,配上狂风中摇曳的椰子树及杂树,滚滚的乌云,远处万泉河的影子。草图在采风的第三天就构思出来了,回到广州后,我马不停蹄地投入正稿的创作,经过对笔墨反复推敲及不断地丰富画面元素,又将原来计划的六尺整纸尺寸改成两张六尺整纸的拼画,这样场面更大,气势更好,经过多天的奋战,《风雨椰子寨》终于完成了。


《艺术周刊》:和自己以往的主题性创作相比,从题材、表现手法来看,你本次的创作有何特点?


李晓白:和以往的主题创作画相比,可能是时间背景的因素(凌晨时分风雨交加),故《风雨椰子寨》这幅作品是我所有主题创作中用笔最洒脱的,笔墨变化丰富、淋漓酣畅,这恰恰最能表现出革命洪流以催枯拉朽之势摧毁万恶旧社会的磅礴气势,同时也能增强画面的整体艺术感染力。


《艺术周刊》:你希望此幅作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


李晓白:希望此创作表现出我对革命先烈及他们的大无畏牺牲精神的敬仰,用自己的画笔将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故事呈现出来,让后人记住这段历史,从而激励人们为建设美好的未来而奋斗。


还在琼海椰子寨采风路上,李晓白就画出了创作草图,并定好了创作尺寸。在正稿的整合和丰富时,为了画面需要,将原定的六尺整纸变成了两张六尺整纸,用宏大的场面将海南革命武装起义第一枪表现了出来。



A07版




旗帜、烈焰、战士…… 表现革命的火种正在燎原



《琼崖烈焰》 冯功乐 250cmx180cm 2017年



冯功乐,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州画院合约画家,广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广东省中国画学会理事。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


冯功乐:海南琼海椰子寨采风结束回到广州后,我抓紧时间查找翻阅了大量海南岛革命斗争的史料,最后决定把创作的话题定格在“琼崖讨逆革命军”攻打椰子寨敌据点、烧毁敌炮楼这一节点上。画面主体是英勇无畏地高举红色战旗的琼崖讨逆革命军战士,背景是燃烧中的敌炮楼。火红的旗帜、火红的烈焰、英勇的战士,代表着广大人民的觉醒,代表着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决心和勇气,代表着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武装像火红的烈焰,从此在海南岛点燃并燎原。


《艺术周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冯功乐:这次深入采风活动,沿着先辈们战斗的足迹,走访了海南岛红色革命根据地和革命先辈们战斗过的地方,聆听了当地人民对革命先辈事迹的追忆,对我党在海南岛领导的革命斗争历史有了更深刻、更具体的认识。


《艺术周刊》:和自己以往的主题性创作相比,从题材、表现手法来看,你本次的创作有何特点?


冯功乐:该次创作从题材和手法都有新的选择和尝试,画面中水墨营造的沉郁背景隐喻着反动势力的腐朽、恐怖与黑暗,舞动的红色战旗和烈火表现革命的火种正在燎原。在创作过程中,革命先辈们艰苦卓绝的斗争精神和崇高理想一直感动着我、激励着我。可以说是:法从心生,感情随笔墨流淌倾洒。


《艺术周刊》:你希望此幅作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


冯功乐:我希望通过作品表达我对革命先辈以及他们所献身的崇高事业的敬仰之情,希望作品能恰当地表现出革命先辈们的光辉史迹,激励和感染广大观众。


冯功乐琼海采风活动创作的作品是《琼崖烈焰》,表现的是“琼崖讨逆革命军”攻打椰子寨敌据点、烧毁敌炮楼的场景。为了表现这一主題,冯功乐查阅了大量关于海南革命斗争的史料,着力表现革命军战士的英勇无畏和斗争精神。



我选取了黎明,这是当年打响第一枪的时间



《曙光·1927.9.23海南椰子寨战斗》 陈铿 100cmx80cm 2017年



陈铿,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州市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广州画院、广州当代美术研究中心特聘画家,广州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教授、研究生导师。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


陈铿:此次赴琼海椰子寨采风得以深入了解当年的历史。一群满怀激情,决心打破旧世界、打破人吃人的剥削制度的革命者,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理想,在海南岛琼海万泉河畔的椰子寨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


革命者、万泉河、椰子寨、曙光……成了我将要在画面中出现的要素。


我不想描绘他们当时具体战斗的情形,我只想为他们当时奋不顾身、舍身取义的壮举留下一幅富象征意义的永恒丰碑。


我选取了黎明,这也是当年打响第一枪时起义者们选取的时间,紧跟着红旗的众人行进在茫茫椰林中,天边的曙色昭示着荡漾在他们内心的激情与兴奋,也看到了星星火种可以燎原的希望。


于是,我把画作命名为《曙光·1927.9.23海南椰子寨战斗》。


《艺术周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陈铿:这个构思得益于深入生活。主办方组织我们深入到琼海万泉河畔当年发生战斗的椰子寨,硝烟已去,那些战斗过的痕迹,已难以寻觅。我想,当时激战具体细节与情节如何已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种不畏强权追求平等的精神。


《艺术周刊》:和自己以往的主题性创作相比,从题材、表现手法来看,你本次的创作有何特点?


陈铿: 以往我也创作过不少历史题材的画作,这次创作我倾向更具典型性与象征意味的手法,以大面积的冷色衬托红旗,还有天边的曙色,对比强烈,也表达出一种隽永的诗意。


《艺术周刊》:你希望此幅作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


陈铿:我希望通过这幅作品带给人们对往昔峥嵘岁月的缅怀与随想,不忘初心,牢记无数先烈挣脱枷锁、建立和平自由民主新中国的使命,创造更美好的明天。


陈铿希望通过《曙光·1927.9.23海南椰子寨战斗》,带给人们对往昔峥嵘岁月的缅怀与随想。往昔战斗过的痕迹,已难以寻觅,但是那革命的激情与理想,给予我们永恒的力量,天边那一抹亮黄,将成为永恒的希望。



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出品《艺术周刊》第38期相关版面欣赏      



文章转发自《艺术周刊》第 38 期

编辑:胡雪晕

采写:黄立婷   

封面、封底设计:张伟樾

微信编辑整理:khaine





“岭南国画百家”评选火热进行中。敬请垂注!

请点击原文链接了解相关信息。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欢迎留言

欢迎投稿

未经同意其他公号不得转载

小编无限爱你们

欢迎大家关注






艺术周刊 | 广东艺术家再绘海南

艺术周刊 | 广东艺术家再绘海南

2017-08-23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编者按:昔广东艺术家绘海南,诞生了许多好作品。今年九月适逢“椰子寨战斗”九十周年,琼海市委宣传部和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等机构组织琼粤艺术家,再绘海南,表现“椰子寨战斗”这一革命历史题材。为此两地艺术家深入海南、深入生活、研究历史,认真创作。遂有此“广东艺术家再绘海南”专题。我们期待着他们不辜负时代使命的美术作品。



A02-03版




请到天涯海角来,探寻“红色娘子军”的身影

 广东画家海南主題创作经典回顾



《艰苦岁月》



潘鹤,中国雕塑界泰斗,广州美术学院终身教授,曾获“首届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


 “请到天涯海角来,这里四季春常在,正月里来花正红,五月里来花开……”这是赞美海南美好风光的一首脍炙人口的好歌。 自古以来海南都是艺术创作的宝库!她不仅有挺拔的椰树、清澈的海洋、柔软的沙滩,她还有千般姿态、万种风度,可以说是艺术的殿堂,艺术家们灵感的发源地。 作为毗邻海南的广东,两地美术交流频繁,一直不缺少对海南心生向往的广东美术家,他们创作了不少以海南历史、风俗、人物、风景为题材的经典作品。


《艰苦岁月》是当代著名雕塑家潘鹤的成名作,于20世纪50年代创作,取材于海南革命摇篮母瑞山,以冯白驹将军为原型。《艰苦岁月》雕塑以老战士吹笛子、小战士偎依身旁倾听为造型,老战士的面孔饱经风霜,一双粗糙的大手轻巧地按着笛子,精瘦而有力的筋骨,从破旧的短军衣中露出来;少年信赖而亲密地倚在老战士的身边,仰首凝望着远方,入神地倾听着,体现出艰苦年代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据潘鹤回忆,这一作品是受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委托,为建军30周年美术展而做,当时的主旨是要表现第四野战军解放海南的情景。潘鹤舍弃了浅白地表现战争胜利场面的思路,他采访了曾任海南游击队司令员的冯白驹,决定从艰苦场面来表现,结果草稿因为“没有表现革命高潮和胜利”而被否决了。不服输的潘鹤坚持了自己的思路,最终形成了一个老战士和小战士的形象构思。在艰苦岁月里,老战士仍然吹奏起快乐的笛子,嘴角微溢着笑意,小战士托腮倾听,憧憬着未来美好的生活,一种积极乐观的精神深深地感染了观看的人。


在新中国美术史上,在新中国雕塑史上,在表现革命历史题材的范围内,《艰苦岁月》都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作品。它以动人的形象,体现了最能在观者心灵中激起共鸣的主题。如今《艰苦岁月》已成为各种中小学美术欣赏教材及百年美术必收录的作品之一。作品原件现存于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



《红色娘子军》



邓子敬,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文史研究馆艺术专家成员、文史研究馆中国画院原院长,广东画院专业画家、中国海洋画家协会副主席、新加坡南洋画院副院长、海洋画研究中心副主任、海南省美术家协会顾问。享受国务院授予“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1931年5月1日,“红色娘子军”诞生在海南万泉河边,开始了在中国现代史上一段富有传奇色彩的战斗生活,上演了一出反帝、反封建、保卫苏维埃红色政权的英勇、顽强、惨烈的革命武装斗争史剧,轰轰烈烈地奏响了中国革命和妇女解放运动中最为光彩的一段乐章。


1961年,这段传奇故事被著名导演谢晋搬上了银幕,吴琼花、洪常青等英雄人物以及娘子军的故事,成为一代人的红色记忆,其中短促有力、浓郁深沉、富有海南特色的旋律《红色娘子军连连歌》:“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怨仇深……”随着影片的播映传遍大江南北,成为电影插曲中的经典之作。


《红色娘子军》是邓子敬为琼海红色娘子军纪念馆创作的长卷,是邓子敬转型时期的作品。从画面看,版画影子浓郁,颜色强调黑、白、灰的对比。画面呈平面化,没有深度空间,脸部的形象近似于符号化。人物的轮廓用方折的直线勾勒,看不到线条的变化。



《我爱万泉河》



李醒韬,广东开平人。历任广州市委宣传部美术组组长、广州画院副院长、广东文艺职业学院副院长、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等,现为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广州市政协书画院副院长、广州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书画院执行院长、广州炎黄画院院长。


梁照堂,广东顺德人,著名国画家、书法金石家、美术理论家。


《我爱万泉河》 创作于1972年的油画《我爱万泉河》是由广东画家李醒韬和梁照堂共同创作的。《我爱万泉河》以海南第三大河万泉河为场景,描绘知青下乡时的场面,在当时一片“红光亮”美术中关注生活、关注人性,给特定年代的中国美术留下一抹亮色。这幅作品大胆借鉴印象派代表莫奈的画风,逆光取景,呈现朦胧和抒情意境,在当年独树一帜,一度风靡。



《海南风情》



何坚宁,1960年生于海南岛,1982年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后到广州幼儿师范学校任美术教师。现为广州画院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作品有《海南风情》、《故乡梦》、《故乡的椰树》、《故乡风情》等。


作为生于海南的画家,何坚宁坦言在色彩、感觉、题材选择上都受到家乡的影响。出于对家乡的感情,1984年,何坚宁创作了《海南风情》,并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此时,何坚宁刚到广州幼儿师范学校任美术教师没多久。《海南风情》没有很生硬地描绘海南的某个地方,而是以海南经常有的台风情景来表现:画面上一排椰树在台风中摇曳,屹立不倒,后面是一片大海,以此表现人在狂风暴雨中不弯曲,不低头,坚韧不拔的精神。



A04版




为了真实再现, 廖宗怡亲自上阵摆姿势



《椰林风雷》 廖宗怡、张树军、马万东 163cmx203cm 油画 2017年



《椰林风雷》是廖宗怡和张树军、马万东合作完成的。 

   

廖宗怡,1937年出生于广东省潮州市。南部战区陆军文艺创作室创作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廖宗怡说,对于部队文艺创作室专业画家来说,这种出去采访、采风形成一种对表现对象直观的感受,回来再进行创作是一种常态化的工作方式;张树军说,在创作过程中,为了准确把握人物动态造型,廖老师亲自穿上道具装摆姿态;马万东说,对于这幅作品的表现的主題,三人讨论了很长时间,主要是研究当地的文化和分析当时的战斗状态。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


廖宗怡:刚开始接到这个任务时压力很大,后来主办方提供了一些素材之后,觉得轻松多了。画家画画不仅要多听也要多看,才可以产生直观的感受。椰子寨战斗在整个琼崖革命斗争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打响了全琼武装起义的第一枪,全面揭开琼崖武装总暴动的序幕,因此我们打算表现9月23日清晨狂风暴雨中讨逆革命军冒着生命危险攻打敌人炮楼据点的情景。


《艺术周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廖宗怡:一个重大历史事件可以派生出很多表现方面,但是很多时候,从正面的角度切入可以更充分地表现出来,9月23日清晨,椰子寨风雨大作,这样能够较好地将紧张的氛围烘托出来。


《艺术周刊》:和自己以往的主题性创作相比,从题材、表现手法来看,你本次的创作有何特点?


廖宗怡:这次创作和以往的军事题材作品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以前很少画斗争、开火、战斗的场景,这次是从正面表现战斗的场景,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这类题材如果表现得不好,很容易显得苍白。


《艺术周刊》:你希望此幅作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


廖宗怡:希望将革命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不怕牺牲、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精神表现出来,我想只要有了这种精神做任何事情都会成功的,我们希望在画面中把这种精神渲染出来。


马万东,陕西横山人,2010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南部战区陆军文艺创作室专职画家、美术创作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


马万东:此作品我是和廖宗怡,张树军两位前辈合作的,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这幅作品的主题是廖宗怡和张树军提议的,在琼海采风的过程中,这幅作品的构思就已在廖老师的脑海里显现,回到广州后就着手准备。画面讲述的是椰子寨战斗中攻打敌方炮楼的一个瞬间,这个场景在椰子寨战斗的历史中具有代表意义,所以决定画这个构图。


《艺术周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马万东:海南琼海地方特色浓郁,具有很强的地域性,因此在构思作品阶段,着重表现这一特点,在表现地域特点和战斗气氛上着墨较多。


《艺术周刊》:和自己以往的主题性创作相比,从题材、表现手法来看,你本次的创作有何特点?


马万东:对于如何表现当地文化和分析当时的战斗状态,我们讨论了很长时间,因此画的过程相对比较顺利。另外,我是第一次与两位老师合作,压力较小,总想着画不好也会有两位老师收拾。我在部队创作室从事美术创作,一直都是军事题材创作,这次的创作任务与之前的一样,也属于军事题材的作品,表现手法也较接近之前的一些作品。


《艺术周刊》:你希望此幅作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


马万东:从最终的作品效果来看,基本达到了两位老师和我的预期效果——黎明前椰子林中战斗打响,攻下炮楼,画面战斗氛围浓厚,色调以冷色为主,营造出一个紧张的气氛。


张树军,南部战区陆军文艺创作室美术创作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事理,国家二级美术师。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


张树军:油画《椰林风雷》是我们这次赴海南琼海革命老区采风后接受的任务,因为时间有限,为保证作品的进度和质量,我们采取了合作的方式,由廖老师先把握大的格调和构图,马万东和我负责铺色和局部刻划,最后大家一起深入调整,基本上顺利完成了这次的创作任务。


《艺术周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表现革命历史题材、为革命先辈们造像,是我们的职责。作为部队的美术工作者,更是义不容辞,我们能用自己手中的画笔为传颂革命历史、弘扬战斗精神作出一点贡献,感到十分荣耀和欣慰。



A05




位战士各持大刀长枪红缨枪 表现的就是“英雄情结”



《风雨待发》 蒋彦 180cmx60cmx3 2017年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中国画学会理事,部队专业美术创作员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


蒋彦:海南琼海椰子寨采风结束后,我构思了《风雨待发》草图,三位战士各持大刀、长枪、红缨枪,立于风雨中,正在聆听战前动员,作好战前准备,他们中的大多数没有参战经历,第一次临战,内心或紧张或淡定,但是脸上透着坚毅,同仇敌忾。这幅作品采用水墨绣像的表现形式,呈现出沧桑而厚重的美学特征。


《艺术周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蒋彦:这幅作品的构思,基于以下几点。我党领导武装斗争,攻打椰子寨,参战人员的成份是多样的,年龄也不同,我选择三个不同年龄的壮青少来作为代表,以突出典型的意义。他们手持的武器也说明了我党领导武装斗争,从一开始,就是武器装备陈旧落后,与强敌对垒,靠的是精神意志和不怕牺牲的战斗精神,这正是我军强军梦必须继承和发扬的。


《艺术周刊》:和自己以往的主题性创作相比,从题材、表现手法来看,你本次的创作有何特点?


蒋彦:这次创作主题画,时间紧、任务重,但构思早,进入状态也比较顺利。一是形象塑造有地域特点,突出琼崖英烈的精神特征,眉宇之间透出威武从容之气慨;二是笔墨掌控收放自如,画面更加整体,线条与块面交相融合而呈现水墨张力,法度更为丰富。将山水画的浑厚、花鸟画的灵动隐于人物画的创作中,一直是我的艺术追求。坚持以书入画,使作品更加气韵生动和具备金石之味,则是我始终追求的创作目标,这次创作使自己的探索之路又迈开了一小步!


《艺术周刊》:你希望此幅作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


蒋彦:我试图在《风雨待发》中表现风雨如磐、军令如山、视死如归的英雄情结。《红色娘子军》的系列创作是前辈画家为我们树立的标杆。我们这次创作有实地采风,有现场讲述,我以绣像的形式表现该主题,通过消解情节性、注重典型性来表现人物形象。


我们要做的就是深入了解和感悟琼崖英雄的音容和精神,努力用独特的平实的艺术语言表达出来。只有打动自己,才能打动观众。


记得还在海南椰子寨采风回程的飞机上,蒋老师就向我讲述了《风雨待发》的创作,并给我看他画的草图。1个月过去了,这昔日之草图已成饱满丰富的三联水墨画。“经过层层渲染后,三位战士坚定的表情亦跃然纸上”,关于《风雨待发》的创作构思,蒋彦如是说。



这棵见证革命沧桑的老树,读出时光味道



《枇杷树下》 许永城 100cmx80cm 油画 2017年



许永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师从郭润文、范勃;后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研究生课程班,师从杨飞云。2017年毕业于巴黎高等教育集团弗朗索瓦兹·巩特时装设计学院艺术品管理硕士。多次赴俄罗斯、意大利、法国进行学术交流,现为中国油画院特邀青年艺术家,广东画院签约画家,八零油画学社成员。


许永城的作品是宁静的,但又流露出浓浓的诗意。他作品里消失的边缘线、模糊的笔触营造出一种现场感、仪式感。所以有人认为,在许永城的画里可以读出时光的味道,他画里的一草一木、一人一景,印在时光里,与记忆相连。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许永城:在海南采风过程中,我对洞主庙那棵百年枇杷树产生了兴趣。当年头戴“南洋帽”的杨善集,在这棵百年枇杷树下作了他最后慷慨激昂的宣讲,90年过去了,这棵枇杷树依旧青翠茂盛,我希望能用油画将画面定格成永恒。


《艺术周刊》:和自己以往的主题性创作相比,从题材、表现手法来看,你本次的创作有何特点?


许永城:我一般都是画表现都市人心灵孤独、迷茫这一类题材,很少画这类红色题材的主题创作,这对于我来说算是一个陌生的领域。


《艺术周刊》:你希望此幅作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


许永城:我希望用油画表现这棵见证革命沧桑的老树,在画面里读出时光的味道。随着时间的推移,记忆会变得越来越模糊,通过图像作为一个载体,勾起对过去的记忆。



A06版




丛林里那些破旧小房子

 正是推动琼崖革命的发源地和摇篮



《陵水县苏维埃政府旧址》 陆佳 97.5cmx145cm 2017年



陆佳,深圳画院专职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高级美术师。


接受《艺术周刊》采访时,陆佳正开着老爷车在湖北巴东野三关森林花海巡游。陆佳近年来主要是以水墨为媒介,以旧建筑为题材进行表现,于是海南琼海椰子寨采风结束后就以“陵水县苏维埃政府成立会址”为题创作了这幅作品。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


陆佳:在海南琼崖老革命根据地采风的这些天,对陵水县苏维埃政府成立会址感受特别深刻。90多年前,琼崖的革命志士,能在这样一个风雨之夜于万泉河边的椰子寨发动革命,他们要经受多少艰难险阻。丛林里的那些破旧小房子,正是推动琼崖革命的发源地和摇篮,因此我就想以此建筑物作为主题创作。


《艺术周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陆佳:最近这些年我创作的主题和风格主要都是以旧建筑为主体,因此,这次创作我还是用水墨做媒材,以楖林深处革命根据地小房子为主题进行创作。


《艺术周刊》:和自己以往的主题性创作相比,从题材、表现手法来看,你本次的创作有何特点?


陆佳:过往我创作了大量的主题创作,当然是以水墨为主,可这次创作带给我的那种愉悦感受是深沉的、浓郁的。海南热带雨林的风情是红色的、是革命的。因此,在画面的表现手法上充满着对未来无限的向往和憧憬。


《艺术周刊》:你希望此幅作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


陆佳:我希望这幅作品无论在画面上、形式上以及在内容上都能够体现出红色作品应有的调性和情怀,并以此作向海南岛琼崖革命根据地的革命先烈和战士致敬。



风、雨、凌晨, 这是我所有主题创作中用笔最洒脱的



《风雨椰子寨》 李晓白 180cmx194cm 纸本水墨 2017年



李晓白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广州文艺志愿者协会主席、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李晓白:在琼海椰子寨采风时,我们走访了椰子寨战斗遗址及其它革命胜迹,耹听当地文史人员对革命先辈事迹的描述,让我进一步了解了共产党领导的海南革命斗争历史。特别是打响海南武装革命总暴动第一枪的椰子寨战斗故事,让我兴趣甚浓,当文史人员讲到战斗中有革命军人、当地农民及相当数量的妇女参与,当天的战斗发生在凌晨四、五点钟且风雨交加,我脑子里马上涌出一画题——《风雨椰子寨》,考虑到风、雨、凌晨这几样元素特别便于笔墨的挥洒,所以选此画题是再贴切不过了。有了画题,我马上根据资料构思出草图:冲锋在前的士兵、振臂高呼的指挥员、手持刀叉的农民和妇女形成了一股洪流,锐不可挡,配上狂风中摇曳的椰子树及杂树,滚滚的乌云,远处万泉河的影子。草图在采风的第三天就构思出来了,回到广州后,我马不停蹄地投入正稿的创作,经过对笔墨反复推敲及不断地丰富画面元素,又将原来计划的六尺整纸尺寸改成两张六尺整纸的拼画,这样场面更大,气势更好,经过多天的奋战,《风雨椰子寨》终于完成了。


《艺术周刊》:和自己以往的主题性创作相比,从题材、表现手法来看,你本次的创作有何特点?


李晓白:和以往的主题创作画相比,可能是时间背景的因素(凌晨时分风雨交加),故《风雨椰子寨》这幅作品是我所有主题创作中用笔最洒脱的,笔墨变化丰富、淋漓酣畅,这恰恰最能表现出革命洪流以催枯拉朽之势摧毁万恶旧社会的磅礴气势,同时也能增强画面的整体艺术感染力。


《艺术周刊》:你希望此幅作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


李晓白:希望此创作表现出我对革命先烈及他们的大无畏牺牲精神的敬仰,用自己的画笔将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故事呈现出来,让后人记住这段历史,从而激励人们为建设美好的未来而奋斗。


还在琼海椰子寨采风路上,李晓白就画出了创作草图,并定好了创作尺寸。在正稿的整合和丰富时,为了画面需要,将原定的六尺整纸变成了两张六尺整纸,用宏大的场面将海南革命武装起义第一枪表现了出来。



A07版




旗帜、烈焰、战士…… 表现革命的火种正在燎原



《琼崖烈焰》 冯功乐 250cmx180cm 2017年



冯功乐,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州画院合约画家,广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广东省中国画学会理事。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


冯功乐:海南琼海椰子寨采风结束回到广州后,我抓紧时间查找翻阅了大量海南岛革命斗争的史料,最后决定把创作的话题定格在“琼崖讨逆革命军”攻打椰子寨敌据点、烧毁敌炮楼这一节点上。画面主体是英勇无畏地高举红色战旗的琼崖讨逆革命军战士,背景是燃烧中的敌炮楼。火红的旗帜、火红的烈焰、英勇的战士,代表着广大人民的觉醒,代表着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决心和勇气,代表着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武装像火红的烈焰,从此在海南岛点燃并燎原。


《艺术周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冯功乐:这次深入采风活动,沿着先辈们战斗的足迹,走访了海南岛红色革命根据地和革命先辈们战斗过的地方,聆听了当地人民对革命先辈事迹的追忆,对我党在海南岛领导的革命斗争历史有了更深刻、更具体的认识。


《艺术周刊》:和自己以往的主题性创作相比,从题材、表现手法来看,你本次的创作有何特点?


冯功乐:该次创作从题材和手法都有新的选择和尝试,画面中水墨营造的沉郁背景隐喻着反动势力的腐朽、恐怖与黑暗,舞动的红色战旗和烈火表现革命的火种正在燎原。在创作过程中,革命先辈们艰苦卓绝的斗争精神和崇高理想一直感动着我、激励着我。可以说是:法从心生,感情随笔墨流淌倾洒。


《艺术周刊》:你希望此幅作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


冯功乐:我希望通过作品表达我对革命先辈以及他们所献身的崇高事业的敬仰之情,希望作品能恰当地表现出革命先辈们的光辉史迹,激励和感染广大观众。


冯功乐琼海采风活动创作的作品是《琼崖烈焰》,表现的是“琼崖讨逆革命军”攻打椰子寨敌据点、烧毁敌炮楼的场景。为了表现这一主題,冯功乐查阅了大量关于海南革命斗争的史料,着力表现革命军战士的英勇无畏和斗争精神。



我选取了黎明,这是当年打响第一枪的时间



《曙光·1927.9.23海南椰子寨战斗》 陈铿 100cmx80cm 2017年



陈铿,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州市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广州画院、广州当代美术研究中心特聘画家,广州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教授、研究生导师。


《艺术周刊》:请你谈谈创作此幅作品的构思。


陈铿:此次赴琼海椰子寨采风得以深入了解当年的历史。一群满怀激情,决心打破旧世界、打破人吃人的剥削制度的革命者,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理想,在海南岛琼海万泉河畔的椰子寨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


革命者、万泉河、椰子寨、曙光……成了我将要在画面中出现的要素。


我不想描绘他们当时具体战斗的情形,我只想为他们当时奋不顾身、舍身取义的壮举留下一幅富象征意义的永恒丰碑。


我选取了黎明,这也是当年打响第一枪时起义者们选取的时间,紧跟着红旗的众人行进在茫茫椰林中,天边的曙色昭示着荡漾在他们内心的激情与兴奋,也看到了星星火种可以燎原的希望。


于是,我把画作命名为《曙光·1927.9.23海南椰子寨战斗》。


《艺术周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思?


陈铿:这个构思得益于深入生活。主办方组织我们深入到琼海万泉河畔当年发生战斗的椰子寨,硝烟已去,那些战斗过的痕迹,已难以寻觅。我想,当时激战具体细节与情节如何已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种不畏强权追求平等的精神。


《艺术周刊》:和自己以往的主题性创作相比,从题材、表现手法来看,你本次的创作有何特点?


陈铿: 以往我也创作过不少历史题材的画作,这次创作我倾向更具典型性与象征意味的手法,以大面积的冷色衬托红旗,还有天边的曙色,对比强烈,也表达出一种隽永的诗意。


《艺术周刊》:你希望此幅作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


陈铿:我希望通过这幅作品带给人们对往昔峥嵘岁月的缅怀与随想,不忘初心,牢记无数先烈挣脱枷锁、建立和平自由民主新中国的使命,创造更美好的明天。


陈铿希望通过《曙光·1927.9.23海南椰子寨战斗》,带给人们对往昔峥嵘岁月的缅怀与随想。往昔战斗过的痕迹,已难以寻觅,但是那革命的激情与理想,给予我们永恒的力量,天边那一抹亮黄,将成为永恒的希望。



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出品《艺术周刊》第38期相关版面欣赏      



文章转发自《艺术周刊》第 38 期

编辑:胡雪晕

采写:黄立婷   

封面、封底设计:张伟樾

微信编辑整理:khaine





“岭南国画百家”评选火热进行中。敬请垂注!

请点击原文链接了解相关信息。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欢迎留言

欢迎投稿

未经同意其他公号不得转载

小编无限爱你们

欢迎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