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失求诸野 | 郭莽园作品鉴赏

2017-09-06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郭莽园

1942年生,广东汕头人。 现为水墨 村村民、西泠印社社员、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广州画院艺术顾问、广东华人书法院名誉院长、中国手指画研究会顾问。



言说不可言说者

——述郭莽园之艺


 罗韬


潮汕地尽东南,海滨之邹鲁也。而莽园出其间,独饶西北风云之气,目横如烟,苍髯如戟,一望而知其有地气所不能缚者。其艺有声于江淮齐鲁间,复为高丽士人所倾服,然见重于乡梓,则以美食家称。古云,味之精微,口不能言,而莽园辨茶而知杓江之晨晚,辨酒而知窖藏之浅深,当其评鱼之味,司厨环侍,莫不耳竖而色恭。言必洞其窍,食必明其功。夫舌为心之苗,其辨味也,正在格物与自省之间,了然物性,自知甚明,物与心一,乃能言说其不可言说者。余见乎此,乃拊掌而叹:此莽园之艺所从来也!


今之以画名世者,或矜其写生,则具象穷于刻划;或矜其师心,则抽象近于欺世。而莽园异乎是,其写画,唯恐眼太明,笔太利,写物纤毫毕现,穷形极相,得其俏似而失其真。乃凭其半醉之眼,半退之笔,与所写之物处于不即不离之间,不为物象所夺,而任乎性情所驱,得之在纵,成之以势,笔若游龙,心与物化。真可谓不尽肉眼法,亦不尽唯心造也。


于是以写梅之笔写石,复以写石之笔写梅,梅石同写,乃见莽园之兀傲;以写人之致写马,复以写马之致写人,马人同写,乃见莽园之萧索;以写山之意写海,复以写海之意写山,山海并写,乃见莽园之苍茫浩瀚。出入自由,无施不可,一一因其纵横态度。不拘于一家笔墨,亦不拘于自家笔墨,不从人,不违古,不我执,唯借写物以舒其逸气、喜气、郁勃气,或舒其莽苍苍之气!


夫书画同源,所同者何?岂止篆籀意,又岂止中锋法?而更在于用势也,所谓一笔定一字之体势,一字定一行之体势,一行定一章之体势,清人所谓“胸无成竹”,诚知言也!静观莽园之画,每感其挥运之风,飒飒然而长驻。其所造之物,所造之境,一一着情感之色彩,无非其胸中之丘壑,诚可谓别有天地非人间也。苟以一二语以概其法,则曰:因势用笔,随情赋彩,情与物融,法随情生,空间感藏时间流,野乱处有统率方,此莽园之六法也。


盖艺有可言者,有不可尽言者。其可言者画之法也,其不可尽言者画之神也。昔郑板桥评石涛之竹云:“石涛画竹好野战,略无纪律而纪律自在其中,燮极力仿之,横涂竖抹,要自笔笔在法中,未能一笔逾于法外,甚矣石公之不可及也。”是也,板桥之艺可言,而石涛之艺不可尽言也。赵撝叔评何道州隶云:“公书有天仙化人之妙,我等仅食饭凡夫。”是也,撝叔之艺可言,而道州之艺不可尽言也。徐悲鸿评傅抱石之山水云:“其画虽好,然不可以教学。”是也,悲鸿之艺可言,而抱石之艺不可尽言也。然则莽园之艺,其可言欤?实不可尽言者也。而余谬托赏音,试以述之,亦言说其不可言说者,盖余以莽园辨茶辨酒之法还辨于莽园。莽园,莽园,其然耶?其不然耶?


 罗韬:羊城晚报编委



礼失求诸野——刘国玉·郭莽园国画联展

开幕时间:2017年9月9日下午15:00

研讨会时间:2017年9月9日下午15:30-18:00

展览时间:2017年9月9日至19日(周六、日闭馆)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中311号羊城创意产业园3-12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郭莽园作品欣赏




《群英会》2009 年 181.8cm×53cm



《海福添筹》410cm × 620cm 2012年



《击毬图》365cm × 725cm 2012年



柏颂》365cm × 725cm 2012年



《山中岁月闲》 2003 年 62.4cm×61.8cm 



《饮马图》 2011 年 69.6cm×69.2 cm



《宿墨山水》   97cm × 34cm 



《彩墨山水小稿》 2012 年 52.6cm×24.5cm 



《彩墨山水小稿》2012 年 34cm×25.7 cm



《归燕》 2011 年 69.9cm×69.2 cm 



《樱花》 2012 年 53cm×46.1 cm



《牧牛图》 2005 年 58.5cm×39.8cm 



《探春》 69.4cm×70.1cm



《夏日情趣》 2009 年 69.6cm×68.9cm



《踏春行》 234.1cm×53cm



《池塘情趣 》 2009 年 69.5cm×68.6cm



《渡江》 2010 年 48.3cm×44.6cm



《莫笑形骸龟鳖缩》 1999 年 36.2cm×34.5 cm



《居高声自远》 2012 年 112.7cm×35 cm 



《梅兰菊竹之兰》 137.9cm×34.1cm 



《殷墟甲骨文十片》 2014 年 134.6cm×67 cm 



《飞上枝头是凤凰》 53.1cm×42.2cm



《梅花与鸟 》 69.7cm×53.5 m



《蜂勤为蜜甜》 45.5cm×34.5cm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欢迎留言

欢迎投稿

未经同意其他公号不得转载

小编无限爱你们

欢迎大家关注






礼失求诸野 | 郭莽园作品鉴赏

礼失求诸野 | 郭莽园作品鉴赏

2017-09-06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郭莽园

1942年生,广东汕头人。 现为水墨 村村民、西泠印社社员、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广州画院艺术顾问、广东华人书法院名誉院长、中国手指画研究会顾问。



言说不可言说者

——述郭莽园之艺


 罗韬


潮汕地尽东南,海滨之邹鲁也。而莽园出其间,独饶西北风云之气,目横如烟,苍髯如戟,一望而知其有地气所不能缚者。其艺有声于江淮齐鲁间,复为高丽士人所倾服,然见重于乡梓,则以美食家称。古云,味之精微,口不能言,而莽园辨茶而知杓江之晨晚,辨酒而知窖藏之浅深,当其评鱼之味,司厨环侍,莫不耳竖而色恭。言必洞其窍,食必明其功。夫舌为心之苗,其辨味也,正在格物与自省之间,了然物性,自知甚明,物与心一,乃能言说其不可言说者。余见乎此,乃拊掌而叹:此莽园之艺所从来也!


今之以画名世者,或矜其写生,则具象穷于刻划;或矜其师心,则抽象近于欺世。而莽园异乎是,其写画,唯恐眼太明,笔太利,写物纤毫毕现,穷形极相,得其俏似而失其真。乃凭其半醉之眼,半退之笔,与所写之物处于不即不离之间,不为物象所夺,而任乎性情所驱,得之在纵,成之以势,笔若游龙,心与物化。真可谓不尽肉眼法,亦不尽唯心造也。


于是以写梅之笔写石,复以写石之笔写梅,梅石同写,乃见莽园之兀傲;以写人之致写马,复以写马之致写人,马人同写,乃见莽园之萧索;以写山之意写海,复以写海之意写山,山海并写,乃见莽园之苍茫浩瀚。出入自由,无施不可,一一因其纵横态度。不拘于一家笔墨,亦不拘于自家笔墨,不从人,不违古,不我执,唯借写物以舒其逸气、喜气、郁勃气,或舒其莽苍苍之气!


夫书画同源,所同者何?岂止篆籀意,又岂止中锋法?而更在于用势也,所谓一笔定一字之体势,一字定一行之体势,一行定一章之体势,清人所谓“胸无成竹”,诚知言也!静观莽园之画,每感其挥运之风,飒飒然而长驻。其所造之物,所造之境,一一着情感之色彩,无非其胸中之丘壑,诚可谓别有天地非人间也。苟以一二语以概其法,则曰:因势用笔,随情赋彩,情与物融,法随情生,空间感藏时间流,野乱处有统率方,此莽园之六法也。


盖艺有可言者,有不可尽言者。其可言者画之法也,其不可尽言者画之神也。昔郑板桥评石涛之竹云:“石涛画竹好野战,略无纪律而纪律自在其中,燮极力仿之,横涂竖抹,要自笔笔在法中,未能一笔逾于法外,甚矣石公之不可及也。”是也,板桥之艺可言,而石涛之艺不可尽言也。赵撝叔评何道州隶云:“公书有天仙化人之妙,我等仅食饭凡夫。”是也,撝叔之艺可言,而道州之艺不可尽言也。徐悲鸿评傅抱石之山水云:“其画虽好,然不可以教学。”是也,悲鸿之艺可言,而抱石之艺不可尽言也。然则莽园之艺,其可言欤?实不可尽言者也。而余谬托赏音,试以述之,亦言说其不可言说者,盖余以莽园辨茶辨酒之法还辨于莽园。莽园,莽园,其然耶?其不然耶?


 罗韬:羊城晚报编委



礼失求诸野——刘国玉·郭莽园国画联展

开幕时间:2017年9月9日下午15:00

研讨会时间:2017年9月9日下午15:30-18:00

展览时间:2017年9月9日至19日(周六、日闭馆)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中311号羊城创意产业园3-12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郭莽园作品欣赏




《群英会》2009 年 181.8cm×53cm



《海福添筹》410cm × 620cm 2012年



《击毬图》365cm × 725cm 2012年



柏颂》365cm × 725cm 2012年



《山中岁月闲》 2003 年 62.4cm×61.8cm 



《饮马图》 2011 年 69.6cm×69.2 cm



《宿墨山水》   97cm × 34cm 



《彩墨山水小稿》 2012 年 52.6cm×24.5cm 



《彩墨山水小稿》2012 年 34cm×25.7 cm



《归燕》 2011 年 69.9cm×69.2 cm 



《樱花》 2012 年 53cm×46.1 cm



《牧牛图》 2005 年 58.5cm×39.8cm 



《探春》 69.4cm×70.1cm



《夏日情趣》 2009 年 69.6cm×68.9cm



《踏春行》 234.1cm×53cm



《池塘情趣 》 2009 年 69.5cm×68.6cm



《渡江》 2010 年 48.3cm×44.6cm



《莫笑形骸龟鳖缩》 1999 年 36.2cm×34.5 cm



《居高声自远》 2012 年 112.7cm×35 cm 



《梅兰菊竹之兰》 137.9cm×34.1cm 



《殷墟甲骨文十片》 2014 年 134.6cm×67 cm 



《飞上枝头是凤凰》 53.1cm×42.2cm



《梅花与鸟 》 69.7cm×53.5 m



《蜂勤为蜜甜》 45.5cm×34.5cm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欢迎留言

欢迎投稿

未经同意其他公号不得转载

小编无限爱你们

欢迎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