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女性高潮时为什么会“喷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礼失求诸野:去哪里寻找丢失了的诗书画传统?

2017-09-11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


礼失求诸野。

去哪里寻找丢失了的诗书画传统?

9月9日-19日

“礼失求诸野:刘国玉、郭莽园国画联展”

在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举行。

为此,《艺术周刊》推出特刊《礼失求诸野》。

现转发全文,以飨读者。





A02版




非道非史,亦道亦史



《不畏》 郭莽园 68cm×68cm 2017年


夫天地初肇,人文启始,迄至于今,而天下有其史,国家有其史,一人亦有其史;书有其史,画有其史,道亦有其史。或曰:道不变不居、不形不味,其可得而见乎?可得而闻乎?可得而臭乎?可得而搏乎?高山樵曰:道虽不变不居、不形不味,而照临万物,故草木繁动之时,蜇虫昭苏之际,天气降沉之秋,地气腾翥之季,形媚乎其上,道映乎其下,其形虽有异,而其史不同,其史虽不同,而其道一也。故知万物之史,亦道之史也。故曰:其形之史,亦道之史也。


水之性清,而土者抇之;人之性寿,而物者抇之;道之性恒,而天地万物时抇之。抇之则蔽之,蔽之则害之。


画既有其史,文人画不得不有其史。文人画也,覆之以道,据之以德,依之以仁,而形之征之。道虽不动不居、不形不味,然文人画之征之形也,终不舍其道,卒见画之大猷。其为神也必以真,其媚道也必以清,明明于斯,穆穆在兹。或曰:何以知其然也?曰:文人画者,惟道是崇,是其所是,在其所在,道因而显,画随以征。其为道者,今之所谓艺术本体是也。今人能知之者可谓鲜矣。今道史不分,指嫫母而为美姝,度玄朔而树橘柚,宁不谬哉?又譬若无南威之容而论淑媛,舍龙泉之利而号断割,何所而得之乎?


今古殊时,胡越异域。所暗者何人?所囿者何物?南宗北宗?九丘八索?阴阳六法?院派野路?杨子歧路,为其可以南可以北;墨子素丝,为其可以黄可以黑。然画之一道也,如天之覆地之盖,如日之照光之被,故不南不北而不黄不黑,翼翼济济,峨峨如也,惑者自暗,而了者自明。


或曰:子之所言,道也,非史也。山樵曰:此为道,亦为史也。古之有其常,则有其常征;今之无其常,则无常亦为其征也。陈寅恪曰:假史料中有真历史,此之谓也。


所谓画史,非天下之史也,非国家之史也,非一人之史也,亦非山川草木鸟兽虫鱼之史也,所谓画史者,乃画道之史也。今人所论之画史,为天下之史也,国家之史也,一人之史也,至为一草一木一虫一兽之史也,独不见画道之史也。人问其故,则曰:翰墨有伤勋绩,书画难为君子,近不能建金石之功,远不能遗永世之业,强而论之,是为旁门。故画者,可为天下,为国家,为一人,至为一草一木一虫一兽,而独不见为其道也,不亦悲乎!


山樵见刘国玉、郭莽园二子之画,俙然曰:此可以南北宗而论断之也。客嗤之曰:见右军之兰亭,而知晋人之尚韵;睹真卿之祭侄,而断唐人之尚法;观东坡之寒食,而叹宋人之重意,此南宗欤?北宗欤?今剑父独步于岭表,关良擅名于沪上,宾虹振藻于新安,少其发迹于黄山,百年数子,意气雄肆,一时之英,垂为法则,此南宗欤?北宗欤?山樵曰:公之所论,乃画道之史也;南宗北宗之论,亦画道之史也;刘郭二子所画,实为其道也。


客冁然而退,曰:所谓道者,其畴能亘之哉?


【张演钦】



《赤城千仞》 刘国玉 68cm×68cm 2017年



A03版




去哪里寻找丢失了的诗书画传统?

 他说“画乃心印” 他说“文以载道”



《筑乎》 郭莽园 68cm×68cm 2017年



《直上天都去》 刘国玉 68cm×68cm 2017年



郭莽园:“画乃心印”。如书者,如也。


刘国玉:在寻找文化传统的路上,在“路迷粮亦绝(谢灵运句)”的窘境下,艺术必须扮演“文以载道”的角色。



《艺术周刊》:何谓“礼失求诸野”,您是如何理解的?


郭莽园:意思就是丢失了传统的礼节、道德、文化等而不得不去民间寻找。日常应用应该理解为,丢失的一些东西,可以到别处去寻找答案。


刘国玉:从文化角度言,“礼失求诸野”就是找回丢失的中国优良文化传统。


《艺术周刊》:您受邀参与此次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举办“礼失求诸野”国画联展希望有什么效果?


郭莽园:能与翁山刘国玉丈同年同好同展,人生快事,夫复何求?!


刘国玉:得此良机以拙作见证于贤达诸公,实为艺之幸事。鄙人之失多矣,亟须求诸郭公与名流高士,得以正谬,补己之失,不亦幸哉福乎?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出我于高岸深谷,德莫大焉。



《艺术周刊》:在此次国画联展中,你最满意的一幅作品是?为什么?


郭莽园:展览时间紧,匆忙。 芦苇一件,差强人意。


刘国玉:所作粗率,竟无一幅称意之作。只《山语》与《你我原来是白身》之属或有点意思而已。


《艺术周刊》:对于传统,您的态度如何?您认为传统在艺术上应占据一个什么分量?


郭莽园:继承、借鉴、吸收、出新。在艺术上传统是座金矿。


刘国玉:坚守传统,孔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造次必如是,颠沛必如是。”认定传统是艺术的血脉。


《艺术周刊》:通过艺术我们可以让哪些遗失的道统找回来,艺术在寻找文化传统可以扮演什么角色?


郭莽园: 载道、化人。


刘国玉:通过艺术找回失去的精气神,找回诗书画融通一体的中国艺术特色。在寻找文化传统的路上,在“路迷粮亦绝(谢灵运句)”的窘境下,艺术必须扮演“文以载道”的角色。



《首时》 郭莽园 68cm×68cm 2017年



《客家山居》 刘国玉 68cm x 68cm 2017年


《艺术周刊》:时代在变,您觉得过去的“礼”是否应该有所变化?为什么?


郭莽园:礼的本质就是社会关系,礼也是与时俱进的。


刘国玉:《中庸·尽心篇下》:“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见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我们的先人是依据天道人心来制定“礼”的,礼近乎道,礼之义包涵着道,礼之仪则是相适应的行为规范,是外在形式,我们的先人几千年前就懂得天、地、人之间的关系必须协统和谐,人类与万物才能生存发展,所以就有了敬天、敬地、敬人(尊重)的礼。作为行事做人的楷则,道无处不在,礼也无处不在,礼跟道一样,是须臾不可离的,所以人要慎独,无论皇帝或平民,违背了礼义准则便是“失道”、“非礼”。时代变化发展,人在社会现实中生活方式和观念包括反映社会形态的文化艺术都会发生变化,这些全都包括在礼的范围之中,礼之仪可以变,礼之义是不会变的。艺术形式可以变,文以载道的价值观和真、善、美的礼义是不能变的,中国文化标志性的特色,诗书画的优秀传统是不应丢失的,丢失了就要找回来,礼失求诸野。


《艺术周刊》:艺术家可以在民间中寻找到哪些传统方面的养分?


郭莽园:从民间非遗文化中吸取养分,如:木雕、嵌瓷、剪纸、英歌舞……


刘国玉:可以从民间建筑、服饰、门神、对联、手工艺、民谣、戏曲及各种民间文化形式去寻找传统文化的养分。


《艺术周刊》:您认为何谓一幅优秀的中国画?衡量标准是什么?


郭莽园:以谢赫“六法”为衡量标准,达标就是一幅优秀的中国画。


刘国玉:谢赫的“六法”就是评判标准。


《艺术周刊》:对您来说,气格与画格的关系是怎样的?


郭莽园:“画乃心印”。如书者,如也。


刘国玉:气格是精神高度,画格雅俗之分,相辅相成。


《艺术周刊》:什么是艺术格局,一个艺术家的格局应该包含什么?


郭莽园:艺术家的眼界和心胸。


刘国玉:格局是艺品高低之判。每个画家的格局因性情品格、人生观、价值观、学识修养、心胸、眼界的不同而不同。


《艺术周刊》:您认为,格局是怎样养成的?


郭莽园:不断增长见识,努力提高自身素质。


刘国玉:是修道修出来的。



A05




画钟馗 不同的笔画出人神之别



《圜道》 郭莽园 68cm×68cm 2017年



《前山一朵绿云来》 刘国玉 68cm×68cm



郭莽园: 三四十年前,一次把徐悲鸿与任伯年画的钟馗图片,放在一起,突然发现徐画的是人,任画的是神。


刘国玉:“视通万里,思接千载(文心雕龙语)”是学艺的大道,历代前贤就是我远程教育的老师。读他们的论著才使我深刻理解中国画精神。


《艺术周刊》:你喜欢读哪类的古籍,哪些经典必须反复阅读?


郭莽园: 诗经、乐府、史记、世说新语等。周易、论语应该反复读,但做不到。


刘国玉:喜欢文史哲经典,四书五经,历代文论画论,古代散文,择重要的反复读,而且要背诵、默写,把书藏到肚子里就会变成养料,还免得用时去翻书。


《艺术周刊》:哪些画论对你的创作产生重要的影响?


郭莽园:黄宾虹画语录、石涛画语录、山静居画论……


刘国玉:《文心雕龙》、《艺概》。


《艺术周刊》:有写作的爱好吗?


郭莽园:有爱好,无专工。


刘国玉:作诗、作文、写日记是我的日常生活。


《艺术周刊》:什么时候开始写诗?写诗的初衷是什么?


郭莽园:十六岁懵懵懂懂,跟陈半醒老师学写近体诗。


刘国玉:读初中时开始写诗,写白话诗,二十多岁才写格律诗。总觉得写诗有味道。


《艺术周刊》:在学习艺术过程中,有什么人或事让你对中国绘画精神有更深理解的?


郭莽园: 三四十年前,一次把徐悲鸿与任伯年画的钟馗图片,放在一起,突然发现徐画的是人,任画的是神。


刘国玉:我是自学中国画,不像人家出自某某大师亲授秘诀。我是远程教育,“视通万里,思接千载(文心雕龙语)”是学艺的大道,历代前贤就是我远程教育的老师。读他们的论著才使我深刻理解中国画精神。


《艺术周刊》:在你看来,一个优秀的画家需要具备哪些传统文化知识?


郭莽园:潘天寿语:“毋须四绝,但须三全”。


刘国玉:通读文史哲,兼修诗书画。


《艺术周刊》:一幅传统国画讲究诗书画印的配合,你在这几方面是如何下功夫的?


郭莽园:余窃幸在青少年时候能列陈半醒、梁留生、赵一鲁三位,夫子门墙,在这几方面学到点粗浅功夫。


刘国玉:我认识到它对传统中国画的重要性,不断学习和运用,反复修炼。子曰:“学而时习之。”


《艺术周刊》:在你的艺术年表里,你觉得哪件艺事令你最难忘?


郭莽园:平淡平庸,往事如茵。


刘国玉:老子说:“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视之不足见,听之不足闻,用之不足既。”荣枯事过都成梦,忧喜心忘便是禅。要放得下。


《艺术周刊》:如果让你写一本书,总结自己的艺术历程,你会重点突出什么?


郭莽园:我重点会写三个师者,传道授业解惑的点点滴滴……


刘国玉:无此打算。是非得失,让别人来说更客观。我要总结的只有一句话——只有走路才能到家(佛家语)。



A06版




中国笔墨“国强画贵” 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

 


《知士》 郭莽园 68cm×68cm 2017年



郭莽园:中国画笔墨语言是历史、文化积淀的产物,笔墨作为中国画表现形式的重要承载者,具有独立的生命力及审美趣味。


刘国玉:笔墨传神,笔墨达意,一笔一世界,可谓笔墨精神。



《艺术周刊》:您是如何理解中国画笔墨?何谓笔墨精神?


郭莽园:中国画笔墨语言是历史、文化积淀的产物,笔墨作为中国画表现形式的重要承载者,具有独立的生命力及审美趣味;笔墨的精髓就是线条,它不仅是造型状物的手段,还是画家内在情感、艺术修养、性格特征与审美情趣的载体。


笔墨精神体现了人格品位,也体现了人的修养和气质,更是品评字画的重要依据之一,对它的理解应该上升到中国文化的高度。


刘国玉:中国画的笔墨是最朴素而又最富表现力的艺术语言。老子说:“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笔墨传神,笔墨达意,一笔一世界,可谓笔墨精神。


《艺术周刊》:对于笔墨当随时代,您怎么理解?


郭莽园:没想到“笔墨当随时代”,竟然成为一个家喻户晓,宣扬艺术创新的口号。


刘国玉:笔墨是中国特有的艺术语言,历数千年的经典笔墨功法是有定则的,只有修炼到家才会有运用之妙,但无论怎样变化都逃不出如来佛的掌心。所谓“笔墨当随时代”只能理解为你的画能随时代呈现新面目、新样式,变化格调,若说笔墨功夫,石涛也照样离不开那十八般武艺。


《艺术周刊》:您认为当今,中国画笔墨受到什么样的冲击?有人说“打倒笔墨”,也有人说“笔墨等于零”,您是怎么看待?


郭莽园:20世纪中国画在传承方面笔墨没有被作为一个重要的问题传授。科技发展,毛笔生态环境削弱了。笔墨之争,争那么久,喋喋不休,烦!


刘国玉:因为我们几十年采用的是西画教育体系,中国传统笔墨遭受了严重的冲击和破坏,专业院校的教学用块面、光暗、色块、焦点透视取代中国画的笔墨、线描、勾勒、皴法,从根基上破坏了中国画笔墨技法,废弃了传统的书法用笔,造成对当代中国画的冲击和破坏。对传统文化的破坏从“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就开始了,有人喊“打倒笔墨”,有人喊“笔墨等于零”,可以说是无知无畏,也可以说是被西方文化杂交后的转基因意识。


《艺术周刊》:画家可以通过哪些方面加强笔墨技巧?


郭莽园:多读书勤写字。


刘国玉:练好书法。


《艺术周刊》:赵孟頫说“用笔千古不易”,您怎么看?


郭莽园:笔法是随着书画艺术的发展而同步发展的。


刘国玉:有可易,有不可易。


《艺术周刊》:在创作生涯中,规矩或者教条有没有成为您创作的阻力?


郭莽园:一介狂狷写性灵。


刘国玉:规矩,教条,须遵循的还是遵循,须变化革新的也可以试试看。对我不构成阻力,择其善者而从之。


《艺术周刊》:如何看待现代绘画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相互关系?


郭莽园:现代绘画只是耳闻目染,没做过深入的研究,说不来。


刘国玉:题目太大,一言难尽。


《艺术周刊》:您这一代所遇到的最大困惑是什么?


郭莽园: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中国画这条路怎么走?


刘国玉:我们这一代人生活在社会大动荡大变革的年代,有的人笑了,有的人哭了,有的人哭笑不得,被颠簸得无所适从。令人困惑的是我们这一代人怎么只造就了一批工匠,而没有造就出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师。


《艺术周刊》:您是如何看待中国水墨画在国际化背景中的问题和发展?


郭莽园:有几千年文化积淀的中国国水墨画,在国际化背景中,中西方绘画是双峰并峙的。“国强画贵”。


刘国玉:科技和经济领域可以国际化,文化艺术只有民族化。当代中国水墨画就像变色龙,拼相变换花样,目的是为了迎合洋人口味,争取打入各种打着现代艺术名堂的展览,图个名好混入市场图利,不健康的心理,怎会有健康的艺术精神,真正沉静下来研磨艺事的人少了,中国水墨画的前途并不乐观。


《艺术周刊》:在当代,中国画的革新之路在您看来应该怎么走?


郭莽园:这是我想问的问题,国玉先生应有以教我。


刘国玉:要从美术教育入手,重建中国画的教育体系,巩固传统基因,让传统笔墨精神重新发扬光大。



A07、08版




刘国玉、郭莽园轶事录



《你我原来是白身》刘国玉



【真国人也】


刘国玉嗜香烟,人或有以“中华”贶赠者,刘顾谓之曰:吾姓国姓,名国玉,而抽国烟,操国语,写国画,此真国人也。一座莫不听然而笑。


按,汉祖姓刘,刘,可谓国姓乎?


【留守画家】


高山樵与众人入翁山关爱留守儿童,邀翁山诗书画院院长刘国玉与其事。一日饮酒雅集,高山樵起为寿,刘国玉笑曰:公情之所系,岂惟留守儿童哉,亦我等留守画家也!


【先生与我】


刘国玉造郭莽园,始知同年,喜谓郭曰:且作一诗,以为公寿,何如?须臾诗成,云:“诗书画印论莽园,目扫群伦难比肩。我幸一缘相际遇,先生与我是同年。”郭莽园谓曰:易其“目扫”二字何如?高山樵笑曰:易之,恐难表“同年”之意也。众大笑乐。


【不如我也】


刘国玉造郭莽园,班荆道故。郭莽园曰:若刘公居穂,必大贵达。刘笑而不答。郭笑曰:人若问刘公佳胜孰与莽园,我当云:惟狡黠不如我也。刘释之失笑,曰:师须发亦不及莽公也!


按,刘国玉磵居翁山,今数十载矣;郭莽园入穗,恰十年。


【且送千里】


众游于南昆山。刘国玉先返翁山,诸子相送。既祖,刘国玉曰:且止,相送千里,终是一别。上官不宣曰:善,且送千里,然后行此一别,何如?众笑而散去。


【弯腰最难】


刘国玉有一闲章,曰“百事皆弱项,弯腰属最难”,时时钤之。刘释之曰:谦退中自有风骨存焉,盖世间能自嘲自黑者,亦鲜矣。


【心不在焉】


众人游于南昆山。刘国玉自携好烟,欲与人共享,三劝高山樵。高山樵皆谢之。刘国玉指高山樵,笑谓众人曰:此君心不在焉(烟)!高山樵答曰:在乎山水之间也!众笑乐。


【满目青山】


刘国玉居翁山,为磵户,尝自撰一联以申其志,曰:窃思我岂薄缘万卷诗书半楼明月,自顾身无长物一枝画笔满目青山。


【耻于言说】


人问当代大写意诸贤优劣及自比何如。刘国玉笑曰:吾乃艺术世界一微尘也,“阳春白雪轻轻唱,不敢人前调太高”,实耻于言说。


【有币而来】


郭莽园、刘国玉诸人宴饮于交己人。酒竟,郭莽园、高山樵争欲埋单。郭固止之,笑曰:吾今有币(备)而来也。



《山语》刘国玉



【为猫所噬】


郭莽园、刘国玉、刘释之、张演钦诸子宴饮。郭莽园出佳酿,劝刘饮,为之寿。刘谢之曰:近为鼠噬,医者敕吾戒酒月余。复劝刘释之。刘释之有难色。张演钦笑曰:公得无为猫所噬乎?刘大笑。


【时论以为】


郭莽园六岁时,得父亲启蒙,习唐楷;十六岁,从陈半醒师杖履,入汉、晋碑版;三十岁,弃西画,研国画。今年表自述曰:时论以为文人画大家。


【指到柔时】


郭莽园擅指画。人问何为指画之至佳者。郭答曰:指到柔时龙入缽,墨当酣处虎生风。问者叹服。


【北京冯峰】


张演钦见冯峰水墨画,叹以为佳。遂遗书冯峰,求拜谒。以为冯峰乃广州美院实验艺术系主任,事当代艺术既勤,故不得暇,终未一见,深以为恨。后张见郭莽园,出手机,示冯画于郭,曰:同为广美中人,此公水墨,大胜李伟铭也。郭未之然。一日,方土微信张,约一见。既见,方土出一画册,曰:此子能画,料君必爱之,今晚且与之共燕饮,何如?乃冯峰画册也。张大喜,曰:我欲谒冯公亦久矣!时范勃在坐,大笑曰:此北京冯峰,非广美冯峰也。


【天地一指】


郭莽园擅指画,每运指,辄钤一印:“天地一指也”。


【往往醉后】


闲章者,郭莽园最爱傅抱石“往往醉后”。人问其故,莽园叹曰:狂来轻世界,醉里得真如。


【不服来战】


某公不服郭莽园。郭曰:各悬素轴三十,通衢摆擂,过客出题,即席为诗书画,可山水,可人物,亦可花卉,悉听尊便,每日十张,不得撕毁重画,如何。某讪讪而去。


【并无消息】


上世纪七十年代,郭莽园赴穗观俄罗斯油画名作展。均为复制品,大失所望。归后,谓其师曰:此地并无夷人画真消息。乃不复作素描速写油画之属。


【终有交代】


郭莽园心仪西泠印社。后入社,乃叹曰:家父殷殷厚望,终有交代。另有美食家协会副主席名分,莽园最爱。


【一羞南郭】


一九九七年,郭莽园入西泠印社。好事者以“四绝入西泠”求郭莽园上联。须臾,郭莽园对曰:一生羞南郭。


【捉管便知】


或谓:天不怕,地不怕,惟怕某文人要画画。郭莽园应道:且画去,捉管便知他斤两。


【是为大也】


人问大写意,郭莽园辄答:所谓大者,非关尺幅,气象高华、笔墨简约、气势恢宏、天人合一,是为大也。


【一归祗园】


雷铎作联赠郭莽园:潮阳滩头书匪,山阴道上印人;半生历荆莽,一悟归祗园。


【深具词心】


陈传席谓莽园画深具词心。有此词心者,其画者,画也;其画者,非画也。


【未肯流俗】


人问艺途可有恨事。郭莽园笑答曰:不能孤高、未肯流俗,自然天地小。


【十月怀胎】


人问大写意画作法。郭莽园答曰:十月怀胎,一触即就。


【刻鹄雕虫】


人问郭莽园曰:君之艺术,自目何如?答曰:刻鹄雕虫,一耕夫来自田间。


【去此“不”字】


陈师曾曰:“所谓文人画,即画中带有文人之性质,含有文人之趣味,不在画中考究艺术上之工夫,必须于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此之所谓文人画。”郭莽园闻之,笑曰:当去此“不”字,方得见真髓。


【与时俯仰】


人问尘网事。郭莽园慨然答曰:在尘埃之中,积威约之势,从俗浮沉,与时俯仰,古今一体,何劳动问!


【妙遣诗心】


农京早见郭莽园画,叹以为至佳。乃作诗以歌咏之,其辞曰:“莽园秋月泄空明,墨染残枝转画屏。心远无垠经梦载,境空微语入禅听。擅揉碑版横胸次,妙遣诗心写性灵。羞奉流俗名野鹤,半襟濯古一孤檠。”


【人问佳人】


人问:今日雅集,郭公尽得佳构,何解?郭莽园笑曰:佳人在,故佳构不得不在。人问佳人者谁何。郭莽园不答,唯以手指问者。



《何处寒林是你家》刘国玉



【不点睛目】


郭莽园绘公鸡,久而不点其睛目。高山樵笑曰:公亦恐此鸡如龙之飞去耶?郭莽园大笑,乃点睛。


【郭公点菜】


雅集毕,诸公于潮菜馆交己人宴饮。贾博鸿为高山樵夹菜。高山樵起为寿,笑曰:大画家所夹菜,不忍食之也。郭莽园,潮人也,乃先为点菜。人笑曰:以此推之,郭公点菜,当一坐皆饿耶?


按,意即郭公所点菜,忍不能食也。


【干爹坏甚】


一姝欲求郭莽园为干爹。郭莽园固辞,曰:今干爹最坏,吾岂敢复为之也。


按,自郭美美出,天下干爹美名遂毁。


【不可,不可】


一次挥毫,某知名画家促郭莽园以色点花心。莽园道:“不可,不可。”后谓友朋:我作画,独喜偷工减料,见好就收。


【先生归来】


2014岁杪,水墨村办“先生归来”文房清供展。郭莽园作序云:“先生归来,是弹铗而歌馮生、是田园将芜陶令、是少小离家贺老、是乘风归来苏髯、是有亭深竹板桥……小楼一统,故什杂陈、无弦老琴、微凹古砚、击节唾壶、分江水注……”


按:弹铗而歌冯生,孟尝君门客冯谖也;田园将芜陶令,陶渊明也;少小离家贺老,贺知章也;乘风归来苏髯,苏东坡也;有亭深竹板桥,郑板桥也。数子中,以东坡最得风雅之机。


【乃见莽园】


罗韬目郭莽园曰:以写梅之笔写石,复以写石之笔写梅,梅石同写,乃见莽园之兀傲;以写人之致写马,复以写马之致写人,马人同写,乃见莽园之萧索;以写山之意写海,复以写海之意写山,山海并写,乃见莽园之苍茫浩瀚。


【早出日头】


郭莽园诣黄永玉,黄永玉信口诵其十三岁所作曲子:“洞庭春早,堤上青青草。帆弦轻扣别情,暖波摇泪。遮莫是,千百句离骚将魂勾了。且把这长亭折下的柳枝儿抛。恁它个愁心绪惶惶不入调。甚搅恼。帆顶上翩翩四五只鱼鸥鸟,管它的灯火岳阳楼。谁耐得黄鹤楼上黄鹤飞去了。明朝又是襄阳道,何处香来,远岸边,有几丛水仙袅袅。”郭莽园乃叹曰:“孰谓‘早出日头晤成天’?”


【涂鸦混饭】


郭莽园造黄永玉万荷堂,共餐时得一联:涂鸦一得阁,混饭万荷堂。黄永玉大笑。


按:涂鸦、混饭,或以为有刺世意存焉。


【依然有梦】


二零零六年,郭莽园、王秋奇入穗。今十年矣。二零一六年十月,众宴饮,刘释之起,为之寿。王秋奇笑曰:入睡(穂)十年,依然有梦。




《知化》 郭莽园 68cm×68cm 2017年




《应同》 郭莽园 68cm×68cm 2017年




《欲取》 郭莽园 68cm×68cm 2017年




【采写 上官不宣】



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出品《艺术周刊》第41期相关版面欣赏      


文章转发自《艺术周刊》第 38 期

编辑:叶红菱

采写:黄立婷   

封面、封底设计:张伟樾

微信编辑整理:khaine



“岭南国画百家”评选火热进行中。敬请垂注!

请点击原文链接了解相关信息。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欢迎留言

欢迎投稿

未经同意其他公号不得转载

小编无限爱你们

欢迎大家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