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钱学森回国真相

问了一圈,都躺平了!

戳破“钱学森学成回国”神话的意义所在

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和戎诏下廿五年:1997时美国众议院议长金里奇访台发生了什么?

李yi 丨生僻字打不出来我也没办法 尽量有趣一些 2022-08-05
这只是一篇小品文,没有花甚么功夫,只是试图还原25年前的一桩不甚重要的历史事件。

也欢迎点击上方尽量有趣一些”关注我:)

——————————


“pelosi窜访台湾”一事,在国内引起极大的波澜,乃至很多朋友包括我在内都学会了“窜访”这个词。

世界的报道也不算少,不少文章都提到佩氏作为“25年来(窜)访台的最高规格”;我才知道25年前,已经有另外一位“pelosi”去过台北了。他叫作金里奇(Gingrich),当时同样是美国众议院议长。

这就不能不引起我的好奇,25年前,也就是1997年,我已是可以阅读报纸的年纪,却从不记得当时有过这样万众沸腾的阵仗,甚至连“金里奇”其人都根本没听说——幸好今时不同往日,互联网已经非常发达,以前不了解的事情,现在反而可以看得清楚一些。

当然,这一定不是甚么“深入解读”的文章,盖作者对美国政治史了解极其有限,台海关系更是一窍不通,只是从当时报道的角度,以满足自己及读者好奇心为目的,做一些简单的搜集而已。


金里奇其人  



金里奇,在1994-98年作过美国众议院的议长。众所周知美国的国会分参议两院,参议院议长要由美国的副总统兼着做,通常报道提“美国议长”,就是昔日金里奇、今天pelosi的位置。

登上《时代》封面的金里奇


这倒也并不是说97年的金里奇就能完全等同前几天的pelosi:盖因美国众议院议长系由议员选举而来,而议员的多数党同总统出身不非得一致。佩氏与现任的Biden恰巧同出民主党;但当时的金里奇却是共和党出身,按照美国的惯例,可以被看作是在野反对党的党魁,同当时在任的民主党总统克林顿有党争的关系。

事实上也是同样,按着当时的报道,金里奇作为当时美国政坛的活跃人物,也是位敢说敢作的硬角色,跟时任总统的克林顿简直水火不容,乃至要发起弹劾克林顿的程度。克林顿著名的“白宫秘书”莱温斯基一案爆发,金里奇据信起了相当关键的作用。

克林顿与女秘书莱温斯基的丑闻是当时的焦点事件


金里奇作议长时,我国舆论已经有所关注,我摘取了1996年1月7日人民日报三版的一篇时论:


文中将金议长描述为“金里奇入主美国国会众院后,以“和美国订约”为口号,以一种咄咄逼人的个人风格,在美国掀起了一场保守主义改革的旋风……他取得了一定的社会支持,但并没有获得普遍的社会共识”似是中性略偏积极的评价,尽管还远算不上“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但一定不是对敌人的口吻,跟“老妖婆”的描述显然相去甚远。


金里奇访台的“沉默”  


金里奇于1997年4月2日以议长身份访问中国台湾,也成为割据以来美国访台级别最高的人物。

美国议长的身份如何认定,也是个微妙的环节:按照美国三权分立的要求,立法的“国会”与行政的“政府”完全不是一回事,且应当交叉的制约;这也是今日美国辩解“pelosi只是一名议员,她不能代表美国政府”的原因。
但是,按着美国总统如遭不测的继位顺序,众议院的议长仅排在副总统之后,是第二顺位继承人。既然众议院议长有(相当微小的)可能执美国权力的牛耳,非要说这议长同美国的政府“全无关联”,也就不是很站得住脚——否则美国为何不请我去做总统的备份呢?
无论如何,众议院的议长,当然是美国政治中顶顶显赫的人物,这总是无可怀疑的。

与pelosi类似,金里奇同样是系列访问,1997年3月末,金里奇先来北京作访,之后经东京赴台与李登辉会面,全程历时约3小时。
不同在于,当时的中国官方媒体,几乎未就此事作专门报道,我检索了人民日报的数据库:


人民日报事前未有任何关于金里奇访台的报道,仅提到访华


金里奇97年访华,亦是美国议长自中美建交以来第二次到访中国,在这次访问中,金里奇以美国政坛三号人物的身份,把中国时任主要领导人几乎悉数拜见了一遍:
直至金氏离开台北,人民日报亦未提及他4月2日访台一事


人民日报还专门在头版安排位置提及金里奇:


尽管我也看到有报道指出时任外交部发言人的沈国放对“金里奇窜访台湾”作严厉批评,但未能找到人民日报的报道原文——直至97年下半年,人民日报对金里奇此次来访仍是正面评价,列为“十五大成就”和“外交新局面”,完全未提到访台一事。
人民日报以积极口吻报道金里奇访华,未见批评


不单单是新闻的报道,从历史研究的角度也是同样的。

社科院欧洲所的肖元恺曾于2001年出版一本《百年之结:美国与中国台湾地区关系的历史透视》,从美国的首次登陆一直写到陈水扁,涉及相当多的史实,较为详尽的回顾了这段关系:


书中关于金里奇访台的内容,亦是一笔带过。似乎在国内的官方出版物中,作者也并不认为这样的“迄今最高级别到访”是甚么重大事件:
仅用“较大事件”作形容

书中对“议长访台”一事,亦有自己的解释:

反观台湾方面,对金里奇访台倒是大张旗鼓锣鼓喧天——截图当然不能放,否则后果堪虞,大家自行想象就好。总之金里奇访台期间大放厥词,严重伤害中国人民感情,应予以郑重谴责,在此不表。


后续评价  



金里奇访台一事,看上去并未影响中国对美国的态度:97年4月初金访台之后,4月底时任外长钱其琛即启程访美,5月美国派对等的John Shalikashvili回访中国;10月江主席再次访美——这亦是12年来中国元首首次到访美国;次年,克林顿总统投桃报李也回访中国,中美的联系交流遂进入了那一时期的最好局面,也被认作是“美国对华接触派最终压倒了遏制派”(人民日报语)。

25年前,我国对金里奇访台的低调处理也引发了一些猜测,例如有声音认为“金里奇只是反对党的政客,他不能代表美国政府,无需关注”——但是,为何金里奇同期访华时,中国重要元首却非得悉数接见一个“并不重要的美国政客”呢?


倒是25年之后,中国终于再次就金里奇访台作表态,指出“金里奇曾在涉台问题上表现恶劣。”

赵立坚批评金里奇


同时,亦有另一种声音指出:应就金里奇和pelosi的行为作区分。


——金里奇与pelosi有所不同,单从两次事前及事后报道的氛围与力度上,再明显也没有了。至于究竟是哪些不同,又为何不同,大概就不是我们现在可以知道的。

本账号系私人维护,内容均系原创,主要兴趣领域为非理性主义哲学、美学及艺术史,更新频率不固定,更新内容不固定,欢迎转发谢绝转载——更欢迎大家点击上面蓝色的“尽量有趣一些”关注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