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重磅!中国下一步向何处去?郑永年万字长文论改革…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这内容创业的盛世,如你所愿

2016-08-30 老编辑 老道消息 老道消息


大家好,我是不上班的创始人老编辑。这次被头条创作空间选作第一期毕业团队的代表,我有点小骄傲。差不多半年前,我们团队4个人,来了头条创作空间,半年后,10个人,开发了一个网站,做了一个App,拍了几十个视频,写了几篇十万加,然后就算毕业了。 

当初选择来头条创作空间,主要是因为知春路这个地方风水很好。创业家写过一篇文章《那条叫知春的路》,讲了当初知春路附近的创业者。第一代做门户网站的新浪,第一代做软件和游戏的金山,都是在这个地方起来的。后来张一鸣同学做今日头条的时候,已经算是知春路的第三代创业者了。我的前东家36氪,曾经和今日头条都在知春路的一栋楼上办公。 

当一个公司很小的时候,知春路是最好的选择,中关村太浮躁,创业大街除了创业,什么都有。望京太远,公司如果不是到达了上市公司的体量,去望京 Soho 一般没什么好下场。国贸那边的花花世界,更是腐朽得不行。 

创业就是要憋一口气在,然后放声响屁。憋住了,事情看起来很困难也能成,憋不住,事情看起来很简单也做不成。今日头条起步的时候,四大门户都在做新闻客户端,有的投入很大精力,有的是创始人亲自抓。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第一次看到这个项目,跟几个门户的移动端负责人聊过,觉得这个事情对手太多,太强,不投。

换我我也不投啊,张一鸣是胡建人。胡建人做屌丝需求那是牛逼,做了全中国的男科医院、一半以上的营销号和团购券,全世界500%的New Balance和耐克鞋,80%的盗版iOS软件。对了,蔡文胜带着美图要上市了,他们做了70%的网红脸。

但是在中国文化的版图上,胡建在哪里?你不像老沉一样谈笑风生,不像Charles一样觥筹交错,不能像南方系,复旦新闻系一样“铁肩担道义,妙笔著华章”,也好意思出来做新闻?

但是张一鸣在猪八戒上花200块钱让人做了一个logo,就真动起手来了。当然,他继承了胡建人的光荣传统,把新闻也做成了屌丝需求。

一做屌丝需求这数据就涨得吓人,今日头条B轮的时候红杉坐不住了,一定要进来。头条现在呢,80亿美元估值腾讯也要投资,张一鸣说做腾讯员工没意思。我马上路人转粉!你说我们创业者这么忙这么累图什么,不就是想要那种“昨天你对我爱答不理,今天我让你高攀不起”的感觉吗?

那些人说洋码头的曾碧波,把拒绝过自己的投资人全骂一遍的行为不成熟,我觉得他们是没创过业,创过业就有同理心了。

好在世界上没创过业的人越来越少。去年开始内容创业的风口来了,今年年中好像风停了。但是内容创业已经变成全民参与的创业了。2014年中关村创业大街最热闹的时候也没有今天的公众号,短视频创业热闹。那时候创业至少还要一个程序员,现在连程序员也不要了。

中国人说自己是勤劳勇敢的民族,一点没错,至少内容创业者真是如此。热点一出,纷纷熬夜加班,为了一篇十万加,什么标题都起得出来,什么三观都摆得出来。

真是大家越勤劳勇敢,这文章是越没办法看。 今日头条是一个没有编辑的新闻客户端,满足每个人的个性化需求。但是人的天性里面,就有一半充斥着无知、虚伪和窥探欲。越是大多数的群体,越是这一半不好的天性显露。 

我想如果100年前有今日头条的话,今日头条上你会看到什么标题?“京汉铁路延长线今天开工,学界耆宿称破坏龙脉影响风水”,“外国传教士收养中国小孩都被当做药引”,“汪精卫和陈璧君今日大婚,民国第一美男子被绿茶婊搞定”,当然还有“辛亥革命有毛线用,赶快让大清国回来吧”。

我上周写《北京折叠》书评,说互联网加速了阶层的分离,无比热闹的内容创业,其实就是微信公众号们利用一切机会批判底层获取正在消费升级的伪中产阶级流量,利用一切机会批判伪中产阶级身上尚未褪去的土鳖气质获取女性高净值用户的流量,利用一切机会批判中华田园女权主义获取认知盈余的直男用户流量。 

我不否认这门生意的商业价值,但是如果内容创业只有这个,那只能说这盛世如你所愿。 

所有人都知道,中国在进行着消费升级。内容也是消费的一部分,大家下笔的时候除了想这篇文章能不能10万加,还可以在更大的尺度上思考这篇文章的价值。 而今日头条,也要考虑自己究竟要做成一个什么样的平台,我对此有更大的期待。

作为一个在两家门户都工作过的老编辑,我知道审查和KPI这一只有形的手,一只无形的手,会如何干扰内容创作者们生产内容的质量,我们微信上有两篇即将成为10万加的文章大约在早上8点20被删掉,最近4篇文章3篇头条不通过审核,另外一篇通过审核了但是不给推荐。

如果有一个平台能够在现有条件下给内容创作者最大的自由度,把流量分配给那些更专注于优质内容的创业者,那真是善莫大焉。

我们 不上班团队,写一些互联网行业的事情,都是大家身边的事情,有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也有泼皮破落户,拍一些视频,都是程序员设计师产品经理乱斗,互联网人喜怒哀乐的寻常事。画漫画讽刺一下BAT,创业者,投资人也是不再话下。

现在我们在互联网这个圈子里有了一点粉丝,不知道台下有没有我们的读者。有的时候真是觉得承蒙错爱,特别是在头条创作空间,我们简直是 rock star 的待遇。再次感谢,谦卑谦卑再谦卑。

做内容这半年来,我觉得如果有那么一点心得,就是如果你坚持创作你自己热爱的东西,自己愿意看的东西,你的读者也会喜欢你。除了标题党,除了骂碧池,绿茶婊,贱人,除了追热点之外,大家都可以想想自己能为读者提供什么价值。

可能有的内容创业者说我不接地气,人家写贱人,碧池,lowB,广告已经40万一单了?但是这也是我要说的,内容流量红利期结束了,内容创业的风口结束了,到了精耕细作的、尊重用户的时候,我们不能刻舟求剑,觉得当初那一套简单粗暴的方法还行得通。

那你说我们不做标题党,不消费热点,我们能些什么,我们能写阳春白雪的东西吗?别的领域我不知道,我就说说我知道的话联网领域。直到今天,写互联网大的合并案,写BAT,写刘强东、马化腾、雷军,能采访到第一手资料还是那么偶尔几家媒体,几个作者。

从前写这个都是什么特稿作者,专栏作家。虽然文人总是相轻,但是又偶尔会互相抬轿子,好像必须有什么新闻理想,非得是进过那个南方系的黄埔军校才能写出来好看又有价值的东西。 

搞得之前我们这些网络编辑,都只敢给屌丝创业公司写写软文,给什么手机,笔记本写写测评,我现在不信这个邪,都是妈生妈养,都是看着豆瓣天涯知乎,看着86版西游记和还珠格格长大的,我凭什么写不好文章?

所以89年的管培生当上了京东的法人代表,刘强东的初恋回到京东,别人都最追热点写三个女人一台戏,奶茶已经哭晕,我们写了《京东的当权派已经被打倒》。我们还写了两个创业圣地《华清嘉园》和《海龙大厦》,写完之后华清嘉园五虎,王兴,徐易容,还有张一鸣都关注了我们。

不是我们不追热点,围绕GIF快手,X博士那篇《农村底层残酷物语》之后,我们写了两篇,一篇《天通苑的张小龙》,一篇《黑社会一届不如一届》,提供了两个不同的角度。

两岸网友Facebook表情包大战那次,GQ写了帝吧的特稿,暴走漫画王尼玛做了视频。而我们写了《王思聪和大狸子》,王思聪是首富家公司,大狸子是帝吧吧主但是是个屌丝,这两个人撞击在一起组成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我们的流量和GQ、暴走相比微不足道,但是这篇文章大狸子本人转了,王思聪本人也看到了。

我很满意,我们一群小编的命操着特稿作者的心,穷逼剧组的命操着中国版《硅谷》的心,现在已经用了洪荒之力了。

吹了这么多牛逼,我想说的是,我们并不想独行。互联网带来的进步是指数级的,那么能够提供曾经大媒体,特稿作者那样优质内容的人至少会线性增加,每个人产出的效率也线性增加,于是,优质的内容才能指数级增加。

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是想做点好东西出来的。 所谓内容创业的黄金时代,应该指的是,内容创业者能创造出高质量的内容,然后还能把钱挣了的时代。那才是这盛世如你所愿。

如果只做流量的奴隶,那内容创业的黄金时代是十年前,那时候互联网上一半的流量可能都是毛片,你做一个下载器,上面有资源,做一百万用户可能就是一个星期的事儿。然后你洗白了就是迅雷,洗不白就是快播。

我觉得我不能再说了,好像保安要过来把我架走了。


------------------


本文是老编辑在今日头条创作空间第一期团队毕业典礼上的演讲,略有补充删改。配图是1929年黑色星期二的纽交所外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