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2号线上的白月光

2016-09-15 老司机 老道消息 老道消息


楔子


传说没有一个乞丐敢绕着北京10号线乞讨一圈。

 

在巴沟上车的瞎子一定不会到北土城换乘8号线。在三里屯团结湖上车中年妇女到潘家园一定会拉着孩子折回去。连最没规矩的南城乞丐,在一列地铁上可以三拨同行撞在一起,但是听到广播里报六里桥的站名,也会一哄而散到地铁厕所去抽烟。

 

正所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


北京城里城外素有东瘸,西瞎,南瘫,北残四大地铁丐帮,他们分别瓜分了望京线,1号线,4号线和13号线的乞讨生意。唯有客流量最大,绕城一周的10号线,谁家也无力独占,只好东西南北各取一段。

 

楚河汉界,泾渭分明,大家倒也相安无事。

 

乞讨,讲究的是一个吹、拉、弹、唱。


唱功是丐帮七十二绝学皇冠上的明珠。新入门的乞丐不敢造次,都是拿着音响直接播放音乐,应付地哼上几句,这种乞丐的收入一天不会超过1000块钱,做三年下来只能在燕郊买一套小两居。

 

东西南北四大地铁丐帮有四大长老,每位长老都擅长本门派的保留曲目。东瘸是《流浪歌》,西瞎是《感恩的心》,南瘫是《真的好想你》,北残是《军中绿花》。

 

每两年都会有一场地铁丐帮好声音。用以选举一位大掌门作为地铁丐帮名义之首,去和广场丐帮、胡同丐帮、CBD丐帮交涉。比如围绕某些地铁出口黄金乞讨位到底属于地铁丐帮还是CBD丐帮,两派曾经多次火拼。

 

好声音比赛地点在清晨的西直门换乘站,内容很简单,几大门派比歌夺帅,词到为止。


然而比赛的冠军却一般不是四大门派的,而是一个叫白月光的女人,她是2号线的当家,也是地铁丐帮名义上的盟主。


2号线在地铁丐帮中是一块保留地,2号线绕皇城根儿一圈不到半个小时,地盘太小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而且安保格外严格,四大丐帮都不敢去滋事。所以只有几个声音沁人心脾的年轻乞丐,在非上下班高峰现场献唱,非聋非瞎,干净整洁,也不伸手要钱强人所难。


因此众人皆赞曰讨亦有道,又称之为2号线好声音。


2号线好声音一向与世无争,远离丐帮必争之地10号线,是地铁丐帮盟主最佳人选。

 

白月光前传

 

京城总有黄口小儿传唱一首童谣曰,“风流眼,白月光,地铁里钻出金龙王”

 

所唱人物均是改革开放以来,当年地铁丐帮的三代领导核心

 

风流眼小时候和新街口小混蛋斗狠被打瞎了一只眼,后来流落地铁称霸1号线和2号线

但是96年第二次严打,风流眼虽然在潮白河河滩上捡回一条命,但是从此流落他乡,郁郁而终

 

随着2008年最后一张手撕地铁票开出,金龙王也金盆洗手,改名黄鹤,南下创办江南皮革厂

 

但听说他嗜赌成性,欠下3.5个亿,带着小姨子跑路

 

也因此留下了一段笑柄,供世人作为谈资

 

现如今唯一还在京城立足的,只有白月光


白月光有金雀嗓,凡听过她歌声的人总会咄咄称奇。每天2号线倒数第三班地铁上,她献唱一首《让我轻轻地告诉你》,那些身体被掏空的加班族听到就会满血复活


作为三代领导核心中唯一的女性,白月光立足地铁不靠争强斗狠,所以也躲过了历次治安严打。她就靠这一首歌就可以在一个月内要到了10万加

 

一个月要到10万加是地铁丐帮弟子们晋身长老的充要条件,有丐帮版的《五环之歌》传颂,


“不管你傻瘸瞎,只要要到10万+,公安城管全不怕,五环以内好安家”


别人想要到10万加需要处心积虑,白月光只需要一首《让我轻轻地告诉你》,而且一唱就是二十年

 

二十年来,曲还是那个曲,人依旧是那个人

 

但是江湖闯荡,见惯了恩怨情仇,缘起缘灭。年过半百的白月光也早已萌生退意


两年前丐帮好声音后,她退居二线,靠着徒弟的供奉和早年的积蓄生活


白月光的徒弟在地铁丐帮中天生高人一等,因此对白月光无不感激零涕


传说白月光的徒弟每曲结束,都要闭目一秒钟,号称是我为师父续一秒


这就是白月光青春永驻的秘诀

 

如今白月光住在五环外的某民居房内

 

搂着小自己20岁的男伴安度晚年

 

然而3号线二奎老人曾说过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就在中秋节前

 

大徒弟岳小鹏参加丐帮好声音失利的消息传来,白月光亲传的银色话筒也被对手当众打折

 

白月光听到一时内心焦急,差些跌倒在地,被男伴贴心扶起

 

她虽然徒弟门客众多,唯有这个大徒弟是他的心头好,五年前岳小鹏北大青鸟毕业,因为拒绝伪造简历,在中关村找工作处处碰壁


岳小鹏走投无路,在地铁上遇到引吭高歌的白月光,亲眼目睹白月光一曲歌罢,纸币硬币如雨点般砸入瓷缸,于是一路尾随,一定要拜白月光为师


他从基本曲目《真的好想你》学起,三年后,凭借着极高的天分也拥有了2号线中华小曲库的美称,且每月供奉最多,这也给了白月光退位让贤的理由

 

本想着徒弟参加丐帮好声音胜券在握,并能为她巩固江山,可大徒弟还是输了,输给了10号线的西瞎


据大赛规矩,凡弟子失败,师傅可以出面代其比赛,


为了江湖地位,为了2号线好声音的名号,白月光决定重出江湖


临走前,白月光拿出了自己走江湖的兵器。这是她的全部家当,其器有三,曰之乌裘破落衫,狮吼低音炮和追风金话筒。又名曰:旧衣服,烂音响,破话筒。

 

推门那一刹那,男伴问道:今早总觉得左眼皮直跳,不会有事吧

 

白月光笑了笑:不会,我去去就回

 

等男伴再想叮嘱一些什么的时候,白月光的背影早已涌进了楼道的一片漆黑之中


王不见王


中秋月圆之夜,台风莫兰特虽然远在天边,但是已经让北京的秋天冷了下来


满地月光,行人匆匆,树木萧瑟,西直门立交桥在上,如同老树虬根,又显钢筋铁骨


白月光在下,屹立于地铁口,笃定如一尊挂印的老猿

 

地铁风吹出,吹乱了她耳边的霜发,她没有整理

 

地铁一如往昔,熙熙攘攘的人群像没有目标的沙丁鱼

 

而她是躲在黑暗里的一头猎鲨

 

她用浑浊的眼神盯着每一个从身边经过的人

 

从他们身上,白月光又闻到那股来自小额纸币的芬芳,但是同两年前相比已经减弱了不少

 

不一会,从远处来了一堆与白月光相同打扮的人,白月光抬眼观樵,这群人年纪尚小,却都凶神恶煞

 

人群很快的将白月光包围,从外面看来,她像一条被鲸鲨围困的孤舟

 

她沉吟道:“我是白月光,叫你们当家的出来与我说话”

 

人群一分为二,像被先知劈开的河流,河流尽头站着一个青年

 

该青年戴一副遮住半脸的墨镜,脸部僵硬,面无表情,如果不是开口讲话,容易让人想到坟包里扒出的死尸。白月光细细打量,此男子长相却有那几分熟悉,但年事已高,一时竟也想不出来


白月光开门见山,“素问西瞎长老与人为善,不以唱功夸耀,没想到竟会打折我徒弟银话筒,原来我白月光隐退江湖两年,西瞎的话事人已经变了”

 

墨镜男欠了欠身,“在下小金,师承十号线西瞎。在江湖要饭几年光景里,深得老师傅喜爱,遂隐退之际,将名号传授与我,实属惭愧。想必大姐就是二号线好声音白月光吧”

 

“正是老身”,白月光暗暗感叹,此人虽年数尚小,但说话却彬彬有礼,不卑不亢,暗自称奇,“我徒弟学艺不精做了你手下败将,我2号线心服口服,但是你打折银话筒,让我白月光成为地铁丐帮笑柄,我就不得不讨回这个公道了”

 

“大姐威名如雷贯耳,江湖无人不知,我虽眼盲,但对大姐的一些事迹早有耳闻,早就想请教前辈。”


白月光吃软不吃硬,只能回答,“但问无妨”。

 

小金又欠了欠身,“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白月光您曾是最后一任一统江湖的地铁丐帮帮主,然而金龙王消失之后,你却任由东西南北四大门派割据一方,恶性竞争,以邻为壑,乞丐不再苦练吹拉弹唱基本功,甚至暴力乞讨,连讨带偷,让我们地铁丐帮成了乘客眼中的瘟神”。


白月光听罢大笑,“风流眼在位时,北京不过1、2两条地铁线,金龙王退位,也只多出来4号线、13号线和10号线一截。如今北京地铁遍地开花,客流每天数百万人次。我白月光亦何忍因一姓之尊荣,拂兆民之好恶,于是简政放权,让地铁丐帮四大门派各自发展。以虚君之名义以退处宽闲,优游岁月,长受丐帮之优礼,亲见郅治之告成,岂不懿欤”

 

小金听到此处脸部扭曲一下,像是冷笑:“前辈看来是退隐江湖太久,还以为我地铁丐帮是三五年前的黄金时代”。


白月光有些吃惊,强作镇定,“此话怎讲?”


“最近两年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崛起,乘客随身携带的现金越来越少,大河无水小河干,我们丐帮的生意每况愈下。现在四大丐帮的门徒越来越少,收入越来越低,弟子们纷纷出走去做专车司机和外卖快递员”。


小伟指了身边的众丐,这些人都是四大丐帮的顶梁柱,你问他们最近三年可有人在五环内买房。


一清瘦老丐上前,先对白月光作揖,“我们众人上周刚刚去燕郊北三县买房,房价早就涨到了2万一平,官家的购房资格都要摇号排队,我们日夜轮班排队,才买到了三套房,连新任的长老都不够分,何况我们这些徒子徒孙”。


白月光遭遇当头一棒,但是毕竟是三代核心,出口成章,“房市阴晴无常,岂能怪在老身头上,何况诸位并非京籍,为何执着于在北京买房,为何不能回去建设故乡”


小金听到此处有些不耐烦,“前辈不必多说,我们今天前来与前辈比试歌喉,求的不是地铁好声音的虚名,而是要前辈为地铁丐帮合并让路,我若输了自然永远不再染指2号线,若侥幸赢了前辈,那希望2号线里再不见白月光”


白月光听罢冷笑,“昔我故友屌似卿,如今坟头绿草盈。你们来吧”


此时广播里传来,“2号线开往车公庄方向的列车即将进站”


小金说,请


白月光说,请。


……


欲知中秋之夜白月光和小金决战2号线结果如何,请看下集分解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