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财产公开提案,表决鸦雀无声

香港,大终章!!

刚刚,李嘉诚在香港打了一个广告,所有人都无法指责......

12名一线女星在床上开光,要求先洗干净!赵薇李冰冰床照流出,被骂为红不择手段!

2019年,首富们很难堪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决战西直门

2016-09-19 老司机 老道消息 老道消息


本文接上篇《2号线的白月光》,请点击阅读原文阅读


西直门:大约8点20出发


没有隔离门,地道中的潮气混合着机油随着地铁风四处飘散。这是久违的2号线的味道。


虽退出江湖有些时日,但看到车厢中熟悉的一切,白月光信心满满,毕竟这里是她的主场,经验早已让自己无所畏惧。


此情此景,白月光竟有些恍惚,脑子里开始回想起车厢里的一段段峥嵘岁月。想到了自己第一次在车厢里要到百元大钞的那曲《望故乡》,想到了SARS那年空空荡荡的13号线的戴着口罩的武警。


还想到了自己和金龙王第一次照面的1号线,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老式的车厢没有空调,只有风扇在头顶呜呜转动,把乘客的体味混合在一起原路送回,熏得每个人昏昏欲睡

 

白月光还在恍惚中,一首熟悉的旋律打断了她的回忆,

 

让我轻轻的告诉你

天上的星星在等待

分享你的幸福你的快乐

还有什么不能说

 

“竟然”,对方先发制人,还唱起了她门派保留歌曲。白月光怒目远视,本想与之争辩,但看到已经有人开始往小金口袋里扔钱。


按照地铁丐帮的规矩,两乞丐斗歌,要分别从车厢的首尾开始乞讨,每人一话筒,一音响,一口袋。沿途不得对乘客沾衣裹袖,只得用歌声让其自愿打赏。在车厢中行走的速度不限,到两人在车厢中间相遇时,查看谁人口袋钱多,多者为赢。


斗歌时唱别人家的保留曲目,在长老们看来是很不体面的行为。但是又从来没有明文禁止过。白月光只能打起精神,喘了口气,“一届不如一届”。

 

她急忙拨乱头发,扭开了随身带的音响,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

亲爱的妈妈

流浪的人儿走遍天涯

没有一个家

冬天的雪啊....

 

知道的都知道,《流浪歌》是东瘸门下保留曲目,其曲目以曲调哀怨,意境悲苦为最大特点,而且当听到第二个章节的G大调时,会有一种来自生理的排斥感,而恰恰这个时候,就算身处中南海的相关领导人,都会乖乖掏钱将其打发

 

白月光拖着音响,从一个个陌生的乘客走过,像极了一个饱受风霜的老妪,在场的乘客无不为之动容,纷纷从口袋里拿出纸币抵向了白月光。

 

一口一个谢谢的白月光继续向车厢中间走去,一曲将尽,口袋开始有些分量,白月光有些欣慰,照这个状态,赢取比赛应该问题不大。

 

可这时对面一首熟悉旋律再次响起,

 

真的好想你

我在夜里呼唤黎明

追月的彩云哟也知道我的心

默默地为我送温馨

真的好想你


小金深情演唱,娴熟的像个开夜路的老司机,《真的好想你》虽是乞丐初学曲目,但白月光却是行家,她分明听出小伟的歌声融合了布鲁斯,摇滚以及爵士等多种唱腔。唱腔来回切换,并自称一派,就连她这有二十年功底的老乞丐也难达到如此境界。

 

“真是好歌曲”,白月光心中默默点赞,她想到了自己多年前有个徒儿,不练正经唱功,却喜欢各种剑走偏锋的唱法,后来被逐出师门。

 

眼看着小金举着话筒朝自己这边走来,愈来愈近,速度也越来越快。面部依旧僵硬,但歌曲却婉转动人。

 

白月光感受到了压力,对方速度越快说明乞讨越顺利,希望靠速度减少抢占车厢中部的路程。但是白月光毕竟是老江湖,调整了一下状态,她也开始了第二曲的演唱。

 

我来自我来自偶然 像一颗尘土

有谁看出我的脆弱

我来自何方 我情归何处

谁在下一刻呼唤我

 


感恩的心 感谢有你

伴我一生 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感恩的心 感谢命运

 

没错,《感恩的心》。


白月光把自己的声音调到了高音,这是西瞎的保留曲目,一首极高难度的歌曲,既能够消解乞讨的罪恶感,又能把对乘客的感激唱到每一个音符里,车厢里的乘客的目光纷纷从手机上挪开移向了白月光。


但是这还不够,白月光要出大招了,她在高潮处变调。


海豚音!


这声音就连襁褓中吃奶的婴孩听到,也会松开母亲的乳头,把手伸向母亲的钱包。三节车厢外的乘客都听到了,纷纷掏出钱包里不多的零钱等待着白月光经过。

 

两人越来越接近了,一时间车厢里双曲齐鸣,悠扬动听,一对情侣竟在歌声中情不自禁接吻,一个男孩从父亲的怀抱中窜出,抓住两个拉手玩起了吊环动作。一位多年以前艺考失败的白领不顾高跟鞋的疼痛翩翩起舞。在车窗广告的闪动中,车厢里像极了90年代的迪斯科舞厅。

  

“各位乘客,复兴门站到了”,两人相遇时广播刚好响起。每人口袋里的钱都沉甸甸,分量十足。

 

小金手探了几下,然后大手一挥,口袋里的钱倒满一地。

 

白月光依样也将钱倒了一地,小金身边的长老赶忙上前开始清点数额。两人立于车厢,竟也一言不发,仿佛两个决战紫禁之巅的剑客,周围的乘客也都屏住呼吸,仿佛中国好声音决赛开票前的半分钟宁静。

 

“一块,五块,十块...”,年长的长老手法奇快,双手如同吸尘器将硬币纸币迅速收拢同时又像验钞机一样准确报出数额。地铁到达长椿街的时候,双方结果已出。

 

小金要得486块  而白月光也要到了486元。

 

打平!这让白月光始料未及,她要求重新清点,但是结果分毫不差。双方持平的结局乃是大赛以来少有,小金一语不发,沉默一段时间后,从喉咙里蹦出几个字:


“前辈,承让,下一站是宣武门,应该会有南城的皮皮虾上车,不如我们一试身手。”

 

宣武门

 

皮皮虾指的是南城的社会人,一身纹身,龙虫乱舞,远看如同一片张牙舞爪的皮皮虾。这些年这些社会人都号称天安社永字辈,一般不会给乞丐钱,甚至会从乞丐手里抢钱,是大家都绕着而走的主,从他们手里要到钱,是技高人胆大之举。


白月光年轻时曾经吃过他们的亏,但是后来几次交手已经游刃有余,这些人吃软不吃硬,她自有对付的办法。


于是白月光向小金颔首,“恭敬不如从命”。


话音未落,果然在5号车厢进来一个满身皮皮虾的彪形大汉。大汉环顾四周,寻一空座就座。向后一扬喘着粗气,用余光扫视着车厢里的人。

 

乘客中无人敢应,却只见几位年轻乘客眼神飘忽,不敢与他对视,一位母亲捂住了孩童之口,生怕孩子的哭声惹来麻烦。

 

白月光下意识的摸向口袋,只摸出一个U盘,是那小自己20岁的男伴所赠,里面保留着他最爱的几首歌曲。

 

随后她插进音响插口,整个车厢里响起了动次打次的声音,竟然是MC天佑的喊麦:

 

一人我饮酒醉

醉把那佳人成双对

两眼是独相随

我只求他日能双归

娇女我轻抚琴

 

小金虽然深知社会人的习性,但是谁能想到一个半百老人竟然熟知喊麦这一新兴曲目。曲调抑扬顿挫,大有MC天佑的神韵,而且因为女串男声,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但只有白月光知道,如若不是男伴每晚都看快手上的直播,她也不会轻易想到还有这首救命稻草。

 

所有人知道,金链大哥喜欢吃最辣的烧烤,搂最骚的老妹,听最嗨的喊麦,这才是一个社会大哥的标配。

 

这位大哥双目紧闭,听得如痴如醉,但好像还没有掏钱的准备。

 

而小金几步上前,也开始了自己的曲目,

 

他曾经是个王者

后来说声算了

拱手相让生杀大权

还让别人赚着

 

也是喊麦,但小金的喊麦显然比白月光的气势更足,像极了快手里高喊双击评论666的老铁。

 

魔音穿脑,两曲喊麦形成的音波直唱的大哥鼻血狂飙,眼冒金星。

 

“够了”,这位大哥咆哮一声,声音戛然而止。他抹了一下鼻血,连连摆手。

 

“我全身上下只有五元钱,真让我左右难舍”,大哥看向二人,却有些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他起身将手中的十元大钞扔下,“也罢,你们二位自己凭本事分吧。”


白月光与小金同时腾空而起,伸手去探那张飘飘落下的十元大钞。


竟然两人又同时擒住。

 

又是个平局。


鼓楼大街

 

时间仿佛凝结,而在场所有人屏气凝神。人们不敢言语,却是因为小金眼中射出的那道寒光,在场的几个长老一语不发,他们熟知,倘若白月光眼中闪现寒光,那是小金要拼死一搏的前兆了,


“前辈身手让晚辈佩服,不巧又是平局,这将如何是好”。


白月光冷笑,“你有备而来,何须问我?”


小金本来僵硬的脸更加凝固了,但是三秒钟之后,他还是发出了不自然的笑声,“逃不过前辈英明,再往前五站就是鼓楼大街,按说会有从回龙观下班归来的程序员。程序员一向是我丐帮最难要到钱的对手,不但不给钱还喜欢对车厢的人说我们是骗子,不如我们在程序员身上一试身手?”


白月光心里想这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经过前两战,她发现小金战斗力如此强劲,心里有点没谱了。但是口头又不能露怯,毕竟这是她的主场,只好答应,


“主随客便。”


这时白月光忽然想到,大徒弟曾经在北大青鸟学过三个月iOS开发,叫他过来帮忙,可保万无一失,于是白月光掏出兜里亮黑色的iPhone 7 Plus。新款iPhone还没有正式发售,引来车厢里一片啧啧称奇的声音。


这是她一个徒弟从一个外国基佬身上偷来献给她的。


白月光对着Siri说,

 

“给小鹏发短信,让他鼓楼大街上车”。


果然十分钟之后,大徒儿小鹏和一位疲惫的程序员一起上了车。

 

程序员的打扮让白月光想起了几年前初见小鹏时的景象。情涩腼腆,眼神中满是迷茫,饶有一些光亮,应该是回想到最晚又给几个主播刷了多少礼物。程序员身上穿着一件黑色T恤,上面写着“人生苦短,我用python”。


可惜白月光并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小金这局先下手为强,他没有放音响,反而一反常态的蹿到程序员对面,拿起话筒,驼起背,背着手轻轻吟唱,

 

关于郑州我知道的不多

为了爱情曾经去过那里

多少次在火车上路过这城市

一个人悄悄地想起她

她说她喜欢郑州冬天的阳光

巷子里飘满煤炉的味道

雾气穿过她年轻的脖子


......


竟然是李志的《你好,郑州》。


歌声款款,直入人心,像一个疲惫的旅人用声音诉说自己的过往。这是一位来自河南的大学生,在回龙观一家互联网公司做暑期实习,十一放假之后就要回到学校,实习攒下的钱除了打赏自己喜欢的女主播,还订了一台iPhone 7玫瑰金准备送给心仪的学妹。


家乡有着他一切爱的回忆,虽然在北京做了漂泊的程序员,却只爱故里那一碗滚烫胡辣汤的温存。

 

程序员只听得热泪盈眶,手也不听使唤的伸向口带,但快拿出的那一块钱,又缩了回去。

 

小金大惊失色,没想必杀技竟然失算了。

 

白月光似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但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征服这位程序员小哥。此时小鹏在她耳边说,“师父,你不用唱歌,只要在他面前说一句,PHP是最好的语言,他一定会把钱给你,这是程序员之间的不二暗语”。

 

“当真有用”,白月光将信将疑。

 

“当真!师父连我都不信吗?”

 

白月光对着小鹏点点头,颤颤巍巍走到程序员面前:


“PHP是最好的语言”。


程序员脸上的表情凝固了,白月光的呼吸也停止了。程序员的手从口袋里抽出来。白月光心里想,“他准备给钱了吗?”


“前方到站是西直门,请换乘4号线、13号线的乘客准备下车”,广播同时响起。苦战三局,白月光和小伟正好饶了2号线一圈回到了西直门,终于到了分出胜负的时候了。

 

啪,只听得一声脆响,白月光被打得满眼星光。


程序员从口袋里抓出自己的公交卡,对小伟说,“我身上没有现金,这张公交卡里面还有几十块钱,送给你了”。


然后程序员转头怒视白月光,咬牙切齿道:


“python才是最好的语言!”


--------------------


预知大徒弟为何背叛白月光,骗他说出PHP是最好的语言,请听老司机下回分解《MC天鹏》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