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失守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震惊美国政坛!要变天吗?国安顾问博尔顿被川普开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马云,做你的灵魂歌手啊!

2016-10-24 老司机 老道消息 老道消息




听马云在杭州云栖大会上唱《海阔天空》和《好久不见》,让我对王健林产生了敬意。

 

毕竟首富唱《假行僧》和《霸王别姬》,招式一板一眼,气势可圈可点。时而闭眼,时而跺脚,一副沉迷其中的样子。身边伴舞者的长袖款款,像跳动的小火苗,象征着王首富可以永葆的青春。


看,这才是真正的票友。

 

但是黄家驹已经去世23年了,马云两周前才第一次听《海阔天空》,我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这首歌是阿里运用大数据计算得出的结果,用于讨好云栖大会上主流的80后程序员。

  

难道马云已经看过了我们写的《创业是我们这一代的摇滚》,《创业者变坏是从他们不听摇滚开始的》。

 

马云的两首歌,几乎没有两句连续的歌词可以都在调上,但是依然引发台下山呼海啸的叫好和掌声。让我不禁怀疑,他们耳朵都聋了吗?



 

但是有人说马云是传说中的灵魂歌手。

 

让子弹飞里葛大爷曾说过:酒要一口口的喝,路要一步步走,步子迈大了,噶!容易扯着蛋!

 

灵魂歌手要达到的效果,是让听的人有种睾丸撕裂感,而不是他自己。

 

和创业一样,灵魂歌手的初心必须源于热爱。只有热爱,才能让灵魂歌手在漫长的进阶过程中坚持下来,风雨无阻的为大家送上崩坏精神世界的穿脑魔音。


张小龙和冯大辉喜欢崔健,王峰和冯鑫喜欢魔岩三杰,丁磊说自己除了摇滚都喜欢。爱好当然是没有贵贱之分的,但是真爱和跟风之间是有漫长鄙视链的。


马云从前都是打太极,拿龙泉大宝剑耍宝的,何以突然开始唱歌,还戴上了崔健同款的鸭舌帽。戴上了崔健的鸭舌帽却不唱《一无所有》和《花房姑娘》。感觉是阿里公关部给他出的主意,让大家忘掉三年前他的杀马特造型。


想要把自己从跟风狗的形象中拯救出来,马云首先要向当年百度李毅吧吧主大狸子好好学学。

 

大狸子的看家本领是唱歌,日复一日的在李毅贴吧上传自己的唱歌视频。至于歌声质量如何,曾经大狸子在贴吧唱今天是个好日子的时候,曾有一名老毅丝语重心长的说道,


“要是宋祖英知道你这么糟蹋她的歌,一定给你送一包辣妹子辣牌辣椒面,让你内服外用”。

  

有句老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但大狸子的肚里能撑航空母舰啊,无论别人骂什么,大狸子总是大嘴一咧,继续开始下一首曲目的演唱。他对春晚上的经典民族唱法有深深的迷恋,《辣妹子》之后是《母亲》,《母亲》之后是《青藏高原》。


那个时候的大狸子只是把歌声当做博人眼球的工具,就像现在快手上直播吃大肠子,往裤裆里放鞭炮那帮“网红”一样。但是他真就是没赶上好时候,那时候大狸子每次开始放声高歌,一部分人宁愿选择原地爆炸以求安宁,更多的是用仅有的几种骂人方式来致敬他的歌声。


但是后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毅丝们竟然爱上了大狸子,因为他符合了帝吧自嘲与打破常规的精神本质,要不第一届李毅吧吧主民族选拔大赛,大狸子凭啥力压群雄成为第一个靠唱歌上位的吧主呢?

 

毕竟对于很多吧友来说,大狸子不过是个“只会唱歌的傻瓜”,而没什么比一个傻瓜当选吧主更疯狂的事情了。

 

尽管大狸子只当了11个月的吧主,但他就任期间,他只管唱歌,不问吧务。但是吧里依旧歌舞升平,人人和平相处,吧里精品迭出,大家“讲内涵,造天亮”。说那时候是李毅吧的“贞观之治”一点也不为过。


这不正是马云的理想吗?马云经常抱怨自己太累,最大的错误就是建立了阿里巴巴,把自己弄像个总统一样没有时间。还说自己有时候经过阿里巴巴门口不想进去,就想让下面的人放手去干。


大狸子已经给马云做出了表率,一个心怀热爱的灵魂歌手,仅仅靠着歌声,就可以激发所有人最善良最优秀的一面。

 

大狸子的奇迹在于他迅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音乐流派,就是民族唱法。他的嗓音和民族唱法要求的音域宽广、吐字清晰、真假声结合完全相悖,于是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但是并非每个灵魂歌手都有这样好的运气。


比如快手上的军哥。他虽然年纪尚小,只有19岁,但在灵魂歌手界也有着“跑调张飞”的美誉。倒不是说他长得多么粗犷,而是因为怒发冲冠的发型和声嘶力竭的嘶吼总能让人想起长板坡前喝退千万曹军的翼德兄!

 

但他喝退的不是曹军,而是互联网上内心还不健全的粉丝们。

 

军哥来自山东临沂,一个靠杂粮煎饼拉动经济增长的小农村,所以歌声中透露着山东好汉的凛冽感,而有这个耳福的粉丝一多半来自快手,读过X博士的《快手,农村残酷物语》的人明白,这个给农村面向城市建造窗口的app,聚拢着一大批像军哥这样的农村有才人士。

 

那时候的快手没有直播生吃动蜈蚣的恶心段子,天安社的几个玩黑社会cosplay的大哥还在老家承包申通快递。人们只是拍拍无聊段子,唱唱网络口水歌。唱歌的那几个大号也能正确的把声音平稳的放在每首歌曲的声调里。

 

但军哥偏偏明知山有釜,偏向釜山行!用自己独特的声音条件在这个app上笼络了一大批粉丝群。

 

但凡听过他歌曲的人总会质疑两个问题,第一:下一首毁谁的歌,第二:军哥喉咙里的那口黄痰什么时候吐出来。

 

第一个质疑来源于军哥的成名曲《浮夸》,见识过这首歌的威力的人如今像一头老鲸一样,能够平静的面对神曲带来的暴风骤雨,而不会有任何波动。

 

而在这首歌后阵亡的热心网友却挣扎的说道:一首好好的粤语歌活活的被你唱成泰国小调。

 

这首歌曲后军哥一夜成名,因为很多人挑战过陈奕迅的浮夸,但能把这首浮夸唱的这么浮夸的唯有军哥一人。人们惶惶不可终日的猜想,军哥的下一首,会毁掉哪位歌手的成名曲目。

 

果不其然,军哥就是军哥,这次将魔爪伸向了外国音乐人。

 

一首狐狸叫将卡在喉咙里的黄痰唱腔和铿锵有力的说唱功力完美结合。

 

狐狸叫这种神曲,本来就是一种拄拐前行的曲目,再差还能往哪差?

 

但灵魂少年军哥就是不信邪,偏偏用一种全新的唱法——卡痰唱法,一种像喉咙里卡了块痰的唱腔,让这首歌听起来焕然一新。全程只能听到军哥在30块钱的麦克风前怒吼着:我持啊fuck谁,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Fuck谁不知道,但啪啪啪的力度却让人胆寒。

 

军哥至今还在摸索中前进,他的现状非常值得马云参考。马云的好久不见也是被他唱的真有点后会无期。声音是肺上插了六个呼吸管子,稍微来个小高潮,就会有生命危险。


马云公开唱歌的机会不多,主要还是公司年会,双十一晚会。但阿里巴巴毕竟是一家至少要做102年的公司,抛开前期的17年,还有85年寿命。这可是有170场晚会等着你呢。


你一年准备两首歌曲,从民族唱到通俗,从通俗唱到流行,再从流行唱到神曲。而且马云英语还很好,黑人的饶舌和 Eminem 的节奏也可以随意选。一定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一款。


抱歉我前面把灵魂歌手这条路说得太过轻浮。其实灵魂歌手是需要苦练基本功的,就如同达芬奇从画鸡蛋起步,百鸟朝凤要从芦苇吸水开始。


所有人知道神曲教母龚琳娜都是从战斗母鸡进行曲《忐忑》开始的,尽管整首歌只有阿依吆三个字,但别忘了,人家可是拿过青歌赛银奖的女人。


青歌赛那是什么咖位,蔡国庆,阎维文,甚至国母彭丽媛都因为这个比赛出道,你以为唱几个汉字组成的歌曲就敢说人家哗众取宠了?


这是一种化繁为简,返璞归真的演唱状态,这才是真正的灵魂歌手这都是从小练就的童子功啊,五岁就已经登台演出《这首歌儿就是我》你想想人家唱了多少年。


就算老公是德国著名音乐人的龚琳娜太过曲高和寡。新晋的网红灵魂歌手曹祖瑜也是练家子出身。要不是因为直播和苏运莹的《野子》今年大火特火,这个小姑娘也不会想到在16年快女直播海选的时候唱这首歌曲,要我听来,真是比原唱还要过之而无不及。


祝瑜版《野子》将这首歌进行了全新的演绎,整首歌曲听不出一个崇尚自由的姑娘敢于反叛人生的所有不公,反而将自暴自弃的本性诠释的淋漓尽致。


而且也因为一首歌曲走红网络,但翻翻履历,人家竟然是中国戏剧学院的在校大学生,真要是唱歌跑调,我估计她也就是戏剧学院一日游,然后发发朋友圈,骗取一波点赞数。


而且她也是从小就开始接触戏剧,之所以唱成这样,是人家想唱成什么样就唱成什么样,这就是梨园子弟的底子。


马云的朋友圈中有赵薇和李连杰,也有刘德华和郎朗。音乐届的泰山北斗都可以请来做家教。虽然黄晓明和曹国伟那个著名的自拍把他晾在一边,但是马爸爸愿意请教,教主也会不吝传授他的谜之嗓音。


以“风清扬”马云的悟性,只要像他坚持演讲一样坚持吊嗓子,相信不日就可以拥有一副好嗓音。


找到曲风、练好唱功之后,就要学会选曲了。这一点对马云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啊啊!唱什么《海阔天空》和《好久不见》啊?你没有听说那首火遍大江南北的《败家娘们儿》吗?你对得起双十一为你创造一秒过亿销售额的用户吗?


 

刚给你买了iPhone5

你又要5S

刚给你买了iPhone6

你又要plus

.....

你这个败家娘们儿

败家娘们儿

败家的老娘们儿

 

你听听,这满满的都是淘宝的呼声,你不为给你创造商业帝国的用户发声,为一堆程序员假情假意的唱本就不熟悉的歌曲,只要你唱了《败家娘们儿》,我保证,唱的多难听都有人听。


登上微博热搜榜不是问题,登上新闻联播不是问题,B站Up主为你制作鬼畜,胥渡吧为你重新配音都不是问题。


这几年天猫双十一的增速一直在下滑,马云你这一唱,说不定双十一再翻个番都有可能。


到时候阿里巴巴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你的一生战友,CFO蔡崇信可以向一脸懵逼的华尔街分析师骄傲地介绍,由于马总在双十一晚会上的引吭高歌,导致本季度阿里巴巴GMV增长大大超出预期。


这是为中国人争光啊!从此华尔街再也没有针对中概股的恶意做空,高盛和大摩调高所有中概股的PE值,向A股看齐。


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一般的灵魂歌手,也就在这儿打住了。但是马云不行,他知道真正决定一位灵魂歌手江湖地位的其实是创作。


为什么民谣和摇滚歌手可以睡粉,但是选秀歌手只能被潜规则的原因。鲍勃·迪伦都拿诺贝尔文学奖了,因为人家是三流演唱者,二流吉他手,一流作曲者,但是是伟大的诗人。


真正跻身灵魂歌手的殿堂,必须学会创作。唱作歌手庞麦郎是其中翘楚。

 

知道的都知道,《我的滑板鞋》是一首将小学日记谱上曲调的神歌,其演唱困难程度就是庞麦郎本人每次演唱都会是一种新风格,因为他从来没有把歌唱在调上,而大家听到的完整版,也仅仅是他唱的最在调上的一次。

 

庞麦郎声线有些沙哑中带着点破损的味道,用白话文说就是破锣嗓子,这种嗓子唱任何歌曲都是灾难性的体验,

 

好在他足够聪明,唱不了别人的歌,我自己写还不行吗?十几年前,曾有位天才少年也这么干过,他叫周杰伦。

 

周杰伦给刘德华写歌没人能唱,庞麦郎写词却无人能谱曲,最后只得放在A站B站让作曲大神们找到了挑战自己的素材。

 

这两人经历如出一辙,都是灵魂唱将,都是天赋异禀,前者成为了一代人回忆的天王巨星,后者成为了鬼畜视频里,敢于东北大力哥和来自河北省愤怒的元首一争高下的新晋网红。

 

庞麦郎确实不太会唱歌,但至少人家找准了适合自己的歌,长得屌丝就不去做逆袭白富美的白日梦,而把最纯粹的感情糅杂在一双崭新滑板鞋的简单快乐中。



 

在他发表仅有的那几首歌曲里,这样感觉的曲目比比皆是。马云真该好好学习庞麦郎,你作为全国女生背后的男人,全国男生背后的爸爸,身价千亿,一定要有自己的作品。


马云从来是不缺创作能力的,从1995年出道以来,每一年他都以自己敏锐的洞察能力和强烈的表达欲望,配合天下第一的阿里公关部,不断制造热词和金句。


现在高晓松携手老友宋柯一起来到了阿里音乐,马云抱着音乐圈的两大金山怎么不知道用呢,一个谈笑风生写过同桌的你,一个是音乐界炽手可热的王牌制作人,你跟他们商量一下,搞不好整出新一代神曲《睡在我上铺的雷军》或者《同桌的腾讯》。


如果马云把每一年新熬的新鸡汤唱出来,他的声光影就不会仅仅出现在机场,而是从此登上音乐的殿堂,成为诗词赋,比肩风雅颂。


不信你听,


《微商》


“你现在还不去做微商,到时候什么都晚了,你看看你身边的人,都赚了钱,赚了钱,还买上房,他们都做微商”。


《委屈》


来到阿里巴巴你不会升官发财,来到阿里巴巴你会很委屈。容易进来,很难出去,那是监狱。容易出去,很难进来,这才是阿里”。


《黑暗》


“今天很黑暗,明天更黑暗,后天是天亮,但是你会,死在明天晚上” 


如果马云真的唱出来了,我保证再也不黑他了,而是像阿里巴巴员工一样,为他在台下挥舞荧光棒。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