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喜报!福大陶丰教授入选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建议人选名单!

王小波:相信奇迹早晚会酿成大祸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励志!杨坤从穷困潦倒,到抑郁,到音乐导师再到歌手!音乐就是他的人生,他要来悉尼唱给你听!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6年11月1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不要开穆斯林的玩笑

2016-10-29 老编辑 老道消息 老道消息


1857年,英属印度殖民地政府给当地士兵派发恩菲尔德步枪的子弹,子弹包装表面涂有牛油或者猪油用于防潮,但是使用前需要士兵用牙咬开包装。


本来涂牛油的应该发给穆斯林士兵,涂猪油的应该发给印度教士兵,正好避开他们的宗教禁忌。但是军需官在发放中出现了疏忽,发反了,然后被双方的士兵得知。


这下不得了,穆斯林士兵手抚可兰经,印度教士兵干了一碗恒河水,他们呼啸着冲向加尔各答和德里,开始了印度的第一次独立战争。




这就非常著名但是颇有些滑稽的密特拉事件,被很多穆斯林用来佐证不尊重宗教习惯可能会造成严重的政治事态。


互相伤害


但是他们可能不知道,直到在20世纪60年代之前,几乎所有的正规战争都是不清真的。


因为在化纤工艺成熟之前,用于清理枪膛或者炮膛的刷子,所用的材料是坚硬而富有弹性的猪鬃。在二战中,中国每年出口2000到6000吨猪鬃,和石油、鸭绒、稀有金属一起被美军列为战略物资。


在上世纪的几次中东战争中,一方的以色列信仰犹太教,一方的阿拉伯联军信仰伊斯兰教,他们都视猪为不洁的生物,但是又互相发射不洁的子弹和炮弹。难道为国捐躯的烈士都不能上天堂了?


当然不是。


但是这个误解最近演绎出了新的谣言,就是“击毙本拉登的海豹突击队使用了涂抹猪油的子弹”,这样被击中的圣战者就打破了伊斯兰教的戒律,无法获得他们应得的奖赏,“72个处女”。


一名知乎用户利用陈年的假新闻制造了这个谣言,然后发到了穆斯林用户的大本营中穆网。


当然他很快就被封号了。这只是中穆网和知乎网络论战的一段小插曲。


中穆网号称是全球最大的汉语伊斯兰社区。是一个集新闻资讯和论坛于一体的垂直门户。Alexa流量全球排名5万左右,相当于一个大型企业、普通高校、或者政府部门的官网。在微博上他们有1万多粉丝,还达不到网红的平均水平。但是他们的每一条微博评论量,绝对让很多百万大V自愧不如。




很不科学啊,如今内容创业的盛世,至今没有投资人去投资中穆网?围绕2000万穆斯林受众,无论是做IP还是做电商,都是大有前途的。估值我觉得最起码2个亿起步吧。


这就是认知的局限,如今你在知乎上搜索“中穆网”,出来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使中穆网关停”,一个高票答案是这样写的,


“我还以为是如何评价中穆网被关停,白高兴了一场”。


随着最近一两年ISIS兴起、川普参选美国总统,知乎对穆斯林的态度越发不友好。反对穆斯林的观点甚至能黏合左中右三派、高中低阶人群,成为知乎的政治正确。


知乎和中穆网之间互相伤害和其他互联网上的言论对立一样,喜欢争论一些永远也得不到结论的问题,比如温和派穆斯林,两少一宽政策,默罕默德、马步芳和左宗棠等人的历史评价问题,当然还有最重要的拉面问题。


但是双方的论战又不是全无意义,因为产生了大量关于穆斯林的玩笑。


测不准原理


穆黑以微博和知乎为阵地,身经百战,创作大量关于穆斯林的笑话和“不清真”系列表情包,让当年里根从西方外交官那里抄来的苏联笑话集相形见绌。其中最恶毒的两个应该是,《买买提测不准原理》和《为什么要召回三星Note 7》。


里面的内容对于穆斯林同胞太冒犯了,在这里略去500字。


如今积怨已久,知乎上的穆黑不满足于在自己的地盘讲穆斯林的笑话,还喜欢跑到中穆网上发动“自杀性袭击”,然后他们的言论和账号很快被中穆网封杀。


这些谣言包括人民币不清真,黄浦江有死猪漂浮,上海的自来水不清真。此类新闻说的有鼻子有眼,甚至让一部分穆斯林信以为真,惴惴不安。




一个新用户在中穆网注册的时候,需要填写宗教信仰。但是即使他填写了“无神论”,在发言之前依然无法分辨他是对伊斯兰文化感兴趣的人,还是一个穆黑。


这也是一种测不准原理。


中穆网如果有产品经理,就应该学习B站的用户答题注册机制,必须答对关于伊斯兰文化的多少个问题,或者背诵出可兰经中的几句原文才能注册成功,可以有效阻拦这些穆黑。


可惜他们不是一家专业的互联网公司,只是利用 Discuz 迅速搭建的粗糙社区。他们也无法像龙泉寺那样招募高水平的IT义工,因为整个国内互联网行业,穆斯林的比例是很少的。


知乎上的穆黑可以造谣混淆视听,其实利用了国内穆斯林的恐猪情节。就是把一切关于猪的,关于猪的一切,都放在穆斯林的对立面。


如果反猪扩大化了,要求任何关于猪的东西都要规避,那么穆斯林几乎要退出现代生活。这正中了穆黑的圈套,他们可以利用更多材料开穆斯林的玩笑。


比如猪皮制作的皮鞋和皮带产量极大。猪油是一种主要的化工原料,猪骨中也可以提取的胶原质,用于卫生巾和化妆品的制造。


于是乎穆黑就可以创作一则新的笑话,


“两盒胶原蛋白放在穆斯林面前,谁能告诉她哪一盒是清真的,哪一盒是不清真的?”


互联网都不清真了?


昨天阿里巴巴将阿里旅行拆分并命名为“飞猪”,这激发了知乎和微博上穆黑们创作热情,清真系列玩笑出新番了,


“从此成为最安全的旅行App”。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穆斯林同胞们又一次被穆黑的言论牵着鼻子走。一位穆斯林大 V “切糕王子阿迪力”在微博上表示对阿里和马云的失望,“只能卸载了”。有不少穆斯林网友在微博上支持他的态度。


如果以后不能使用“飞猪”成为穆斯林的共识,那么互联网接下去就有好戏看了。


阿里只是旗下一个产品的名字含“猪”字。网易的丁磊不仅圈地养猪,还给网易的同事们发猪肉当奖品。别忘了过去网易十年最挣钱的游戏,是梦幻西游和大话西游。穆斯林不能玩了?


但是实际上网易开发的多款手游在中东市场表现也不错。


同理,一位穆斯林避开了飞猪,转而用携程订了飞机,到达目的地之后也不能用“小猪短租”订房间了。


网名 Flypig 的林嘉澍是 Apple4us 的发起人之一,也是著名科技播客人和创业者。因为名字带猪,我想他做的 Fork 图片社交App 穆斯林也不能用。


如果你是一名刚进入行业的设计师,想尝试兼职做一些项目练手,你发现自由职业者接活儿网站叫“猪八戒”,穆斯林也不能干了。


甚至穆斯林因该避免成为创业者,因为雷军说过创业者要做台风口上的猪。


如果继续深究下去的话,穆斯林除了不吃猪肉以外,狗肉也被认为是不洁的。跟狗相关的互联网元素,比如说 logo 是一条狗,被人戏称为“狗东”的京东。这又是向一大片和狗有关的公司开了地图炮。


汉族人过的春节,至少在猪年,是不是对穆斯林的冒犯?《春光灿烂猪八戒》和麦兜呢?还有西游记呢?


实际上曾经的霸屏神剧1986版的西游记,同样霸占了新疆、宁夏、青海、甘肃电视台的假期档。哈萨克族和维吾尔族的同胞,也非常喜欢其中猪八戒这个形象。



不仅扮演猪八戒的马德华老师是一个回族演员,过去几十年经常在全国各种商业演出场合出现。猪八戒的维吾尔语和哈萨克语配音演员,在新疆当地也是很受欢迎的。他们出席婚礼等礼仪场合,还会被要求上台来一段猪八戒的模仿秀,台下各族人民会一致叫好。


这才是清清爽爽的民族关系。就像习近平总书记号召我们党内要搞清清爽爽的同志关系一样。


江泽民同志也反复强调过,要用发展中的眼光看待前进中的问题。这其中当然就包括民族团结问题。


无论开恶毒玩笑的穆黑,还是制造恐猪气氛的穆斯林,他们都没有认真学习领会两代领导核心的指示精神,犯了形而上学的错误,他们的逻辑鲁迅先生很早就批判过,


“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他们想要的,我们偏不让他们得逞。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