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人生开挂的人,都有窄门思维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爸,我来给你充Q币了

2016-11-30 老司机 老道消息 老道消息


谁能想到,颇具传奇的色彩的革命英雄卡斯特罗,躲过了634次的刺杀,没有因为过度抽雪茄而患上癌症。而在2016年的11月26号,寿终正寝,享年90岁。

 

这要是放在中国,绝对算的上喜丧。他的七个妻子和十一个孩子,还有四个侄子侄女一定把葬礼办得热热闹闹,有猪头肉有烧鸽子,有中南海烟有老村长酒,有金刚经超度也有道士起坛,甚至新潮一点,可以请大棚歌舞团来一段坟头蹦迪或者棺材前脱衣热舞。

  

死者为大,更何况卡斯特罗这样的传奇。想必如今在微博,早就一大批不是孝子,胜似孝子的热心网友,为卡叔点一波蜡烛了。


经过了这么一波一波的明星死讯刷屏,中国人在朋友圈里已经能保持最大克制,不会再出现“卡斯特罗,感谢你在球场上的表现,愿天堂里没有伤病”,“卡斯特罗,RIP,我还买过你的T恤”,然后配上这样一幅图。




准确说出逝者的名字和事迹已经无法让你在朋友圈祭奠名人大赛中取得胜利。即使曾经为乔布斯葬礼一掷千金的土豪也不能靠亲临现场脱颖而出。


因为卡斯特罗的葬礼不仅远在古巴,而且这一位社会主义国家领导人的葬礼相当低调,没有安排几十万人瞻仰遗容,也没有在古巴首都哈瓦那准备纪念堂,直接运回故乡安葬。


老编辑在不上班的编辑部一声长叹,


“现在各国人民群众对领袖的感情越来越淡了,卡斯特罗一世英雄,连个尸体都不保存,水晶棺也有没,这不是什么好事”。


老司机我觉得有点遗憾,老编辑他虽然熟读毛选、邓论,貌似身经百战,但是居然不知道网络灵堂。


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发达,雄踞全球G2。不仅体现在微信、支付宝和小米手机身上,在中国的网络灵堂上,可以对各国领袖进行纪念,感情是没有淡下去的。


卡斯特罗去世之后,我们不仅能供奉香烛,烧点金山银桥。想为他补上水晶棺、纪念堂,十里长街送卡斯特罗,也不过是鼠标轻轻一点的事情。




谁都不知道网上灵堂的创始人是谁,就像没人记得住第一家阳光男科医院的主治医师到底姓李还是姓王。好像从颁布了清明节不能明火焚烧开始,这种网站就在网络的边边角角开始滋生,并逐渐形成了规模。

  

死人的生意总能让活人挣得盆满钵满,就算在网上灵堂也是,很多灵堂都会用明星作为噱头来吸引用户,有功夫之王李小龙,情歌皇后邓丽君,还有“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的黄家驹。

 

你可以上午祭奠功夫巨星李小龙,为他捐赠一套他最爱的双截棍,下午祭奠邓丽君,给她点一首她唱过的《甜蜜蜜》。

 

要是你是个领袖精神的追随者,在花5块钱为毛主席的网上纪念堂泡一杯韶山茶之余,还能享受第二份半价的待遇顺便为南非总统曼德拉献上鲜花。


已经在天堂会面的后鲁迅四大文学家,茅盾、巴金、老舍、曹禺,已经累积有几万人在网上祭奠。在中学课本里和大家有两面之缘的朱自清先生,人气也很高,我看着他庄严肃穆的灵位,竟然忍不住背诵了一段他的《荷塘月色》,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

 

我的语文老师啊,你一定为我感到骄傲吧!


总之,无论是政界,商界,娱乐界,甚至文学界,应有尽有,保证天天不重样。


当然,和八宝山一样,各种网上灵堂当然不是只为大人物服务的。他们的用户在就飞入寻常百姓家。

 

相比北京动辄20万一平的天价公墓,网上灵堂为了吸引用户,大都注册免费。和互联网公司经常采用的 Freemium 模式一样,免费只能享受基本服务,想要装修灵堂,得交年费,差不多50块钱左右。


但是要知道半顿火锅的价格就能让你家先人在这上面供奉一年,搞不好赶上双十一大酬宾,来个半价优惠也不是没有可能。这要是放在现实生活中,没个大几万,根本办不下来。

 

不仅能供奉,连环境也可以自由勾选。

 



有渺渺青烟的乡村小路,也有着热闹繁华的现代都市,可以这样说,只要你愿意,把你先人的墓碑竖在八达岭长城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既不用请风水先生探测风水宝地,也不怕地产商的扩张毁坏龙脉。想葬哪里葬哪里,先人再也不用担心他的迁坟问题。

 

你说入土为安的礼仪不能改变?那也架不住互联网的方便和便宜,要知道活人现在都挤在如同蚁巢的狭小空间,死人只能存放在一个个拥挤的骨灰坛里,想土葬的如今一平米墓地比房子都贵。稍微有点实力的,能找到一块依山傍水的风水宝地那也是非富即贵。

   

祭品从来都是衡量一个家族实力是否雄厚的唯一标准,从古到今都如此,富人金山银桥,纸人纸马簇拥下葬,穷人烧点纸钱,聊表心意。

 

但在网络灵堂,没有烧不到,只有想不到,且不说俗套的巨额纸币,还有过气的瓜果梨桃。

 

兵马俑,青龙白虎,金装麒麟只收999,你没听错,999,就能享受皇上一样的待遇。如果你觉得这些太唯心,别怕,金装守护者会陪你先人左右,用他的理论教他做一个社会主义的先进鬼。


 



可想要这样的风光大葬你得工作挣钱,要想扫墓只能等中元节或者清明节的三天假期,没关系,买个孝子吧,才39个币,虽然只有三天,但一刻不停给你先人磕头跪拜,虽然只能看到个背影,但绝对虔诚。这可比找人来哭丧更实惠方便。


 



人物还能自选,无论是耄耋之年的垂垂老人,还是豆蔻年华的清新少女,只要鼠标一点,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

 

互联网时代,科技产品才是殡葬业的先锋产品,苹果手机已经更新到最新款的iPhone 7 plus,平板电脑升级到win10系统,不过孝子们的心是好的,一定忘了乔老爷子也在那边,估计每个月开两场发布会,分头七和尾七两款产品,阳间的这些,都是那边玩剩下的。


 


交通工具更是摈弃了法拉利,宝马奔驰等暴发户车型,而是变得更加魔幻,例如你可以为你的先人烧一辆坦克或者一架火箭,要碰上个魔幻现实主义,UFO 也不是没有可能。

 

“给爸烧一把 AK-47 加一把 RPG 吧,这样即使黄泉路上不太平也不用担心。”

 

徐峥在《疯狂的赛车》中说过:这么好的服务,我天天在这上班,都想给自己来一套。不光如此,灵堂还配置了点歌服务,中英文均有,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悲情歌曲。

 

而这一切的机构都需要充币,有点网络冥币的意思,把白花花的真钱充进一个个人账号。


这样的网上灵堂在中国有很多,每一个网站都活得不错,从他们的祭品更新就能看出来。还有网站买百度竞价排名,看来是没少赚钱。


大家都知道,游戏想赚钱要靠人民币玩家。我在网上灵堂看到过一个排名,第一名供奉最多的是黄家驹,共有一百万网友供奉,而在他之下却是一对完全不认识的老人,当点开后会发现,原来他们都有实力金主长期供奉,灵堂里满满的都是贡品以及各种守护神。毛主席甚至都被他们挤出前五。


而且最近两年 H5 开发越来越热,也开始有专属的微信 H5 网上灵堂生成软件,和 MAKA 、易企秀争夺细分领域客户。


但如果细心一点,你会发现,这些所谓的网上灵堂和生成软件都 low 得辣眼睛。网站和公司注册地都不在北京上海,多数来自南方某省某自治区。


用Windows XP和Word2003编辑的板式和页面,显得非常庄严肃穆,满屏绿色的配色让你有些恍惚,分不出自己打开的是真主保佑的中穆网,还是李彦宏经常光顾的“植物”电商。但是你一定能猜得出来,网站的甲方一定是财大气粗的土豪,一首掐着设计师的脖子,一手戳着屏幕说,“我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猪八戒网上的设计师找不准这种感觉,于是就从广场舞、批发城、同城直播间的设计上寻找灵感。当然中国人的智慧在于从来不承认自己直接抄了什么网站,而是会朦胧的说一句友情链接。


有些网上灵堂还设计了自己的吉祥物,并自主的研发了各种表情,但当看到这个蝙蝠和萝卜杂交品种时,编辑部的灵魂画师老猫却按耐不住他的麒麟臂,嘿,你们侵犯了《巴拉拉小魔仙》和《捉妖记》的版权




这简陋的页面,这奇葩的造型,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甲方大佬吗?秉承着字大点,再大点的设计理念,将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风格融进了每个网上灵堂的缝隙里。


我就想不明白了,过去两年做殡葬 O2O 的创业公司这么多,每一个都要陪用户走完人生最后一公里。虽然因为买不起百度关键词、设计的骨灰盒不够雍容华贵或者合伙人中没有殡葬管理所所长的小舅子,他们在最近一次的资本寒冬中纷纷倒闭。但是他们的网页不知道比这些网上灵堂高到哪里去了。


随便打开一个现在还在运营的殡葬 O2O ,Pinterest 风格的瀑布流,移动端到PC全尺寸适配,完整的第三方账户接入和顺滑的支付流程。这技术实力来做网上灵堂完全是降维攻击嘛!


你们为什么放着纯线上无本万利的线上灵堂不做呢?




我就说过去两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就是因为你们这些创业者,非要到风口挤破头,也不愿意去用户需要你们的地方去闷声发大财。


你们不做,以后搞互联网的人想入驻称心满意的网上灵堂就需要 DIY 。古时候置办寿材是家中一件大事,讲究海了去了。现如今一个 php 程序员绝不可能入驻一家使用 java 写后台的网上灵堂。


搞互联网的人都是很有荣誉感的,临死一定会交代把自己在知乎上答过的题、在github上上传的代码,在dribble上画过的原型,整理过的 PRD 文档都上传了。当然像老司机这样的自媒体,一定会附上自己写过的所有10万+。


如今 AI 技术一日千里,运用机器学习可以将自己的智慧火花永久保存,未来自己的网上灵堂一定要实现和活人的对话。活着的程序员 review 了死去程序员的代码,说自己发现了一个Bug。系统马上会回答“这不是Bug,这是特性”,语气一定还是 TTS 输出的死者原声。


当然,大多数用户没有这么极客,只能使用某个大公司的殡葬云服务。这个大公司我相信一定是极致追求用户体验的腾讯。




死者的qq空间就在然转为死者的网上灵堂,日志就能按照你生前的写作风格继续更新,且不说还能让生者每天给你上传自己的自拍


而你自己的空间每天可以自动更换皮肤以及歌曲,这可以让你的后代帮你来做,要是恰好没有,不用怕,充个钻,买个终身会员,可以一代代的传下去。


甚至科技再发达一点,你的形象还可以继续在网上直播,你的记忆和生活习惯也被完整保存。你的朋友怀念你,来到你生前活跃的直播网站上给你刷礼物,屏幕那边传来的声音是,

 

“谢谢宝宝的黄瓜,谢谢宝宝,谢谢宝宝的法拉利!”


这不就是黑镜和黑客帝国描绘的未来世界,每个人都是母体中的一个小小单元,生既是死,死也是生。


我记得多年前有一个很火的问题,叫你死之后QQ号怎么办……


我估计等到我们都死了,我们的QQ和微信就会转成我们的灵堂,到时候逢年过节祭奠先人的习俗就会转到网上。中元节和清明节的时候,你儿子登录你的QQ空间,噙着泪水说,“爸,我想你了,给你充点Q币,在那边买个新款的iPhone”。


到时候维基百科上腾讯的词条会改成,


“腾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奇点来临(2045年)之后的死人都安葬于此处,累积用户超过10亿。同时代的互联网公司早已经随着用户老去而凋零,但是腾讯基业长青。


腾讯用户往往在被宣布物理死亡之后,灵魂和思想被存储在腾讯公司的微信、QQ系列网上灵堂上继续更新。腾讯主要收入来自死者后代为他们充值。获得充值越多的用户,在虚拟世界上的财富越多。这种人在现实中被称为土豪,在虚拟世界中的代号是人民币玩家。”




Read more
Read more
Pageview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