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高官的女儿!

投资“狠人”赵本山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大变局!刚刚,中日突然同时宣布大消息!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都怪papi酱划错了春晚的重点

2017-01-29 包小姐 老道消息 老道消息


今年春晚开场前的那一段历年回顾视频里面,串烧了1983年以来34年春晚最经典的声音。


按照时间顺序排列,从马季到冯巩,费翔到周杰伦,皆有收录。然而当旋律从《千里之外》直接跳到了《春天里》,却没有听到“要啥自行车”或者“我来自大城市铁岭”的时候,我有点疑惑了。


作为一个兰方姑娘,我们过年的时候都是用麻将洗牌的声音盖住霸屏的东北话。但要说春晚经典回顾里却没有小品扛把子的声音,我觉得实在是说不过去。


也许真如某些传言所说,这位老人家犯了错误,东北F4现在还能接戏就不错了,还想上春晚,要啥自行车呢?


好像春晚上开始频繁使用微博烂梗、网络热词也是这位老人逐渐隐退之后愈演愈烈。


一开始只是生搬硬套网络热词令人尴尬,现在春晚钉子户让节目本身也开始变得尴尬。

 

一对小夫妻上来腻腻歪歪,想展现甜蜜日常,结果用力过猛,就差当众甩舌头了(最后果然没忍住甩了舌头),完全放飞自我,而我们观众的感觉就像坐了一趟地铁旁边站着一对不停舌吻的情侣,全程长达十五分钟,并且不能假装看手机,尴尬氛围可想而知。


傅园慧倒是如大家期待地讲出了那句“洪荒之力”,但场面却没那么好看了,这位以独具个性著称的运动员,好像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进了装疯卖傻的死胡同。

 

最令人心疼的还是各位赶着“年末大考”的段子手们,这题型,眼看就要交白卷啊,只能悠悠挤出一句:这个节目好尴尬啊……


只有梁欢还能坚持发微博:“看这假的让人心碎的形式,我就说谁真唱吧。”

 

然而一个小品之后,梁欢的这条微博不见了,直到春晚结束,他也再没说过话。不知道梁欢被禁言的人还以为梁欢一直不说话是因为没听到真唱的,多影响春晚形象啊,广电总局就不管一管吗?

 

但这届春晚还是很有突破的。


如今春晚上可以不仅可以大胆热吻,更可以大谈繁殖和生育。


今年孙涛、闫学晶的《真情永驻》就勇于给大家添堵,大过年的,当着一家老小的面说出了“小姐”、“接盘”、“流产”这些低劣的笑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看了这个小品就能立即燃起造人的冲动。

 

一个做体力活不小心流产还不敢告诉丈夫的妻子,由于自己失去了生育能力选择主动离婚,破镜重圆之时还心心念念着用试管婴儿要孩子,我觉得结尾主持人没为两人抱上来一个热乎乎的孩子都对不起他们对繁殖的执念。


生二胎,生二胎!这才是今年考研政治的重点,papi酱你划错了,明年一定要改进。


这就是为什么papi酱虽然提前给我们预报了今年春晚的所有套路,但是我们依然没有答对春晚的中心思想。

 

我忍不住要同情一下微博上做性科普的@女王C-cup,她在年前发微博说:

 

“性科普做不了,所有表达都已成为敏感词。还记得我说我的课程不让出现性器官、性行为吗?无数的阻力在你们看不到的地方。因为不允许表达。不要问我为什么不能单纯的谈性说爱,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敏感词。每一天我都有可能不再出现。”

 

如今繁殖是政治正确,性却是敏感词了。


就好比昨天人人都在看春晚,评价春晚歌手的唱法却成了敏感词。


@公元1874是除了梁欢和耳帝之外唯一一个谈论不可描述的演唱方法而没被封号的人了,还被微博收录进了#春晚#话题的精华内容。

 

他是这样说的:

 

“鹿晗和陈伟霆演唱的这一首《爱你一万年》,歌词丰富,情感饱满。主歌部分是对美好生活的回顾,副歌部分是对未来的展望,两人此起彼伏的合唱,在极高的唱功里又没有单纯炫技,反而流露出种种真情,听得让人感触颇深,十分感动。”

 

“韩红演唱的这一首《千年之约》,万万没有想到,她这样的实力歌手,带给我的竟然还是熟悉的感觉。歌词丰富,情感饱满。主歌部分是对美好生活的回顾,副歌部分是对未来的展望,两人此起彼伏的合唱在极高的唱功里又没有单纯炫技,反而流露出种种真情,听得让人感触颇深,十分感动。”

 

“记住这位叫吴彤的歌手,和他的《一片深情》。全场迄今为止唯一没有用熟悉方式唱的歌手。致敬。”

 

并不是每个段子手都像@公元1874这么懂声乐的几种唱法,所以他们只好讲一讲语言类节目。


比如微博上就有人说,看完了姜昆的《新虎口遐想》忽然很想念1987年的姜昆唐杰忠,三十年后恍然大悟,你终于明白了这个相声讲的是什么,这就是你的生活,身后是一直凶恶的老虎,面前只有一条逃生的绳索,每个人都提着裤子等你上来,在底下就等死,爬上来就要挨操,你没有选择,虽然你是全国文明家庭里的一员,但此时此刻,你孤立无援,你急需一个唐杰忠。


还好梁左死了,要不然梁左还要写新版的《我爱我家》之一带一路,《我爱我家》之老虎与苍蝇。


到时候像本届春晚一样,新版的《我爱我家》“为屏幕前的中年男子量身打造:老婆想生二胎,母亲老年痴呆,父亲电信诈骗,女儿舔屏鹿晗,想想明天,要给维族人赔钱”


其实我们觉得春晚尴尬太正常了,毕竟本来就不是给我们看的,导演杨东升表态:“我们很满意,评价看观众。”


观众到底是谁啊?我们配做观众吗?


昨天到今天又有很多人在朋友圈里转发1990年春晚,那一次领导突然地出现在舞台上,可是现在转发这些有什么用呢?现在领导自己在家就能研究声乐的几种唱法,看什么春晚啊?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