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人生开挂的人,都有窄门思维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年关难过

2018-02-15 荣大一姐 老道消息 老道消息



A股上周大跌,几天跌没了去年大半年的“慢牛”。


到了昨天最后一个交易日,大股东增持,证监会窗口指导,人民日报、证券日报、央行先后表态,所有在2015年股灾中出现过的东西,除了公安部的铁腕执法,都重新出现了。


效果很明显,节前的最后三个交易日,大盘拉回到3200点附近。


去年年初,证监会对匹凸匹公司实际控制人鲜言开出超过30亿元的罚单时,还有人幸灾乐祸,说前年证监会全年罚款金额不过40多亿,鲜言一个人帮证监会完成了将近一年的罚款任务。


谁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一行三会的“严监管”、“金融去杠杆”从去年年初延续到现在,证监会说要抓金融大鳄,保监会讲了一年“监管要长牙齿”,银监会送给市场的开年大礼是广发和浦发的天价罚单。野路子的校园贷、现金贷、ICO被相继一刀切,正规金融机构顾不上看笑话就轮到了自己。 


IPO过会率从百分之八九十,哗啦掉到30%。以“募、投、管、退”,“退”是生命线。VC/PE立马感觉瘸了一条腿,以前还能用IPO闭闸,审核排队当借口,现在一轮被毙,LP的脸色立刻不好看了。


还在排队等审核的公司,被吓的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拖延上会,投行保荐的核心竞争力原来是“能走绿色通道插队”,现在是认识“揭黑记者”。


勒紧裤腰带的日子也在向一级市场传导。会哭的孩子才有点奶吃,嚷嚷了一年 ofo 摩拜要合并的朱啸虎,到年底才趁着阿里、滴滴、戴威三方混战套了现。同样是 ofo 的投资人,一向技高人胆大的经纬中国公布了自己的成绩单,最近几年 portfolio 的融资总额。明显可以看到,今年的增速从往年的100%掉到30%上下。这还是融资总额,不是退出金额。


至于那些到了今年还在鼓吹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PR型投资人,鬼才知道他们给LP挣了多少钱。这两年从大基金跳出来单干的明星投资人,不知道在无人货架的风口里到底投了哪家,毕竟哪一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弱势的 A 股韭菜跟着国家队好不容易扬眉吐气一阵子。元旦之前,各支基金纷纷官泄自家的持仓名单,茅台、五粮液、中国平安,银行股一字排开。结果过了元旦,上市公司年报预亏吓掉了几十点,还没回过神,美股大跌、乐视行情、资管新规不妥协,利空叠加,直接把去年大半年的牛市跌没了。


去年这时候,金融狗们被“华泰证券103个月的年终奖”和“中信建投600万个人奖金”搅和的热血沸腾,今年大家都安静了。


如今金融圈的日常是,资管大佬忧虑非标到期,银行天天头疼如何化解不良资产,

资管新规过渡期的靴子至今没有落地,非银机构做二级的一整年都在呼唤央妈的爱。平安是福,曾经谋求金融全牌 34 42904 34 14987 0 0 2768 0 0:00:15 0:00:05 0:00:10 2768的九鼎,年底也把九州证券300亿元的天量融资吐了出来,控股权看起来也要拱手让给山东高速集团。


大佬们年底按照监管精神审视自家的业务,就像吃瓜群众看新闻联播对孙、鲁两位落马高官的评价。


“十个必须条条触犯,七个有之样样皆占,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大纪律项项违反”。



01



最缺钱的是海航,面向员工的融资平台利息已经飙高到两位数,海航有一只大年初一到期的17亿信托,被爆出来说可能无法按期兑付。


海航年中跟安邦、复星和万达一起被点名之后,就一直被爆“缺钱”,陈峰在上个月也对路透社承认公司出现流动型难题。这笔大年初一到期的17亿信托,很明显是机构怕到期兑付不了,提前放出来逼海航表态的子弹。


2000年后那波航空公司大并购,海航是唯一活下来并且升格为集团企业的地方航空公司。当时神华集团托管的新华航空准备转让,东航都快签约了,海航一下派出一个几十个人的工作组,认识谁就请谁吃饭,一夜之间把新华航空从中层到高层全部搞定,硬生生撬了东航的单。


但是海航的家底并不厚,还碰上01、02年资本市场整体低迷,非典影响业绩断了必须三年连续盈利才具备的再融资资格,并购的钱从哪里来就是谜了。海航缺钱,是写在基因里的,海航能搞来钱,也是写在基因里的。


90年代陈峰受海南省政府所托筹建海南航空,启动资金只有1000万,买不来一个飞机翅膀,陈峰说他一个人夹着一个包,到处找钱,最后把注册资金扩充到了2.5亿。


陈峰讲给媒体的故事是,他用中国航空业的未来说服了金融机构,不过第一家给海航贷款的银行,虽然是按照抵押贷款做的,可是飞机的产权还是算在了海航账上,这种好事情就再也没听说有其他航空公司遇到过。


海航集团成立十周年的纪录片中,形容海航诞生历程时有句话,说“海航就是一个石头子儿里蹦出来的黑孩子”。这个话从另一个角度理解,就是没人知道海航到底是谁的孩子。


09年,长江证券的一份报告把海航定性为“民营企业”,可是直到今天,也没人能看懂海航的股权结构。2000年国务院已经禁止以工会形式对企业国有股权进行收购,然而很多年里,海航的大股东名单里却一直有一个从来没有披露过实际出资人和持股情况的“海航工会”。


这些年,大股东又变了几个看不懂的慈善基金会。不过海航的谜,也有时代背景。84年春节前夕,一位中央领导到海南视察,对海南的干部说:海南搞建设,中央拿不出钱,只能靠你们的积极性,中央可以给政策,而一条最重要的政策就是“不管”。


79年小平同志批复特区建设的时候,也说了差不多的话,说“中央没有钱,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怎么杀?就是靠“批条”和“批地”。


王石靠找铁路部门批条子弄到几节计划外车厢来贩运玉米,赚到第一桶金。冯仑第一次踏进生意场,是因为筹建海南改革发展研究所,海南省给的办所经费只有一万台彩电批文,他通过倒卖彩电摸到了做生意的门道。那时候国家穷,一些企业家能得到特殊优待。


90年代,泛海系从山东搬到北京不久,就通过在美国设立子公司,披上了假洋鬼子的皮,去蹭国家对外商的税收优惠政策。这种明显的搭便车行为,也被默许了十来年。


02年,武汉大张旗鼓的要打造 CBD 项目,其中一块地属于空军基地,接连吓跑了新世界、金地集团两家地产公司,最后也是泛海系的卢志强入局,才让项目顺利开发。


连一向对政府管制很有意见,对市场化大唱赞歌的任志强,他的华远地产也曾经“不得不受政策恩惠”。96年华远地产借华润旗下公司在香港上市的时候,被证监会告到国务院,说他们违反了国有资产上市要通过审批的规定,最后吴仪在朱镕基办公室帮着讲了两个多小时的情,得到一句“下不为例”。


地产商起于海南,这片“藏地于民”的热土是地产商杠杆撬动资产的起点。根据2010年经济观察报的报道,海南国土环境资源厅厅长严之尧透露开发商在海南有13万亩地,而海南全省各市县政府手中尚未供应的存量建设用地据说只有约17万亩。


富力的一位项目经理公开讲过,


“海南沿东海岸向内纵深1公里地块,已经没有地了。”


1999年海口大英山机场搬迁后,机场跑道两侧的3000亩土地便被海航拿到了开发权。2012年他们拿到海南省政府批复,启动海南国际旅游岛中央商务区项目。海航用这个项目完成自身增资40亿元及向海航股份定向增发28亿元。之后的几年里,这片土地的价值随着中国房地产市场的节节走高一路飙升,海航凭借这款“优质资产”展开了一系列大手笔杠杆并购。


当然从海南囤地拿地,从银行拿出大笔现金,不是只有海航一家。但是能做这么大的,20年实现三万倍资产增值的却只有海航一家。这里面的门道虽多,但是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谁有金融全牌照。


1992年,国务院批复中信、光大,平安三家开展金融控股集团试点。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三家在之后的十年逐渐集齐了金融全牌照。2001年中国加入WTO,民营金融巨鳄们,上至涌金,泛海,下至安邦、明天,乃至于树大根深的万向、中植,孜孜以求的就是金融全牌照。最新的一个野心家是出自“五道口”的金融才俊黄晓捷和他的九鼎。


中国的金融是一个牌照的生意,有牌照的才能犯错误。金融全牌照是考验人性的东西,只有拿了金融全牌照,才能像孙鲁两位高官那样,“十个必须条条触犯,七个有之样样皆占,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大纪律项项违反”。


除了消费金融和保理,海航距离金融全牌照只有一步之遥,这是他们在金融体系里面闪转挪腾,大施财技的基础。总理讲中国最大的红利是改革,那红利中的红利一定是“特事特办”。


还好海航没有控股民营银行,只是做了邮储银行的股东。去年郭树清回到银监会,最严厉的表态就是民营银行一定不能成为大股东的提款机。如果海航有自己的银行,恐怕年底就没必要弄个《八大银行支持海航发展,授信超过8000亿元》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新闻。


银行放假前一周,中信银行又和海航搞了一个金融战略合作,授信200亿元。已经8200亿额度了,明天的17亿能还上吗?



02



上海开世博会那一年,欧美还笼罩在金融危机的阴霾下,刚刚就任国务卿的希拉里把中国作为了出访第一站。为了赢得中方的信任,希拉里在访问期间咬牙承诺美国一定会参加上海世博会。


承诺虽然是承诺了,但是按照法律规定,美国联邦政府不会为这次展会出一分钱。


回到美国后,希拉里不得不亲自为“美国馆”游说募资,她前后卖力的游说过宝洁、通用电气、雪佛龙、花旗、百事等多家企业去赞助,09年夏天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上,希拉里甚至放出狠话:一定会把美国馆建起来,哪怕是自己“亲手一块砖一块砖的建”。


差不多也是在这个时候,郭广昌正兴奋地筹建着“中国民营企业联合馆”。他不光拉来了马云、周成建这些浙商朋友,还找到了万达、民生这些他认为能在金融危机中“逆势飞扬”的企业。


郭广昌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距离上海世博会开幕只剩一年。跟其他场馆提前三四年就开始提方案、想创意相比,郭广昌其实是接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首先是西门子临时放弃了建馆意向,然后上海世博组委会在全球遍撒英雄帖,却无人应声。


组委会最后觉得既然外资、国资都来不了,那么就给民营企业一个机会吧。郭广昌对祖国交给自己的任务非常兴奋,09年的后半年密集的接受了多次采访。他在场馆的奠基典礼上说,


我们要完成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我们民营企业家都不是人,都是“超人”。


郭广昌讲这个话的时候,中国版的量化宽松政策已经出台,复星的国际化战略目标也已经确定,回头看的话,那正是郭广昌意气风发的时候。


就在世博会开幕一个多月后,复星完成了它的第一笔海外投资。之后的3、4年里,复星的海外投资项目从一年2起,增加到一年17起,投资范围从银行、保险、房地产,涵盖到医疗、影视、文体娱乐。郭广昌不仅在金融危机中“逆势飞扬”了,还从一个中国商人,变成了一个国际商人,成为“中国经济崛起”的代表人物。


被称为中国巴菲特的郭广昌,从90年代开始做国企并购,历经全民讨论国有资产流失大讨论的敏感期,在卷进原上海市黄浦区副区长、上海友谊集团总经理王宗南案件后,都仍然能片叶不沾身。


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安邦、明天、泛海不同。2008年之后,郭广昌越来越频繁地和中国民营经济那些头面人物出现在一起。复星和阿里一起投影视,和腾讯一起投医药,国企混改更是走在政策前面,俨然先进生产力的代表。



吴小晖失联,大家普遍保持沉默,王健林滑铁卢的时候,娱乐媒体看热闹不嫌事大。等到传闻郭广昌去协助调查的时候,胡润就站出来表示,“失联”事件是中国企业家的地震性新闻。


《中国企业家》也撰文提醒,“不要让失联事件,影响到民营企业家的信心,伤害正在发育中的企业家精神”。澎湃在一篇文章的开头写道:郭广昌的失联,让很多民营企业老板大跌眼镜,过去他们一直想知道郭总为什么总能踩对,现在他们又很想知道,老郭究竟错在哪里?


正应了毛主席说那句话,“你拿长棍去拨鸟儿的巢,把它搞下来,雀儿也要叫几声”。


复星这个巢里面住的是江浙的民营企业家,那王健林这个巢儿就是地方政府。万达最风声鹤唳的时候,还是有副省长、市委书记愿意公开见王健林。


因为欠发达地区,三四线城市,不能没有万达广场。万达从大连市的棚户区改造项目起家,就走上了跟政策亦步亦趋的道路。王健林跟着小平同志的南巡讲话把万达的业务扩张到南方,又跟着住房改革政策把集团的业务重点调整到商业地产,后来做影院能做到全球最大,也是因为踩中了国家鼓励文化产业的大方向。


万达最大的机会是09年之后,房地产说调整没调整,各地重新加足马力搞基建搞投资的时候。创业早期王健林的目标不过是拥有一栋自己的大楼,而到了09年的时候,他说起万达的目标就是明年几十个广场要开业,几年内哪个业态要成为全国第一。如果不是去年被盯上,王健林对万达那个“百年企业”的目标,应该是很有信心的。


15年他接受吴小莉采访时,说自己有民族主义情结,期待中国重回世界舞台中心,退休前的目标之一是把万达做成让外国人服气的品牌。这个目标可说是“伟大复兴”战略的企业版了。


可惜一年后一切都变了。去年2月份,万达中止了跟金球奖主办方“迪克•克拉克公司”的收购项目。


这个项目在前一年已经谈的七七八八,但是由于监管层迟迟不批准汇款,王健林最终支付5000万美元违约金中止了收购。两个月后,他接受《金融时报》采访,说他本来完全可以利用海外的融资完成收购,但是万达“不想做不守规矩的企业”。


有媒体估计,郭广昌最近10来年,至少进行过47项海外项目,而且很多都是溢价购买,总投入超300亿美元。


而海航和安邦两个财技高超的企业,一个在16年中国企业对美投资中独占了四分之一的份额,一个“海淘”出“海外资产规模超过国内资产”的好成绩。万达收购好莱坞影业公司,投资欧洲房地产市场,入股足球俱乐部,买游艇公司,这些年在海外投资上花费了差不多400亿美元。


以前,这些都是被鼓励的,王健林就曾经骄傲表示:万达为提升中国文化软实力和提高中国文化自信做出了一定贡献。然而外汇储备降到3万亿之后,海外投资就不再是光荣地代表中国企业走出去,而是挖社会主义墙角。


先是16年底,发改委、商务部、央行和外汇局四个部门表示,要密切关注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非理性对外投资”的倾向。转过年开两会,央行的周小川说投向体育、娱乐、俱乐部行业的对外投资,对国家没有好处,还在国外引起抱怨。


几个月后安邦、复星、万达、海航就被点了名。


点名后跑的最快的是复星的郭广昌。他在16年就主动终止了两项海外收购计划,接着又出售了美国保险公司 Ironshore 的全部股权。郭广昌之前可是一直把“保险加投资”作为复星的发展战略来宣传的,卖出 Ironshore 股权这件事儿相当于自断了一条手臂。


在被传闻失联的时候,郭广昌在飞机上表了个态说:最近对海外投资、中国金融乱象的树立和规范非常必要及时,“如果再不做点措施,就真让外国人觉得中国企业是人傻钱多了”。


王健林7月把旗下的文旅资产打包,快刀斩乱麻卖给了融创和富力,接下来又顶着大太阳去贵州给扶贫小镇站台,响应中央回归实体的号召,公司官网上留着的报道,都是关于“去杠杆”、“轻资产”、“投资实体”的新闻。


刚刚的年会上,除了把保留节目从崔健换成了“歌唱祖国”,王健林还特意把资产分了国内和国外,再次表示要继续降低海外资产的负债率,大年三十前一天又赶着卖了马德里竞技17%的股份。


当然真正让王健林能过个好年的,还是万达商业私有化的接盘问题。随着腾讯、京东、苏宁的入局,原来一部分掌握在国家队手里的万达商业投资份额按时完成回购,确保了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政治任务。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郭广昌和王健林断臂求生活了下来。死过一次的孙宏斌说乐视,什么七个生态一个都不能少,能做成一个牛逼了。贾跃亭不听,人跑到美国不能回来。


安邦更心大,在保监会已经出文件要求海外收购交易规模不得超过总资产15%后,仍然在竞标喜达屋时不断加码,吴小晖还对外吹嘘,“监管不是问题,从主席到门卫没有我不认识的。”


现在安邦已经回到了人民的手里。



03



临近年关的时候,恒大全国的楼盘开始打折了。


自2月1日至2月28日,全国所有楼盘享基础优惠88折,部分项目限量折扣特价房额外最高95折。针对不同的支付方式,还享有不同额度折扣。除了住宅以外,部分商铺更享有7折以下折扣优惠。恒大准备大规模投放春节期间88折的广告,现在恒大已经动员起来了,全员推广恒房通,提供各种各样的佣金奖励。


这样的事情,08年的时候也发生过。


当时恒大在香港第一次IPO失败,全国几十个项目陷入资金荒,许家印泡在香港找救命钱,人瘦了四五斤。他通过英皇老板杨受成的介绍打通了跟新世界的郑裕彤的关系,IPO受挫后有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许家印每星期都要跟郑裕彤吃饭,还要在郑家的牌桌上通宵几回,跟郑裕彤锄大地,和郑家纯斗地主。


许家印那会儿还不太会广东话,郑裕彤也不太会普通话,但是几个月后,郑裕彤联手科威特投资局、德意志银行和美林银行等投资机构,用5.06亿美元入股了恒大,帮许家印解了围。


第二年恒大在香港上市的时候,站台的除了郑裕彤,还有刘銮雄、张松桥、杨受成等一票豪门。这些人里面的大部分都是香港文联会的董事,董事名单上还有赵薇和前年从香港带回来的明天系的老板。


恒大和许家印从这个时候开始脱胎换骨,从河南走出来的 TFboy 开始上了大生意的牌桌。97年许家印创立恒大的时候,万科已经要北上跟任志强的华远谈收购了,万达也从北方扩张到南方,郭广昌正准备复星医药的上市,许家印的好运气是,他成立恒大第二年就碰上了全面取消福利住房的改革红利。


10年之前,恒大不过是地产界的华南五虎之一,10后,恒大连续三年土地储备、在建面积和销售面积均居全国第一,还跨界到体育产业、文化影视产业和快消行业。广州恒大连夺亚冠,13年政协换届,许家印是经济界唯一的常委。


许家印从那一年开始成为新一代成功商人的代表。去年王健林被点名的时候,许家印悄悄把总部从广州搬到了深圳,两年前大买万科亏掉的几十亿被许家印云淡风轻做了“减值”,几乎所有媒体都心照不宣的判断,那点亏损能帮恒大换回一个回归A股的上市指标。


除了土地储备继续稳坐第一,许家印去年还登顶了中国首富,在养老、金融等多元化上布局不断,几个月前因为挖新财富首席,炒炸了整个金融圈,这两天又宣布要建300家巨幕电影院,完全没有被最近一年宏观调控“削减债务”、“去杠杆”影响到一样。


同样是做房地产,同样在娱乐、体育、旅游领域跑马圈地,万达去年被多次点名,逼得卖资产,限制的缩手缩脚,一副焦头烂额的模样,可恒大就顺风顺水多了。


其实横向比较的话,恒大的负债率比万达可危险多了。外媒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出售文旅资产前,万达的负债率只有70%,后来出手接盘的融创负债水平都在120%以上,而恒大去年净负债率最高时超过了400%。


同样的事情,怎么不同的企业和企业家,就能是天上和地下的区别呢?英国的《金融时报》说,大亨们命运不同,主要是因为恒大和融创一向都喜欢在国外发债,做的是“借外国人的钱,投资国内经济”的生意,刚好跟今年严控资金外流的大政策对上了,而万达是“拿着中国银行的钱,到国外瞎买”,犯了路线方向上的错。


美国的《纽约时报》比较阴谋论,把去年年初从四季酒店带走的明天系掌门人拿出来说事儿,觉得倒霉了一整年的安邦、复星、万达和海航,都是因为跟这个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才会被敲打。


这种阴谋论无法解释月初恒大在海花岛上刚刚吃的亏,大手笔投资1600亿的海花岛受到环保监管的波及全面停工。之后有媒体发现搜索引擎中所有关于“恒大海花岛”的负面文章都打不开了,这个在儋州湾围海造岛12000亩的大项目,突然之间就消失在网络了。


前面富力讲过,海南岛东海岸已经没有一寸空地留给上桌太晚的许家印。但是东岸还有。海南省政府把海花岛项目列为“十二五”西部旅游的一号工程,工程项目联系人是当时的儋州市市长。


海花岛是许家印心尖上的项目,海花这个设计方案是许家印12年大年初一夜不能寐,搜集树叶,花朵等素材,对着大海反复构思而得的。13年他坐私人飞机去进行项目考察的时候,就跟当地政府官员说:自己的下半辈子就在这里了。


此前儋州连续五任市委书记均晋升为省部级领导,现任海南省政协主席于迅、海口市委书记张琦和三亚市委书记严朝君,都曾担任过儋州市委书记。


2015年开盘正是北方雾霾最严重的时候,海花岛涌入10万人,开盘销售122亿,136万平。当时估计整个海花岛的销售额会超过2000亿。本月初海花岛被“双暂停”之前,几个房产销售网站上的广告显示,海花岛的销售均价比2015年翻了一番,被定在1万6千元。


这个数千亿盘子的地产项目,恒大动员了岛内外13000多名销售人员,一年的营销预算的就是8个亿,当然不会只挣个买楼的辛苦钱。海花岛项目从一开始就在筹划独立上市,进行资本化运作。从2014年开始,海花岛项目的团队就基本独立办公。同时,恒大14年、15年的年报中均未出现海花岛项目公司,庞大的土地储备并未和恒大上市公司并表。


儋州市政府早在2016年就向恒大开出过违法占地罚单,但是3000多万的罚金过后,项目销售的准生证也下来了。去年年底,中央环保督查组带着尚方宝剑到海南督查时,狠批了海南省政府:“财政过分依赖房地产,房地产企业指到哪儿,政府规划跟到哪儿,鼓了钱袋,毁了生态”。


儋州市政府再也不能“罚酒三杯”了。


没人敢说海南以后再也不是房地产商的龙兴之地,毕竟今年是海南设立特区三十周年。没人敢说许家印的拉斯维加斯之梦会像王健林的中国迪士尼之梦一样被拦腰斩断。毕竟1月底公布的新一届政协委员名单,在文艺界刘翔、赵本山、黄宏纷纷落选,经济界刘强东、丁磊登堂入室之后,许老板的名字仍然在列。


但是对于恒大来说,海花岛的遭遇再次确认了许家印在15年政协会议上的发言,“恒大的一切都是中国共产党给的,中国给的,社会给的”。



 ● ● ●


「  查看荣大一姐历史文章  」

中国经济学家 快递风云 |  再干一届

带头大哥 | 李笑来 |  大湾区 |  朱啸虎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帐号

欢迎在今日头条、一点资讯、企鹅媒体平台上关注


  @老道消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