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传媒书院文字擂台:同题《中国式相亲鄙视链》三记者三作文大PK

2017-07-15 加刚、占伟、安庆 南方传媒书院 南方传媒书院


最近网络上流传了一份《相亲价目表》,表格展示的是北京各大公园相亲角的大爷大妈共同奉行的相亲准则,包括户籍、收入、房产、学历等硬性条件。并由这些条件将相亲对象分为顶配、高配、标配、低配、简配等各级层次。这些层次共同形成了完整的“相亲鄙视链”。相亲鄙视链向公众传递了一个看法——不同条件的男人,就应该搭配相应条件的女方。


今天,南方传媒书院举行了一场文字擂台赛。

以《中国式相亲鄙视链》为题,由三位记者进行同题创作,各自阐发自己对“中国式相亲鄙视链”看法与见解。带给你一场思维的激情碰撞。



1、《解构中国式相亲鄙视链》

作者:田加刚(广东)

“鄙视链”恐怕要位列2017年度网络热词之一,除了相亲鄙视链,还有动画片鄙视链,教育鄙视链,手机鄙视链,游戏鄙视链,朋友圈鄙视链等等。其实,我们还可以发明广告鄙视链,吃饭鄙视链,上网鄙视链。这些鄙视链有的早已存在,比如开阿斯顿马丁的鄙视开奔驰宝马的,开ABB的鄙视开QQ、BYD的,有的则属新近发明,比如这个中国式相亲鄙视链。



这两天各大媒体都很关注相亲鄙视链,以下是媒体的观点:


人民网——不必太把“相亲鄙视链”当回事   

海疆在线——中国相亲鄙视链?不能仅凭这些就将中国父母妖魔化  

东北新闻网——中国式相亲鄙视链引热议 你的爱情值多少钱?  

中金在线——“相亲鄙视链”上找不到幸福  

南方网——如何正确看待“中国式相亲鄙视链”?  

21世纪经济报道——中国式相亲鄙视链才不是什么“人之常情”

网易新闻——“相亲鄙视链”不过是弱者对婚姻的委曲求全

中金在线——哪有相亲鄙视链,仍是功利筛选法……


我要说的是,上述无论哪种观点,都承认确实存在这个一个“链条”,在这个链条上,有阶级和阶层,有上下高低,而且,这种链条是固定的。但实际上,任何“鄙视链”,本质上只是一个社会人群的分类方法。而分类法则一变,鄙视结构便迅速逆转。


在一个微信群里,有500人。我们可以进行一个分类:第一类叫做群主,第二类叫做群成员。这是微信对于一个群成员进行的分类。这种分类规则之下,群主1人高高在上,499个群成员匍匐在地。


这只是一个结构。


有很多企业群,是公司的秘书或者文员建立的,逐渐拉进了总裁、副总、部门经理。在这个时候,群的博弈结构就改变了。它的结构,跟公司的行政结构几乎一致。群主没有任何主权,依然听从他的领导和老板来决定微信群事务的管理。


我们常见的很多杂七杂八的行业性的微信群,比如法律群,传媒群之类的,几百个群成员彼此都不相识,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也形成了一个结构。有的成员非常活跃,于是他便制定群规则,比如红包规则,或者发言规则,或者名片规则,他还要求大家都遵守这个规则,在获得一些人响应之后,就真的成为了群规则。在这个新的规则之下,几百人也被划分为三六九等,大学教授、行业大腕、集团老总由于事务繁杂,无暇在群内活跃,于是,他们反而成为这个微信群的底层人士。


微信群实际上也是社会的真实映照。在不同的人群分类法则之下,就会产生不同的社会结构。而不同的社会结构,所谓的“鄙视链”,也就不同。只需要改变分类法则,就可以很容易颠覆鄙视链。


有房的鄙视无房的,有车的鄙视无车的,有钱的鄙视无钱的。其实,这只是一个结构分类。把人分类为有房VS无房、有车VS无车。消解这种鄙视链,就是转换分类。比如:博士生VS本科生,健康VS有病,英俊漂亮VS矮锉丑陋,会游泳VS不会游泳,看过三体的VS没看过三体的,会包饺子VS不会包饺子。


雾满拦江以前讲过一个故事,在一个大学新生宿舍,由于有3个人都是北方来的,1个是南方来的,那3个人整天讲包饺子的事,那个南方来的不会包饺子,于是他就很自卑,觉得跟其他3个人不平等。这就是把人群以包饺子为标准进行了分类,他要破解的方法,就是转换分类,比如以“看过大海VS没有看到大海”进行人群的重新划分和定位,便瞬间找到自信心。


我在大学时,宿舍其他人都喜欢打星际争霸这款游戏,而就我不会。轮到吃饭闲聊时,他们一说起星际,我就没插嘴的份了,人群就划分为“会星际VS不会星际”,前者鄙视后者。但我下象棋好,宿舍里我几乎没对手,如果你按下棋划分,我又站在了这个结构的顶端。有个同学下棋、星际都非常水,但是他学习成绩好,屡屡拿奖学金,后来硕士、博士一路做到了大学教授,可是我们同学聚会时,还是鄙视他啊,因为他喝酒不如我们。你看,所谓的“鄙视链”,不过就是一个人群分类规则罢了。


人们平时的论战、说理,也经常是将敌我双方划入不同的结构进行说理。万科的王石与姚振华之争,你将人群划分为“股东VS经理人”两个结构,股东理应支配经理人,那道理就在姚振华一边。你把人群划分为“对万科有贡献VS对万科无贡献”,自然是王石鄙视姚振华。让座与不让座的争论,你把人群划分为“乘客VS乘客”,没有让座的义务,你把人群划分为“男人VS孕妇”,男人自然有照顾孕妇的义务。


可见,所谓“鄙视链”,只是按照不同的标准,把人群进行分类,只要你调整一下分类标准,“鄙视链”就会迥然有别。而且,总有一个分类标准,你会站在鄙视链的顶端。如果你跟特朗普博弈,我想,你可以说,如果人群划分为“会说中国话VS不会说中国话”,“会看到30年的世界VS看不到30年后的世界”或者“长得漂亮VS长得丑陋”,你肯定都站在鄙视链的顶端,而他在这个鄙视链的低端。





2、《隔了三个地铁站,祖辈阶级得跨越三千年?!——揭开“中国式相亲”背后的真相》

作者:吕占伟(河南)

日前,媒体有一则关于“相亲价目表”的报道吸引了不少眼球。报道中提到,在帝都大小公园一些角落里,经常会有一大帮热心又焦虑的父母,带着小凳子进行交流,面前无一例外地都放着一张“相亲价目表”,上面写有为子女求偶对另一半的条件和自己的条件。


在这个表当中,记者注意到,在北京居住的父母眼中,“北京户口,中心城区有房,即使略微残疾也可”完美碾压了“女博士”“女强人”和外地籍的白领,甚至将“属羊的”“子宫虚寒”普遍排除在外。更夸张的是,在一些北京父母眼中,决定“我孩子娶不娶你”的地理范围仅隔了1500米的三个地铁站距离,千万不可小看这个距离,它可能拉开三千年的祖辈阶级鸿沟!


再联想到时下电视频道热播的各类真人秀相亲节目和各地市媒体、公益组织和商业组织举办的相亲大会的火爆程度,我们看到更多的是,比适婚或大龄男女自己还要焦虑千万倍的父母和心态逆反淡漠的单身男女之间鲜明的反差。


时代的发展早已打破了人才流动的空间瓶颈,人们的思想认识水平也大为改观,可为什么,中国单身男女父母对准女婿(儿媳)的选择还停留在歧视“宫寒”与属相和“三个地铁站”的“中世纪水平”上?


一方面是焦虑苛刻的“全能父母”,一方面是逆反逃避长不大的“巨婴”,这到底是社会的原罪,还是原生家庭的弊端?


个中原因,笔者身边有两个例子或可以窥知一二。


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家庭出身于河南一个非常偏僻的小山村,至今家里还用干柴做燃料,泥坯草房破陋不堪,家中兄弟姐妹众多,都紧着供应排行最小的他念书。但就是在这种窘迫的家境中,他发愤学习,十分争气地考取了省城知名医学院校,在学校里,又黑又土的他不敢奢求美好的恋情,将大部分时间泡在班级和图书馆里,就连宿舍的床铺上也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有医学专业的,有人文社科、文史哲经的,在图书馆学习的勤奋程度简直可以同马克思先生相媲美!


除了勤奋好学,课堂上经常向老师提问外,我对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一次,一个班里很漂亮的女生向他请教专业问题的时候,他胀红了脸,不敢与人家对视,结结巴巴、额头冒汗地低声讲解的情景。


毕业后,他顺理成章地考了北京一所医学院校的硕士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进了非常有名的一所三甲大医院当了一名医生。在北京,他与大学时代的校友结了婚,妻子谈不上漂亮,但有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同他一样,也是一个朴实坚韧好学上进的河南农村孩子。


帝都生活不易,他刚工作的时候月薪不到7000元,8年前北京三环附近的房价是每平米4万元,他咬咬牙,和同为医生的妻子辛苦攒钱,翻译论文,大搞兼职,加上东挪西借,好不容易凑齐了北京三环附近一套不足100平米的新房的首付,从此背上了沉重的房贷。


如今,他到北京已将近十年,夫妻俩每月还着万余元的房贷,他的头发越来越稀疏,近视度数也越来越深,开始经常在微信上向我倾吐生活的艰辛和不易。最近,他告诉我,他要换房了,比现在住的要大20平米!因为考虑到要孩子以后的生活。提到要孩子,他一脸迷茫。原来,两人为了在帝都站稳脚跟,一直不敢要孩子,最近几年想要了,却一直要不上,为此花了不少钱,却不见希望。


“我已经找到买我现在这套房子的主儿了,等卖了钱,首付还差200万。换房真难啊!真吃不消……”日前,他在微信里向我吐槽。连我这个三四线城市混着的,从当初的羡慕嫉妒恨也变得不禁同情他起来。


在前文提到的那个相亲价目表中,我这个同学其貌不扬,关键是长得黑,学历和工作还可以,收入也过得去,北京户口,有房,但是一个外地人,而且是农村贫困家庭,尽管个人很努力很优秀,但在帝都大多数貌美单身女子的父母眼中,他还不如一个“有体面工作,家有大房子,略微残疾也可”的北京本地男青年抢手。况且他已经过了35岁,青春不再。按照这个相亲价目表的食物链,我同学可以找一个原籍外地、相貌普通、无业或者无固定工作的年轻女孩。


还有一个例子,也是8年前,在我们这个三四线城市举办的某次相亲大会上,一名25岁法学女博士的相亲海报吸引了大量单身父母围观,但是海报上没有女博士的玉照,只有很简单却很过硬的学历和工作条件,她对另一半的要求也不高,甚至不对学历、收入和身高做过多要求。即使如此,也很遗憾,基本无人问津。


“这么好的条件,不知道长得如何,读书这么用功,也许是“恐龙”吧!”一些围观者这样叹道。在他们眼中,不需要女博士,而是需要学历普通长相漂亮的女孩子吧。我注意到,与焦虑挑剔的父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相亲大会上,很少有报名单身男女的身影(即使出现也多是不情愿),一旦出现,就马上被这些父母抢先围住东问西问,我亲眼见过当场满面通红,小跑溜走的小伙子,很可能是自惭形秽吧。可以想见得到,这种相亲的效果会是如何。而且还真有各方面都相中了,却因为属相和八字不合而失望告吹的现场“相亲买卖”。这种相亲大会就如同农贸集市,真正的相亲主角反成了待价而沽的牛羊。


诚然,各种相亲市场上的怪象,你可以将其归因于社会原因,比如不断高企的房价,工资收入的相对贬值,家庭出身等,但是根本的却是中国式父母过度焦虑的心态和单身男女难以独立自主。这也许就是时下最流行的“原生家庭决定一切”的说法吧。


如今的适婚或大龄男女的家长大多经历过物质匮乏的时代,普遍的不安全感和阶层隔阂像梦魇一般困扰着他们。从孩子小时候的望子成龙,各种超负荷的投资,一直到上大学找工作结婚,这种唯恐掉队、滑入社会底层的焦虑心态一直左右着他们的行动。


在他们眼中,孩子永远也“长不大”,用已故诗人汪国真的诗句来说就是“我们可以走的很远很远,可怎么也走不出母亲心灵的广场!”


可怜天下父母心,可叹中国式相亲!




3、《相亲鄙视链下照见囚徒困境:人肉交易、阶层守卫、情感勒索、中国巨婴、人性的贪婪》

作者:陈安庆(湖南)


最近刷爆朋友圈的一大热词是——中国式相亲!事发地为北(di)京(du),这不禁让本人对北漂生活多了层感性积累,恍然大悟——原来闻名于世的长安街上,最震撼的景观不是故宫,也不是天安门,而是中山公园里面的相亲角。


从首发媒体的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北京大爷愤懑地痛诉:“外地人目的是什么?他们大量涌进北京,想尽办法跟北京人搞,占北京的便宜,占户口、占房子、占钱,什么都有了,最后又跟你离婚!”“我们不找外地的!咱把外地人的征婚简历都扔树根下了!可以轻度残疾,没北京户口不行!属羊的绝对不行!买了北京的房也不能娶到北京姑娘,房子所在环数重要。“我要是跟你住到四环外,以后还怎么走亲戚!


据说讲这话的人是皇城根下的土著一族,胡同里的老炮儿,说“胸是炒鸡蛋”的那一批优越感十足,文革中变老变坏的顽主!


好厉害的样子!可怕呦!鄙人看电影手捧的爆米花,吓得洒了一地,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形似人口买卖交易市场的神奇所在,不禁令人想起几百年前非洲黑奴交易的悲催画面。


既然这样,怯生生问一句:年轻人,你成功把自己卖出去了吗?你被人卖了,有没有帮爸妈数钞票?


脱单难,即便是明星也甚为苦恼!据说情歌王子张信哲至今未婚。父母替他着急,经常给他安排相亲。有一次,朋友介绍了一个女生。结果张信哲被人放鸽子了,多方打听,女方家长觉得他一个唱情歌的,不务正业,生性浪漫,私生活应该有些问题。


果然家有一老,如有一鸨。这些贪婪而不自知封建余孽,打着“为你好”的旗号,赶着侦察员破案,调查犯罪嫌疑人的活计。


这还算好的,有的相亲,调查都不会搞,直接谈钱,跟怡红院式人肉交易也差不多了!


通常情况下怡红院老鸨的洗脑套路是:“你爹妈是过来人,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亲爸妈还能害你吗!都是为你好!这个坏人我当定了,不管你就是害了你,你可能现在会恨我,但是将来你会感谢我的……爱情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婚姻就是过日子,当然得找个条件好的!男人老又丑没关系,大三四十岁也没啥,你看人家奶茶妹和强东总裁多幸福,郎才女貌,只要有钱就行,省得自己去奋斗!没感情也没啥,结了婚有了孩子感情就培养出来了!女博士、女强人绝不能要,不听话不服从长辈,活该自己受苦!你要是不听话!爸比妈咪和你断绝血缘关系!吃家里的用家里的,天天问家里要钱花,你有什么资格不听家里的?”


这护犊之情背后的情感绑架、情感勒索,还真让你没话说……


鄙视链是“莫名的优越感”的来源。李敖说,婚姻已被人搞得乌烟瘴气,令未婚者心寒,令离婚者却步。恋爱是喜剧,结婚是悲剧,而相亲鄙视链则是链接喜剧和悲剧的荒诞闹剧。


中国父母从没放弃过对下一代的控制和情感绑架。你大学读书毕业前不准谈恋爱,明明遇见了钟意的小哥哥,但大学你要是敢谈恋爱,立马给你扣一个早恋帽子,等你毕业的那一年,父母恨不得立马从大街上随便领回一个对象,马上结婚生娃……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吗……


原来在这个号称自由恋爱的时代,婚姻的促成,不是一己之力,而是一场赤条条地人肉买卖。与其说是嫁女儿,倒不如说变相卖女儿。


事实上,代儿择偶这件事,在很多中国家长眼里,是一项艰辛又光荣的伟大使命,是千年大计,家国大事,雄安那点事,都不是事儿。与其说家长在替孩子选伴侣,不如说是给自己选一个称心如意的媳妇或女婿。只要是自己家孩子没有的,就想着通过儿媳或女婿补回来。


对于恋爱中的男女,结婚不是走到一定阶段的水到渠成,而是一场高昂的人肉变现拍卖会。


中国单身人口近2亿,正面临第四次单身潮,你是福建的南蛮子,家里没有几十万的彩礼钱,别想跟咱北京妞儿约会;如果你是西藏的藏族土司之子,如果家里没有上百头牦牛,对不起,也还是别见面了。但如果你在雄安新区有两亩地,根据雄安新区未来地价的涨势,哪谁,姑爷啊,进来说话,大太阳底下,别晒着了!吃口西瓜,咱慢慢聊着!


话说满汉不通婚的大清帝国早就亡了,为毛婚姻大事全凭父母做主的奇葩恶习,还能存在?


恋爱可以自由,是两个人的事情,但婚姻不行,婚姻是两个家庭甚至两个家族的事情。在相亲的逻辑下,结婚并非仅为了爱情,而是考察两个家庭的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是一场赤裸而残酷的估值和买卖交易!

  

未来儿媳= 貌美如花长得像范冰冰+ 无所不能的“家庭保姆”+“生育机器”+ 巨额金主 +(给你家为奴为婢+ 给你家精准扶贫 )


有时候,那些被生活残酷荼毒过的父母们,他们在相亲角为自己的儿女做人肉交易,完全是为了自己。要我揭穿吗?蹲在相亲角的中国父母,打着为你好的旗号,心里的小99也可能是这样的——子女的对象搞没搞定是一回事,踅摸着是给自己哗啦个老伴,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夕阳恋也不一定呢。


一代人不管两代人的事,闲的蛋疼,就滚去跳你的广场舞,说不定挤眉弄眼地兴许能搞定哪个风韵犹存,中年丧偶的老太太来着!祝您好运!


在古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爱情全靠相亲。民国后,风气渐开,自由恋爱、征婚成为主旋律。结婚不再是父母说了算,而是自己说了算,幸福还是不幸,一切责任都由个人承担,婚姻自由的本质就是婚姻自主。


相亲这回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相对了是婚姻,相错了是火坑!你在讨论阶层固化,爱情成了“硬通货”的比钱游戏,而实际上父母是在顽固地保卫者,他们挣扎血拼而来的革命果实。当然,残酷的现实是,希望借助对方逆袭,也说明,他们阶层地位已经在走下坡路了!


谁都想寻找一个条件好过自己的、高阶层的家庭,期待通过联姻完成阶层进一步逆袭。但他们也绝不找条件优越太多的家庭,因为他们害怕被对方看不起,说话不硬气。


这是一场盛大的个人营销和阶层博彩,本质上又和牲口市场没什么区别,都是交易,个人感受被放在最低位置,眼中盯着的是可变现的货币利益。


地域黑”、“阶层匹配” “一线城市户口” “高等学历”,中国小农式的的精明狡猾,在婚恋市场上可谓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婚姻可以说是在投付赌资。他们也许说的对!到了年纪,谁也不想再把宝贵的岁月,浪费在美好的试错上。这是对现状有多么惶惑,对未来多么失去信心,才会走到卖儿卖女的路子上!


观诸中国往事,婚姻二字虽纷乱芜杂,但多循于一旨,即门当户对。此虽迂腐,亦属无奈哉?北上广深一线高企的房价和生活成本,像座大山压迫着漂一族,年轻人仅凭一己之力,很难过好自己的人生,用尽父母一生的积蓄来构筑婚姻的基石,正是普遍的无力。


赤裸裸的卖儿卖女的婚配方式,一个明白无误的人肉市场,畸形择偶观下,要指责的不仅是家长,还有父母对子女长期有毒价值观的灌输,实际上这不过是两代人的合谋。


武志红在《巨婴国》写道:中国式巨婴,是成年婴儿,身体是成年了,然而心理年龄却还是婴孩。从蜜罐温室中生长的独生子女,普遍存在“巨婴相亲”,从来不考虑爱不爱,他们只想找个生活管家、生育机器,完成一件父母唠叨纠结的事儿,家庭责任、未来发展,尼玛全是浮云!


习惯啃老的中国巨婴让父母“操碎了心”,父母也让他们永远“长不大”。说到底,不过是一家子在相亲的道路,联袂上演了出配合默契的双簧好戏,最终恶性循环,欲罢不能。最终可能给你寻找到的可能是,一个保姆式妻子、守寡式婚姻。


在传统封建社会,几千年父权威权压制着自我,而现在呢,个人意识被压制的则是资本财产。婚姻危机和恐慌背后,是对自己女儿毫无信心,不相信自己的女儿离开了男人也可以自力更生。

   

用金钱条件交易婚姻的人,一开始就已经面目扭曲,婚后一有个风吹草动,就会龇起獠牙——双方心里无爱,就不会有尊重,就不会手下留情。一旦利益受损,就会斗得你死我活!如果没有爱,谁想和你经历婚姻里的柴米油盐!


中国字的寓意深远,“伴”,就是一人一半,凑在一起才完整。很简单!假如你选择了爱情,那就适当把物质条件降低一点。你选择了爱情,物质上的不宽裕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没有一个父母不认为自己的孩子是完美的男神、女神,必须得找一个十全十美有钱有颜的绝世配偶!


人性有多贪婪,就有多可鄙!赤裸裸的社会阶层实景,反映了不同阶层父母的三观。有些无敌自恋的父母,在乎的除了钱这个里子,还有矫情滥情的面子。有些人,你丫还真的高攀不起。不是因为爱情不够坚定,而是,在对方眼里,金钱权利才是最重要的,爱情不是刚需、必需品,甚至一文不值!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满大街都是!


爱一个人没有成为一件简单的事情,那一定是因为感情深度不够,一定不要想着在对方身上获取你所缺失的东西,不管是物质的还是感情。不要指望它如同天上的烟花心里惊动。给别人去展示,冷暖自知,血肉纠葛,相濡以沫。平常日子里的小欢喜。清淡朴素。没有什么轰轰烈烈,但日久天长,只是一簇小小的温暖火焰,心有留念。


爱应该是一种信仰。不是拿来满足自己私欲,虚荣心的工具。爱情本来不是一个买卖,也不是一个生意,更不是互相救赎脱离阶级的一个捷径。当这种面目狰狞存在的时候,就已经失去所谓的结果,除了索取还是索取。年少的爱情务必要血肉横飞才算快意。互相的索取,开口质问闭口质问,只是拿来满足自己私心一个对抗虚无的武器。


真实的感情最终是和一切盛大无关,还记得杜拉斯的小说《情人》中的一句话:多年以后,两个人四目以对。一句泪流满面的问候,你还记得我吗?这些年来,你好吗?我也很好。这就够了。眷恋和想念着一个人,就像留恋,无可言喻,欢喜与悲凉。


很多中国式家长之所以让儿女放弃爱情顺从命运现实,不是因为他们年轻时没有爱过,也不是他们不明白爱情的宝贵。只是他们在与生活的战争中已经丧失爱和被爱的能力,成为被时间摧残得面目全非的残废人。


永远别让功利的算计淹没了自己爱的能力!爱自己所爱的人,心甘情愿,即便是场劫难,仍然宁愿选择颠沛流离。漫漫人海中,彼此的相识、相爱,到最后的结为一体,属于彼此的姻缘是那深海捞针,故我们应彼此相互珍惜、珍爱、珍视…


要知道婚姻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并非结局。


亲爱的你,别人嫁给条件,你要嫁给爱情。



(图片来源于网络)


读完这三篇文章

你最赞同哪位记者的观点?

请在下方投票吧~



或许你对“相亲鄙视链”还存有不同的意见

请在下方留言

与大家一起交流对“相亲鄙视链”的看法吧 

    


深度 | 2017长沙洪水忧思录:人类欠大自然的帐,迟早要还的!

原创 | 看看媒体怎么报道王三运新闻

原创 | 记一次体验式舆论监督报道采访经历



南方传媒书院文字擂台:同题《中国式相亲鄙视链》三记者三作文大PK

南方传媒书院文字擂台:同题《中国式相亲鄙视链》三记者三作文大PK

2017-07-15 加刚、占伟、安庆 南方传媒书院 南方传媒书院


最近网络上流传了一份《相亲价目表》,表格展示的是北京各大公园相亲角的大爷大妈共同奉行的相亲准则,包括户籍、收入、房产、学历等硬性条件。并由这些条件将相亲对象分为顶配、高配、标配、低配、简配等各级层次。这些层次共同形成了完整的“相亲鄙视链”。相亲鄙视链向公众传递了一个看法——不同条件的男人,就应该搭配相应条件的女方。


今天,南方传媒书院举行了一场文字擂台赛。

以《中国式相亲鄙视链》为题,由三位记者进行同题创作,各自阐发自己对“中国式相亲鄙视链”看法与见解。带给你一场思维的激情碰撞。



1、《解构中国式相亲鄙视链》

作者:田加刚(广东)

“鄙视链”恐怕要位列2017年度网络热词之一,除了相亲鄙视链,还有动画片鄙视链,教育鄙视链,手机鄙视链,游戏鄙视链,朋友圈鄙视链等等。其实,我们还可以发明广告鄙视链,吃饭鄙视链,上网鄙视链。这些鄙视链有的早已存在,比如开阿斯顿马丁的鄙视开奔驰宝马的,开ABB的鄙视开QQ、BYD的,有的则属新近发明,比如这个中国式相亲鄙视链。



这两天各大媒体都很关注相亲鄙视链,以下是媒体的观点:


人民网——不必太把“相亲鄙视链”当回事   

海疆在线——中国相亲鄙视链?不能仅凭这些就将中国父母妖魔化  

东北新闻网——中国式相亲鄙视链引热议 你的爱情值多少钱?  

中金在线——“相亲鄙视链”上找不到幸福  

南方网——如何正确看待“中国式相亲鄙视链”?  

21世纪经济报道——中国式相亲鄙视链才不是什么“人之常情”

网易新闻——“相亲鄙视链”不过是弱者对婚姻的委曲求全

中金在线——哪有相亲鄙视链,仍是功利筛选法……


我要说的是,上述无论哪种观点,都承认确实存在这个一个“链条”,在这个链条上,有阶级和阶层,有上下高低,而且,这种链条是固定的。但实际上,任何“鄙视链”,本质上只是一个社会人群的分类方法。而分类法则一变,鄙视结构便迅速逆转。


在一个微信群里,有500人。我们可以进行一个分类:第一类叫做群主,第二类叫做群成员。这是微信对于一个群成员进行的分类。这种分类规则之下,群主1人高高在上,499个群成员匍匐在地。


这只是一个结构。


有很多企业群,是公司的秘书或者文员建立的,逐渐拉进了总裁、副总、部门经理。在这个时候,群的博弈结构就改变了。它的结构,跟公司的行政结构几乎一致。群主没有任何主权,依然听从他的领导和老板来决定微信群事务的管理。


我们常见的很多杂七杂八的行业性的微信群,比如法律群,传媒群之类的,几百个群成员彼此都不相识,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也形成了一个结构。有的成员非常活跃,于是他便制定群规则,比如红包规则,或者发言规则,或者名片规则,他还要求大家都遵守这个规则,在获得一些人响应之后,就真的成为了群规则。在这个新的规则之下,几百人也被划分为三六九等,大学教授、行业大腕、集团老总由于事务繁杂,无暇在群内活跃,于是,他们反而成为这个微信群的底层人士。


微信群实际上也是社会的真实映照。在不同的人群分类法则之下,就会产生不同的社会结构。而不同的社会结构,所谓的“鄙视链”,也就不同。只需要改变分类法则,就可以很容易颠覆鄙视链。


有房的鄙视无房的,有车的鄙视无车的,有钱的鄙视无钱的。其实,这只是一个结构分类。把人分类为有房VS无房、有车VS无车。消解这种鄙视链,就是转换分类。比如:博士生VS本科生,健康VS有病,英俊漂亮VS矮锉丑陋,会游泳VS不会游泳,看过三体的VS没看过三体的,会包饺子VS不会包饺子。


雾满拦江以前讲过一个故事,在一个大学新生宿舍,由于有3个人都是北方来的,1个是南方来的,那3个人整天讲包饺子的事,那个南方来的不会包饺子,于是他就很自卑,觉得跟其他3个人不平等。这就是把人群以包饺子为标准进行了分类,他要破解的方法,就是转换分类,比如以“看过大海VS没有看到大海”进行人群的重新划分和定位,便瞬间找到自信心。


我在大学时,宿舍其他人都喜欢打星际争霸这款游戏,而就我不会。轮到吃饭闲聊时,他们一说起星际,我就没插嘴的份了,人群就划分为“会星际VS不会星际”,前者鄙视后者。但我下象棋好,宿舍里我几乎没对手,如果你按下棋划分,我又站在了这个结构的顶端。有个同学下棋、星际都非常水,但是他学习成绩好,屡屡拿奖学金,后来硕士、博士一路做到了大学教授,可是我们同学聚会时,还是鄙视他啊,因为他喝酒不如我们。你看,所谓的“鄙视链”,不过就是一个人群分类规则罢了。


人们平时的论战、说理,也经常是将敌我双方划入不同的结构进行说理。万科的王石与姚振华之争,你将人群划分为“股东VS经理人”两个结构,股东理应支配经理人,那道理就在姚振华一边。你把人群划分为“对万科有贡献VS对万科无贡献”,自然是王石鄙视姚振华。让座与不让座的争论,你把人群划分为“乘客VS乘客”,没有让座的义务,你把人群划分为“男人VS孕妇”,男人自然有照顾孕妇的义务。


可见,所谓“鄙视链”,只是按照不同的标准,把人群进行分类,只要你调整一下分类标准,“鄙视链”就会迥然有别。而且,总有一个分类标准,你会站在鄙视链的顶端。如果你跟特朗普博弈,我想,你可以说,如果人群划分为“会说中国话VS不会说中国话”,“会看到30年的世界VS看不到30年后的世界”或者“长得漂亮VS长得丑陋”,你肯定都站在鄙视链的顶端,而他在这个鄙视链的低端。





2、《隔了三个地铁站,祖辈阶级得跨越三千年?!——揭开“中国式相亲”背后的真相》

作者:吕占伟(河南)

日前,媒体有一则关于“相亲价目表”的报道吸引了不少眼球。报道中提到,在帝都大小公园一些角落里,经常会有一大帮热心又焦虑的父母,带着小凳子进行交流,面前无一例外地都放着一张“相亲价目表”,上面写有为子女求偶对另一半的条件和自己的条件。


在这个表当中,记者注意到,在北京居住的父母眼中,“北京户口,中心城区有房,即使略微残疾也可”完美碾压了“女博士”“女强人”和外地籍的白领,甚至将“属羊的”“子宫虚寒”普遍排除在外。更夸张的是,在一些北京父母眼中,决定“我孩子娶不娶你”的地理范围仅隔了1500米的三个地铁站距离,千万不可小看这个距离,它可能拉开三千年的祖辈阶级鸿沟!


再联想到时下电视频道热播的各类真人秀相亲节目和各地市媒体、公益组织和商业组织举办的相亲大会的火爆程度,我们看到更多的是,比适婚或大龄男女自己还要焦虑千万倍的父母和心态逆反淡漠的单身男女之间鲜明的反差。


时代的发展早已打破了人才流动的空间瓶颈,人们的思想认识水平也大为改观,可为什么,中国单身男女父母对准女婿(儿媳)的选择还停留在歧视“宫寒”与属相和“三个地铁站”的“中世纪水平”上?


一方面是焦虑苛刻的“全能父母”,一方面是逆反逃避长不大的“巨婴”,这到底是社会的原罪,还是原生家庭的弊端?


个中原因,笔者身边有两个例子或可以窥知一二。


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家庭出身于河南一个非常偏僻的小山村,至今家里还用干柴做燃料,泥坯草房破陋不堪,家中兄弟姐妹众多,都紧着供应排行最小的他念书。但就是在这种窘迫的家境中,他发愤学习,十分争气地考取了省城知名医学院校,在学校里,又黑又土的他不敢奢求美好的恋情,将大部分时间泡在班级和图书馆里,就连宿舍的床铺上也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有医学专业的,有人文社科、文史哲经的,在图书馆学习的勤奋程度简直可以同马克思先生相媲美!


除了勤奋好学,课堂上经常向老师提问外,我对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一次,一个班里很漂亮的女生向他请教专业问题的时候,他胀红了脸,不敢与人家对视,结结巴巴、额头冒汗地低声讲解的情景。


毕业后,他顺理成章地考了北京一所医学院校的硕士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进了非常有名的一所三甲大医院当了一名医生。在北京,他与大学时代的校友结了婚,妻子谈不上漂亮,但有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同他一样,也是一个朴实坚韧好学上进的河南农村孩子。


帝都生活不易,他刚工作的时候月薪不到7000元,8年前北京三环附近的房价是每平米4万元,他咬咬牙,和同为医生的妻子辛苦攒钱,翻译论文,大搞兼职,加上东挪西借,好不容易凑齐了北京三环附近一套不足100平米的新房的首付,从此背上了沉重的房贷。


如今,他到北京已将近十年,夫妻俩每月还着万余元的房贷,他的头发越来越稀疏,近视度数也越来越深,开始经常在微信上向我倾吐生活的艰辛和不易。最近,他告诉我,他要换房了,比现在住的要大20平米!因为考虑到要孩子以后的生活。提到要孩子,他一脸迷茫。原来,两人为了在帝都站稳脚跟,一直不敢要孩子,最近几年想要了,却一直要不上,为此花了不少钱,却不见希望。


“我已经找到买我现在这套房子的主儿了,等卖了钱,首付还差200万。换房真难啊!真吃不消……”日前,他在微信里向我吐槽。连我这个三四线城市混着的,从当初的羡慕嫉妒恨也变得不禁同情他起来。


在前文提到的那个相亲价目表中,我这个同学其貌不扬,关键是长得黑,学历和工作还可以,收入也过得去,北京户口,有房,但是一个外地人,而且是农村贫困家庭,尽管个人很努力很优秀,但在帝都大多数貌美单身女子的父母眼中,他还不如一个“有体面工作,家有大房子,略微残疾也可”的北京本地男青年抢手。况且他已经过了35岁,青春不再。按照这个相亲价目表的食物链,我同学可以找一个原籍外地、相貌普通、无业或者无固定工作的年轻女孩。


还有一个例子,也是8年前,在我们这个三四线城市举办的某次相亲大会上,一名25岁法学女博士的相亲海报吸引了大量单身父母围观,但是海报上没有女博士的玉照,只有很简单却很过硬的学历和工作条件,她对另一半的要求也不高,甚至不对学历、收入和身高做过多要求。即使如此,也很遗憾,基本无人问津。


“这么好的条件,不知道长得如何,读书这么用功,也许是“恐龙”吧!”一些围观者这样叹道。在他们眼中,不需要女博士,而是需要学历普通长相漂亮的女孩子吧。我注意到,与焦虑挑剔的父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相亲大会上,很少有报名单身男女的身影(即使出现也多是不情愿),一旦出现,就马上被这些父母抢先围住东问西问,我亲眼见过当场满面通红,小跑溜走的小伙子,很可能是自惭形秽吧。可以想见得到,这种相亲的效果会是如何。而且还真有各方面都相中了,却因为属相和八字不合而失望告吹的现场“相亲买卖”。这种相亲大会就如同农贸集市,真正的相亲主角反成了待价而沽的牛羊。


诚然,各种相亲市场上的怪象,你可以将其归因于社会原因,比如不断高企的房价,工资收入的相对贬值,家庭出身等,但是根本的却是中国式父母过度焦虑的心态和单身男女难以独立自主。这也许就是时下最流行的“原生家庭决定一切”的说法吧。


如今的适婚或大龄男女的家长大多经历过物质匮乏的时代,普遍的不安全感和阶层隔阂像梦魇一般困扰着他们。从孩子小时候的望子成龙,各种超负荷的投资,一直到上大学找工作结婚,这种唯恐掉队、滑入社会底层的焦虑心态一直左右着他们的行动。


在他们眼中,孩子永远也“长不大”,用已故诗人汪国真的诗句来说就是“我们可以走的很远很远,可怎么也走不出母亲心灵的广场!”


可怜天下父母心,可叹中国式相亲!




3、《相亲鄙视链下照见囚徒困境:人肉交易、阶层守卫、情感勒索、中国巨婴、人性的贪婪》

作者:陈安庆(湖南)


最近刷爆朋友圈的一大热词是——中国式相亲!事发地为北(di)京(du),这不禁让本人对北漂生活多了层感性积累,恍然大悟——原来闻名于世的长安街上,最震撼的景观不是故宫,也不是天安门,而是中山公园里面的相亲角。


从首发媒体的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北京大爷愤懑地痛诉:“外地人目的是什么?他们大量涌进北京,想尽办法跟北京人搞,占北京的便宜,占户口、占房子、占钱,什么都有了,最后又跟你离婚!”“我们不找外地的!咱把外地人的征婚简历都扔树根下了!可以轻度残疾,没北京户口不行!属羊的绝对不行!买了北京的房也不能娶到北京姑娘,房子所在环数重要。“我要是跟你住到四环外,以后还怎么走亲戚!


据说讲这话的人是皇城根下的土著一族,胡同里的老炮儿,说“胸是炒鸡蛋”的那一批优越感十足,文革中变老变坏的顽主!


好厉害的样子!可怕呦!鄙人看电影手捧的爆米花,吓得洒了一地,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形似人口买卖交易市场的神奇所在,不禁令人想起几百年前非洲黑奴交易的悲催画面。


既然这样,怯生生问一句:年轻人,你成功把自己卖出去了吗?你被人卖了,有没有帮爸妈数钞票?


脱单难,即便是明星也甚为苦恼!据说情歌王子张信哲至今未婚。父母替他着急,经常给他安排相亲。有一次,朋友介绍了一个女生。结果张信哲被人放鸽子了,多方打听,女方家长觉得他一个唱情歌的,不务正业,生性浪漫,私生活应该有些问题。


果然家有一老,如有一鸨。这些贪婪而不自知封建余孽,打着“为你好”的旗号,赶着侦察员破案,调查犯罪嫌疑人的活计。


这还算好的,有的相亲,调查都不会搞,直接谈钱,跟怡红院式人肉交易也差不多了!


通常情况下怡红院老鸨的洗脑套路是:“你爹妈是过来人,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亲爸妈还能害你吗!都是为你好!这个坏人我当定了,不管你就是害了你,你可能现在会恨我,但是将来你会感谢我的……爱情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婚姻就是过日子,当然得找个条件好的!男人老又丑没关系,大三四十岁也没啥,你看人家奶茶妹和强东总裁多幸福,郎才女貌,只要有钱就行,省得自己去奋斗!没感情也没啥,结了婚有了孩子感情就培养出来了!女博士、女强人绝不能要,不听话不服从长辈,活该自己受苦!你要是不听话!爸比妈咪和你断绝血缘关系!吃家里的用家里的,天天问家里要钱花,你有什么资格不听家里的?”


这护犊之情背后的情感绑架、情感勒索,还真让你没话说……


鄙视链是“莫名的优越感”的来源。李敖说,婚姻已被人搞得乌烟瘴气,令未婚者心寒,令离婚者却步。恋爱是喜剧,结婚是悲剧,而相亲鄙视链则是链接喜剧和悲剧的荒诞闹剧。


中国父母从没放弃过对下一代的控制和情感绑架。你大学读书毕业前不准谈恋爱,明明遇见了钟意的小哥哥,但大学你要是敢谈恋爱,立马给你扣一个早恋帽子,等你毕业的那一年,父母恨不得立马从大街上随便领回一个对象,马上结婚生娃……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吗……


原来在这个号称自由恋爱的时代,婚姻的促成,不是一己之力,而是一场赤条条地人肉买卖。与其说是嫁女儿,倒不如说变相卖女儿。


事实上,代儿择偶这件事,在很多中国家长眼里,是一项艰辛又光荣的伟大使命,是千年大计,家国大事,雄安那点事,都不是事儿。与其说家长在替孩子选伴侣,不如说是给自己选一个称心如意的媳妇或女婿。只要是自己家孩子没有的,就想着通过儿媳或女婿补回来。


对于恋爱中的男女,结婚不是走到一定阶段的水到渠成,而是一场高昂的人肉变现拍卖会。


中国单身人口近2亿,正面临第四次单身潮,你是福建的南蛮子,家里没有几十万的彩礼钱,别想跟咱北京妞儿约会;如果你是西藏的藏族土司之子,如果家里没有上百头牦牛,对不起,也还是别见面了。但如果你在雄安新区有两亩地,根据雄安新区未来地价的涨势,哪谁,姑爷啊,进来说话,大太阳底下,别晒着了!吃口西瓜,咱慢慢聊着!


话说满汉不通婚的大清帝国早就亡了,为毛婚姻大事全凭父母做主的奇葩恶习,还能存在?


恋爱可以自由,是两个人的事情,但婚姻不行,婚姻是两个家庭甚至两个家族的事情。在相亲的逻辑下,结婚并非仅为了爱情,而是考察两个家庭的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是一场赤裸而残酷的估值和买卖交易!

  

未来儿媳= 貌美如花长得像范冰冰+ 无所不能的“家庭保姆”+“生育机器”+ 巨额金主 +(给你家为奴为婢+ 给你家精准扶贫 )


有时候,那些被生活残酷荼毒过的父母们,他们在相亲角为自己的儿女做人肉交易,完全是为了自己。要我揭穿吗?蹲在相亲角的中国父母,打着为你好的旗号,心里的小99也可能是这样的——子女的对象搞没搞定是一回事,踅摸着是给自己哗啦个老伴,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夕阳恋也不一定呢。


一代人不管两代人的事,闲的蛋疼,就滚去跳你的广场舞,说不定挤眉弄眼地兴许能搞定哪个风韵犹存,中年丧偶的老太太来着!祝您好运!


在古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爱情全靠相亲。民国后,风气渐开,自由恋爱、征婚成为主旋律。结婚不再是父母说了算,而是自己说了算,幸福还是不幸,一切责任都由个人承担,婚姻自由的本质就是婚姻自主。


相亲这回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相对了是婚姻,相错了是火坑!你在讨论阶层固化,爱情成了“硬通货”的比钱游戏,而实际上父母是在顽固地保卫者,他们挣扎血拼而来的革命果实。当然,残酷的现实是,希望借助对方逆袭,也说明,他们阶层地位已经在走下坡路了!


谁都想寻找一个条件好过自己的、高阶层的家庭,期待通过联姻完成阶层进一步逆袭。但他们也绝不找条件优越太多的家庭,因为他们害怕被对方看不起,说话不硬气。


这是一场盛大的个人营销和阶层博彩,本质上又和牲口市场没什么区别,都是交易,个人感受被放在最低位置,眼中盯着的是可变现的货币利益。


地域黑”、“阶层匹配” “一线城市户口” “高等学历”,中国小农式的的精明狡猾,在婚恋市场上可谓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婚姻可以说是在投付赌资。他们也许说的对!到了年纪,谁也不想再把宝贵的岁月,浪费在美好的试错上。这是对现状有多么惶惑,对未来多么失去信心,才会走到卖儿卖女的路子上!


观诸中国往事,婚姻二字虽纷乱芜杂,但多循于一旨,即门当户对。此虽迂腐,亦属无奈哉?北上广深一线高企的房价和生活成本,像座大山压迫着漂一族,年轻人仅凭一己之力,很难过好自己的人生,用尽父母一生的积蓄来构筑婚姻的基石,正是普遍的无力。


赤裸裸的卖儿卖女的婚配方式,一个明白无误的人肉市场,畸形择偶观下,要指责的不仅是家长,还有父母对子女长期有毒价值观的灌输,实际上这不过是两代人的合谋。


武志红在《巨婴国》写道:中国式巨婴,是成年婴儿,身体是成年了,然而心理年龄却还是婴孩。从蜜罐温室中生长的独生子女,普遍存在“巨婴相亲”,从来不考虑爱不爱,他们只想找个生活管家、生育机器,完成一件父母唠叨纠结的事儿,家庭责任、未来发展,尼玛全是浮云!


习惯啃老的中国巨婴让父母“操碎了心”,父母也让他们永远“长不大”。说到底,不过是一家子在相亲的道路,联袂上演了出配合默契的双簧好戏,最终恶性循环,欲罢不能。最终可能给你寻找到的可能是,一个保姆式妻子、守寡式婚姻。


在传统封建社会,几千年父权威权压制着自我,而现在呢,个人意识被压制的则是资本财产。婚姻危机和恐慌背后,是对自己女儿毫无信心,不相信自己的女儿离开了男人也可以自力更生。

   

用金钱条件交易婚姻的人,一开始就已经面目扭曲,婚后一有个风吹草动,就会龇起獠牙——双方心里无爱,就不会有尊重,就不会手下留情。一旦利益受损,就会斗得你死我活!如果没有爱,谁想和你经历婚姻里的柴米油盐!


中国字的寓意深远,“伴”,就是一人一半,凑在一起才完整。很简单!假如你选择了爱情,那就适当把物质条件降低一点。你选择了爱情,物质上的不宽裕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没有一个父母不认为自己的孩子是完美的男神、女神,必须得找一个十全十美有钱有颜的绝世配偶!


人性有多贪婪,就有多可鄙!赤裸裸的社会阶层实景,反映了不同阶层父母的三观。有些无敌自恋的父母,在乎的除了钱这个里子,还有矫情滥情的面子。有些人,你丫还真的高攀不起。不是因为爱情不够坚定,而是,在对方眼里,金钱权利才是最重要的,爱情不是刚需、必需品,甚至一文不值!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满大街都是!


爱一个人没有成为一件简单的事情,那一定是因为感情深度不够,一定不要想着在对方身上获取你所缺失的东西,不管是物质的还是感情。不要指望它如同天上的烟花心里惊动。给别人去展示,冷暖自知,血肉纠葛,相濡以沫。平常日子里的小欢喜。清淡朴素。没有什么轰轰烈烈,但日久天长,只是一簇小小的温暖火焰,心有留念。


爱应该是一种信仰。不是拿来满足自己私欲,虚荣心的工具。爱情本来不是一个买卖,也不是一个生意,更不是互相救赎脱离阶级的一个捷径。当这种面目狰狞存在的时候,就已经失去所谓的结果,除了索取还是索取。年少的爱情务必要血肉横飞才算快意。互相的索取,开口质问闭口质问,只是拿来满足自己私心一个对抗虚无的武器。


真实的感情最终是和一切盛大无关,还记得杜拉斯的小说《情人》中的一句话:多年以后,两个人四目以对。一句泪流满面的问候,你还记得我吗?这些年来,你好吗?我也很好。这就够了。眷恋和想念着一个人,就像留恋,无可言喻,欢喜与悲凉。


很多中国式家长之所以让儿女放弃爱情顺从命运现实,不是因为他们年轻时没有爱过,也不是他们不明白爱情的宝贵。只是他们在与生活的战争中已经丧失爱和被爱的能力,成为被时间摧残得面目全非的残废人。


永远别让功利的算计淹没了自己爱的能力!爱自己所爱的人,心甘情愿,即便是场劫难,仍然宁愿选择颠沛流离。漫漫人海中,彼此的相识、相爱,到最后的结为一体,属于彼此的姻缘是那深海捞针,故我们应彼此相互珍惜、珍爱、珍视…


要知道婚姻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并非结局。


亲爱的你,别人嫁给条件,你要嫁给爱情。



(图片来源于网络)


读完这三篇文章

你最赞同哪位记者的观点?

请在下方投票吧~



或许你对“相亲鄙视链”还存有不同的意见

请在下方留言

与大家一起交流对“相亲鄙视链”的看法吧 

    


深度 | 2017长沙洪水忧思录:人类欠大自然的帐,迟早要还的!

原创 | 看看媒体怎么报道王三运新闻

原创 | 记一次体验式舆论监督报道采访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