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中国女律师郭建梅获诺贝尔替代奖,如此荣誉,却在国内没溅起一点水花

扭曲的激励机制不改变,超载是抓不完的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耻辱!刚刚上海突然传来一幕,囯人愤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原创 | 北京地铁的AB面

2017-11-16 山河 南方传媒书院 南方传媒书院



      世界上只有两种地铁,一种是北京地铁,一种是其它地铁。北京的地铁也分两种,一种是通勤高峰期的,一种是其它时候的。北京的地铁很光鲜,北京的地铁很拥挤,北京的地铁有点意思,北京的地铁满是冷漠。我喜欢北京地铁,也讨厌北京地铁,而我却离不开它。


A面


在北京生活久了,人心目中远与近的概念会有很大改变。本家一位大爷,听说我安家在大兴,距离天安门25公里。惊呼五环外还算得上北京嘛!我说:乘地铁一小时就能到,真不远。我平常上班要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他愣了半天没回话。这天聊的叫一个尴尬。


北京地铁线路已经成了我的地理认知坐标。与人谈话,说起北京的某地,如我未曾听过的,一定会先打听附近的地铁站是什么。周末与朋友小聚,饭馆一定离地铁口不远,酒足饭饱,胡吹海聊之后,各自还得踏上归程。


我的一位亲戚,初来北京,在地铁里看到如潮水般的人群。惊叹一句:这么多人!还一人一个样!引得我哈哈大笑。的确,在北京的地铁里,千人千面,能见识到很多有意思的人。在地铁四号线我遇到过三个大学生。那个男孩子,眼睛盯着地铁门,直着脖子,大声宣讲着。两个女孩子站在左右,默不作声。手里拿着些纪念品。地铁里的人们抬头看他们一眼,不说什么。我侧耳听着他讲完。与他们攀谈,得知他们从四川远道而来,参加一个职业训练营。这个男孩子当众讲演是在锻炼自己的勇气。他们想通过讲演吸引注意,然后借机售卖那些纪念品。这是一种生活能力的历练。我买了一支书签。对他们说了些鼓励的话。


一个雾霾漫天的傍晚,在地铁六号线青年路站出口,我听到过一首动人的歌曲,是张雨生的《大海》。一位流浪歌手唱的。他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坐在音箱上边弹边唱。面前张开的琴包里,散着几张零钱。行人们多蒙着口罩,看不清面庞,更看不清神色,匆匆地,纷纷地从他身旁走过。无人停留。


记不确切是宣武门站还是菜市口站,有一位穿着制服的志愿者大叔,他身形瘦削,表情冷峻。张口说出的引导语,全是顺口溜,准确而又得体。“四号线,往前走,网格线上莫停留。”每次听到,都让我心里踏实。


自成家以来,往返于工作和家庭的地铁途中,是我非常珍惜的阅读时光。常常不觉间沉浸其中,坐过了站。被家人嘲笑。有一次出差回京,晚上七点多抵达北京南站,我抓着书边走边读,稀里糊涂坐了反向的地铁。直到报站“魏公村”时,才猛然惊醒。赶紧跳起来,去对面坐车。我曾在此度过了黄金一般的三年求学时光。这个站名我就是睡着了,也能听见。有一次下班回家途中,我身边有三位中年人一路聊天,言谈中说起《大秦帝国》拍摄现场如何如何,孙皓晖在海南隐居怎样怎样。我插话,约略说了几句我对这部小说的看法。其中一位正是《大秦帝国》的责任编辑。记得他当时很郑重地告知了我他的姓名。


有太多的人,在我脑海里留下了印记。那位头戴小白帽,满脸严肃的阿爷。那位常年在地铁里卖《新京报》的大叔。那些叽叽喳喳穿着中学校服的学生。那些你侬我侬的青年恋人……


B面


有些感受,你就是没法跟外人说。说了,别人也未必明白。都说北京的地铁挤,但也只有你挤过一次后,我才能从你的表情和言谈中读出你的切身体会。我的哥哥,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身体结实得像头熊。今年夏天来北京办事,从二环里,乘地铁来家里看我们。一进家门,额上挂着汗珠,顾不上寒暄,龇牙歪嘴,劈头一句:“北京的地铁,太挤了,我可受不了。”坐下来,喝几杯啤酒,他定下神。又说:一钻进地铁站,弄不清头绪,问了好几个人,这才坐上车。他这是体验了一把北京地铁晚高峰的盛况。


有网友调侃说:“北京地铁能把人挤流产,也能把人挤怀孕。”您还别笑。这完全是洋溢着乐观情绪的现实主义表述。

人身上不知道有多少“窍”。有些窍,只有当自己经历过,才能开。有了孩子的人,更容易看到孕妇的难处。刚毕业工作时,我根本就看不到地铁上有孕妇的影子。等到自己的爱人怀孕,我开始看到地铁里,晃荡着那么多孕妇。等到有了自己的孩子,我才听的见地铁里小婴孩的哭闹声。我也曾讨厌人,甚至幻想有一杆枪,将看不惯的一切彻底解决。但如今,我更懂得怜惜人。


有一天,我如往常一样,出门乘地铁上班。在四号线角门西换乘时,看到一对父女。老人在前面弩着背,一只肩膀挤开墙一般的人群,一只手牵着怀孕女人的手。一边往前挤,一边不住回头看。二人没有表情,不说一句话。也见过一个孕妇,中途急忙下车,扶着双膝艰难的喘着。


北京通勤高峰时段不适合孕妇出行。同样不适合孩童和老人。但生活很少遵循应然的逻辑。我听到过无数次,家长大声叫喊:“别挤!这有孩子!”也见到不少次,老人被挤得支持不住。我见过面红耳赤地争吵,也见过拳脚相向地厮打。我见过有个男子,像猩猩一样怒吼,试图吓退对方。当发现无效时,瞬间变脸成老好人。我听过一个女子,与人争执隐忍不发,及至对方下车时,用力给人一脚。我不恨这些人。我恨的是,地铁上猥琐的,骚扰别人的那一群人。是的,他们是一个群体,还自封什么“顶族”。恬不知耻地分享各自的“战果”、“经验”。


他们混在人群里。趁乱下手。让人难以防范。他们在利用我们的冷漠,吃定了受害者很难得到援手。他们在利用我们的恐惧,吃定了受害者不敢声张。他们在利用拥挤的人群,吃定了受害者难以取证。有专家说,这是某种变态行为。这样的解释,太苍白无力。还是要加大处罚力度,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而你我呢?既然地铁人太多,取证困难,我们可以协助被害者拍下那些龌龊的画面。我们可以声援被害者,我们可以做人证,我们可以制止色狼的恶行。


今年七月,北京通州一位女子乘公交车,被色狼骚扰。二人争执中,色狼用水果刀刺伤了女子。车上两名乘客,仗义相助,才不致让悲剧变成惨剧。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当我们高声呵斥,出手制止时,总会有人声援我们。


北京地铁有A面,也有B面。相信很多人与我一样,既爱它,又恨它,却离不开它。我们都想活成有尊严的,站立的人。不论男女,没人愿意胆颤心惊,处处提防小心地出行。我们呼吁各方努力,更需要从自我做起,拒绝做看客。让这不堪的B面,早日旧貌换新颜。

原创 | "三连表情包"火了––表情包文化的狂欢

原创 | “网购140万刷爆17张卡”新闻真实吗?

原创 | 新闻专业主义的缺失和复位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