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局 | 陈安庆:大众正义vs精英傲慢…江歌案舆论为何撕裂对峙?

2017-11-16 陈安庆 南方传媒书院 南方传媒书院

   

1


江歌案,似乎是近期的一个舆论高潮。


舆论风暴中,争议不止。连以往“三观不正”的咪蒙,都选择为正义和人性发声!


有学生告诉我,说自己这两天因为江歌案,刘鑫和网络喷子的观点觉得很气,气到睡不着觉。


“江歌案”之所以能够掀起舆论风暴,并不是因为凶杀案本身。而是因为,受到江歌以牺牲生命为代价获得保护的刘鑫,在案发后的种种龌龊不齿,触犯了中国传统人文道德的底线。


江歌为保护刘鑫而死,死后刘鑫及刘鑫父母打破了“有良知”的人的道德底线。


中国人讲究善恶有报,快意恩仇,容不下恩将仇报,良心辜负!


最终导致,杀人凶手陈世锋反倒成了本案的“配角”,刘鑫却成了本案最“可恨”的那个角色


有人说,在网上声讨刘鑫,是对刘鑫的网络暴力,是对刘鑫及其母亲的伤害。


还有人认为,如果真要有一个人该死,该是刘鑫。可惜,死的人不是她,为什么是江歌呢? 美好、正直、热心、善良的江歌。


刘鑫可以装作没事人一样吗?网络不该发声吗?网络暴力一说,似乎不对,但想问一句,难道静若寒蝉,冷漠以对就是显得理性无比,高尚无比吗?


无论如何无法从案情中剥离的刘鑫,应该逃避责任吗? 可以轻易获得一个置身事外的结果吗?


也许,直到今天,刘鑫至今都会问?你们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呢?为什么我不能抽身离开呢?


2


很多人觉得刘鑫需要同情?甚至可以不需要面对良心和道德的拷问?


没错,这样的声音我们似曾相识:这样的心态也不少见,新闻媒体经常报道——小孩落水,见义勇为者舍命救助。


最后,见义勇为者牺牲了,得到救助的人,趋利避害。不想背负人情债和责任,获救后对外界宣称,见义勇为者是自己淹死的。


他的死,完全是自己逞英雄,没有本事救我们,硬逞能救我们,我们的获救,和他的死没有联系,死了活该,和我们无关!


反正,获救者的命不是见义勇为者救的。即便是他救的,他愿意救,就救,我们当初也没有要他来救,他是为道义死了,不是为救我们死的。


既然他想当英雄,戴大红花,他既然要做道德楷模,付出代价也是自己的事!谁要他不评估下救人的风险呢?


刘鑫的家长似乎就是这样想的。


刘鑫的父母因怕担责任,担心背负人命债而选择,撇清关系, 置身事外。


事实上,江歌案的舆情之所以出现,并不是江歌妈妈非要他们报恩,或者希望获得一点经济补偿,人家压根就没有提!


舆情的肇始,是具有朴素正义感的人们,希望用义愤和怒火促成当事人沟通,希望她出庭作证,希望杀人者陈世峰得到法律惩处!


这一点都不过分,也是作为案件当事人——刘鑫应该做的!


刘鑫和父母不愿意承认自己获得了,江歌用生命为代价换来的庇护和恩惠,实际上是怕江妈妈以后讹上他们,想甩掉人命债的感情包袱!


也是怕出庭作证,以后遭到陈世峰的打击报复,要知道这是一个丧心病狂的杀人恶魔!不是吗?


为什么人们更愿意声讨刘鑫,因为大众无法指望恶魔放下屠刀,但我们都有至亲、朋友,当他们有难,我们愿意身边人伸出援手。


大众不希望看到,因为自己的善意帮助而导致自己流血又流泪!不愿看到恩将仇报,不愿看到自己的牺牲,换来的是扭曲的冷血、齿寒!



3


人心不古,实际上是受到大环境的影响。


这个社会,变得越来越糟糕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只重视经济实利,不重视道德公义规则,抛弃传统道德的结果。


我们知道,古代社会人们生活在狭小的空间,恪守公序良俗。现代人深处庞大都市,是来去匆匆的陌生人关系。翻脸不认人,趋利避害的人性阴暗面,除了道德上谴责一下,你还真的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刘鑫和家人撇清和江家的恩义责任,选择自保,是他们最低成本的选择方式。这样既不必背负将来的人情和经济补偿,也不需要遭到陈世峰的打击报复。


刘鑫会选择出庭作证吗?很难说会,刘鑫和家人如果有此打算,就不会选择当初的趋利避害。


实际上,他们之所以选择如此冷漠残酷地对待江歌妈妈,也是深思熟虑,反复思想斗争的结果。


工业化、市场化、城市化、信息化、全球化,人群高度的流动性。现在的都市人群,不是古代的熟人社会,公序良俗和道德的制约,可以让自私冷漠无德者低头。但现在的大都市,是陌生人关系社会,时代正在改变,道德和公序良俗的紧箍咒没了,人们遇事后的自保、推责意识的选择策略就会占据上风。


但这个互联网时代,还是有正义和良知的。


大众人群还是有道德意识和善恶坚守的,讨伐刘鑫道德破产的声音是浩荡的。


既然法律之外,无法让刘鑫和家长有任何忌惮。 他们怕担责任而选择,撇清关系置身事外。


灾难过后,刘鑫已经待在安全区,就不想再背负人命换来的感情债,替她出头的牺牲的朋友,就只好选择遗忘,乃至于最好不再谈起!


4


什么叫恩恩怨怨?有恩必有怨!久负大恩必成仇,这是人性。恩重如山,无以为报时,受恩者无颜面对施恩者,避之惟恐不及,反易心生嫌隙,恩将仇报,由极端走向反面。


互联网时代,联结的关系社会,虽然虚拟却也真实。刘鑫和家人既然不想在道德规训机制下凭良心说话,民意和民愤没有放过他们!


道德——公共生活良序化的支点,社会稳定的第一道防线!一旦人格破产,道德破产,还想求网民放过,不存在的!


江歌案中刘鑫和其家人的表现,是道德沦丧的表现,是道德破产的表现!


中国传统乡村的运行规则是靠公序良俗和道德为支点,现在这个支点,依然有效。 


在现代化的高速发展中,我们透支了道德!在激烈的社会转型过程中,我们遗失了的道德!


江歌之死,把“人性的泯灭,道德的沦丧”推上了前所未有的舆论巅峰。


陌生人的社会≠陌路人的社会,在这个物质时代,我们仍然需要“道德救赎”!


我们时常感到我们的周遭被自私、虚荣、妒嫉、贪婪和背信弃义等不道德所包围。

  

有人说为什么网络上这次一边倒地声讨刘鑫,那是因为,道德败坏让人们感到困惑、不满,乃至深恶痛绝!


弗里德里希·包尔生说:“一个民族,倘若它完全缺乏我们称之为道德的东西,缺乏个人在其中


通过审慎和畏惧控制自己行为的东西,就没人会相信,这个民族能够支持哪怕一天以上”。


道德不仅是人之为人的基础,还是社会之为社会的伦理支点。没有道德的人,就无所谓人!就不是个人!就不配为人!与禽兽何异?



5


我们似乎可以观察到,每一个公共事件的发展都遵循这样的过程:媒体报道,大众讨论,进而引发“网络热议”,接着又有所谓的精英学者以“理性者”姿态出来斥责你们是暴力。


互联网已经进入后真相时代。如今的舆论场景精英舆论场和大众舆论场,异常撕裂对峙,原因就在于精英知识分子话语世界,与大众百姓的个体经验世界产生了偏差,甚至非常严重的对立。


如果说,那些针对刘鑫的言论都是“网络暴力”,都是大众屌丝键盘侠们的泄愤,那么那些精英的理性思考者们,你们又何尝不是通过谴责“暴力”,来显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高高在上的自我优越感,仿佛自己就是那掌握真理的少数派?就是洞悉世界的神祗活佛?


民意是大众最朴素的道德感和价值观,也正因如此民意极易被煽动和利用。


所以我们要对民意感到害怕?


“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是否就可以反推出“民众的认知都是谬误”?


“网络暴力无助于真相”,“莫让舆论干预司法”……对不起,这些话是对公权力说的,要求的是官方正确应对,妥善处理,要求的是法官们保持独立立场,公正判决,而非不让民意和舆论发声

  

现在的精英知识分子,在桌子底下说话,在桌子上面沉默。 那些呼吁理性的人,对不起,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像精英学者一样思考。“民愤”很可怕,但是一片死寂的冷漠,更让人不寒而栗?


义愤和暴力有着本质区别。如果没有网络热议,江歌的死,恐怕只是就是一个留学生被杀的案件,只不过是一则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社会新闻吧。


每一次舆情事件的热议当中,都会出现精英与大众的撕裂,对峙。


知识分子或者又称精英们是高傲的,他们习惯于向大众普及此即所谓高深的价值观,满足自己智力上的优越感,骨子里是看不起大众的,认为大众的愚蠢是具有传染性的,人群的聚集会增强这种传染的效力,所以合群的人往往十分平庸,而伟大总在孤独中降生。


于是总是反着来的。以显示自己很牛逼,与众不同。哪怕是简单的朴素的天理道德,公序良俗,也可以抛掉。显示自己是一个多么与众不同的人。


精英与大众认知大相径庭,甚至相互矛盾的两种认识,说明了社会道德认知的阶层性撕裂,这本身就是国民道德滑坡一个重要标志。


6


很多年前,看过一部电影《赤壁》,关云长说了句话,令陈老师记忆犹新——不讲义气,读春秋有什么卵用?


是的,不讲道义,读再多书有什么卵用?写了那么多狗屁官样文章和无聊文字。只是想告诉你,读书的目的是让人明事理的,不是让你变得更加精致、冷血的!


看看那些自恃为社会精英人群,懂得知识并不是为了互相攀比谁更广博,而是比一比在大是大非面前,你是不是还有人味,人情味?你对比你弱的人,有没有爱心、悲悯心、同理心!


大众并不觉得精英多有智慧,有时候所谓的砖家、叫兽,在大众看来就是迂腐、怯弱、精致、利己的,他们往往自命不凡、清高自恃、艰涩无比地,随时准备用手指蘸上一口吐沫,教导你“茴香豆”的“茴”字有五种写法,你晓得吗?


当今知识分子典型路径——饱读圣贤书,售与帝王家。认为自己成为体制的一部分,就觉得自己进入了精英权贵阶层。


为了这个目的,不少精英们舍弃了道义、人格和良知,顺从了权力,在推销包装自己的过程中,他的思想也产生的异化,忘记了自己的出身,对自己的同类已经完全没有了理解同情。


人性一旦是失去道德的约束,就可能因此而膨胀,以为自己是俯瞰众生的神!


精英知识分子喜欢造神?不是吗?


我们这个社会最绝望的腐败不是官僚,也不是匪盗痞,而是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的堕落,是生而为人,一个普通人对社会公序良俗、道德星空的无视和背弃,这才是最龌蹉的堕落。


我们需要明晰的,这一堕落的主要标志,是精英终极关怀的缺失,道义立场的摇摆,社会良知的泯灭,忏悔意识的淡漠,以及对普通民众人情冷暖的极度冷漠。


自媒体转型商业化,资本与公知合流,商业与资本逻辑加速影响中国网络舆论场。


很多小知识分子,实际上已经成了小知识官僚。 精英知识分子的真正陷阱是沦入利益化代言、过度专业化与技术化的陷阱,失去了对大众基本道德情操的尊重和理解。


电视剧《潜伏》里面吴静斋说了一句话,送给部分自以为是的精英知识分子,满嘴的主义,背后都是生意!

    

一个由网络、电视、智能手机共同组成的移动电子媒介时代,正在对过去由小知识分子垄断的观点中心化形成巨大冲击。


大众不再动不动,习惯性地匍匐在某位精英大神面前,缺乏自我认知和辨识!


大众认识到——不少精英文人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上男盗女娼!表面上气壮如牛,实际上胆小如鼠!表面上乐善好施,实际上刻薄寡恩!表面上夸夸其谈,实际上见死不救!表面上夸夸其谈,实际上蝇营狗苟!表面上是理性温和,实际上是冷血残酷……



7


精英知识分子,切不可丢失人性中的良善!


在称你为知识分子精英之前,首先你还是个人,你不是神,别他把自己当回事了,别找不到北了


你们都是优秀的分子,自恃的所谓牛逼精英,如果最优秀的分子丧失了自己的力量,那又用什么去感召大众呢?如果出类拔萃的人都腐化了,那还到哪里去寻找道德善良呢?


其他人的堕落好比局部的泥石流,而精英知识分子的堕落,那污大方了!社会最大的危机,是失去支撑它的精神结构,失去将社会凝结为整体的,具有终极关怀的价值系统。


精英知识分子看待问题,首先不再讲道义、道德的时候,大众也不会再把那些所谓的砖家,叫兽放在眼里了!


这年头,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


无论大众说的有没有道理,都能高高在上,指点江山地拿出洋洋洒洒的得意大作,斥责屌丝驴民的愚蠢、低智,以此现实自己有文化,读过几本书!无论什么观点,都能拿出合理的理论解释。他们不是丧失,而是压根儿就没有过什么道义立场。


鲁迅先生骂得痛快:“我宁愿向泼辣的妓女立正,也不要向死样活力的文人打绷。”


哲学家法兰克福(Harry Frankfurt)在《论胡扯》(On Bullshit)中指出:胡扯是一种不同于谎话的不实之辞。胡扯与其说是隐瞒真相、说谎骗人、黑白颠倒,还不如说是自以为是、不懂装懂、夸大其词。说谎话的人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说谎话因此是故意隐瞒真情,以此欺骗别人。而说胡扯的人则不知道,也不在乎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他只想出语惊人、表现自己、显摆学问,所以要么夸大其词,奇谈怪论,要么没话找话说,为了出风头,胡说一通。


经历了多年洗礼,中国网民对公共舆情事件的认知、对常识的理解、对价值的判断已经有了巨大进步,逐步形成了一些共同的理念。


清高傲娇的所谓精英知识分子不要过于自负,认为大众都是低智、愚蠢的,大家都进步了,哥们你也好好考虑下吧,小样,别装了,装逼不累吗?


当大家已经看出来,有些人在装逼的时候,哥们您就歇歇吧! 改改小知识分子自命不凡,与固步自封的顽疾吧!


在成为所谓学者之前,要明白精英首先是个人!始终是个普通公民,知识分子有责任将学术和技能,用于公共利益、增加大众福祉。很显然,作为一个精英知识分子,首先得是一个大写的人,有道德敬畏和坚守的人!


8


如果没有激烈网议,江歌的死只是就是一个留学生被杀的案件,一切只能等待忽略和遗忘,精致的利己主义只能得意庇护和弘扬!


真理是需要辩论的,不是精英们说的掌握在他们手中的。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掌握着麦克风,屌丝大众也有发声的权力!


对于江歌案,实际上是民间自发的,法律之外的道义追责,或许这也是善良的人们是最无奈的选择!


什么人最害怕别人说他们自私麻木? 恐怕还是那些道德失范,道德破产的人吧!


对于大多数的民愤、民意,不能简单归为愚蠢、暴力、low逼,朴素的道德正义,值得肯定。冰冷的理性、置若罔闻,乃至遮蔽道德失范才是可怕的。


大众关注江歌案,一定程度上也是在关注自身的“人身安全”。纵然,我们每个人不一定要去海外留学,但我们谁也不希望——自己身边有一个刘鑫一样的精致自私的心机婊。


江歌案之所以成为网络舆论焦点。实际上是因为大众对于“人身安全”(雷洋事件、和颐酒店女子遇袭、深圳两女孩逛街遭强制传唤)、“财产安全”(A股熔断事件、易租宝卷钱跑路事件、徐玉玉电信诈骗案)、“健康安全”(山东非法疫苗案、魏泽西事件)等安全事件的关注,已经成为网络舆情触发规律。


有关人身安全的相关舆情热议此起彼伏,这反映出,大众对切身利益的关注,超过了对国家重大议题的关注,安全问题是网民关注的焦点。


本人不喜欢装,也不喜欢精英思维。尊重民意、尊重朴素的道德正义,民众的智商和觉悟没有精英知识分子想的那样低劣!精英的傲慢恰是大众看不惯的!


事实上,老百姓不是屌丝、刁民、愚蠢的驴民,精英们也高尚、高明不到哪里去?  历史的发展演进、真相的探究,往往是庶民推动的。


咱们大多数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自认也不是什么精英,不太会装、不会惺惺作态地端着学术腔调,拿捏着所谓的高深莫测!


我们只是一个小民百姓,只是盛世的蝼蚁。对于江歌,对于江歌母亲,对善良正直的千千万万的普通老百姓,有着天然的热爱,因为那就是我们自己!


最后提醒下,希望大家的更多注意力集中在凶手身上——陈世峰这个卑劣的丧心病狂的始作俑者,最应该接受法律制裁与惩罚。


希望刘鑫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善待自己被江歌舍命救下的生命,不管她是有意还是无意,江歌确实救了你,往后的日子,希望你能善待江歌妈妈,照顾她,安慰她。这才是对江歌最好的报答!


另外,刘鑫能否拒绝出庭作证?事实上,在日本,证人有作证义务,拒不作证的,有拒不到场罪,要追究刑事责任。奉劝你如果还有一丝良心的话,尽到证人的义务!否则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最后两句话结尾——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


苍天有眼,人心有感,要想活的理得心安,时刻要把良心放中间!


   

    (作者为国内资深媒体人——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院长陈安庆 教授 )


2017年11月16日 长沙退步斋 


陈安庆,国内首家新闻私塾——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院长,长沙理工大学客座教授,国内资深媒体人。
       曾任职新华社、人民日报、湖南卫视、经济观察报、法制周报创刊元老、银川晚报副总编辑、新华社新华网湖南频道副总编辑、中国新闻社江西分社采编中心主任。
      潇湘晨报社特稿部黄金一代记者,职业媒体人,擅长财经报道,调查性报道,时政报道。
     15年一线职业媒体经历,11年传媒教育经验。中国第一代调查记者,从业15年来,发表各种文章800多万字,南方传媒书院5本系列专业新闻采写教材出品人。

喜欢本文的话,欢迎将它分享到朋友圈,更喜欢长按上方二维码用真金白银支持辛勤写作的陈老师呦~

观局 | 陈安庆:内容为王vs 流量为王 …谈谈咪蒙危机

观局 | 陈安庆:警惕地方时政报道中的媚官倾向…

观局 | 陈安庆:千古文人侠客梦,好记者是完全可以训练的.....


观局 | 陈安庆:大众正义vs精英傲慢…江歌案舆论为何撕裂对峙?

观局 | 陈安庆:大众正义vs精英傲慢…江歌案舆论为何撕裂对峙?

2017-11-16 陈安庆 南方传媒书院 南方传媒书院

   

1


江歌案,似乎是近期的一个舆论高潮。


舆论风暴中,争议不止。连以往“三观不正”的咪蒙,都选择为正义和人性发声!


有学生告诉我,说自己这两天因为江歌案,刘鑫和网络喷子的观点觉得很气,气到睡不着觉。


“江歌案”之所以能够掀起舆论风暴,并不是因为凶杀案本身。而是因为,受到江歌以牺牲生命为代价获得保护的刘鑫,在案发后的种种龌龊不齿,触犯了中国传统人文道德的底线。


江歌为保护刘鑫而死,死后刘鑫及刘鑫父母打破了“有良知”的人的道德底线。


中国人讲究善恶有报,快意恩仇,容不下恩将仇报,良心辜负!


最终导致,杀人凶手陈世锋反倒成了本案的“配角”,刘鑫却成了本案最“可恨”的那个角色


有人说,在网上声讨刘鑫,是对刘鑫的网络暴力,是对刘鑫及其母亲的伤害。


还有人认为,如果真要有一个人该死,该是刘鑫。可惜,死的人不是她,为什么是江歌呢? 美好、正直、热心、善良的江歌。


刘鑫可以装作没事人一样吗?网络不该发声吗?网络暴力一说,似乎不对,但想问一句,难道静若寒蝉,冷漠以对就是显得理性无比,高尚无比吗?


无论如何无法从案情中剥离的刘鑫,应该逃避责任吗? 可以轻易获得一个置身事外的结果吗?


也许,直到今天,刘鑫至今都会问?你们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呢?为什么我不能抽身离开呢?


2


很多人觉得刘鑫需要同情?甚至可以不需要面对良心和道德的拷问?


没错,这样的声音我们似曾相识:这样的心态也不少见,新闻媒体经常报道——小孩落水,见义勇为者舍命救助。


最后,见义勇为者牺牲了,得到救助的人,趋利避害。不想背负人情债和责任,获救后对外界宣称,见义勇为者是自己淹死的。


他的死,完全是自己逞英雄,没有本事救我们,硬逞能救我们,我们的获救,和他的死没有联系,死了活该,和我们无关!


反正,获救者的命不是见义勇为者救的。即便是他救的,他愿意救,就救,我们当初也没有要他来救,他是为道义死了,不是为救我们死的。


既然他想当英雄,戴大红花,他既然要做道德楷模,付出代价也是自己的事!谁要他不评估下救人的风险呢?


刘鑫的家长似乎就是这样想的。


刘鑫的父母因怕担责任,担心背负人命债而选择,撇清关系, 置身事外。


事实上,江歌案的舆情之所以出现,并不是江歌妈妈非要他们报恩,或者希望获得一点经济补偿,人家压根就没有提!


舆情的肇始,是具有朴素正义感的人们,希望用义愤和怒火促成当事人沟通,希望她出庭作证,希望杀人者陈世峰得到法律惩处!


这一点都不过分,也是作为案件当事人——刘鑫应该做的!


刘鑫和父母不愿意承认自己获得了,江歌用生命为代价换来的庇护和恩惠,实际上是怕江妈妈以后讹上他们,想甩掉人命债的感情包袱!


也是怕出庭作证,以后遭到陈世峰的打击报复,要知道这是一个丧心病狂的杀人恶魔!不是吗?


为什么人们更愿意声讨刘鑫,因为大众无法指望恶魔放下屠刀,但我们都有至亲、朋友,当他们有难,我们愿意身边人伸出援手。


大众不希望看到,因为自己的善意帮助而导致自己流血又流泪!不愿看到恩将仇报,不愿看到自己的牺牲,换来的是扭曲的冷血、齿寒!



3


人心不古,实际上是受到大环境的影响。


这个社会,变得越来越糟糕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只重视经济实利,不重视道德公义规则,抛弃传统道德的结果。


我们知道,古代社会人们生活在狭小的空间,恪守公序良俗。现代人深处庞大都市,是来去匆匆的陌生人关系。翻脸不认人,趋利避害的人性阴暗面,除了道德上谴责一下,你还真的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刘鑫和家人撇清和江家的恩义责任,选择自保,是他们最低成本的选择方式。这样既不必背负将来的人情和经济补偿,也不需要遭到陈世峰的打击报复。


刘鑫会选择出庭作证吗?很难说会,刘鑫和家人如果有此打算,就不会选择当初的趋利避害。


实际上,他们之所以选择如此冷漠残酷地对待江歌妈妈,也是深思熟虑,反复思想斗争的结果。


工业化、市场化、城市化、信息化、全球化,人群高度的流动性。现在的都市人群,不是古代的熟人社会,公序良俗和道德的制约,可以让自私冷漠无德者低头。但现在的大都市,是陌生人关系社会,时代正在改变,道德和公序良俗的紧箍咒没了,人们遇事后的自保、推责意识的选择策略就会占据上风。


但这个互联网时代,还是有正义和良知的。


大众人群还是有道德意识和善恶坚守的,讨伐刘鑫道德破产的声音是浩荡的。


既然法律之外,无法让刘鑫和家长有任何忌惮。 他们怕担责任而选择,撇清关系置身事外。


灾难过后,刘鑫已经待在安全区,就不想再背负人命换来的感情债,替她出头的牺牲的朋友,就只好选择遗忘,乃至于最好不再谈起!


4


什么叫恩恩怨怨?有恩必有怨!久负大恩必成仇,这是人性。恩重如山,无以为报时,受恩者无颜面对施恩者,避之惟恐不及,反易心生嫌隙,恩将仇报,由极端走向反面。


互联网时代,联结的关系社会,虽然虚拟却也真实。刘鑫和家人既然不想在道德规训机制下凭良心说话,民意和民愤没有放过他们!


道德——公共生活良序化的支点,社会稳定的第一道防线!一旦人格破产,道德破产,还想求网民放过,不存在的!


江歌案中刘鑫和其家人的表现,是道德沦丧的表现,是道德破产的表现!


中国传统乡村的运行规则是靠公序良俗和道德为支点,现在这个支点,依然有效。 


在现代化的高速发展中,我们透支了道德!在激烈的社会转型过程中,我们遗失了的道德!


江歌之死,把“人性的泯灭,道德的沦丧”推上了前所未有的舆论巅峰。


陌生人的社会≠陌路人的社会,在这个物质时代,我们仍然需要“道德救赎”!


我们时常感到我们的周遭被自私、虚荣、妒嫉、贪婪和背信弃义等不道德所包围。

  

有人说为什么网络上这次一边倒地声讨刘鑫,那是因为,道德败坏让人们感到困惑、不满,乃至深恶痛绝!


弗里德里希·包尔生说:“一个民族,倘若它完全缺乏我们称之为道德的东西,缺乏个人在其中


通过审慎和畏惧控制自己行为的东西,就没人会相信,这个民族能够支持哪怕一天以上”。


道德不仅是人之为人的基础,还是社会之为社会的伦理支点。没有道德的人,就无所谓人!就不是个人!就不配为人!与禽兽何异?



5


我们似乎可以观察到,每一个公共事件的发展都遵循这样的过程:媒体报道,大众讨论,进而引发“网络热议”,接着又有所谓的精英学者以“理性者”姿态出来斥责你们是暴力。


互联网已经进入后真相时代。如今的舆论场景精英舆论场和大众舆论场,异常撕裂对峙,原因就在于精英知识分子话语世界,与大众百姓的个体经验世界产生了偏差,甚至非常严重的对立。


如果说,那些针对刘鑫的言论都是“网络暴力”,都是大众屌丝键盘侠们的泄愤,那么那些精英的理性思考者们,你们又何尝不是通过谴责“暴力”,来显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高高在上的自我优越感,仿佛自己就是那掌握真理的少数派?就是洞悉世界的神祗活佛?


民意是大众最朴素的道德感和价值观,也正因如此民意极易被煽动和利用。


所以我们要对民意感到害怕?


“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是否就可以反推出“民众的认知都是谬误”?


“网络暴力无助于真相”,“莫让舆论干预司法”……对不起,这些话是对公权力说的,要求的是官方正确应对,妥善处理,要求的是法官们保持独立立场,公正判决,而非不让民意和舆论发声

  

现在的精英知识分子,在桌子底下说话,在桌子上面沉默。 那些呼吁理性的人,对不起,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像精英学者一样思考。“民愤”很可怕,但是一片死寂的冷漠,更让人不寒而栗?


义愤和暴力有着本质区别。如果没有网络热议,江歌的死,恐怕只是就是一个留学生被杀的案件,只不过是一则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社会新闻吧。


每一次舆情事件的热议当中,都会出现精英与大众的撕裂,对峙。


知识分子或者又称精英们是高傲的,他们习惯于向大众普及此即所谓高深的价值观,满足自己智力上的优越感,骨子里是看不起大众的,认为大众的愚蠢是具有传染性的,人群的聚集会增强这种传染的效力,所以合群的人往往十分平庸,而伟大总在孤独中降生。


于是总是反着来的。以显示自己很牛逼,与众不同。哪怕是简单的朴素的天理道德,公序良俗,也可以抛掉。显示自己是一个多么与众不同的人。


精英与大众认知大相径庭,甚至相互矛盾的两种认识,说明了社会道德认知的阶层性撕裂,这本身就是国民道德滑坡一个重要标志。


6


很多年前,看过一部电影《赤壁》,关云长说了句话,令陈老师记忆犹新——不讲义气,读春秋有什么卵用?


是的,不讲道义,读再多书有什么卵用?写了那么多狗屁官样文章和无聊文字。只是想告诉你,读书的目的是让人明事理的,不是让你变得更加精致、冷血的!


看看那些自恃为社会精英人群,懂得知识并不是为了互相攀比谁更广博,而是比一比在大是大非面前,你是不是还有人味,人情味?你对比你弱的人,有没有爱心、悲悯心、同理心!


大众并不觉得精英多有智慧,有时候所谓的砖家、叫兽,在大众看来就是迂腐、怯弱、精致、利己的,他们往往自命不凡、清高自恃、艰涩无比地,随时准备用手指蘸上一口吐沫,教导你“茴香豆”的“茴”字有五种写法,你晓得吗?


当今知识分子典型路径——饱读圣贤书,售与帝王家。认为自己成为体制的一部分,就觉得自己进入了精英权贵阶层。


为了这个目的,不少精英们舍弃了道义、人格和良知,顺从了权力,在推销包装自己的过程中,他的思想也产生的异化,忘记了自己的出身,对自己的同类已经完全没有了理解同情。


人性一旦是失去道德的约束,就可能因此而膨胀,以为自己是俯瞰众生的神!


精英知识分子喜欢造神?不是吗?


我们这个社会最绝望的腐败不是官僚,也不是匪盗痞,而是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的堕落,是生而为人,一个普通人对社会公序良俗、道德星空的无视和背弃,这才是最龌蹉的堕落。


我们需要明晰的,这一堕落的主要标志,是精英终极关怀的缺失,道义立场的摇摆,社会良知的泯灭,忏悔意识的淡漠,以及对普通民众人情冷暖的极度冷漠。


自媒体转型商业化,资本与公知合流,商业与资本逻辑加速影响中国网络舆论场。


很多小知识分子,实际上已经成了小知识官僚。 精英知识分子的真正陷阱是沦入利益化代言、过度专业化与技术化的陷阱,失去了对大众基本道德情操的尊重和理解。


电视剧《潜伏》里面吴静斋说了一句话,送给部分自以为是的精英知识分子,满嘴的主义,背后都是生意!

    

一个由网络、电视、智能手机共同组成的移动电子媒介时代,正在对过去由小知识分子垄断的观点中心化形成巨大冲击。


大众不再动不动,习惯性地匍匐在某位精英大神面前,缺乏自我认知和辨识!


大众认识到——不少精英文人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上男盗女娼!表面上气壮如牛,实际上胆小如鼠!表面上乐善好施,实际上刻薄寡恩!表面上夸夸其谈,实际上见死不救!表面上夸夸其谈,实际上蝇营狗苟!表面上是理性温和,实际上是冷血残酷……



7


精英知识分子,切不可丢失人性中的良善!


在称你为知识分子精英之前,首先你还是个人,你不是神,别他把自己当回事了,别找不到北了


你们都是优秀的分子,自恃的所谓牛逼精英,如果最优秀的分子丧失了自己的力量,那又用什么去感召大众呢?如果出类拔萃的人都腐化了,那还到哪里去寻找道德善良呢?


其他人的堕落好比局部的泥石流,而精英知识分子的堕落,那污大方了!社会最大的危机,是失去支撑它的精神结构,失去将社会凝结为整体的,具有终极关怀的价值系统。


精英知识分子看待问题,首先不再讲道义、道德的时候,大众也不会再把那些所谓的砖家,叫兽放在眼里了!


这年头,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


无论大众说的有没有道理,都能高高在上,指点江山地拿出洋洋洒洒的得意大作,斥责屌丝驴民的愚蠢、低智,以此现实自己有文化,读过几本书!无论什么观点,都能拿出合理的理论解释。他们不是丧失,而是压根儿就没有过什么道义立场。


鲁迅先生骂得痛快:“我宁愿向泼辣的妓女立正,也不要向死样活力的文人打绷。”


哲学家法兰克福(Harry Frankfurt)在《论胡扯》(On Bullshit)中指出:胡扯是一种不同于谎话的不实之辞。胡扯与其说是隐瞒真相、说谎骗人、黑白颠倒,还不如说是自以为是、不懂装懂、夸大其词。说谎话的人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说谎话因此是故意隐瞒真情,以此欺骗别人。而说胡扯的人则不知道,也不在乎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他只想出语惊人、表现自己、显摆学问,所以要么夸大其词,奇谈怪论,要么没话找话说,为了出风头,胡说一通。


经历了多年洗礼,中国网民对公共舆情事件的认知、对常识的理解、对价值的判断已经有了巨大进步,逐步形成了一些共同的理念。


清高傲娇的所谓精英知识分子不要过于自负,认为大众都是低智、愚蠢的,大家都进步了,哥们你也好好考虑下吧,小样,别装了,装逼不累吗?


当大家已经看出来,有些人在装逼的时候,哥们您就歇歇吧! 改改小知识分子自命不凡,与固步自封的顽疾吧!


在成为所谓学者之前,要明白精英首先是个人!始终是个普通公民,知识分子有责任将学术和技能,用于公共利益、增加大众福祉。很显然,作为一个精英知识分子,首先得是一个大写的人,有道德敬畏和坚守的人!


8


如果没有激烈网议,江歌的死只是就是一个留学生被杀的案件,一切只能等待忽略和遗忘,精致的利己主义只能得意庇护和弘扬!


真理是需要辩论的,不是精英们说的掌握在他们手中的。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掌握着麦克风,屌丝大众也有发声的权力!


对于江歌案,实际上是民间自发的,法律之外的道义追责,或许这也是善良的人们是最无奈的选择!


什么人最害怕别人说他们自私麻木? 恐怕还是那些道德失范,道德破产的人吧!


对于大多数的民愤、民意,不能简单归为愚蠢、暴力、low逼,朴素的道德正义,值得肯定。冰冷的理性、置若罔闻,乃至遮蔽道德失范才是可怕的。


大众关注江歌案,一定程度上也是在关注自身的“人身安全”。纵然,我们每个人不一定要去海外留学,但我们谁也不希望——自己身边有一个刘鑫一样的精致自私的心机婊。


江歌案之所以成为网络舆论焦点。实际上是因为大众对于“人身安全”(雷洋事件、和颐酒店女子遇袭、深圳两女孩逛街遭强制传唤)、“财产安全”(A股熔断事件、易租宝卷钱跑路事件、徐玉玉电信诈骗案)、“健康安全”(山东非法疫苗案、魏泽西事件)等安全事件的关注,已经成为网络舆情触发规律。


有关人身安全的相关舆情热议此起彼伏,这反映出,大众对切身利益的关注,超过了对国家重大议题的关注,安全问题是网民关注的焦点。


本人不喜欢装,也不喜欢精英思维。尊重民意、尊重朴素的道德正义,民众的智商和觉悟没有精英知识分子想的那样低劣!精英的傲慢恰是大众看不惯的!


事实上,老百姓不是屌丝、刁民、愚蠢的驴民,精英们也高尚、高明不到哪里去?  历史的发展演进、真相的探究,往往是庶民推动的。


咱们大多数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自认也不是什么精英,不太会装、不会惺惺作态地端着学术腔调,拿捏着所谓的高深莫测!


我们只是一个小民百姓,只是盛世的蝼蚁。对于江歌,对于江歌母亲,对善良正直的千千万万的普通老百姓,有着天然的热爱,因为那就是我们自己!


最后提醒下,希望大家的更多注意力集中在凶手身上——陈世峰这个卑劣的丧心病狂的始作俑者,最应该接受法律制裁与惩罚。


希望刘鑫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善待自己被江歌舍命救下的生命,不管她是有意还是无意,江歌确实救了你,往后的日子,希望你能善待江歌妈妈,照顾她,安慰她。这才是对江歌最好的报答!


另外,刘鑫能否拒绝出庭作证?事实上,在日本,证人有作证义务,拒不作证的,有拒不到场罪,要追究刑事责任。奉劝你如果还有一丝良心的话,尽到证人的义务!否则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最后两句话结尾——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


苍天有眼,人心有感,要想活的理得心安,时刻要把良心放中间!


   

    (作者为国内资深媒体人——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院长陈安庆 教授 )


2017年11月16日 长沙退步斋 


陈安庆,国内首家新闻私塾——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院长,长沙理工大学客座教授,国内资深媒体人。
       曾任职新华社、人民日报、湖南卫视、经济观察报、法制周报创刊元老、银川晚报副总编辑、新华社新华网湖南频道副总编辑、中国新闻社江西分社采编中心主任。
      潇湘晨报社特稿部黄金一代记者,职业媒体人,擅长财经报道,调查性报道,时政报道。
     15年一线职业媒体经历,11年传媒教育经验。中国第一代调查记者,从业15年来,发表各种文章800多万字,南方传媒书院5本系列专业新闻采写教材出品人。

喜欢本文的话,欢迎将它分享到朋友圈,更喜欢长按上方二维码用真金白银支持辛勤写作的陈老师呦~

观局 | 陈安庆:内容为王vs 流量为王 …谈谈咪蒙危机

观局 | 陈安庆:警惕地方时政报道中的媚官倾向…

观局 | 陈安庆:千古文人侠客梦,好记者是完全可以训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