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不能忘却的历史:60年前信阳地委文件披露惨绝人寰的百万人饿死真相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香港问题的根源!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原创 | 异乡人还是新移民

2017-11-23 山河 南方传媒书院 南方传媒书院

与其相忘于江湖

不如将南传置顶


          11.18日北京大兴新建村某公寓火灾,致19死,8伤,8名儿童殒命。

        24年前的11.19日深圳致丽玩具厂大火,死亡87人,伤51人。

        西红门火灾的受害者是为北方最大服装集散地供应成衣的工人;致丽火灾的受难者是为欧洲孩童制作玩具的工人。

        时也?命也?

        一件发生在改革经济模式风头正盛之时,一件发生在经济转型升级浪潮初起之时。打工者被需要时,他们被牺牲;打工者不被需要时,他们被牺牲。

        在大局面前,个体的生命从来卑微。于是,火灾当天,从公寓里逃命出来的打工者,在北京冬天的夜里瑟缩着,他们得自己找住处。网吧、酒店、亲友家……于是,在遇难者尸骨未寒之时,在打工者惊魂未定之时,他们所赖以生存的工厂将被强制迁移,他们赖以生活的公寓、群租房将被清理。大兴新建村、大兴海子角、房山下坡店、朝阳沙窝村……

         今年以来,清理外来流动人口的消息就时不时地撩拨人们的神经。有文章指出:为达到北京人口控制目标,各区县都有明确地人口缩减指标。

        西红门大火事发,反倒加快了疏解“非首都功能”,清退外来人口的步伐。

        我不禁要问了,何谓流动人口?被清理的流动人口是谁?为何要清退?

         南开大学关信平教授的研究表明:“流动人口是一种社会建构现象,是由政府的公共管理制度造就了这一庞大群体。”

        户籍制度是一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在公共管理从控制到服务转变的大趋势下,户籍制度继续作为人们融入城市的阻碍,继续作为公共服务的边界。个中原因,值得深究。

        我觉得“城市新移民”更适合指涉正在尝试融入城市中的庞大群体。这一群体应该享受与户籍人口同等的社保、教育等等公共服务,应该具备与户籍人口同等购买住房、车子等合法权益。

        11.10日国家卫计委发布的《2017年流动人口发展报告》有几个值得注意的发现:

  1. 人口流动形式更倾向于家庭迁移

  2. 新生代流动人口比重不断上升。“80后”、“90后”受教育程度更高,权利意识更强,融入城市的意愿也更强烈。流动人口数量高达2.45亿人,单单北京市也有800余万。不可能所有流动人口都在被清理之列。

       社会学者廉思将城市新移民划分为三类:新生代农民工、新生代白领和蚁族。

       毫无疑问,新生代农民工是最弱势,也是被清退的对象。于建嵘说:“第二代农民工对农村没有认知感,也不想回去。推进城乡一体化,不考虑他们的特点不行的,但第二代农民工的工资不足以支撑他们落脚城市的梦想。”新移民,尤其是其中的新一代打工群体,在强烈的融入城市意愿和同样强烈的被城市排斥之中纠结不已。

        经济学家文贯中指出:“城市化的实质是通过集聚效应带来的规模报酬递增,加速经济增长和科技进步的速度,创造出越来越多的非农就业机会,源源不断地转移农村人口进城定居,使得农村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重日益下降的过程。”

       这里有两个要点,一为如何对待农村人口?二为如何看待人口、资本、土地等生产要素聚集?

        很遗憾,目前所谓的高城市化率,其实只是算法游戏。流动人口在计算时恰恰被当做城市常住人口计算的。而现实生活中,打工群体正在被视为“低端人口”,他们所从事的不少行业,正在被疏解之列,他们所生活的城中村,也正在被逐步拆除。这不是在“消化农村人口”,而是“利用农村人口”。

        有人说北京资源有限,人口容量是有上限的。超越人口高限,将不利于城市发展。

        可是,集聚效应才是城市发展的基本因素。也就是说,在人口、土地、资源等要素充分流动的情况下,生产要素和经济活动在空间上的集中,会带来生产率的提升。所有要素投入增加一倍,产出将增加一倍以上。相反如果生产要素集中,并没有带来生产率提升,企业会迁走,人口也会因之减少。说到底,是谁能决定产业或人们的去留呢?

        又有人从城市管理角度说,打工群体居住的地方太挤、太脏、太乱。不加以清理会造成极大的治安、消防等等安全风险。西红门新建村的大火,就是明证。

        可是,如果有物美价廉的出租房,谁会去住拥挤的公寓、阴暗的地下室?火灾的发生到底该怪罪打工群体安全意识淡漠,还是城市管理者日常监管缺位?

         新建村坐落于北京南六环边。服装制造是聚居在这里人们的主要工作。这个行业曾经辉煌过,南三环曾经存在过有名的“浙江村”,聚集在这里的人们让大红门成为北方首屈一指的服装批发集散地。而后,服装加工业向南迁移到南五环旧宫,2011年一场大火后,才迁到这里。

        如今,大火又起,他们将去向何方?

        24年前,6年前,今天,他们一直都是这座城市的异乡人。

原创 | 从北京五环外退到何处去?

原创 | 被弑杀者,班主任!

原创 | 北京地铁的AB面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