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街拍:超短小热裤包不住妹子的丰满肉臀

批判的权利比能力更重要

穷人翻身有多难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观局 | 陈安庆:应全面封杀歌手PG ONE—歌曲《圣诞夜》公然宣扬毒品、性和暴力、侮辱逝去乐坛前辈姚贝娜……

2018-01-06 陈安庆 南方传媒书院 南方传媒书院


 

01


PG ONE摊上大事了。歌曲《圣诞夜》被网友举报内容低俗,侮辱女性。


PG_One以前是嘻哈团体红花会的成员,有一首歌叫《圣诞夜》。


歌词公然暗示吸毒……


跟我去过圣诞节,早定好了包间;


跟我去过圣诞节,花光所有钱;


马上过圣诞节,过圣诞节,


白天睡觉晚上吼,纯白色的粉末在板上走…


在我出发之前,我们先要点上口


因为《中国有嘻哈》节目全国总冠军(之一)而爆红。


1月4日,共青团中央、中国妇女报等多家媒体先后表态直指PG ONE已触犯国家法律。1月5日上午,新华网发表锐评,称“他不配拥有嘻哈舞台”,后经多家知名媒体转发。


1月4日,中国妇女报在微博发表评论文章,直指歌曲《圣诞夜》中多处歌词公开教唆青少年吸毒与侮辱妇女,言语卑鄙无耻下流。


文中写道:虽然“纯白色的粉末”包罗万象,但根据歌词的上下句推断,想不往吸毒方面想都难。



稍微懂一点英语的人都应该知道,“Bitch”这个单词通常用来侮辱女性,大概意思是母狗、荡妇和坏女人,比汉语中的婊子和妓女还要恶毒。而“干了她”或者“办了她”之类的短语,虽然描写的是性行为,用的却是从骨子里攻击女性的词儿。


这种卑鄙无耻下流的言语公然写进歌词里,只能用目瞪口呆来形容感受!


许多网友指责PG ONE是在歧视妇女,对照那首《圣诞夜》的歌词,“歧视”显然用得太过轻描淡写了,根本不能准确描述词作者内心的兽行猥琐。


那种贱视女人侮辱女人丑化女人的流氓做派,绝非一个“歧视”那么简单。


假如真的“纯白色的粉末在板上走”,那么已涉嫌触犯国家相关法律!

             

02

1月5日上午9时许,新华网官微发表锐评《不想千古流芳 也别遗臭万年》,言辞犀利。


这样的歌手,不尊重行业和观众,传播不了“和平与爱”,即使得过某冠军,他也不配拥有嘻哈的舞台了。


当然,谁为低俗传播提供平台,我们同样要对其说“不”。梦想出名可以,但别娱乐至死。


目前PG_One在微博上道歉了,并表示已将作品全网下架。


作为作为公众人物不暗示吸毒、不用下流话辱骂女性应该是很低、很低的底线了。


PG ONE的这首歌教唆吸毒,虽道歉且下架,可是情况并不这么简单…


我们发现不乏有各大音乐平台、各大新媒体平台。利用网络和音乐社交平台为这些毒害青少年的“致幻毒品及药物”做不可描述的肮脏“教学”。


在此我们强烈呼吁有关部门,对网络上含有“毒品暗示”的作品、公众号、网络平台,该封杀的封杀,该下架的下架!须重拳封杀!




PG One,本名王昊,1994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国内地嘻哈饶舌男歌手,嘻哈团体红花会成员之一。


2012年,参加了人生中第一个freestyle battle比赛;同年,以Battle MC身份正式进入说唱界。


2013年,在Iron Mic(钢铁麦克)长春赛区的决赛上获得冠军,接着又连续拿下多个Freestyle Battle比赛冠军。


2015年,PG One来到西安参加了battle比赛,拿下全国总冠军后,加入了红花会;同年,相继推出《New.P》、《中二病》等单曲。2016年,推出个人嘻哈说唱单曲《范冰冰》。


2017年,参加爱奇艺Hip-hop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的比赛,最终获得全国总决赛冠军;8月31日,推出个人嘻哈说唱单曲《Penta Kill》。


03

PG ONE教唆青少年吸毒公开侮辱妇女。


不仅在唱词中公然宣扬违法犯罪行为,还冒天下之大不韪地diss(羞辱)死者。


此事件暴露出国内流行歌曲创作和演唱的“暴力色情”反社会,并涉嫌违法现象!

对低俗嘻哈须亮出明确态度!

我们绝不能放过和接受这些劣币!


嘻哈团体红花会PG_One为了赚取人们的眼球。


总想以挑战公序良俗和法律底线的非常规创作方式,走低俗唱作之风!


对于这类“暴力色情违法反社会”创作者而言,他们不怕其歌曲会招来非议,急功近利地想红!


他们罔顾社会责任,甚至不惜与公诉良俗与中国法律为敌!


他们的作品淡化了社会责任和社会关怀,放弃了对最起码的道德底线和法律底线!


嘻哈团体红花会PG ONE以赢利为目的、极力迎合受众低级庸俗审美趣味的文化。


他们滥用自由创作和传播的优势,降低道德标准!



PG One在唱词中教唆青少年吸毒侮辱妇女,侮辱乐坛前辈已逝歌手姚贝娜!


“纯白色的粉末在板上走”“送你去见姚贝娜”等唱词,公然教唆吸毒、侮辱一个尸骨未寒的死者、渲染性滥交,挑战了社会公序良俗的底线。


歌词充满低级趣味,浅薄庸俗,对辨别能力不强的青少年,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甚至说是彻头彻尾的毒害与腐蚀!


嘻哈团体红花会收到青年人的追捧,创造歌曲有教诱导吸毒犯罪的内容,如果得不到及时矫正,会潜移默化地引导着青年人价值观念。


最终会使年轻人陷入色情、暴力、反社会违法犯罪的泥淖!


文化是人们对伦理、道德和秩序的认定与遵循,蕴涵着人最崇高的意义。


如果一个社会被暴力色情反社会违法文化所占领,那必然会造成社会道德沦丧、价值虚无、信仰缺失,社会必然会趋于崩溃!


04

流行音乐文化,有良币也有劣币。


不能全盘否定,不能一棍子打死。


我们知道流行音乐关注时代生活,总能反映表达青少年所关注的人生主题。


包括青春、友情、爱情、校园、城市、国家、教育、战争、和平、未来、回忆……


青少年有冲动,有活力,有激情。


他们需要大声地唱歌,渴望在流行音乐中留下他们成长的印迹。


流行音乐记述着青少年的故事,诉说着青少年的心情,记载着他们的青春和记忆。


实际上,流行音乐记载着青少年的喜怒哀乐,表达了他们内心的追求,产生强烈的共鸣。



流行音乐满足了青少年的心理需求,提供了年轻人表达情感的途径。


流行音乐表达感情直接,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传统严肃音乐文化的深刻含蓄的不足,这些都是需要积极肯定的。


但是流行音乐同样需要注重对青少年的正确三观影响,最起码应该健康。


青少年期是一个过渡期,处于一种‘社会游移’的状态,不少青少年人生目标不明确,前方道路混沌不清,充满迷茫,是一个“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龄阶段。


弗里斯认为:“关于流行音乐最深刻的记忆,往往出现在青少年时代,那是人生发展历程中最为重要的时刻。”


05

青少年“受大众传媒娱乐化影响,谁火就追谁”。


捧红无良歌手的相关媒体都有责任!


某门户网站为PG One颁发了“年度最有态度嘻哈歌手奖”。


社会机构出于商业利益的吹捧,把脏话当态度,把低俗当个性!


嘲讽、愤世嫉俗的音乐产生,青少年恰巧又正处在心理和生理转型的特殊时期,对外来物品的判断能力弱、接受能力强。


这一时期接触这些不良的音乐势必会影响他们的身心健康的发展。


当代中国流行音乐文化存在病态——呈现出创作的低迷,制作的粗糙,表演的拙劣,出版发行的混乱以及传媒的失语。


为了追求商业利润对文化消费者曲意逢迎,流行音乐的负面效应凸显——过度的商业化扭曲了社会文化环境的导向。


在由于中国目前没有音像制品分级制度,对于流行歌曲和网络歌曲的制作、管理、发行等环节的管理,相对松散,缺乏法律监督。


从而使低俗暴力色情的音乐作品,有了创作和存在的客观坏境。


从音乐产业来看,色情暴力音乐借助网络,从而形成了“歌词越火爆,歌曲越流行”的病毒式传播。


06

暴力色情叛逆的流行音乐之所以流行,一定程度上,亚文化非主流的低俗音乐满足了青少年的猎奇心理。


低俗音乐作品的流行,不排除与青少年群体的猎奇心理,和审丑心理有关。


社会大众或青少年在繁重的社会生活和学业过程中,倾向于追求“雷歌雷剧”所带来感官刺激,达到娱乐和消遣的目的。



低俗音乐作品误导了青少年的正常审美。在一味的追求感官的刺激,崇尚感性的娱乐,而极少去思考理性的审美。


这一类的低俗音乐文化作品,在审美层次上始终处于低级的低俗娱乐成名,仅仅使受听者从低俗娱乐中获得低级的娱乐趣味,是对于青少年正常审美能力的一种浪费和损耗。


低俗音乐文化作品,会渠道并屏蔽覆盖青少年的正常审美。


如果青少年长期接受,并主动追求满足于感官刺激的低俗音乐文化作品。


无法欣赏或不愿意欣赏包含着理性、智慧、健康的、理性的音乐作品,这样会使青少年的审美能力退化。


07

教唆青少年吸毒,侮辱女性,侮辱死者姚贝娜,赤裸裸地涉嫌违法犯罪的音乐,必须予以驱逐!


在当今中国,渲染血腥、暴力和下半身叙事的音乐已成泛滥之势,不少已经触碰到了中国人的道德底线和国家相关法律。


文化部在2015年10月,以内容违规的网络音乐产品为重点,进行集中排查工作。


共排查出《那一夜》、《动你的屁股》、《不想上学》、《自杀日记》等120首内容存在严重问题的网络音乐作品,已被列入网络音乐管理“黑名单”,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提供。


PG ONE由于中国有嘻哈这样大众媒体的商业包装。


导致青少年对流行音乐明星等进行狂热的追逐,从而使青少年将过多的精力投入到“追星”。


PG ONE这一并不“优质”的偶像,为青少年树立了错误的榜样,从而使年轻人三观受到负面影响。


青少年成长在宽松的社会环境中,叛逆个性得到张扬,自我意识很强。


他们制造出各种盛行一时的独特风格和符号系统,依靠这些资源,他们形成了一种集体认同方式。



流行音乐已经成为青年亚文化的重要载体,青年亚文化群通过歌声解决自己青春的困惑,同时也以符号化的方式抵抗主流文化。


与成年人文化间的差异恰恰为他们确立自我所必需,音乐消费呈现出千奇百怪的形态。


当代中国大众文化商品化、世俗化、生活化和符号化的表象之下。


蕴涵着资本逻辑悖论、物化逻辑悖论、快感逻辑悖论和消费逻辑悖论的深层本质。


08

青少年处于青年亚文化的场域之中,是流行音乐最大的消费群体。


流行音乐和摇滚乐曾被指责为——对青年理想信念及价值观产生消极影响,“容易引起社会问题”。


甚至被认为其本身就是“社会问题”,却在一片责难声中发展和壮大起来。


所以,对于青年亚文化的流行嘻哈音乐无法用“禁止”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


青年亚文化与主流文化之间有对峙、有冲突、有融合,成为文化价值冲突的焦点。


主流文化应该给予其理解和尊重,展开平等对话,根据青少年的生理和心理特点因势利导。


如果其生存土壤还在,社会需求还在,仅靠外力封杀是无法从根本上消除的.

应当培育和发展优秀的充满正能量的流行音乐,战胜低俗文化。

必须加强对大众文化的社会价值、道德价值、审美价值的全方位引领。


09

音乐圈不能成为法外之地。


这样的人还不封杀,留着上春晚么?


教唆青少年吸毒,侮辱妇女,甚至用逝者开玩笑!


必须零容忍,这是最基本的尊重!


建议国家广电总局和各地卫视应严肃封杀!


音乐是人类社会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精神财富。


音乐也具有愉悦身心、审美、伦理教化等功能。


流行音乐也不例外,不能违法反社会传播暴力色情文化!


色情、暴力、庸俗恶俗音乐,必须予以严肃封杀!唯一彻底封杀,才能让他们长点教训!



嘻哈团体红花会PG_One为了赚取人们的眼球。


制造并传播暴力色情反社会的颓废作品,严重污染了中国的文化生态,挑战了社会的伦理底线!


侵蚀和毒害了青少年,必须高度警惕和关注!


PG ONE教唆青少年吸毒公开侮辱妇女事件。


使得中国流行音乐审查和管理这一问题,再一次凸显出来。


音乐审核和管理是社会管理中的一项不可忽视的内容。


歌手PG ONE—歌曲《圣诞夜》公然宣扬毒品、性和暴力……挑战中国法律!


中国的音乐内容审核和管理,也面临着法治化的任务。


中国乐坛需要相应立法,建立并健全音乐管理法律制度体系。


要让法律有牙齿!要让违法得重惩!


注:本文系南方传媒书院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为国内知名媒体人——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院长陈安庆、中国第一代调查记者代表性人物)

               2018年1月5日 长沙退步斋

              

陈安庆

国内首家新闻私塾——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院长,长沙理工大学客座教授,国内资深媒体人。


曾任职新华社、人民日报、

湖南卫视、经济观察报、法制周报创刊元老、银川晚报副总编辑、

新华社新华网湖南频道副总编辑、

中国新闻社

江西分社采编中心主任。


潇湘晨报社特稿部黄金一代记者,职业媒体人,擅长财经报道,

调查性报道,时政报道。

15年一线职业媒体经历,

11年传媒教育经验。

中国第一代调查记者,从业15年来,发表各种文章800多万字,

南方传媒书院5本系列

专业新闻采写教材出品人。



喜欢本文的话,欢迎将它分享到朋友圈,更喜欢长按上方二维码用真金白银支持辛勤写作的陈老师呦~


观局 | 陈安庆:四川女大学生虐猫事件,难道仅仅是道德谴责?...

观局 | 陈安庆:大学男生遭性侵疑云,凸显中国男性性权利法律保护不力窘境!

观局 | 陈安庆:从东莞“肉痛”折射生猪市场多种利益纠葛看调查报道如何深入?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