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局 | 陈安庆:国家级贫困县人造月亮星星——一篇成功的独家监督报道出炉过程

2018-01-21 南方传媒书院 南方传媒书院 南方传媒书院

  

陈安庆调查稿件分析:《陕西凤县试行居民民族成分汉改羌引发争议》:


2008年12月见诸瞭望东方周刊的《陕西凤县试行居民民族成分汉改羌引发争议》,个人觉得是成功的稿件。


民族问题向来是个冰点,也是新闻报道的敏感地带,如何在报道中做到客观、公正、平稳,是报道成败的关键。特别是凤县要申请为自治县的问题。


发表后,由于其题材的新颖、话题的敏感,影响强烈。半年来,网络上仍有人对此事进行评价。



陕西凤县原本想通过“汉改羌”,制造噱头发展旅游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但却引出了民族问题与历史问题,让政绩工程成了笑柄。


此稿发出之后,影响十分强烈,上了新浪、腾讯头条。新华社陕西分社、华商报、新京报进行了跟踪报道,引发了读者对于民族问题以及政府利益趋向的深层思考。


舆论压力下,陕西省凤县县长李智远、陕西省民宗委不得不“站出来”,并最终导致凤县停止受理恢复和更改羌族成份的相关工作,废止了凤县民宗局、公安局《关于恢复和变更凤县部分羌族群众民族成份的相关通知》。


有了废除的结果,此稿的最理想目的已经达到。


报道遵循了客观的原则还原了事件的真相,这正是稿子发表后,凤县地方政府反应较为平静的原因。凤县宣传部长甚至在圣诞节和春节,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拜年,县领导也说我们的报道还是客观的。



文章开头已经将“汉改羌”这一话题很巧妙地引出,而紧接着第一个小标题是“人造月亮和星星”,这一部分是凤县旅游业的兴起,可能给读者一种“另起炉灶的感觉,也可能会给读者造成主次不分的感觉。何不继续将“汉改羌”这一话题继续深入,到叙述背景部分的时候,再将旅游业带出。


但在讲述的过程中,也加进了记者的思考,写出了“汉改羌”的争议


以修改民族成分为切入点在羌族文化面临倾覆的大背景之下,地方政府一方面确实有拯救之心,另一方面也在精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明确好了、处理好了这一点,这才是后来凤县官方态度平静的最重要原因


当然,文章最后的落脚点还是在“争议”二字,争议来源于凤县的地方现实与政府强加的历史意愿之间的不吻合,而不吻合的原因,依旧在于地方政府过于追求政绩、GDP。在这一点上,此稿做到了客观,用事实说话,并没有主观性地给凤县强加什么东西



从文本上来看,此稿语言犀利而不尖锐,这可能是“春秋笔法”的一大好处。这个稿子给我的体会是,做稿子一定要注意把握分寸。在文风上,我们不一定要咄咄逼人。我们写东西,是给受众交代事实,也是给人讲道理,因此,温婉的文风,有时更容易让人接受,在“剑拔弩张”的时候,起到柔能克刚的作用。


当地民众的身影及故事,试行“凤改羌”对当地民众及在外人员的影响,也在记者观察之列。


围绕政策而谈政策,对于民间的看法采访较少,如果多收集民间意见,或许更有说服力;其次,采访面较窄,仅采访了凤县,“汉改羌”始于四川,应适当扩展对四川的采访


另外,关于当前掀起的抢救少数民族文化和遗产方面的问题,很多地方的少数民族和地区都在申请国家级别的保护政策和所谓的抢救政策,一方面是面临着一些传统的少数民族文化被世人遗忘的尴尬,另一方面是这些申报的文化的价值究竟有多大。


像端午节的起源问题上,韩国就说要申请为本国的。面临一些民族传承性上的物质和精神遗产,完美应该如何去保护?


附:报道原文


陕西凤县试行居民民族成分汉改羌引发争议


羌族网络红人“天仙妹妹”(blog),也被凤县官方请来同过羌历年。挂红、净手、桑烟、敬酒、谢牛等庄重的羌族过年仪式,首次在凤县大范围举行。


2008年12月22日《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陈安庆 | 陕西凤县报道


寒冷的12月,一个广为流传的消息,让不少凤县人感到兴奋,“在当地居住三代以上、或能证明自己有羌族基因的凤县汉族居民,可以申请更改民族成分为羌族。”



谢永福百思不得其解,户口本上明确注明汉族的许多凤县人,怎么就一夜之间,成了羌族的后裔?


谢永福20多岁来到凤县,在此扎根,一晃40多年过去了。在他的印象里,县城很少看到羌族人的身影,而对于羌族人的历史渊源和生活习俗,他更是知之甚少。


但从2008年5月起,已经退休的谢永福,有了一份和羌族有关的职业---组织居民跳羌舞,自己偶尔也露两手。每当夜幕降临,凤县县城的广场上,居民们围成一个个圆圈,在充满民族风情的音乐声中,翩翩起舞。


“教我们跳舞的老师,是县里专程从四川请来的。”谢有福告诉《望东方周刊》。


这个仅有80多户羌族家庭、300多羌族人口的小县,在县政府的宣传组织下,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抢救羌文化,打造羌族故里的工作”。


恢复羌族身份与变更户籍的工作,也在敏感的空气中悄然试行。消息的官方版本,刊登在当地报纸上,并特别指出:“将依据国家有关规定……在教育、就业等方面,进一步落实对羌族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


民族政策的诱惑力是巨大的。很多在外务工的凤县人闻讯,纷纷返乡,更多的人开始盘查自己的族谱、亲戚关系,试图找出自己与羌族的血脉牵扯。


与此同时,另一个消息也开始流传,这样做的目的,是为凤县申报羌族自治县做准备。


人造月亮和星星



凤县人并不否认,与羌文化靠拢的努力,主要是为了发展旅游经济。尽管在2008年之前,在县城很难找到一个地道的羌族人,更没有人懂羌语。


地处秦岭南麓、嘉陵江源头的凤县,总人口不过12万。


沿212省道,由宝鸡市区进入凤县境内,临近县城时,会看到公路两旁矗立的几十里“风景长廊”:仿古门楼,琉璃瓦镶嵌,青砖墙头的山脉造型,颇为气派。


若在夜晚进入县城,跨过嘉陵江大桥,还能看到一座号称186米高的“亚洲第一高”音乐喷泉展现出的流光溢彩。


透过高高的水柱与几十盏交错的探照灯,能看到远处山上的一轮“明月”与漫山的“星辰”,这是当地耗资60多万元打造的“人工月亮”和2700盏“星星灯”。


再加上大楼上的霓虹灯,嘉陵江里的人工彩龙,沿岸的各色彩灯,小小的县城,就是一座流光溢彩的不夜城。


这一切,都源自于2006年当地政府“旅游兴县”的战略:把秦岭当作一个大景区来建设,把县城当作星级宾馆来管理……


短短两年内,在6.5亿元政府投资的刺激下,“五大生态旅游区”等几十个大型景观项目迅速上马,这个资源型小城的转型初见端倪。


“长期以来,凤县是养在深闺人不知。”凤县旅游局副局长梁瑞利对《望东方周刊》介绍。这座小城一度以盛产铅锌矿闻名,产业结构单一,矿产业支撑了全县80%的经济份额。


随着资源的逐渐枯竭,尤其是最近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凤县的黄金和铅锌出口受阻,铅锌价格一度暴跌至原来的十分之一,曾经的支柱产业濒于崩塌。



“求救”羌文化


凤县人开始选择转型,发展旅游产业。在2007年之前,旅游资源丰富的凤县,连旅游局都没有。


凤县政府对旅游业的重视非同一般:新成立的旅游产业发展领导小组,由县长亲自挂帅,39个部门为组员,“为打造品牌,做旺人气,坚持在市级以上主流媒体上天天有消息。”


各大摄影网站上,“凤县风光”题材的图片逐渐热门,当地羌族研究会副会长袁永冰也注意到,近两年,一到夏季旅游高峰期,凤县的大小宾馆800多张床位客满,“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


旅游拉动经济的作用,可谓立竿见影。2007年,凤县游客总量达到25万,旅游综合收入达2.25亿,全县财政收入突破了一亿元。


旅游业的迅速升温,以及随之带来的经济效益,坚定了凤县官方的旅游战略。但隐忧随之而来,凤县旅游业遭遇了发展瓶颈。


“文化是旅游的灵魂。凤县开始只重视生态旅游,弱化了文化色彩,这样就桎梏了旅游业的深入发展。”梁瑞利说。


“弘扬羌文化、回归‘羌族故里’”的旅游战略,就在此背景下酝酿出台。


袁永冰称,在2007年县里的一次会议上,有人提出,凤县的旅游业要做大,必须是生态游与文化游相结合,应该挖掘一种有别于秦腔和陕北民歌的文化资源。


袁永冰翻阅了县志,惊喜地发现,凤县历史是羌族聚居地,至今仍残留着喝罐罐茶、吃羊饽饽、唱山歌等羌族习俗。


他于是将做大羌文化旅游的想法,向县主要领导做了汇报。


一次默契的文化“联姻”


大羌文化旅游的构思得到了重视,凤县领导马上派人到羌族聚居的阿坝地区考查,并邀请舞蹈老师来凤县,传授羌舞。阿坝来的羌舞老师先教旅游局工作人员跳,再由他们教授普通民众。让袁永冰惊喜的是,凤县的老百姓似乎天生就是学羌舞的,无论是舞步、动作,还是节奏,都表现得恰如其分。


为了寻找更多的羌文化痕迹,四川省羌学会会长张善云应邀至凤县。一番考查调研后,张善云指出,“凤县的确是‘羌族故里’。”


张善云在凤县通过翻阅史料、与当地老人进行座谈,最后找到了凤县是“羌族故里”的四大证据:铁林寨的罐罐茶、凤县民歌、凤县的古羌方言词汇和丧葬文化。


“这几大证据在民族文化的认同性、民族习俗的一致性、族源的同一性上,都可以验证凤县与羌族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张善云在接受《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凤县人跳‘萨朗’(羌族舞蹈)一学就会,一会就上瘾,这也许就是基因亲和力的反映。”


除此之外,历史的记载也成为了有力佐证,凤县羌族研究会副会长袁永冰兴奋地对《望东方周刊》说:“历史上,周朝的姜子牙也是羌人。凤县是羌族故里。”


2008年11月9日,首届羌历年旅游文化节在凤县举行,除了盛大的羌舞、羌宴,庄重而又神秘的羌族过年仪式,凤县还邀请了几十名地震灾区的羌族同胞。


羌族网络红人“天仙妹妹”,也被凤县官方请来同过羌历年。挂红、净手、桑烟、敬酒、谢牛等庄重的羌族过年仪式,首次在凤县大范围举行。


一时间,县城的大街小巷里,都是手拉手跳羌舞的人。特色旅游,吸引来了更多的宾客。梁瑞利笑言:“照此发展,此前凤县计划20年完成的旅游目标,现在可能三到五年就可以完成。”



“汉改羌”背后


就在羌族文化节开幕的前一天,一份名为《羌族群众民族成分恢复工作开始》的消息,刊登在当地报纸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而之前几天发布的《关于恢复和变更凤县部分羌族群众民族成分的相关通知》,已在当地居民中引起了不小的波动。


该《通知》明确指出,申请恢复和变更羌族民族成分的,必须是具有凤县户籍的公民,现有民族成分必须是汉族,原来已确定为某一少数民族成分的不得申请变更。


坊间有传言,“三代以上长期在凤县生活工作的居民,就可以办理改民族手续。”许多在外打工、上学的凤县人,都陆续接到家人的电话,被告知可回乡“改民族”。


凤县旅游局副局长梁瑞利表示,凤县许多村镇是古羌族的聚居地,由于历史的慢慢融合,对外不称羌族而称汉族。随着挖掘保护羌文化的需要,也是在专家教授的指导下,公安、民政相关部门严格按照规定,对这些羌族后人的身份进行恢复,“如果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个聚居地,或是跟羌族有血缘关系都可以恢复。”


采访中,当地政府始终不愿透露更改标准的细则。而根据陕西省实施的《关于中国公民确认民族成分的规定》,个人的民族成分,只能依据父或母的民族成分确定。


凤县公安局从事户籍工作的武双兴告诉《望东方周刊》,20周岁以下的公民,父母(养父母)有一方是少数民族者,可以申请改从父母一方;20周岁以上公民,只有当父母双方都是少数民族,本人民族成分因特殊原因错填为汉族,才可申请改动。按照规定,提出申请的公民,需经过县、市、省三级民族工作部门审核,由省级单位盖证明专用章,发证明书,才可更改。


武双兴说,目前凤县“已有上千人申请汉族改为羌族”。



12月12日,《望东方周刊》来到凤县公安局办证大厅,咨询“汉改羌”一事,一位户籍警察称“不办了,上面叫暂时停下了,说是有记者采访”。


面对这一说法,武双兴称:“可能民警搞错了,恢复民族身份的工作,一直在办理过程中,也是常态工作,全县的户籍和身份证,目前没有一户改下来的,不过停留在申请阶段。”


在凤县老住户谢永福看来,“汉改羌”远没有规定的那般麻烦,他简单地总结为“申请就可以了”,他身边的很多邻居,正纷纷盘算着由汉族改为羌族。


“恢复”曾有历史先例


更有甚者,直接提出了“县里这样搞,是想要成立自治县,得到国家的资金支持”的说法。


对此,凤县民政局副局长杨凯持否定态度,“建立自治县,要达到相应的要求,少数民族人口比例大约是30%。”


杨凯认为,现在要申请自治县还有一定困难,但自治乡还是有可能的,“只要那个村的人特别多,达到一定的规模,就有希望申请成功。”


而四川羌学研究会会长张善云则称,凤县目前的做法,在历史上已经有先例。


1958年,茂县、理县、北川三个县改为了茂文自治县,成立了中国第一个羌族自治县。


张善云称,由于建立之前大多数羌人与汉族融合多年,登记之前羌族人口不到一万人,登记后达到了六万人。


张善云回忆,当时“汉改羌”只要符合以下条件之一条就可登记为羌族:一是父母之一是羌族人;二是两代人都在此地按羌族习俗生活,年限为20年;三是三代以上有羌族遗传因子。


张善云说,1992年北川申请羌族自治县,为了使得羌族人口达到一定的比例,达到国家要求,当地羌族人纷纷发动亲戚朋友申请恢复民族身份。当时的条件一度放宽到“祖上在当地按羌族习俗生活20年以上,如果年限不够,但三代以上有羌族遗传因子的也可以”。


那一次,北川的羌族人迅速增加了五万。



抢救文化还是旅游噱头


凤县“汉改羌”一事,已成为网络论坛的热门话题。


反对者斥之为“有悖历史、为了经济利益的文化炒作”,更有人担心,如果这个口子一打开,其他地区纷纷效仿。


毕竟,在高考加分、计划生育生二胎等政策的诱惑下,很难保证没人钻空子。


尽管有先例可供效仿,但凤县的难题在于,除了几处刻着古羌文字的祭祀物依稀可见曾经的荣耀,它已经找不到太多的羌文化记忆。


在凤县最繁华的大街上,来往的车辆、人群和内地城市没有任何明显区别。


12万人的小县,只有80多户300多人是之前认定的羌族人。汶川地震后,北川县的上百名群众,应凤县政府之邀迁居此地。


在谢永福的邻居们纷纷申请变更为羌族的同时,在当地网络论坛,一些反对者们认为,这只是凤县“为旅游搭台”寻找的一个噱头……


一直为抢救羌文化奔走的张善云,是地道的羌族人,从小在四川羌区长大。他说。在现实中,保护和抢救羌文化的工作步履艰难,资金和心理等各种因素,桎梏了他们的工作,凤县从官方到民间的支持,则成为他抢救羌文化的一个绝佳载体。


针对凤县大力提倡“唱羌歌、跳羌舞、喝羌酒、吃羌饭、穿羌衣”的做法,张善云说:“我认为这是一个壮举, 历史意义是保护了羌族文化,现实意义是让当地原本是羌族的群众,回归了自己的民族。”

观局 | 陈安庆:东北雪乡宰客事件,中国导游乱象和官方治理死穴在哪里

观局 | 陈安庆:做小姐、做混混被羡慕,损蚀冲洗下的乡土,道德溃退令人忧…

观局 | 陈安庆:高分贝战争——广场舞罪与罚,别叫大妈,姐是下基层的40万年薪研究员! 

观局 | 陈安庆:啼笑皆非的中国式拆迁—儿媳离婚嫁给公公,仅怪村民见利忘义是不够的……

观局 | 陈安庆:国家级贫困县人造月亮星星——一篇成功的独家监督报道出炉过程

观局 | 陈安庆:国家级贫困县人造月亮星星——一篇成功的独家监督报道出炉过程

2018-01-21 南方传媒书院 南方传媒书院 南方传媒书院

  

陈安庆调查稿件分析:《陕西凤县试行居民民族成分汉改羌引发争议》:


2008年12月见诸瞭望东方周刊的《陕西凤县试行居民民族成分汉改羌引发争议》,个人觉得是成功的稿件。


民族问题向来是个冰点,也是新闻报道的敏感地带,如何在报道中做到客观、公正、平稳,是报道成败的关键。特别是凤县要申请为自治县的问题。


发表后,由于其题材的新颖、话题的敏感,影响强烈。半年来,网络上仍有人对此事进行评价。



陕西凤县原本想通过“汉改羌”,制造噱头发展旅游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但却引出了民族问题与历史问题,让政绩工程成了笑柄。


此稿发出之后,影响十分强烈,上了新浪、腾讯头条。新华社陕西分社、华商报、新京报进行了跟踪报道,引发了读者对于民族问题以及政府利益趋向的深层思考。


舆论压力下,陕西省凤县县长李智远、陕西省民宗委不得不“站出来”,并最终导致凤县停止受理恢复和更改羌族成份的相关工作,废止了凤县民宗局、公安局《关于恢复和变更凤县部分羌族群众民族成份的相关通知》。


有了废除的结果,此稿的最理想目的已经达到。


报道遵循了客观的原则还原了事件的真相,这正是稿子发表后,凤县地方政府反应较为平静的原因。凤县宣传部长甚至在圣诞节和春节,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拜年,县领导也说我们的报道还是客观的。



文章开头已经将“汉改羌”这一话题很巧妙地引出,而紧接着第一个小标题是“人造月亮和星星”,这一部分是凤县旅游业的兴起,可能给读者一种“另起炉灶的感觉,也可能会给读者造成主次不分的感觉。何不继续将“汉改羌”这一话题继续深入,到叙述背景部分的时候,再将旅游业带出。


但在讲述的过程中,也加进了记者的思考,写出了“汉改羌”的争议


以修改民族成分为切入点在羌族文化面临倾覆的大背景之下,地方政府一方面确实有拯救之心,另一方面也在精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明确好了、处理好了这一点,这才是后来凤县官方态度平静的最重要原因


当然,文章最后的落脚点还是在“争议”二字,争议来源于凤县的地方现实与政府强加的历史意愿之间的不吻合,而不吻合的原因,依旧在于地方政府过于追求政绩、GDP。在这一点上,此稿做到了客观,用事实说话,并没有主观性地给凤县强加什么东西



从文本上来看,此稿语言犀利而不尖锐,这可能是“春秋笔法”的一大好处。这个稿子给我的体会是,做稿子一定要注意把握分寸。在文风上,我们不一定要咄咄逼人。我们写东西,是给受众交代事实,也是给人讲道理,因此,温婉的文风,有时更容易让人接受,在“剑拔弩张”的时候,起到柔能克刚的作用。


当地民众的身影及故事,试行“凤改羌”对当地民众及在外人员的影响,也在记者观察之列。


围绕政策而谈政策,对于民间的看法采访较少,如果多收集民间意见,或许更有说服力;其次,采访面较窄,仅采访了凤县,“汉改羌”始于四川,应适当扩展对四川的采访


另外,关于当前掀起的抢救少数民族文化和遗产方面的问题,很多地方的少数民族和地区都在申请国家级别的保护政策和所谓的抢救政策,一方面是面临着一些传统的少数民族文化被世人遗忘的尴尬,另一方面是这些申报的文化的价值究竟有多大。


像端午节的起源问题上,韩国就说要申请为本国的。面临一些民族传承性上的物质和精神遗产,完美应该如何去保护?


附:报道原文


陕西凤县试行居民民族成分汉改羌引发争议


羌族网络红人“天仙妹妹”(blog),也被凤县官方请来同过羌历年。挂红、净手、桑烟、敬酒、谢牛等庄重的羌族过年仪式,首次在凤县大范围举行。


2008年12月22日《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陈安庆 | 陕西凤县报道


寒冷的12月,一个广为流传的消息,让不少凤县人感到兴奋,“在当地居住三代以上、或能证明自己有羌族基因的凤县汉族居民,可以申请更改民族成分为羌族。”



谢永福百思不得其解,户口本上明确注明汉族的许多凤县人,怎么就一夜之间,成了羌族的后裔?


谢永福20多岁来到凤县,在此扎根,一晃40多年过去了。在他的印象里,县城很少看到羌族人的身影,而对于羌族人的历史渊源和生活习俗,他更是知之甚少。


但从2008年5月起,已经退休的谢永福,有了一份和羌族有关的职业---组织居民跳羌舞,自己偶尔也露两手。每当夜幕降临,凤县县城的广场上,居民们围成一个个圆圈,在充满民族风情的音乐声中,翩翩起舞。


“教我们跳舞的老师,是县里专程从四川请来的。”谢有福告诉《望东方周刊》。


这个仅有80多户羌族家庭、300多羌族人口的小县,在县政府的宣传组织下,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抢救羌文化,打造羌族故里的工作”。


恢复羌族身份与变更户籍的工作,也在敏感的空气中悄然试行。消息的官方版本,刊登在当地报纸上,并特别指出:“将依据国家有关规定……在教育、就业等方面,进一步落实对羌族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


民族政策的诱惑力是巨大的。很多在外务工的凤县人闻讯,纷纷返乡,更多的人开始盘查自己的族谱、亲戚关系,试图找出自己与羌族的血脉牵扯。


与此同时,另一个消息也开始流传,这样做的目的,是为凤县申报羌族自治县做准备。


人造月亮和星星



凤县人并不否认,与羌文化靠拢的努力,主要是为了发展旅游经济。尽管在2008年之前,在县城很难找到一个地道的羌族人,更没有人懂羌语。


地处秦岭南麓、嘉陵江源头的凤县,总人口不过12万。


沿212省道,由宝鸡市区进入凤县境内,临近县城时,会看到公路两旁矗立的几十里“风景长廊”:仿古门楼,琉璃瓦镶嵌,青砖墙头的山脉造型,颇为气派。


若在夜晚进入县城,跨过嘉陵江大桥,还能看到一座号称186米高的“亚洲第一高”音乐喷泉展现出的流光溢彩。


透过高高的水柱与几十盏交错的探照灯,能看到远处山上的一轮“明月”与漫山的“星辰”,这是当地耗资60多万元打造的“人工月亮”和2700盏“星星灯”。


再加上大楼上的霓虹灯,嘉陵江里的人工彩龙,沿岸的各色彩灯,小小的县城,就是一座流光溢彩的不夜城。


这一切,都源自于2006年当地政府“旅游兴县”的战略:把秦岭当作一个大景区来建设,把县城当作星级宾馆来管理……


短短两年内,在6.5亿元政府投资的刺激下,“五大生态旅游区”等几十个大型景观项目迅速上马,这个资源型小城的转型初见端倪。


“长期以来,凤县是养在深闺人不知。”凤县旅游局副局长梁瑞利对《望东方周刊》介绍。这座小城一度以盛产铅锌矿闻名,产业结构单一,矿产业支撑了全县80%的经济份额。


随着资源的逐渐枯竭,尤其是最近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凤县的黄金和铅锌出口受阻,铅锌价格一度暴跌至原来的十分之一,曾经的支柱产业濒于崩塌。



“求救”羌文化


凤县人开始选择转型,发展旅游产业。在2007年之前,旅游资源丰富的凤县,连旅游局都没有。


凤县政府对旅游业的重视非同一般:新成立的旅游产业发展领导小组,由县长亲自挂帅,39个部门为组员,“为打造品牌,做旺人气,坚持在市级以上主流媒体上天天有消息。”


各大摄影网站上,“凤县风光”题材的图片逐渐热门,当地羌族研究会副会长袁永冰也注意到,近两年,一到夏季旅游高峰期,凤县的大小宾馆800多张床位客满,“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


旅游拉动经济的作用,可谓立竿见影。2007年,凤县游客总量达到25万,旅游综合收入达2.25亿,全县财政收入突破了一亿元。


旅游业的迅速升温,以及随之带来的经济效益,坚定了凤县官方的旅游战略。但隐忧随之而来,凤县旅游业遭遇了发展瓶颈。


“文化是旅游的灵魂。凤县开始只重视生态旅游,弱化了文化色彩,这样就桎梏了旅游业的深入发展。”梁瑞利说。


“弘扬羌文化、回归‘羌族故里’”的旅游战略,就在此背景下酝酿出台。


袁永冰称,在2007年县里的一次会议上,有人提出,凤县的旅游业要做大,必须是生态游与文化游相结合,应该挖掘一种有别于秦腔和陕北民歌的文化资源。


袁永冰翻阅了县志,惊喜地发现,凤县历史是羌族聚居地,至今仍残留着喝罐罐茶、吃羊饽饽、唱山歌等羌族习俗。


他于是将做大羌文化旅游的想法,向县主要领导做了汇报。


一次默契的文化“联姻”


大羌文化旅游的构思得到了重视,凤县领导马上派人到羌族聚居的阿坝地区考查,并邀请舞蹈老师来凤县,传授羌舞。阿坝来的羌舞老师先教旅游局工作人员跳,再由他们教授普通民众。让袁永冰惊喜的是,凤县的老百姓似乎天生就是学羌舞的,无论是舞步、动作,还是节奏,都表现得恰如其分。


为了寻找更多的羌文化痕迹,四川省羌学会会长张善云应邀至凤县。一番考查调研后,张善云指出,“凤县的确是‘羌族故里’。”


张善云在凤县通过翻阅史料、与当地老人进行座谈,最后找到了凤县是“羌族故里”的四大证据:铁林寨的罐罐茶、凤县民歌、凤县的古羌方言词汇和丧葬文化。


“这几大证据在民族文化的认同性、民族习俗的一致性、族源的同一性上,都可以验证凤县与羌族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张善云在接受《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凤县人跳‘萨朗’(羌族舞蹈)一学就会,一会就上瘾,这也许就是基因亲和力的反映。”


除此之外,历史的记载也成为了有力佐证,凤县羌族研究会副会长袁永冰兴奋地对《望东方周刊》说:“历史上,周朝的姜子牙也是羌人。凤县是羌族故里。”


2008年11月9日,首届羌历年旅游文化节在凤县举行,除了盛大的羌舞、羌宴,庄重而又神秘的羌族过年仪式,凤县还邀请了几十名地震灾区的羌族同胞。


羌族网络红人“天仙妹妹”,也被凤县官方请来同过羌历年。挂红、净手、桑烟、敬酒、谢牛等庄重的羌族过年仪式,首次在凤县大范围举行。


一时间,县城的大街小巷里,都是手拉手跳羌舞的人。特色旅游,吸引来了更多的宾客。梁瑞利笑言:“照此发展,此前凤县计划20年完成的旅游目标,现在可能三到五年就可以完成。”



“汉改羌”背后


就在羌族文化节开幕的前一天,一份名为《羌族群众民族成分恢复工作开始》的消息,刊登在当地报纸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而之前几天发布的《关于恢复和变更凤县部分羌族群众民族成分的相关通知》,已在当地居民中引起了不小的波动。


该《通知》明确指出,申请恢复和变更羌族民族成分的,必须是具有凤县户籍的公民,现有民族成分必须是汉族,原来已确定为某一少数民族成分的不得申请变更。


坊间有传言,“三代以上长期在凤县生活工作的居民,就可以办理改民族手续。”许多在外打工、上学的凤县人,都陆续接到家人的电话,被告知可回乡“改民族”。


凤县旅游局副局长梁瑞利表示,凤县许多村镇是古羌族的聚居地,由于历史的慢慢融合,对外不称羌族而称汉族。随着挖掘保护羌文化的需要,也是在专家教授的指导下,公安、民政相关部门严格按照规定,对这些羌族后人的身份进行恢复,“如果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个聚居地,或是跟羌族有血缘关系都可以恢复。”


采访中,当地政府始终不愿透露更改标准的细则。而根据陕西省实施的《关于中国公民确认民族成分的规定》,个人的民族成分,只能依据父或母的民族成分确定。


凤县公安局从事户籍工作的武双兴告诉《望东方周刊》,20周岁以下的公民,父母(养父母)有一方是少数民族者,可以申请改从父母一方;20周岁以上公民,只有当父母双方都是少数民族,本人民族成分因特殊原因错填为汉族,才可申请改动。按照规定,提出申请的公民,需经过县、市、省三级民族工作部门审核,由省级单位盖证明专用章,发证明书,才可更改。


武双兴说,目前凤县“已有上千人申请汉族改为羌族”。



12月12日,《望东方周刊》来到凤县公安局办证大厅,咨询“汉改羌”一事,一位户籍警察称“不办了,上面叫暂时停下了,说是有记者采访”。


面对这一说法,武双兴称:“可能民警搞错了,恢复民族身份的工作,一直在办理过程中,也是常态工作,全县的户籍和身份证,目前没有一户改下来的,不过停留在申请阶段。”


在凤县老住户谢永福看来,“汉改羌”远没有规定的那般麻烦,他简单地总结为“申请就可以了”,他身边的很多邻居,正纷纷盘算着由汉族改为羌族。


“恢复”曾有历史先例


更有甚者,直接提出了“县里这样搞,是想要成立自治县,得到国家的资金支持”的说法。


对此,凤县民政局副局长杨凯持否定态度,“建立自治县,要达到相应的要求,少数民族人口比例大约是30%。”


杨凯认为,现在要申请自治县还有一定困难,但自治乡还是有可能的,“只要那个村的人特别多,达到一定的规模,就有希望申请成功。”


而四川羌学研究会会长张善云则称,凤县目前的做法,在历史上已经有先例。


1958年,茂县、理县、北川三个县改为了茂文自治县,成立了中国第一个羌族自治县。


张善云称,由于建立之前大多数羌人与汉族融合多年,登记之前羌族人口不到一万人,登记后达到了六万人。


张善云回忆,当时“汉改羌”只要符合以下条件之一条就可登记为羌族:一是父母之一是羌族人;二是两代人都在此地按羌族习俗生活,年限为20年;三是三代以上有羌族遗传因子。


张善云说,1992年北川申请羌族自治县,为了使得羌族人口达到一定的比例,达到国家要求,当地羌族人纷纷发动亲戚朋友申请恢复民族身份。当时的条件一度放宽到“祖上在当地按羌族习俗生活20年以上,如果年限不够,但三代以上有羌族遗传因子的也可以”。


那一次,北川的羌族人迅速增加了五万。



抢救文化还是旅游噱头


凤县“汉改羌”一事,已成为网络论坛的热门话题。


反对者斥之为“有悖历史、为了经济利益的文化炒作”,更有人担心,如果这个口子一打开,其他地区纷纷效仿。


毕竟,在高考加分、计划生育生二胎等政策的诱惑下,很难保证没人钻空子。


尽管有先例可供效仿,但凤县的难题在于,除了几处刻着古羌文字的祭祀物依稀可见曾经的荣耀,它已经找不到太多的羌文化记忆。


在凤县最繁华的大街上,来往的车辆、人群和内地城市没有任何明显区别。


12万人的小县,只有80多户300多人是之前认定的羌族人。汶川地震后,北川县的上百名群众,应凤县政府之邀迁居此地。


在谢永福的邻居们纷纷申请变更为羌族的同时,在当地网络论坛,一些反对者们认为,这只是凤县“为旅游搭台”寻找的一个噱头……


一直为抢救羌文化奔走的张善云,是地道的羌族人,从小在四川羌区长大。他说。在现实中,保护和抢救羌文化的工作步履艰难,资金和心理等各种因素,桎梏了他们的工作,凤县从官方到民间的支持,则成为他抢救羌文化的一个绝佳载体。


针对凤县大力提倡“唱羌歌、跳羌舞、喝羌酒、吃羌饭、穿羌衣”的做法,张善云说:“我认为这是一个壮举, 历史意义是保护了羌族文化,现实意义是让当地原本是羌族的群众,回归了自己的民族。”

观局 | 陈安庆:东北雪乡宰客事件,中国导游乱象和官方治理死穴在哪里

观局 | 陈安庆:做小姐、做混混被羡慕,损蚀冲洗下的乡土,道德溃退令人忧…

观局 | 陈安庆:高分贝战争——广场舞罪与罚,别叫大妈,姐是下基层的40万年薪研究员! 

观局 | 陈安庆:啼笑皆非的中国式拆迁—儿媳离婚嫁给公公,仅怪村民见利忘义是不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