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不能忘却的历史:60年前信阳地委文件披露惨绝人寰的百万人饿死真相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热点 | 消失11天的A站复活了,还能否向天再借五百年续前缘?

2018-02-13 史佳迅 南方传媒书院 南方传媒书院


2月12日,“失联”11天的弹幕网站ACFUN(A站)网页版以及App端正式恢复访问。下午5时,A站的官方微博发布回归消息。

实际上,自1月31日起,A站“停服”和“关闭”的消息不断放出,有媒体报道称,A站的服务器由阿里云提供,并于1月31日到期。融资不畅的A站若不能及时续费,将面临关闭服务区的危险。A站当时并未做出置评。2月1日,A站页面仍可正常登陆。

在A站用户松一口气的时候,风云变幻之快,2月2日9点50分,A站官微发布微博“我想再活五百年!”并配上一个伤心大哭的表情。随即,10点半开始,A站显示无法访问。





A站诞生记

如今,一边看视频,一边发弹幕,已成为人们习以为常的看视频方式,甚至有的视频就是因为弹幕而火。但只有一小部分玩“二次元”的人们知道,A站,是中国弹幕的鼻祖。

A站,全名AcFun,来自于”Anime Comic Fun”,意为“动漫的乐趣”。与2007年西林创建。最开始是个人网站,主要用于连载动画。后观看人多,也有还多观众参与制作。2008年3月,西林模仿日本著名弹幕视频网站NICONICO,制作弹幕式播放器,用于人们观看动漫时吐槽和互动,也就是如今弹幕的开端。

随着A站越来越火,拥有了大量的粘性用户群体,随即输出了“非洲农业不发达,必须要用金坷拉”、我的滑板鞋、小苹果等鬼畜视频的网络流行文化,同时是中国二次元的发源地。但那时的A站就有了服务器经常出错、稿件没人审核的问题。

2009年,已经读研的西林,决定由放养A站改为放弃A站,以400万的价格出售A站。自此,A站几经转手,开始了它跌宕起伏的流浪生活。有网友评论这几年:”A站十年只做了两件事:孵化了斗鱼,创造了B站。”


A站现状困境

自A站2010年起,历经6次卖身,每一次都是管理层的大换血。经营业务不善、核心团队不稳内部斗争、缺乏视频牌照、版权纠纷等伴随而来,归根结底是自身经营不善。

实际上,这不是A站第一次停服,仅2017年,A站至少有两次超过24小时的停服。有报道称,据A站的工作人员反映,公司从2017年9月开始便无法 47 31586 47 14941 0 0 3862 0 0:00:08 0:00:03 0:00:05 3861按时发送工资,200多名员工工资拖欠,甚至社保需要员工自行缴纳。A站此次的停服,也早有征兆。

1
AB站之争

说起A站,必提B站。在准备送一首《凉凉》给A站的同时,B站已开始准备上市。B站建站初期,名为“Mikufans”,以A站的后花园自称,用于A站不稳定时期广大网友们的栖息地。2010年初,Mikufns正式更名为bilibili,也就是后期我们称呼的b站,拉开了从UP主到用户的争夺战。随着A站界面、用户体验、管理等方面不能及时更新,B站拉开差距,更快更早的争夺用户,如今,B站的月用户量是A站的26倍有余。

2
 版权压力

2017年6月,A站就曾因为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而被广电总局要求关停视听节目服务。两个月后,A站又因为提供非法有害违反社会公共道德视听节目内容备罚款12万元。

A站自创立起,就有了”即使倒闭了,也不收用户一分钱“的承诺。用户也早已习惯“高清、无码、免费”的用户体验,没有强烈的付费愿望,而这仅靠广告营收的A站,并不能支撑网站高昂的版权和运营成本。整改后的A站,多部作品被下架,A站的活跃用户数据也较2017年初大幅下架。

当然,B站也面临内容版权问题。但是B站已经开始做出改变,由贴片广告引起拥护反弹而取消开始,到付费会员制度,B站不断做出调整。现在虽然无法解决,“不受用户一分钱”的承诺却早已抛之脑后。

3
融资困难

作为内容创作平台,“烧钱”是习以为常之事,融资更是重中之重。多方声音表示,A站此次关闭,主要来自融资不到位,导致资金无法到帐。早在2017年12月,有媒体爆出,A站与阿里旗下的云锋基金会洽谈新一轮融资重组,拟通过投资阿里巴巴对A站的控股,使其融资。据澎湃新闻报道,A站的此次融资并未获得云峰的青睐,原因一是A站的表现没有达到要求,二是A站的股东之间也未能达成一致。

此次11天的关闭,A站并没有对期间的资金状况做出说明。不过据报道,此前拖欠的2017年11月和12月工资已发放,这可以看作A站资金到位的好转迹象。

4
多平台的竞争

如今,二次元的出现已不是稀奇。随着新平台的出现,多平台的竞争,A蘸的用户黏性并不能十年如一日的只留在AB战。音频的切入,视频弹幕不再是唯一的玩法,如何让“00后”的年轻次元有兴趣A站,也是A站急需考虑的事情。

如今,A站暂时度过一难,后续的发展,需要静观其变,究竟能不能再活五百年,谁也不能做保证。


原创 | 致命游乐场,谁之过?

原创 | 新春民生报道怎么做?看看各大媒体的妙招

原创 | 向心目中永远的八一电影制片厂致敬!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