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楼秘史:性贿赂,圈养性奴,手段残忍,伤天害理

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大案:男子在上海一大厦圈养十几名性奴 手段残忍令人咋舌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文革群英传——文凤来列传(一)

2018-01-14 小龙人 小龙人爱读书 小龙人爱读书


第一节 溧阳分校


1966年6月初,在江苏溧阳上兴镇果园地区,一群带着厚厚的眼镜、身材单薄的年轻人正在进行着艰苦的劳动。他们的劳动内容是——盖房子。


对这些脱产多年,或者从没干过体力活的年轻人来说,现在的生活太难了。首先是累,盖房子的地基要自己从四十里外的采石场挖掘和搬运,砖要自己烧、墙要自己砌,再加上头上火辣的太阳,真是累啊!其次是苦,500多青年文弱劳力只用一个小水库,喝水都困难,更不要说洗漱了;再加上山村果园地区特有的毒蚊子,真是苦啊!


虽然生活艰难,但给这些年轻人提供暂时住宿的农民们却依然羡慕他们。首先,他们吃的饱。这些20岁左右的文弱劳力本就饭量不大,虽然现在干体力活吃的多些,但国家给的每月36斤大米配额却依然足以满足他们单薄的胃口。

更重要的是,他们有前途。这些年轻人是60年代南京大学的学生!作为20世纪才进入南大的学生,作者本人就能感受到名牌大学被人羡慕的目光。想想在50年前那个全国有一半文盲的时代、那个没有扩招的时代、那个国家人才短缺、大学生包分配的时代,这帮年轻人就是天之骄子!事实上,他们只要顺利毕业,也必定能穿上四个口袋的中山装,进入当时社会上最精英的群体——干部队伍。


(当年,穿这四个口袋衣服的是干部)

(现在要学干部,得这么穿衣服。小龙人教你的)


那这些天之骄子的文弱书生怎么就跑到溧阳这个乡下偏僻地方,开始干体力活呢?这个事情说起来话就长了。


对于新中国的建立,各种评价很多。但有一点必须承认,这是当时社会各阶层的共同选择。其他阶层暂且不表,就精英阶层来说,他们比较一致的认为,之前几十年的国家太弱了!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使这个国家强大起来。而评价一个现代国家是否强大的标准,就在于工业!


(没大工业生产做大蛋糕,任何忽悠利国利民的都是耍流氓)


民国的工业太弱了!经历了所谓的黄金十年,一般企业家也就是搞个磨面或者造火柴的工厂;国内连铁钉、水泥之类的小东西都要依靠进口,更不要说生产汽车、轮船、飞机了。我们明明有奇货可居的钨矿、铁矿,却不懂怎么炼合金钢,只能把矿藏贱卖到国外,再高价买回成品来。


工业的“弱”体现在教育上就是重文清理。民国的高校,主要是文科,什么文学、艺术、历史、哲学、社会学。培养的也多是侃侃而谈、纸上点兵、吟风弄月的好手,这里有好长一串大家的名字。对“大家”们,我很尊重,但抵抗日本鬼子的枪炮、让老百姓吃好、穿好、过好,他们帮不上具体的忙。


(方鸿渐和阿Q是最真实反映旧中国那两个群体形象的人物。鲁迅和钱钟书真敢写!)


而在另一面,物理、化学、建筑、机械、工程、地质等理工学科则很少能够得到关注。即使大名鼎鼎的清华大学,民国时期主要培养的也都是政法、文学甚至神学人才,而每年理科毕业生只有可怜的不到一百人。


这种局面,当时的国民政府和社会精英不是不知道,但他们却真的解决不了,问题太多。首先是培养成本。培养一个理工科学生,必须购买大批昂贵的实验设备、建立高水平的实验室、聘请有资质的专业老师(这些人数量少,又多在欧美学成,自然昂贵),还要有相关工厂来配合实习、考核。反观文科,有个图书馆就能开张,老师也数量充足(读两本古文书、翻译几个外国著作、写几篇酸楚文学、在日本玩过几天就能上岗,自然便宜)。对于贫困的国民政府来说,真没辙。


更重要的是实用性。文科生毕业了可以当公务员、当军官的幕僚,去外企做买办、银行当小开,再厉害点可以做个考古论今、学惯中西的大家,再不济去学校当个老师也没问题(因为学校都需要文科老师)。理工男毕业就惨了,工厂本身就少,又不太需要高科技人才(都是低端加工厂),同时工厂又被各位司令和各级政府盘剥、被国外大公司打击,如何高新聘请你?国家除了造碉堡,又没做什么大工程,你哪里找工作?至于做研究,对不起,你只能削尖了脑袋到美国去一展才华,国内没舞台!学生也是根据前途选择学科啊。


(看到这里,大家设身处地的想想,就能理解他回国的原因了)


对于新中国的缔造者和社会精英来说,这种状况必须改变。也许矫枉过正了,但他们确实在进行工业化努力。通过高度集中和过分征收,让政府有了钱;通过向老毛子一边倒和劫农济工,让政府得到了发展工业必须的技术和机器。有了这两个条件,工业化自然顺理开展,同时教育上也开始全面向理工科倾斜了。


当时的教育改革目标只有一个——实用!把综合性大学全部打散然后重新组合,全力培养以理工为主的专门人才。一时间,清华、北大们都被拆散,而一批以“航空”“工业”“医学”“教育”“邮政”“农业”为名字的新学校被建立起来。在以培养新中国工业化建设者为主要目的的教育体系建立起来的同时,新政府对文科也做了压缩和整理。文科教育也就是集中培养几类人——马列主义的宣传者、外文的交流者、教育工作者。自此,“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的思想逐步深入人心。

这种重理轻文的倾向,随着新中国一次次运动的开展,进一步被高层领导人接受。“搞文科的人,太容易反动了!”这已经成了李德胜和胡服的共识。尤其是李德胜,他从来就看不惯高高在上的读书人,在他的眼中,这些人不参加劳动、不和底层群众接触,光会唱高调,不但没用、反而有害!必须磨炼他们。


因此,也就有了19652月李德胜的指示:“要改造文科大学,学生要下去搞工业、农业、商业。


主席的指示必须完成!作为江南首屈一指的文理学科大学、前国民政府中央大学的遗脉,南京大学于情于理更要坚定落实主席的指示。


很快,老校长匡亚明就召开全校大会,在会议上提出:“现在,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教育怎么办?我们要学抗大!”

(向老校长致敬)


所谓“抗大”,就是延安时期的“抗日军政大学”。其教育方针就是李德胜亲自提出的——“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

落实到南京大学,就是在溧阳果园地区建设一个分校,把思想古怪的文科院系学生老师都搬过去,执行半工半读!用劳动和艰苦生活改变他们文化人的小清高和脱离群众思想。


这次溧阳分校的建设是坚定的。文史哲三个主要文科院系全部打通,按照年级混编成四个大队向溧阳进发!


但就在四个大队向溧阳进发的过程中,却出现了一个不和谐的小插曲。


当时的校领导认为,既然是为了让学生们磨练筋骨、锻炼意志才启动溧阳分校项目,那就让同学们徒步走到分校吧。溧阳果园距离南京城大概90公里,现在是被宁杭高速所贯通,但在当时却只有一条沙土路。在19662月的江南寒冷季节,让这些没吃过苦的年轻人背着重重的行李,在这条崎岖的沙土路上徒步近100公里,太难了。从鼓楼校区走到南京中山门,还没出城,大家就不干了。很多同学都坐在地上,表示自己走不动了。面对这个尴尬局面,校领导也无能为力,只能改变自己的初衷,安排车辆送学生们出发。


李德胜的思路是有一定道理的,匡校长的执行也是坚定的。但,溧阳分校起步阶段的这件小事却反映了这次变革所隐藏的深刻危机。这个危机,在未来将烧毁匡亚明本人和溧阳分校,拉开江苏文革狂乱的序幕,引起一众英雄揭竿而起!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感谢各位打赏支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