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被《银河补习班》骗了

艾飞 局外人看电影


文| 艾飞




很神奇,现在连《银河补习班》这样的片子都能引起广泛而严肃的讨论。


这种状况让我想起了传销场面,传销的气场很强,往往几个小时下来,很多人都会被煽哭,可是,只要你稍微有点脑子,就知道这TM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表面看起来,《银河补习班》不容质疑,又是献给孩子,又是献给父亲,还要献给国家,它就像家族里的那个老好人,面面俱到,搞的好像谁骂他谁就是混蛋一样。


但,稍微有点阅历的人都知道,老好人,是这世上最无趣的一群人,他们走南闯北,全凭一张嘴。


《银河补习班》就是这样一部无趣至极的电影。


邓超饰演的马皓文就是个传销大师,从头到尾一副老好人模样,张口闭口都是好听的话,咋一看,是和煦微风,反应过来才发现,糊了一脸猪油。



这电影时长147分钟,故事从1990年到2019年,看起来是真有追求,实则才华有限,从头到尾就像用段子拼凑出来的一样,底色有三:卖惨、洒鸡汤、打鸡血。


要我说,邓超俞白眉只有三分钟的电影才华,到了下一个三分钟,他们不知道怎么一气呵成,于是只好硬编下一个桥段,所以细心看的观众能发现,《银河补习班》经常会出现某种突然断气的感觉。


举个例子,马皓文入狱后,经常写信鼓励儿子马飞要勇敢要自信要走别人不敢走的路。


有一次,读小学的马飞被同学揍,在逃跑的过程中,脑海里回荡起了爸爸语录,“要走别人不敢走的路”......于是电影给出的场景是,马飞直接跳进了河里......


看的时候我一脸懵逼,心想这死了算谁的,这个时候,电影断气,切换到了下一个场景:湿漉漉的马飞回到家中,老妈给他找了个新爸。



再比如,马皓文出狱后,电影为他设置了一个极其“段子式的桥段”,一开始马皓文被人当众羞辱,过了会,羞辱他的那哥们工地遇到了问题,这个时候马皓文站了出来,说:给我800块,我两分钟搞定。


紧接着两分钟真的搞定了,全场目瞪口呆。


马皓文原本就是牛逼的工程师,我想着这下跟着搞房地产,生活肯定没有问题啊,没想到,电影又断气了,下一个镜头:马皓文为了生计,又是蹬三轮,又是卖血......


这种断气的时刻在《银河补习班》里俯拾皆是,电影应该是自然的艺术,这片属于自嗨的骗术。



有人说,至少邓超他们是真诚的,这话其实也挺传销话术的,电影的真诚不是像个老好人一样伟光正,而是片中角色的言行举止真实可信。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银河补习班》充斥着投机取巧。


全片最大的一个噱头就是对中国应试教育的抨击。


儿子马飞读初一的时候,无心学习,名列全班倒数第一,教导主任劝其退学,这个时候马皓文站出来打赌说:给我一年的时候,我一定可以让马飞从全班倒数第一变成全年级前十。


话都说的很漂亮,执行起来却跟个神经病一样,说孩子要开阔思维,所以作业也不用写,多玩玩电脑;要见识世界,所以学也不用上,游山玩水,躺在草地闻闻味......


其中有场戏,马飞那年轻漂亮的班主任跑到家里问马皓文,为什么他儿子不写完作业,不复习,这个时候马皓文犹如苏格拉底转世,缓缓的拿起手中的馒头对老师说:为什么要复习呢?问你个问题,你说这个馒头,再蒸十遍会更好吃吗?


就这样...迷倒了女老师...卧槽,这不是智障电影是什么。


为了表现爸爸惊天地泣鬼神的鸡汤教育法,电影还设置了洪水那场戏,儿子在绝境中,脑海里又回荡起了爸爸的名言,于是划了出来。



就在这样一种鸡汤胜利法+狗血行动中,一年过去了,马飞奇迹般地考了全校前十。


在这部电影里,丝毫看不出抨击应试教育的勇气和想法。


这部电影里,应试教育以及其中那些教育者,都成了电影的工具,一开始就是马飞自己不行,然后偏激的说全是应试教育的错,然后自己教育起来又是偏激的快乐教育,毫无真诚可言,最后又回过头来钻进现有教育制度的怀抱,这不是投机是什么。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有点心疼电影“作恶”的教育工作者。也就是片中李建义老师饰演的教导主任。



这哪是让人演教导主任啊,把角色完全站在马皓文的对立面,通过把主任贬到阴沟来凸显马皓文的高大,这狗血的剧情,活活把一个教导主任塑造成了魏忠贤。


我说话可能有点难听,但《银河补习班》真的是属于极其媚俗的那类电影,他们知道美化哪些人,大众会喜闻乐见;他们知道丑化哪些人,会戳中大众的G点。


就像电影里堆砌的那些怀旧金曲,选了一堆大众耳熟能详的歌,品味简直是灾难,一堆歌里几乎就没有一首能融入电影情境中让人记住的......尤其是张国荣歌声出现的那个场景,明显就是假的不能再假的商业消费。



基本上,把《银河补习班》拆解就会发现,导演邓超和俞白眉拍这片就跟中学生写作文一样,先写了一堆的鸡汤,然后为了证明鸡汤的正确性,一段段的拼凑了相应的狗血桥段。


当然,这还不是电影最可恶的地方。


《银河补习班》最可恶的地方在于:


首先,作为一部全国上映的电影,导演的电影表现力几乎没有,片中的角色都跟春晚舞台上的小品演员似的,不真;电影节奏也一次次断气,剪辑经常性的虎头蛇尾,还有那个叫白宇的演员,讲起台词来跟读课文似的。


全片最动人的应该是汉斯·季默的配乐,可是剧情撑不起来,每每配乐刚要震起来,剧情就颓了下去。


其次,明明就没有什么电影才华,偏偏主题还搞的特别大,又没有什么独特的见解,搞到最后成了无病呻吟。


前面我提到的教育是这样,最后父子的冲突也是很尴尬。



成年后的马飞,实现了梦想,做了宇航员,原本都好好的,电影突然冒出一个桥段:马飞为了自己光彩的宇航员事业,让马皓文不要再追究当年为单位背锅入狱的冤屈。


当然,有这种冲突也没问题,显得更深刻,可结果呢,电影最后消解矛盾的手段却只有一句鸡汤:对不起,爸爸,我也是第一次当儿子......


真的,蠢哭了。


时至今日,我也想不通,邓超俞白眉五个字就等同于灾难性烂片,但为什么人们还是趋之若鹜的去看他们的电影。


2014年,《分手大师》卖了6.6亿,2015年,《恶棍天使》卖了6.5个亿,相信,2019年的《银河补习班》又会再创佳绩......


只是,真的不要再呼吁家长带着孩子去看了,所谓《银河补习班》,补的是一节看似真诚,实则老谋深算,虚情假意的传销课。



往期文章:今年夏天,我最推荐你们看这个


微信&微博:局外人看电影

看了记得点下在看哈

Modified on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别被《银河补习班》骗了

    艾飞 局外人看电影


    文| 艾飞




    很神奇,现在连《银河补习班》这样的片子都能引起广泛而严肃的讨论。


    这种状况让我想起了传销场面,传销的气场很强,往往几个小时下来,很多人都会被煽哭,可是,只要你稍微有点脑子,就知道这TM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表面看起来,《银河补习班》不容质疑,又是献给孩子,又是献给父亲,还要献给国家,它就像家族里的那个老好人,面面俱到,搞的好像谁骂他谁就是混蛋一样。


    但,稍微有点阅历的人都知道,老好人,是这世上最无趣的一群人,他们走南闯北,全凭一张嘴。


    《银河补习班》就是这样一部无趣至极的电影。


    邓超饰演的马皓文就是个传销大师,从头到尾一副老好人模样,张口闭口都是好听的话,咋一看,是和煦微风,反应过来才发现,糊了一脸猪油。



    这电影时长147分钟,故事从1990年到2019年,看起来是真有追求,实则才华有限,从头到尾就像用段子拼凑出来的一样,底色有三:卖惨、洒鸡汤、打鸡血。


    要我说,邓超俞白眉只有三分钟的电影才华,到了下一个三分钟,他们不知道怎么一气呵成,于是只好硬编下一个桥段,所以细心看的观众能发现,《银河补习班》经常会出现某种突然断气的感觉。


    举个例子,马皓文入狱后,经常写信鼓励儿子马飞要勇敢要自信要走别人不敢走的路。


    有一次,读小学的马飞被同学揍,在逃跑的过程中,脑海里回荡起了爸爸语录,“要走别人不敢走的路”......于是电影给出的场景是,马飞直接跳进了河里......


    看的时候我一脸懵逼,心想这死了算谁的,这个时候,电影断气,切换到了下一个场景:湿漉漉的马飞回到家中,老妈给他找了个新爸。



    再比如,马皓文出狱后,电影为他设置了一个极其“段子式的桥段”,一开始马皓文被人当众羞辱,过了会,羞辱他的那哥们工地遇到了问题,这个时候马皓文站了出来,说:给我800块,我两分钟搞定。


    紧接着两分钟真的搞定了,全场目瞪口呆。


    马皓文原本就是牛逼的工程师,我想着这下跟着搞房地产,生活肯定没有问题啊,没想到,电影又断气了,下一个镜头:马皓文为了生计,又是蹬三轮,又是卖血......


    这种断气的时刻在《银河补习班》里俯拾皆是,电影应该是自然的艺术,这片属于自嗨的骗术。



    有人说,至少邓超他们是真诚的,这话其实也挺传销话术的,电影的真诚不是像个老好人一样伟光正,而是片中角色的言行举止真实可信。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银河补习班》充斥着投机取巧。


    全片最大的一个噱头就是对中国应试教育的抨击。


    儿子马飞读初一的时候,无心学习,名列全班倒数第一,教导主任劝其退学,这个时候马皓文站出来打赌说:给我一年的时候,我一定可以让马飞从全班倒数第一变成全年级前十。


    话都说的很漂亮,执行起来却跟个神经病一样,说孩子要开阔思维,所以作业也不用写,多玩玩电脑;要见识世界,所以学也不用上,游山玩水,躺在草地闻闻味......


    其中有场戏,马飞那年轻漂亮的班主任跑到家里问马皓文,为什么他儿子不写完作业,不复习,这个时候马皓文犹如苏格拉底转世,缓缓的拿起手中的馒头对老师说:为什么要复习呢?问你个问题,你说这个馒头,再蒸十遍会更好吃吗?


    就这样...迷倒了女老师...卧槽,这不是智障电影是什么。


    为了表现爸爸惊天地泣鬼神的鸡汤教育法,电影还设置了洪水那场戏,儿子在绝境中,脑海里又回荡起了爸爸的名言,于是划了出来。



    就在这样一种鸡汤胜利法+狗血行动中,一年过去了,马飞奇迹般地考了全校前十。


    在这部电影里,丝毫看不出抨击应试教育的勇气和想法。


    这部电影里,应试教育以及其中那些教育者,都成了电影的工具,一开始就是马飞自己不行,然后偏激的说全是应试教育的错,然后自己教育起来又是偏激的快乐教育,毫无真诚可言,最后又回过头来钻进现有教育制度的怀抱,这不是投机是什么。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有点心疼电影“作恶”的教育工作者。也就是片中李建义老师饰演的教导主任。



    这哪是让人演教导主任啊,把角色完全站在马皓文的对立面,通过把主任贬到阴沟来凸显马皓文的高大,这狗血的剧情,活活把一个教导主任塑造成了魏忠贤。


    我说话可能有点难听,但《银河补习班》真的是属于极其媚俗的那类电影,他们知道美化哪些人,大众会喜闻乐见;他们知道丑化哪些人,会戳中大众的G点。


    就像电影里堆砌的那些怀旧金曲,选了一堆大众耳熟能详的歌,品味简直是灾难,一堆歌里几乎就没有一首能融入电影情境中让人记住的......尤其是张国荣歌声出现的那个场景,明显就是假的不能再假的商业消费。



    基本上,把《银河补习班》拆解就会发现,导演邓超和俞白眉拍这片就跟中学生写作文一样,先写了一堆的鸡汤,然后为了证明鸡汤的正确性,一段段的拼凑了相应的狗血桥段。


    当然,这还不是电影最可恶的地方。


    《银河补习班》最可恶的地方在于:


    首先,作为一部全国上映的电影,导演的电影表现力几乎没有,片中的角色都跟春晚舞台上的小品演员似的,不真;电影节奏也一次次断气,剪辑经常性的虎头蛇尾,还有那个叫白宇的演员,讲起台词来跟读课文似的。


    全片最动人的应该是汉斯·季默的配乐,可是剧情撑不起来,每每配乐刚要震起来,剧情就颓了下去。


    其次,明明就没有什么电影才华,偏偏主题还搞的特别大,又没有什么独特的见解,搞到最后成了无病呻吟。


    前面我提到的教育是这样,最后父子的冲突也是很尴尬。



    成年后的马飞,实现了梦想,做了宇航员,原本都好好的,电影突然冒出一个桥段:马飞为了自己光彩的宇航员事业,让马皓文不要再追究当年为单位背锅入狱的冤屈。


    当然,有这种冲突也没问题,显得更深刻,可结果呢,电影最后消解矛盾的手段却只有一句鸡汤:对不起,爸爸,我也是第一次当儿子......


    真的,蠢哭了。


    时至今日,我也想不通,邓超俞白眉五个字就等同于灾难性烂片,但为什么人们还是趋之若鹜的去看他们的电影。


    2014年,《分手大师》卖了6.6亿,2015年,《恶棍天使》卖了6.5个亿,相信,2019年的《银河补习班》又会再创佳绩......


    只是,真的不要再呼吁家长带着孩子去看了,所谓《银河补习班》,补的是一节看似真诚,实则老谋深算,虚情假意的传销课。



    往期文章:今年夏天,我最推荐你们看这个


    微信&微博:局外人看电影

    看了记得点下在看哈

    Modified on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