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सूर्य活力170617】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花呗,正在摧毁中国年轻人的生活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Andrew Wyeth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泸县事件我们不辟谣,就给你我们采到的全部事实和证据

2017-04-09 阿SIR 阿SIR


在今年4月之前,恐怕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 “泸县”这个地方。


但随着当地一个初中学生的死,这个中国西南不为人知的小县城,顷刻间就成为全国舆论的风暴中心…



这个初中生名叫赵某,是四川泸县太伏中学初二的学生。在2017年4月1日早上6点多,他被人发现死在了学校宿舍楼外的地面上。


紧接着,所有你能想象到的传言都开始迅速围绕着这个孩子的死而发酵。


而虽然泸县警方从4月1日早上6点多接到报警后就立刻对这起案件展开了调查,网上愈演愈烈的谣言,却早已经给案件“定了性”——赵某只能是被人杀死的。


于是,认为孩子不是“他杀”的警方,只能“疲于奔命”地招架各类宣称赵某是“他杀”的谣言。而且他们每辟掉一个谣言,就会很快又出现新的谣言。如此循环往复…


可警方的不断辟谣,却并没有增加官方的公信力,还反而令案件引起了全国的关注…


为什么会这样?正如很多中立人士所说,虽然大家现在都清楚什么是谣言,可证明官方结论的详细的证据和事实,人们却迟迟没有看到。


所以,耿直哥昨天专程前往泸县,就是为了给搞清真相!


以下,就是我给大家整理出的一些此案的重要证据,至于孩子是不是他杀,你们自己去判断吧:


一.案件的一些大背景


1、死者方面的信息


这个死亡的孩子名叫赵某,今年14岁。他的父母曾经于2012年离异,之后又符合,但在2014年又离了。之后,赵某和父亲以及务农的爷爷奶奶住在一起。母亲则几乎不过问他的生活。


不过,由于他父亲也在外打工,所以赵某读初中以来主要是住校,然后周末会回到爷爷奶奶家,由二老照看。其他时间照看孩子的工作,也是由爷爷奶奶负责。


爷爷奶奶每周会给他100元生活费,但他花钱有点大手大脚,喜欢网购和买零食。


在学校里赵某成绩在初一还不错,班里前20名左右,但初二时开始下滑了20来名,有点不怎么听课的情况,有点叛逆心,有点调皮。但和同学以及寝室室友的关系都很融洽。其中和他要好的孩子有小王和小蒋等人。


赵某住在学校的505寝室,因床位紧张他和好友小王睡在同一张床上。该房间共有上下铺4个,住有9个学生。同屋的还有好友小蒋和小林。


(图为赵某和小王的床)

 

(图为赵某的4个室友,其中有小王、小蒋和小林,他们的个人分别在1.67-1.63之间,身材都挺瘦弱的,符合14岁未成年人的体格)



2、学校方面的情况



太伏中学有2000名学生,其中住校生1000多名。


学校对于住宿生有着很严格的管理,外出必须向老师申请才可以,否则按违纪算。


校外人员,乃至走读的学生,也都不得进入学校的宿舍区域。只有住校学生可以进入学校寝室。


(图为学校大门口的保安办公室和安检设备)


住校学生每天早上6:50起床,晚上10点熄灯。


熄灯后每个宿舍楼层由学生担任的楼长会清点一遍每个宿舍学生的人数,然后生活老师会再清点一次,确定所有应该到宿舍的孩子都在宿舍后,生活老师会锁上通往宿舍外面的一扇铁门,直到早上6:50再开启。



 因此,在晚上10点熄灯后到早上6点50起床铃响之间,没人能够进入和离开宿舍。


学校总共有36个监控,但宿舍里没有,因为太伏中学的每个学生宿舍晚上是不关门的,所以怕侵犯孩子的隐私。


(图为学校其中一个校门口附近的监控)


而每个学生宿舍晚上之所以不关门,是为了方便楼长和生活老师检查,比如看看学生有没有睡觉,还是在打闹。因此,每个宿舍门的门锁本身都处于“反锁”状态,即便关门也关不上。



每个寝室之间的隔音都比较差。耿直哥和一位同行者还在507和509两个寝室做了一个试验:即便是在关门的情况下,我在507高声说话,隔壁509也可以听得很清楚。


另外,不论是赵某的好友,室友还是老师,都表示学校没有发生过任何“校霸”和收保护费的问题,更没有校外人员进入学校打人的情况。


学校从2015年至今(赵某2015年入该校念书)的违纪记录显示:共有46人因违反校纪校规获得警告以上的处分。但除其中因偷盗被处分1人外(2016年已毕业),其余均是因违规带手机进校、不遵守课堂纪律、同学纠纷等轻微违规行为。


二.案发之前一周内死者的一些重要经历


1、2017年3月27日


当天晚上9:00-10:00之间,死者和好友小王、小蒋打算翻墙出学校买零食,结果被人发现告诉了老师。


2、2017年3月28日


次日,学校请了三个孩子的家长,其中死者赵某来学校的家长是他的爷爷奶奶。不过,爷爷奶奶又通过电话告诉了孩子父亲这件事。结果父亲很生气,表示以后每周要扣掉赵某10元生活费。同时,原来准备同意让他搬出学校住的事情,也因为此事被否决了。


好友小王、小蒋表示,在这次请家长并得知了父亲的态度后,赵某情绪很低落,并于当天患上了感冒。


3、2017年3月29-3月30日


好友表示这段期间里没见赵某因感冒吃过药,并开始有发烧的情况。但管着70个学生的班主任老师则表示她一直不知道赵某感冒。直到赵某死亡后才从同学处得知。


4、2017年3月31日-4月1日(案发日)


当天早上6:50,赵某起床后和好友小王、小蒋等人去早自习,之后三人没吃早饭,而是一起去打乒乓球,然后回到教室上课。


(当天赵某和好友的活动轨迹)


中午放学后,赵某与小王、小蒋三人一起在食堂吃中午饭。下午赵某去上课期间,对同学小林说他头晕、耳鸣、身体不舒服,小林摸其头部发现赵某有点发烧。


(当天赵某和好友的活动轨迹)


下午放学后,赵某与小王、小蒋三人一起回寝室吃零食,没到食堂吃饭,后返回教室上晚自习。


在晚自习期间,据赵某的同班一位女同学反映,晚自习前她帮赵某拿网购包裹,并包裹带到教室时,见赵某一个人趴在自己的位置上,感觉他精神不好。之后这位女同学还开玩笑说他“嗨不起来了”,但赵某一直趴在自己的位置上没反映。


晚上9点10分下晚自习后,赵某与同学一起回到505寝室,与另一位同寝室同学聊天时说:自己的父亲有点凶,晓得他这次翻墙出校园的事怕要挨打,心里很害怕…


由于清明假期的安排,虽然3月31日是周五,但因学校4月1日周六也上课,所以4月1日下午赵某将回家。



之后,3月31日晚上10点钟熄灯睡觉后,大约晚上11时左右,赵某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大声说:“你不要打我…” 


(图为赵某的床)


因为赵某当时的声音很大,惊醒了寝室的同学和隔壁的楼长。室友为他出啥事时,赵某说:“我做梦梦到我踢了小林一脚,他要找一两百个人打我。”


不过,经过警方详细调查和走访老师同学,可以证明此事确实只是做噩梦、说胡话。


之后,楼长和室友摸了赵某的头部,发现赵某在发烧。小王还碰到了赵某的手臂,发现确实很烫,于是告诉了生活老师。老师便叫赵某看医生,但被赵某拒绝了。


于是,怕和赵某同床睡觉的小王影响到他的休息,生活老师让小王去另外一间床与小林同睡。之后生活老师就离开了。


大约4月1日凌晨1、2点时,赵某走到小林和小王的床前,用手将小林摇醒,但嘴里叫的却是小王的名字。赵某还拉小林的手去摸他自己的胸口,说心头紧得很。


后来,赵某又叫小林陪他上厕所,之后赵某自己就走进了宿舍屋内的厕所。



进去后,赵某直接把厕所门关了,之后小林听见赵某拉厕所里的水桶挡住门的声音,听声音赵某是小便。他解完手后,小林又听到有移桶开门出来的声音,之后小林就睡着了。


大约凌晨2至3点期间,生活老师曾经再次进入寝室,讯问赵某的病情,但赵某表示自己没事。于是生活老师就又离开了。同室也有一位室友表示大概这个时段迷迷糊糊看到生活老师进来过。


再后来,就是4月1日早晨6点多,505寝室的孩子门起床后,发现赵某不见了,但他的外套却在床上。


于是,小王等人找到生活老师,报告了此事,然后大家开始寻找赵某,但在宿舍和宿舍楼里都没有找到他。


接下来,大家开始离开宿舍,扩大范围寻找他,并最终在宿舍楼外的校外的水泥地上,发现了赵某的尸体,并发现警察早已经来了,还有少量群众在围观。



但因为警察来的时候没有拉警笛,所以住在5楼的学生们早上醒来时并不知道楼下出事了。


三.事发后警方和家属都做了什么


警方接到报案后立刻告知了赵某的家属这一情况,并把赵某的尸体送到了殡仪馆保存。死者的母亲等4人来到殡仪馆后,看了体表尸检,之后死者母亲哭泣后离开。


接下来,死者母亲一方的亲戚在当天中午1点半左右来到学校,之后在校门口敲锣打鼓,又摆花圈和放鞭炮,吸引了很多路人前来围观,并且人越聚越多,最终在下午4点左右,当地只能靠防暴警察把人群档在校门外。


 期间,死者母亲还拍摄了一段视频,视频中她拿着扩音器高声对着围观群众哭诉孩子在学校没有人身安全,还说孩子托梦对她说自己死得好惨。



此外,我们获得的一份录音还显示警察一直在劝家属进行尸检,但家属一直不愿意。泸县警方、教育局与坠楼者父母对话录音


但警方还是在认真调查了此案的情况。比如以下就是部分警方勘察现场的照片:



其中,警方发现505寝室内孩子门放刷牙杯子的台子上有一个唯一的鞋印:



并在窗外发现了两处新鲜的划痕:



一侧墙壁上也有擦痕:


 

还在3楼的一个平台上发现了与宿舍窗口的台子上相同的鞋印:



 而这两个鞋印,都与赵某当晚穿的拖鞋上的鞋印吻合。


 

另外,还有死者坠亡后第一现场的图片:


 

其次,是赵某背部所谓的“被殴打”的伤痕的清晰大图:



 

这些痕迹经过多位泸县和外地法医认定就是尸斑,而不是被殴打的伤痕 。


死者正面的图片也没有被殴打的痕迹。

 


耿直哥还获得了最新的一份法医鉴定的【情况通报】,其中的结论和前几天的法医体表鉴定的结果也一样。这里贴出来供大家自己去阅读:



再次,警方还调查和走访了大量学校的同学和老师,这些调查都有录像和录音可供查阅,耿直哥也看到了这些资料。


警方还调取了学校自2015年赵某入学以来的所有违纪记录,乃至自2015年以来太伏镇派出所接处警登记,但都未发现校外闲杂人员对校内学生实施敲诈勒索、强行收取保护费、教唆犯罪等案事件。太伏镇派出所也未接到该校学生涉及此类案事件的报警及求助。

最后,昨晚,警方还根据另一个媒体同行提供的线索,调查了一起2-3周前死者赵某所涉及的校园“打架”事件。


提供这个线索的是赵某小学时的好友小古,他说那是在一次晚自习过后,赵某和别的班一名初二的学生发生冲突,由头是俩人在“玩闹”时“疯过头”了,结果打了起来。不过,赵某因为个头比对方高,所以吃亏的是对方,最终俩人被同学隔开。


之后,吃亏的孩子约赵某次日在学校厕所再较量。赵某这边就找了自己的同学10来人,但等了一会儿没见对方来。于是大家就散去了,并没有打起来。


最后,在双方同学的协调上,俩人握手言和。


而在赵某坠楼当晚,这个小古也不并在学校宿舍,因为他住在校外老师家,并不住校。


上述这些情节,也得到了昨天与小古并不在一起,而是在接受耿直哥采访的赵某同寝室的好友小王的证明,因为当天他也去给赵某助威了。


四.关于特警封路和维稳的情况


昨天,某央媒在一篇【“三问”泸县】的报道中,怒气冲冲地斥责当地阻拦记者进城调查。


但这一情况并不属实。因为早在耿直哥昨天前往泸县采访之前,学校里就有老师接受过其他地方媒体的采访。然而,这些采访却给受访者的生活带来了不良影响。网上有人就污蔑受访者都拿了50元封口费,还有人威胁要搞死其中一个接受采访的老师的孙子。


至于那家央媒记者遭遇的所谓的“阻拦”事件,则发生在4月3日当地的“赶集日”上。耿直哥获得的现场图片显示,不仅当天本身来赶集的群众就多,而且因为受谣言误导,太伏中学门口也聚集了大量群众,结果把校园门口太伏镇最主要的一条干道给堵塞了。

 


这导致交通出现严重拥堵,当地只能在太伏镇外唯一的公路进出口设卡,让县外车辆先不要进入,以免加剧堵塞的情况。


五.校领导和当地领导子女的情况


这次网上谣言之所以沸腾汹涌,一个主要原因是造谣者宣称“打死”赵某的人都是学校和当地主要领导的儿子,所以真相才会被隐瞒。


然而,根据耿直哥调查了解,太伏中学的校长只有一个女儿,在该校念初一,与死者根本不认识。该校也根本没有所谓县长、镇长、派出所长等领导的儿子在该校念书这一事实:其中,当地派出所所长只有一个独生女儿,目前在大学读研,副所长也只有一个年龄才两岁的独生女儿。县长和镇长则根本不在这个学校念书。


以上,就是耿直哥这次泸县之行所搜集到的所有重要证据。


最后,耿直哥想和大家说一点我这次采访过程中的感受。


首先,在采访过程中,不论是校方还是当地官方,都非常配合我的工作,基本上我提出什么采访要求,拿出什么证据,质疑什么信息,他们都会很坦诚对待我的这些请求,尽量满足。而且不仅仅是我,几乎与我同行的外地多家权威媒体的诉求,他们都是很积极地在配合,这令我感觉不到这些官员想隐瞒什么。


其次,我在采访过程中发现虽然赵某的几位室友并不避讳采访和说出他们了解的情况,但孩子们的家长很担心他们孩子的安危。


因为这些家长的生活已经开始因为网上疯狂的谣言而受到影响。有家长就表示有亲戚给他们打电话,问他们是不是收了政府50元封口费,可这50元封口费根本就不存在。


所以,他们担心如果孩子接受采访,也会被谣言误导的群众骚扰,甚至人身安全遭到威胁。


结果,耿直哥和其他媒体同行不得不反复劝说了他们好一会儿,他们才同意让孩子接受采访。



但这一局面仍然令我感慨:在被谣言误导而爆发出的强烈“民意”面前,那些真正了解实情的人,却反而被吓得不敢再说出真相了。


更可讽刺的是,那些被误导的“民意”,却一边让真相闭嘴,一边还一口一个“我们要知情权”…


甚至于,原本该县早就计划好的停电检修工作,也被所谓的“官网要断网”的谣言吓得不敢进行了....


不过,今天泸县遭遇的这沸腾汹涌的舆情,也确实与当地官方的有着一些密切的责任。


一个最明显的问题是,其实当地官方在案发以来就一直做了大量的调查的工作。然而,当地在对外公布信息时,却并没有拿出这些全面的信息,从而给谣言的出现和发酵创造了滋生的空间。


好在,当地官方经过这次遭遇也上了深刻的一课。在今天的记者会上,当地官方就表示官方对外公布信息上的不及时、不到位、不全面,是导致此案发酵至此的一个主因,并向在场的所有媒体和公众道了歉。


耿直哥希望,泸县经历的这次风暴,也能够引起全国其他基层政府的注意。


而且,你们应该知道,今天我们面对的不仅是公众对于真相的渴求,更有境内外那些“别有用心者”乃至敌对势力,在等着吃像泸县案中那个意外死去孩子的“人血馒头”,从而用谣言去煽动群体性事件,进而实现他们各种见不得人的目的。


比如在泸县案上,境外敌对势力法x论xGong就异常活跃,围绕此案的多个谣言,也都被这个邪教组织在境外的多个平台疯狂传播。


由此可见,政府的信息发布工作,绝不是发个通稿那么简单。全国各地的政府部门都必须对这一泸县案中再次展现出的这种复杂的舆论工作有充分的认识,并做好准备。否则,说不准下一个陷入漩涡中的就是你们!

(注:本文中所有赵某同学的名字均为化名)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Learn More
Read more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