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सूर्य活力170617】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花呗,正在摧毁中国年轻人的生活

中国版的卡廷惨案至今尚未完全解密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9月3日 下午 10:4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5吨黄金培养出来的超级兵王,全国不超过20人,终身不得退役...

阿SIR 今天

阿SIR
中国警察自媒体门户
关注 


一名战斗机飞行的培养成本究竟是多少?一直以来没有确切数字,一架战斗机在一名飞行员面前,根本不值钱!

目前我国对飞行员的培养分为三级五阶段,三级分别是院校训练、基地训练以及部队训练,这个级别需要93公斤黄金,与飞行员的体重几乎相等。

五阶段分别为基础训练、初教机训练、高教机训练、改装训练以及战术训练每个阶段需要100-150公斤的黄金。从不间断地培养一名新手飞行员开始,能够驾驶三代机就需要耗费长达5年的时间。而这5年的时间内,消耗的资金庞大的不可估算。

这只是针对战斗飞行员来说,然而特种兵王不仅能上天驾战机,下海潜艇,陆地坦克等各种武器设备无不精通,这样的全能型人才全国不超过20人,终身不得退役...

萧云龙,特种兵王之一,他的人生故事从这里拉开了序幕......


     俄罗斯,西伯利亚,地狱训练营。

  西伯利亚黑拳训练营在全世界地下黑拳市场中可谓是如雷贯耳,但凡最终能够从西伯利亚黑拳训练营毕业后的学员具有惊人的力量和完美的格斗心理——冷酷、冷静、视死如归!

  这些学员有着钢铁之躯,就像是一具具完美的杀人机器,在世界各地的黑拳格斗场中绽放出了惊人的光芒。

  西伯利亚众多训练营中,最为恐怖与血腥的则是这座位于朱可夫小岛上的地狱训练营。

  清晨的阳光洒落在了地狱训练营的营地上,训练营周围布满了电网、地雷,更有荷枪实弹的警卫在外巡逻,是以整个训练营看上去更像是一个独立的王国。

  训练营内,已经有学员正在开始训练,他们彼此分散,练习各式各样一击必杀的格斗术。

  整个训练营内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隐隐又散发着一股不断累积之下所形成的浓郁的血腥味道,看着当真是犹如一个血腥地狱场般。

  能够进入地狱训练营的学员都必须达到一个恒定的标准——卧推160公斤以上,深蹲400公斤以上,一脚能踢断直径30厘米的木桩!

  这时,训练营一处居住基地一楼的一间门口打开,一个年轻的男子走了出来,他打了声呵欠,身上裹着一件军大衣。

  虽说时值夏季,但在严寒的西伯利亚仍旧是寒风逼人。

  走出来的年轻男子有着一张华国人的面孔,棱角分明,阳刚俊朗,高挺的鼻梁代表了他那坚毅的性格,深邃的目光恍如那看不见底的寒潭,只不过满是胡渣的他未曾修理之下倒是多了几分落拓随意之态。

  他叫萧云龙,是地狱训练营中的一名教官——终极教官!

  如果说这个死亡率达到了三分之一的训练营堪称是一个人间地狱,那他就是这座地狱中的魔王!

  事实上,在整个西伯利亚各处训练营中,所有人私下底对他的称号就是魔王!

  萧云龙口中叼着根烟,走到阳光洒落的空地上,他目光环视全场,看着分散在各处进行训练的学员。

  地狱训练营内不仅只有萧云龙一个教官,还有其他十几名教官,这些教官都是从黑拳格斗场退役下来保持全胜纪录的强者,抑或是一些世界上最为顶尖特战队退役的特种兵王。

  然而,场中其他的教官看到萧云龙走出来后,看向他的目光纷纷流露出一丝的敬畏之意,至于场中的学员更是卖力的训练,不敢有丝毫懈怠。

  “马卡斯,给我停下!婊-子养的!你发力不对,出腿速度不够,老子跟你说过多少遍了?”

  萧云龙眼中的目光陡然一沉,猛地大步流星朝着一个黑人巨汉学员走去。

  黑人巨汉马卡斯看着萧云龙走来,脸色一阵急促不安,他说道:“魔王教官,我再练习一次,一定能够达到要求!”

  “叫我萧教官!”萧云龙目光一沉,他盯着马卡斯,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再示范一遍,如果还不能掌握,那你就进兽笼里跟那头大棕熊共度一天吧!”

  “侧身,蓄力,腿部的爆发力量,瞬间出腿横扫!”

  萧云龙沉声说着,他的身上陡然间有股沉凝如山般的气势爆发而出,恍如一头沉睡万古的凶兽骤然苏醒,弥漫而出的那股凶威直让一旁的黑人巨汉头皮发麻。

  萧云龙话刚落音,他的右腿猛然间犹如一枚出膛炮弹般的横扫而出,重重的轰在了前面的一根木桩上。

  咔嚓!

  清脆无比的声音传递而来,这根直径达到了40厘米的木桩拦腰折断!

  不难想象,如若这一脚扫踢轰在人体身上,足以让人瞬间毙命!

  “看清楚了?”萧云龙盯着马卡斯。

  “看清楚了!”马卡斯大声说着。

  呼!

  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呼啸而至,停在了地狱训练营营口前,车门被重重地踢开,一个满脸络腮胡魁梧如山的男人走下车来,后车座跟着走下来两名男子。

  萧云龙目光一挑,他看到了这个男子,旋即冷笑着说道:“摩斯,怎么有空过来我这里?”

  “魔王,你不觉得你太过于狂妄了吗?昨天你带着你的学员与我手下的学员说好了切磋,可现在我的学员一个个都还站不起来。”名为摩斯的男子怒吼,他是另外一个训练营的教官,绰号巨斧,曾打过黑拳,保持百场全胜的记录。

  “摩斯,你应该庆幸这只是切磋,如果真的走上黑拳赛场,你的学员早就死了,而不是躺在床上这么简单。”萧云龙语气淡漠的说道。

  “狂妄!那我倒是要领教一下你这个魔王几手!”摩斯带着一股怒火,他冲了进来,营口处的警卫并未阻拦。

  “你当真要与我一战?”萧云龙眼中的目光一眯。

  “当然!”

  摩斯开口,冲过来的他右腿直接朝着萧云龙横扫而来。

  极为不巧的是,萧云龙的手机这是骤然响起,他拿出手机一看,脸色怔了怔。

  呼!

  摩斯的右腿此刻却是犹如一柄巨斧般的横扫而至,萧云龙不紧不慢,抬起右腿招架过去,看似漫不经心的动作竟是将摩斯那重逾千斤的右腿之力格挡了下来。

  “我不是说了吗,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萧云龙接了电话,语气有些淡漠。

  “你是我的儿子,难道我这个做父亲的给你打电话还有错了?”电话中,传来一声老迈而又沉重的声音。

  “我没有父亲,从我一出生开始,我看到的只有我的母亲。我所记得的唯有母亲带着我一人独自在海外流亡生活。那个时候,你这个所谓的父亲又在哪里?”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半晌那声老迈的声音这才缓缓响起:“云龙,我知道对不起你们母子。我不祈求你的原谅,我只希望在我人生最后的这段岁月中,能够看到你一眼。”

  萧云龙眼中的目光凌厉而起,他脸色微微一动,说道:“人生的最后岁月?什么意思?”

  “魔王,你这是在无视我吗?你找死!”摩斯狂怒而起,此刻的萧云龙居然还有心情接电话,这让他感到莫大的耻辱感,发狂的他双腿宛如那轮转着的战斧般挥动而起,空气在他的腿势碾压之下发出了接连不断的爆破声,声势骇人。

  萧云龙目光一沉,右臂上青筋暴露,汹涌澎湃的爆发力量席卷而出,他悍然出拳、臂挡、挥肘,显得游刃有余从容自若,竟是将摩斯那疯狂的腿势抵挡了下来。

  “这是医生对我说的话。儿子,无论你是多么恨我这个当父亲的也好,你身体内留着的始终是萧家的血脉。家里这边才是你的根,我希望你能回来。让我看一眼,也让我这个当父亲的能够稍微弥补一下自己的缺憾与过失,好吗?”电话中,那声沙哑的声音说道。

  萧云龙眼中精芒闪动,他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张美丽温婉而又慈祥的脸,那是他的母亲。

  他还记得自己的母亲在临终前拉着他的手所说的话:“龙儿,不要恨你父亲,我也从未恨过他,相反他是我今生唯一爱过的男人,到现在也同样如此。我离开后,你带着我的骨灰回去,我生是萧家的人,死也是萧家的鬼。我希望能够在萧家祖祠宗堂中安息。龙儿,答应我好吗?”

  “该死!”

  这时,摩斯狂怒了,他深吸口气,庞大的身体宛如那推土机般的朝着萧云龙碾压而至,接着他腰身一扭,右腿借助腰身的力量横扫而出,虚空中掠过了一道巨大的腿影,当真是犹如一柄巨斧般朝着萧云龙当头劈杀而下。

  萧云龙眼中目光一沉,一抹暴戾之色从他眼底闪过,他揉身而上,右腿猛地的横扫而出,这一腿太快了,根本看到他的腿势,唯有听到一声声噼啪作响的音爆声。

  轰!

  萧云龙这一腿轰杀而出,摩斯口中重重地闷哼一声,赫然看到他那庞大的身躯直接飞了出去。

  摩斯的身体刚倒在地上,一道身影瞬间冲至,抬腿一脚踩在了他的胸膛上,一口鲜血从他口中狂吐而出。

  “好,我回去!”

  萧云龙脚踩摩斯胸膛,对着电话一字一顿的说着。

  场中之人全都惊愕,地狱训练营的学员看向萧云龙的目光更是充满了一股深深地敬畏——一边接电话一边对战巨斧摩斯,最后还将摩斯踩在脚下,这不仅强势霸气,更是拉风到爆表!


2


     一个小时后。

  身负重伤的摩斯已经被他带来的人抬着灰溜溜的走了,那伤势据说没有三个月下不了床。

  这时,三辆悍马越野车呼啸而至,训练营外荷枪实弹站着的警卫看到车牌后直接打开了训练营的铁门。

  当前的一辆悍马车上,走下来一个白人男子,身形微微发福,有着一头金发,西方人特有的高挺鼻梁之上是一双宛如鹰眼般锐利的目光,他身材极为高大魁梧,走下车一眼看到前面站着的萧云龙,他笑了声,说道:“嗨,萧老弟,这么着急把我叫来,有什么事?”

  其余的悍马越野车上走出来一个个黑衣大汉,他们每一个面容冷峻,身上散发出一股凌厉无匹的气势,一看便知是杀人不眨眼的冷血高手。

  “杜克老板,我想我要走了。”萧云龙走了上来,用着标准而又流利的英文说道。

  眼前的这个白人男子正是地狱训练营的老板杜克。

  能够经营这座训练营,杜克自身的背景之深厚难以想象。在其身后有着世界上各大势力暗中资助的上百亿的美金用来经营打造这座血腥残忍的地狱训练营。

  杜克脸色一怔,他脸色讶然的看着萧云龙,说道:“我说萧老弟,你这是跟我开玩笑吧?你要走?难不成是哪个训练营出高价要挖你吗?这我可是不允许的,不管别人出多少钱,我都可以给双倍。萧老弟,你是这里的终极教官,你走了这个训练营怎么办?”

  “杜克老板,我是准备回国。我父亲给我打电话,他可能得了重病,我需要赶回去。你也知道,我跟他从未见过面。即便我表面上从不承认,但从心里面不可否认的是,他就是我的父亲。”萧云龙说道。

  “原来如此。”杜克点了点头,他伸手拍了拍萧云龙的肩头,说道,“萧老弟,听到你父亲病重的消息,我深感遗憾,希望他老人家能够平安无事。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去华国一趟,看看你父亲究竟长什么样,居然能够生出你这么一个变态的儿子。”

  萧云龙笑了笑,他问道:“杜克老板,这么说你同意了?”

  杜克脸色一怔,他耸了耸肩,满脸无奈的说道:“我不答应还能怎么样?你要走,即便是我带来的这些人,加上训练营上的所有学员、教官一起出手拦截你,只怕你还是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直接杀出去吧?”

  萧云龙淡然一笑,显得不可置否。

  “嗨,老兄,记住了,我可是把你当兄弟看待的。只有那些愚蠢到家的混账东西才会跟你结仇,我可不愚蠢。我唯一担心的是你离开之后从这里走出去的学员只怕实力要大打折扣。”杜克说道。

  “老杜克,你就放心吧。该教的我都已经教给他们。只要他们严格按照我的标准去训练,实力绝对足够强大。再则,关于训练场的训练方法我已经列了出来。即使我不在,其他的教官也能替代我的位置,他们的实力同样值得信任。”萧云龙说道。

  “好吧好吧,你打算什么时候走?”杜克问着。

  “今天!”

  “今天?可真够仓促的。不过今晚应该会有航班,我会给你安排好。回头我给你卡里面打些钱过去。老弟,你也知道我最近手头不宽,所以只怕不能打过去多少钱。你可别介意,日后缺钱了你找我都行。”

  “无妨。我对金钱没有多少兴趣。”萧云龙笑着。

  “除此之外,你还想带什么走?”杜克又问道。

  “怪兽!回头你派人把我的怪兽托运回去。”萧云龙开口。

  杜克闻言后嘴角不禁抽蓄了一下——怪兽,那是一辆真正意义上的钢铁怪兽,一辆巨型的机车,各方面的性能足以完爆一辆作战装甲车!

  “好吧。你走了之后,我会第一时间把你这辆怪兽托运回去。是华国的江海市对吧?你这玩意只能偷渡运过去了。我还是有办法的,但到了港口你怎么处理我可不管。”杜克说道。

  “你只要负责帮我托运到港口就行。”萧云龙说道。

  杜克又拍了拍萧云龙的肩头,说道:“老兄,说实在的,最后我看到你能够放下心结,回去你的故土,我还是为你高兴的。你回去了也就解脱了,能够过上平静的生活。不至于跟我一样,狗-娘的就打打杀杀。听说东方的美女温柔典雅,有机会我去找你,你可要给我介绍几个。”

  “没问题!”萧云龙一笑,他深吸口气,与杜克拥抱了一番。

  萧云龙收拾好自身的行李,仅仅是背着一个双肩包,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骨灰盒,里面是他亲生母亲的骨灰。

  他告别了地狱训练营,告别了他曾训练过的学员,还有共同相处的其他教官,走出了训练营的营门。

  他回头看向了训练营,这里留下他太多的回忆,让他心中隐有不舍。

  他握着手中的骨灰盒,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温柔慈祥但却也会严厉如父般的身影,她靠着自己的努力与勤奋将自己养大,即便是生活极为的贫苦,她也教会自己即便是贫苦也不能失去尊严而活,她教自己认识与学习华国文字,教自己华语,稍微长大点了她就教自己四书五经、唐诗宋词。

  她是一个学识渊博、博览群书的世家女人,她用她的母爱与渊博学识教会了自己应有的知识,使得自己即便是从未上过学,却也掌握到了相应的丰富知识。

  可是,在自己十五岁那年,她却是因为患上病毒型流感使得肺部受到感染,最终安详离去。

  也就是在十五岁那年,萧云龙才知道他还有个父亲,是华国江海市萧家的现任家主。

  “妈,回家了——”

  萧云龙眼角禁不住微微湿润,他对着骨灰盒轻轻地说着,坐上了杜克的车子,就此离开。

  从西伯利亚赶到莫斯科都需要大半天的时间。

  因此,杜克陪着萧云龙来到莫斯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八点钟,杜克看了眼时间,说道:“嗨,老兄,你的飞机是今晚十点直达江海市。大概要飞七八个小时左右。不过莫斯科与你们那边时差五个小时。所以,你抵达江海市应该是你们那边时间的早上十一点左右。”

  萧云龙点了点头,他看着杜克,用力的拍着杜克的肩膀,沉声说道:“杜克,非常感谢你让我进入地狱训练营担任教官,否则我现在还没离开佣兵团呢。”

  “是兄弟就别说这些客气的话。这些年来你为地狱训练营做出的贡献无人能及,若非有你,训练营走出去的拳手岂能战胜一个个强大对手,拿到丰厚的利益?”杜克开口,他说道,“老兄,你可以进去机场了。以后有空记得回来找我。”

  “没问题。那就再会了。”萧云龙开口,与杜克握了握手,他便是背起那简易的行囊朝着莫斯科国际机场里面走去。

  杜克目送萧云龙离去,眼中有着丝丝不舍,其实他知道萧云龙早晚都要回去,只是或早或晚的问题。

  ……

  萧云龙取了机票,走进了安检口,通过安检之后他来到的候机室等待着登机时间的到来。

  他那双深邃的眼中隐有一丝按耐不住的激动之意,不过却也有些茫然。

  他出生在海外,成长在海外,从未踏足过自己的国家半步,更是从未回去过自己的故乡,没有回去过自己那所谓的家。

  不过他知道他迟早要回去,因为他曾答应过自己的母亲,要将她的骨灰带回家,将她安葬故土,更是要让萧家祖祠上立下她的牌位,让她的灵魂得以安息。

  他十五岁的时候自己的母亲病逝,如今十年过去了,他想想也该回去了。

  更何况他那个名义上的父亲身染重疾,那就趁着这个机会回去一趟吧。

  正想着,候机室的广播提示,已经到了登机时间。

  萧云龙站起身,排着队,随着前面排队的人流缓缓地走去,开始登机。

  由于萧云龙赶着时间,今天就要走,因此早已经没有头等舱的座位,不过却也是买到了商务舱的座位。

  这是一架俄罗斯航空公司的航班,因此清一色的俄罗斯美女空姐极为的养眼,她们高挑而又性感,肌肤雪白,面露热情的微笑。

  俄罗斯这个国度可以说是男人的天堂,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华国那边是狼多肉少,这边则是反过来,女多男少。

  是以,萧云龙在地狱训练营其间可是没少尝试过俄罗斯美女的那股奔放如火的热情。

  萧云龙走进了飞机里面,看着登机牌来到了自己的座位旁,看到前面有个高挑妙曼的女人正在将她的行李箱举起要放进行李架。

  这个女人手中的箱子似乎有些沉重。她举起来之后一时半会力竭了,因此箱子未能放上行李架,反而是顺着她举起的手势再度垂落了下来。

  如此一来,这个身姿妙曼的女人身体立即失衡,朝后退了几步。

  萧云龙就站在她的身后,她一退后背便是顶在在了萧云龙的身上,带给她的感觉就像是撞在了一座山上,极为的踏实与沉凝,仿佛这世上没有任何的力量能够撼动这座“山”半分。

  萧云龙脸色立即一怔,泛起了丝丝古怪之意——这女人的屁股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吧?

3

     萧云龙倒吸口气,说起来他可不是雏,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男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点自制力。

  现在的他却是忍不住倒吸口凉气,赫然发觉他此刻都无法压制下心中的那股名为魔鬼般的冲动感觉。

  眼前这个美女的后背靠在了他的胸膛上,如此亲密的姿势下,她整个后背连同臀部自然也贴紧了上来。

  加之这飞机过道本身就狭窄,后面站满了正等着往前走的乘客,萧云龙根本没有多余的空间来腾挪闪避,就这么的与眼前这个美女的后背紧紧相贴,所带来的那股撩拨人心的诱惑感当真是不可想象。

  不过萧云龙仍旧是定了定神,伸手轻轻地握住了这个高挑女人的右肩,止住了她的身形。

  这个身姿妙曼的女人也察觉到了异样,她轻呼了声,猛地转过头来,一张绝艳无双的玉脸便是在萧云龙的眼前呈现而出。

  柳眉如烟若远山含黛,凤眸如水蕴皎月之辉,朱色红唇宛如盛开的玫瑰,一张美丽却又媚入骨髓般的玉脸带着丝丝的慌张与失措之意,反而是平添了那股芳菲妩媚的风情,让人看一眼都难以忘怀。

  即便是萧云龙这些年已经见惯了各色美女,可眼前这个女人仍旧是让他有种为之惊艳之感。不过他并未失神,脸色仍旧是平静,便连那双深邃的眼中都没有丝毫波澜泛起。

  “我来帮你吧。”

  萧云龙微微一笑,走上前将这个美女的行李箱单手提了起来。

  “谢谢!”

  柳如烟开口,她展颜微笑,看向萧云龙的目光蕴含感激之情。她这个箱子的确是有些沉重,她原本想要托运,想到托运了下飞机了还要等行李太麻烦,因此她带上了飞机。

  萧云龙单手将在她眼中极重的箱子显得不费吹灰之力的提了起来,直接放上了行李架。

  柳如烟眼眸看着萧云龙,隐隐有着一丝异彩浮现而出,她想起刚才她踉跄后退的时候撞在了萧云龙的身上,似乎自己的臀部……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娇艳无方的玉脸上染上了一抹嫣红之态,心间隐有丝丝异样之感。

  “好了,还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萧云龙看向柳如烟,嘴角带着一抹笑意,极尽礼节很有绅士范儿的问道。

  “没、没了,谢谢啊。”柳如烟一笑,浑身在不经意间便是散发出一股媚意撩人之态。

  萧云龙这才打量了眼柳如烟,一看之下更是为之惊叹,原本柳如烟已经极为的娇艳动人,不曾想她的身材竟然也是如此的万里挑一,堪称是性感到了极致。

  她穿着一件亮紫色的衬衣,傲视群芳的高耸将衬衣高高地撑涨而起,恍如只要她稍稍挺胸之下将会发生纽扣崩开从而裂衣而出的壮观场景。往下则是她那纤细的腰肢,若风中细柳,摇曳出万千风情。

  她穿着一步裙,完美的勾勒出了她那浮凸曲线,修长的美腿亭亭玉立,在那高跟鞋的衬托之下更是尽显腿线的修长。

  萧云龙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柳如烟则是坐在他右手边的位置,两人相隔一条过道。

  很快,飞机起飞了,飞上了平流层后稳定了下来。

  飞机飞行的时间需要七八个小时,这可是一个漫长的旅程,不过身边有着如此一个妩媚性感的女人看着,倒也是能够解去不少无聊时光。

  萧云龙一转头,目光朝着柳如烟看去,看着她莹白如玉的侧脸,看着她那极尽成熟的身段,目光的视线自然是重点放在了她那片几欲裂衣而出的饱满之上——真他-妈太养眼了。

  柳如烟察觉到了萧云龙的目光,她本身的性格也是热情奔放,是以她猛地拧头,那双狭长而又妩媚的凤眸嗔了眼萧云龙,像是在做出回击。

  萧云龙脸色一怔,旋即笑了笑,心中却是在惊叹这当真是一个妩媚入骨的女人,根本不需要刻意做出什么动作,仅仅是一个眼神便能将人的心神给勾走。

  这时,柳如烟的右腿稍稍抬起,架在了她的左腿之上,如此一来她穿着的一步裙裙口更是朝上缩着,稍稍显露而出的大腿上那一抹雪白极为晃眼,在飞机灯光的照耀下更是让人为之炫目。

  萧云龙看了眼,脸色愕然了一下。

  “咯咯——”

  柳如烟不由得掩嘴失笑,眼眸饶有深意的看了眼萧云龙。

  飞机飞稳之后,空姐开始为飞机上的乘客提供了飞机餐跟饮料。

  机上乘客用过餐之后已经来到了半夜时分,飞机机舱内主灯关闭,仅仅是开着昏暗朦胧的休息灯。

  机舱内的乘客开始休息,萧云龙也闭着眼假寐。

  约莫到了后半夜两三点左右,萧云龙感觉到了一丝动静,他睁眼一看,与他相隔过道上坐着的柳如烟忽而站了起来,她脚步很轻,朝着飞机上的洗手间走去。

  那一刻,她那双妩媚的凤眸有意无意的看了眼萧云龙,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像是在示威,又像是在挑衅。

  如果这种内蕴着的含义化为语言,那就是——你敢不敢?

  萧云龙眼中的目光微微一眯,飞机上的乘客已经都入睡了,便连空姐也都在机尾的机舱内休息,因此除了萧云龙没有人能够察觉柳如烟正走去洗手间。

  柳如烟走到了飞机上的洗手间前,她打开洗手间的门口走了进去,正要将门口关上。

  突然间,一只凭空伸出的手将洗手间的门口拦住,就在她为之惊诧间,洗手间的门口被强壮有力的手给拉开,一道挺拔伟岸的身影‘嗖’的一声走进了洗手间内,反手将门口给关上。

  “啊——”

  柳如烟禁不住轻轻地娇呼了声,因为她已经看清楚,走进来的正是萧云龙。

  洗手间的空间极为的狭窄,不过却也是能够容纳得下两个人的。

  随着萧云龙走进来,这个狭窄空间内的温度陡然急剧上升,有股炙热的热流在涌动。

  柳如烟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她感受得到从萧云龙身上散发而出的那股阳刚的男性气息,她娇艳的檀口微微张启,眼眸中半是娇羞半是惊慌,隐约间却又带着一丝的期待之感。

  萧云龙伸手将柳如烟直接拉到了怀中,以吻封唇,堵住了柳如烟那娇润的红唇。

  随后,萧云龙猛地柳如烟的身体转了过去,让她背对着自己,他的右手则是将柳如烟的一步裙直接朝上撩了起来。

4

    飞机仍在平稳的飞行着,机上的旅客几乎都已经入睡,整个机舱一片沉静。

  飞机上的一间洗手间内,柳如烟身躯娇慵,看着像是浑身已经被抽离了所有力气般的靠在了洗手间门口上,她脸色潮红,微微张启的檀口中仍旧是在不断地呵出道道温热的气息。

  萧云龙已经走了出去,方才萧云龙感觉一番,确认外面没人,他本想让柳如烟先走出去,可柳如烟却是让他先离开。

  柳如烟似乎还未从那巅峰之境的感觉中回过神来,美眸中那一抹融合了羞意与妩媚的目光显得迷离而又魅惑,加上那微微潮红的玉脸,这时候的她堪称是秀色可餐,极为的撩动人心。

  “自己真的是一个放浪的女人么?”

  柳如烟轻轻自语。

  直至此刻,她仍旧是难以置信自己竟然会跟飞机上的一个陌生男人在飞机的卫生间里发生这样的事情。

  即便是木已成舟,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她仍是显得有些难以置信。

  柳如烟深吸口气,她定了定神,走到了洗手间的马桶上蹲坐了下来,她拿出纸巾擦拭了一下。

  如若萧云龙仍在卫生间内,将会看到柳如烟擦拭的纸巾上染红一片。

  “与其被逼迫回去成为家族中的联姻工具,要嫁给那个纨绔恶心的大少,还不如就此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人。至少往后也能留下一种相见如初的怀念不是?”

  柳如烟心中暗想着,艳丽无双的脸上却是带着一抹浓浓的沉重与低落之色。

  数年前,柳如烟就已经离开了家族,前往莫斯科发展,她的目的是为了摆脱家族的束缚,从而得到一片自由发展的天空。

  不曾想,最终她还是逃不过家族家族的制约,被勒令回去与其他世家的公子大少联姻。

  柳如烟几经反抗与挣扎,终究还是未能决定自己的命运,只好乘机回国。

  也许是出于一种报复的心理,当萧云龙野蛮霸道的直接闯进洗手间的时候,她并未拒绝,反而是有种莫名的期待。

  ——我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但我能决定我的第一次留给哪个男人!

  这就是柳如烟的报复,对那个要联姻她的纨绔大少的报复。

  ……

  萧云龙已经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等了好一会儿都未见柳如烟出来,他心中不免有些疑虑。

  他看得懂柳如烟的暗示,所以也就起身跟上,他自然是不会拒绝一个容貌身材堪称是极品存在的大美女如此的暗示,再则在这飞机之上,高空之上,发生点关系岂非是让人极为向往?

  这要是拒绝了只怕都要遭到天谴啊!

  约莫半小时后,萧云龙看到柳如烟从洗手间走了出来,走过来的时候她看了眼萧云龙,并未说什么,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眼眸闭上,似乎是累到了。

  萧云龙哑然失笑,心想着莫非日后真的是相见不如怀念,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

  如此也好,反正双方不过是相互寻求刺激罢了,日后又何必有过多的纠缠?

  萧云龙也闭上了双眼,极为困乏的他沉沉睡去。

  萧云龙并未察觉,当他沉沉入睡的时候,隔着过道上坐着的柳如烟双眸忽而睁开,转头静静地看着他的侧脸。

  柳如烟双眸若水,静静地看着眼中的这个男人,似乎想要将这个男人烙印在自己的心扉般。

  萧云龙这一觉睡得很沉,迷迷糊糊中他被人摇醒,睁眼一看,看到身边看着一个美丽动人的空姐,提醒他飞机已经落地,可以下机了。

  萧云龙下意识的朝着旁边看去,竟是看到柳如烟早已经离开,座位上空空如也。

  前面有着乘客正排队下机,或许柳如烟已经随着前面的人流缓缓下机了吧。

  萧云龙拿起自己的背包,随着人流走下了飞机。

  “这就是江海市吗?母亲曾生活过的地方!”

  萧云龙走出了机场,心中泛起了一阵复杂之感。可以说,这里是他的故土,他这是第一次踏足江海市。心中并没有丝毫的熟悉之感,反而是感到无比的陌生。

  时值盛夏,天气极为的闷热,不过江海市临近海边,闷热中却也有着丝丝清凉的风吹来。

  萧云龙抽了根烟,右手握着母亲的骨灰盒,他记得自己的母亲说过,江海市是一个很美丽的城市,四季如春,临近大海,风景极美。

  “妈,以前您曾说过待我成年了就带着我回来江海市。不曾想,天意弄人,您过早的离世了。现在,儿子带着你回家。”

  萧云龙自语,将烟头熄灭,拦下一辆计程车坐了上去。

  萧云龙拿出一张纸片,上面写着萧家地址,他念给了计程车师傅。

  ……

  萧家老宅。

  萧家在江海市曾经是一个名望世家,有着辉煌的过往,不过却是日渐没落,直至今日萧家在江海市各大世家中已经是属于末流。

  萧家老宅东院,这里有着一个小型的演武场。

  整个东院的演武场内充斥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更是有着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在弥漫。

  演武场的擂台上,站着一个健壮结实的年轻男子,他身材魁梧,能够看得到他浑身的肌肉纠结而起,内蕴着一股惊人的力量。

  然而,他的脸上却是充满了一股倨傲与不屑之色,他目视前方,开口说道:

  “哼!堂堂萧家,居然连个胆敢上台来切磋对战的男人都没有吗?萧家果然是没落了,不堪一击!”

  狂妄的声音在整个萧家东院内回荡着,经久不息。

  年轻男子身后坐着一行人,居中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他名为武建,是江海市武家之人,也正是现任武家家主的三弟。

  今日,他带着武家的弟子前来萧家公然挑衅比试,因为各大世家中都有这样年轻一代弟子中的切磋比武。

  武建眼中的目光微微一眯,朝着对面的一排座位看去,盯住了前面坐着的人当中居中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

  这个中年男子实际年龄只有五十岁出头,但看着却像是已经六十岁了般,脸上的神态显得极为苍老,脸色也发白,但双眉英挺,双目威严,一张国字脸更是有股凛然正义的威势。

  他坐在那儿,有股渊渟岳峙的气势,岿然不动如山,八方风云无畏。

  他正是萧家的现任家主萧万军,也正是萧云龙的亲生父亲!

    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