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老中医李可治疗小儿白血病医案 不可思议的治疗过程

2017-01-18 李可老中医等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紫雪斋按:自从前年(2015年)9月与大家一起帮助新卓同学治疗白血病以来(参看链接2017·爱愈希望路迢迢),一直四处搜集中医学关于白血病的理论与实践经验,艾灸对临床化疗的辅助新卓妈妈已经可以一定程度可以自己完成。但中药验方一直缺少能够经得起多方对照验证的方药,所幸得到传奇老中医李可的《李可肿瘤医案》,其中有“小儿白血病”专篇。又在地摊淘到了上海中医学院出版社“中医临床医学大系”《实用中医血液病学》,其中有对中医血液病临床治疗研究的系统资料。同时,于网络检索到一篇2010年一位病人亲属记录的自己依照李可验方给侄子治疗白血病的“惊奇”过程。

 

过去的大半个冬天,多次听到白血病患儿亡故的消息,悲悯叹惋。所以,今天核校整理所获资料中针对小儿白血病——气血两竭(气血双亏)型——既生死攸关危重情况的方药。本人对照名医黄竹斋和日本森立之等医家相关论述,赞同李可老中医的论断:“当此生死存亡系于一发关头,则当急急固脱为先。一切攻癌解毒、苦寒败胃之品,毫末不可沾唇。扶得一分正气,便退却一分邪气,保得一分胃气,便有一线生机。”因此,本篇主要推荐李可老中医的方药,同时将《实用中医血液病学》中的方药附录于后,供方家和患者家属对照参考及选择应用。

 

特别提醒:本篇方药及用药剂量为李可老中医独特的经验,患者一定要在中医医生的指导下辩证应用,切不可盲目照搬。




李可老中医:小儿白血病

 

1977年5月10日,灵石常青村13岁学生程继柱,气息奄奄,由其父背来就诊。询知两月前突然高热寒战,体温40℃,鼻衄如注,2日不止,大便如柏油状。急赴山医三院,4月5日入院(住院号77-723),经抢救脱险,但极度贫血,血红蛋白4克,输血1600毫升无效。用COAP方案化疗2个疗程后,处于弥留状态。5月5日病危出院。出院诊断:“血红蛋白4克,白细胞36万,急性粒细胞型白血病。”

 

病孩面色萎黄虚浮,唇指白如麻纸,眩晕不能坐立,纳呆,日仅进食l~2两,五心烦热,心动震衣,自汗如洗,两目失神;舌如去膜猪腰子,光绛无苔而干,六脉浮弦搏指,一息七至以上。从脉舌、形神见证,已属气阴两竭之死候。然其父悲伤哭泣,情极可悯。又诊病孩趺阳、太溪、太冲三脉,尚不致散乱,不吐不泻,尚能进食,胃气末至败亡,一线生机未灭。遂以当归补血汤、生脉散合方,重用参、芪,加山茱萸益气固脱:

 

生黄芪30克,当归、红参(另炖)、麦冬(小米拌炒)、五味子、三仙炭(神曲、焦山楂、麦芽)、炙甘草各10克,山茱萸肉、九地(熟地黄)各30克,砂仁10克,龙眼肉、女贞子、墨旱莲草各15克,阿胶18克(化入),鲜生姜5斤,大枣6枚,浓煎,小量多次分服。

 

二诊:5月28日。

首剂得效,上方连服10剂。服3剂可起坐,服5剂后可进食半斤,头晕大减,精神转佳,服至第7剂已能下床散步,舌上布薄白苔,津润,胃气来复,大是佳兆。

服完10剂后,日可进食1斤多。不料前日忽然泛呕、泄泻,腰困如折,脐下筑动应衣,泛酸嘈杂,喉中痰鸣如拽锯,瑟缩畏寒,下肢发凉,脉浮尺虚,舌变白腻。其父意谓感冒风寒,然则足不出户何来感冒?此必久病伤肾,元阳不固,厥脱先兆。本拟加鹿茸血肉有情之品,温养肾督,促其生血。奈患者住院已耗资数千元,贫病交困,姑以肾四味(枸杞子,酒泡菟丝子,盐水补骨脂,仙灵脾四味),性味和平,温阳益精之品代之,温养肾命,双补气血为治:

 

生黄芪30克,当归、红参(另炖)、龙眼肉、姜炭、三仙炭(神曲、焦山楂、麦芽)、炙甘草各10克,土炒白术、山药、炒谷麦芽各30克,阿胶(化入)、生半夏、茯苓各12克,肾四味(枸杞子,酒泡菟丝子,盐水补骨脂,仙灵脾四味)60克,鲜生姜10片,枣6枚。

 

三诊:6月20日。服2剂后胃寒退,泻止脉敛,服5剂脐动隐,元阳固,食增,两目有神,可出户外玩耍。10剂服完,每日温习功课,跑跳看戏,已如常人,两目神采奕奕,食纳大增,脉中取和缓从容,血色素上升至7.5克,白细胞降至ll万。效不更方,加参鹿膏10克,10剂。

 

四诊:7月18日。血红蛋白上升至9.5克,白细胞降至5万7千,原方守服7剂。

 

五诊:8月27日。血红蛋白11克,白细胞2万7千,稳步向愈,因贫困,停服中药,予单味参鹿膏150克,半月量。

 

至9月22日,血色素12克,白细胞19500,余不胜欣慰,嘱病家加意调护,慎饮食,避风寒,以防不测。

 

不料于9月29日中午,其母高热昏迷,买一大西瓜,病孩乘其父外出配药偷吃多半个(约5公斤),当夜腹痛作泻,次日又水泻尽日,滑脱不禁,脱肛不食,大汗心悸,喘不能步。急去诊视,则六脉散乱如丝,面如死灰,四肢厥冷。急用大剂参附龙牡山萸肉,投剂不应。盖胃气败亡,百药难施,余已无能为力,终至不救。小儿不守禁忌,只图果腹,不幸夭亡,令人不胜慨叹。

 

李可按:小儿白血病类似“小儿急痨”,又因其主症为高热,大出血,亦可归属血证范畴。初期邪毒炽盛,充斥表里三焦,入营动血,可借鉴温病治法,以犀角地黄汤合清瘟败毒饮重用生石膏250~500克,无犀角时可以丹皮、紫草、蚤休代之,一昼夜连服3大剂,即可阻断病势。此期人体正气尚强,用攻不可犹豫,杀得一分邪毒,即保得一分元气,攻癌即所以扶正。

 

若禀赋素虚,邪从寒化、虚化,甚则初病即见正气先溃,气随血脱,奄奄待毙,或高热出血之后,复加化疗摧残,气血耗伤殆尽。当此生死存亡系于一发关头,则当急急固脱为先。一切攻癌解毒、苦寒败胃之品,毫末不可沾唇。扶得一分正气,便退却一分邪气,保得一分胃气,便有一线生机。

 

本例的治疗,即遵循了此条原则。故当辨病与辨证发生矛盾时,要毫不犹豫地舍病从证。若对号入座,套用专病专方之类,则是速其死也。中西医结合,中医没得现成饭可吃。丢弃了“以人为本,辨证论治”的法宝,何来中医的特色与优势?试观本案病儿的抢救过程,历时4个月,服药40剂,未用一味抗癌药,终于降服白细胞,使血色素恢复正常。可见“以人为本”的思想,固护脾肾元气的治则,在癌症治疗中具有特殊地位。笔者受条件局限,未能进行系统观察研究,一得之见,偶然性、片面性在所不免。

——李可老中医


 

附录1

 

中医(李可肿瘤医案)

治疗白血病不可思议的过程

 

我侄子在上海瑞金医院住院化疗时,一个疗程还未完成,中途几次血小板、血细胞都被化疗药杀得一败涂地,几次停化疗,注射大量补身体的西药都无济于事,化疗费用是常规疗程三倍以上,且未能取得应有疗效。

 

第二次上日本化疗药“门冬”过敏,从化疗常识上讲,不用门冬化疗药80%以上患者都会复发,所以就转入离家比较近的泉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

 

我由于到了上海看见了我侄子的症状,心里也比较着急,急着给他寻找升高血小板的药,我是一个中医爱好者,在下载一百多部的中医电子书中我看到了《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中的培元固本散方子,想用这个方子给他升高血小板等,咨询了两位开业的中医师,他们说未见人不好说,也只能试一试,在万般无奈中我咨询了我的一位忘年交,一位赣南医学院中西结合毕业的老校医,把电子版打印的《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给了他看培元固本散的方子,他说不能用,接着又看该书P367页的一位急性粒细胞患者的病案,他也没有看到病人,就直接的说用该病案的方子:当归补血汤合生脉散,重用参、芪,加山茱萸益气固脱。

 

我在后来的时间犹豫不决下,仔细看书,发现我侄子的病名不一样,虽然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但症状几乎和他一模一样,只是还没有他严重,症状:面色白,虚浮(不会萎黄),唇指白如麻纸,心动震衣,五心烦热,在化疗前,每天晚上睡觉前要喝一杯冷水,子时出一身虚汗,还睡得不安稳,会哭,在化疗前舌如去膜腰子,光绛无苔而干,化疗后,吃激素药反而出生白苔。两目无神。不会鼻衄如注和大便如柏油状。李老辩证为气阴两竭之症,我也如法炮制:

 

生芪30克,当归、红参(另炖)、麦冬(小米拌妙)、五味子各10克,山萸肉、九地(熟地)30克,砂仁10克、元肉、女贞子、旱莲草各15克,阿胶18克(化入),鲜生姜5片、大枣6枚,浓煎,小量多次分服。因皮下出血症状在化疗后没有了,所以就去掉了治脾不统血的三仙炭、炙甘草各10克。

 

在从上海回到泉州市南安市诗山镇家里休息期间,我把药方发了过去,家人开始不敢给他吃,经询问老校医,这个方子起码不会吃坏人,于是大胆让侄子吃,吃了这个方子两天效果就出来了,嘴唇上就有血色了,上台阶也不用家人搀扶能自己走上去,四天后到泉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一化验,血小板达到180,白细胞趋于正常值,只是血红蛋白未上去(原来就有贫血)。这个过程让我们全家人都感到为之兴奋,非常惊奇!

 

在医院休息了几天,于是接着第二疗程的化疗,由于医生用药过于生猛(其实这个做法是非常危险的,好多身体素虚的患者就是由于抵抗不住化疗,死在化疗输液的病床上,离我家七八里路的一女孩就是化疗时在病床上离去的),我侄子的血相非常低,具体数字不记得了,血小板和白细胞几乎跌到了谷底(元气大伤)。

 

第二天就输全血,第三天化验血小板和白细胞还是升不上去,医生非常奇怪。由于血相非常低,不敢吃中药,在我的追问和发火下,家人只得让侄子续吃上方中药。第五天还第六天一化验,血小板升到190,白细胞正常,连同病房的病友都非常惊奇,惊叹一般情况下,血小板和白细胞绝对升不到这么快。后经骨穿检查疗效非常好,而在上海瑞金医院的骨穿报告简术如下为:髓片中原淋+幼淋占87.5%,该类细胞体大小不等,胞核圆或类圆形,胞浆量较少,淡蓝色,核仁可有或隐匿;粒、红、巨三系增生受抑;血片中原淋+幼淋占69%。

 

从两者简单对比就可看出中药治疗的疗效。而我家人和亲戚只简单把中药当作升高血小板和白细胞的手段,认为中药治疗不了白血病,尤其也有学医者也是这样,我也哭笑不得,特别是巨核细胞全片21个和核细胞增生活跃,是化疗无论如何也取得不了的效果。


 

附录2



“中医临床医学大系”《实用中医血液病》之

 

急性白血病“气血双亏型”症状与方药

 

1、症状:心悸气短,神疲食少,面色萎黄无华,头晕耳鸣,睡眠不宁,口咽干燥,五心烦热,自汗、盗汗,舌质淡红,少苔或剥,脉沉细数。

 

2、分析:热毒耗气伤阴,心气不足,鼓动无力,血不上荣而颜色憔悴;阴血亏损,失于滋润而唇裂少津;阴虚火旺而自觉烦热,热逼津出而遍体涔涔。

 

3、治则:益气养心、滋阴补肾。

 

4、方药:生脉、二至合地黄汤加减。药选:北沙参、麦冬、五味子、女贞子、旱莲草、枸杞子、生地、丹皮、茯苓、薏仁、白蒺藜、龟版、远志、枣仁等,可加蛇舌草、半枝莲以清余毒。

急性白血病“气血双亏型”症状与方药

 

1、症状:头晕、耳鸣,面无华泽,动则心悸气促,唇甲色淡,脘腹胀闷,纳呆或虚烦,或有出血点,舌淡体胖,或有齿印,舌苔薄白,脉象虚大或濡细。

 

2、分析:热毒内蕴,耗伤气血。气血不足,无以荣外;脾气虚弱,运化无权;肾气不足,骨髓空虚。

 

3、治则:益气养血,健脾补肾。

 

4、方药:当归补血汤合四君、八珍加减。药选:黄芪、党参、当归、白术、茯苓、熟地、杞子、女贞子、阿胶等。配伍白花蛇舌草、小蓟草等以清解余邪,且宁孙络。


特别提醒:本篇方药及用药剂量为李可老中医独特的经验,患者一定要在中医医生的指导下辩证应用,切不可盲目照搬。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本公众号秉承一贯的传统文化传习、社会自助互助、人文关怀、危难援助等宗旨,倡导基于人间温情、友爱的日常性自发、自愿、自主的学习交流、人际关爱等自助与互助之风习。

本公共号五项原则——

一、中国为家园,人类为本源,宇宙为根源;

二、关注人、社会和大自然,崇尚天人合一;

三、支持理想人生,倡德才兼备、质朴无华;

四、居仁由义,乐善不倦,溯游儒释道之源;

五、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赤诚弘毅化忧患。

微信号:zixuezhai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关注

传奇老中医李可治疗小儿白血病医案 不可思议的治疗过程

传奇老中医李可治疗小儿白血病医案 不可思议的治疗过程

2017-01-18 李可老中医等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紫雪斋按:自从前年(2015年)9月与大家一起帮助新卓同学治疗白血病以来(参看链接2017·爱愈希望路迢迢),一直四处搜集中医学关于白血病的理论与实践经验,艾灸对临床化疗的辅助新卓妈妈已经可以一定程度可以自己完成。但中药验方一直缺少能够经得起多方对照验证的方药,所幸得到传奇老中医李可的《李可肿瘤医案》,其中有“小儿白血病”专篇。又在地摊淘到了上海中医学院出版社“中医临床医学大系”《实用中医血液病学》,其中有对中医血液病临床治疗研究的系统资料。同时,于网络检索到一篇2010年一位病人亲属记录的自己依照李可验方给侄子治疗白血病的“惊奇”过程。

 

过去的大半个冬天,多次听到白血病患儿亡故的消息,悲悯叹惋。所以,今天核校整理所获资料中针对小儿白血病——气血两竭(气血双亏)型——既生死攸关危重情况的方药。本人对照名医黄竹斋和日本森立之等医家相关论述,赞同李可老中医的论断:“当此生死存亡系于一发关头,则当急急固脱为先。一切攻癌解毒、苦寒败胃之品,毫末不可沾唇。扶得一分正气,便退却一分邪气,保得一分胃气,便有一线生机。”因此,本篇主要推荐李可老中医的方药,同时将《实用中医血液病学》中的方药附录于后,供方家和患者家属对照参考及选择应用。

 

特别提醒:本篇方药及用药剂量为李可老中医独特的经验,患者一定要在中医医生的指导下辩证应用,切不可盲目照搬。




李可老中医:小儿白血病

 

1977年5月10日,灵石常青村13岁学生程继柱,气息奄奄,由其父背来就诊。询知两月前突然高热寒战,体温40℃,鼻衄如注,2日不止,大便如柏油状。急赴山医三院,4月5日入院(住院号77-723),经抢救脱险,但极度贫血,血红蛋白4克,输血1600毫升无效。用COAP方案化疗2个疗程后,处于弥留状态。5月5日病危出院。出院诊断:“血红蛋白4克,白细胞36万,急性粒细胞型白血病。”

 

病孩面色萎黄虚浮,唇指白如麻纸,眩晕不能坐立,纳呆,日仅进食l~2两,五心烦热,心动震衣,自汗如洗,两目失神;舌如去膜猪腰子,光绛无苔而干,六脉浮弦搏指,一息七至以上。从脉舌、形神见证,已属气阴两竭之死候。然其父悲伤哭泣,情极可悯。又诊病孩趺阳、太溪、太冲三脉,尚不致散乱,不吐不泻,尚能进食,胃气末至败亡,一线生机未灭。遂以当归补血汤、生脉散合方,重用参、芪,加山茱萸益气固脱:

 

生黄芪30克,当归、红参(另炖)、麦冬(小米拌炒)、五味子、三仙炭(神曲、焦山楂、麦芽)、炙甘草各10克,山茱萸肉、九地(熟地黄)各30克,砂仁10克,龙眼肉、女贞子、墨旱莲草各15克,阿胶18克(化入),鲜生姜5斤,大枣6枚,浓煎,小量多次分服。

 

二诊:5月28日。

首剂得效,上方连服10剂。服3剂可起坐,服5剂后可进食半斤,头晕大减,精神转佳,服至第7剂已能下床散步,舌上布薄白苔,津润,胃气来复,大是佳兆。

服完10剂后,日可进食1斤多。不料前日忽然泛呕、泄泻,腰困如折,脐下筑动应衣,泛酸嘈杂,喉中痰鸣如拽锯,瑟缩畏寒,下肢发凉,脉浮尺虚,舌变白腻。其父意谓感冒风寒,然则足不出户何来感冒?此必久病伤肾,元阳不固,厥脱先兆。本拟加鹿茸血肉有情之品,温养肾督,促其生血。奈患者住院已耗资数千元,贫病交困,姑以肾四味(枸杞子,酒泡菟丝子,盐水补骨脂,仙灵脾四味),性味和平,温阳益精之品代之,温养肾命,双补气血为治:

 

生黄芪30克,当归、红参(另炖)、龙眼肉、姜炭、三仙炭(神曲、焦山楂、麦芽)、炙甘草各10克,土炒白术、山药、炒谷麦芽各30克,阿胶(化入)、生半夏、茯苓各12克,肾四味(枸杞子,酒泡菟丝子,盐水补骨脂,仙灵脾四味)60克,鲜生姜10片,枣6枚。

 

三诊:6月20日。服2剂后胃寒退,泻止脉敛,服5剂脐动隐,元阳固,食增,两目有神,可出户外玩耍。10剂服完,每日温习功课,跑跳看戏,已如常人,两目神采奕奕,食纳大增,脉中取和缓从容,血色素上升至7.5克,白细胞降至ll万。效不更方,加参鹿膏10克,10剂。

 

四诊:7月18日。血红蛋白上升至9.5克,白细胞降至5万7千,原方守服7剂。

 

五诊:8月27日。血红蛋白11克,白细胞2万7千,稳步向愈,因贫困,停服中药,予单味参鹿膏150克,半月量。

 

至9月22日,血色素12克,白细胞19500,余不胜欣慰,嘱病家加意调护,慎饮食,避风寒,以防不测。

 

不料于9月29日中午,其母高热昏迷,买一大西瓜,病孩乘其父外出配药偷吃多半个(约5公斤),当夜腹痛作泻,次日又水泻尽日,滑脱不禁,脱肛不食,大汗心悸,喘不能步。急去诊视,则六脉散乱如丝,面如死灰,四肢厥冷。急用大剂参附龙牡山萸肉,投剂不应。盖胃气败亡,百药难施,余已无能为力,终至不救。小儿不守禁忌,只图果腹,不幸夭亡,令人不胜慨叹。

 

李可按:小儿白血病类似“小儿急痨”,又因其主症为高热,大出血,亦可归属血证范畴。初期邪毒炽盛,充斥表里三焦,入营动血,可借鉴温病治法,以犀角地黄汤合清瘟败毒饮重用生石膏250~500克,无犀角时可以丹皮、紫草、蚤休代之,一昼夜连服3大剂,即可阻断病势。此期人体正气尚强,用攻不可犹豫,杀得一分邪毒,即保得一分元气,攻癌即所以扶正。

 

若禀赋素虚,邪从寒化、虚化,甚则初病即见正气先溃,气随血脱,奄奄待毙,或高热出血之后,复加化疗摧残,气血耗伤殆尽。当此生死存亡系于一发关头,则当急急固脱为先。一切攻癌解毒、苦寒败胃之品,毫末不可沾唇。扶得一分正气,便退却一分邪气,保得一分胃气,便有一线生机。

 

本例的治疗,即遵循了此条原则。故当辨病与辨证发生矛盾时,要毫不犹豫地舍病从证。若对号入座,套用专病专方之类,则是速其死也。中西医结合,中医没得现成饭可吃。丢弃了“以人为本,辨证论治”的法宝,何来中医的特色与优势?试观本案病儿的抢救过程,历时4个月,服药40剂,未用一味抗癌药,终于降服白细胞,使血色素恢复正常。可见“以人为本”的思想,固护脾肾元气的治则,在癌症治疗中具有特殊地位。笔者受条件局限,未能进行系统观察研究,一得之见,偶然性、片面性在所不免。

——李可老中医


 

附录1

 

中医(李可肿瘤医案)

治疗白血病不可思议的过程

 

我侄子在上海瑞金医院住院化疗时,一个疗程还未完成,中途几次血小板、血细胞都被化疗药杀得一败涂地,几次停化疗,注射大量补身体的西药都无济于事,化疗费用是常规疗程三倍以上,且未能取得应有疗效。

 

第二次上日本化疗药“门冬”过敏,从化疗常识上讲,不用门冬化疗药80%以上患者都会复发,所以就转入离家比较近的泉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

 

我由于到了上海看见了我侄子的症状,心里也比较着急,急着给他寻找升高血小板的药,我是一个中医爱好者,在下载一百多部的中医电子书中我看到了《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中的培元固本散方子,想用这个方子给他升高血小板等,咨询了两位开业的中医师,他们说未见人不好说,也只能试一试,在万般无奈中我咨询了我的一位忘年交,一位赣南医学院中西结合毕业的老校医,把电子版打印的《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给了他看培元固本散的方子,他说不能用,接着又看该书P367页的一位急性粒细胞患者的病案,他也没有看到病人,就直接的说用该病案的方子:当归补血汤合生脉散,重用参、芪,加山茱萸益气固脱。

 

我在后来的时间犹豫不决下,仔细看书,发现我侄子的病名不一样,虽然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但症状几乎和他一模一样,只是还没有他严重,症状:面色白,虚浮(不会萎黄),唇指白如麻纸,心动震衣,五心烦热,在化疗前,每天晚上睡觉前要喝一杯冷水,子时出一身虚汗,还睡得不安稳,会哭,在化疗前舌如去膜腰子,光绛无苔而干,化疗后,吃激素药反而出生白苔。两目无神。不会鼻衄如注和大便如柏油状。李老辩证为气阴两竭之症,我也如法炮制:

 

生芪30克,当归、红参(另炖)、麦冬(小米拌妙)、五味子各10克,山萸肉、九地(熟地)30克,砂仁10克、元肉、女贞子、旱莲草各15克,阿胶18克(化入),鲜生姜5片、大枣6枚,浓煎,小量多次分服。因皮下出血症状在化疗后没有了,所以就去掉了治脾不统血的三仙炭、炙甘草各10克。

 

在从上海回到泉州市南安市诗山镇家里休息期间,我把药方发了过去,家人开始不敢给他吃,经询问老校医,这个方子起码不会吃坏人,于是大胆让侄子吃,吃了这个方子两天效果就出来了,嘴唇上就有血色了,上台阶也不用家人搀扶能自己走上去,四天后到泉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一化验,血小板达到180,白细胞趋于正常值,只是血红蛋白未上去(原来就有贫血)。这个过程让我们全家人都感到为之兴奋,非常惊奇!

 

在医院休息了几天,于是接着第二疗程的化疗,由于医生用药过于生猛(其实这个做法是非常危险的,好多身体素虚的患者就是由于抵抗不住化疗,死在化疗输液的病床上,离我家七八里路的一女孩就是化疗时在病床上离去的),我侄子的血相非常低,具体数字不记得了,血小板和白细胞几乎跌到了谷底(元气大伤)。

 

第二天就输全血,第三天化验血小板和白细胞还是升不上去,医生非常奇怪。由于血相非常低,不敢吃中药,在我的追问和发火下,家人只得让侄子续吃上方中药。第五天还第六天一化验,血小板升到190,白细胞正常,连同病房的病友都非常惊奇,惊叹一般情况下,血小板和白细胞绝对升不到这么快。后经骨穿检查疗效非常好,而在上海瑞金医院的骨穿报告简术如下为:髓片中原淋+幼淋占87.5%,该类细胞体大小不等,胞核圆或类圆形,胞浆量较少,淡蓝色,核仁可有或隐匿;粒、红、巨三系增生受抑;血片中原淋+幼淋占69%。

 

从两者简单对比就可看出中药治疗的疗效。而我家人和亲戚只简单把中药当作升高血小板和白细胞的手段,认为中药治疗不了白血病,尤其也有学医者也是这样,我也哭笑不得,特别是巨核细胞全片21个和核细胞增生活跃,是化疗无论如何也取得不了的效果。


 

附录2



“中医临床医学大系”《实用中医血液病》之

 

急性白血病“气血双亏型”症状与方药

 

1、症状:心悸气短,神疲食少,面色萎黄无华,头晕耳鸣,睡眠不宁,口咽干燥,五心烦热,自汗、盗汗,舌质淡红,少苔或剥,脉沉细数。

 

2、分析:热毒耗气伤阴,心气不足,鼓动无力,血不上荣而颜色憔悴;阴血亏损,失于滋润而唇裂少津;阴虚火旺而自觉烦热,热逼津出而遍体涔涔。

 

3、治则:益气养心、滋阴补肾。

 

4、方药:生脉、二至合地黄汤加减。药选:北沙参、麦冬、五味子、女贞子、旱莲草、枸杞子、生地、丹皮、茯苓、薏仁、白蒺藜、龟版、远志、枣仁等,可加蛇舌草、半枝莲以清余毒。

急性白血病“气血双亏型”症状与方药

 

1、症状:头晕、耳鸣,面无华泽,动则心悸气促,唇甲色淡,脘腹胀闷,纳呆或虚烦,或有出血点,舌淡体胖,或有齿印,舌苔薄白,脉象虚大或濡细。

 

2、分析:热毒内蕴,耗伤气血。气血不足,无以荣外;脾气虚弱,运化无权;肾气不足,骨髓空虚。

 

3、治则:益气养血,健脾补肾。

 

4、方药:当归补血汤合四君、八珍加减。药选:黄芪、党参、当归、白术、茯苓、熟地、杞子、女贞子、阿胶等。配伍白花蛇舌草、小蓟草等以清解余邪,且宁孙络。


特别提醒:本篇方药及用药剂量为李可老中医独特的经验,患者一定要在中医医生的指导下辩证应用,切不可盲目照搬。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本公众号秉承一贯的传统文化传习、社会自助互助、人文关怀、危难援助等宗旨,倡导基于人间温情、友爱的日常性自发、自愿、自主的学习交流、人际关爱等自助与互助之风习。

本公共号五项原则——

一、中国为家园,人类为本源,宇宙为根源;

二、关注人、社会和大自然,崇尚天人合一;

三、支持理想人生,倡德才兼备、质朴无华;

四、居仁由义,乐善不倦,溯游儒释道之源;

五、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赤诚弘毅化忧患。

微信号:zixuezhai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