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高考第二天 北京零分作文轰动全国

人间怪事!刚要检查!各地粮库纷纷起火

江 、朱 、胡 、温 ,和他们的一九九八!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台湾被日本的殖民统治祸害得有多惨(3)从黑帮到皇军……

2017-02-08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本篇承接前两部分——


台湾被日本的殖民统治祸害得有多惨:全世界殖民历史中最成功的同化改造案例(1)

台湾被日本的殖民统治祸害得有多惨(2)血统改造:《赛德克·巴莱》的前传。


作者:在贵州吃腊肉

本平台已经作者授权,将连载分享



日本殖民台湾可不只是植入知识传播的形象,更多的是黑帮文化。


如今台湾本省挂黑帮的源头就是日本黑龙会,黑龙会的历代头目基本都是武士阶层出生(确切的说是浪人),到了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最大黑帮 黑龙会 得到了日本天皇和军部的支持,逐渐成为日本海外扩张的白手套,专门做些脏活,避免日本在国际社会面临更多的人道主义谴责。


黑龙会的杰作包括:


乙未事变 (血洗朝鲜王宫,刺杀明成王后)


山下奉文宝藏(在日本驻马来亚总督 山下奉文将军的辖区,清洗有援华嫌疑的华裔商人,没收他们的财务,这笔财务就被称为山下奉文宝藏,后来被转移到菲律宾,与纳粹的黄金宝藏一样称为世纪谜团)


孙中山和黑龙会也有一段交情,而这段交情直接影响了后来的中国历史进程,这段黑历史就不多讲了。


日本殖民台湾后,黑龙会也在台湾设立分会,台湾皇民踊跃参加。(由于黑帮与天皇军部的关系,黑帮在日本一直是合法的,那么在台湾殖民地自然也是合法的),黑龙会在台湾成为日本统治的重要经济实体,让很多台湾不良少年成为皇民。那个时代的台湾,男儿加入黑龙会可是很酷的哦!不比参加皇军差多少。日后很多台湾青年就是在黑龙会的组织内 投身满洲国建设的。


上图是黑龙会的会刊。黑龙会对中、朝、俄三国情报侦察之细致入微,令人咂舌,其中对中国的文物收刮、情报工作等很多就是由台湾皇民成员完成的。后来皇民发动的二二八起义中,这帮台湾籍浪人手上可没少沾外省人的血。


现在本省挂的很多黑帮大佬年轻时都参与过刺杀国民党要员。

日本战败,国军接手台湾时,黑龙会的台湾皇民针对外省民众和半山派发动了频繁的暴利袭击,而国军的维安也成为二二八的导火索之一,二二八事件中 的台湾武装皇民很多就是黑龙会成员,要么玉碎,要么逃亡日本成为台独势力的死士,专门刺杀国民党高层,并为后来的美丽岛运动立下汗马功劳。


美丽岛运动集合了所有本土派反国民党势力,形成了今天的民进党。黑龙会打打杀杀的暴利因子在今天的民进党委员们身上都可以找到。民进党在选战中也经常用黑帮护场或者闹场,比如民进党在开放日本核污染食品的10场公听会上请黑帮成员殴打蓝营民众。

2016年11月,高雄面包师傅黄士福拍摄到陈水扁健步如飞的视频,上传到网上,给蓝营带来政治借口,后来他被绿营民众集体抵制,房东赶他出门,没人买他的面包,除了绿营民众的自发抵制,还有就是台湾本省挂黑帮的威胁:



台湾人抵制商品的能力就是厉害,台湾南部已没什么人敢买他的面包了。看看绿营民众如何幸灾乐祸的:



文官总督时期,碰到一件大麻烦事就是“雾社事件”,是1930年爆发的大规模台湾原住民武装起义,其前传就是1916年的太鲁阁之役。(太鲁阁族和雾社事件主角赛德克族同属德克达亚族群)。


日本殖民者对台湾汉人的清洗、同化政策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是处理原住民一直很头疼。文官总督府各种腐败问题突出,导致基层官员对原住民的盘剥更加恶劣,原住民原本就不具备汉人那样的现代社会劳作能力,经不起苛捐杂税,所依赖的森林资源、动植物资源不断被日本财团掠夺(日本统治台湾期间,台湾森林覆盖率下滑到了30%以下。原住民的图腾动物也好、猎物也好,很多都濒临灭绝)。


终于,原住民积蓄的仇恨再度爆发,导火索是一名日本巡警破坏了赛德克族的婚礼。赛德克族马赫坡头目莫那·鲁道率领德克达亚群各部落,于雾社公学校运动会上袭杀日本人,事发后总督府立刻调集飞机、山炮、毒气等武器强力镇压,赛德克族300战士对抗十倍于己的日军,战役及其惨烈,事件重要人物莫那·鲁道自杀,参与行动各部族几遭灭族,数百原住民于高压情势下集体自缢,余生者被强制迁至川中岛(今清流部落)。


日军伤亡人数到现在为止一直是个迷,说法从4000人到22人不等,(估计日吹自己都不相信只死了22人,不然怎么解释总督等官员引咎辞职),但是很明显日本政府有意隐瞒着雾社事件日本具体伤亡人数。


下面这部台湾拍摄的电影《赛德克·巴莱》就是讲述雾社事件的,电影语言为日语和德克达亚语。



但台湾皇民剧组还是不忘给日本人洗地,硬是要从日本人的角度和赛德克人的角度分别讲述,搞得好像原住民很野蛮、日本人很占理似的,还要强塞各种吹嘘日本的台词,搞得好像日本是人类文明灯塔似的。日本对台湾林业资源的掠夺被导演拍成建设台湾。而且导演还要强行插入一段原住民青年和日本女孩的婚姻爱情,一些日军士兵被刻画得富有同情心,真实的大日本帝国陆军是不可能容忍这种士兵吃饱饭的。


日本人要是雇佣这帮皇民洗地剧组搞宣传,日本的屠杀类历史议题压力可以减轻一半。

雾社事件是原住民在日据期间最后一次激烈武装抗日行动,震惊日本政府与国际社会,造成台湾总督石冢英藏与总务长官人见次郎等重大官员因咎去职。


虽然笔者很敬佩原住民族的剽悍勇武和宁死不屈,但他们依旧没有逃脱皇民化的命运。原住民在1895年至1930年间的抗日斗争中,有的部落成年男人全部被屠杀,幸存下来的部落的德高望重者、头人也被杀害。当族群被消耗到这种人口状态时,日本人才方便对其展开皇民化教育。仅仅10年后,原住民族的年轻人将成为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的一支重要丛林武装。


1936年,日本在台湾结束了文人总督统治,重新派出军人。海军大将小林跻造就任总督。

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大本营启动全国总动员,人力资源紧张,日本高层认为当时的台湾人已经不能仅仅用于支援大东亚共荣圈的建设、或者担当军医、情报人员之类的角色了。


日本大本营正式启动皇民奉公运动,小林跻造马上提出“三化”:“皇民化、工业化、南进基地化”。工业化和南进基地化是硬件建设,皇民化针对台湾人的民族认同。

下图为台湾新报头版新闻,宣传小林跻造总督的皇民奉公运动



小林跻造吸取了斋藤实和宇垣一成在朝鲜半岛的半吊子皇民化的教训,他着手剪除汉族的宗庙文化,他很清楚对祖先的记忆在民族认同上所扮演的角色。


于是台湾家家户户被强令焚毁祖先灵牌、各种神像,村村拆毁宗祠(后来在国民政府帮组下,宗祠大多重建)。取而代之的是日本神社,每家每户、学校等都要定时祭拜天照大神,丧事、喜事都要在神社举行。从此,台湾亡者的灵位移入日式神社:



值得纪念的日子也要去神社祭拜,


下图为北斗公校小学生毕业旅行在神社前的合影,



接着是改名运动,台湾人把汉名、蕃名更换为日本名字,并且使用统一的日本皇民身份证。废除汉族、原住民族传统节日,原本被日本拉着脱亚入欧穿西装打领带的台湾人又开始被要求穿和服了。并且在大城市公共场合强制要求说日语。


下图为台湾年轻人的聚会合影,衣着多为和服:



汉人传统的纸影戏、歌仔戏被日式布袋戏取代,从此,小朋友们听到的戏曲不是不再是岳飞的精忠报国,而是楠木正成的七生报国。楠木正成的雕像一度在台湾各大城市都有,台湾光复后被拆除。


下图为台湾国中生自己绘制的美术作品,题材多为日本明治维新志士、著名武士、日俄战争军神等等:



台日通婚进一步深入,七七事变后,在大本营的总动员号召下,台湾女子以嫁给伤残日本兵为荣,台湾男子以取日本阵亡士兵遗孀为荣。

即使从日本战败后到今天,台日通婚现象也一直保持着较高频率,繁衍到今天的台湾人口中到底多少人掺混了日本血统,台湾官方没有明确统计,各种说法不少于300万,但皇民不一定必须有日本血统,只要精神上变成皇民对于中国大陆来说就是皇民。而中华民国宪法又承认双重国籍,数十万日本公民可以在台湾选举时投票给台湾民进党,不少台湾人又可以在日本选举时投票给日本自民党。


(有人质疑:“日本是不承认双重国籍的”。对!日本是不承认双重国籍,但前提是台湾不是联合国承认的国家,日本政府不用计较日本人是不是持有台湾身份证。日本民进党党首 莲舫就是个例子,直到她竞选日本政党党首的时候,仍然被媒体挖出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户籍没有注销,然后才跑去注销,日本国籍法的这套标准既可以给大陆假惺惺地卖人情说:“你看我没有承认台湾是主权国家吧!是不是该还点好处!”  又可以继续培养台湾皇民。一举两得。其实很多国家都是通过官方表态承认一个中国来找中国索要好处,这是对中国外交、战略资源的不断消耗


最典型的日本、台湾双重国籍案例就是台湾皇民大佬辜宽敏的 儿子——辜朝明。辜朝明是日本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绿营一直想用辜朝明替换13A的央行总裁彭淮南。下图是辜朝明在财经峰会上的演讲:



台湾总督看到皇民化超乎意料的效果,觉得台湾人仅仅作为皇民是不够的,还要成为皇军,以补充日本日益紧缺的兵源。


若只谈论军事编制,台湾人很早就在台湾担任日军民团武装成员。1940年,作为对外作战征兵试水,第一批台湾籍日军:由原住民组成的高砂义勇队也就被派到了太平洋战场。


下图为高砂义勇队出征前合影:



与雾社事件中的形象一样,原住民果然还是那么骁勇善战, 1942年5月7日在菲律宾的遭遇战中,高砂族挺身报国队才500人参战就成功击退巴丹半岛美军,声名大噪,此后,先后有3万名原住民日军转战太平洋各个战场。


台湾总督府对原住民日军进行英雄史诗般地宣传:

下图中的“薰空挺身队”在吕宋岛死守战线,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原本日本军部担心台湾的汉人会对中国存有同情心,不便征召为一线士兵,但在新任总督——海军大将长谷川清的坚持下,军部于1941年在台湾汉人城乡试水招募1000名陆军:

没想到军部完全多虑了,台湾汉族“热血青年”看着原住民乡亲们“建功立业”,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献身大东亚圣战”了,结果42万6000人应征,当时台湾人口一共才600多万,几乎所有的男青年都去应征了!1000:426000!426人中挑一个,完爆公务员录取率。


很多人为了能被选上,不惜写血书寄往总督府。


下图为台湾青年写的入伍志愿血书:



更有人被征兵处拒绝后切腹自杀,比中国高考还极端


从此30多万台湾年轻人陆续成为皇军战士,为日本的大东亚战争征战,参加神风敢死队、回天特攻队、梅机关、松机关的台湾人比比皆是现在日本靖国神社中还有3万台湾籍日军灵位,还不包括战败后自杀的台湾籍日军。要不是天皇宣布投降,真还不知道台湾会不会发生千万总玉碎。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理的日军战犯中有台湾籍战犯176名,其中26名被判处死刑,另外有147名乙级及丙级战犯判处有期徒刑。这也大大高于朝鲜籍日军的129人被判有罪和14人被判死刑。若按当时台湾和朝鲜人口比例算,台湾籍日军战犯是朝鲜籍日军战犯比例的12倍。台湾籍日军在大东亚战争、云南缅甸战场、太平洋战场犯下了严重的反人类罪行。


下图为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的台湾籍日军战犯李琳彩,罪名包括屠杀和虐待战俘、平民。


至日本投降为止,总计台湾籍日本兵的人数有8万多人,而被征为军属的,更多达126,700多人,共20多万人。此外,还在校读书的青年学生,也必须参加“学徒兵”。


上图是台湾籍日军少年兵成员,类似于日本民兵组织,由小学生和国中生构成。虽然不到15岁,但是在太平洋战争中为日军后勤调度起到了一定作用。其中的原住民少年经过培训选拔又另外编入“高砂义勇队”,颇有战绩。


出征前的台湾少年于摄影社内合影,前排右者手持日本军旗。

上图为驻扎菲律宾的台湾籍日军曹长

上图为日本战地记者拍摄的台湾籍日军冲锋陷阵照:


上面是缅甸曼德勒日军墓地的台湾籍士兵的墓碑,是日军台湾籍士兵的组织“缅友会”建立的。当年和这些台湾籍日军交战的就是中国入缅远征军。看到这个纪念碑,中国人不知是悲是喜。

上面是参加冲绳战役的台湾籍日军飞行员  户山秀雄少尉的诀别照:

下面是台湾籍日军的案列:
来源:维基百科
链接: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F%B0%E7%B1%8D%E6%97%A5%E6%9C%AC%E5%85%B5

史尼育唔:
经31年才解甲归乡的台籍日本兵在日治时期叫“中村辉夫”,汉名叫“李光辉”,是属于
阿美族台湾原住民。1943年离开家乡台东厅新港郡都兰庄(今台东县东河乡)被日本军派到印尼,在印尼摩罗泰岛丛林中不知道日本已经战败,利用野外求生的知识独自在丛林中坚守31年,直到1974年12月才被人发现。回到台湾已人事全非,妻子改嫁,而当时出生仅一个月的儿子已长大成人。

李柏青:

李柏青(1922年-2013年10月16日),日本名宫原永治,印尼名Umar Hartono(乌玛尔·哈托诺),台湾台南人,台籍日本兵,驻扎印尼期间结识了很多想借日本力量推翻荷兰殖民统治的爪哇民族解放武装,战后参与印尼独立战争成为印尼建国英雄之一


刘志宏:神风特攻队队员

刘志宏(1923年-1944年),日文名泉川正宏,新竹州苗栗郡铜锣庄人,于日本东京陆军航空学校所泽陆军航空整备学校接受飞行训练,在参加菲律宾特攻出击时,被美军高射炮火打下,不幸殉职,死时年仅21岁,之后入祀日本靖国神社。是目前记录可证实的台湾籍神风特攻队队员。


董长雄:

董长雄因成为战犯而被判绞刑所写的遗书,一直被放于日本靖国神社,未交到遗属手上。2003年,台湾“全国原台籍老兵暨遗族协会”会长许昭荣被日本人告知此事,并经由他将遗书影印本带回台湾,交给董长雄家属。


台籍日本兵董长雄,二战期间离开妻子和年幼的独子,被日本政府征召到印尼管理战俘营。日本投降后,这名宪兵队通译被盟军国际审判庭视为战犯,并判处绞刑,当时有26名管理员被处死,但只有两人被处绞刑。 临刑之前写了遗嘱。这份遗嘱,日本政府并没有交给遗族,而是存放于日本靖国神社。


董长雄遗书中写着:

我是台湾人,因故我奉献我的身体,牺牲了妻子,在法庭上力争,最后失败而赴死地。我是为了日本,遵守始终一贯的信念来战斗。如今国籍虽有变更,但我仍想以日本军人身份走向那另一个国度。若是这法庭不是为正义,而是为报复而进行裁判,那我被判处死刑也毫无怨言。

简传枝:

简传枝,于2005年84岁的宜兰县民,60年前志愿从军当日本兵,日本名“竹内传一”。 简传枝花了五年时间,以日文、中文完成“台湾籍日本兵手记”,并提供给在台湾的国史馆参考。


简传枝说,1942年,42万多名台湾人自愿当日本兵,但经过严格筛选后,只录取502人;有台湾人未获录取当日本兵者,甚至想不开去自杀。他那年21岁,在七堵乡公所畜产课课员,志愿从军并获录取。


当时台籍日本志愿兵可说是“男人中的男人”,极为风光。那时自愿进入日本陆军,将生命奉献给日本的台湾籍日本兵,为的只是表现台湾人也有资格与日本人平起平坐,成为一等国民,根本没有要侵犯中国或他国的意图。


简传枝问:“如果当年日本没有战败,台湾现在还可能是日本的领土,何来背叛之说?”当年他争取到平等的待遇,到现在还以曾身为日本兵为荣,也曾四度到日本靖国神社参拜过。


简传枝同时保存一个“大东亚从军记章”,是参加战争,日军送的纪念品。


吴连义:

吴连义,1943年毕业于嘉义农林(今嘉义大学),翌年被台湾拓殖株式会社派到越南北部的日本军农业试验场工作,战后成为不是日本人也不是中国人的“弃民”。吴连义后来滞留越南在当地娶妻生子,居于宁平省,2006年辞世,遗愿望落叶归根。


还有一位阵亡于马尼拉的日军海军陆战队士官岩里武则,其弟弟岩里政男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李登辉,李登辉每年去靖国神社祭拜时,都会说哥哥为帝国玉碎,重于泰山。

下图为李登辉的大和男儿造型


日本在台湾留下深厚的皇民意识形态土壤,即使台湾被中华民国光复,一但某个夹着尾巴做人的皇民进入国民党外省人的权利核心,台湾就将一步一个脚印地重新启动“皇民化”,也就是“再皇民化”,笔者称之为系统恢复(recovery)。而这个打入国民党权力核心的日本木马就是日本人李登辉。李登辉成为中华民国总统后,一步一步地去中国化、冻省、民主化,赦免两蒋时期被通缉的皇民大佬,暗中扶植绿营,最终将国民党外省精英一个一个地边缘化,开启了瓦解国民党的第一步。20年后的今天,台湾就成了皇民全面执政,社会舆论皇民化。

正是李登辉主政“中华民国”期间,宣布放弃对钓鱼岛的主权声索,承认钓鱼岛、赤尾屿主权为日本所有。蒋经国原本与美国就南琉球军管属地归还问题的洽谈成果全部化为乌有。毕竟日本才是岩里政男真正的祖国。

相比李登辉这种日本巡警私生子的逆袭身份,台独元老派大佬-- 辜宽敏的家世就显赫多了。也难怪辜宽敏说几句气话,蔡英文也得抖三抖。他有时一气之下会说:“穿裙子的人不适合当总统”(日本男尊女卑社会文化在皇民大佬辜宽敏身上尽显无疑)

辜宽敏的“忠勇”执着一直受到台湾绿营民众的崇拜,甚至一些浅蓝人士都表示佩服。国民政府镇压“二二八”起义后,辜宽敏就跑到日本,在日本右翼的帮组下,组织地下台独武装力量,一些皇民死士对国民党高层频繁进行海外刺杀活动,并一直致力于游说日本国会将台湾比照冲绳进行声索。尤其是对蒋经国的未遂刺杀行为某种程度上软化了国民党对台独的镇压戒严政策。


辜宽敏与国民党暴力斗争长达30多年,直到李登辉执政,这些海外台独派才回到台湾。后来的美丽岛运动、百合花学运,辜宽敏一直都在台面上和国民党对杠,辜宽敏的毕生信念就是推翻中华民国,去中国化。还有不少皇民大佬都有类似的事迹。


顺便说下,辜宽敏的儿子辜朝明就是日本野村证券的首席经济学家,台湾绿营一直想用辜朝明替换掉13A的央行总裁彭淮南,从而把持台湾金控。

(第三部分结束 )


延伸阅读:

美国之音访问李毅完整稿:大陆除了通过武力彻底收复台湾,已经无路可走。

李 毅:特朗普上台,对中国是好事,赞成武统台湾。

台南知名庙宇为鸡年台湾抽得“下下签” 网友:太神准!

解放军夺台湾以小时计!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本公众号秉承一贯的传统文化传习、社会自助互助、人文关怀、危难援助等宗旨,倡导基于人间温情、友爱的日常性自发、自愿、自主的学习交流、人际关爱等自助与互助之风习。

本公共号五项原则——

一、中国为家园,人类为本源,宇宙为根源;

二、关注人、社会和大自然,崇尚天人合一;

三、支持理想人生,倡德才兼备、质朴无华;

四、居仁由义,乐善不倦,溯游儒释道之源;

五、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赤诚弘毅化忧患。

微信号:zixuezhai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