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人间怪事!刚要检查!各地粮库纷纷起火

편의점 샛별이 7화

刚刚,“地摊经济”又有新动向!关系到每个人!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中国诗词大会》出题专家聊文化信号,决赛冠军武亦姝母校特级教师感叹:应试夹缝传承传统文化有多难?

2017-02-09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紫雪斋按:继上一篇《中国诗词大会》在泪水中繁华落幕,她诠释了真正的诗意,他解读了背后的精彩……之后,本篇综合了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研究所副教授、中国诗词大会出题组专家李小龙老师和大家聊一聊《中国诗词大会》的精神内涵与文化信号。大会总决赛冠军武亦姝母校特级教师感叹:应试夹缝传承传统文化有多难?



李小龙:诗词大会的

出题思路与文化信号


Q&A



李小龙老师好,听说您参与了这一季中国诗词大会的出题工作,是吗?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完美落幕,引发讨论古典诗词的热潮。我作为北京师范大学中华传统文化交叉学科平台成员,参与了部分出题的工作。所以对一些问题进行一点说明。

 

央视对中国诗词大会的筹划经过了长期而充分的准备,在完成各种繁复的前期工作后,2015年6月,邀请全国近百名学者在上海大学开会,对整个诗词大会的策划进行交流,交流的重点是大会的比赛方式,隐含的重点便是题目。



会后,导演组遴选近十位专家进入出题环节(专家名单请参看中国诗词大会第一季片尾字幕),我忝列其中。在出题前,我们在深入了解导演组设置赛制的基础上,经过反复讨论最终形成了一些共识。当然,关于这些共识有两点要说明:一,这些共识是出题组与导演组共同讨论的结果;二,共识是在讨论中逐步形成,并在出题专家反复拟定样题并讨论中达成一致,但并未形成清晰的规则(由于诗词的特点,不可能也没必要形成过于清晰的界线)。



哇,那出题专家们到底最终形成了哪些共识呢?



下面,我就自己的理解,挑选共识中普通人最关注的几点稍作陈述。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理解,容有未当,还请专家与读者指教。


一、诗词大会不同于汉字听写与成语大会,最关键的不同就在于这并非以记诵为核心的比赛。


这一原则对题目的呈现影响甚大。从出题的范围来说,我们尽量不出偏、难、险、怪的作品;从出题的方式来看,我们也尽量不出纯记诵的题目。


这一原则应该是中国诗词大会成功的基石。说实话,要尽量地扩大出题范围,并且以记诵为核心,那对出题者来说是非常容易的,对导演组来说也更轻松,因为任何一个题的答案都可以轻易确定,不必专家团队反复审核、把关了。但那种方式会扼杀普通大众对诗词的热爱,一来所出的诗词很生僻,观众难有参与感;二来只重记诵,全不解诗意,与对诗词的学习也背道而驰——对汉字与成语的学习来说,记诵自然是重要的目标;但对诗词的学习而言,记诵却只不过是开始。当然,正因为记诵是诗词学习的开始,全无记诵则所有的鉴赏便只剩空中楼阁了。所以,题目中也有极少记诵的内容。


二、那么问题来了,出题的核心是什么呢?


一言以蔽之,就是诗词之所以成为诗词的质素,也就是挖掘诗词中丰沛的情感内蕴与厚重的文化内涵。中国古典诗词既有一般诗歌文体所应有的情感表达,也有中国古典诗词独具的对历史、对文化、对社会的容括,诗词之所以成为中华传统文化最为华美而隐微的名片,原因正在于此。



在这两个原则的指导下,我们出题时,一方面都尽量从大家熟悉的经典诗词中出题,以便更多的人能进入节目的情境之中;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尽量挖掘这些经典诗词中丰厚的意蕴。我们希望,选手在参加比赛时,无论某题是对是错,都会在对诗词的理解上有所进益;而通过题目以及点评嘉宾的扩展,让观众也不仅仅是看了一些别人的成败,而是自己也有所收获,并燃起对诗词的热爱。


唐代文学研究大家傅庚生先生曾说过一句很朴素的话:“读五十首唐诗,不如把一首唐诗读五十遍。”其实也大概相当于我们的这个理念,那就是:对诗歌的占有不是背诵,而是理解与欣赏——我们回想一下,对于从小就会背诵的很多名诗,多少人连诗歌的文意都有误解,对诗意就更难称知音,于是,那些背诵最后只成为炫耀的资本,并逐渐在记忆的沙漠中蒸发;而理解与欣赏却是内化的营养,滋润着生命之树。这两个原则的确立,就是希望能通过诗词大会,让我们真正沉浸到诗词的境界中去,让更多的人用诗词来灌溉自己。


当然,对前两条还需要一点补充说明。诗词大会是一个有雄心的节目,我们不但要吸引观众,还要培养观众。所以,出题的范围与核心也会逐步放开,逐步深入,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让我们共同见证吧。






可能有人会觉得,诗词大会应当把创作也纳入。李老师怎么看?



这一点我们反复研讨过,但最终决定暂时不设置这一环节。原因也很简单,诗词的评判千古以来便无标准,仅唐诗的压卷之作这一公案,明人便有无数不同的意见。以此来进行竞赛,要么无法进行,要么七折八扣,反失初心。当然,现在没有并不代表以后也不设,前边说过诗词大会有着宏大的规划,未来会视情况在这方面有所体现。



可能有人会很在意古典诗词的形式在节目中的体现,如读音、用韵、平仄、格律等等。



我们自然明白这些形式因素的重要。但客观地说,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古典诗词可供阐发的维度极为丰富,那些关乎天地秘奥、社会万象、生命重量、情感温度的层面才是古典诗词能与当下沟通的最佳维度,才是我们应当重视的椟中之珠。如果我们都斤斤于字词之平仄、清浊、阴阳,才是死于句下,不辨玉石。一个普通的读者喜欢某首诗,绝不会因为此诗押了三江之险韵或用了拗救——如果他由喜爱而至以此为专业,到时再补这一课才顺理成章。所以,在目前,我们的任务首先是把与古典诗词与当下重新连接起来,让诗词不再是考试的分值与阅读材料,而是联系自我生命的标定,联系文化基因的根基。



总而言之,中国诗词大会看似竞赛,其实倒更像一个重视分享的读书会。作为竞赛当然要有输赢;但作为读书会,则会形成一个知识场,其更重视所有参与者的诗意共建。从这个意义上看,这是最不重视输赢或者功利的赛场,展示与交流、分享与开悟,或许才是诗词大会带给每一位选手的“胜果”。


前两季诗词大会的成功是一个信号,不只是导演组与专家组擘划成功的信号,更是广大观众深藏心中的诗词情缘被激发的信号。当诗词再度成为人们必需品时,我相信,中国诗词大会将更加精彩。




武亦姝诗词大会夺冠,母校特级教师感叹:

应试夹缝传承传统文化有多难?




火爆的《中国诗词大会》昨晚迎来总决赛。来自上海名校复旦大学附属中学的16岁美少女武亦姝夺冠 


在这所中学,有一位著名的语文特级教师黄荣华,他从十几年前就开始在学生中推广《传统文化读本》。在应试的夹缝中,推广这套读本的过程并不容易,学生们说:


 “高考语文一共才6分默写分,背书的时间可以多做好几道理科题,分数早回来了!”


“背完大纲要求篇目已经很累了,哪有精力学习课外古诗文!”


“我又不读中文系,有必要学这么多吗?”


甚至有学生连续5次来找他理论,“凭什么让我们背那么多的古诗文”?


但是,今年春节期间,一名2014届毕业生给黄荣华发来微信:“恨多年前未听荣华劝告,多背点古诗文。”



学生不解:为什么要背那么多古诗文?!

     

过去在很多学生眼里,黄荣华并不讨人喜欢,是个“坏人”。因为,他所在的教研组要求学生背诵古诗文的量,远远超过了教学大纲的要求

     

在他给高一学生布置的寒假作业中,就有“ 学习《中华古诗文阅读》(高一第二学期)‘第三编’、学习‘《文心雕龙》学习一:文学产生’”等。开学后第一件事就是考试,30分的内容,全部来自这些自编教材。



每年都有学生来找他理论,甚至有学生连续5次来找他理论,“凭什么让我们背那么多的古诗文”?


黄荣华说——


身为中国人,文化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的烙印终归会显现出它的力量。而高中阶段是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每个学生在高中阶段都应该对中华传统文化有初步的认识。


但是,在他多年的教学生涯中,曾做过一个粗略的统计:一个年级中,真正喜欢语文的学生大约占30%,而真正喜欢传统文化的人又只占其中的30%。



 “不同学生对古诗文的学习兴趣和能力不同,但身为一名中国的高中生,应该接受并且能够欣赏古诗文。”黄荣华坦陈,学生之所以会认为背诵古诗文那么痛苦,一方面是因为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与古人不同,阅读、记忆与自己的生活脱节的作品是很困难的。


更重要的是,很多孩子在初中和小学阶段并没有经历传统文化教育的环境和氛围。“我让他们现在背诵那么多的古诗文,是希望他们未来的某一天也能够回想起自己曾经学过的这些内容,并且能够欣赏它。”


阻力来自于无处不在的应试思维

     

在黄荣华看来,更大的阻力来自于应试的氛围。在如今的古诗文教育中,很多中小学语文教师选择“考什么就教什么”、“怎么考就怎么教”。


应试思维模式导致了古诗文多被视为“语言材料”,学生们只是机械记忆与练习,背离了其作为“文学”和“文化”的本质。在某些“执著”于应试教育的高中语文教师看来,用应试教育以外的新方法、新知识答题,对考试很不利。


黄荣华举了一个例子,在此前某期《中国诗词大会》节目中,有一道题是:“李白诗‘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中的‘谢公’指谁?”正确答案“谢灵运”,可以在高中课本的注释中找到。


然而,我们的课堂上,几乎没有老师会专门为学生讲述李白和谢灵运之间的渊源——“这教的是知识点,不是文化”,黄荣华说,这也导致这些知识点被快速遗忘。


  

此前,不少学者在接受采访时也指出,在应试思维模式下,即便是这些古诗文都背诵出来,高考的古诗文默写也未必能得到6分满分,但是“有些付出的收获并不在当下,教育的目标并不是快速高效地达成一个高分”


在上学期的“一模”考试中,复旦附中古诗文默写的分数比兄弟学校少0.72分到1分以上,但是语文的整体分数比兄弟学校高了4分以上。


黄荣华清楚地知道,不是每个学生都能和古诗文“合拍”,但令他感到遗憾的是,在不少学生、家长甚至教师的心里,古诗文教育并不被看重,而主要理由竟然是“古诗文教育见效太慢,而且对考试无益”


“应景”地教一教、背一背,不是真正的古诗文教育

    

一位毕业多年的复旦附中校友被问及高中时期印象最深刻的回忆是什么,她脱口而出:“读了三年《论语》、《古文观止》、《诗经》、《楚辞》和《声律启蒙》!”


现在,学校又多了两部校本教材《中国人》、《中华古诗文阅读》。据黄荣华介绍,这是学校花费十余年探索古诗文课堂教学的主要成果。


 

“‘应景’地教一教、背一背,不是真正的古诗文教育,没有课程设置、不融入日常教学是不可能落实的。”黄荣华说,目前在复旦附中,围绕古诗文教育的系列课程分为三类,即以六册《中华古诗文阅读》为教材的必修课、以《中国人》为教材的选修课、以课题研究为目的的荣誉课程。他的目标是,针对不同层次的学生,设置不同的教学目标——


30%的优秀学生学习此教材70%的内容,


30%的合格学生学习50%的内容,


30%的普通学生学习30%的内容,


10%的学生可以选择不学习。


  

此外,在学生每次的假期作业中,还有拓展性古诗文自学内容,若完成得好,将获得学校的评比奖励。


黄荣华说,作为一名优秀的高中生,要知道中国传统文化的‘版图’有多大。”


否则,会影响他们的自我身份认同、文化表现力,以及对传统文化的鉴赏能力。学生应在古诗文教育中,感知生命与周遭事物的关联,更重要的是,自觉形成“文化史”的概念。


如今,越来越多复旦附中师生从这套古诗文教育体系中收获乐趣和裨益。曾经参与《中国人》编写的语文教师张慧腾承担了开讲选修课“儒家的理想人”的任务。



他感慨道:“我意识到自己所教的并不是一门普通的学科。我的教学除了帮助学生掌握更多有关儒家的知识,更在于引导学生在心中构建起一个‘儒家的理想人’,甚至在行动中成长为这样的人。


 一名学生在课程体会中写道:“《中国人》系列课的魅力在于三点:有助于我们了解当时的人文与历史;帮我们换脑筋;帮我们想问题。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一个高中生,都应该去读一读这些古典哲学,去挖掘我们先人的思想的精华,去感受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总决赛(全场)视频:

本片综合自:章黄国学、学语文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本公众号秉承一贯的传统文化传习、社会自助互助、人文关怀、危难援助等宗旨,倡导基于人间温情、友爱的日常性自发、自愿、自主的学习交流、人际关爱等自助与互助之风习。

本公共号五项原则——

一、中国为家园,人类为本源,宇宙为根源;

二、关注人、社会和大自然,崇尚天人合一;

三、支持理想人生,倡德才兼备、质朴无华;

四、居仁由义,乐善不倦,溯游儒释道之源;

五、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赤诚弘毅化忧患。

微信号:zixuezhai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