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狗争羊骨头!东坡先生是馋肉馋疯了么……

2017-02-11 紫雪斋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东坡肉的前世今生我们说过了过年啦!吃肉学东坡,解郁开心欢乐多……(上),我们再说说东坡居士烹饪鱼肉、羊肉的趣事。如果您有时间细读《老饕赋》,会奇怪东坡先生咋就能那么珍爱生命、那么热爱生活、那么注重生活品质呢?!。其实,没有这份专心致志研究怎么做肉才好吃、发自内心“躬行践履”去研究吃喝玩乐的精神头,他也很难成为一位文学大家、文化大家。发自内心“躬行践履”去研究吃喝玩乐。

『为猪肉打抱不平』


东坡先生喜歡吃肉到啥程度?当然不只是喜欢吃豬肉。有一次朋友对他說到吃豬肉可能會引起風症,他竟說人家誣告豬肉。其实,那说法在唐享寿93岁食疗养生名家、同州刺史、孙思邈的学生孟诜所撰《食疗本草》就已经有详细记载了。比如,书中“猪”条中就有“虚人动风,不可久食”。猪肉之外,人家说到河豚的味道,他竟然说为了那味道值得冒险,哪怕是被毒死!(《河南邵氏聞見後錄》:經筵官會食資善堂,東坡盛稱河豚之美。呂元明問其味,曰:“直那一死!”再會,又稱豬肉之美。范淳甫曰:“奈發風何?”東坡笑呼曰:「淳甫誣告豬肉!」

因为养生的需要和经济拮据的现实境况,东坡先生曾写过一篇通俗易懂的《节饮食说》,虽是主客观因素都决定了必须要节制,但他早晚饭还是为自己保留了“一肉”。

这篇《节饮食说》不用翻译白话,大家都可以读懂——

东坡居士自今日以往,早晚饮食,不过一爵一肉。有尊客盛馔,则三之,不损不可增。有召我者,预先以此告之,主人不从而过是,乃止。安分以养福;宽胃以养气;省费以养财。

您是不是会哈哈大笑,这东坡居士也太馋了吧!


其实除了馋,这很科学。因此人家东坡居士坚持不放弃吃肉,其实是在捍卫生命科学哦。中国农业博物馆研究员、《古今农业》副主编、编辑部主任徐旺生先生在他的《中西饮食文化内涵之比较研究》这样写道:


“由于西方国家畜牧业的发达,畜牧生产能提供大量的肉、奶、蛋这种较高级的畜产品,而肉、奶、蛋这些产品的营养价值从营养学的角度要比粮食、蔬菜高许多,因此西方人饮食中以肉奶蛋为大宗,粮食和蔬菜占有较少的份额。由于食物的优劣主要取决于其中蛋白质、脂肪等营养物质含量的多少,因此牛肉的营养价值就比鸡肉要高,美国人稍有经济基础的人多弃鸡肉而重牛肉,肉类中牛排是首选。”


这是不是也导致了西方人体质相对于东方偏强壮些?甚至牵涉到什么“东亚病夫”之类问题,不好断言,但肉食好吃似乎是真的,并不像有些人为了劝人吃素非把肉说得如何如何不堪,甚至充满罪恶。


“西方则因为食物中主要成分是肉奶蛋等,这类食物天然地具有极强的香味,口感也不错,只要煮熟就容易"吃"进肚里,无需佐餐之菜,因此西方人无中国人饮食中那种主副食之分,即便有副食,也不是担当为主食充当助咽的角色。”


“中原地区在东周以后,只有七十岁的老人才能吃上肉,此外官高禄厚的人才能吃到肉,被人们冠以"肉食者"。贫民百姓在大多数情况下是难以吃到肉的,一般收成较好,在有限的节日里也许能破例吃到肉。这一局面一直持续到封建社会瓦解。历史上西方人饮食中肉的比重要大于中国人饮食中肉的比重。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显得越来越明显。


您说东坡居士能在949年前就义正辞严为猪肉打抱不平,这是多么神妙的科学事件呀!困厄郁闷却不会被困住,贫穷落魄却从不闲着,这是东坡先生身心调适的重要手段。人生得意时,他可以筑苏堤,创一代画风,成一家书法;人生失意时,他可以耕田种地,下厨烧肉,然后在诗词歌赋中抒发生命体悟,为江河日月豪情满怀的填词赋诗,为猪肉为鱼肉为羊肉则写下了更多充满生活情趣的文字。


『黄州煮鱼羹』

东坡先生精于美食,猪肉之外,尤其喜爱吃鱼。爱到什么程度呢?在《口目相语》文中直接以子瞻(苏轼字子瞻)写来,东坡先生这回拿自己说事了,讲了一个“子瞻”生眼病引发的嘴巴与眼睛充满哲理的寓言式对话:

文中说“子瞻”(苏轼字子瞻)生红眼病了,听人说生此病应禁食鱼肉,子瞻想要听从这个劝告,可子瞻的嘴巴不答应了,说:“我做你的口,它做你的眼,你为什么厚待它而薄待我,因为它患眼病而禁止我吃鱼肉,不可以的。”子瞻犹豫不能决定。这时口对眼说:“以后要是我哑了不能说话的话,你可以看东西,我不禁止你。”

寥寥数字的一篇小文,足以活灵活现的让我们体会东坡是如何的爱吃鱼肉,爱到了吃鱼肉吃出了哲理的光辉。下面我们看看他的煮鱼法,这里我必须要多说一句,此法本人亲自实践尝试过,今天依然实用。

“姜芽紫醋炙鲥鱼,雪碗擎来二尺余。尚有桃花春气在,此中风味胜莼鲈。”诗中描绘的就是东坡先生烹制鲥鱼、享用美味的那种惬意。而惬意到了情不自禁自鸣得意的还是他总结的黄州《煮鱼法》。

东坡煮鱼法的一个重要环节是选鱼,这也是“知行合一”,注重实践的东坡先生的强项。


顺带说一下上文诗中的鲥鱼是何许鱼也,它产于长江下游,被誉为江南水中珍品,古代为贡品之一。目前由于生态环境改变,鲥鱼几近灭绝,1988年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一级保护物种。这种鱼也和上文的眼病能搭上些关系,《食疗本草》“鲥鱼”条载“稍发疳、痼”,稍微会引发一点陈年老病的意思。不过,您可别轻易下结论说鲥鱼几近灭绝是因为苏轼们吃的哦,那可是愚人蒙昧了。这种鱼东坡居士也是不易吃到的,所以他的煮鱼法用的是黄州鲫鱼或鲤鱼,我如法炮制的时候用的是鲫鱼。


鲫鱼在《食疗本草》中是这么写的:“食之平胃气,调中,益五脏。”


拿鲫鱼汤为例,可见东坡先生的细腻用心,那才叫工匠精神,要保证鱼汤的味道,必选白背鲫鱼。东坡先生从长期实践中总结认为鲫鱼生在活水中,背上的鳞是白色的,而生在死水中,背上的鳞是黑色的,且味道不好。


应该说,选鱼和煮鱼等等都不是东坡先生完全独立发现发明的。这是他全副身心“随遇而安”,“入乡随俗”融入黄州当地生活,遵循“一方水土养一方”的朴素生活哲学,又结合了当地渔民的生活实践经验总结得来的。(黄州生活,请参考过年啦!吃肉学东坡,解郁开心欢乐多…(中)东坡肉情缘)比如,煮鱼之法的本源,在他描写当地渔民朋友的《鱼蛮子》诗中有生动简洁的描述:“破釜不著盐,雪鳞芼青蔬。”。当然《鱼蛮子》看起来就是直接写“鱼蛮子”生活,但读完却无法不进入另一种充满颖悟的生命境界。


闲言少叙,现在看看东坡黄州下厨煮鱼汤的具体方法:把鲜鲫鱼或鲤鱼去鳞剥洗,用清水冲洗干净后,下入冷水锅中,大火煮,加盐,将青白菜和整段的葱白加入,不要搅动;水开的时候,放入少量的生姜、萝卜丝和酒;微熟时,加入桔皮丝,小火熬至汤汁如乳、香气四溢,即可食之。这道菜中,生姜和萝卜的妙用,如民谚所云:“冬吃萝卜夏吃姜,不用医生开药方。”


苏东坡《煮鱼法》原文如下:

“子瞻在黄州,好自煮鱼。其法,以鲜鲫鱼或鲤治斫冷水下入盐如常法,以菘菜心之,仍入浑葱白数茎,不得搅。半熟,入生姜萝卜汁及酒各少许,三物相等,调匀乃下。临熟,入桔皮线,乃食之。其珍食者自知,不尽谈也。”

数年后,苏东坡在钱塘郡,遍食当地美食,忽一日思念鱼汤鲜美之味。于是,按照住在黄州雪堂时的煮鱼之法,熬制鱼汤,请仲天贶、王元直、秦少章品尝。众人皆赞不绝口,均夸非一般的厨师能做之。兴奋不已的东坡先生写下了《书煮鱼羹》一文,兀自赞美起自己来:

“予在东坡,尝亲执匕,煮鱼羹以设客,客未尝不称善,意穷约中易为口腹耳!今出守钱塘,厌水陆之品,今日偶与仲天贶、王元直、秦少章会食,复作此味客皆云:此羹超然有高韵,非世俗疱人所能仿佛。岁暮寡欲,聚散难常,当时作此,以发一笑也。”


『惠州自嘲:与狗争羊骨』

北宋绍圣元年(1094年)六月,58岁的苏轼再次被贬至惠阳(今广东惠州)。在惠州他发明了今天依然流行的“羊脊骨打边炉”,也就是俗称的“羊蝎子”的流行吃法。从各种客观条件看,这个虽是“因地制宜”发明的吃法,但与黄州煮鱼法受鱼蛮子启发不同,这个羊脊骨吃法属于东坡先生独自探索创造的。


东坡先生被贬惠州的时候,也是他的弟弟,一度官居尚书右丞的苏辙从生命高峰开始跌入低谷的转折点。东坡的生存状态是,不敢与有权有势的人争买羊肉,只能嘱咐屠夫把羊脊骨留下卖给自己。


然而,就是这种处境,他每天啃着羊骨头也能吃到喜不自胜的地步,并给弟弟写了封家书,内容专门写的就是羊脊骨的吃法和益处,并力倡“施用”。信的结尾还没忘了,幽默的自嘲自己与狗争羊骨头啃。这种自嘲不但化解了自己心中的郁愤,也不知不觉间轻巧的化解了亲人忧悲牵挂的沉重心理负担。何其博大!何其智慧!何其神妙!


本人至今以为这封家书是古代名人家书中的珍品,所以大家不妨保存起来,供自己和孩子们一读再读东坡给子由的这情深尺牍:

惠州市井廖落,然犹日杀一羊,不敢与仕者争买,时嘱屠者买其脊骨耳。骨间亦有微肉,熟者热漉出(不乘热出,则抱水不干),渍酒中,占薄盐灸微焦食之。终日抉剔,得铢两于肯綮之间,意甚喜之。如食蟹螯,率数日辄一食,甚觉有补。子由三年食堂庖,所食当豢,没齿而不得骨,岂复知此味乎?戏书此纸贵之,虽戏语,实可施用也。然此说行,则众狗不悦矣。

『徙化海南岛 食蚝而美』

绍圣四年(1097年),年已62岁的苏轼被一叶孤舟送到了徼边荒凉之地海南岛儋州(今海南儋县)。在北宋,放逐海南是仅比满门抄斩罪轻一等的处罚。但苏东坡把儋州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深情写道:“我本儋耳氏,寄生西蜀州”



他在海南岛办学堂,亲自讲授,一时蔚然成风。以致许多人不远千里,追至儋州,跟从东坡先生学习。在宋代100多年里,海南从没有人进士及第。但东坡离开海南北归不久,这里的姜唐佐就举乡贡。为此先生题诗:“沧海何曾断地脉,珠崖从此破天荒。”


因此,那里的人民一直感念东坡先生,尊他为儋州文化的开拓者、播种人,对他怀有深深的崇敬。在儋州流传至今的东坡村、东坡井、东坡田、东坡路、东坡桥、东坡帽等等,表达了人们的缅怀之情,连语言都有一种“东坡话”。


东坡先生在海南已是生命的晚景,但食蚝而美的生活生命之乐还是越过千山万水传递给了亲人。家书中依然保持着那种达观的幽默,他贻书叔党曰:“无令中朝士大夫知,恐争谋南徙,以分此味。”


仅此数语,东坡胸襟跃然纸上。无怪乎940多年过去了,人们依然仰佩不止,赞叹不止——


“在惠州,一个贬官,“不敢与仕者争买”羊肉,只能买脊骨,这种境况,还能自嘲“与狗争骨”,非东坡不能也。”


“在儋州,发现了蚝的美味,竟写信给儿子嘱托:“无令中朝士大夫知,恐争谋南徙,以分此味。”读了令人忍俊不禁。”


“苏东坡虽遭一贬再贬,但始终能保持乐观的心态,如此胸襟和气度,即使现在能做到的也没有几人。无限钦佩。”


这就是东坡居士,这才是东坡居士,绝不会丧失生命乐趣,绝不会失掉生活情趣的东坡居士!


『东坡·临终』


元符三年(1100)六月,苏轼遇赦北归,离开他栖身三年的海南。动身之前,许多土著朋友前来饯行,大家纷纷拿出各种土产相赠,苏轼一概不受。临上船时,十几位父老流着眼泪与苏轼握手告别,他们说:“这次与内翰相别后,不知何时再得相见?”苏轼心知此去再无重见之日,情难自抑,便写诗留别海南的父老乡亲:“我本海南民,寄生西蜀州。忽然跨海去,譬如事远游。平生生死梦,三者无劣优。知君不再见,欲去且少留!”(《别海南黎民表》)



苏轼离开海南岛回中原时,经过大庾岭。我们知道,大庾岭在中国的文化地理版图上,是很重要的一个界限。如果一个官员被贬谪,出了大庾岭往南,就相当于出了中国主流文化圈,也意味着政治生涯的彻底结束。如果能回到大庾岭,就算拣了一条性命。苏轼回归的路上,在岭上一家村店门口小憩。一位白发老人见到苏轼,问是何官?当得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苏子瞻尚书”,便上前作揖说:“我听说有人千方百计地陷害您,而今得以平安北归,真是老天保佑善人啊!”苏轼听了感慨万分,便写了一首七绝赠给老人:


鹤骨霜髯心已灰,青松合抱手亲栽。

问翁大庾岭头住,曾见南迁几个回?

(《赠岭上老人》)


这里还要再插叙一段,康震先生在《困境中的温情——苏轼的布衣之交》中梳理的东坡先生与布衣好友的生死情缘。


苏轼的这位布衣好友,名叫钱世雄。苏轼临终时,身边除了孩子、家人外,只有两位朋友在场,一位是僧人维琳,一位就是钱世雄。苏轼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对钱世雄说的。


这位钱世雄人微官小,与苏轼也仅仅是一般的同事关系,并且只有短短的三个月。但是苏轼被贬黄州后,钱世雄派人专程送信问候,此后两人书信不绝。


但当苏轼被召还朝,升任要职后,钱世雄却不见了踪影。直到苏轼再度被排挤出朝,到定州做官,钱世雄才再次出现。此人和巢谷的做派倒颇有些相似,对朋友不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苏轼富贵时,他们消失无踪;落难时,却又再度出现——这才是真正的君子。


钱世雄对贬谪中的苏轼诸多照顾,定州时他寄去太湖茶叶;被贬惠州时,又多次去信问候,寄去药物让苏轼滋补身体。再贬儋州,已受苏轼牵累而被革去平江通判之职的钱世雄仍然书信不绝,还曾寄去丹药。苏轼在惠州时,给钱世雄的一封回信中,就说他是“高义凛然”(《答钱济明三首》)。




苏轼遇赦北归的时候,政治局势尚不明朗,他想在常州一带找个安身之处,就请钱世雄帮助在常州租赁了一所房屋。身为一介平民的钱世雄经多方设法,在常州向一孙姓人家借到了一所房屋。


苏轼在润州、真州与故人盘桓了多日,身体不适,坐船前往常州。苏轼在舟中的卧榻上,把完稿于海南的《易传》、《书传》和《论语说》三部书稿托付给钱世雄,请他好好保藏,暂不示人,三十年后再公开。说只有到那时,人们才能看懂其中深意。


钱世雄把苏轼接到常州入住孙家的房屋,此后每天都来看望。苏轼在病中强打精神,亲自书写旧作《江月》诗与《跋桂酒颂》赠给钱世雄。


尽管钱世雄多方问医访药,甚至弄来了“神药”,苏轼却不肯服用,以至病情日趋严重,最终在钱世雄的陪伴下与世长辞。钱世雄晚年自号冰华老人,杨时在《冰华先生文集序》中称其以结交苏轼而“取重于世,亦以是得罪于权要,废之终身,卒以穷死”(《杨龟山先生集》卷25)。他与苏轼的友情,让他付出了终身不得重用的沉重代价,但他也因此得到时人的敬重,并将永远得到热爱苏轼的后人的尊敬。



当风烛残年的苏轼从海南贬所北归,途经润州(镇江)时,已是六十六岁的老人了。在金山寺看到李公麟(北宋名画家,东坡好友)所画东坡像,回顾一生,心绪难平,感慨系之,写下《自题金山画像》。以自嘲而又自豪,看似戏言实剖肝沥胆出自肺腑的二十四个字,对自己一生的功业做了切中肯萦的自我评述。两个月后一代文豪苏轼病逝常州,这首诗便是他最后的自挽之词——

心如已枯之木,

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平生功业,

黄州惠州儋州。


建中靖国元年七月二十八日(1101年8月24日)苏轼卒于常州(今属江苏)。葬于汝州郏城县(今河南郏县),享年六十六岁,御赐谥号文忠(公)。


谨以此篇怀念致敬东坡先生,鞭策自己!

参考资料:

《东坡文集》

《东坡养生集》

《东坡禅喜集》

《食疗本草》

《宋诗选注》

《宋词选》

微信公众号:农史研究咨讯

微信公众号:章黄国学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本公众号秉承一贯的传统文化传习、社会自助互助、人文关怀、危难援助等宗旨,倡导基于人间温情、友爱的日常性自发、自愿、自主的学习交流、人际关爱等自助与互助之风习。

本公共号五项原则——

一、中国为家园,人类为本源,宇宙为根源;

二、关注人、社会和大自然,崇尚天人合一;

三、支持理想人生,倡德才兼备、质朴无华;

四、居仁由义,乐善不倦,溯游儒释道之源;

五、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赤诚弘毅化忧患。

微信号:zixuezhai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关注。

Views
Loading
与狗争羊骨头!东坡先生是馋肉馋疯了么……

与狗争羊骨头!东坡先生是馋肉馋疯了么……

2017-02-11 紫雪斋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东坡肉的前世今生我们说过了过年啦!吃肉学东坡,解郁开心欢乐多……(上),我们再说说东坡居士烹饪鱼肉、羊肉的趣事。如果您有时间细读《老饕赋》,会奇怪东坡先生咋就能那么珍爱生命、那么热爱生活、那么注重生活品质呢?!。其实,没有这份专心致志研究怎么做肉才好吃、发自内心“躬行践履”去研究吃喝玩乐的精神头,他也很难成为一位文学大家、文化大家。发自内心“躬行践履”去研究吃喝玩乐。

『为猪肉打抱不平』


东坡先生喜歡吃肉到啥程度?当然不只是喜欢吃豬肉。有一次朋友对他說到吃豬肉可能會引起風症,他竟說人家誣告豬肉。其实,那说法在唐享寿93岁食疗养生名家、同州刺史、孙思邈的学生孟诜所撰《食疗本草》就已经有详细记载了。比如,书中“猪”条中就有“虚人动风,不可久食”。猪肉之外,人家说到河豚的味道,他竟然说为了那味道值得冒险,哪怕是被毒死!(《河南邵氏聞見後錄》:經筵官會食資善堂,東坡盛稱河豚之美。呂元明問其味,曰:“直那一死!”再會,又稱豬肉之美。范淳甫曰:“奈發風何?”東坡笑呼曰:「淳甫誣告豬肉!」

因为养生的需要和经济拮据的现实境况,东坡先生曾写过一篇通俗易懂的《节饮食说》,虽是主客观因素都决定了必须要节制,但他早晚饭还是为自己保留了“一肉”。

这篇《节饮食说》不用翻译白话,大家都可以读懂——

东坡居士自今日以往,早晚饮食,不过一爵一肉。有尊客盛馔,则三之,不损不可增。有召我者,预先以此告之,主人不从而过是,乃止。安分以养福;宽胃以养气;省费以养财。

您是不是会哈哈大笑,这东坡居士也太馋了吧!


其实除了馋,这很科学。因此人家东坡居士坚持不放弃吃肉,其实是在捍卫生命科学哦。中国农业博物馆研究员、《古今农业》副主编、编辑部主任徐旺生先生在他的《中西饮食文化内涵之比较研究》这样写道:


“由于西方国家畜牧业的发达,畜牧生产能提供大量的肉、奶、蛋这种较高级的畜产品,而肉、奶、蛋这些产品的营养价值从营养学的角度要比粮食、蔬菜高许多,因此西方人饮食中以肉奶蛋为大宗,粮食和蔬菜占有较少的份额。由于食物的优劣主要取决于其中蛋白质、脂肪等营养物质含量的多少,因此牛肉的营养价值就比鸡肉要高,美国人稍有经济基础的人多弃鸡肉而重牛肉,肉类中牛排是首选。”


这是不是也导致了西方人体质相对于东方偏强壮些?甚至牵涉到什么“东亚病夫”之类问题,不好断言,但肉食好吃似乎是真的,并不像有些人为了劝人吃素非把肉说得如何如何不堪,甚至充满罪恶。


“西方则因为食物中主要成分是肉奶蛋等,这类食物天然地具有极强的香味,口感也不错,只要煮熟就容易"吃"进肚里,无需佐餐之菜,因此西方人无中国人饮食中那种主副食之分,即便有副食,也不是担当为主食充当助咽的角色。”


“中原地区在东周以后,只有七十岁的老人才能吃上肉,此外官高禄厚的人才能吃到肉,被人们冠以"肉食者"。贫民百姓在大多数情况下是难以吃到肉的,一般收成较好,在有限的节日里也许能破例吃到肉。这一局面一直持续到封建社会瓦解。历史上西方人饮食中肉的比重要大于中国人饮食中肉的比重。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显得越来越明显。


您说东坡居士能在949年前就义正辞严为猪肉打抱不平,这是多么神妙的科学事件呀!困厄郁闷却不会被困住,贫穷落魄却从不闲着,这是东坡先生身心调适的重要手段。人生得意时,他可以筑苏堤,创一代画风,成一家书法;人生失意时,他可以耕田种地,下厨烧肉,然后在诗词歌赋中抒发生命体悟,为江河日月豪情满怀的填词赋诗,为猪肉为鱼肉为羊肉则写下了更多充满生活情趣的文字。


『黄州煮鱼羹』

东坡先生精于美食,猪肉之外,尤其喜爱吃鱼。爱到什么程度呢?在《口目相语》文中直接以子瞻(苏轼字子瞻)写来,东坡先生这回拿自己说事了,讲了一个“子瞻”生眼病引发的嘴巴与眼睛充满哲理的寓言式对话:

文中说“子瞻”(苏轼字子瞻)生红眼病了,听人说生此病应禁食鱼肉,子瞻想要听从这个劝告,可子瞻的嘴巴不答应了,说:“我做你的口,它做你的眼,你为什么厚待它而薄待我,因为它患眼病而禁止我吃鱼肉,不可以的。”子瞻犹豫不能决定。这时口对眼说:“以后要是我哑了不能说话的话,你可以看东西,我不禁止你。”

寥寥数字的一篇小文,足以活灵活现的让我们体会东坡是如何的爱吃鱼肉,爱到了吃鱼肉吃出了哲理的光辉。下面我们看看他的煮鱼法,这里我必须要多说一句,此法本人亲自实践尝试过,今天依然实用。

“姜芽紫醋炙鲥鱼,雪碗擎来二尺余。尚有桃花春气在,此中风味胜莼鲈。”诗中描绘的就是东坡先生烹制鲥鱼、享用美味的那种惬意。而惬意到了情不自禁自鸣得意的还是他总结的黄州《煮鱼法》。

东坡煮鱼法的一个重要环节是选鱼,这也是“知行合一”,注重实践的东坡先生的强项。


顺带说一下上文诗中的鲥鱼是何许鱼也,它产于长江下游,被誉为江南水中珍品,古代为贡品之一。目前由于生态环境改变,鲥鱼几近灭绝,1988年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一级保护物种。这种鱼也和上文的眼病能搭上些关系,《食疗本草》“鲥鱼”条载“稍发疳、痼”,稍微会引发一点陈年老病的意思。不过,您可别轻易下结论说鲥鱼几近灭绝是因为苏轼们吃的哦,那可是愚人蒙昧了。这种鱼东坡居士也是不易吃到的,所以他的煮鱼法用的是黄州鲫鱼或鲤鱼,我如法炮制的时候用的是鲫鱼。


鲫鱼在《食疗本草》中是这么写的:“食之平胃气,调中,益五脏。”


拿鲫鱼汤为例,可见东坡先生的细腻用心,那才叫工匠精神,要保证鱼汤的味道,必选白背鲫鱼。东坡先生从长期实践中总结认为鲫鱼生在活水中,背上的鳞是白色的,而生在死水中,背上的鳞是黑色的,且味道不好。


应该说,选鱼和煮鱼等等都不是东坡先生完全独立发现发明的。这是他全副身心“随遇而安”,“入乡随俗”融入黄州当地生活,遵循“一方水土养一方”的朴素生活哲学,又结合了当地渔民的生活实践经验总结得来的。(黄州生活,请参考过年啦!吃肉学东坡,解郁开心欢乐多…(中)东坡肉情缘)比如,煮鱼之法的本源,在他描写当地渔民朋友的《鱼蛮子》诗中有生动简洁的描述:“破釜不著盐,雪鳞芼青蔬。”。当然《鱼蛮子》看起来就是直接写“鱼蛮子”生活,但读完却无法不进入另一种充满颖悟的生命境界。


闲言少叙,现在看看东坡黄州下厨煮鱼汤的具体方法:把鲜鲫鱼或鲤鱼去鳞剥洗,用清水冲洗干净后,下入冷水锅中,大火煮,加盐,将青白菜和整段的葱白加入,不要搅动;水开的时候,放入少量的生姜、萝卜丝和酒;微熟时,加入桔皮丝,小火熬至汤汁如乳、香气四溢,即可食之。这道菜中,生姜和萝卜的妙用,如民谚所云:“冬吃萝卜夏吃姜,不用医生开药方。”


苏东坡《煮鱼法》原文如下:

“子瞻在黄州,好自煮鱼。其法,以鲜鲫鱼或鲤治斫冷水下入盐如常法,以菘菜心之,仍入浑葱白数茎,不得搅。半熟,入生姜萝卜汁及酒各少许,三物相等,调匀乃下。临熟,入桔皮线,乃食之。其珍食者自知,不尽谈也。”

数年后,苏东坡在钱塘郡,遍食当地美食,忽一日思念鱼汤鲜美之味。于是,按照住在黄州雪堂时的煮鱼之法,熬制鱼汤,请仲天贶、王元直、秦少章品尝。众人皆赞不绝口,均夸非一般的厨师能做之。兴奋不已的东坡先生写下了《书煮鱼羹》一文,兀自赞美起自己来:

“予在东坡,尝亲执匕,煮鱼羹以设客,客未尝不称善,意穷约中易为口腹耳!今出守钱塘,厌水陆之品,今日偶与仲天贶、王元直、秦少章会食,复作此味客皆云:此羹超然有高韵,非世俗疱人所能仿佛。岁暮寡欲,聚散难常,当时作此,以发一笑也。”


『惠州自嘲:与狗争羊骨』

北宋绍圣元年(1094年)六月,58岁的苏轼再次被贬至惠阳(今广东惠州)。在惠州他发明了今天依然流行的“羊脊骨打边炉”,也就是俗称的“羊蝎子”的流行吃法。从各种客观条件看,这个虽是“因地制宜”发明的吃法,但与黄州煮鱼法受鱼蛮子启发不同,这个羊脊骨吃法属于东坡先生独自探索创造的。


东坡先生被贬惠州的时候,也是他的弟弟,一度官居尚书右丞的苏辙从生命高峰开始跌入低谷的转折点。东坡的生存状态是,不敢与有权有势的人争买羊肉,只能嘱咐屠夫把羊脊骨留下卖给自己。


然而,就是这种处境,他每天啃着羊骨头也能吃到喜不自胜的地步,并给弟弟写了封家书,内容专门写的就是羊脊骨的吃法和益处,并力倡“施用”。信的结尾还没忘了,幽默的自嘲自己与狗争羊骨头啃。这种自嘲不但化解了自己心中的郁愤,也不知不觉间轻巧的化解了亲人忧悲牵挂的沉重心理负担。何其博大!何其智慧!何其神妙!


本人至今以为这封家书是古代名人家书中的珍品,所以大家不妨保存起来,供自己和孩子们一读再读东坡给子由的这情深尺牍:

惠州市井廖落,然犹日杀一羊,不敢与仕者争买,时嘱屠者买其脊骨耳。骨间亦有微肉,熟者热漉出(不乘热出,则抱水不干),渍酒中,占薄盐灸微焦食之。终日抉剔,得铢两于肯綮之间,意甚喜之。如食蟹螯,率数日辄一食,甚觉有补。子由三年食堂庖,所食当豢,没齿而不得骨,岂复知此味乎?戏书此纸贵之,虽戏语,实可施用也。然此说行,则众狗不悦矣。

『徙化海南岛 食蚝而美』

绍圣四年(1097年),年已62岁的苏轼被一叶孤舟送到了徼边荒凉之地海南岛儋州(今海南儋县)。在北宋,放逐海南是仅比满门抄斩罪轻一等的处罚。但苏东坡把儋州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深情写道:“我本儋耳氏,寄生西蜀州”



他在海南岛办学堂,亲自讲授,一时蔚然成风。以致许多人不远千里,追至儋州,跟从东坡先生学习。在宋代100多年里,海南从没有人进士及第。但东坡离开海南北归不久,这里的姜唐佐就举乡贡。为此先生题诗:“沧海何曾断地脉,珠崖从此破天荒。”


因此,那里的人民一直感念东坡先生,尊他为儋州文化的开拓者、播种人,对他怀有深深的崇敬。在儋州流传至今的东坡村、东坡井、东坡田、东坡路、东坡桥、东坡帽等等,表达了人们的缅怀之情,连语言都有一种“东坡话”。


东坡先生在海南已是生命的晚景,但食蚝而美的生活生命之乐还是越过千山万水传递给了亲人。家书中依然保持着那种达观的幽默,他贻书叔党曰:“无令中朝士大夫知,恐争谋南徙,以分此味。”


仅此数语,东坡胸襟跃然纸上。无怪乎940多年过去了,人们依然仰佩不止,赞叹不止——


“在惠州,一个贬官,“不敢与仕者争买”羊肉,只能买脊骨,这种境况,还能自嘲“与狗争骨”,非东坡不能也。”


“在儋州,发现了蚝的美味,竟写信给儿子嘱托:“无令中朝士大夫知,恐争谋南徙,以分此味。”读了令人忍俊不禁。”


“苏东坡虽遭一贬再贬,但始终能保持乐观的心态,如此胸襟和气度,即使现在能做到的也没有几人。无限钦佩。”


这就是东坡居士,这才是东坡居士,绝不会丧失生命乐趣,绝不会失掉生活情趣的东坡居士!


『东坡·临终』


元符三年(1100)六月,苏轼遇赦北归,离开他栖身三年的海南。动身之前,许多土著朋友前来饯行,大家纷纷拿出各种土产相赠,苏轼一概不受。临上船时,十几位父老流着眼泪与苏轼握手告别,他们说:“这次与内翰相别后,不知何时再得相见?”苏轼心知此去再无重见之日,情难自抑,便写诗留别海南的父老乡亲:“我本海南民,寄生西蜀州。忽然跨海去,譬如事远游。平生生死梦,三者无劣优。知君不再见,欲去且少留!”(《别海南黎民表》)



苏轼离开海南岛回中原时,经过大庾岭。我们知道,大庾岭在中国的文化地理版图上,是很重要的一个界限。如果一个官员被贬谪,出了大庾岭往南,就相当于出了中国主流文化圈,也意味着政治生涯的彻底结束。如果能回到大庾岭,就算拣了一条性命。苏轼回归的路上,在岭上一家村店门口小憩。一位白发老人见到苏轼,问是何官?当得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苏子瞻尚书”,便上前作揖说:“我听说有人千方百计地陷害您,而今得以平安北归,真是老天保佑善人啊!”苏轼听了感慨万分,便写了一首七绝赠给老人:


鹤骨霜髯心已灰,青松合抱手亲栽。

问翁大庾岭头住,曾见南迁几个回?

(《赠岭上老人》)


这里还要再插叙一段,康震先生在《困境中的温情——苏轼的布衣之交》中梳理的东坡先生与布衣好友的生死情缘。


苏轼的这位布衣好友,名叫钱世雄。苏轼临终时,身边除了孩子、家人外,只有两位朋友在场,一位是僧人维琳,一位就是钱世雄。苏轼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对钱世雄说的。


这位钱世雄人微官小,与苏轼也仅仅是一般的同事关系,并且只有短短的三个月。但是苏轼被贬黄州后,钱世雄派人专程送信问候,此后两人书信不绝。


但当苏轼被召还朝,升任要职后,钱世雄却不见了踪影。直到苏轼再度被排挤出朝,到定州做官,钱世雄才再次出现。此人和巢谷的做派倒颇有些相似,对朋友不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苏轼富贵时,他们消失无踪;落难时,却又再度出现——这才是真正的君子。


钱世雄对贬谪中的苏轼诸多照顾,定州时他寄去太湖茶叶;被贬惠州时,又多次去信问候,寄去药物让苏轼滋补身体。再贬儋州,已受苏轼牵累而被革去平江通判之职的钱世雄仍然书信不绝,还曾寄去丹药。苏轼在惠州时,给钱世雄的一封回信中,就说他是“高义凛然”(《答钱济明三首》)。




苏轼遇赦北归的时候,政治局势尚不明朗,他想在常州一带找个安身之处,就请钱世雄帮助在常州租赁了一所房屋。身为一介平民的钱世雄经多方设法,在常州向一孙姓人家借到了一所房屋。


苏轼在润州、真州与故人盘桓了多日,身体不适,坐船前往常州。苏轼在舟中的卧榻上,把完稿于海南的《易传》、《书传》和《论语说》三部书稿托付给钱世雄,请他好好保藏,暂不示人,三十年后再公开。说只有到那时,人们才能看懂其中深意。


钱世雄把苏轼接到常州入住孙家的房屋,此后每天都来看望。苏轼在病中强打精神,亲自书写旧作《江月》诗与《跋桂酒颂》赠给钱世雄。


尽管钱世雄多方问医访药,甚至弄来了“神药”,苏轼却不肯服用,以至病情日趋严重,最终在钱世雄的陪伴下与世长辞。钱世雄晚年自号冰华老人,杨时在《冰华先生文集序》中称其以结交苏轼而“取重于世,亦以是得罪于权要,废之终身,卒以穷死”(《杨龟山先生集》卷25)。他与苏轼的友情,让他付出了终身不得重用的沉重代价,但他也因此得到时人的敬重,并将永远得到热爱苏轼的后人的尊敬。



当风烛残年的苏轼从海南贬所北归,途经润州(镇江)时,已是六十六岁的老人了。在金山寺看到李公麟(北宋名画家,东坡好友)所画东坡像,回顾一生,心绪难平,感慨系之,写下《自题金山画像》。以自嘲而又自豪,看似戏言实剖肝沥胆出自肺腑的二十四个字,对自己一生的功业做了切中肯萦的自我评述。两个月后一代文豪苏轼病逝常州,这首诗便是他最后的自挽之词——

心如已枯之木,

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平生功业,

黄州惠州儋州。


建中靖国元年七月二十八日(1101年8月24日)苏轼卒于常州(今属江苏)。葬于汝州郏城县(今河南郏县),享年六十六岁,御赐谥号文忠(公)。


谨以此篇怀念致敬东坡先生,鞭策自己!

参考资料:

《东坡文集》

《东坡养生集》

《东坡禅喜集》

《食疗本草》

《宋诗选注》

《宋词选》

微信公众号:农史研究咨讯

微信公众号:章黄国学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本公众号秉承一贯的传统文化传习、社会自助互助、人文关怀、危难援助等宗旨,倡导基于人间温情、友爱的日常性自发、自愿、自主的学习交流、人际关爱等自助与互助之风习。

本公共号五项原则——

一、中国为家园,人类为本源,宇宙为根源;

二、关注人、社会和大自然,崇尚天人合一;

三、支持理想人生,倡德才兼备、质朴无华;

四、居仁由义,乐善不倦,溯游儒释道之源;

五、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赤诚弘毅化忧患。

微信号:zixuezhai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关注。

View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