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诗词大会已26届,作品全部原创!日本:一言不合就“斗诗”……

2017-02-12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紫雪斋按:综合分享本篇,惟愿『中国诗词大会』长命百岁——


香港诗词大会已经26届了,

而且是创作,不是背诵!

“中国诗词大会”正成为热点话题。可以预期,由于电视这种强势媒体的引导,中国大地上,会掀起一个阅读古诗词的小高潮。这是好事。期待源远流长的诗教传统能慢慢得到恢复,尽管这是一桩难度很大的事。


这里,我要介绍一下香港的诗词大会。从1991年,也即回归之前开始,香港诗词大会每年一届,已经坚持了26届了!


重要的是,它不是比赛背诵,而是创作。


香港诗词大会的正式名称,是“全港诗词创作比赛”,由香港特区政府康乐与文化事务署中央图书馆联合举办,横跨回归前后。



我查阅了历届比赛的资料与作品,发现几乎每一次,主办者都要欣喜地宣告:是届参赛者的作品水准甚高。起初以为这是鼓舞士气之词,后来发现,还真不是主办者在为香港人王婆卖瓜。诗词作为最正宗的国粹之一,在人们匆匆搵食的香港,发达而烂熟的资本主义的香港,不但被如此顽强地接续,且生机勃勃,令人对港人不能不刮目相看。


先看看两首香港中学生写的律诗。


其一题为《赠人移居国外》,作者是圣公会曾肇添中学学生林梓凤:


幽女万里一身孤,静看千星坠剑鑪。

霜积月轮迷旷漠,风凌鹏背泣穷途。

恒娥药炼青烟冷,姑射龙回夜气纡。

寒影徘徊徒对叹,相忘尔我在江湖。


诗的写作时间是1994年,九七香港回归前,港人曾掀起一波移民浪潮。从诗中看,应该是同学好友成为这浪潮中的一分子。诗中描写的话别气氛凄凉惨淡,颔联“霜积月轮迷旷漠,风凌鹏背泣穷途”对仗工稳,造句奇崛,出自一个女中学生之手,令人惊讶。


再看一首,题为《过车公庙》,作者是浸信会吕明才中学学生黄令时:


绀墙香火沥源乡,六百年前旧战场。

一死宋臣留姓氏,千秋古庙耿辉光。

廊花剑血红疑染,风树干戈哭有殇。

感慨读碑斜日暮,还将此意咏沧桑。


车公庙位于香港沙田,为纪念传说中的南宋名将车工而建。除了“风树干戈哭有殇”这句令人印象深刻外,说不上多么精彩,只是一首合格的律诗,但考虑到作者不过是一名中学生,我们最好额手称庆,不能再有更高的要求了。


上面的两首诗,分别获得1994年律诗创作比赛的冠亚军。


“全港诗词创作比赛”分学生组与公开组,单年赛诗,双年赛词。学生组包括大中学生,公开组包括社会各阶层。应该是因为它已囊括了大中学生,因此后来就不再单独举行学界的诗词比赛了。


那么,怎样保证诗词创作比赛作者的真实性,防止出现代笔?


这个并不难。香港诗词创作大赛的做法是,学生组的入围者,要在评委面前做对联,然后再确定是否获奖,以防作品非出自学生之手。

 

再以第二十三届全港诗词创作大赛的部分作品为例,来管窥一下香港诗词大赛的风貌吧。据主办方介绍,该届参赛作品共一千两百多件,为此前历届之冠。


学生组的冠军作品,题为《重游东海崂山》,是一首七律,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学的柳含青,诗云:


重峰迭秀海云浮,自古仙家此境幽。

高壁时题高士咏,故山昔与故人游。

悬泉瀑布飞如练,积水潭清冷欲秋。

尚许翠微多妩媚,有情好景为君留。


平心而论,这是一首中规中矩的律诗,比较起来,我更喜欢沙田崇真中学学生黄希如的这首仅获特别奖的《世雨》:


乱绪雷霆惊嫩叶,滂沱堕地入清晨。

床边凛冽流苏曳,宇内悠扬韵律新。

总见污泥遮璞玉,唯持一帚了斯尘。

休言愁世多磨折,风雨飘摇莫当真。


诗中流溢着莫名的烦乱心绪。香港正步入多事之秋,或许是大背景的动荡飘摇在一片小小心海中掀起了波澜吧。因为有真情,所以打动人。诗中表达的情绪,与公开组也即学校之外的社会组的这首获得优异奖的《春望》可谓异曲同工。


史实无瞒黑白真,变迁陵谷漫寻真。

桃园久历沧桑事,鲤海曾翻劫难尘。

创业艰难唯魄力,功成点滴忆酸辛。

春光不与人留恋,海角纷争困小民。


香港繁荣世所称道,然而其身世坎坷,身份焦虑挥之不去。香港今日繁华,有国际大环境的因素,但没有香港人血泪打拼这个内因,机遇绝不会垂青这个蕞尔小岛。如今政治纷争喧嚣不已,普通民众困惑彷徨,对未来信心逐渐走低。近年来,港人继回归前的移民潮之后,掀起回归后的第一波移民热,正是一部分港人在用脚表达困惑。


关怀世道人心、民生疾苦,是中国旧体诗的优良传统,观全港诗词大赛的获奖作品,可以明显感受到这一脉传统仍在这座国际大都市中活泼泼跳跃。


请看这首获得本届公开组特别奖的《见长者拾纸皮赠钞感赋》:


翁妪凄凉小巷头,纸皮堆叠待回收。

蹒跚蹇足俱残障,憔悴弯腰两佝偻。

愧我穷寒施薄赠,怜渠辛苦换微酬。

问言何事甘劳苦,儿女嫌贫怨代沟。


香港富甲一方,但贫富悬殊,由于住房紧张,养老成为社会难题,经常能看到一些耄耋老者仍在从事保洁工作,甚至当街捡拾垃圾补贴家用。此诗是香港的一帧浮世绘,读来令人鼻酸。


再来看一首2005年第十五届学生组的冠军作品《自由行》,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黄令时(应与《过车公庙》是同一作者,彼时作者尚是中学生,此时已是中文大学学生,甚或研究生),诗云:


西装革履挟地图,红灯转绿要招呼。

新循国策来行旅,喜听乡音满路途。

大市一时翻妙著,愁城七载付长吁。

且看游侣星光道,可证春风又海隅。


2003年SARS事件,香港遭受重创,使受金融危机冲击的香港雪上加霜。事件过后,中央政府启动内地赴港自由行政策,为香港带来生机。诗中描述了自由行初始阶段的情景与感受,作者对内地人的同胞之情,对自由行给香港带来生机的欣悦之意,跃然纸上。可惜,后来事态的演变,竟使内地民众与港人在情感上有渐行渐远的可悲趋势。


怎么样?读了这些诗,是不是从习惯的红尘滚滚的香港背后,摸索到一个诗意淋漓的香港?


持续了26届的香港诗词大会有力地说明,香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深情,不但丝毫不输内地,甚至比内地做得还坚实、具体。香港著名专栏作家林燕妮在一篇文章中说,希望中央政府相信港人。其实,飘荡于这座国际大都市高楼大厦间的平平仄仄声告诉我们,这信任还应该在两地间更扩大一些,扩大到民众中去。


闻弦歌而知雅意。但愿诗——这优美地排列在一起的汉字,能化解不信任,冲淡各种猜疑、傲慢和阴谋论。

以上来源:老鼠记者


以下来源:参考消息

 一言不合就“斗诗”?

这些日本人如果参加诗词大会,画风可能是这样的——

作者:蓝建中


这些天,《中国诗词大会》这档综艺节目火遍全国。人们似乎以此为契机,开始重新认识中国诗词之美。


其实,在邻国日本,中国古诗词自古以来就备受推崇。《诗经》、唐诗宋词等中国古代诗词在日本被统称为“汉诗”。不仅中小学教材有汉诗,汉诗教室、汉诗讲座也随时可见。日本更有全国性的汉诗创作团体“全日本汉诗联盟”,各地常举办汉诗创作大赛、汉诗吟咏大赛等。在书法世界中,汉诗也是基础教养的一部分。


最近,日本网友也掀起了一股“写诗”热潮,一个名为“平成自由诗”的热词在日本推特上火了起来。一场 “斗诗大赛”猝不及防地拉开序幕。但他们的画风是这样的——



大意是:“由于‘安倍经济学’取得成功,股价和养老金暴涨,恩格尔系数暴涨也不用担心,可是为啥吃饭费用占的支出比例上升了呢?”实际上,“安倍经济学”并没有让日本股价和人们的养老金暴涨,而吃饭费用比例的确增加了。显然,这是一首讽刺安倍的打油诗。


还有这一首《社畜歌》的节选:



“社畜”是日本企业底层上班族的自嘲用语,是指为了企业放弃身为人类的尊严、卖力地为企业效劳的大城市打工一族。


除了讽刺、自嘲,还有若干源于生活的琐碎记录:


看完这些日本网友的作品,你有没有也诗兴大发?


日本网友为什么一言不合就“斗诗”呢?


这波“斗诗”潮起因要从一位叫幡谷祐一的老先生创作的汉诗说起。他捐赠给筑波大学一尊雕像,被筑波大学称为学术象征,雕像的铭牌上有他创作的一首汉诗。名为《忘食》:


“白面书生学筑波,发愤忘食纸笔耕。桃李满门邦家丰,紫峰名声四海奔。”


有网友将这首诗拿到网上,称其表面上像一首七言绝句,但实际上不合平仄、文法不通。如第二句“仄仄仄仄仄仄平”,完全不符合汉诗的平仄要求,有日本网友指出,在拥有很多日本文学和中国文学教授的大学中,将这种不能成为汉诗的东西称为“汉诗”,作为学术象征,简直有辱门庭。一些中国网友索性将这首“汉诗”称为日本版的“老干部体”。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幡谷祐一特别喜欢到处展示自己创作的汉诗作品,这令批评者也是醉了。


幡谷祐一先生是一位自学成才的汉诗爱好者。


其实,筑波大学这个汉诗还不算最可笑。茨城机场通航纪念碑上的汉诗更是令人喷饭,这首名为《先见》的“汉诗”写道:“强韧意志反对耐,卓越先见空港开。永年乡土为繁荣,万人欢呼自卫队。”


▲茨城机场通航纪念碑上可笑的汉诗


这种刻意附庸风雅的“老干部体”引来不少吐槽。日本网友批评说:“喜欢排列汉字无可厚非,但是应该避免将其称为‘汉诗’。”还有些“吃瓜群众”纷纷表示“这都能算汉诗的话,我都能做诗人了”。


于是,“平成自由诗”的兴起,不过是日本网友以此为名跟风恶搞创作罢了。


但这场网络“斗诗”大赛的背后,其实还有汉诗在日本的长期存在。


对爱好文学的日本人来说,汉诗如父亲,和歌如母亲,在表达细腻感情的时候,倾向于用和歌的形式,但在作为座右铭和人生格言的时候,往往以汉诗明心志。汉诗是中国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公元607年日本派遣遣隋使、630年派遣遣唐使,日本开始与中国进行文化交流,李白、杜甫、白居易等人的名诗被介绍到日本,日本人也开始创作汉诗。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又开始尝试创作汉诗。除闲暇时间较多的退休老人,不少年轻人也参与进来。互联网上学习汉诗的网站也很受欢迎。


▲《汉诗名句鉴赏》


《SINICA月刊》2014年10月进行的“汉诗国民投票”评选了最受欢迎的汉诗,杜甫的《春望》位列榜首,第二位为杜牧的《江南春》、第三位为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第四位为孟浩然的《春晓》、王之涣的《登鹳雀楼》和李白的《静夜思》并列第五。


进入现代,不少汉诗作者仍创作了不少优秀的汉诗,例如1978年8月9日,92岁的汉诗作家松口月城在长崎创作了题为《长崎之原爆》的汉诗:“原爆炸裂天地轰,崎阳满目猛烟生。大厦高楼瞬时碎,山崩海翻铁塔倾。须臾焰焰大火起,焦头烂躯累累横。夫唤妻兮妻觅子,阿鼻叫唤修罗生。八万生灵吞恨死,噫,原爆之大牺牲。文化恶用灭人类,平和钟声何时鸣。”


▲题为《长崎之原爆》的汉诗


每年长崎举行的“原子弹轰炸牺牲者慰灵和平祈祷仪式”上,都会唱起这首汉诗。虽然其将长崎遭受原子弹轰炸归结为“文化被恶用”值得商榷,不过这首诗总体上还很工整。


汉诗对日本文化的影响有多大?就连反华的日本右翼分子也毫不避讳对其的喜爱。


著名右翼政客石原慎太郎,公开表示唐诗宋词会勾起自己的“乡愁”。2004年8月,大阪市内发现了包括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的甲级战犯、前首相东条英机和广田弘毅等在内的26名战犯用毛笔手书的汉诗集。由于这些汉诗体现了战犯在狱中的心境,所以受到了广泛关注。


甚至,常有日本极右翼分子引用李白的诗句“白发三千丈”来说明中国人有“夸张的传统”,以此为借口荒谬地拒不承认南京大屠杀,认为是夸大捏造的。


进入20世纪,汉诗在日本急剧衰退。因为江户时代之前,学习汉诗要学习每个汉字的音韵,创作符合平仄的汉诗,虽然日语发音只是模仿古代汉语的发音,但是仍尽量努力体现汉诗本来的音韵美。在明治以后的日本汉文教育中,与日常生活无关的音韵受到轻视,使很多汉诗由于没有考虑到汉语发音,“韵律并不符合中国的标准,也就是说,用中文发音念诵这些汉诗的时候,并不押韵,所以很多汉诗受到的评价不高。不过夏目漱石、森欧外等文学大家因为接受过传统的汉文教育,仍然擅长写优秀的汉诗。”


▲日本NHK广播的汉诗节目的教材


2003年3月21日, 由汉诗爱好者创办的“全日本汉诗联盟”是推广汉诗创作的全国性组织。总部位于东京汤岛圣堂(日本最大的孔庙)的斯文会馆内,各地都有汉诗联盟,主要活动包括举办讲座和演讲会、教授汉诗创作方法、介绍海外信息。全日本汉诗联盟的目的是团结全国的汉诗爱好者,举行全日本汉诗大赛,实现日本的汉诗研究、普及和交流,并且与中国、亚洲、欧美各国的同好进行友好交流。


会长石川忠久在全日本汉诗联盟成立宗旨书中指出:“自古以来,日本就喜好作为世界最杰出诗歌的汉诗,吸收其精华,创作了很多文艺作品,并且自己也开始作诗,形成了汉诗诗坛,历代都涌现出众多优秀的汉诗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国的文化如果去除汉诗简直没有办法再谈论。”


▲探讨汉诗的讲座


自己也从事汉诗创作的明治大学教授加藤徹指出,汉诗创作犹如打麻将,掌握规则并不难,但有所心得却不易。汉诗也是构思和歌与俳句的基础,因此汉诗创作也是进一步深入理解日本文学的途径之一。


此外,互联网的出现也为汉诗的复兴助了一臂之力。“全汉诗联”理事铃木淳次在1998年开设了免费汉诗网站“桐山堂”,每年都收到300多首汉诗投稿。铃木淳次会仔细指出作品的优劣之处,鼓励投稿者继续创作。近年来还不断有新的汉诗参考书出版,例如解说汉诗中常用汉字音调的《平仄字典》和能查阅汉诗中二字惯用词的《汉诗诗语词典》等。


▲儿童汉诗读物《小学生汉诗教室》


有的日本青年从大学时即开始创作汉诗,在汉诗创作中,还出现了结合时事话题创作的新汉诗。比如一名家住岩手县釜石市的男士,在自家被东日本大地震带来的海啸卷走后,创作了一首汉诗描述与家人逃难的场景:“突如摇撼破春天,逆浪蹴岩吞万船。此地袭来非一再,追思惨事泪潺潺。”


目前,“全日本汉诗联盟”(全汉诗联)的会员已经由2003年设立初期的约600人增加到2015年5月的2155人。


如今,日本各地都有汉诗大赛,新潟县汉诗联盟截至去年已经连续8次举办纪念著名汉学家诸桥辙次的汉诗大赛,静冈县2015年还举行了“富士山汉诗大赛”等,以富士山为主题创作汉诗。


这些天,在《中国诗词大会》的舞台上,除了“才女”武亦姝,也有来自海外的中国诗词爱好者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新加坡女大学生李宜幸、美国大学生伍淡然、泰国选手洪健城。他们以对中国诗词的赤诚之爱,赋予中华文化积淀的人世情怀新鲜的活力。


▲新加坡姑娘李宜幸和美国小伙伍淡然


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看到《中国诗词大会》这么火,日本的汉诗爱好者也来组队参赛,不知他们会不会成为一支令人惊艳的“潜力股”呢?



延伸阅读:

佛界易入‖魔界难入

日本传回视频:日本帝国的幽魂在死后,仍然阴魂不散。

再说“日本核污染”与“食品禁令”,中美到底禁了什么?哪些是真相?哪些是谣言?

福岛核泄漏事故最新公告,外交部提醒:赴日中国公民做好安全防护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本公众号秉承一贯的传统文化传习、社会自助互助、人文关怀、危难援助等宗旨,倡导基于人间温情、友爱的日常性自发、自愿、自主的学习交流、人际关爱等自助与互助之风习。

本公共号五项原则——

一、中国为家园,人类为本源,宇宙为根源;

二、关注人、社会和大自然,崇尚天人合一;

三、支持理想人生,倡德才兼备、质朴无华;

四、居仁由义,乐善不倦,溯游儒释道之源;

五、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赤诚弘毅化忧患。

微信号:zixuezhai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关注。

香港:诗词大会已26届,作品全部原创!日本:一言不合就“斗诗”……

香港:诗词大会已26届,作品全部原创!日本:一言不合就“斗诗”……

2017-02-12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紫雪斋按:综合分享本篇,惟愿『中国诗词大会』长命百岁——


香港诗词大会已经26届了,

而且是创作,不是背诵!

“中国诗词大会”正成为热点话题。可以预期,由于电视这种强势媒体的引导,中国大地上,会掀起一个阅读古诗词的小高潮。这是好事。期待源远流长的诗教传统能慢慢得到恢复,尽管这是一桩难度很大的事。


这里,我要介绍一下香港的诗词大会。从1991年,也即回归之前开始,香港诗词大会每年一届,已经坚持了26届了!


重要的是,它不是比赛背诵,而是创作。


香港诗词大会的正式名称,是“全港诗词创作比赛”,由香港特区政府康乐与文化事务署中央图书馆联合举办,横跨回归前后。



我查阅了历届比赛的资料与作品,发现几乎每一次,主办者都要欣喜地宣告:是届参赛者的作品水准甚高。起初以为这是鼓舞士气之词,后来发现,还真不是主办者在为香港人王婆卖瓜。诗词作为最正宗的国粹之一,在人们匆匆搵食的香港,发达而烂熟的资本主义的香港,不但被如此顽强地接续,且生机勃勃,令人对港人不能不刮目相看。


先看看两首香港中学生写的律诗。


其一题为《赠人移居国外》,作者是圣公会曾肇添中学学生林梓凤:


幽女万里一身孤,静看千星坠剑鑪。

霜积月轮迷旷漠,风凌鹏背泣穷途。

恒娥药炼青烟冷,姑射龙回夜气纡。

寒影徘徊徒对叹,相忘尔我在江湖。


诗的写作时间是1994年,九七香港回归前,港人曾掀起一波移民浪潮。从诗中看,应该是同学好友成为这浪潮中的一分子。诗中描写的话别气氛凄凉惨淡,颔联“霜积月轮迷旷漠,风凌鹏背泣穷途”对仗工稳,造句奇崛,出自一个女中学生之手,令人惊讶。


再看一首,题为《过车公庙》,作者是浸信会吕明才中学学生黄令时:


绀墙香火沥源乡,六百年前旧战场。

一死宋臣留姓氏,千秋古庙耿辉光。

廊花剑血红疑染,风树干戈哭有殇。

感慨读碑斜日暮,还将此意咏沧桑。


车公庙位于香港沙田,为纪念传说中的南宋名将车工而建。除了“风树干戈哭有殇”这句令人印象深刻外,说不上多么精彩,只是一首合格的律诗,但考虑到作者不过是一名中学生,我们最好额手称庆,不能再有更高的要求了。


上面的两首诗,分别获得1994年律诗创作比赛的冠亚军。


“全港诗词创作比赛”分学生组与公开组,单年赛诗,双年赛词。学生组包括大中学生,公开组包括社会各阶层。应该是因为它已囊括了大中学生,因此后来就不再单独举行学界的诗词比赛了。


那么,怎样保证诗词创作比赛作者的真实性,防止出现代笔?


这个并不难。香港诗词创作大赛的做法是,学生组的入围者,要在评委面前做对联,然后再确定是否获奖,以防作品非出自学生之手。

 

再以第二十三届全港诗词创作大赛的部分作品为例,来管窥一下香港诗词大赛的风貌吧。据主办方介绍,该届参赛作品共一千两百多件,为此前历届之冠。


学生组的冠军作品,题为《重游东海崂山》,是一首七律,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学的柳含青,诗云:


重峰迭秀海云浮,自古仙家此境幽。

高壁时题高士咏,故山昔与故人游。

悬泉瀑布飞如练,积水潭清冷欲秋。

尚许翠微多妩媚,有情好景为君留。


平心而论,这是一首中规中矩的律诗,比较起来,我更喜欢沙田崇真中学学生黄希如的这首仅获特别奖的《世雨》:


乱绪雷霆惊嫩叶,滂沱堕地入清晨。

床边凛冽流苏曳,宇内悠扬韵律新。

总见污泥遮璞玉,唯持一帚了斯尘。

休言愁世多磨折,风雨飘摇莫当真。


诗中流溢着莫名的烦乱心绪。香港正步入多事之秋,或许是大背景的动荡飘摇在一片小小心海中掀起了波澜吧。因为有真情,所以打动人。诗中表达的情绪,与公开组也即学校之外的社会组的这首获得优异奖的《春望》可谓异曲同工。


史实无瞒黑白真,变迁陵谷漫寻真。

桃园久历沧桑事,鲤海曾翻劫难尘。

创业艰难唯魄力,功成点滴忆酸辛。

春光不与人留恋,海角纷争困小民。


香港繁荣世所称道,然而其身世坎坷,身份焦虑挥之不去。香港今日繁华,有国际大环境的因素,但没有香港人血泪打拼这个内因,机遇绝不会垂青这个蕞尔小岛。如今政治纷争喧嚣不已,普通民众困惑彷徨,对未来信心逐渐走低。近年来,港人继回归前的移民潮之后,掀起回归后的第一波移民热,正是一部分港人在用脚表达困惑。


关怀世道人心、民生疾苦,是中国旧体诗的优良传统,观全港诗词大赛的获奖作品,可以明显感受到这一脉传统仍在这座国际大都市中活泼泼跳跃。


请看这首获得本届公开组特别奖的《见长者拾纸皮赠钞感赋》:


翁妪凄凉小巷头,纸皮堆叠待回收。

蹒跚蹇足俱残障,憔悴弯腰两佝偻。

愧我穷寒施薄赠,怜渠辛苦换微酬。

问言何事甘劳苦,儿女嫌贫怨代沟。


香港富甲一方,但贫富悬殊,由于住房紧张,养老成为社会难题,经常能看到一些耄耋老者仍在从事保洁工作,甚至当街捡拾垃圾补贴家用。此诗是香港的一帧浮世绘,读来令人鼻酸。


再来看一首2005年第十五届学生组的冠军作品《自由行》,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黄令时(应与《过车公庙》是同一作者,彼时作者尚是中学生,此时已是中文大学学生,甚或研究生),诗云:


西装革履挟地图,红灯转绿要招呼。

新循国策来行旅,喜听乡音满路途。

大市一时翻妙著,愁城七载付长吁。

且看游侣星光道,可证春风又海隅。


2003年SARS事件,香港遭受重创,使受金融危机冲击的香港雪上加霜。事件过后,中央政府启动内地赴港自由行政策,为香港带来生机。诗中描述了自由行初始阶段的情景与感受,作者对内地人的同胞之情,对自由行给香港带来生机的欣悦之意,跃然纸上。可惜,后来事态的演变,竟使内地民众与港人在情感上有渐行渐远的可悲趋势。


怎么样?读了这些诗,是不是从习惯的红尘滚滚的香港背后,摸索到一个诗意淋漓的香港?


持续了26届的香港诗词大会有力地说明,香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深情,不但丝毫不输内地,甚至比内地做得还坚实、具体。香港著名专栏作家林燕妮在一篇文章中说,希望中央政府相信港人。其实,飘荡于这座国际大都市高楼大厦间的平平仄仄声告诉我们,这信任还应该在两地间更扩大一些,扩大到民众中去。


闻弦歌而知雅意。但愿诗——这优美地排列在一起的汉字,能化解不信任,冲淡各种猜疑、傲慢和阴谋论。

以上来源:老鼠记者


以下来源:参考消息

 一言不合就“斗诗”?

这些日本人如果参加诗词大会,画风可能是这样的——

作者:蓝建中


这些天,《中国诗词大会》这档综艺节目火遍全国。人们似乎以此为契机,开始重新认识中国诗词之美。


其实,在邻国日本,中国古诗词自古以来就备受推崇。《诗经》、唐诗宋词等中国古代诗词在日本被统称为“汉诗”。不仅中小学教材有汉诗,汉诗教室、汉诗讲座也随时可见。日本更有全国性的汉诗创作团体“全日本汉诗联盟”,各地常举办汉诗创作大赛、汉诗吟咏大赛等。在书法世界中,汉诗也是基础教养的一部分。


最近,日本网友也掀起了一股“写诗”热潮,一个名为“平成自由诗”的热词在日本推特上火了起来。一场 “斗诗大赛”猝不及防地拉开序幕。但他们的画风是这样的——



大意是:“由于‘安倍经济学’取得成功,股价和养老金暴涨,恩格尔系数暴涨也不用担心,可是为啥吃饭费用占的支出比例上升了呢?”实际上,“安倍经济学”并没有让日本股价和人们的养老金暴涨,而吃饭费用比例的确增加了。显然,这是一首讽刺安倍的打油诗。


还有这一首《社畜歌》的节选:



“社畜”是日本企业底层上班族的自嘲用语,是指为了企业放弃身为人类的尊严、卖力地为企业效劳的大城市打工一族。


除了讽刺、自嘲,还有若干源于生活的琐碎记录:


看完这些日本网友的作品,你有没有也诗兴大发?


日本网友为什么一言不合就“斗诗”呢?


这波“斗诗”潮起因要从一位叫幡谷祐一的老先生创作的汉诗说起。他捐赠给筑波大学一尊雕像,被筑波大学称为学术象征,雕像的铭牌上有他创作的一首汉诗。名为《忘食》:


“白面书生学筑波,发愤忘食纸笔耕。桃李满门邦家丰,紫峰名声四海奔。”


有网友将这首诗拿到网上,称其表面上像一首七言绝句,但实际上不合平仄、文法不通。如第二句“仄仄仄仄仄仄平”,完全不符合汉诗的平仄要求,有日本网友指出,在拥有很多日本文学和中国文学教授的大学中,将这种不能成为汉诗的东西称为“汉诗”,作为学术象征,简直有辱门庭。一些中国网友索性将这首“汉诗”称为日本版的“老干部体”。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幡谷祐一特别喜欢到处展示自己创作的汉诗作品,这令批评者也是醉了。


幡谷祐一先生是一位自学成才的汉诗爱好者。


其实,筑波大学这个汉诗还不算最可笑。茨城机场通航纪念碑上的汉诗更是令人喷饭,这首名为《先见》的“汉诗”写道:“强韧意志反对耐,卓越先见空港开。永年乡土为繁荣,万人欢呼自卫队。”


▲茨城机场通航纪念碑上可笑的汉诗


这种刻意附庸风雅的“老干部体”引来不少吐槽。日本网友批评说:“喜欢排列汉字无可厚非,但是应该避免将其称为‘汉诗’。”还有些“吃瓜群众”纷纷表示“这都能算汉诗的话,我都能做诗人了”。


于是,“平成自由诗”的兴起,不过是日本网友以此为名跟风恶搞创作罢了。


但这场网络“斗诗”大赛的背后,其实还有汉诗在日本的长期存在。


对爱好文学的日本人来说,汉诗如父亲,和歌如母亲,在表达细腻感情的时候,倾向于用和歌的形式,但在作为座右铭和人生格言的时候,往往以汉诗明心志。汉诗是中国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公元607年日本派遣遣隋使、630年派遣遣唐使,日本开始与中国进行文化交流,李白、杜甫、白居易等人的名诗被介绍到日本,日本人也开始创作汉诗。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又开始尝试创作汉诗。除闲暇时间较多的退休老人,不少年轻人也参与进来。互联网上学习汉诗的网站也很受欢迎。


▲《汉诗名句鉴赏》


《SINICA月刊》2014年10月进行的“汉诗国民投票”评选了最受欢迎的汉诗,杜甫的《春望》位列榜首,第二位为杜牧的《江南春》、第三位为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第四位为孟浩然的《春晓》、王之涣的《登鹳雀楼》和李白的《静夜思》并列第五。


进入现代,不少汉诗作者仍创作了不少优秀的汉诗,例如1978年8月9日,92岁的汉诗作家松口月城在长崎创作了题为《长崎之原爆》的汉诗:“原爆炸裂天地轰,崎阳满目猛烟生。大厦高楼瞬时碎,山崩海翻铁塔倾。须臾焰焰大火起,焦头烂躯累累横。夫唤妻兮妻觅子,阿鼻叫唤修罗生。八万生灵吞恨死,噫,原爆之大牺牲。文化恶用灭人类,平和钟声何时鸣。”


▲题为《长崎之原爆》的汉诗


每年长崎举行的“原子弹轰炸牺牲者慰灵和平祈祷仪式”上,都会唱起这首汉诗。虽然其将长崎遭受原子弹轰炸归结为“文化被恶用”值得商榷,不过这首诗总体上还很工整。


汉诗对日本文化的影响有多大?就连反华的日本右翼分子也毫不避讳对其的喜爱。


著名右翼政客石原慎太郎,公开表示唐诗宋词会勾起自己的“乡愁”。2004年8月,大阪市内发现了包括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的甲级战犯、前首相东条英机和广田弘毅等在内的26名战犯用毛笔手书的汉诗集。由于这些汉诗体现了战犯在狱中的心境,所以受到了广泛关注。


甚至,常有日本极右翼分子引用李白的诗句“白发三千丈”来说明中国人有“夸张的传统”,以此为借口荒谬地拒不承认南京大屠杀,认为是夸大捏造的。


进入20世纪,汉诗在日本急剧衰退。因为江户时代之前,学习汉诗要学习每个汉字的音韵,创作符合平仄的汉诗,虽然日语发音只是模仿古代汉语的发音,但是仍尽量努力体现汉诗本来的音韵美。在明治以后的日本汉文教育中,与日常生活无关的音韵受到轻视,使很多汉诗由于没有考虑到汉语发音,“韵律并不符合中国的标准,也就是说,用中文发音念诵这些汉诗的时候,并不押韵,所以很多汉诗受到的评价不高。不过夏目漱石、森欧外等文学大家因为接受过传统的汉文教育,仍然擅长写优秀的汉诗。”


▲日本NHK广播的汉诗节目的教材


2003年3月21日, 由汉诗爱好者创办的“全日本汉诗联盟”是推广汉诗创作的全国性组织。总部位于东京汤岛圣堂(日本最大的孔庙)的斯文会馆内,各地都有汉诗联盟,主要活动包括举办讲座和演讲会、教授汉诗创作方法、介绍海外信息。全日本汉诗联盟的目的是团结全国的汉诗爱好者,举行全日本汉诗大赛,实现日本的汉诗研究、普及和交流,并且与中国、亚洲、欧美各国的同好进行友好交流。


会长石川忠久在全日本汉诗联盟成立宗旨书中指出:“自古以来,日本就喜好作为世界最杰出诗歌的汉诗,吸收其精华,创作了很多文艺作品,并且自己也开始作诗,形成了汉诗诗坛,历代都涌现出众多优秀的汉诗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国的文化如果去除汉诗简直没有办法再谈论。”


▲探讨汉诗的讲座


自己也从事汉诗创作的明治大学教授加藤徹指出,汉诗创作犹如打麻将,掌握规则并不难,但有所心得却不易。汉诗也是构思和歌与俳句的基础,因此汉诗创作也是进一步深入理解日本文学的途径之一。


此外,互联网的出现也为汉诗的复兴助了一臂之力。“全汉诗联”理事铃木淳次在1998年开设了免费汉诗网站“桐山堂”,每年都收到300多首汉诗投稿。铃木淳次会仔细指出作品的优劣之处,鼓励投稿者继续创作。近年来还不断有新的汉诗参考书出版,例如解说汉诗中常用汉字音调的《平仄字典》和能查阅汉诗中二字惯用词的《汉诗诗语词典》等。


▲儿童汉诗读物《小学生汉诗教室》


有的日本青年从大学时即开始创作汉诗,在汉诗创作中,还出现了结合时事话题创作的新汉诗。比如一名家住岩手县釜石市的男士,在自家被东日本大地震带来的海啸卷走后,创作了一首汉诗描述与家人逃难的场景:“突如摇撼破春天,逆浪蹴岩吞万船。此地袭来非一再,追思惨事泪潺潺。”


目前,“全日本汉诗联盟”(全汉诗联)的会员已经由2003年设立初期的约600人增加到2015年5月的2155人。


如今,日本各地都有汉诗大赛,新潟县汉诗联盟截至去年已经连续8次举办纪念著名汉学家诸桥辙次的汉诗大赛,静冈县2015年还举行了“富士山汉诗大赛”等,以富士山为主题创作汉诗。


这些天,在《中国诗词大会》的舞台上,除了“才女”武亦姝,也有来自海外的中国诗词爱好者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新加坡女大学生李宜幸、美国大学生伍淡然、泰国选手洪健城。他们以对中国诗词的赤诚之爱,赋予中华文化积淀的人世情怀新鲜的活力。


▲新加坡姑娘李宜幸和美国小伙伍淡然


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看到《中国诗词大会》这么火,日本的汉诗爱好者也来组队参赛,不知他们会不会成为一支令人惊艳的“潜力股”呢?



延伸阅读:

佛界易入‖魔界难入

日本传回视频:日本帝国的幽魂在死后,仍然阴魂不散。

再说“日本核污染”与“食品禁令”,中美到底禁了什么?哪些是真相?哪些是谣言?

福岛核泄漏事故最新公告,外交部提醒:赴日中国公民做好安全防护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本公众号秉承一贯的传统文化传习、社会自助互助、人文关怀、危难援助等宗旨,倡导基于人间温情、友爱的日常性自发、自愿、自主的学习交流、人际关爱等自助与互助之风习。

本公共号五项原则——

一、中国为家园,人类为本源,宇宙为根源;

二、关注人、社会和大自然,崇尚天人合一;

三、支持理想人生,倡德才兼备、质朴无华;

四、居仁由义,乐善不倦,溯游儒释道之源;

五、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赤诚弘毅化忧患。

微信号:zixuezhai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