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高考第二天 北京零分作文轰动全国

人间怪事!刚要检查!各地粮库纷纷起火

江 、朱 、胡 、温 ,和他们的一九九八!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重磅!白银系列强奸、杀人、残害女性案庭审结束!

2017-07-20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详情参考——


连环杀人•性变态‖罪恶与希望之间的高承勇


封面新闻记者 梁波 甘肃白银摄影报道


昨天(7月19日)下午5时许,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白银区法院不公开审理白银案被告人高承勇整个庭审结束。据高承勇的代理律师朱爱军透露,法院将依法择日宣判。在庭审最后陈述时,高承勇面向家属三鞠躬致歉,表示自己做错了。介于对遇害人提出的民事赔偿其赔付不起,于是表示愿意捐献器官,“救一个算一个”。


不过,朱爱军表示,关于高承勇捐献器官,他个人认为不具备可行性。


一路上很平静 审前曾几次试图自杀



7月18日早晨8时许,随着一阵急促的警笛声,四辆警车驶入白银市白银区人民法院大门口。十多名法警押解高承勇走下警车。

17日央视新闻截图

在这之前,高承勇的名字在驾驶警车的李师傅耳朵里听了不下百遍,但真正亲眼见到高承勇的那一刻,他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心慌。

“状态看着挺好的,被法警带上车的时候看着也很平静,一路上也没说话。”李师傅亲眼见到高承勇的第一印象依旧是冷静,这也是一直以来高承勇带给所有人的印象:冷静,话不多,内向。

在白银区法院做清洁工的大姐一大早就在法院大厅外等待着。“想亲眼看看高承勇到底长啥样子,但是刚下车,法警就给他带上了头罩。”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警告诉西部商报记者,高承勇在看守所曾试图几次自杀,但都未能成功,在开庭前两天,高承勇还曾用头撞墙,被看守发现及时制止。


犯罪嫌疑人高承勇 央视新闻截图

高承勇家属在等待。


高承勇家属:就想远远看看他  两个孩子深受其害!



在法院大门口一侧,高承勇的家属们也前来探听消息。比起受害者家属们的愤怒和情绪激动,高承勇的家属则个个面色凝重。有媒体记者试图跟他们搭话,但还未开口,他们就起身躲避。

“我是昨天从红古坐车到白银的,其实我们也想不到,也没法面对这些受害者家属,不敢说话,我们只是想远远地看他一眼。”高承勇的堂哥说。

“都想不通他怎么就成了这样一个人,他太内向了,可能是没法发泄内心的苦衷,最后就心理变态,做出了可怕的事。其实他以前在家的时候对我们都很好!”高承勇的堂侄女说。

“都想不通他怎么就成了这样一个人,他太内向了,可能是没法发泄内心的苦衷,最后就心理变态,做出了可怕的事。其实他以前在家的时候对我们都很好!”高承勇的堂侄女说。

由于不公开审理,法院允许一人参加庭审,但是高承勇的家属担心进入会让受害者家属们情绪失控,他们只好选择默默在外等待消息。曾有受害者家属在法院门口抱怨、数落,但他们却不敢出声。

据西部商报记者了解,当天来的都是高承勇的堂哥、堂侄女,他的妻子和家人都没有出现在法院,也没有参加旁听。

对于高氏家族来说,高承勇的所做无疑为整个家族抹了黑。在《高氏族谱》474页,高承勇名字依然在列。“他是杀人恶魔,法律会给予他严厉制裁。他的错,丢尽高家颜面。而他姓高,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事实。所以名字依旧在族谱里,没被逐出。”守护家谱的高家媳妇说,放在过去,根据传统宗亲关系,可以把高承勇带到祠堂,会用最严厉“族规”给予惩罚,不过现在,法律会给他最公平的惩处。

提起此事,高承勇的堂哥唉声叹气。“他影响的不仅是整个家族,两个孩子也深受其害,其中一个还被单位辞退了。”


之前报道:"白银案"嫌犯高承勇今日受审 邻居至今不信他杀人


“明天,高承勇就要受审了!”7月17日下午1点,甘肃省榆中县青城镇城河村,村民曾先生掏出手机,打开网上信息,给正在玩着扑克牌的其他邻居“读新闻”:7月18日上午9点,白银市中院将对被告人高承勇进行不公开审理……

去年8月26日,因涉嫌11年间残忍杀害11名女性,被锁定为“白银案”犯罪嫌疑人的高承勇,在白银市工业学校小卖部落网。消息传到高承勇老家——位于黄河南岸的榆中县青城镇,邻居们万分诧异:“不可能哦!他不仅与我们相处和睦,还能乐于助人,那么一个老好人,怎么可能杀了那么多人?”

7月17日,时隔近一年,在高承勇站上被告席前一天,再度回访青城镇城河村后,封面新闻记者发现,高承勇用于藏身的“老好人”假面具,至今仍继续迷惑着他的邻居们!



回访·青城与白银

隔着黄河

一条县道蜿蜒相通



从公园路出发,的哥狄维东驾车一路往南,几分钟后,便驶上了白榆公路。

白榆公路,白银市区通往榆中县的县道。这条公路,是白银市区通往高承勇老家——青城镇的唯一公路通道。

“现在倒是高楼林立。而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刚才我们驶过的南片区,还是一片荒芜区。上了白榆路,更是人迹罕至。”狄维东说,高承勇当时在城里作案后,从这条路,无论坐车还是通过其他方式,悄然返回35公里外的青城镇,的确不易被发现。

狄维东,出生于1985年。高承勇作第一起案时,他才3岁。

县道还算平整。不过,因沿着接连不断的山丘而建,公路又略显蜿蜒。继续向南,大概30分钟左右,抵达黄河北岸的水川镇,绕镇而过,驶过青城黄河大桥,来到青城镇地界。

汉白玉护栏的黄河大桥,修建于本世纪初。20多年前,高承勇从青城前往白银,大桥桥基原址上,还是一座老旧的钢索吊桥。


跨过黄河的这座大桥是高承勇回到老家青城镇的路之一。


落网前的最近几年,高承勇和妻子,时逢春节和清明,从白银回青城,两口子会乘坐汽车,通过这座大桥。

继续行进几分钟,在一处岔路口,右转,驶向青城镇。5分钟后,车进入青城镇场镇。

青城镇,又被称为青城古镇,是兰州市唯一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也是甘肃古民居保存较为完整、非常难得的古镇。如今,整个古镇已成国家4A级旅游景区。

“我们从白银城区到青城古镇,大概耗时不到一个小时。”狄维东说,不过,时间回到高承勇作案时间段,他乘车往返,所需时间可能要长得多。

青城古镇一位老者说,按照行政区划,青城古镇隶属兰州市榆中县管辖。相比榆中县,古镇距离白银市区更近一些,白银城是古镇居民进城的第一选择。同时,与2013年实现公交化相比,在2013年以前,从古镇到白银,人们出行交通方式只有一个选择:过黄河,在水川镇坐班车去。“往返一趟,至少也要大半天。”这位老者说。

据警方通报,高承勇真正开始在白银城区长期居住,其实是在终止作案的2002年以后。据此看来,或许正是这样的交通条件和家庭住址,让高承勇在白银城作案后,具备了不易被发现的地理空间条件。



回访·族谱和祠堂

丢尽颜面

名列族谱不会逐出



7月17日下午2点,位于条城街的高氏祠堂,游人稀少。祠堂内的捐赠功德碑上,没有高承勇的名字。“他?几乎没有来过这里。”提及高承勇名字,祠堂守护人说,“当然,他是一个名人。”


高氏祠堂

祠堂始建于1779年,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古镇,属一处颇有点人气的景点。游人要想进入,需购买价值35元的古镇通票。

不过,在去年8月26日以后,被吸引来到这里的人,不再仅局限于那块道光帝御赐牌匾,或者高氏家族的7位文武进士,而总是会找到祠堂管委会主任、青城高氏现任族长高孝友,有意无意的聊一聊高承勇。

当时,对于大家对高承勇的“纠缠”,高孝友显得非常不耐烦:“他只不过是青城高氏后代中的一员,我们高家,出了很多正面人才。”“他的做法,不能代表高氏。有媒体把高氏祠堂图片,配在写他的文章里,我有意见……”去年,当封面新闻记者来到高氏祠堂,高孝友正打算为后面的那一条意见“大为光火”。


高氏族谱


7月17日下午,高孝友没有出现在高氏祠堂。

祠堂守护人说,高承勇受审,大家都知道。“他做错了,理应受到法律的审判。”

翻开《故条城高氏族谱》,在474页,高承勇名字在列。“他是杀人恶魔,法律会给予他严厉制裁。他的错,丢尽高家颜面。而他姓高,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事实。所以名字依旧在族谱里,没被逐出。”守护人是高家媳妇。她说,放在过去,根据传统宗亲关系,可以把高承勇带到祠堂,适用“族规”给予惩罚。现今,是法治社会。“我相信,法律会给予更为严厉的惩处。

梳理高承勇嫡亲族谱,高承勇父亲辈有六兄弟,作字辈份,名依次为“荣华富贵财源”。高承勇的父亲高作华,排二。

高承勇的嫡亲哥哥高承明,就居住在高氏祠堂后面不远处。不过,至今无人能与高承明取得联系。原因几何?高承勇的一位堂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其直截了当回复“我们和他不熟没有关系”或已给出答案。



回访·老宅与邻居

好人印象

至今迷惑邻居的眼



高承勇的老宅,位于青城镇深处的城河村。这里房子,几乎都是由砖垒加土坯式结构建造。

穿过一条接一条的蜿蜒小巷子,如不是熟悉者指路,高承勇的家,还真难以找到。巷子里,或许因为已多年无人常住,特别是高承勇落网后,其家人再也没有回来的缘由,铁制大门已完全生锈。两边门框贴着的春联,也完全褪色。门上,除那把锁头显眼,还有门上的两处鞋印,也略微显眼。另外,门上写有的“感恩”二字,也依稀可见。


高承勇老宅大门上门锁已经生锈,这处脚印也特别明显。


透过门缝,院内杂草丛生。阳光照耀下,和院内那颗枣树树叶一样,不仅茂盛,而且翠绿翠绿的。邻居介绍,这处老宅,是1986年高承勇结婚时,与哥哥分家所得。其实,他家其他子女从父辈分得的房产,基本一致。区别在于,周围堂兄弟和亲属,经过外出打拼挣钱归来,将土坯房改建为新砖房。而高承勇家,在2002年集体搬迁至白银,老宅和耕地便一同抛弃。

“他很早就出门去了,我嫁过来时,很少与他接触。”邻居家的一位媳妇,是1989年嫁过来的。那时,高承勇已在白银犯下了第一起案子。

这位媳妇回忆,在她的印象中,高承勇不怎么爱说话。见面时,打一声招呼,便不再有更多的话了。与周边邻居相处得也很和睦。哪家有什么事,主要喊到,他会很乐意去帮忙。他的妻子要开朗一些,爱开玩笑。

“明天,他就要受审了。不过,我还是不敢相信那些杀人的事,是高承勇干的。”和一年前一样,对于高承勇“恶魔”一面,多位邻居与这位女士至今“不愿”相信,毕竟,高承勇在他们面前戴着的“假面具”,已然起到了掩盖“真面孔”的功能。

离开高承勇老宅前,有邻居还特意将封面新闻记者带到黄河边,表示“愿意讲讲真实的高承勇”。当然,她提供的信息,可得到证实的极其有限。

最后,这位善良的邻居提出一点愿望,即希望舆论予以高承勇妻儿宽容。这位邻居说,高承勇落网后,妻儿也像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回来过。 “高承勇所作所为,是他个人行为。他妻子和两个儿子是无辜的。”



回访·生命与地图

记者手记

那是最不愿触摸的伤痛



从青城镇返回白银市区,有这样一幅绘制图,已开始在网上传播,即有媒体绘制出高承勇在白银市区的“犯案地图”。可是,当看到这副图,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毕竟,每一处标明的地点,就有一个逝去的生命。其中,年龄最小者仅仅8岁。

从1988年5月26日首案案发,到2002年2月9日最后一案,在白银市区的9起案件中,高承勇的作案手法极度残忍。而当面对案情的每一次新进展,对于遇害者家属来说,其伤痛难以言表。在接受《每日人物》采访时,最后一位遇害者是某的亲属闫女士曾这样表示:虽然很是感激警方作出的努力,但每一次有侦破进展,就像网伤口上撒盐一样。

在高承勇站在被告席之前,遇害者亲属崔先生向北京青年报表示,7月18日开庭,他一定会去旁听。因为他想知道高承勇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姐姐。同时,崔先生还说:他不想再看到这件案子的信息了!

好吧,把一切都留给法庭,让法律给予高承勇审判!


对这个案件的发生,高承勇的妻子至今也不能接受,她告诉我高承勇在生活中从来没有对她有过家暴行为,却没想到他在外面做出这样的事情。


详情参考——


连环杀人•性变态‖罪恶与希望之间的高承勇


▲“白银案”嫌犯高承勇今日受审。在昨日的央视新闻中,出现了民警押解高承勇的画面。 央视新闻截图


━━━━━

不公开审理因手段残忍、涉及隐私


4月24日,甘肃白银市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白银市检察院依法对被告人高承勇提起公诉。检方指控高承勇涉嫌四宗罪,包括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及侮辱尸体罪。


7月14日,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官方微博称,该院审理由甘肃省白银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高承勇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侮辱尸体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于2017年7月18日在白银区人民法院第一法庭不公开开庭审理。


7月17日上午9时,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白银案件起诉和审理受理的基本情况,以及受理后开展工作的情况。同时,法院将案由、开庭时间、开庭地点已于开庭前3日依法告知相关诉讼参与人。


在谈到案件不公开审理的原因时,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滕文祥表示“因为本案手段残忍,涉及隐私,因此不公开审理。”


━━━━━

被诉罪名三个涉死刑


前日的发布会上,法院还就案件的有关问题回答了媒体提问。


对于白银案在去年8月就告破,为何将近一年才审理的问题,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滕文祥回答,由于该案件时间跨度长,作案次数多,案情复杂,从程序上说,涉及大量的规范性文件,因此历时较长。同时此次案件开庭审理预计要2天半的时间,同时他表示:“这是影响特别重大的案件,可能不会当庭宣判。”


就公众关注的高承勇是否会被判处死刑的问题,滕文祥表示:“依照法律程序,现在庭审都还没开始,所以目前还谈不上什么罪名。不过可以从法律条文来说,高承勇被指控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侮辱尸体罪等四项罪名,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前三项的最高判罚都是死刑,第四项侮辱尸体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二条规定,盗窃、侮辱尸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白银连环杀人案” 背景回顾
14年间11名女性遇害





“白银连环杀人案”,是指从1988年至2002年的14年间,在中国甘肃省白银市有11名女性惨遭入室杀害的案件,部分受害人曾遭受性侵害。凶手专挑年轻女性下手,作案手段残忍,极具隐蔽性,造成巨大的社会恐慌。2001年,该案被公安部列为督办案件,2004年,白银市警方向外界公布详细案情,并悬赏20万人民币,希望能够取得线索,但一直未获突破性进展。


2016年3月,甘肃省公安厅重启侦查工作。一名涉嫌经济犯罪的高姓男子的DNA为破案提供了线索:通过该男子染色体Y-DNA检验,警方发现城河村高氏家族有作案嫌疑,于是挨个录入指纹。提取高承勇指纹和DNA时,他表现惊慌。警方现场将指纹和DNA发回比对后,很快发现他的指纹和命案现场指纹高度吻合。


2016年8月26日,办案民警在白银市工业学校一小卖部内将犯罪嫌疑人高承勇控制。经初步审讯,犯罪嫌疑人高承勇对其在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间实施强奸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追访受害者家属
对赔偿不抱太大希望




记者获悉,此次审理,法院将十一起案件分开,每起案件都将单独审理。受害者家属将出席旁听。


多位受害者家属称,他们已收到法院的通知,每个受害者家庭,只能有一位直系亲属出席庭审。


在居委会和派出所办理相关证明后,白银获得了旁听资格。1988年5月,白银23岁的妹妹白某在家中被杀,白银是第一目击者。之后这些年,白家一直没有走出凶案的阴影,白某的父母离了婚,她年纪最小的弟弟自杀,他们再也没聚在一起过过春节。


崔向平也获得了旁听资格。他是死者崔某的弟弟。1998年11月,氟化盐厂女工崔某倒在客厅一片血泊中,颈部被切开,上身有22处刀伤。


在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崔向平称,尽管法院为家属指派了律师,但是他们其实对民事赔偿不抱太大的希望。他说,“结局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我们唯一的念想,也就是能看到这个事情尘埃落定。”



对话高承勇辩护律师
捐器官操作“可能性不大”




前天,高承勇的辩护人朱爱军律师接受了新京报采访,回答了有关庭审准备以及高承勇捐赠器官的问题。


新京报:法院在今天的发布会上表示高承勇从来没有跟法院合议庭成员提起过器官捐赠。那么,高承勇之前有没有提到过要捐赠器官?


朱爱军:此前在会见高承勇的时候,当提及对被害人家属如何赔偿的问题时,高承勇曾经表示过愿意捐赠器官。但捐赠器官流程复杂,同时要找到合适的受捐者,我个人认为,操作的可能性并不大。


新京报:高承勇的家人明天会去现场参与庭审吗?


朱爱军:不会去现场。今天我和高承勇的妻子通过电话,她表示不到法院,主要是因为无法面对受害人家属,她说,如果查明案件都是高承勇所为,她也想对被害人家属表示歉意。


新京报:高承勇的妻子对白银案以及高承勇怎么看?


朱爱军:根据我的接触,高承勇夫妻的性格差异非常大,他的妻子性格脾气比较外向,高承勇在生活中则很内向。对这个案件的发生,高承勇的妻子至今也不能接受,她告诉我高承勇在生活中从来没有对她有过家暴行为,却没想到他在外面做出这样的事情。

新京报记者 王巍 罗婷)


有受害者家属索赔200多万



在法院门口,等待庭审的邓女士面带怒色,她恨不得立即冲进审判庭质问高承勇,“或者是扇他几个耳光,杀了他都不解恨”。按照法院审理秩序,高承勇所做的每一起案件按照时间顺序单独分开审理,邓女士参加的是第五个案件。

案情通报中,1998年1月19日下午5时45分,家住白银区水川路的27岁女青年邓某在家中遇害。这也是高承勇连环杀人案中的第六起作案,死者邓某,正是邓女士的亲姐姐。

 “多少年了,一想起姐姐,我这心里就疼,他害了一个家庭啊!”邓女士告诉西部商报记者,开庭前她们特意委托了天津的王余律师代理诉讼。邓女士告诉西部商报记者,她们的诉讼请求是依法追究高承勇故意杀人罪、侮辱尸体罪、盗窃罪的刑事责任,并从重处罚,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同时, 判令高承勇赔偿死亡赔偿金47534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445000.5元,丧葬费5264元,交通费10000元,住宿费20000元,财产损失5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0元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005604.5元。

“这是唯一能补偿的方式,30年了,他带给我们全家人伤害和噩梦,至今都无法消除。”邓女士说,姐姐出事的时候,外甥才8岁,自己24岁都还没有结婚。听到姐姐受害的消息,母亲整个人就崩溃了,精神一直恍惚。自从高承勇被抓的那一刻起,她的精神又一次开始处于恐慌状态,出门总是担心有人尾随,也不敢穿红色衣服。“这就是高承勇给我造成的心理阴影。”邓女士说起这些,依旧是泪眼朦胧。

庭审结束,高承勇被押往看守所。

本篇资料来源:封面新闻、新京报、西部商报等媒体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本公众号秉承一贯的传统文化传习、社会自助互助、人文关怀、危难援助等宗旨,倡导基于人间温情、友爱的日常性自发、自愿、自主的学习交流、人际关爱等自助与互助之风习。

本公共号五项原则——

一、中国为家园,人类为本源,宇宙为根源;

二、关注人、社会和大自然,崇尚天人合一;

三、支持理想人生,倡德才兼备、质朴无华;

四、居仁由义,乐善不倦,溯游儒释道之源;

五、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赤诚弘毅化忧患。

微信号:zixuezhai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