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高考第二天 北京零分作文轰动全国

人间怪事!刚要检查!各地粮库纷纷起火

江 、朱 、胡 、温 ,和他们的一九九八!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佛界易入‖魔界难入

2015-12-17 紫雪斋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紫雪斋按:这几天,“禅”又成了热门话题,颇有“千夫指”它坏对“千夫指”它好的文场气势。“攻乎异端,斯害也已。”谨以此篇日本著名禅师一休和尚的生平故事,学学禅,并立此存照。首先,必须要隔空向一休大师致敬!致歉!虽隔着五六百年,但我今天又一次叨扰他!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来自东瀛的圆脑袋小和尚——“聪明的一休”——征服过万千中国观众的心。


而历史上真实的一休,不但吃肉喝酒,出入风月,放浪形骸,而又愤世嫉俗,言行大胆无忌,一切不入法眼的丑恶都必被他唾弃。就是这位以“狂僧”之名位列日本三大奇僧之一的禅宗高僧一休哥,以88年生命走出了一条不同寻常的修行之路。为后世留下诗书画之外,还留下了一句为后人顶礼膜拜的狂言——


佛界易入 魔界难入



这个“聪明的一休”正确的正式称谓是一休宗纯。他是日本佛教史上三大奇僧之一、室町时代禅宗临济宗最著名的禅师。也是著名的诗人、书法家和画家,他的弟子中有很多有才华的人,在日本和歌、连歌、茶道、和画等方面都做出了重大贡献。“一休”是他的道号,“宗纯”是他的戒名。另有别号狂云子、瞎驴、梦闺。生于公元1394年,八十八岁,殁于公元1481年。


流落民间的皇子


一休宗纯出生前几十年中,日本正经历着南北朝分裂的阵痛。1333年,后醍醐天皇举兵灭掉镰仓幕府。他推行王政复古,力图中兴皇室,史称“建武中兴”。但建武新政权重用京都的公卿贵族,对广大武士阶层采取防范政策,引起各地武士的不满。1336年,倒幕大将足利尊氏便率军攻入京都,接着拥持明院统丰仁亲王为光明天皇,成立室町幕府。后醍醐天皇逃入吉野山,在那里再次即位,史称“南朝”,并称京都方面的北朝为“伪朝”。日本从此进入南北朝时代。


1358年,足利尊氏因病去世,儿子足利义诠就任征夷大将军。孙子足利义满这一年出生,他便是动画片和迷你剧里总是刁难一休的足利将军的原型。1367年,义诠逝世,十岁的义满继任将军。他颇具胆识智谋,最终超越了祖父和父亲,先后升任内大臣和左大臣。1382年,时任北朝天皇的后圆融天皇退位,亲义满的后小松天皇即位。此时实权都归义满执掌,朝中几乎没有反对他的势力。


虽然北朝的持明院统居住在京都,但象征天皇神权的“三神器”却在南朝大觉寺派的手里,故其自认为正统。随时间推移,南朝势力不断衰退,南北统一已成趋势。1392年,足利义满致函南朝的后龟山天皇,提出统一的三个条件:南朝将神器交还给北朝;今后皇位由大觉寺派和持明院派轮流继承;诸国领地由两个皇室分别管辖。最后谈判成功,后龟山天皇交出“三神器”,自己进入京都大觉寺当了上皇。然而,足利义满并未兑现诺言。后小松天皇得到神器后,宣布由皇子实仁亲王继承皇位。后龟山天皇的后代们发现上了当,但为时已晚。就这样,对峙五十六年的南北朝完成统一。

(一休父亲画像)

据《一休和尚年谱》,一休的亲生父亲正是后小松天皇,而母亲是南朝贵族家的后代。一说是藤原显纯的女儿藤原照子,另一说为日野中纳言的女儿伊予局。总之,一休的母亲入宫侍奉后小松天皇十分周到,天皇原本对她也宠爱有加。但这引起了一些人的嫉恨,于是宫中开始流言散布,说她“有南志”,日日袍袖里藏着小剑,图谋刺杀天皇。在流言及政治因素影响之下,以有孕之身被逐出宫门。当时她怀的孩子就一休,于1394年(相当于中国明洪武二十七年)2月1日生于京都。


一休出生时乳名千菊丸,从天皇只有名而无姓。虽贵为皇子,但母亲有感政治斗争的厉害,出于爱护忍痛送小一休出家。1399年,年仅五岁的一休被送到京都附近的安国寺,做了长老象外鉴公的侍童,重新取名为周建。所以,一休虽为皇子却从未受过皇子待遇,也从未以皇子自居。



动画片里的一休


动画片和后来新拍的迷你剧里,一休的故事都发生在安国寺里。而实际上一休在安国寺只待了两年,便离开了。他五岁到十二岁的几年间,在一休弟子编纂的、可信度较高的《一休和尚年谱》上没有任何记载。但这恰是民间传说最为丰富的几年。一休以智慧闻名于世,毋庸置疑。不过动画片长达298集,每集一个故事独立成篇,其实里边大部分事情并未发生在一休身上。而是人们出于对他的喜爱,自发地将许多机智小故事附着其上。有人指出,有不少故事实际上转借自中国的禅宗公案。




不仅是一休,片中的主要人物,除新佑卫门和足利将军确有原型外,天真可爱的小叶子,乐此不疲与一休作对的桔梗店老板和弥生小姐等人,都是虚构的。又傻又天真的蜷川新佑卫门,在历史上真实存在,而且相当文艺。他与一休结识,向他学习诗词,两人曾一同进行过“道歌问答”。新佑卫门位列日本古代的“连歌七贤”,誉为室町文化的第一人。不过这套由日本东映动画创作于1975年前后的动画片,还是作了大量案头工作。片中反映了室町时代社会的战乱、饥馑、婚嫁、税费关卡、节日习俗、游戏风俗等多个方面的内容,包罗万象,有如百科全书,奠定了其寓教于乐的佳作地位。



新拍的真人版迷你剧大概考虑时长有限等等,选取了七八个小故事来表现一休的机智活泼。也许是出于特意的用心,倒都是有公案可考的一休事迹。其中一个抓老虎的故事,是历史上足利义满与一休的仅有交集。一休不像影视剧里频繁与将军发生纠葛,他只在八岁时在金阁寺与义满将军有过一次会面。一休出家,是母亲希望他远避政治斗争的漩涡。足利义满独揽朝纲后,成为实际的统治者,他唯恐皇室夺回实权。他对一休当然也有提防之心。动画片和迷你剧中,新佑卫门就是专门派来监控一休的,不过后来成了他的好朋友。


1393年,后圆融天皇去世。次年义满把将军之职让给了儿子足利义持,保留太政大臣的头衔督政。随后义满出家,法号道义,这也是为了更有力地控制寺社势力。当时不少武家和公家的头面人物都追随他出家,义满将京都北山上一座临济宗的鹿苑寺,改建成自己的府邸,也就是后来著名的金阁寺。在一休八岁左右,足利义满曾把他叫到金阁寺,想要考倒他。义满指着一幅画有栩栩如生的老虎的屏风,对一休说:“这只老虎每晚都跑出来骚扰民众,请你把它抓起来吧。”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一休却笑嘻嘻地请将军命人为他准备好绳索。他从容不迫捋起袖子,头上扎起布带,拿着绳子跳到庭院中,大声说:“快把老虎从屏风中赶出来吧,我在这里已经准备活捉住它了!”一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最后无从找到口实的义满放过了一休。


以修行为成长的人生路


动画片和迷你剧里,小一休时常对着用母亲衣物扎成的小人偶,无声诉说着内心绵绵不绝的思念,堪称煽情泪点。迷你剧结尾更是设置一休母亲伊予局夫人,为了磨炼儿子心志,“让他走自己的路”,以后专心修行,而对一休刻意避而不见。真实的历史与此相差无几,一休出家后与母亲一别,长达十六年未再相见。


一休自小聪慧过人,十二岁时便前往壬生宝幢寺,与几百个成年和尚一起学习《维摩经》,兼学诗法。在当时室町时代的日本,一个有学问的和尚一定是擅长写作汉诗的。那时的佛教寺院被看成文化堡垒(有些象中国的唐代),出家能受到最好的教育,一个有学问的和尚必得学习中国文化,所以禅师必须学会写汉诗。一休是其中出类拔萃之人,他既写得一手好汉诗,大写意的泼墨书法也飘逸过人。他在十三岁时便写出名噪一时的汉诗《长门春草》:


秋荒长信美人吟,

径路无媒上苑阴。

荣辱悲欢目前事,

君恩浅处草方深。


诗中的“美人”就是代指自己的母亲,既为母亲命运的萧瑟叹惋,也伤怀咫尺天涯母子不得相见。


第298集动画片中,一休离开了安国寺。他与母亲、师兄、朋友们一一惜别,踏上了远游修业的艰苦之路,为这套动画片画上了圆满的句号。真实历史中的一休的确也是在十三岁开始外出游学,前往建仁寺向慕哲大师学习作诗之法。他天资聪颖又刻苦用心,熟读各种佛经和俳句,每天写一首诗作为功课,技艺日益精进。当时信奉临济宗的禅寺,与足利家关系密切,受到幕府的直接保护,所以日益兴隆。许多武士和贵族子弟,无心向佛,却纷纷出家到此,借此攀附权贵。于是寺庙中竟一时风行比出身、比门第,还斗富。一休对此极为不屑,经常掩耳出堂,写了诸如“姓名议论法堂上,恰似百官朝紫宸”等许多诗给予讽刺。慕哲大师告诉他:“现在禅门颓败,非一柱可支,但三十年后你的话将会引起大震动,带来革新,且先潜心好好修行,忍耐并等待。”


西金寺的谦翁大师除了辛勤劳作,便是闭门修行,从不与求名闻利之人往来,“高风激世”。十六岁的一休听闻后,顿生倾慕之心,定要追随谦翁大师。谦翁问,你愿意离开那么富足的寺院,随我苦修吗?一休坚定的决心打动了他,成为谦翁唯一的弟子。他还取自己名字中的“宗”字,为一休取名宗纯。一休跟随谦翁精研佛家内典与俗家外典,严格遵循禅门“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清规,生活极为清苦,而精神上却极其充实快乐。转眼四年过去,一日,谦翁将一休唤至跟前,说:“我所有的东西都倾倒给你了啊。”随后就卧床不起。一休尽心照顾师父,但无济于事,谦翁大师不久就圆寂了。


师父去世,对一休的打击极大。《年谱》中说他“致祭无资,徒心丧耳”,没钱祭奠,只能以心哀悼。一休一连闭关七天,却难解心结,想起自己苦难的身世,生离的母亲、死别的师父,一时竟预备沉琵琶湖自尽。也许还是母子连心,万分紧急时刻,母亲突然派来了使者。信使劝一休不要干傻事,毁身而失孝,悟道还有的是时间。一语惊醒梦中人,一休放弃自杀,进京觐见母亲。十六年后的这次见面,母亲鼓励他追求纯洁的信仰,一休再无挂碍,决心追随全日本修行最严厉的华叟大师。他以赤诚之心,寒冬经日伫立山门外,感动了大德寺主持华叟,投入其门下。


1419年,二十五岁的一休,在一次听盲人演奏平曲时首次开悟。华叟用“一切皆休、一切放下”之意,赐他道号“一休”,至此一休宗纯这个名字才被传扬开来。二十七岁的一天夜里,他在琵琶湖上坐禅,忽地听到乌鸦鸣叫,于是想到和歌有云:得闻乌鸦暗黑不鸣声,未生前父母诚可恋。他顿悟出生前的未分别智才是自己的本源实相。次日,一向严苛的华叟听其所言所感,承认他“此是罗汉境界”。



愤世嫉俗一代狂僧


在距今五百六十多年的那个时代,日本佛教界表面极其兴盛,内部却非常堕落,许多僧侣不重视修行而是结交权贵,追求名利,这是让一休十分讨厌的。他对外在形式不屑一顾,认为形式毫无意义,只有真我才是最真实的存在。二十九岁时,一休参加某次盛大法会,大家都穿着隆重庄严的法衣,只有他草鞋布衣如常。华叟问他为何毫无威仪,一休应答:“余独润色一众。”意即华服缁衣何及粗衣布裳。法会结束后,有人问华叟谁将是他的继承人,华叟答:虽云风狂,但乃赤子,说的就是自号狂云子的一休。一休也毫不谦逊,写诗云:


华叟子孙不知禅,

狂云面前谁说禅?

三十年来肩上重,

一人荷担松源禅。


认为华叟传人非自己莫属。一休的诗集名为《狂云集》,也是从此而来。


一休位列日本三大奇僧,并非浪得虚名。当时的日本,寺庙长老会给徒弟颁发一种证明开悟的印可证,类似传其衣钵正统之意。如果无证,就无法建立寺院,有了的话,则到处受人尊敬,接受供养,到寺庙也可成为长老。华叟欣赏一休,为他写了印可证,没想被一休“掷地拂袖去”。一休觉得自己不需要这种外在的证明,华叟托人将其悉心保管,没想多年后仍被一休付之一炬。


1423年,足利义持四十岁时,也将大将军之位让给儿子足利义量。结果义量因沉湎酒色,两年后就死了。1428年,复任将军之职的义持离世。幕府以抓阄的方式选出了新的将军,义持的四弟义教。义教本已出家,于是还俗做了将军。


这一年,一休最敬爱的师傅华叟病故,师兄养叟接替掌门之位。他在大德寺大兴土木,建造豪华的殿堂,并自称是华叟的继承人。一休认为奢华不符先师本意,也违背清贫苦修的教义,于是愤而离开大德寺,从此芒鞋竹杖,餐风饮露,漂泊四方。他曾以诗言志,“破烂衫里盛清风”,“身贫道不贫”与下层民众打成一片,平易近人。《年谱》载他让孩童爬到膝上,抚摸胡子,连野鸟都从他手中啄食。事实上,一休的后半生,以民众为友,避开权门荣誉,专为一个爱、洒脱、理性圆熟的名僧,受到万民敬仰。


将军足利义教脾气暴躁,刻薄寡恩。1441年,播磨守护赤松满佑起兵杀死足利义教,史称嘉吉之乱。室町幕府派出山名持丰前去讨伐,赤松大败,切腹自杀。自此引发全国内乱。社会动荡中,一休颠沛于各小庵之间,经常借居农家,亲身体验到战乱给人民带来的苦难。嘉吉之乱翌年,他暂居丹波国让羽山尸陀寺。此寺用于弃置因战乱和疫疾而死的尸体。一休沉痛描绘这人间地狱般的凄惨景象:

吞声透过鬼门关,

豺虎踪多古路间。

吟杖终无风月兴,

黄泉境在目前山。


他对佛教各寺院极为不满,指责他们不关心民众疾苦,依然奔走于将军与大名之间,为这些人的家门兴旺和健康长寿而做法事祈祷。他在《宽正二年饿死》一诗中写道:


康正年死人无数,

轮回万劫旧精神。

涅槃堂里无忏悔,

犹祝长生不老春。


一休发明了一种另类的警醒世人的方式。京都的元旦,人人都在欢庆节日,一休却在竹竿上顶着一个骷髅头走街串巷,沿门挨户叫着:“小心!小心!”商家们觉得很不吉利,怒骂:“难得的元旦,却触了大霉头。”一休回说:“不!你看这骷髅,眼睛飞走,成了虚空。这才叫目出,才真恭贺新禧啊!”日文“目出”是恭喜之意。一休以这种方式,突显人世间死生流转无所托依的无常。据说,每逢元旦,京都商家便会关门三日的风俗,就与一休有关。


1449年,十三岁的足利义政继位为将军。他不务正业,而沉迷于酒色以及文学绘画等个人爱好。1460年,日本爆发全国性的大饥荒,疫病流行,仅京都就饿死了好几万人,附近的鸭川因死者甚众导致河流堵塞断流。但足利义政与其妻日野富子却不顾人民死活,大兴土木,宴饮达旦。六十七岁的一休目睹此情,愤然骂道:“大风洪水万民忧,歌舞管弦谁夜游。” 这期间,唐明皇与杨贵妃的故事成了他讽喻当政者义政和富子的常用材料。比如,


暗世明君艳色深,

峥嵘宫殿费黄金。

明皇惜日成何事,

空入诗人风雅吟。


据记载,某日一休受邀到将军义政的茶筵。义政一见一休,就向其夸耀,先祖义满建有金阁寺,他要效仿建一座银阁。然后又把自己收得的珍稀古董茶器拿给一休看。一休说自己也有三件宝贝:一个是天智天皇观月时用过的草席;一个是老子的拐杖;最后一件是周光坊的茶碗。义政大喜,马上出三千贯定下。一休拿了钱,路上便散给了百姓。他让弟子将前日乞食放在后院的草席、喂猫的缺口茶碗取来,再去拔一根圈篱芭的竹子,一并呈送给义政。义政当然怒不可遏,抓一休前来。一休则当面严词厉色警告义政:“今也山城一带,饿殍遍野,将反乱,你还有心热于茶道的闲事,不惜万金,投于古董,是什么事?一休何须大金,三千贯想救山城百姓,现在还你,请作救济之资!”当头棒喝,义政似有所悟,又将一休引为上座。但他终究没能接受劝告,1467——1477年,长达十年的“应仁之乱”爆发。历经十年战火,“应仁之乱”期间,生灵涂炭,花一样美丽的京都也化为废墟。但当政者仍旧沉迷游宴,醉生梦死。年已七十四岁的一休宗纯直斥道:


请看凶徒大运筹,

近臣左右妄悠游。

蕙帐画屏歌吹底,

众人日夜醉悠悠。


明皇贵妃共禅修


一休除了借明皇杨妃事写诗讽诫当政者,更多的则是表达自己内心的幽怨,尤其是自己生身母亲由受宠到被逐,以致自己母子分离的人生悲剧。一休的诗集中涉及唐明皇与杨贵妃的非常多,初看似很特别。但仔细考虑禅师的皇子出身,生母遭遇,以及晚年的爱情,尤其是社会现实等等,我们就不难理解一休的心事和他与“明皇”“杨妃”有关的诗了——

《马嵬》二首

马嵬何事促愁情,

闻道唐朝元太平。

因忆汉王青冢泪,

铁肠断尽救苍生。

心肝铁石六军忠,

隋帝眼前前代宫。

凤辇今无泉路信,

长生殿上落花风。


《梦游华清宫》

无始无终旧约深,

三生愁梦劫空心。

荣华一夜华清月,

二十五声秋点吟。


《华清宫》

明皇淫色贵游工,

玉殿金门废作空。

长生不老马嵬泪,

一睡海棠春梦中。


《长睡号》

天宝海棠花嬮新,

骊山宫树上林春。

垂杨风动愁眠质,

断肠楚台云雨神。


《长睡》

槐下荣华我故乡,

明皇何事约三生。

夜游客枕五更点,

二十五声犹未惊。


《马嵬》

千岁马嵬残月魂,

黄金用尽受君恩。

海棠睡稳春风面,

犹是诗人添泪痕。


《马嵬》二首

用尽黄金受主恩,

华清气象满乾坤。

吟身忽洒诗人泪,

千岁马嵬残月魂。

天宝开元业贵游,

万民何事苦心头。

海棠睡稳春风面,

犹是马嵬泪雨秋。


《醉杨妃菊》

三生约菊旧精魂,

天宝荣华几泪痕。

衰色杨妃沉醉面,

马嵬秋露也君愁。


《醉杨妃菊》

盟深黄菊约三生,

世爱杨妃烂醉名。

只见马嵬风露底,

洒花愁类也多情。


《偶作》二首之一

睡里海棠春梦秋,

明皇离思独悠悠。

三千宫女情难慰,

更遂马嵬泉下游。


《菊(罗汉杨妃同瓶)》

杨妃烂醉一篱秋,

茶褐相交为好仇。

失却神通居下界,

应身天宝辟阳侯。



七十七岁盟三生


一休禅师一生中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事情,当属他晚年与名叫“森”的盲女之间的爱情故事。


年近七十七岁的时候,一次偶然听了盲女森的歌艺表演后,一休被深深打动。森也早就倾慕大师风采,于是,两个人惺惺相惜,两情相悦。一休决定照顾森,并赞美四十岁的森是一代风流美人,为她写下许多热情洋溢的诗篇。讴歌爱情


盲森夜夜伴吟身,

被底鸳鸯私语新。

新约慈尊三会晓,

本居古佛万般春。


十年相爱相守,一休写了很多香艳的情诗给森:


木凋落叶更回春,

长绿生花旧约新。

森也深恩若忘却,

无量亿劫畜生身。

梦迷上苑美人森,

枕上梅花花信心。

满口清香清浅水,

黄昏月色奈新吟。

鸾舆盲女共春游,

郁郁胸襟好慰愁。

放眼众生皆轻贱,

爱看森也美风流。

楚台遥望更登攀,

半夜玉床愁梦间。

花绽一茎梅树下,

凌波仙子绕腰间。


在一休看来现实和梦境没有什么区别,男女之间三生相爱,三生云雨不断才是真正的参禅成佛。他甚至认为,像他这样才是得佛法之真谛真传,才是真正的悟道。


1460年,87岁高龄的一休,将一生的感悟化作了一首辞世偈,他在禅堂吟唱之后便坐化而去。在生命的尽头,许下相爱三生的誓愿——


十年花下埋芳盟,

一段风流无限情。

惜别枕头儿女膝,

夜深云雨约三生。


一休生活的当时日本社会,禅僧与女人私通已经是半公开的秘密,但他们表面上却要维持道貌岸然。一休厌恶佛门腐化的虚伪丑态,宁愿纵情高歌情爱。在日常修行中,一休不戒女色,公开声称自己“淫酒淫色亦淫诗”。


美人云雨爱河深,

楼子老禅楼上吟。

我有抱持睫吻兴,

意无火聚舍身心。


一休吃肉喝酒,出入风月场所,别号“梦闺”就是由此而来。《年谱》载,一休四十三岁时,开山国师百年大祭,寺僧聚众念经,而一休则带着一个女人前往,并夜宿庵房谈情调笑。在他看来,国师不会接受那群“邪恶败类”的诵经的,还不如同女子谈情更合乎真情。所以他不在乎别人讥笑,公然带女子进寺,他还写了一首《大灯忌宿忌以前对美人》以表态:


开山宿忌听讽经,

经咒逆耳众僧声。

云雨风流事终后,

梦闺私语笑慈明。

(其中“梦闺”就是一休的一个自号)


僧侣界一片大哗,纷纷指责他的放浪不羁,一休反诘:“名妓谈情,高僧说禅,实有异曲同工之妙也”。他超越了戒法表象,直契本性天真。如他自道“疯狂狂客起狂风,来往淫坊酒肆中”。淫酒淫色淫诗,无一是淫,无一不是禅。


禅师晚年与盲女森真情相守,在酬恩庵修建墓塔,那里成为他和森的比翼三生冢。一休禅师以真爱修禅成就了三生盟约,更超越了禅。



八十八岁担大任


1474年,八十一岁的一休突然接到后土御门天皇的诏令,让他担任大德寺第四十七代主持,希望借助禅师的名望以重建被战火烧毁的大德寺。一休虽尽心于修缮大德寺,却不愿安于高位,几次请求辞任未果,虽任主持,却始终栖身于荒僻的小庵中。


1481年,大德寺重建工程大体竣工,禅师也因此积劳成疾,当年11月21日,一休宗纯禅师圆寂于酬恩庵,享年八十八岁。



五百年后之回响


一休宗纯禅师有一句知名的狂言:“佛界易入,魔界难入”。日本第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著名作家川端康成就非常喜爱这句话。川端康成珍藏有两幅一休亲笔真迹,其一便题的是此句,他自己也常常挥笔题写。


1968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领奖台上,川端康成发表了著名的获奖感言——《我在美丽的日本》。演讲中,他一再提及一休既吃鱼又喝酒,还接近女色,超越了禅宗的清规戒律,把自己从禁锢中解放出来,以反抗当时宗教的束缚,立志要在那因战乱而崩溃了的世道人心中恢复和确立人的本能和生命的本性。继‘入佛界易’之后又添上一句‘进魔界难’,这位属于禅宗的一休打动了我的心。没有‘魔界’,就没有‘佛界’。然而要进入‘魔界’就更加困难。意志薄弱的人是进不去的。


一位研究者说,这大概是五百年后,一休精神在日本文化中不绝的回响。除此,本人以为这也是五百六十多年后,我们读一休的诗篇,欣赏他的书画的一把钥匙吧。虽然有了钥匙也不一定进得去门,而且,有些门根本不需要钥匙。说是钥匙,只是因为除了钥匙似乎就没有更为贴切的说法吧。



佛教认为人生是苦的,修行的目的是脱离苦海。但不明白什么是苦海,未曾入得苦海,怎么去脱离呢?这是后世佛门弊病。禅宗是在继承中国传统文化和印度传统文化的基础上有所超越的修行法门,所以大禅师都能不被所谓的因果、轮回等等所束缚。他们无所谓出世入世,直抵人性最本质处,而厌恶过度的形式和造作。勇于入苦离苦,出生入死,这是需要勇气的。


今天中国大地又开始到处推崇因果、轮回、解脱……多是为了解决自己的内心恐惧和没有勇气面对现实人事物的道德焦虑。比如,现实最表层的基于各种因素的资源拢断性和对优势资源的霸占及由此带来的对公共利益不可避免的损害,以及衣冠禽兽道貌岸然的行为等。当然,这必然也是社会不公和社会问题产生、存在的真正根源。但能意识到并敢于直面,进而作出决择,是需要无上大勇气的。至于对于死亡的深层恐惧,不说也罢。



一休禅师的所作所为所言所书似乎还在讽诫着我们今天这个世界,告诉那些祈望通过一时烧香拜佛一掷千金获得福报与安慰的种种行为常常是一种不舍而图得的虚伪劣行。而试图鱼与熊掌兼得,则更是近乎伪善的极无勇的表现。一休禅师以平生言行诗书画一身的全体真城,坦荡融入民众大群。今天看来,与很多修行者依然径渭分明。


*参考文献:《一休和尚诗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版)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本公众号秉承一贯的传统文化传习、社会自助互助、人文关怀、危难援助等宗旨,倡导基于人间温情、友爱的日常性自发、自愿、自主的学习交流、人际关爱等自助与互助之风习。

本公共号五项原则——

一、中国为家园,人类为本源,宇宙为根源;

二、关注人、社会和大自然,崇尚天人合一;

三、支持理想人生,倡德才兼备、质朴无华;

四、居仁由义,乐善不倦,溯游儒释道之源;

五、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赤诚弘毅化忧患。

微信号:zixuezhai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