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人生开挂的人,都有窄门思维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金庸去世:他真的是一个直男癌吗?

侯虹斌 彬彬有理

影响我们一代人的金庸,于10月30日在香港病逝,时年94岁。



但作为早已被他的武侠小说塑造的世界所影响的一代又一代人,却仍然在怀念他。


不,与其说在怀念,不如说,我们一直带着他的印记生活下去。


金庸在我们身上的烙印,包括家国情怀,包括对武与侠的认知,包括天下与苍生的对立,包括对爱情的想象,包括对救赎的期待……

 

1


其实,在年少时,一般人于国、于家、于政治、于天下,想得少;更容易从中感受到的,是缠绕所有故事当中的爱情。


由于这些情感镶嵌在生离死别和重重荆棘当中,金庸武侠宇宙中的爱情,比琼瑶爱情宇宙中的爱情,更令人刻骨铭心,肝肠寸断。


我印象最深的是,是“无人不冤,有情皆孽”,出自陈世骧先生1966年致金庸的一封书信,是对《天龙八部》的评论。


这也是夏济安和陈世骧两位文学大家的盛赞,认为有悲天悯人的古希腊悲剧色彩。


所有人,无分正邪,均中了这一咒语。


我们记得乔峰与阿朱的“塞上牛羊空许约”,乔峰和阿朱约好除掉大恶人之去塞上隐居,与牛羊伴终老。


然而,乔峰偏偏一掌打死了假扮段正淳的阿朱。



我们也记得,在赵敏被各大门派围剿最危急时,她偏偏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大闹张无忌婚礼。



她的下属范遥眉头一皱,说道:


“郡主,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也是勉强不来了。”


赵敏道:


“我偏要勉强。”



张无忌欲与周芷若联手,周芷若冷笑道:


“咱们从前曾有婚姻之约,我丈夫此刻却是命在垂危;若再邀你相助,天下英雄人人要骂我不知廉耻、水性杨花。”


张无忌急道:


“咱们只须问心无愧,旁人言语,理他作甚?”


周芷若道:


“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有夫之妇,作此语,何等之胆大!


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那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


“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欢。”


李文秀孤独的身影,令人怅然。


胡斐中毒已深,只听到程灵素说,


“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无药可治,因为他只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大哥,他不知我……我会侍你这样……”


而且,她在为胡斐吮毒之后,仍然巧心经营了一个局,在她死后杀了两个恶人;胡斐一动不能动地感受着她的尸体在身边冷却……



当然,还有风陵渡口,一见杨过误终身的郭襄;也有十六年之约,在悬崖边等到黄昏仍未见到小龙女的杨过;更有黄衫翠羽,因为误会而终身惆怅的霍青桐……


何必偏要去找苦情的诗篇,就算是神仙眷侣,也终有一别,


“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重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了。”


杨过携小龙女之手,与神雕并行下山,只留下惘然的郭襄和我们。


 

2


一直以来,都有“金庸是否是直男癌”的争议,证据就是,他的小说当中的女性,都是为男主角而存在。


从来都是女人为男人而牺牲,女人为完成男人的夙愿而奔忙。


小说中的女性,尤其是女主角,都是漂亮迷人,出身高贵,体贴懂事,男人最爱的那一款。


作为一个女权主义作家,我并不觉得贴个标签就完了,更要看到金庸小说与他的真实观念当中复杂的层次感。这才是技术活。


殷素素在临死前对儿子是怎么说的?要他警惕,


“越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



发自肺腑啊。


仿佛在作者眼里,女人都是大猪蹄子。


但实际上,他笔下的女主角,哪个不是大美人,但何尝不是都忠肝义胆,敢作敢当,痴情重义?


1.金庸小说当中的女主,并不是完美女人,至少不可能是“直男癌”眼中的完美女人。


比如说,程灵素,飞狐外传的双女主之一,瘦弱身形、平凡样貌,出身寒苦,是使毒的高手——穷,不美,没有才华(江湖世界里指的是武功)


样样都差,不可能成为良配,只可能是炮灰,却是金庸自己最爱的女性之一。


她终于为爱人而死;爱人心上念的千百遍的,未必是她的名字,她却始终是一抹白月光。



小龙女,出场时非常完美,因为冷若冰霜正符合大家对处女的想像。


然而,开篇没多久,金庸就安排了小龙女被强暴。


这种想象在传统小说当中,简直是突破边界了。


更难得的是,虽然“强暴”这个剧情推动了情节发展,但对小龙女和杨过并没有心理阴影。


小龙女并没有对自己的“被沾污”有一丝愧疚,更没有自惭形秽。


这种观念,甩了直男癌患者几百里地了。


 

2.金庸本人喜欢的那一类传统女人,在书中没有什么光彩,一点也不感人。


比如说小双,小昭。金庸多次说过,他很喜欢小双。


原因无外乎就是她忠实于主人,认真服侍主人;我补充一句,小双是一个最好的女奴。


当然,这样很讨主人(也就是男人)喜欢。


但实际上,金庸没有办法把这样一个纸片人写出魅力。而且,这种忠诚也没有得到男主真正的爱。

 

3.金庸世界里,最光彩照人的女主角,必定是各种各样的“妖女”,有主见,有想法,不同流俗,甚至一定程度上为世俗所不容。


黄蓉、赵敏、周芷若、任盈盈、小龙女、袁紫衣……都是各种妖孽,搞不定,摆不平的。


就算与男主恋爱之后,也是种种生离,种种死别,男主有男主的事业,女主有女主的人生。


这不是普通男性能坐享其成的那一类贤妻。

 

4.最扣人心弦的那一类女人,没有哪个是“好东西”。


康敏,不是普通的“妖女”,已是一个有谋略的具有反社会人格的女人了。


可她与白世镜那番“月亮又白又圆”的偷情调情,仍然是风光旖旎,令人心荡神摇。



李莫愁,为情所苦,心狠手辣,杀人无数。


但她对婴儿郭襄却流露出浓浓的母爱,甚至还冒着危险给她找母豹子喂奶,又有其可堪怜悯的一面。



郭芙,刁蛮任任,愚昧无知,到处闯祸,还砍断了杨过一只胳膊。


但在最后战场上,她跪下乞求杨过救自己丈夫时,忽然意识到自己一直爱的人就是杨过。


那是种一生都连耽误了、一生都错过了的那种痛,又令人感同身受。



连刀白凤,这么一个正面人物,身为世子妃,还跟路边乞丐私通、生下王储,最后这个私生子继承了帝位。


如果没有悲悯,断然写不出这么多令人痛彻心肺的“坏女人”。

 

5.女人固然是在为男主角们牺牲,但男人,也心甘情愿地为爱情舍弃良多。


虽有郭襄、陆无双、程英、公孙绿萼“一见杨过误终身”;而杨过,也在一路追随小龙女的步伐,一等就是十六年。


最后,他这样一个如此留恋花花世界的大侠,可以为小龙女一辈子躲进古墓当中,一辈子不再见人。


段正淳,一生风流,但他誓同他的情人们同生共死,也堪称磊落。


至于郭靖背着黄蓉,万里迢迢地去疗伤,那就不值一提、理所当然了。


 

写到这里,我已经黯然神伤。


这是一个有情有义,剑琴胆心的世界;你可以拼将一生休,尽君今日欢;我也可以任你剑刺胸膛、不闪不避、尽我道义。


直男癌的意思是,女人是不行的,女人是要为男人服务的;我是男人,所以我最帅我最棒。


女人好不好,要从是否利于男人的尺度来衡量。


但金庸小说,显然不是。


他不畏惧女人的魅力、强悍,给女人安排了强大的力量;而男人,那些爱她们的男人,始终拜服于她们的力量之下。



传统中最欣赏女性的白、幼、瘦、嫩、天真、听话,在他笔下,虽然也有,但几乎是毫无存在感的:因为他并不真喜欢这种女人。


还觉得金庸是直男癌的,你真是太不懂他了。


这是一个如此迷人的世界,你却只懂得贴标签,真是明珠暗投、暴殄天物啊。


永远爱金庸。


 

近期相关文章阅读:

李咏去世:再见了,我最爱的哈文


彬彬有理

长按二维码咨询哦

一个让女性温暖有力的社群


集爱商/美商/财商于一体


在聊天中进取

在八卦中成长

让闺蜜们有钱/变美/懂爱


每一次点赞都是爱我的表白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