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15元吃住,30元买性服务”:在中国最堕落的地方,年轻人集体等死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揭开历史真相!

真人漫画||《家有色鬼》10话-大结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8年11月13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政审”所指,没有一个人可以逃过 | 2018.11.10 图文共赏

lyzsyin 透过图片看世界 今天

“政审”所指,没有一个人可以逃过



编者按:中国高校除了师范等少量专业都是自费上学,而与此同时我国每年提供巨款为留学生奖学金。请问:那些我们出钱的外国留学生经得起中国标准的“政审”或者说只是“思想政治品德考核”吗?其中多少是“拥护四项基本原则”?受教育权是公民最基本的权利,不是哪一级政府和部门可以任意剥夺的,除非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明确做出决定。




肇 端


11月8日上午,一条来自“唱红打黑”发源地重庆的高考消息惊呆世人:“2019年普通高考11月7日开始报名,政审不合格者不能参加。”


该篇文章称,“2019年普通高考11月7日开始报名,政审不合格者不能参加。”而具体政审不合格的指标为有以下情形之一者,“反对四项基本原则;道德品质恶劣;有违法犯罪行为的。此外,报考军警、公安以及有特殊要求的院校,公安部门和院校会对考生进行再政审。”


“政审”一词挑动众人神经,引发广泛争议。


上述新闻出来后,重庆市教育考试院办公室主任罗胜奇出面辟谣:“关于政审是媒体记者写错了。我们叫思想政治的考核和现实表现的审核。记者把这个理解错了,就出了一个‘政审’。重庆市严格按照教育部的精神,文件是一脉相承的,没有做变化。只是记者的片面误读。往年一直都是按照教育部的文件来的。一个字都没变。”


同时重庆市教育考试院宣传科的工作人员也称,“我们政审就是平时考核,对考生个人的思想政治、现实表现进行考核。和传统意义上的,网上理解的,比如查你祖宗三代,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所谓网传“政审”指的是“思想政治品德考核”,这是国内各省市自治区历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常规流程,今年也不例外。



查阅北京市教育考试院网站,2014年至2018年的《北京市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规定》,均对“思想政治品德考核”有明确规定,与“身体健康状况检查”并列一项。按规定,思想政治品德考核主要是考核考生本人的现实表现。具体解释如下:


考生所在学校或单位(无工作单位的考生由所属的乡镇、街道办事处鉴定)应对考生的政治态度、思想品德作出全面鉴定,并对其真实性负责。对受过刑事处罚、治安管理处罚或其他违法违纪处理的考生,要提供所犯错误的事实、处理意见和本人对错误的认识及改正错误的现实表现等翔实材料,并对其真实性负责。

考生有下列情形之一且未能提供对错误的认识及改正错误的现实表现等证明材料的,应认定为思想政治品德考核不合格:


1.有反对宪法所确定的基本原则的言行或参加邪教组织,情节严重的;


2.触犯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受到刑事处罚或治安管理处罚且情节严重、性质恶劣的。”



历 史


对于中国人来说,政审不是一个陌生的名词,在八十年代以前,但凡入党、入团、入伍、招工、提干、入学等都要政审。


高考政审,是四十年前高考的“必修课”:多少英才因此而“望大(学)兴叹”;自然也就有“X二代”捷足先登。


对于大多数苦读了十几年书的人来讲,高考就是一生中最重要的考试,这个考试决定了自己以后走什么路,过怎样的生活,为自己的未来定下了生活质量的基调。


高考也是国家选拔、培养人才的考试,在现代社会中这种考试必须面向全体有意报考的公民,这种考试必须公开、公正、公平地进行选拔。



但是,受到极左路线的影响,在教育革命和阶级斗争理论的鼓吹下,有些人因为身份问题或家庭原因失去了参加高考的资格,而让他们失去资格的制度就是高考的政治审查制度。


文革前的所谓的高考政治审查制度,就是通过政策法规的形式,对考生的考试权利做出制度性规定,这些规定合法地剥夺了部分公民的考试权。


1949年中共建政之初的前两年,高校的招生还沿用着前政权的招生模式,各高校单独招生,这种模式不利于政府的控制,特别是无法很方便地限制高校的生源。


至1952年开始,全国高等学校开始进行初次的统一招生考试,统一招生的方式方便了政府对生源的审查,1953年正式出台了政审制度,规定下列人员不能参加高考:


1、现被管制分子;

2、反革命分子和现行破坏活动分子;

3、确因反革命以及品质极端恶劣而被国家企业、机关、部队或高等学校清洗或开除的分子。

自此以后,高考的政治审查制度长期存在,并且随着极左思想的发展,审查也越来越严格,被限制的考生也越来越多。比如1955年的《高等学校录取新生的政治审查标准》中:规定了下列人员均不录取:


1、被管制分子;

2、目前依法被剥夺政治权利的分子;

3、五方面反革命分子;(笔者注:五方面反革命分子指“土匪、特务、恶霸、反动会道门头子和反动党团骨干分子”)

4、被我机关、学校、部队、团体或工矿企业部门清洗或开除,现无确实证明有显著悔改表现者;

5、政治历史复杂,很难弄清而有可疑材料者;

6、品质恶劣或有反动言行、不堪教育改造者;

7、直系亲属被处死而本人坚持反动立场者。

1957年反右运动开始后,当局认为知识分子中仍有不少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分子,因此对于培养知识分子的高等院校加大了控制,把入学的门槛进一步阶级化,规定了下列人员均不得录取:


1、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

2、思想反动、坚持反动立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分子;

3、品质作风极端恶劣(例如,一贯偷窃、严重的流氓作风等)屡教不改的分子,均不应录取。

与以前相比较,1957年的规定不再是具体的标准,而是提出了不录取的原则,这些原则人为可操控性较强。


在整个社会都在强调阶级斗争的重要性的情形下,这些原则也就不自觉地和阶级出身联系到一起,地、富、反、坏、右分子以及资本家出身的子弟也就会被重点“照顾”。


为了严把高考的政审关,每年到高考报名时从中央到地方都会发文强调此项工作的重要性,并且对具体事项都做出严密的安排。




在文革前高考的政治审查是十分严格的,此时,能否参加高考,是否能被录取,不再是个人能力的问题,而是出身的问题,是政治态度的问题。


一个丧失了基本公正、公平原则的考试也必将走到绝境,文革开始后,高校停止招生,再后来,文革后期高校开始免试接受推荐入学的工农兵学员。


高考的政治审查制度在文革后恢复高考后依然存在,但是摆脱了左倾思想影响下的政审越来越松,几乎成为一种形式存在。自此,高考的录取面向适龄的全体公民,最少在资格审查中已经没有了偏见。


高考的政审仅仅是当时各项政审中的一项,实际上在那个年代,无论是入伍当兵,还是进工厂当工人,或者入团、入党,或者为临时完成一项任务需要组成攻关小组、科研小组,都需要政审。可以想象,政审就是悬在出身不好的人头上的一把利剑,随时刺向他们,让他们失去入学、入伍、入团、入党等等的资格。


当“政审”常态,读书人必无用武之地。曾有一段时间,“白卷英雄”轰动全国,许多识字不多的“又红又专”青年被推荐上了大学,那时候的大学几乎处于瘫痪和半瘫痪状态,有点知识有点思想的老师都被关进“牛棚”或者失去了上讲台的机会,能够站在讲台上的,大多是不学无术的投机者,因而导致中国教育和各类专业人才很快时间出现断层。


孙中山的孙女孙穗芳在《我的祖父孙中山》的后记中记述:“1955年,我从上海第八女子高中毕业,我三年高中的总平均成绩在90分以上,还被评为五好学生。在教师的指派下,我还负责帮助五位同学通过了毕业考试。虽然有这样的成绩……我不能进入任何大学读书。我对自己的未来非常悲观,却连哭都不敢哭……就写了一封信给祖母宋庆龄……祖母很快回了信,信上说:上大学不是人生唯一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