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15元吃住,30元买性服务”:在中国最堕落的地方,年轻人集体等死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揭开历史真相!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布衣之怒张扣扣

lyzsyin 透过图片看世界


本期精彩图文:

布衣之怒张扣扣

张扣扣一审死刑:判决+公诉意见书+辩护词

系列| 世界奇妙物语(2019.1.10 图文版

实务心得|2019年装修合同审查要点

本期图文不错?可以到本文下方打赏小编。

一、


说心里话,我很欣赏张扣扣。


我知道这会招骂,但你真得听听我的心里话。


一个男人能够隐忍25年去为自己冤死的母亲寻一个公道,也为自己的短暂的人生留一个安心的注脚。这种略显冷酷的疯狂,并没有掩盖尚存的人性。


即便抛开“孝”这个因素,一个普通人,等不到公器施舍,只能牺牲自己去实现公平正义,这也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决心。


因为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而是对正义的羞辱。何况对于张扣扣,正义不是迟来的问题,是根本不准备来。



其实不管在封建社会还是现代社会,在法律的层面上都是不允许血亲复仇的。不管你的理由正不正当。之所以摒弃这种暴力回应,是因为在法律可以达到惩治效果的情况下,基于非理性的复仇只会导致暴力循环,反过来危害社会的公平正义。


但前提条件是法律得以无差别的执行。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法治得以实现。如果不能实现,那它还真不如血亲复仇。


张扣扣的悲剧并不在于以暴易暴,以血止血。而是他需要法律的时候,法律没有出现。等到他报完仇,已经不需要法律的时候,法律出现了。


一个正常的人只能把实现公平正义的希望寄托于鱼死网破的挣扎,这种绝望的世界,不该是现代人类的世界。但它可以是中国人的世界。



二、


国人对于血亲复仇这种行为有一定的社会宽容度,是因为在中国的传统社会中,一直都推崇以孝治国。


其实对于经常窝里斗,杀兄弑父都是家常便饭的统治者而言,并不见得内心有多认同作为人伦的“孝”,历朝历代之所以把“孝”和“忠”列在一起弘扬,是因为二者的伦理核心是一致的。所谓“事君如父”,一个人连孝敬父母都不愿意,你要他效忠君王,这在逻辑上说不过去。


所以古代有很多今天看来不可思议的规定——比如“丁忧”。从汉朝开始,朝廷官员在位期间,如若父母去世,则无论此人任何官何职,从得知丧事的那一天起,必须辞官回到祖籍,为父母守孝27个月。


如果你要继续工作,还得皇帝专门下诏,列明不能回家的理由,这叫“夺情”。明朝名臣张居正当年担任首辅,老爸死了又不想回去,就让小皇帝下了“夺情”的诏书,结果被群起攻击,狼狈不堪,死后甚至作为一条罪状被翻案。



也就是说,弃绝亲情这件事情,就算是皇权时代,暗箱操作都难被认可,更不要说敢拿上台面来作为业绩宣传。


自从我们唱着“东方红”进入这个骨骼清奇的新时代,一切都变了!


我们不时看到这样的表彰通报:说某某公仆,一心扑在工作上,老爸病危、妻子生娃也没有回去看,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最终等来父亲去世、孩子出生的消息。




每每看到这样的“感人”事迹,我的第一个想法:是不是已经到了共产主义社会,老爸、老婆孩子这种角色要多少有多少了?


相比较而言,张居正大人是多么可怜,多么的生不逢时啊!


目前地球上已知的最牛逼的科技男马斯克,从突发奇想到火箭升天,只不过开门研究了15年,没有举国之力,更没有泪别父母。


为人类也好,为利益也好,这都是光明正大的事情。需要一个人连父母、兄弟、姊妹都要弃绝的工作,目前我能想象的,一定是三胖哥给的工作。


但显然,三胖哥人民更需要面包和黄油,勒紧人民的裤腰带也要搞出核武器的,是指望借核武器壮胆的三胖哥。



三、


现实中真正能给人安全感的是什么东西呢?


是我们基于自由的各种权利得到有效的保障。至少你不会因为骂“张居正你这个不孝的伪君子”而被锦衣卫请去喝茶。这样的保障,是需要依靠各种各样的法律、以及可执行这样的法律的机构来保障的。


它和你有没有坦克、有没有军舰、有没有打到美国的导弹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那些没有所谓“核威慑”的国家,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他们过得很差吗?


三胖哥有核威慑,但它是真的过得差。


就像一个土匪告诉你,我们过得不好,不是因为不事生产、不治家业!而是因为别人有斧子我们没有!


只有拥有砍人的力量,我们才能发展起来?


是不是觉得这话内在的逻辑很熟悉。良知有时真的会限制我们对恶的想象力。



四、


回过头来说张扣扣。这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有关系吗?


或许有。如果法律不能保障你安全的地方,你何以天真的相信核武器就能呢?



我要衷心感谢家门口那个做了好多年早点的师傅,没有他,我的早餐都成问题;


我要衷心感谢你理解这样的文字,让我不觉得暗夜独行;


但我不能感谢那些号称“抛家舍业”、“无私奉献”、“崇高”事业的有dang性无人性的人。


常识告诉我们,不用管老婆孩子,甚至父母都需要抛弃的黑科技,那极有可能,就是所谓的黑社会科技。


五、


《战国策》讲过一个故事。


秦王灭魏,魏的属国——小小的安陵危在旦夕。面对秦王的威胁,安陵君的使臣唐雎毫无畏惧,绝不退让。秦王说,你知不知道天子之怒,伏尸百万?唐雎反问,你知不知道布衣之怒?秦王说不就是呼天喊地,拿头撞地吗?


唐雎说,你说的是匹夫之怒。真正的布衣之怒,伏尸二人,天下吊孝,可能就在今天。秦王大为惶恐,马上折服。


唐雎和荆轲一样,是中国人在三观最正的时代里面,对于愤怒的价值的判断。挑战强权,反抗不公的愤怒,才有存在的意义。


很遗憾,今天我们可以随时见到各种愤怒,却大多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匹夫之怒。不管是在校园举着锤子拿孩子出气,还是开着叉车撞向素昧平生的路人,甚或拿着利刃在公交上肆意发泄……,血腥之外,全是可耻。



无论这些行凶的人有多少的冤屈,我都不会有丝毫的同情。因为强者抽刀,总是朝向更强者。只有那些最卑劣的懦夫、最阴暗的病人,才会把愤怒转嫁于更弱者。


这样愚蠢的暴行和残杀同胞的义和团一样的可悲,它所代表的不是什么绝望的反抗,而是奴隶的愚昧,蝼蚁的残忍。


阿Q在外受了百般凌辱,无处发泄也不敢发泄,最终选择吴妈的脚和尼姑的头。因为他知道吴妈和尼姑无力反击。


这种“人人害我,我害人人”层层向下的欺凌到了最底层,下无可下的时候,就会蜕变成赤裸裸的动物世界的相互倾轧。食物链顶端的狮子悠然自得,泥土之下的虫子相互撕咬。


不管你是这种社会中的哪一个环节,那么外部环境逐渐失控的情况下,但凡陷入互害模式,无一幸免。在环环相扣的社会关系中,总有一个坑等着你。因为危如累卵的秩序之下,暴力就会成为最后的话语权。



社会学家孙立平先生曾经提出过一个概念:底层沦陷。它是整个社会沦陷的一部分,不过要比整个社会沦陷的速度更快,程度更深,因为底层没有更多的资源来抵抗沦陷的过程。


一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底层社会的加速堕落,不仅仅代表着社会自我调节功能的丧失,诉求渠道的堵死,更是整个社会矛盾集中爆发的前兆,让血泪铸成金字塔有层层崩塌的可能。



我们并不畏惧这样的崩塌。但是一定不能在互害模式中重建


要摒弃这样的模式,首要问题不是加强防范或者引入信仰之类,而是建立起可以制约公权力,让不同阶层的人都能看到希望的社会制度。



(转载请注明出处)


—The End—


文末相遇,感谢阅读!


看更多精彩图文

请长按下方图片扫码关注



目前数万人已关注了透过图片看世界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