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帝国的末路风景(15):参天大树倒了 留下「不畏机阱满前」的豪言

2017-10-26 十年砍柴 文史砍柴 文史砍柴

是什么造成崇祯的不幸?即“溃烂而莫可救”,笔者以为是十六、十七世纪之交,支撑中华帝国的士人政治已经走到了尽头,这个政治困局,当时的皇帝和文官集团都没法破解,即使是唐宗宋祖再世,也难力挽狂澜。

▲张居正墓园

 

张居正终于支撑不住了,万历九年(1581年)七月,他病倒了,看起来只是身体虚弱,而非大病,但病毒已经严重侵蚀了他的肌体。不久病愈,照常入阁办事,十一月,他任一品官满十二年(京官六年一考察),皇帝对他大加赏赐,亲笔敕谕:


“卿亲受先帝遗嘱,辅朕十年,四海升平,外夷宾服。实赖卿匡弼之功,精忠大勋,朕言不能述,官不能酬。兹历时二年考绩,特于常典外,赐银一百两,坐蟒、蟒衣各一袭。岁加禄米二百石,薄示褒眷。先生其钦承之,勿辞。”(《神宗实录》)


一百两银子、二百石米和两件外套对富冠全楚的相府来说,算不了什么,可出自钦赐,那是莫大的恩宠。


皇帝这样看重元勋,吏部当然要紧跟,便建议给张居正非常之赏。万历帝欣然同意,令给张居正支伯爵的俸禄,加上柱国,太傅,被张居正推辞掉。十年二月,病又发了,病灶在下体,痔疮痛得很厉害,但这非寻常的痔疮,乃是体内毒素无法排出的表症,割掉以后,身体更加虚弱。


首相久病不起,正是考验各级官吏忠心的时候,那时候没有设高干病房的医院,官员们不能去医院送钱送物——首相现在也根本不缺钱。但可以采取更公开的方式表示对首相病情的关心,据王世贞《嘉靖以来首辅传》记载,部寺、科道、詹翰诸臣,纷纷于寺庙设斋醮,祈祷相爷早点康复。一些人抛掉政务,到处找人做法事,有的人为了表示自己心诚,暴晒在太阳底下,希望以此感动上苍。烧香祈祷的长篇祝福文章,用红纸或红锦抄录成副本,呈给张居正看——这忠心不能白表,得让相爷知道呀。


张居正深居家中养病,一般人见不着他,于是拍马者贿赂其家人,递进去希望张居正过目,夸赞一句或点头一笑,就会成为进献者夸耀于同僚的幸事。大家争相重金聘请枪手写这类祝福文章,估计那段时间京城内的马屁文章高手日子过得很爽。北京这样,紧接着南京和各省也开始效仿。


日后名满天下的东林人士领袖顾宪成此时刚中进士两年,还是个小小的户部主事,当时举朝凑钱在东岳庙祈祷,顾宪成没搭理这事,同事担心他因此得祸,好心代他在文后签名。他知道后,骑马到东岳庙,当着众人把自己的名字抹去。顾宪成此举固然表明他有操守,不谄媚。但大家都这样干,跟着留个名字又何妨,在官场上不和光同尘的人很难混,太过于爱惜羽毛也是个毛病,顾宪成日后的遭遇与此性格大有关系。


众官的祈祷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张居正的病一天天加重了,看来是回天无术。此时,皇帝给了他行将就木的老师最高的政治荣誉,进其为太师,加岁禄二百石,一个儿子升为世袭同知,快死的人这次没法推辞了。


太师、太傅、太保合称三公,正一品,为明朝文官最高级别。宣德朝后,“三公”的官衔,文臣没有谁生前得到,“文臣得加三公,惟张居正”(《明史·职官志》),只是这种待遇对马上要上黄泉路的张居正本人,究竟还有什么意义?


万历十年(1582)六月二十日,太师、中极殿大学士、吏部尚书张居正在死于任上,终年五十七岁,用现在的话来说,是以身殉职,真正做到了春蚕到死丝方尽。大明最后一棵参天大树倒了。从此,王朝出现危局时,再也没有一个像张居正这样才识出众,有魄力而敢担当的宰相能出来力挽狂澜。死后,皇帝表示痛悼,辍朝一日,谥号文忠,赠上柱国,差四品京卿、锦衣卫堂上官、司里监太监护送灵柩回湖北江陵老家。二十三岁时,心怀凌云之志的张居正从老家启程,进京参加会试,从此把一生给了这个已暮气沉沉的帝国。


尽管张居正擅权跋扈,以非常手段行使新政,遭来了许多阻力和朝野间的议论,但这个强人在自己活着的时候,是成功的,无人能挡其锋芒,尽管他和他家人因为大权在握,而造成了贪腐,但他给大明朝留下了一份丰厚的遗产。无论从国防、财政、民生和吏治,他力挽了正德朝后江河日下的颓势,营建了万历初期的繁华,《明史·万历纪》评价道:


“神宗冲龄践阼,江陵秉政,综核名实,国势几于富强。”


国防方面。隆庆朝时,张举正鼎力支持北方边防最高长官宣大总督王崇古,对威胁明朝北疆最大的鞑靼俺答部,采取羁縻政策,封俺达为顺义王,开互市,换来了北部的和平。倭寇之患在嘉靖晚年已基本解决了,抗倭名将戚继光调到蓟州把守都城东北的门户,另一位名将李成梁出山海关,深入辽东取得数次大捷,东北基本平静。女真各部正在相互攻伐,努尔哈赤还没有登上历史的舞台,建州女真威胁十数年后才显露出来。


财政方面。经过清丈法和一条鞭法的推行,全国统计上来新增耕地面积182万余顷,比原有耕地增加了35%,自然税源也就增加了。万历五年帝国中央银库太仓库收银436万两,比11年前隆庆帝登基时201万两增加了一倍多,兵部管理的太仆寺(总后勤部)当年的岁入银两也超过了400万两,京师仓库所存的粮食足够六年消费。


民生方面。全国老百姓的生活基本安定,特别是江南一带民间经济十分活跃。张居正重用了潘季驯,于万历七年完成了黄河的治理和运河的疏通。


吏治方面。随着考成法的推行,官员懒散推诿的毛病得到了很大的校正,行政效率大为提高,基本上实现了“尊主权、课吏职、信赏罚、一号令为”,“虽万里外,朝下而夕奉行。”(《明史·张居正传》)


张居正生前在给一位官员的书信中说到自己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决心,“念既已忘家殉国,遑恤其它,虽机阱满前,众镞攒体,孤不畏也。”(《张文忠公全集》)这位不怕前有陷阱和万箭穿身的改革者,没有想到,他教出来的皇帝是那样对待他的子孙,也没想到自己创建的中兴之局只是昙花一现,一个甲子后就亡国了。


【未完待续】



往期精彩文章

明帝国的末路风景(14):感觉危机的张首辅却骑虎难下

明帝国的末路风景(13):「腐败」成了皇帝奖惩大臣的工具

明帝国的末路风景(12):大权在握的张居正无法不腐败

明帝国的末路风景(11):富贵还乡 繁华只是一瞬间



明帝国的末路风景(15):参天大树倒了 留下「不畏机阱满前」的豪言

明帝国的末路风景(15):参天大树倒了 留下「不畏机阱满前」的豪言

2017-10-26 十年砍柴 文史砍柴 文史砍柴

是什么造成崇祯的不幸?即“溃烂而莫可救”,笔者以为是十六、十七世纪之交,支撑中华帝国的士人政治已经走到了尽头,这个政治困局,当时的皇帝和文官集团都没法破解,即使是唐宗宋祖再世,也难力挽狂澜。

▲张居正墓园

 

张居正终于支撑不住了,万历九年(1581年)七月,他病倒了,看起来只是身体虚弱,而非大病,但病毒已经严重侵蚀了他的肌体。不久病愈,照常入阁办事,十一月,他任一品官满十二年(京官六年一考察),皇帝对他大加赏赐,亲笔敕谕:


“卿亲受先帝遗嘱,辅朕十年,四海升平,外夷宾服。实赖卿匡弼之功,精忠大勋,朕言不能述,官不能酬。兹历时二年考绩,特于常典外,赐银一百两,坐蟒、蟒衣各一袭。岁加禄米二百石,薄示褒眷。先生其钦承之,勿辞。”(《神宗实录》)


一百两银子、二百石米和两件外套对富冠全楚的相府来说,算不了什么,可出自钦赐,那是莫大的恩宠。


皇帝这样看重元勋,吏部当然要紧跟,便建议给张居正非常之赏。万历帝欣然同意,令给张居正支伯爵的俸禄,加上柱国,太傅,被张居正推辞掉。十年二月,病又发了,病灶在下体,痔疮痛得很厉害,但这非寻常的痔疮,乃是体内毒素无法排出的表症,割掉以后,身体更加虚弱。


首相久病不起,正是考验各级官吏忠心的时候,那时候没有设高干病房的医院,官员们不能去医院送钱送物——首相现在也根本不缺钱。但可以采取更公开的方式表示对首相病情的关心,据王世贞《嘉靖以来首辅传》记载,部寺、科道、詹翰诸臣,纷纷于寺庙设斋醮,祈祷相爷早点康复。一些人抛掉政务,到处找人做法事,有的人为了表示自己心诚,暴晒在太阳底下,希望以此感动上苍。烧香祈祷的长篇祝福文章,用红纸或红锦抄录成副本,呈给张居正看——这忠心不能白表,得让相爷知道呀。


张居正深居家中养病,一般人见不着他,于是拍马者贿赂其家人,递进去希望张居正过目,夸赞一句或点头一笑,就会成为进献者夸耀于同僚的幸事。大家争相重金聘请枪手写这类祝福文章,估计那段时间京城内的马屁文章高手日子过得很爽。北京这样,紧接着南京和各省也开始效仿。


日后名满天下的东林人士领袖顾宪成此时刚中进士两年,还是个小小的户部主事,当时举朝凑钱在东岳庙祈祷,顾宪成没搭理这事,同事担心他因此得祸,好心代他在文后签名。他知道后,骑马到东岳庙,当着众人把自己的名字抹去。顾宪成此举固然表明他有操守,不谄媚。但大家都这样干,跟着留个名字又何妨,在官场上不和光同尘的人很难混,太过于爱惜羽毛也是个毛病,顾宪成日后的遭遇与此性格大有关系。


众官的祈祷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张居正的病一天天加重了,看来是回天无术。此时,皇帝给了他行将就木的老师最高的政治荣誉,进其为太师,加岁禄二百石,一个儿子升为世袭同知,快死的人这次没法推辞了。


太师、太傅、太保合称三公,正一品,为明朝文官最高级别。宣德朝后,“三公”的官衔,文臣没有谁生前得到,“文臣得加三公,惟张居正”(《明史·职官志》),只是这种待遇对马上要上黄泉路的张居正本人,究竟还有什么意义?


万历十年(1582)六月二十日,太师、中极殿大学士、吏部尚书张居正在死于任上,终年五十七岁,用现在的话来说,是以身殉职,真正做到了春蚕到死丝方尽。大明最后一棵参天大树倒了。从此,王朝出现危局时,再也没有一个像张居正这样才识出众,有魄力而敢担当的宰相能出来力挽狂澜。死后,皇帝表示痛悼,辍朝一日,谥号文忠,赠上柱国,差四品京卿、锦衣卫堂上官、司里监太监护送灵柩回湖北江陵老家。二十三岁时,心怀凌云之志的张居正从老家启程,进京参加会试,从此把一生给了这个已暮气沉沉的帝国。


尽管张居正擅权跋扈,以非常手段行使新政,遭来了许多阻力和朝野间的议论,但这个强人在自己活着的时候,是成功的,无人能挡其锋芒,尽管他和他家人因为大权在握,而造成了贪腐,但他给大明朝留下了一份丰厚的遗产。无论从国防、财政、民生和吏治,他力挽了正德朝后江河日下的颓势,营建了万历初期的繁华,《明史·万历纪》评价道:


“神宗冲龄践阼,江陵秉政,综核名实,国势几于富强。”


国防方面。隆庆朝时,张举正鼎力支持北方边防最高长官宣大总督王崇古,对威胁明朝北疆最大的鞑靼俺答部,采取羁縻政策,封俺达为顺义王,开互市,换来了北部的和平。倭寇之患在嘉靖晚年已基本解决了,抗倭名将戚继光调到蓟州把守都城东北的门户,另一位名将李成梁出山海关,深入辽东取得数次大捷,东北基本平静。女真各部正在相互攻伐,努尔哈赤还没有登上历史的舞台,建州女真威胁十数年后才显露出来。


财政方面。经过清丈法和一条鞭法的推行,全国统计上来新增耕地面积182万余顷,比原有耕地增加了35%,自然税源也就增加了。万历五年帝国中央银库太仓库收银436万两,比11年前隆庆帝登基时201万两增加了一倍多,兵部管理的太仆寺(总后勤部)当年的岁入银两也超过了400万两,京师仓库所存的粮食足够六年消费。


民生方面。全国老百姓的生活基本安定,特别是江南一带民间经济十分活跃。张居正重用了潘季驯,于万历七年完成了黄河的治理和运河的疏通。


吏治方面。随着考成法的推行,官员懒散推诿的毛病得到了很大的校正,行政效率大为提高,基本上实现了“尊主权、课吏职、信赏罚、一号令为”,“虽万里外,朝下而夕奉行。”(《明史·张居正传》)


张居正生前在给一位官员的书信中说到自己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决心,“念既已忘家殉国,遑恤其它,虽机阱满前,众镞攒体,孤不畏也。”(《张文忠公全集》)这位不怕前有陷阱和万箭穿身的改革者,没有想到,他教出来的皇帝是那样对待他的子孙,也没想到自己创建的中兴之局只是昙花一现,一个甲子后就亡国了。


【未完待续】



往期精彩文章

明帝国的末路风景(14):感觉危机的张首辅却骑虎难下

明帝国的末路风景(13):「腐败」成了皇帝奖惩大臣的工具

明帝国的末路风景(12):大权在握的张居正无法不腐败

明帝国的末路风景(11):富贵还乡 繁华只是一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