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被控七宗罪 主因疑是……

扑朔迷离!赵薇发帖“没跑”,随后又删帖…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20部香港经典三级片【未满18岁最好不要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明帝国的末路风景(17):墙倒众人推的丑态

2017-11-09 十年砍柴 文史砍柴 文史砍柴

是什么造成崇祯的不幸?即“溃烂而莫可救”,笔者以为是十六、十七世纪之交,支撑中华帝国的士人政治已经走到了尽头,这个政治困局,当时的皇帝和文官集团都没法破解,即使是唐宗宋祖再世,也难力挽狂澜。


墙倒众人推的丑态


张居正当政时,满朝文武争着向其谄媚奉承,以此邀宠争功。而今看到皇帝要清算张家了,一帮官员特别是科道的言官,马上跟着皇帝变脸,以弹劾张居正来表明自己和张居正划清界线,并博取皇帝欢心。


不要过分责备这些人的势利和丑陋,连皇帝都变脸那样快,何必苛责臣子。拍张居正的马匹和弹劾张居正,立场迥异目的相同,都出于利益的考虑。帝制下的政治文化催生和鼓励墙倒众人推,这也是此种文化下官员们死抱权力不愿放手的根本原因。


大凡一个或一群重要政治人物被打倒、否定,伴随的必定就是帝国周期性的平反游戏,那些当年因反对考成法和张居正“夺情”的官员,被重新起用,方可更加证明否定和清算张居正大快人心,具有无可置疑的合法性。除了和张居正同一天死去的刘台外,当年罢黜、廷杖并声明“永不叙用”的吴中行、赵用贤、艾穆、沈思孝、邹元标等人重新回到官场。反正坏事都是死去的“权奸”张居正干的,而皇帝本人轻描淡写地承认:


朕一时误听奸恶小人之言,以致降罚失中。


清算张居正就必须清算他在位时的亲信,可谁是他的亲信呢?公认的工部尚书曾省吾、左都御史王篆、先后三任吏部尚书张瀚、王国光、梁梦龙等重量级人物被处罚,众位言官多数都拍过张居正的马屁,有些人是因为隔得太远没法亲近首相而已,这回互相攻讦对方是张居正的余党、走狗,来标榜自己的刚正。连万历帝也开始讨厌这些见风使舵、两面三刀的言官,下旨道:


在前权奸结党行私,科道官寂无一言,及罪人斥逐,却纷纷攻击不已。


皇帝尽管看到这类人的无耻,但他却需要这类无耻作为自己的工具。


最无耻者莫过最先向张居正开炮的御史杨四知,他本来是依附于张居正的亲信朱琏、王篆得到重用,这回攻击张居正最积极,而且上疏胡说八道,完全是欲加之辞。比如他说张家有银火盆三百架,众位公子打碎玉碗数百只。沈德符在《万历野获编》中反问,“此孰从而见之?”还说张居正回家葬父时,沿途五步凿一井,十步盖一庐。一个人再奢靡如此也不合常理。最可笑的是他“假设”了张居正的大罪,说现在皇长子诞生,加恩大臣。如果居正还活着,必定进侯伯加九锡——这和曹操一样的待遇。沈德符评论道:


从来后宫诞育未有恩及宰辅者,有之实自江陵身后始,有识者颇以为非。然则杨何不明纠当事之政府,而追忖朽骨之权臣也。


因为弹劾居正的首功,杨御史外放数任巡抚,而升为大理寺左少卿(最高司法监督审核机构的二把手)。后被别人揭发是张居正余党,被罢官。


在这场清算风波中最倒霉的是真定知府钱普。张居正回家葬父路过当地时,钱知府特意打造了一顶超长型豪华“房车”——一个带套间的大轿子,里面有床,还可以藏侍应奴仆。居正大为高兴,准备提拔他,因为钱的资历尚浅就稍缓一会,可关键时刻钱知府丁忧回家守制,等守制期满回来时,张居正已经死了。大家争着弹劾张,钱知府那种拍马屁的独特创意被纠出来,在官员考核时以“不谨”罢免。真是羊肉没吃着反惹了一身骚,这拍马也要讲运气。


张居正葬父后,母亲赵氏健在被接到北京奉养几年。张居正死时,赵氏已是八旬高龄,和儿子的灵柩一起回到江陵老家。母亲送走儿子已经够悲伤的了,更悲伤的是接踵而来的灾难。大功臣的儿子转眼变成大奸臣,家产被籍没,孙子被逼死,真真是寿则多辱。


赵氏当年进京时可风光了,因为张居正被皇帝数次催促,先行火速进京履职,赵氏随后慢悠悠地走水路。对首相的老妈沿途的官员巴结唯恐不及。到了河南,快过黄河时,从没出过远门的赵氏对婢女说了一句:如此大河,过河会不会很害怕。这话被传出去了,有人告诉老太太,过黄河还早着呢?到那时再向您禀报。等快到北京时,老夫人又问了一句啥时候过黄河。随行的告诉她早就过了。原来河南地方官将船相连搭成浮桥,勾连南北,浮桥上覆盖着黄土,插着杨柳。老太太的船从浮桥旁经过,毫无知觉,还以为沿着一个小湖的岸边行进。


等座船到了潞河,进入通县地面,要下船走旱路了。正值大中午,天气很热。通县的知县张伦招待老太太,就摆了些绿豆粥、蔬菜、蕨笋,给护送的奴仆差役们则供应大鱼大肉。他知道一路上太夫人每天都被地方官用鱼肉招待,早就吃腻了,于是奉应解渴、清爽的饮食给老太太。老太太大为高兴,进了北京给儿子张居正说:“一路烦热,到了通州一憩,才有如游清凉国。”拍好老妈的马屁比拍儿子本人还管用,第二天张居正就提拔张伦为户部员外郎,分管仓库和粮食储备,这可是大美差哟。这个通州地方官,举人都没考上,是拔贡。


高寿的老太太哪想到人生的暮年要目睹家族这样大的变故。


就在大家都攻击张居正时,从东北移封到湖北江陵、已被废黜辽王王妃进京告状,说当年查抄辽王府,数以万计的财宝,都给张居正拿去了。这辽王自小就和张居正认识,两人有扯不清的恩恩怨怨。此人袭了王位后,放纵骄横被地方官告了状,废王爵抄家,那还是万历帝老爸隆庆在位时的事情,首辅是高拱,内阁的决定权不在张居正那里,但张居正在旁边煽风点火倒有可能。现在账都算到张家头上,而且说辽王府财宝都进了张家,爱财如命的皇帝心动了,派刑部右侍郎丘橓去江陵抄家。按明律,抄家只有三大罪:谋反、叛逆和奸党,显然居正都够不上。几位内阁大僚此时表现出一种难得的胸怀——也许他们也有兔死狐悲的感觉。首辅申时行关照丘侍郎“圣德好生”,次辅许国也表达同样的意思。


后来也入阁的于慎行,在张居正当权时得罪了首相。刘台被罢黜时,大家都想瘟疫一样躲着他,于独自去看刘台,张居正知道后很不高兴。张居正“夺情”,他表示反对。张居正问他:我一向待你不薄,你怎么做呢?于慎行回答,这样做正是因为先生厚待我。随后他告病归乡,居正死后复出。现在他不但没落井下石,而写信给丘侍郎求情:


江陵殚精毕智,勤劳于国家;阴祸机深,结怨于上下。当其柄政,举朝争颂其功而不敢言其过;今日既败,举朝争索其罪而不敢言其功,皆非情实也……又江陵太夫人在堂,八十老母,累然诸子皆书生,不涉世事,籍没之后,必至落魄流离,可为酸楚。


如此情理交融,但感动不了丘侍郎的铁石心肠。


世上总有一些靠整人、害人来邀功的酷吏,张家很不幸所碰到的丘侍郎就是这样一位,不是酷吏,估计皇帝也不会派他来完成这样的重大任务。这位邱侍郎是山东诸城人,康生的老乡。他曾经不讨张居正的欢心,现在解恨出气的机会来了。朝廷抄家的钦差来之前,那些原来巴结张家无所不用其极的知府、知县,现在争着立功,先去把张家的门封了,里面的人还没有走光,但也不能擅自出门。等十几天后邱侍郎来了,启开封条一看,已经饿死了十几位,好几位都是儿童。


抄出来的财宝没有达到期望值,于是就对张居正的几个儿子严刑拷打,认定他们事先转移了财产,拷问之下,只好乱咬一通,说有大量银两寄存在曾省吾、王篆几家,如此又可以抄曾、王两家了。那时候国际交流不多,国际贸易不发达,天朝大国也就和臣服于自己的周边藩属国来往,否则的话以张居正的权力,生前让家中银两都存在外国银行,几个儿子也别考进士当大明朝的官,干脆都去国外留学,估计万历帝和丘侍郎一点办法都没有。引渡?只要不是藩属国,谁听他的。


张居正的大儿子敬修不堪凌辱,上吊自杀,二儿子懋修投井绝食被救过来。张敬修临死前留下一封遗书讲述了被抄家的全过程,惨状和父亲在世时的显赫对比太强烈了。书中道:“呜呼,天道无知,似失好生之德,人心难测,罔恤尽瘁之忠。”“可怜身名灰灭,骨肉星散,且虑会审之时,罗织锻炼,皆不可测,人非草木,岂能堪此!”要死的人也不怕酷吏了,张敬修咒骂道:“丘侍郎,任巡按,活阎王。你也有父母妻子之念,奉天命而来,如得其情,则哀矜勿喜可也,何忍陷人如此惨烈。”遗书最后对继自己父亲为首辅的张四维表达了怨怒:“有便,告知山西蒲州相公张凤盘,今张家事已完结矣,愿他辅佐圣明天子于亿万年也!”


很明显张家认为幕后指使者是张四维,但有人认为抄家时张四维已经丁忧在家,怎么能遥控局势呢?他可没有张居正回江陵葬父时依然控制朝局的神通。张居正是张四维的恩人,张居正和四维的亲舅舅、当过宣大总督后任兵部尚书、一手促成鞑靼俺达部落入贡受封的王崇古交情很深,所以张四维才能仕途顺利,壮年就入阁当了大学士。但张居正总把他当成晚辈和下属对待,他心里不舒服,有怨气是真的。张居正死后,又是他首先联合宫内太监,扳倒张居正的政治同盟冯保,从而开启了清算张居正的大幕。也许因为这些原因张家把帐算在张四维头上。其实真正的幕后指使者是当朝皇帝,可对皇帝哪敢公开表示怨恨?


张家长子自缢,饿死家人十余口的消息传到京城,舆论哗然。多数人还是有些恻隐之心的,申时行给湖广巡抚写信,要求网开一面,丘侍郎的上级、刑部尚书,也就是那位被张居正重用治理黄河卓有成效的潘季驯看不下去,上疏皇帝说“治居正狱太急”,“至于奄奄待毙之老母,茕茕无倚之诸孤,行道之人皆为怜悯。”皇帝看后不高兴,善于窥察的御史李植马上弹劾潘,潘季驯被削职为民。但对众大臣的求情,皇帝总得给个面子,恩准给张家留空宅一所,田十顷养老太太,几个还活着的儿子都充军“烟瘴地面”,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对张居正所说“看护先生的子孙”。目睹如此骨肉惨状,老太太哪有勇气活下去?一年后赵氏在悲伤中死去。


办大案要案有功的丘侍郎回京后升任左侍郎,从副部长变成常务副部长,不久后又升任南京吏部尚书,寿终正寝,赠太子太保,酷吏的下场很不错。这丘橓学问倒不错,山东诸城人,和几百年后的康生是同乡。



往期精彩文章


我的审美为什么还停留在90年代村支书水平?

明帝国的末路风景(16):推翻三座大山的皇帝翻脸比翻书还快

从《功守道》说现代人的侠客情结: 有梦想就不会停滞成长

靠戒尺和龙鞭来实行书院教育?这锅传统文化不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