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忠字舞琐忆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三论人口之惑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如何看待「吞精」科普?

2016-02-03 右边就是我 科学家种太阳 科学家种太阳

这是「我日」公种号


016 篇文章


欢迎点赞分享,谢绝擅自转载


授权私聊,注意节操


这是一篇看似装逼实则真诚的自省文。


全文约5000字,阅读大约需要20分钟。


好多热心观众来信提醒我,「你废话好多能不能写短点」。


好的,开始。




吞精有利于健康?


仍然是那个方法论,凡事先分「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先说「事实判断」。


a说的(名字好长缩写一下),大致是女性通过与人类精液多接触,可能会有利于个人健康。


然而目前医学界的主流看法,并不觉得增加精液暴露,能降低妊高症和子痫前兆的发病概率。


科学是不讲民主的,客观事实不会因为大家支持或反对而变化。


a引用的研究,目前并没有得到公认。


目前的研究「没证明能」的,医学上应当「认为不能」。


所以a说吞精能预防子痫,纯粹是扯淡


但接触精液到底会有什么影响,这方面的假说确实很多,感兴趣可以看文末【参考文献3】。


事实判断就这么简单,没啥可争的。麻烦都在「价值判断」




a要为此事负责?


a说的显然有偏颇,但一个人要为自己说话偏颇而负什么责呢?


责任又分为道德层面,和法律层面。


<<<>>>


  • 1、在道德层面,说不清。


因为道德,本就只应用来自律,不应该用来强求别人。


而且人与人之间,道德差异太大了,有时根本没法交流。


就我个人观点,我觉得a不需要负道德责任,因为她自然会承担道德后果。


我完全不认同a的看法和作法,但就这件事上,我认为a不需要为其他听信她的人负责。


因为人和人,应该是平等的。大家都有脑子,应该自己做判断


哪怕那些人智商没有145,那至少也是100上下吧,健康的清醒的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自由选择承担后果。


再说了,怎么认定a是在骗人呢?万一a是真的相信吞精能治病呢


一个人由于「智商太高」而相信一些大部分人类都不相信的事(呵呵),就说这个人是骗子?


好像不对。


<<<>>>


  • 2、在法律上,a同样不需承担法律责任


除非原告能证明a是「明知为假」「有意欺骗」「因此获利」,同时满足这多个法律要件,否则很难告倒她。


我个人觉得以目前中国的法律环境,a在理论层面可能涉及违法,但在执法层面几乎是无法成立的


除非,有某高官的女儿听信了a,然后死了,上头生气,a被朝阳群众举报,干掉。


但如果这样的事真的发生了,只会更可怕。


一个可以由某个人的一句话就把说过某句话的一个人直接干掉的社会,比很多蠢货相信吞精治病这件事,更吓人吧?


所以,还是那句略带反讽的话,a这样的人也能发表这样的观点并且拥有这么多信徒,说明「言论比以前毕竟是自由了」,不是吗?


这是自由的代价,也是你们人类的必然困境。




吞精有问题吗?


这就要了命了。


其实本来的争论是,「吞精能不能治病」,有人一下引申出了,「该不该吞精」。


<<<>>>


  • 1、事实层面,一般来说,吞精没什么危害


吞食健康人类的新鲜精液,对人类的身体并没什么明显的伤害。


一些蛋白、一些润滑液,绿色天然的,没有添加剂。


事实上,就像肛肠科达人@箫汲 说的(出处见文末【参考文献4】),甚至连适量吞食健康人的新鲜大便,一定情况下,对身体也可能是有好处的。


<<<>>>


  • 2、价值层面,你开心就好,吞精值得尝试


如果参与各方都喜欢的话,吞精还能增加个体愉悦感,更好地享受性爱。


而且我之前看过一个研究,结论大致是受教育水平与对不同性行为方式的接受度成正比


比如大学生往往能接受口交(事实上现在高中生就开始口交了吧),而一个农夫或农妇可能觉得把对方撒尿的玩意放自己吃饭的地方,这简直太他妈恶心了。


人对未知世界越能持开放和包容的态度,这个世界一般来说是越美好的。


所以甚至可以认为,a鼓励大家尝试吞精,本身是挺好的一件事。




骗别人吞精?


然而很多人所谓的女权主义者并不觉得吞精是什么好事。


这些人觉得,a是在跪舔男权,她的粉丝里很多姑娘是被骗吞精。


讨论到这儿其实就已经完全跑偏了。


  1. 你怎么知道那些号称听了a的话去吞精的姑娘,真的吞精了?吞你的了?


  2. 你怎么知道那些号称听了a的话去吞精的姑娘,是因为听了a的才吞的?以前不吞?


  3. 人家就他妈喜欢吞精,终于借a做「牌坊」找到了吞精的理论依据,你管呢?


  4. 谁跟你说所有姑娘都不喜欢吞精的?不要太自以为是少见多怪好吗?数尽世上天鹅之前不要用「绝对正确」来描述「天鹅没有黑的」这句话好么?难道我会因为自己只有3cm就认为别人黑长粗是移植了驴屌?


真正的女权,就是人权。


而人权,就是可以在合法范围内,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生活


如果你没有发自内心地觉得女人是弱的、是差的、是不行的、是需要额外保护的,你为什么会觉得一个健康的成年女性、在心智正常意识清醒时、听取了别人吞精的建议后就去自主实施,这件事是需要由你来干涉的?


一言以毙之(没打错字),别人吞精了,关你屁事啊?吞你的了吗?事儿逼。


你别打着女权的旗号,干的全是居委会大妈趴窗户听摇床的龌龊事,呸。




科普党的理想主义


说完了性和女权,回头来说说科普。


  • 1、还在坚持的纯理想主义者


这一类人,觉得自己手握真理,要救万民于水火,为无知者负起生死大责。


或许别人会觉得敬佩,于我来说只是惊讶,倒谈不上推崇。


但这些人是真正有理想的人,不应被随意嘲讽。


如果他们的理想能实现,那世界该是美好的。


但是他们的理想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理想永远会高于现实,否则还叫什么理想呀。


普罗米修斯是他们的自我定位,西西弗斯是他们的命中归宿


这是一条孤独的路,坚持走下去终将鬼畜。


<<<>>>


  • 2、耗尽热情后蜕变的犬儒主义者


有些人由于理想太虚幻,撞墙一脸血,于是矫枉过正「幡然悔悟」地误以为自己「想明白了」。


他们开始觉得,蠢货死也活该。相比于宣扬真理,他们更喜欢找优越感


这类人构成了所谓「鹰派」科普的基层力量,为鹰派领袖摇旗呐喊,盼着自己有机会也能踩蠢货们一脚。


这部分人挺二逼的,科普党有时让人反感,主要是这帮货。


他们特别喜欢充当卡珊卓的角色,口头禅是told u(我早说过),默认天赋技能是schadenfreude(幸灾乐祸)。


在无数次的「勿谓言之不预也」中,只要由现实哪怕印证一次,他们都会高潮一整年。


<<<>>>


3、反理想主义的理想主义者


注意,从理想主义蜕变为犬儒的信念变节者,不过「鹰派」里的基层喽啰。


「鹰派」领袖,仍然是由精英构成的。他们的存在,就是现实和理想交织的曼妙悖论。


他们是反理想主义的理想主义者,想要通过建立一个反乌托邦来最终实现乌托邦。


就像我之前在微博上提过的「冷血精英」:


他们能看清人类的悲惨宿命,又自认有能力让自己晚于所有人毁灭、甚至可以逃离毁灭。


于是他们虽然身处漩涡,却总保持着旁观者的抽离


他们就像《三体》里,当人类的太阳系被二维展开彻底覆灭时,坐在人类唯一的一艘超光速飞船里的幸存者,如阴影一般,不置一词。


他们科普的目的,只是为了让信者有机会叩首,同时尽力去冒犯不信的人


如果说社会主义的经济发展路线是「先污染后治理」,那「鹰派」领袖对人类文明的发展路线规划就是:


先毁灭后建立」。




科普党的现实主义


还有一部分科普党是现实主义者。


谢天谢地,不然科普组织就都是邪教了。


1、先知先觉的精英领袖


这些现实主义者觉得,任由不负责任的人传播不负责任的言论,是不对的。


他们觉得自己作为人类社会的一员,有义务出来反驳,让社会更良性,在现实中向理想无限逼近,从而形成正向反馈,最终自己也必然能享用到社会的进步


他们中有的人已经想得很清楚并且一直在践行,同时影响身边的人也践行,这些人后来就成为了「鸽派」科普的领袖


对,他们同样是一批精英。


<<<>>>


2、后知后觉的摇摆跟随者


那些在理想和现实中摇摆不定的跟随者,最后一般都会慢慢明白,理想脱离现实,就会变成空想。


所以他们将跟随领袖,走上立足于现实的追寻理想之路,构成「鸽派」科普的核心力量


一切由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组成的、以输出理性和价值观为生的有机体,对弥合整个社会由于剧变导致的,精英层和平民层的断裂,是有着巨大积极作用的。 


但是,有自我纠正机制的群体,往往比个体更趋向中庸


反过来说,这些科普有机体内部的独立个人,要比这个集体所表现出来的面目,尖锐得多。


因为个人,永远是鲜活的,同时,也是有明显缺点的。


我觉得没有必要去苛责这些人,不公平。


他们已经在智力和学识的正态分布上远高于均值了,让他们在面临误解时同样有超越常人的包容心,不合理。


<<<>>>


3、不知不觉的民众


由于现实主义者是立足于现实的,所以不管先知先觉,还是后知后觉,目的都是去唤醒不知不觉


科普不是强奸,而是做爱


要明白:科普的重点不在于普及科学」,而在于科学地普及科学」。


也就是说,科普不仅要关注「普及的内容」是科学的,更要关注「普及的方式」是科学的。


只有看清这一点,才是真正的现实主义者。


但是民众由于信息不对称,是无法理解这些科普者的。


一方面,普通人不会一打开微博,就看到50条陌生人评论和10封私信都是在问候你全家,所以很难理解,这些本应温文尔雅的科普人为什么有时会突然爆发。


另一方面,本来学识上的优势就容易让对方显得高高在上,你还敢不低声下气地夹着尾巴做人,信不信老子砍死你?毕竟,所有人在死亡面前仍然是平等的,对吧。




悲观者眼中的科普末路


最后这点就是纯私货了,仅供参考。


大家总觉得,科普的精英和误解的民众之间的隔阂,是可以消融的。


我比较悲观,这也是我从来不愿意主动参与科普的原因。


我觉得双方的矛盾确实不是幻觉,而是基于双方知识背景的巨大差异,所导致的生存能力、选择能力、决策能力上不可比拟的悬殊


比如最简单的,「血友吧」。


查血友病,应该上医学文献数据库,而不是上百度。


google scholar应该是唾手可得的东西,可是中国大部分人现在连scholar都拼不对,甚至连google都拼不对,因为google在大陆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嘛。


就是这个道理。


即便双方能通过平和交流,真的实现了事实判断层面的共识,他们在价值判断层面也不可能最终妥协


科普是一种努力,它将永远不可能实现。


说到这里,又回到了我一贯的,对人类悲剧宿命的乐见其成


<<<>>>


我经常会说一句话:


「如果一个人没有学习能力,所以无法学习,那么他不可能通过学会学习方法,而学会学习」。


而涵盖了科普在内的人类教育,其目的并不是像大部分人以为的那样,为了教会白板人类一些死的知识,完全不是。


人类教育的核心使命是:


找出那些真正有能力理解世界的人类个体,由他们开红海,出埃及。


那些跟随者,仅负责繁衍种群。


然而,领袖迟早会死,跟随者不可或缺


下一代摩西,必将出生于配种机家庭。


因为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基因变异,绝不保证智力的严格遗传,只支持大样本下小概率事件的必然。


他们即便以「科普者」自居,却仍然只能前行,不能回头。


因为愤怒而愚昧的民众以及伴随着他们本能的反智的宇宙的永恒的熵增就是那个终将在人类的末日里审判他们的全知的全能的旧约的血腥的主。 




一点总结


了20分钟,读了5000字,这厮说了点啥呢?


  1. 「吞精预防子痫」不靠谱,虽有类似假说,但尚未证实。


  2. 「吞精教主」没必要为她的言论自由承担道德和法律责任,因为人人平等,各负自责。同样人人都有言论自由可随意指责他人,只要你承担相应后果即可。


  3. 吞精一般来说对身体无害,作为一种情趣,值得尝试。


  4. 吞不吞精是每个人的自由,女人也是人,想吞就吞,初级女权主义不要用「女权」来绑架女人。


  5. 科普的理想主义没有出路,因为现实是现实的。


  6. 科普的现实主义,最大的关注点应该在于「科学地普及科学」。




参考文献


抱歉,本公种号实在是关注人数太少,所以微信平台没给我开通「在文章中插入可点击的超链接」的功能,感兴趣的盆友只能自己手动长按复制链接,然后去浏览器里打开了。


1、今天,我不是农大狗

http://t.cn/R4LuOSF


2、为什么很多大学生一毕业就死了?

http://t.cn/RbRoLHN 

或者在公众号回复「大学生


3、女性如何对付强奸?

http://t.cn/zOcpc2s


4、屎要怎么吃才健康?

http://t.cn/RbRowQk




微博热评


@林大先生-云在青天水在瓶:归纳下就是,「选择你相信的,并且为你自己的选择买单。」


@三体-DX3906-冰0焰:那天@纳兰性急 在黑ayawawa,然后有个粉丝给纳兰私信,纳兰匿名贴了出来,那个人让纳兰别黑她了,因为那人在ayawawa的粉丝里约到过两个妹子,说她的粉丝挺好骗的。咦我好像偏题了


@非为己之荣耀的绒毛:我所见的科普党在我看来太多都低估了人类群体的愚蠢。


@仙乐桃:单纯讨厌a的那种伪科学加洗脑。她那小粉丝能不能正常点说话。哦那是她们言论自由管不了,但关键别老说废话行吗,我都看不出她们的中心思想。


@_Trombe:「他们已经在智力和学识的正态分布上远高于均值了,让他们在面临误解时同样有超越常人的包容心,不合理。」前半句的智力来自于书本,而后半句的包容心则来自于阅历。所以说,做好科普也是件很累心的事儿。


@船儿摇过春水:太长了。以后写文章应该像你的3厘米一样短小精干


@杰佬_Jeff:文章说服力太强,感觉像邪教





欢迎回到最上方关注我

sunplantist

欢迎向你的朋友们安利我

不违法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上一篇文章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