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启程,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的“进无界 胸怀天地”| DAY1 敦煌-肃北

2017-12-01 汽车有文化 汽车有文化

“进无界 胸怀天地”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

| DAY1 敦煌-肃北


11月28日

丝绸之路水路-玉门关

玉门关-阳关镇

阳关

阳关-肃北


提起闽北山多田少,提起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一个地区的人总是与生计方式联系在一起,前者是以茶为生,后者则经商为业。而敦煌则不同,这是一个“祖宗赏饭吃”的地方。


戈壁深处,旷莽的荒原石崖之上,穷尽造化之功端出一个佛国敦煌,绵延千年不休的信仰和南来北往的商群驼队、善男信女们以至巧若拙的信念和恒久不息的坚持在敦煌的千余石室间,高筑起一座永恒的释家之城。


千年的风霜过去,乱世的硝烟不休化成一抔黄土,往来的商队不见踪影,曾经虔诚的善男信女只留下壁画上淡淡的影像,而敦煌,却在这无垠的荒野里,穿过厚厚的历史,烙下一片纹印。

 


这不是敦煌,这是江南。这样的江南场景在敦煌是看不见的。


这里的白杨在阳光下叶泛微光。11月27日,在“进无界胸怀天地”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启程之前,在戈壁黄沙间看看几与沙丘融为一体的敦煌研究院。


据说研究院修建时,时任敦煌研究院院长的樊锦诗对着设计师几次拍桌:“不要在这里张扬自己的风格,要敦煌风格!”方有了今日形似流淌的沙丘,与平展的戈壁融为一体的敦煌研究院。


世界各文明古国都有自己的飞神形象,希腊有安琪儿,臂长翅膀的儿童或少女;印度有头顶圆光、身托云彩的双翼天使;而中国有羽人,臂长羽毛,奔腾于空,称为飞仙。


▼点击视频观看杰出女性樊锦诗先生在《朗读者》的节目


壁画是敦煌的名片,飞天是敦煌艺术的标志,婀娜多姿的飞天已经成为敦煌壁画中典型的形象,敦煌飞天指的正是画在敦煌石窟中的飞神,成为中国独有的壁画艺术。


千年的风霜过去,乱世的硝烟不休化成一抔黄土,往来的商队不见踪影,曾经虔诚的善男信女只留下壁画上淡淡的影像,而敦煌,却在这无垠的荒野里,穿过厚厚的历史,烙下一片纹印。


佛教产生于公元前5世纪的古代印度,在公元1世纪左右进入西域,在短短200年间迅速流行,并沿着丝绸之路向中原传播,佛教东传进入内地的第一站就是敦煌。东汉以来,历来的高僧都是从敦煌这个孔道绵绵不绝地进入到中国,进行佛教的传播以及佛典的翻译。


👆11月28日,“进无界胸怀天地”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于甘肃敦煌正式启程。由奥迪全系SUV组成的车队与用户一起,纵贯甘肃、青海两省,历时5天,历程2000余公里,共同开启一段追求自由与真我的旅程


👆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执行副总经理荆青春表示:“Audi,在拉丁语中,是聆听的意思。作为最早进入中国、最懂中国用户的高档汽车品牌,30年来,奥迪持续为用户提供高品质的产品和全方位的出行体验。为此,我们致力于不断加强品牌建设,打造集群式、立体化、可持续的用户体验平台矩阵。”


👆在新境之旅启动仪式上,奥迪英杰汇成员张亚东、影视名人江一燕、著名探险科考家杨勇畅谈各自的心境感悟,他们职业不同,身份各异,却都在一直实现真我、追求自由、突破边界,这与奥迪Q家族所倡导的价值观不谋而合


“进无界 胸怀天地”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纵贯于甘肃、青海两省,汽车有文化自觉有必要讲述下疏勒河,疏勒河横跨青海、甘肃、新疆三省区,全长1000多公里,是中国大陆上少有的一条自东向西流淌的内陆河。


疏勒河发源于祁连山脉西段的疏勒南山和托来南山之间,经过上游100多公里的汇聚,疏勒河在昌马峡谷中奔涌而出,随即掉头向西,穿越安西县到达敦煌,在敦煌西北与党河末尾汇合,渡过玉门关继续向西,古代洪水暴涨季节流入新疆境内的罗布泊。


疏勒河的支流包括横贯敦煌全境的党河、流进莫高窟的宕泉河、流进榆林窟的榆林河以及古阳关脚下的南湖等。

在2000多年的漫长岁月中,疏勒河流域几度繁荣,几度凋敝,几番改道,几次断流。它的每一次改道和断流都让繁华的都市变成废墟,让大片的绿洲变成荒漠,让文明的链条骤然断裂,留下了一个个扑朔迷离的历史之谜。


莫高窟开凿历经10个朝代,连续1000多年,留下的宝藏无数,再加上榆林窟、东西千佛洞等姊妹窟的丰富遗存,使敦煌成为举世闻名的东方艺术宝库。


中古时代,在无数商人和使者、僧侣进出塔克拉玛干、穿行河西走廊的漫漫征途上,敦煌是他们心中的灯塔,莫高窟是他们精神的驿站。


疏勒河


在中国的版图上,几乎所有的大江大河都是自西向东,奔向大海。但在中国西部的敦煌,有一条大河却反其道而行之,与众不同向西流淌,她就是敦煌的母亲河——疏勒河。这条另类的大河,给我们流淌出了一段辉煌如歌的历史。

👆疏勒河

👆汉长城


出了甘肃玉门镇,向南行驶30多公里,就进入了祁连山昌马峡谷,刚拐了几个弯,就见一条大河从群山之间奔涌而出,这就是那条与众不同的疏勒河。


疏勒河两岸有大小十几块绿洲,疏勒河古道是丝绸之路的必经通道,孕育出了举世文明的敦煌文化,被称为世界四大文明的交汇点。


大河流域总体地势东高西低,昌马峡谷海拔2000多米,而敦煌西北部和罗布泊的最低海拔只有800多米,这就是大河西流的原因。


在千里疏勒河故道边,形成了星罗棋布的古代绿洲,从东向西依次有:昌马、渊泉、锁阳城、石包城、瓜州、广至、敦煌、阳关、多坝沟及古玉门关等,其中敦煌是最大的一块绿洲。


疏勒河犹如一根巨大的葡萄藤,把沿途的许多零散绿洲串连起来,把一条条自由流淌的河流收编起来,也把丰富多彩的文化整合起来,形成了高度发达的敦煌文化。


奇怪的是,敦煌文化的母亲河疏勒河却被冷落一旁,极少有人注意到它的存在。疏勒河唯一被外人所了解的,就是兰新铁路上一座不知名的小站———疏勒河车站。几乎没有人在疏勒河车站下车,火车停在那里只是为了加水。


👆不过,“进无界 胸怀天地”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的首日行程,从敦煌到肃北,要经过的玉门关、阳关,都是沿着疏勒河行进。因为,疏勒河处在古代丝绸之路的咽喉,是丝绸之路的通衢大道。


大河两岸,大路朝天,丝绸之路的几条重要通道———阳关道、玉门关道、吐谷浑道、莫贺延碛道,全部沿大河两岸穿行,敦煌是丝绸之路东段的终点,又是中段的起点,玉门关、阳关是“出塞”、“入关”的必经之地。


👆北京大学教授、敦煌学家荣新江介绍说:“古代没有先进的交通工具,他向西走的话,一定要傍着河水走,现在我们虽然裁弯取直了这些路,但是古代的丝绸之路一定是按着河流走的,所以这些东西走向的河流,对于东西交通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河,那就是死路一条。”


在丝绸之路开通后的1000多年间,疏勒河流域始终处在中国对外开放的最前沿,从西汉时期一直延续下来的移民屯垦,又为它不断输入新鲜血液,让它始终与内地保持着血肉联系。如今,这一带的饮食习惯、方言土语、民风民俗基本上与关中地区无异。


明嘉靖三年,嘉峪关城楼正式对外关闭,敦煌连同整个疏勒河流域都被遗弃关外,喧嚣了1000多年的阳关古道终于曲终人散,莫高窟人走茶凉,日渐凋落。


疏勒河尾闾,就是被称为“魔鬼城”的敦煌雅丹国家地质公园,疏勒河的末端,早已成了生命的禁区。这里是亚洲最大的风蚀地貌区,长风把大地撕扯得支离破碎、光怪陆离。20多年前,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就是在疏勒河末端的古河床失踪的。


👆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横跨三省区、绵延上千公里、孕育了灿烂文明的疏勒河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结尾


👆目前,奥迪Q家族收获了超过125万中国用户的信赖与喜爱,他们跟随自己的内心,勇敢打破人生桎梏。此次全新开启的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是为Q家族用户推出的体验产品的新形式,未来会有更多产品加入到这个体验平台矩阵,为用户带来更多元的驾控感受和惊喜


👆敦煌研究院研究员、敦煌学家李正宇说:“如果万一疏勒河消失的话,很快闻名世界的敦煌就要消失,繁荣的敦煌将来是一个荒漠的敦煌,进而它也会变成雅丹地带、破碎地面。”


悠扬的驼铃声渐渐地冷落下来了,随着海上丝绸之路的开启以及明王朝推行闭关锁国政策,延续1000多年的陆上丝绸之路中断了。


富有讽刺意味的是,几百年过后,封建王朝在大西北关闭的国门,又被西方人从东南沿海打开了,这回,他们没有带玛瑙香料,他们带的是坚船利炮。


20世纪初,敦煌莫高窟也终于有外国人光顾了,他们可不是来采购丝绸,他们是来偷东西的。


藏经洞石窟遗书被意外发现并遭劫掠,敦煌再一次震动了世界。从20世纪中叶开始,古老的疏勒河进入了历史的新纪元。


👆沉寂了数百年的敦煌被重新发现,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各种肤色的人们踏上遥远的丝绸古道,寻找大漠深处的古老文明,为古代中国人的伟大创造而惊叹,为这块土地的沧桑巨变而感慨万端


向西,再向西,疏勒河的使命就是一路向西,它承载着古老中国对西天的梦想,穿越连绵的高山和无边的沙漠,踏上坦荡的阳关大道,让中国走向世界,让世界走进中国。


我们是否也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疏勒河作为媒介,没有丝绸之路的畅通,人类四大文明的交汇和撞击可能就要推迟若干个世纪,如果古老中国没有从敦煌打开对外开放的大门,世界历史也许就是另外一种格局。


幸好,这只是一种假设。


汉长城


一条大河所包含的历史奥秘,远比河流本身更多、更复杂。


在敦煌玉门关外,沿疏勒河南岸西行,途中可以看到一些断断续续的残墙,它们在沙丘与戈壁中间若隐若现,仿佛一条巨龙在起伏游动。


让人难以相信,这一道道貌不惊人的老墙,原来就是2100年前汉武帝横扫匈奴贯通丝绸之路的钢铁臂膀———汉长城。


在汉长城的护卫下,敦煌以及河西全境免于匈奴和羌人的侵扰,以汉长城的延长线———也就是玉门关外到罗布泊的烽燧防御系统为依托,西汉王朝进而完全控制了天山以南、昆仑山以北的塔里木全境。


👆河西走廊的汉长城有1000多公里,其中疏勒河流域的安西、敦煌境内保存有200多公里,烽燧100多座,是全国保存最完好的一段


奇怪的是,汉长城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高大威猛,从空中俯瞰,敦煌一带的汉长城甚至像一条普通的地埂子。真难想象,这样的墙体怎能抵挡得了匈奴的金戈铁马?


更让人称奇的是,汉长城的墙体竟然都是用沙石和芦苇筑成的,外面连一块砖都没有。


2000多年过去了,挣扎于大漠戈壁飞沙走石中的汉长城却依然挺立,在世界建筑史上都可谓是一个奇观。


这真是一道充满了大智慧的墙,是中国古代长城的伟大创举,它的名字叫“苇墙”。


当纤弱柔软的苇草和沙石交替叠压,在当地盐分极高的碱水凝结下,它们都焕发出惊人的力量,柴草变成了钢筋,沙石变成了砖瓦,汉长城变成了铜墙铁壁。从此,“却匈奴七百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


英国探险家斯坦因在考察完敦煌境内的汉长城后曾留下这样的文字:“当我看到我对面的一段墙体,即使再架上一门现代野战炮对它也可能没有多大影响时,我不禁对古代中国工程师修建这段长城的技术深感钦佩,而且也对他们修筑临时堡垒的技术深感钦佩。我非常怀疑那时甚至现在,还有其他什么人能够建造一项在持续不断的外力侵蚀环境下能够存在2000多年的工程。”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汉长城的墙体上每隔20厘米就要铺一层芦苇,这数百公里的边墙,需要多少苇草,这些苇草又从何而来呢?


揭开谜底的依然是疏勒河。


汉代的敦煌可不像现在这般遍地黄沙荒漠一片,而是芦苇遍布河水充沛之地。奔腾西流的疏勒河在沿岸留下了大片的湖泊、沼泽,到处是密不透风的红柳、胡杨、罗布麻、芦苇荡,据说直到清朝道光年间,这一带仍有虎豹熊罴出没。汉长城基本上是沿疏勒河河岸修筑的,当时,如果没有附近的芦苇、红柳基地,没有遍布敦煌的湿地水泊的支撑,这项浩大工程是不可能完成的。可以说,是疏勒河造就了伟大的汉长城。


敦煌学家李正宇先生考察多年后发现,在敦煌境内除了汉长城,还存有环护整个绿洲的古代塞城,这个发现可能会改变长城的定义。


作为汉代最重要的军事防御工程,汉长城的防御体系又是如何运作的呢?


长城在汉代又称为“塞”,由距离不等的小城堡连着,小城堡设有发放警报的“烽台”,称为“亭”或“燧”,隔若干个“燧”有一个较大的城,为“障”,驻守在亭障的士兵要密切注视敌情,有威胁就要发出信号,称“烽燧”。


据文物部门普查,目前仅疏勒河流域就保存着135座汉代烽燧,其中安西境内有54座,敦煌境内有81座。数量如此众多、分布如此集中的汉代烽燧,为后人探寻烽燧的分布规律、进而解读长城防线的秘密提供了极为方便的条件。


👆2017新境之旅,奥迪Q家族穿越壮美的戈壁大漠,领略大汉风华、沿丝绸之路前行、纵览俄博梁雅丹地貌、历险远古的魔鬼城域,越过雪峰林立的昆仑山,最终抵达“世界第三极”可可西里


在敦煌汉长城当谷燧附近,至今还有几堆年代久远的芦苇整齐地码放在一起,这就是汉代烽燧用来报警的“积薪”。


李正宇介绍说:这是当时烽火台夜间燃火用的火把,它是用芦苇做成的,规格大概是2米长。


积薪,用来在白天煨烟,苣,用来夜间燃火。同时,还有白布作的“蓬”配合使用。


这就是汉长城线上的密码电报。李正宇说:白天放烟,晚上点火,燃几柱火就代表有多少人,当时都是有规定的,相当于现在的密码电报。


2000年,在一次敦煌学术研讨会上,敦煌学家李正宇先生将多年的考察结果公之于众:在敦煌境内,除了汉长城,还存有环护整个绿洲的古代塞城。他由此推断,过去北方各国都曾筑有塞城,秦始皇只不过是把各国塞城的北墙连接起来变成了长城。


这个发现可能会改变长城的定义,一时,语惊四座。


玉门关


玉门关遗址,这里西距罗布泊东沿约150公里。玉门关并非一个独立的关口要塞,而是一个规模宏大、构筑完整的古代防御体系,以玉门关遗址为中心呈线性分布,长约45公里,宽约0.5公里。在这条线性遗址区域内,有2座城址、20座烽燧和17段长城边墙遗址。这些烽燧或立于沙梁土台上,或修在风蚀台地上,或筑于戈壁湖滩上,用沙砾土夹芦苇、胡杨木和红柳枝,或用土坯夹芦苇,其中两座城址即是小方盘城遗址(玉门关)和大方盘城遗址(河仓城)。


1907年4月,英国人斯坦因在小方盘城遗址发现了那枚标明“玉门都尉府”字样的汉简,认定这里就是玉门关所在地。1943年10月,考古学家夏鼐、阎文儒又在这里发掘出写有“酒泉玉门都尉”字样的汉简。此后,史学界认定这里就是汉代玉门关。


这座四方形小城堡,矗立在戈壁滩的沙岗岩上。小方盘城关城虽经两千余年的风雨剥蚀,但墙垣尚存。黄土墙垣的残骸,伤痕累累的墙体,仿佛在诉说着岁月沧桑和历史剥蚀。北墙坡下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大车道,是中原和西域诸国来往和邮驿之路。登上观景台,四周虽然空旷,但依然是绿洲的痕迹,远处隐约能看到古长城残壁蜿蜒,烽燧兀立,偶有几棵胡杨树,近处则是沼泽洼地,生长着芦草和红柳。


千钧一发的重要关口,为什么不设在类似嘉峪关的隘口,而设在一马平川的孤城之地?尤其是从空中俯瞰玉门关,会发现这里毫无遮挡,作为关隘并不险要。其实,在西汉,出城门的沼泽地或许是护城河,秦长城东西阻拦,马鬃山在北边横亘,南边则沿着敦煌西塞墙一直通向阳关,塞墙和烽燧以外是望而生畏的库姆塔格大沙漠。只是,长城不在了、沼泽干涸了,所以这里才变得平常无奇。


👆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体验平台,旨在从多维度与用户进行深度沟通。在这个平台上,用户可以淋漓尽致地感受Q7“纵横天地”的豪迈、Q5“进享自由”的洒脱,以及Q3“即刻启程”的灵动


玉门关是丝绸之路上旅人的前行灯塔和沙场将士的心灵归途。他们望见玉门关、阳关,要么行在正途,要么死而足矣。对于无法回到出生之地的远征军来说,要么战死沙场,要么凯旋故里,而铁蹄进入了两关,就回到了故乡——精神的故乡。因而,东汉驻守西域31年的都护班超垂暮之年上书陛下:“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


这就是玉门关的力量。


它更大的力量是“锁水”。玉门关的设置,因水而起,锁住水源,就有了“万夫莫开”的自信。在以骆驼、马匹为交通工具的古代,要想穿过大漠就必须择水而行,流淌在长城沿线的疏勒河,成为玉门关的军事防线。


玉门关还是没能避免变成残垣的命运。在这旷野中,它所有的同伴都走了,只剩下它对抗着大漠肆虐的风沙和无边的寂寞。回首黄昏下的玉门关,它与孤单的黄色、低洼的芦草为伴,它的记忆只在那鼎盛的大汉王朝。


王朝已远,烟尘断绝,终被废弃。因为这座汉代的玉门关,被后来的王朝遗忘。


👆汉玉门关外的三陇沙、白龙堆等沙漠、盐碱地带,地形复杂,环境险恶,历来被视为畏途,到隋炀帝设立伊吾郡以后,丝绸之路又开辟了由晋昌到伊吾的新北道,即国道312线,玉门关东迁到了瓜州境内


大概从东汉永平十七年,也就是74年,玉门关又向东内迁。这就是唐玉门关。唐代玉门关迁移到瓜州遗址,一直众说纷纭。据记载,玄奘在瓜州晋昌城询问西行路程,“或有报云:从此北行五十余里有葫芦河,下广上狭,波甚急,深不可渡。上置玉门关,路必由之,即西境之襟喉也”。但是,唐代《元和郡县志》记载,玉门关在晋昌城东20步。


唐玉门关就像大漠上的海市蜃楼,在史书上清晰而又模糊,而实地则已经尘埃落尽,荡然无存了。


一座玉门关,半部河西史。


玉门关经过漫长历史的无数次变迁,其原址已经变得虚幻,而玉门关已经成为历史的符号,永不磨灭。


回首玉门关,阳光下仍是一片苍凉。这是一个遥远得连春风都不愿意眷顾的地方,但有着中国人的怀古情感和西行执念。


👆纵贯2000余公里,横跨甘肃、青海两省,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开启一段实现真我、追求自由、突破边界的旅程 


一个威名远扬的关城,为什么消失于一片沙海?这座城池的最后一缕炊烟又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玉门关、阳关,更多的谜团等待着解开。








飞天演变



千余年间的敦煌飞天由于朝代的更替,中西文化的频繁交流,姿态意境、风格情趣都在不断的变化。



西魏时期,敦煌出现最早的飞天,是富有阳刚之气的男飞天,双臂张开,身披长巾,飞向空中,展现出雄健的舞姿。


隋代时期壁画形象变为女性,长裙飘拂,舞姿轻盈,壁画绘制精美,不拘一格。




唐代是敦煌飞天的鼎盛时期,是完全中国化的飞天,飞天的女子形象转化为宫娥,大诗人李白曾咏赞飞天仙女: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空,霓裳曳广带,飘拂升天行。




宋元时期,由于密宗盛兴,飞天走向衰落并渐渐消失于天际,形象已无佛教飞天的姿态,更像是乘云飞翔的道教仙童,表现出浓郁的中原画风。




微信ID | Autocul
入驻
20多个平台,阅读超亿次

汽车有文化媒体集群

旗下媒体

汽车有文化 | 汽车有智慧 | 谈车工坊 | 我的汽车自驾游

旗下出版物

寰行中国系列1 | 《别处,是归客》

寰行中国系列2 | 《风从西边来》

《逐光:从西双版纳到清迈的佛光之旅》

……

每天文化多一点

商务合作微信:xuan18621718528
注明"汽车有文化",我们拉您入交流群


汽车有文化出品人是第22届、第24届中国经济新闻一等奖获得者(2009、2011),搜狐旅游汽车联盟最具贡献自媒体人(2014),是汽车文化之旅系列图书出版人(2014-2016)。在新浪、搜狐、凤凰、百度、知乎、蚂蜂窝、乐途网等拥有汽车和旅行专栏。

即刻启程,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的“进无界 胸怀天地”| DAY1 敦煌-肃北

即刻启程,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的“进无界 胸怀天地”| DAY1 敦煌-肃北

2017-12-01 汽车有文化 汽车有文化

“进无界 胸怀天地”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

| DAY1 敦煌-肃北


11月28日

丝绸之路水路-玉门关

玉门关-阳关镇

阳关

阳关-肃北


提起闽北山多田少,提起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一个地区的人总是与生计方式联系在一起,前者是以茶为生,后者则经商为业。而敦煌则不同,这是一个“祖宗赏饭吃”的地方。


戈壁深处,旷莽的荒原石崖之上,穷尽造化之功端出一个佛国敦煌,绵延千年不休的信仰和南来北往的商群驼队、善男信女们以至巧若拙的信念和恒久不息的坚持在敦煌的千余石室间,高筑起一座永恒的释家之城。


千年的风霜过去,乱世的硝烟不休化成一抔黄土,往来的商队不见踪影,曾经虔诚的善男信女只留下壁画上淡淡的影像,而敦煌,却在这无垠的荒野里,穿过厚厚的历史,烙下一片纹印。

 


这不是敦煌,这是江南。这样的江南场景在敦煌是看不见的。


这里的白杨在阳光下叶泛微光。11月27日,在“进无界胸怀天地”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启程之前,在戈壁黄沙间看看几与沙丘融为一体的敦煌研究院。


据说研究院修建时,时任敦煌研究院院长的樊锦诗对着设计师几次拍桌:“不要在这里张扬自己的风格,要敦煌风格!”方有了今日形似流淌的沙丘,与平展的戈壁融为一体的敦煌研究院。


世界各文明古国都有自己的飞神形象,希腊有安琪儿,臂长翅膀的儿童或少女;印度有头顶圆光、身托云彩的双翼天使;而中国有羽人,臂长羽毛,奔腾于空,称为飞仙。


▼点击视频观看杰出女性樊锦诗先生在《朗读者》的节目


壁画是敦煌的名片,飞天是敦煌艺术的标志,婀娜多姿的飞天已经成为敦煌壁画中典型的形象,敦煌飞天指的正是画在敦煌石窟中的飞神,成为中国独有的壁画艺术。


千年的风霜过去,乱世的硝烟不休化成一抔黄土,往来的商队不见踪影,曾经虔诚的善男信女只留下壁画上淡淡的影像,而敦煌,却在这无垠的荒野里,穿过厚厚的历史,烙下一片纹印。


佛教产生于公元前5世纪的古代印度,在公元1世纪左右进入西域,在短短200年间迅速流行,并沿着丝绸之路向中原传播,佛教东传进入内地的第一站就是敦煌。东汉以来,历来的高僧都是从敦煌这个孔道绵绵不绝地进入到中国,进行佛教的传播以及佛典的翻译。


👆11月28日,“进无界胸怀天地”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于甘肃敦煌正式启程。由奥迪全系SUV组成的车队与用户一起,纵贯甘肃、青海两省,历时5天,历程2000余公里,共同开启一段追求自由与真我的旅程


👆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执行副总经理荆青春表示:“Audi,在拉丁语中,是聆听的意思。作为最早进入中国、最懂中国用户的高档汽车品牌,30年来,奥迪持续为用户提供高品质的产品和全方位的出行体验。为此,我们致力于不断加强品牌建设,打造集群式、立体化、可持续的用户体验平台矩阵。”


👆在新境之旅启动仪式上,奥迪英杰汇成员张亚东、影视名人江一燕、著名探险科考家杨勇畅谈各自的心境感悟,他们职业不同,身份各异,却都在一直实现真我、追求自由、突破边界,这与奥迪Q家族所倡导的价值观不谋而合


“进无界 胸怀天地”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纵贯于甘肃、青海两省,汽车有文化自觉有必要讲述下疏勒河,疏勒河横跨青海、甘肃、新疆三省区,全长1000多公里,是中国大陆上少有的一条自东向西流淌的内陆河。


疏勒河发源于祁连山脉西段的疏勒南山和托来南山之间,经过上游100多公里的汇聚,疏勒河在昌马峡谷中奔涌而出,随即掉头向西,穿越安西县到达敦煌,在敦煌西北与党河末尾汇合,渡过玉门关继续向西,古代洪水暴涨季节流入新疆境内的罗布泊。


疏勒河的支流包括横贯敦煌全境的党河、流进莫高窟的宕泉河、流进榆林窟的榆林河以及古阳关脚下的南湖等。

在2000多年的漫长岁月中,疏勒河流域几度繁荣,几度凋敝,几番改道,几次断流。它的每一次改道和断流都让繁华的都市变成废墟,让大片的绿洲变成荒漠,让文明的链条骤然断裂,留下了一个个扑朔迷离的历史之谜。


莫高窟开凿历经10个朝代,连续1000多年,留下的宝藏无数,再加上榆林窟、东西千佛洞等姊妹窟的丰富遗存,使敦煌成为举世闻名的东方艺术宝库。


中古时代,在无数商人和使者、僧侣进出塔克拉玛干、穿行河西走廊的漫漫征途上,敦煌是他们心中的灯塔,莫高窟是他们精神的驿站。


疏勒河


在中国的版图上,几乎所有的大江大河都是自西向东,奔向大海。但在中国西部的敦煌,有一条大河却反其道而行之,与众不同向西流淌,她就是敦煌的母亲河——疏勒河。这条另类的大河,给我们流淌出了一段辉煌如歌的历史。

👆疏勒河

👆汉长城


出了甘肃玉门镇,向南行驶30多公里,就进入了祁连山昌马峡谷,刚拐了几个弯,就见一条大河从群山之间奔涌而出,这就是那条与众不同的疏勒河。


疏勒河两岸有大小十几块绿洲,疏勒河古道是丝绸之路的必经通道,孕育出了举世文明的敦煌文化,被称为世界四大文明的交汇点。


大河流域总体地势东高西低,昌马峡谷海拔2000多米,而敦煌西北部和罗布泊的最低海拔只有800多米,这就是大河西流的原因。


在千里疏勒河故道边,形成了星罗棋布的古代绿洲,从东向西依次有:昌马、渊泉、锁阳城、石包城、瓜州、广至、敦煌、阳关、多坝沟及古玉门关等,其中敦煌是最大的一块绿洲。


疏勒河犹如一根巨大的葡萄藤,把沿途的许多零散绿洲串连起来,把一条条自由流淌的河流收编起来,也把丰富多彩的文化整合起来,形成了高度发达的敦煌文化。


奇怪的是,敦煌文化的母亲河疏勒河却被冷落一旁,极少有人注意到它的存在。疏勒河唯一被外人所了解的,就是兰新铁路上一座不知名的小站———疏勒河车站。几乎没有人在疏勒河车站下车,火车停在那里只是为了加水。


👆不过,“进无界 胸怀天地”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的首日行程,从敦煌到肃北,要经过的玉门关、阳关,都是沿着疏勒河行进。因为,疏勒河处在古代丝绸之路的咽喉,是丝绸之路的通衢大道。


大河两岸,大路朝天,丝绸之路的几条重要通道———阳关道、玉门关道、吐谷浑道、莫贺延碛道,全部沿大河两岸穿行,敦煌是丝绸之路东段的终点,又是中段的起点,玉门关、阳关是“出塞”、“入关”的必经之地。


👆北京大学教授、敦煌学家荣新江介绍说:“古代没有先进的交通工具,他向西走的话,一定要傍着河水走,现在我们虽然裁弯取直了这些路,但是古代的丝绸之路一定是按着河流走的,所以这些东西走向的河流,对于东西交通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河,那就是死路一条。”


在丝绸之路开通后的1000多年间,疏勒河流域始终处在中国对外开放的最前沿,从西汉时期一直延续下来的移民屯垦,又为它不断输入新鲜血液,让它始终与内地保持着血肉联系。如今,这一带的饮食习惯、方言土语、民风民俗基本上与关中地区无异。


明嘉靖三年,嘉峪关城楼正式对外关闭,敦煌连同整个疏勒河流域都被遗弃关外,喧嚣了1000多年的阳关古道终于曲终人散,莫高窟人走茶凉,日渐凋落。


疏勒河尾闾,就是被称为“魔鬼城”的敦煌雅丹国家地质公园,疏勒河的末端,早已成了生命的禁区。这里是亚洲最大的风蚀地貌区,长风把大地撕扯得支离破碎、光怪陆离。20多年前,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就是在疏勒河末端的古河床失踪的。


👆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横跨三省区、绵延上千公里、孕育了灿烂文明的疏勒河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结尾


👆目前,奥迪Q家族收获了超过125万中国用户的信赖与喜爱,他们跟随自己的内心,勇敢打破人生桎梏。此次全新开启的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是为Q家族用户推出的体验产品的新形式,未来会有更多产品加入到这个体验平台矩阵,为用户带来更多元的驾控感受和惊喜


👆敦煌研究院研究员、敦煌学家李正宇说:“如果万一疏勒河消失的话,很快闻名世界的敦煌就要消失,繁荣的敦煌将来是一个荒漠的敦煌,进而它也会变成雅丹地带、破碎地面。”


悠扬的驼铃声渐渐地冷落下来了,随着海上丝绸之路的开启以及明王朝推行闭关锁国政策,延续1000多年的陆上丝绸之路中断了。


富有讽刺意味的是,几百年过后,封建王朝在大西北关闭的国门,又被西方人从东南沿海打开了,这回,他们没有带玛瑙香料,他们带的是坚船利炮。


20世纪初,敦煌莫高窟也终于有外国人光顾了,他们可不是来采购丝绸,他们是来偷东西的。


藏经洞石窟遗书被意外发现并遭劫掠,敦煌再一次震动了世界。从20世纪中叶开始,古老的疏勒河进入了历史的新纪元。


👆沉寂了数百年的敦煌被重新发现,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各种肤色的人们踏上遥远的丝绸古道,寻找大漠深处的古老文明,为古代中国人的伟大创造而惊叹,为这块土地的沧桑巨变而感慨万端


向西,再向西,疏勒河的使命就是一路向西,它承载着古老中国对西天的梦想,穿越连绵的高山和无边的沙漠,踏上坦荡的阳关大道,让中国走向世界,让世界走进中国。


我们是否也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疏勒河作为媒介,没有丝绸之路的畅通,人类四大文明的交汇和撞击可能就要推迟若干个世纪,如果古老中国没有从敦煌打开对外开放的大门,世界历史也许就是另外一种格局。


幸好,这只是一种假设。


汉长城


一条大河所包含的历史奥秘,远比河流本身更多、更复杂。


在敦煌玉门关外,沿疏勒河南岸西行,途中可以看到一些断断续续的残墙,它们在沙丘与戈壁中间若隐若现,仿佛一条巨龙在起伏游动。


让人难以相信,这一道道貌不惊人的老墙,原来就是2100年前汉武帝横扫匈奴贯通丝绸之路的钢铁臂膀———汉长城。


在汉长城的护卫下,敦煌以及河西全境免于匈奴和羌人的侵扰,以汉长城的延长线———也就是玉门关外到罗布泊的烽燧防御系统为依托,西汉王朝进而完全控制了天山以南、昆仑山以北的塔里木全境。


👆河西走廊的汉长城有1000多公里,其中疏勒河流域的安西、敦煌境内保存有200多公里,烽燧100多座,是全国保存最完好的一段


奇怪的是,汉长城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高大威猛,从空中俯瞰,敦煌一带的汉长城甚至像一条普通的地埂子。真难想象,这样的墙体怎能抵挡得了匈奴的金戈铁马?


更让人称奇的是,汉长城的墙体竟然都是用沙石和芦苇筑成的,外面连一块砖都没有。


2000多年过去了,挣扎于大漠戈壁飞沙走石中的汉长城却依然挺立,在世界建筑史上都可谓是一个奇观。


这真是一道充满了大智慧的墙,是中国古代长城的伟大创举,它的名字叫“苇墙”。


当纤弱柔软的苇草和沙石交替叠压,在当地盐分极高的碱水凝结下,它们都焕发出惊人的力量,柴草变成了钢筋,沙石变成了砖瓦,汉长城变成了铜墙铁壁。从此,“却匈奴七百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


英国探险家斯坦因在考察完敦煌境内的汉长城后曾留下这样的文字:“当我看到我对面的一段墙体,即使再架上一门现代野战炮对它也可能没有多大影响时,我不禁对古代中国工程师修建这段长城的技术深感钦佩,而且也对他们修筑临时堡垒的技术深感钦佩。我非常怀疑那时甚至现在,还有其他什么人能够建造一项在持续不断的外力侵蚀环境下能够存在2000多年的工程。”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汉长城的墙体上每隔20厘米就要铺一层芦苇,这数百公里的边墙,需要多少苇草,这些苇草又从何而来呢?


揭开谜底的依然是疏勒河。


汉代的敦煌可不像现在这般遍地黄沙荒漠一片,而是芦苇遍布河水充沛之地。奔腾西流的疏勒河在沿岸留下了大片的湖泊、沼泽,到处是密不透风的红柳、胡杨、罗布麻、芦苇荡,据说直到清朝道光年间,这一带仍有虎豹熊罴出没。汉长城基本上是沿疏勒河河岸修筑的,当时,如果没有附近的芦苇、红柳基地,没有遍布敦煌的湿地水泊的支撑,这项浩大工程是不可能完成的。可以说,是疏勒河造就了伟大的汉长城。


敦煌学家李正宇先生考察多年后发现,在敦煌境内除了汉长城,还存有环护整个绿洲的古代塞城,这个发现可能会改变长城的定义。


作为汉代最重要的军事防御工程,汉长城的防御体系又是如何运作的呢?


长城在汉代又称为“塞”,由距离不等的小城堡连着,小城堡设有发放警报的“烽台”,称为“亭”或“燧”,隔若干个“燧”有一个较大的城,为“障”,驻守在亭障的士兵要密切注视敌情,有威胁就要发出信号,称“烽燧”。


据文物部门普查,目前仅疏勒河流域就保存着135座汉代烽燧,其中安西境内有54座,敦煌境内有81座。数量如此众多、分布如此集中的汉代烽燧,为后人探寻烽燧的分布规律、进而解读长城防线的秘密提供了极为方便的条件。


👆2017新境之旅,奥迪Q家族穿越壮美的戈壁大漠,领略大汉风华、沿丝绸之路前行、纵览俄博梁雅丹地貌、历险远古的魔鬼城域,越过雪峰林立的昆仑山,最终抵达“世界第三极”可可西里


在敦煌汉长城当谷燧附近,至今还有几堆年代久远的芦苇整齐地码放在一起,这就是汉代烽燧用来报警的“积薪”。


李正宇介绍说:这是当时烽火台夜间燃火用的火把,它是用芦苇做成的,规格大概是2米长。


积薪,用来在白天煨烟,苣,用来夜间燃火。同时,还有白布作的“蓬”配合使用。


这就是汉长城线上的密码电报。李正宇说:白天放烟,晚上点火,燃几柱火就代表有多少人,当时都是有规定的,相当于现在的密码电报。


2000年,在一次敦煌学术研讨会上,敦煌学家李正宇先生将多年的考察结果公之于众:在敦煌境内,除了汉长城,还存有环护整个绿洲的古代塞城。他由此推断,过去北方各国都曾筑有塞城,秦始皇只不过是把各国塞城的北墙连接起来变成了长城。


这个发现可能会改变长城的定义,一时,语惊四座。


玉门关


玉门关遗址,这里西距罗布泊东沿约150公里。玉门关并非一个独立的关口要塞,而是一个规模宏大、构筑完整的古代防御体系,以玉门关遗址为中心呈线性分布,长约45公里,宽约0.5公里。在这条线性遗址区域内,有2座城址、20座烽燧和17段长城边墙遗址。这些烽燧或立于沙梁土台上,或修在风蚀台地上,或筑于戈壁湖滩上,用沙砾土夹芦苇、胡杨木和红柳枝,或用土坯夹芦苇,其中两座城址即是小方盘城遗址(玉门关)和大方盘城遗址(河仓城)。


1907年4月,英国人斯坦因在小方盘城遗址发现了那枚标明“玉门都尉府”字样的汉简,认定这里就是玉门关所在地。1943年10月,考古学家夏鼐、阎文儒又在这里发掘出写有“酒泉玉门都尉”字样的汉简。此后,史学界认定这里就是汉代玉门关。


这座四方形小城堡,矗立在戈壁滩的沙岗岩上。小方盘城关城虽经两千余年的风雨剥蚀,但墙垣尚存。黄土墙垣的残骸,伤痕累累的墙体,仿佛在诉说着岁月沧桑和历史剥蚀。北墙坡下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大车道,是中原和西域诸国来往和邮驿之路。登上观景台,四周虽然空旷,但依然是绿洲的痕迹,远处隐约能看到古长城残壁蜿蜒,烽燧兀立,偶有几棵胡杨树,近处则是沼泽洼地,生长着芦草和红柳。


千钧一发的重要关口,为什么不设在类似嘉峪关的隘口,而设在一马平川的孤城之地?尤其是从空中俯瞰玉门关,会发现这里毫无遮挡,作为关隘并不险要。其实,在西汉,出城门的沼泽地或许是护城河,秦长城东西阻拦,马鬃山在北边横亘,南边则沿着敦煌西塞墙一直通向阳关,塞墙和烽燧以外是望而生畏的库姆塔格大沙漠。只是,长城不在了、沼泽干涸了,所以这里才变得平常无奇。


👆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体验平台,旨在从多维度与用户进行深度沟通。在这个平台上,用户可以淋漓尽致地感受Q7“纵横天地”的豪迈、Q5“进享自由”的洒脱,以及Q3“即刻启程”的灵动


玉门关是丝绸之路上旅人的前行灯塔和沙场将士的心灵归途。他们望见玉门关、阳关,要么行在正途,要么死而足矣。对于无法回到出生之地的远征军来说,要么战死沙场,要么凯旋故里,而铁蹄进入了两关,就回到了故乡——精神的故乡。因而,东汉驻守西域31年的都护班超垂暮之年上书陛下:“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


这就是玉门关的力量。


它更大的力量是“锁水”。玉门关的设置,因水而起,锁住水源,就有了“万夫莫开”的自信。在以骆驼、马匹为交通工具的古代,要想穿过大漠就必须择水而行,流淌在长城沿线的疏勒河,成为玉门关的军事防线。


玉门关还是没能避免变成残垣的命运。在这旷野中,它所有的同伴都走了,只剩下它对抗着大漠肆虐的风沙和无边的寂寞。回首黄昏下的玉门关,它与孤单的黄色、低洼的芦草为伴,它的记忆只在那鼎盛的大汉王朝。


王朝已远,烟尘断绝,终被废弃。因为这座汉代的玉门关,被后来的王朝遗忘。


👆汉玉门关外的三陇沙、白龙堆等沙漠、盐碱地带,地形复杂,环境险恶,历来被视为畏途,到隋炀帝设立伊吾郡以后,丝绸之路又开辟了由晋昌到伊吾的新北道,即国道312线,玉门关东迁到了瓜州境内


大概从东汉永平十七年,也就是74年,玉门关又向东内迁。这就是唐玉门关。唐代玉门关迁移到瓜州遗址,一直众说纷纭。据记载,玄奘在瓜州晋昌城询问西行路程,“或有报云:从此北行五十余里有葫芦河,下广上狭,波甚急,深不可渡。上置玉门关,路必由之,即西境之襟喉也”。但是,唐代《元和郡县志》记载,玉门关在晋昌城东20步。


唐玉门关就像大漠上的海市蜃楼,在史书上清晰而又模糊,而实地则已经尘埃落尽,荡然无存了。


一座玉门关,半部河西史。


玉门关经过漫长历史的无数次变迁,其原址已经变得虚幻,而玉门关已经成为历史的符号,永不磨灭。


回首玉门关,阳光下仍是一片苍凉。这是一个遥远得连春风都不愿意眷顾的地方,但有着中国人的怀古情感和西行执念。


👆纵贯2000余公里,横跨甘肃、青海两省,奥迪Q家族新境之旅开启一段实现真我、追求自由、突破边界的旅程 


一个威名远扬的关城,为什么消失于一片沙海?这座城池的最后一缕炊烟又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玉门关、阳关,更多的谜团等待着解开。








飞天演变



千余年间的敦煌飞天由于朝代的更替,中西文化的频繁交流,姿态意境、风格情趣都在不断的变化。



西魏时期,敦煌出现最早的飞天,是富有阳刚之气的男飞天,双臂张开,身披长巾,飞向空中,展现出雄健的舞姿。


隋代时期壁画形象变为女性,长裙飘拂,舞姿轻盈,壁画绘制精美,不拘一格。




唐代是敦煌飞天的鼎盛时期,是完全中国化的飞天,飞天的女子形象转化为宫娥,大诗人李白曾咏赞飞天仙女: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空,霓裳曳广带,飘拂升天行。




宋元时期,由于密宗盛兴,飞天走向衰落并渐渐消失于天际,形象已无佛教飞天的姿态,更像是乘云飞翔的道教仙童,表现出浓郁的中原画风。




微信ID | Autocul
入驻
20多个平台,阅读超亿次

汽车有文化媒体集群

旗下媒体

汽车有文化 | 汽车有智慧 | 谈车工坊 | 我的汽车自驾游

旗下出版物

寰行中国系列1 | 《别处,是归客》

寰行中国系列2 | 《风从西边来》

《逐光:从西双版纳到清迈的佛光之旅》

……

每天文化多一点

商务合作微信:xuan18621718528
注明"汽车有文化",我们拉您入交流群


汽车有文化出品人是第22届、第24届中国经济新闻一等奖获得者(2009、2011),搜狐旅游汽车联盟最具贡献自媒体人(2014),是汽车文化之旅系列图书出版人(2014-2016)。在新浪、搜狐、凤凰、百度、知乎、蚂蜂窝、乐途网等拥有汽车和旅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