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中山瑞丰商情】一个德国的仓颉,用汉字书写全世界的语言

水云间渔乐村【2天1晚和3天2晚】休闲度假游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蹊跷!9岁女童被自家租客带走失联,租客被发现已双双跳湖自杀,女童却依旧下落不明

新媒体 广西新闻频道

2019年7月8日10时许,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称孩子从家中被两名租客带走,下落不明。


据悉,租客二人以让孩子担任朋友婚礼花童为由将孩子骗走,期间不让父女俩视频通话,只发孩子录像以示平安,孩子于7月7日晚失联。后据警方消息,租客两人目前已自杀,但孩子仍无消息。孩子父亲章军表示,最怕的就是收到女儿已经遇害的消息。

以做婚礼花童为由  租客将孩子“骗”走

据了解,事件中的两位租客分别为梁某华、谢某芳,年龄在40岁左右,男性说话有广东口音。

据章军介绍,事发前几日,租客向家中老人提出希望让9岁女儿担当朋友婚礼的花童。几番商量后,老人同意了这个提议,孩子于7月4日被租客夫妇带走,并承诺在7月6日将孩子送回。

很快,章军觉察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只同意我和女儿打电话联系,不让视频通话。章军告诉记者,为确保孩子平安,对方只发来了三四段女儿的视频。据章军描述,通过视频并未察觉异样,视频里的女儿在玩耍。

△7月4日高铁站章子欣出现的监控画面(图片来源/淳安县公安局微信公众号)

此后的时间,租客二人却开始对孩子的行踪问题含糊其辞,且始终没把孩子送还。终于在7日晚,章军一家人与孩子失去了联系。  

10日上午,微博账号@可爱又爱你的kiki 发布消息介绍,章子欣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视频中,是在宁波海曙区宁波站南门橘子酒店。租客二人和章子欣于7月7日早上在该酒店退房,以后三人打车离开,此后再没有任何身份证入住信息,所有联系方式中断。经章军确认,此微博账号为章子欣姑父所有,且信息属实。

警方调查:租客已跳湖自杀

10日下午,浙江杭州淳安县公安局微信公众号发布协查通报称,2019年7月8日10时许,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称孩子从家中被两名租客带走,下落不明。接报后,淳安公安调集派出所、刑侦等部门精干警力立即开始侦查。7月8日凌晨,梁某华、谢某芳在宁波某地自杀身亡,女孩至今下落不明。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图片来源/淳安县公安局微信公众号

此外,协查通报说明,据视频跟踪显示,章子欣与梁、谢三人于7月7日17时23分,在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监控出现。章子欣当天身穿上白下绿连衣裙,灰色凉鞋,之后未发现孩子踪影。

△图片来源/淳安县公安局微信公众号

7月10日晚,宁波象山县公安局发布关于淳安女童失联情况通报。通报称,章子欣与梁某华、谢某芳三人于7日19时许,在宁波象山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22时许,梁、谢出现在监控,未见章子欣;梁、谢两人于8日0时许在宁波东钱湖跳湖自杀。

△图片来源/宁波象山公安微信公众号

若有知情群众,请立即拨打110或联系象山县公安局方警官13858250733、郑警官13586800069。

父亲担心女儿已经遇害

得知两名租客自杀消息后,章军的心里更加不安。“我最怕的是接到女儿已经遇害了的消息。章军告诉记者,自己非常担心两名租客是先杀害了女儿,才选择自杀。

实际上,章军告诉记者,自己始终未与租客两人有直接沟通。“带孩子去婚礼做花童这件事,是租客与爷爷奶奶商量的。他们在电话里问我,我是明确反对的。”据章军回忆,就在带走孩子的前一天,自己还在与父母的通话中叮嘱,即便要带女儿参加婚礼,也必须有爷爷陪同。

如今,孩子失联仍没有消息。章军称,自己已经停掉了手中的生意,正在全力寻找女儿下落。从淳安县公安局警方得知,目前孩子依然下落不明,事件暂无最新进展。

希望有知情群众,立即拨打110或联系淳安县公安局倪警官18268191901、胡警官18958192961。警方将对提供有价值线索者最高奖励人民币2万元。

网友热评:




@韦爵爷:有个时间点好奇怪。8号,女孩爸爸办了离婚,下午又赶到宁波。也就是说,上午办的离婚手续。找女儿的火急时刻,父母先离个婚?妈妈这个时候应该知道了。那么视频里爸爸说的,对不上了……




@倾城:骗走孩子的人自杀了,图什么?




@章辉:这对租客是不是骗孩子,带她去找妈妈了?




@撑伞的人:直觉告诉我小女孩应该还活着,猜测这是一起被人精心策划过的“恶作剧”,警方与其漫无目的的搜救寻找,还不如从小女孩的亲人着手逐个盘查质问,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突破口。

根据孩子爸爸章军整理的事件时间轴:


6月20日前后,这对租客和章家有最初的接触,这对租客在携程上预定了村里酒店的房间,预定时间6月12日,入住了酒店7、8天,之后开始在村里走动,来到了章家。



这对租客先和孩子爷爷奶奶商量,要租章家的房子。章家是一栋自建的房子,章爸爸曾经想做民宿生意,将家里改造,几个房间有空调和卫生间。最终双方谈下来,租金每个月500元,先预付了500元。这对租客还提出大概7月10号左右还有一个朋友过来,再租一个房间,总共每个月1000元。


这两名租客很大方,看到一只土鸡,曾花150元买下来吃,也借此和两位老人建立了信任。但之后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两位老人的预期。


7月3号中午,两个租客提出来女孩长得可爱,想请她去上海做花童两位老人有些不放心,打电话给天津的章爸爸商量。


章爸爸电话里就反对,提出就算要去也要爷爷跟着一起去。但老人并没有意识到有问题。章爸爸不放心,3号当天晚上还给父母打了好几个电话,不同意女儿单独和租客出去。


结果到了4号早上,章爸爸得到消息,女儿还是跟这对租客走了。


他不放心,向租客索要了微信和电话联系方式。


把孩子带走后,他们还给孩子奶奶发过语音和视频,5日,奶奶再和对方语音就无人应答了。在通话中,孩子奶奶是听到女孩声音的,也跟女孩通上电话了,但没有进行视频聊天。




↑租客跟孩子家属保持联系时,录下跟孩子在一起的视频


直到了6号下午,章爸爸问对方什么时候能够送女儿回家。男租客提供了一张火车票订票信息,章爸爸发现了一个疑点:这张订票信息上有一排小字显示这张票已经被取消,他开始怀疑,感觉不对劲,打算订票赶回浙江,但是当天天津到浙江的高铁票卖完了,章爸爸最终买了Z字头的火车票,在火车上站了一夜赶回了浙江淳安。


到了7号,章爸爸继续联系男租客。


当天中午12点左右,他听到了女儿失联之前最后的声音,当时女儿在电话里告诉他,自己在象山北(音),后来他回忆,女儿当时的情绪很稳定,并没有异常


到了7号晚上6点,男租客说充电器坏了,手机快没电了。章爸爸越来越紧张了,提出自己开车过来接孩子,但被对方拒绝。也提出让对方打车淳安,车费由他来承担,男租客说好的,但此后手机关机,再也没有联系上。



根据淳安警方提供的线索,孩子和租客曾经在6号入住火车南站附近的橘子酒店,7号退房。他最先到酒店找线索,散发了300多份传单,但并没有得到有效的线索。能够确认的是,孩子和这对租客入住时在一个房间。



到了7月10号,章爸爸接到了警方的电话,要他到象山,象山松兰山有线索。


7月10号中午,章爸爸赶到了象山,半路上他接到了警方电话,租客已经自杀。他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女儿一定要好好的,不管怎样,都要找到女儿!


孩子的妈妈在哪里?


章爸爸告诉我,他和孩子妈妈的感情在2015年出现了问题。当时他还在绍兴打工,夫妻俩人闹了矛盾以后,孩子妈妈就离家出走了,他也曾经试着找过几次,想和孩子妈妈复合,但都没有成功。


2016年,听说孩子妈妈去了广东(有亲戚在广东),章爸爸也去广东找过孩子妈妈一次,但俩人没有和好。当时身上的钱也快花完了,听一个朋友说天津有份工作,章爸爸就去了天津,一直到现在。


孩子妈妈再度出现,就在一个多月前,她主动加了章爸爸的微信,提出离婚。


7月6号从天津赶回浙江的章爸爸,在7月8日见到了孩子妈妈,在淳安办理了离婚手续。


孩子失踪后,章爸爸曾给孩子妈妈发微信,说孩子被人带走了,但并没有说失踪。


“我想她肯定知道了,那么多媒体关注,信息铺天盖地。”但截至到7月10日晚上22点,孩子妈妈并没有出现。



同时章爸爸对记者说:“我昨晚也看到了网友的各种评论,甚至有怀疑我前妻的怀疑我父母的,我觉得这些想法都太荒唐。所以昨晚回到住的地方后,我联系了前妻,告诉她孩子失踪了。我不是替她说话,我觉得这事和她(前妻)没有关系。这一点我也和警方说了。




来源 | 中国新闻网 19楼(my19lou) 都市快报(dskbdskb) 温州都市报(wd88868886) 新京报(bjnews_xjb) 杭州日报(hangzhoudaily) 宁波晚报(nbwanbao)

编辑 | 蒙宛若

校对 | 刘慧

责编 | 李羽

广西广播电视台新闻频道新媒体出品

更多新闻资讯,关注新闻频道微信推送

这些内容也值得读 戳开看看吧

别人盗用我的身份证借款,欠的债应该谁来还?

他和重病女友环游中国!柳州“走心情侣”登记结婚了,五年感情修成正果

今天,南宁东到香港西九龙动车出发啦!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