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京大学95级徐芃、王敖请长江学者沈阳不要再说谎了

小明帮北大的岳昕同学贴了一张大字报

作为岳昕的朋友,求大家冷静

教育堕落到底就是,不敢说真话、不让人说真话

中国各省名字的由来,看完涨知识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4月16日 上午 10:18 被检测为删除。

#我是同性恋#

2018-04-15 宜春学院学生记者团 宜春学院学生记者团



今早刷微博发现首页被#我是同性恋#这个话题刷屏,原来起因是由于微博管理员发布了这样一条公告。


2018年4月13日晚18点55分

也就是昨晚




今早10点35分,该微博已经有11万转发,2万评论,但该条微博评论暂时无法查看。



公告一出,网络上一片哗然,微博马上就有了我们开头所看见的#我不是同性恋#话题出现。



于是乎

立刻的

一篇

《渣浪你好,我是同性恋》

刷爆朋友圈

可惜今晨

文章已被删除


不过在我多方搜索下

找到了这篇文章

后台回复《渣浪你好,我是同性恋》

即可查看



接下来的部分内容整理自

《渣浪你好,我是同性恋》


2017年6月30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中,赫然写着对于“表现和展示非正常的性关系、性行为,如乱伦、同性恋、性变态、性侵犯、性虐待及性暴力等”的内容,“应予以剪截、删除后播出;问题严重的,整个节目不得播出。


这条通则一出,网上哗声一片。在这条通则里,我们看见了,同性恋居然被放在了和性变态性侵犯同栏的位置。


7月24日,一直为同性恋发声的李银河教授被禁言三个月。



事态发酵,先是上瘾、太子妃升职记等有同性恋色彩的网剧被下架。



再来是奇葩说,一期”该不该向父母出柜”的辩题,遭到广电总局开铡,理由是“嘉宾对非正常性关系持同情态度,挑战传统道德观和价值观,节目不适合向公众传播。”


我至今都记得蔡康永在那期节目上含着泪说:“我们不是妖怪。”



2017年的5月17日,南都周刊本来准备了一系列稿件,精心策划了一个彩虹周专题并且在517前几天就开始宣传预热,最后已发的稿件全部被删,未发的稿件被撤。




国际不再有恐同日。当天没有一家媒体去“蹭”这个热点。没有人说话,这个日子就像从不存在一样。


最后喜马拉雅开始封杀同性恋内容,行业准则禁止同性恋内容在互联网出现。


可是之前明明一切都好的呀。


2013年517国际不再恐同日央视新闻发了一条应景的微博来为同性恋正名。



当2013年何韵诗出柜,并在微博上发起“撑同志反歧视”活动的时候,包括黎明、林忆莲、梁咏琪、苏打绿、谢娜、周迅、林依晨、黎明、卢广仲、蔡康永、余文乐等在内的大量明星进行声援。



回想2013年那年人们对于"同性恋"这个词真的有了很大的改观,而我恰恰是这个变化的产物。



初三的时候,我们隔壁班转来了一个“同性恋,据说是校长的儿子。



虽然那时候我们也知道同性恋的存在,可是当看见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人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对他仍然充满了未知的好奇。


下了课我们就假意溜达到窗户边去看他;他来走廊上走动了,我们就议论纷纷。



“卧槽他是同性恋诶,听说他在六中和其他男孩子在走廊手牵手被他们老师看到了,叫到办公室谈话,之后他们老师叫他转学。” 


也有人说是他受不了老师异样的目光,自己提出的转学。流言的版本有很多,八九不离十都围绕着“他是因为同性恋而转学”。


我们想看看那些小说之外的同性恋到底长什么样子。


我们看见了,


就一特普通的男孩,还留着大胡渣子,真的没有什么不同.。



我想,当时作为当事人的他一定能感受到来自其他地方不同的目光。


也因为同性恋这个传言,一开始根本没有男孩子会和他走的近。


可是他什么也没说。



      同性恋 

     

                                不敢想 

                       



      好可怕



这些在现在看来非常愚昧的声音,确确实实是当时的我们所说出来的。


后来我们上了高中,一年的时间,你会发现身边同性恋者眼看着多了起来,那时候我不懂为什么,可是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他们一直存在,只是那年的雨露终于让他们能从地下长到地上来了。



六年前,我还为见到一位同性恋而感到震惊。


五年前,我开始接触并了解到同性恋这类人群。


四年前,同性恋成为了和异性恋一样的存在。终于大家开始接受,并不会为此大惊小怪了。



高三毕业的时候,我意外认识了一位同性恋友人,她理着板寸的头发,和我说:我从小学开始就发现了自己有同性恋的趋向,可是我不敢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我高中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第一个女孩子,那时候我真正的确定了自己是同性恋的心意,也是我第一次去理了板寸。”


“这个板寸头给了我另一种力量。”


至今,他都没有和家里人正面交锋过这个问题。


“其实我理板寸头,我的行为,我爸妈肯定的知道些什么,可是他们没有主动找我说过,我也无法向他们开口。”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有先天的因素,就连幸福感很多都有先天水平。


那我喜欢不同性别的人,有错吗?




回到新浪的那条公告。那条公告发出后,黄秋生立即发了一条这样的微博。



别怕 爱 本是无罪



部分网友讨论





除了新浪昨天发布的那条公告,最近还有很多其他媒体被约谈。


今日头条、网易新闻、凤凰新闻被暂时下架;抖音快手被约谈;内涵段子被关闭;奇葩大会下架。



的确新媒体、短视频的爆发式发展,出现了一些问题,很多未成年人成为网红,14岁的二胎辣妈、10年挚爱、网络谩骂、各种恶搞的视频、吸引流量关注的策略。


这些网络乱象的确需要监管,但监管的方式和效果该怎么走,一棒子打死是否过于偏激,这条路也许还需要很久的探索。


一点结束语


我从开始写文章的义愤填膺到现在的逐渐冷静。


我是一个对腐非常无感的人,只是觉得每个人都有去选择爱的权利。


我问我朋友,诶,如果我喜欢上女生你会怎么样,她看着我,说:“这条路很难走啊。”


虽然我不介意同性恋,

但是我身边的朋友去谈我还是会觉得很奇怪吧。




虽然我接受同性恋,但我自己肯定不会去谈啊




别人家的孩子是同性恋啊,我当然支持,但是我还是希望我孩子正正常常的谈个恋爱。



你看,这些话,你是不是觉得很熟悉。


其实这样的问题还是存在的。


到这里,或许有一部分人能够理解为什么同性恋发声会遭到打压。


确实还有一部人,还没有完全准备好。


更多的,是这个社会,还没有完全准备好。


我们当然希望能够生活在一个和平稳定的社会当中。作为同性恋群体其实更希望得到的不是过多的来自我们这方的声援,而是有一天他们不再成为争议的话题。


本人

才疏学浅

以上言论倘若有用词不当

请你指出


本文转自公众号:快说出来


今日作者:刘雪妮



小编:囹囹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快说出来
快说出来
Learn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