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你的房间,就是你的生命状态(深度好文)

▶这老东西谁认识,还要脸吗?

this Japanese PORN STAR taught China sex

用三个真实故事告诉你,这才是看海外的正确姿势!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7月12日 上午 5:1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春风举国裁宫锦

牛山野夫 牛山野夫读史记 今天

今天读读隋炀帝的一首小诗。

 

隋炀帝这个人,有他的聪明劲。

 

比如,他曾在朝堂上公开说,即使这大位不按血统传,也由科举考出来,那么,也会是他的。

 

“天下当谓朕承藉余绪而有四海耶?设令朕与士大夫高选,亦当为天子矣!”

 

意思是,不要小看朕的才华。

 

这就是意豁如也。

 

一意豁如也,则不免常常我行我素。

 

所以,炀帝为政,实在有几分艺术家的气质。

 

你看他写诗——

 

“我梦江南好,征辽亦偶然,但存颜色在,离别只今年。”

 

什么军国大事,什么战略机宜,不过一“梦”一“偶然”,在我兴之所之罢了。

 

寥寥几句,真是把大权在握,可以指点江山的快感写绝了。

 

这种口气,不在那个大位上,是学不来的。

 

所以,炀帝很坦率。

 

抒情没按什么“做天子,担子很重,一刻也不敢大意”的套路来。

 

这是他巡游江都前,写给宫中妇人的诗。

 

他既有很多行宫,当然就有很多妇人望幸。

 

单看这诗,不能说无情。

 

当然,这人问题也多。

 

最大的问题,是他最后搞亡国了。

 

胜利者都爱书写历史,亡国之君,当然要被黑。

 

所以,炀帝的很多问题,应该都有夸大。

 

或者被带节奏。

 

这是无可奈何的事。

 

毕竟“传统文化”在斯。

 

比如,要是他没有败,而是把隋朝的权柄传到了三世、四世之类,那么,“我梦江南好,征辽亦偶然”这样的诗,就会被理论界颂成“举重若轻”等等。

 

就不是什么“轻率”、“自负”了。

 

唐人皮日休那年过大运河,感慨眼前繁华,写过一篇“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

 

用一点惋惜的意思,把炀帝的名字和“尧舜禹汤文武”中的那个“禹”放到了一起。

 

算是为隋炀帝说了几句同情的话。

 

这个就很难得。

 

和皮日休相比,李商隐也写过隋炀帝,那诗就有点抖机灵了。

 

比如什么“地下若逢陈后主,岂宜重问后庭花。”

 

不过是用政治正确的抒情羞辱失败者而已。

 

亡国之君和亡国之君不同。

 

炀帝年号“大业”,只看此年号中的志气,就知和那位吟诵“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的陈后主没什么共同语言。

 

都爱美女,算什么共同语言?

 

但是,败了又的确是败了,还说什么呢?

 

没法说。

 

另一句“春风举国裁宫锦,半作障泥半作帆”就好很多。

 

不轻佻。

 

不是借着批评失败者的口气来颂胜利者。

 

这一句,其实和皮日休的诗说到一个意思去了。

 

那就是,炀帝太爱花钱了,最后花出事来,他的很多麻烦,实在也是自找的。

 

否则,没准他就可以逃了那个“炀”字号的帽子,在庙里做其“太宗文皇帝”呢。

 

 

 

 

 


“庶人不议斋”随笔,胡乱读唐诗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