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优秀辩护词 |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最终控方撤诉

汉口殡仪馆排了长长的队伍,没有哀乐,却有删帖

苗怀明:经审查,四大名著皆存在严重问题,应予以销毁!

特朗普突然改口,48小时内,中美经历了什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警察老炮儿《三叉戟》之一 :九龙宝剑

2016-02-28 吕铮 吕铮的小说连载 吕铮的小说连载

 

 

太阳在云层中隐着,泛出灰白的光。正是仲夏时节,天气潮热,被炙烤过的树叶卷曲着,像羞怯的小媳妇。在B市市公安局门前,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在大声吵闹着,他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手持一把长剑,喊着喊着就一下跪在了地上。行人们纷纷驻足观望,不一会就围了一圈。看门的保安队长劝阻无果,第三次跑到门口的值班室里。一进门,崔铁军正端着个大搪瓷杠子,把一杯晾凉的花茶送到嘴边,保安一慌,撞到桌子上一个趔趄,崔铁军把花茶洒了一身。

“哎哎哎,怎么茬儿这是?赶着投胎去啊?”崔铁军气不打一处来。

保安更加慌乱,忙拽过一块抹布往他裤裆上抹。

“滚滚滚,还想占老子便宜是吧。”崔铁军一把推开保安。“急什么急?刚才教你的法子不管用啊?”他年近六旬,稀疏的头发已经花白,已显老态,但目光却炯炯有神,一身警服穿得歪歪扭扭,说起话来不紧不慢。他是经侦支队的民警,因为还不到一年退休,领导为照顾他让他负责门岗,别看这只是个看大门的活儿,但相比经侦支队“白加黑、五加二”的加班加点,可真是天上地下了。

“不管用啊,崔爷,我就照您刚才吩咐说的,告诉他公安局不管文物的事儿,让他交到文物局去,但我说话不管用,他说必须见咱们局长才行。”保安气喘吁吁地回答。

“废物,你肯定是没把他‘拿’住,哎……还是毛嫩啊,我告诉你啊,一会出去得这么说……”崔铁军不耐烦地嘟囔,话还没说完,门帘一挑,郭副局长走了进来。保安一看赶忙立正,崔铁军也不自在起来。

郭副局长与崔铁军同岁,一进门就看到崔铁军敞胸露怀的样子,他忍住发作,举重若轻地问:“凉快呢?”

“哦……挺,凉快……”崔铁军应和着。

“但外面的人不凉快啊,人家都跪了半天了!”郭副局长还是没能压住火气。“老崔,你这怎么值得班啊?门口都闹开了锅了,你还在这坐着。坐着就坐着吧,你瞧你这一裤子,你这是……干嘛呢……”郭副局长开始连珠炮。

崔铁军立马站了起来,脸色有点难看,他到不是怕局长的几句呲叨,关键是当着保安没面儿。“嗨,我这不是让保安先劝着呢吗?这道理您也懂,等保安说不动了,我再出去,这好歹有个缓冲带不是?”他解释道。

“缓冲个屁,老百姓都扎堆儿了,110指挥中心都接到群众举报了,在市公安局有人上访,我以为这门口儿没人管呢!”郭副局长气得拍了桌子。

“哎哎哎,咱出来说,出来说。”崔铁军一边把郭副局长往门外推,一边拽过刚才保安拿的那块抹布擦着裤子。“哎,把那喇叭递给我。”他又对着保安说。

 


(插图作者 CHERE)

 

一出门,热浪袭来,崔铁军拢了拢头发,整了整警服,一边走一边说。“我说老郭啊,你是不知道,这孙子外号叫范大傻子,是个‘文疯子’,以前是二机厂的,二十年前跟着二冬子那帮流氓混过两年,没落着好,媳妇让车撞了之后,脑子就出了问题,一直以为二冬子还在号儿里,总想卖点家当捞他出来。这种人啊,咱就不能搭理,就跟小孩哭闹一样,你越劝他就越来劲……”崔铁军和郭副局长在三十多年前就是警训的同学,当着别人面叫郭副局长的官称,独处就随意下来。

“那按你的意思呢?就让他在这儿闹?不管他?那老百姓怎么看咱们?怎么看警察?”郭副局长转眼看着他。

“我也没说不管啊,这不得晾晾再管吗?等他闹没劲儿了,上去说几句就完。哎……你别露面啊,他要知道局长来了,更来劲了。”崔铁军叹了口气。

跪在门口范大傻子看到崔铁军,立马打鸡血似地站了起来,眼睛里放出针尖似的光芒。“政府,政府!我就找你!”

崔铁军一看,苦笑着走了过去。

“怎么茬儿啊,老范,还是为的那把宝刀啊?”崔铁军指了指范大傻子手里的“兵器”,故意放大声音问。

“哎!不是宝刀,您这怎么听的啊?是九龙宝剑,九龙宝剑!”范大傻子说。

“什么?什么剑?”崔铁军装没听见。

“九龙宝剑!乾隆爷的九龙宝剑!”范大傻子几乎喊了出来。

“我耳背……”崔铁军指了指自己耳朵,说着把手中的电喇叭递了过去。“拿这个说,听得清楚。九龙宝剑?什么来头啊?”他问。

“哎!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你怎么记不住啊!”范大傻子顿足捶胸,他拿起电喇叭,神经质地大声说。“九龙宝剑是乾隆爷生前的防身宝器,乾隆爷死后就陪葬于河北清东陵,但军阀孙殿英将其从墓中盗出,欲发不义之财,但迫于压力,将此剑交给特务头子戴笠欲呈给蒋介石,但不料却落入间谍川岛芳子之手……”范大傻子拿着喇叭,有板有眼地在市局门前说起了评书,围观的群众一听都笑了起来,才意识到这位爷不是有冤屈到公安局上访,而纯属是脑子有病。

看火候到了,崔铁军一把从范大傻子手中抢过喇叭,大声对围观的群众说:“各位散了吧,听评书回家听去,单田芳比他说得精彩。”

这话一出,人们嬉笑着散去,但范大傻子却不干了。“哎,你干嘛啊,我还没说完呢!”

“说什么啊,我不上次告诉你了吗?我们公安局不管这文物的事儿,要去你得去文物局。”崔铁军说。

“我就是从文物局来的,是他们让我找公安局。有困难找警察,我有困难了,你们得管!”范大傻子竟然振振有词。

崔铁军有点不耐烦了。“那行行行,你把那什么宝剑给我吧,我帮你拿给局长。”他说着就要过去拿剑。范大傻子却一下推开了崔铁军的手。“不行,我得亲自见你们局长!”

“嘿,我这暴脾气的!”崔铁军不顾阻拦,还是一把攥住了范大傻子手中的“剑”,这哪里算是什么剑啊,就是一根破铁棍,死沉死沉不说,还锈迹斑斑。范大傻子看崔铁军动了粗,也不示弱,猛地往自己怀里拽。崔铁军一趔趄,手中的电喇叭也掉在了地上,发出刺耳的交流声。两个人顿时撕巴起来。

郭副局长再也看不下去了,一个健步冲了过来。“放手,老崔,放手!有这么多老百姓的吗?啊!”他先是呵斥民警,随即又对范大傻子摆出一副亲民的模样。“哦,你好,我是公安局的副局长,有什么事跟我说。”

“啊,你是局长?”范大傻子趁崔铁军松手的机会把剑抢了回来。“你真是局长?”他疑问道。

“废话,你看看他的肩章不就知道了?我是两个杠,人家是一个花。”崔铁军说。

“哦,哦。”范大傻子连忙点头。“我就找你,就找你。”他说着就冲郭副局长走了过去。

郭副局长清了清嗓子,正想着该从哪方面做通这个“文疯子”的思想工作,却不料范大傻子手法极快,趁其不备,猛地扑了过去。

“不好!”崔铁军看范大傻子手往兜里插,顿觉危险。但为时已晚,此时范大傻子已狠狠搂住郭副局长,用一把改锥抵住了他的颈动脉。

“你干嘛!”崔铁军厉声质问。

“你……你们快把我大哥放出来!要不……要不我就宰了他!”范大傻子嗓音尖利,眼里露出凶光。

“你大哥是谁?”郭副局长轻声问。

“是……是二冬子!被……被你们抓了!快……快放人!”范大傻子气喘吁吁地回答。

“二冬子?”郭副局长皱眉,他瞅了瞅一脸无奈的崔铁军,试探地说。“我说老范啊,二冬子现在不在我们公安局,他……早就死了……”郭副局长说得没错,只要在B市当警察的都知道,曾经的悍匪二冬子,早就在二十年前被警方击毙了,说他被抓显然是无稽之谈。但范大傻子却不信这一套。

“你胡说!我大哥根本就没死,是……是你们把他秘密关押了!你……要是不放,我就弄死你。”他说话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要不……要不这样也行,你们帮我把这九龙宝剑给卖了,卖的钱都归你们,你们只要放了我大哥就行!”他的语气转瞬又变成哀求。

崔铁军知道,这是精神病人最危险的时候,光靠劝是不行了。此时市局的刑警们已经冲了出来,荷枪实弹地准备武力解决。

“干什么?你们想打死一个傻子?”崔铁军质问已经打开手枪保险的刑警队长。

“那怎么办啊,崔爷,这孙子犯起病来,再给郭局伤了。”刑警队长轻声说。

“快叫大棍子来,快点!”崔铁军说。

“大棍子?”刑警队长皱眉。

“靠,叫习惯了。是那谁,老徐,徐国柱!”崔铁军提高了嗓音。

 


目录:

上一期:故事预告, 警察老炮儿的故事《三叉戟》,即将开始!

 

欢迎朋友们对《三叉戟》的创作提出意见,小吕感激不尽!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