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楼特大性奴案,我有六个问题要问

上海红楼秘史:性贿赂,圈养性奴,手段残忍,伤天害理

世界的真相-5: 致命疫苗

突然闪出一匹大黑马,把联想掀了个底朝天

恒大躺平,滴滴退市,中概股血崩:我们见证了太多历史事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中央银行就是劫贫济富的巫医

2016-10-28 不能不知道 不能不知道

 观天下,洞谙世事 

 辨是非,激扬清浊 

  做有思想的公众平台  

不能不知道 ID:bnbzdao

精通巫术的巫医不仅掌握各种术语和把戏,而且也有着一套深奥的巫医理论,无知的信徒们容易对此而心生敬意。中央银行就是这样的巫医,它擅长劫贫济富之道。


中央银行就是劫贫济富的巫医


作者:萧斌 来源:经济学家告诉你A   图片配自网络

01

在古代,百姓不仅崇拜帝王,而且迷信鬼神。如今,自然科学的发展使得人们不怎么迷信鬼神,而崇拜帝王的情结却被遗传下来。对帝王的愚昧崇拜并没有消失,在这个时代,它只是变换了形式,迷信的对象变成了中央银行和政府官员。


在发生经济危机时,总有人把中央银行看作是拯救经济于危难间的神奇组织,并把货币当成拯救天下苍生的圣水。然而,中央银行仅仅是货币巫医而已。


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工具令人眼花缭乱,例如贴现率,存款准备金率,公开市场操作,看上去这些工具似乎强大有效,背后又有着高深的经济学理论作为支撑。




可惜,这些仅仅是美好的幻觉而已。


精通巫术的巫医不仅掌握各种术语和把戏,而且也有着一套深奥的巫医理论,无知的信徒们容易对此而心生敬意。然而,除了糟践病人以外,再顶尖的巫医也没有其他作为可言。中央银行就是这样的巫医,它擅长劫贫济富之道。


美国的央行叫做美国联邦储备局,日本的央行叫做日本银行,虽然各国中央银行的名称暗示着中央银行代表全体国民的利益,但是,中央银行却总是利用货币窃取一群人的财富,输送给另一群人。

02

中央银行拉大社会的贫富差距。当中央银行发行大量的新货币,穷人和富人的货币存款都会贬值,但关键是,富人拥有大量的非货币形式的资产,例如股票,房产等。多样化的资产配置有着更强的抗通胀能力。


在发生通胀时,房产等资产的价值上升幅度,甚至超过了货币存款的价值损失。富人的资产总值也因此增加。而穷人呢?他们并没有丰富的理财手段和多样化的资产配置,来对付货币巫医(中央银行)的掠夺。


所以,中央银行劫贫济富,富人越富,穷人越穷。央行放水,穷人都是受害者。


在中国,因为火热的房市,房地产商挣取了可观的财富,购房人群则为高房价发愁。然而,房地产商挣得财富,并不是完全凭借房地产商发现商机的企业家精神,央行是助其发财的帮手。


中央银行发行货币,推动信贷增长,进而刺激房市,这就是在向房地产商输送利益。投机房市的炒房团也是得益于中央银行刺激房市的信贷供给。


由中央银行引发的大量信用贷款,既贷给了房地产商,又贷给了购房人群。商业银行凭借放贷而获利,房地厂商则挣取利润,地方政府也捞到好处,但是高房价,贬值的货币,房地产泡沫却是由整个社会来承担。那么,中央银行到底代表谁的利益?



中央银行对货币的操控,还导致社会资源被不公平地分配。


由中央银行产生的新货币和信贷供给,并不是均匀分配给每个公民,而是有一些人会比其他人更早地获得新货币。更早获得新货币的人,他所面对的物价还没有开始上涨,等他把新货币花出去的时候,物价才开始上涨。


所以,最先获得新货币的人能购买更多的社会资源。例如新发行的货币被用于房贷,更早地获得房贷的人,就能更便宜地购买商品房。等他贷款买了房子,房价就逐渐上涨。


新发行的货币就像水中涟漪一样,逐渐地从一件商品扩散到更多商品,最终导致所有商品的价格上涨。货币的购买力越来越低。


所以,最后拿到新货币的人,将面对更高的物价,他持有的货币已经贬值,很多的社会资源也已经被先拿到新货币的人所购买。


那么,是谁最先获得新货币和信贷供给?难道会是穷人和普通民营企业?当然不是。是和中央银行有着更紧密联系的群体,例如商业银行,国企,以及更有能力获得货币援助和贷款的阶层。他们拿着新鲜货币,不仅提前抢占了更多的社会资源,又贬值了其他人的货币财富。

03

除了以上恶果,中央银行掀起的巨额信贷,还会造成资产价格泡沫,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


中央银行并不是自由的市场经济的产物,它是政府所打造的垄断货币发行权的官僚机构,方便了政府操纵货币。当中央银行失灵的时候,一些人却栽赃成是市场失灵。




与其说中央银行拯救了经济,更不如说中央银行劫贫济富,拯救了既得利益集团。


因为中央银行害怕来自私人机构发行货币的竞争,所以,它就使用暴力直接禁止私人机构发行货币。


古代的百姓习惯了皇帝的存在,他们无法想象没有皇帝的社会。而我们自己是否能够想象,中央银行诞生之前的货币体系?我们是否能够想象由市场来发行货币的景象?巫医无法治病,中央银行必定失灵,对央行的迷信需要被打破。


点击了解关注支持本公众号↓↓↓

Read more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